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ncanto

20.9万浏览    3997参与
零氿不氿

蛊王蛊王蛊王

救命太蛊了他好帅————

不管是现设还是旧设都好帅


蛊王蛊王蛊王

救命太蛊了他好帅————

不管是现设还是旧设都好帅


TT

很喜欢carlos用这种眼神,,,蔑视别人的感觉😇

喜欢一些猫猫嘴微笑cam💗

很喜欢carlos用这种眼神,,,蔑视别人的感觉😇

喜欢一些猫猫嘴微笑cam💗

code

妈咪饿饿饭饭


对不起我好拉

接下来就靠大家脑补了 

妈咪饿饿饭饭



对不起我好拉

接下来就靠大家脑补了 

蓝小魔Aqua

“它不完美,但漂亮且属于我。”

“嘿,你喜欢仙人掌么?”

——————

呀~~搞了个Isa大宝贝的性转!

果然,美人即使换个性别仍然很绝!

偷偷画了官方没有表现的隐藏设定:Isa能创造出植物型态的有机生命体★

P3P4是无滤镜的原图~

我爱头戴食肉植物的狠人美男

“它不完美,但漂亮且属于我。”

“嘿,你喜欢仙人掌么?”

——————

呀~~搞了个Isa大宝贝的性转!

果然,美人即使换个性别仍然很绝!

偷偷画了官方没有表现的隐藏设定:Isa能创造出植物型态的有机生命体★

P3P4是无滤镜的原图~

我爱头戴食肉植物的狠人美男

南来北往

「camilabel同人」:单恋【三】

(一) 

(二) 

——————————


(三)


挨着Camilo蹲下,Mirabel一边抚摸水豚毛茸茸的脑瓜,一边津津有味地讲演起这一日的安排:“今天要交流节庆用的纸样,我多花了一点时间改稿子,不知道有没有希望中选。”

被她搭话的对象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如此敷衍的反应显然不在Mirabel的预期之中,她横过手肘,碰了碰Camilo的胳膊,仿佛在试探水温,“不祝我好运吗,表哥?”

拍掉残留在掌心的饼渣,Camilo调整了一下蹲姿,叠拢双臂压放在膝前,再把整颗脑袋圈埋进胳膊里。

蓬松的卷发自然下垂,完完全全遮住了他的脸,闷的仿佛是从地...

(一) 

(二) 

——————————


(三)

 

挨着Camilo蹲下,Mirabel一边抚摸水豚毛茸茸的脑瓜,一边津津有味地讲演起这一日的安排:“今天要交流节庆用的纸样,我多花了一点时间改稿子,不知道有没有希望中选。”

被她搭话的对象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如此敷衍的反应显然不在Mirabel的预期之中,她横过手肘,碰了碰Camilo的胳膊,仿佛在试探水温,“不祝我好运吗,表哥?”

拍掉残留在掌心的饼渣,Camilo调整了一下蹲姿,叠拢双臂压放在膝前,再把整颗脑袋圈埋进胳膊里。

蓬松的卷发自然下垂,完完全全遮住了他的脸,闷的仿佛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声音,有气无力缓缓响起:“祝你好运……”

这般大意不走心的祝福,说了约等于没说。

肯定有哪里不对劲。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Mirabel把手搭放在Camilo肩头,安抚性质地拍了两拍,“不想排戏就休息一天,我可以帮你请假。”

他没有答话,被她触碰到的那侧肩膀顺势耸动了一下,令她的手背紧紧贴靠住他的脸庞。

察觉到Camilo对自己的依赖,Mirabel的内心变得十分柔软。

她很享受这种和家人心意相通的时刻,不由轻声念叨着Camilo的名字,将手吃劲地翻了个面,改用掌心主动抚拭表哥的面颊,顺便捏弄了一下他的耳垂,“别勉强自己,让我妈妈给你煮碗甜汤喝,你想要哪种口味的?”

话一说出口,她就意识到这个想法暂时不具备实现的可能,Julieta现在并不在家。

昨天夜里,居住在小镇西头的几户人家出了乱子,十来个小孩同时发起高烧,喘不上气,怀疑是害了什么急性的传染病。

今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透,就有病人家属驾着马车风尘仆仆地赶过来,恳请Julieta亲临疫源地出诊,毕竟现做的鲜食疗效最强劲。

不仅是照顾那些生病的孩子,为了防患于未然,Julieta还要多准备些吃食分送给左邻右舍的其他大人、小孩,弄不好要操劳一整天。

在此期间,马瑞格家的人就丧失了近水楼台的健康保障,没法像往常一样如有神助,“药”到病除。

 

要真是害了急症可不是闹好玩的……Mirabel闭着眼随便一想,就想到几个令人痛惜的例子:不是所有人都能赶在Julieta和她的食物到来前得到救治。

怀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深重担忧,她让Camilo直起腰、抬起头,好就着洒落在庭院的天光仔细观察他的气色。

单用看的还嫌不够,继摸脸之后,Mirabel兢兢业业地用自己的额头贴住了Camilo的额头,表情十二万分的严肃认真,一丝不苟。

沉默地任由她摆弄了一阵,像是联想到什么有趣的事,Camilo轻笑出声:“你把我当成Antonio?”

举止亲昵得过分,没有丝毫与异性相处的顾忌和自觉。

踩在他心上肆意妄为地点火,再若无其事地抽身而退……真是太狡猾了。

未能领会Camilo的言外之意,还当他是不想在自己面前失了兄长的面子,Mirabel理直气壮一摆手道:“谁说的?如果你是Antonio,我直接叫姨妈、姨夫过来就好了。”

小孩子拥有撒娇使性的特权,理应得到额外的包容与迁就,被所有人偏宠、袒护。

只有像表哥这样玻璃心要面子,手欠嘴欠,总是“狼来了狼来了”耍得大家团团转的超龄儿童,才需要她咸吃萝卜淡操心的特别关照——以防“狼”真的会来。

此时此刻,Mirabel赋予自己的定位是“试金石”。

她想弄明白Camilo身上出了什么问题,再判断有没有必要去通报其他人,如果只是无关紧要的小问题,也省得大惊小怪,兴师动众。

 

“没发烧啊,是吃错东西闹肚子?还是单纯的没休息好?”Mirabel眯着眼暗自嘀咕了一会儿,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冒出个新思路。

她知道自己的天才表哥惯常会用变身能力做些不识数的蠢事,比如以前在学校上学,每逢做体测量身高,他总会凭空比旁人高出一大截,弄得大家又好气又好笑;打翻了一坛辣椒酱,不想着收拾残局将功抵过,却变成老爸的模样顺势趴倒在地上装死,模拟犯罪现场;一天之内,连番出水痘、起痱子、长疣赘,就为了从Julieta那儿多讨些小甜饼……

道理是相通的,他既然有能耐做到没病装有病,自然也能做到有病装没病。

“Camilo,你在用‘天赋’掩盖什么?”她边说话边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语气硬邦邦的,从指尖落下的动作却格外轻柔。

被勘破真相的一瞬,Camilo仿佛早有预料,他撑住双膝,晃悠悠站起身,面不改色地卸除了伪装,用近乎炫耀的姿态,把受伤的右手呈递到Mirabel面前。

很长、很大、很深的一道伤口,面目狰狞的绽放在他的手背上。凝膏状的血痂间隐隐有鲜血渗出,创面边缘的皮肉如同熟透的桃子,抹了油似的肿胀发亮。

真是看一眼,就叫人头皮发麻。

Mirabel目不忍视地缩紧下巴,毒蛇吐信般长“嘶”了一声,稳稳神,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托捧住Camilo的手,确保自己的动作足够轻柔,不至于牵扯到伤处。

 

“昨天还好好的。”Mirabel很是不解,“怎么会搞成这样?”

Camilo并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饶有兴致地观察她的表情,歪头挑眉,语气很幼稚的说:“你猜?”

现在可不是跟他拌嘴较劲的时候,Mirabel幽怨地叹了口气:“傻瓜,小心伤口感染,得赶紧处理一下。”

“现在吗?”Camilo撅着嘴,调配出满脸情真意切的无辜、无助,“桌子还没收拾干净呢,我可不敢偷懒。”

一听这话,不用猜就知道,Pepa姨妈肯定又罚他洗碗了,这套把戏老得不能再老,都快老掉渣了。

“姨妈那边我去说,延后换个花样罚你,比如义务当我的时装模特怎么样?”携着星点尤为生动的笑,Mirabel转移到Camilo的左手边,用两只手环抱住他的胳膊,使出拔萝卜的寸劲拽着他往前走,一直走到储藏室那儿。

拉开房门,一只脚迈过门槛,Mirabel扭头嘱咐他道:“里面灰大,你就待在外边等我。”

循着记忆里的认知,她在储藏室里东摸西摸了一阵,从橱柜最底层掏出一只蒙尘的医药箱,从箱子里挑拣出合用的药品、工具。

要做的事并不复杂:先用药水给伤口消毒,再敷药粉消炎,最后拿绷带缠裹住他手部的皮肤,起到防护创面不被弄脏的作用。

就结果而言,她把这份工作完成的还算漂亮。

 

Mirabel一边欣赏自己用绷带打出的蝴蝶结,一边贯彻医者仁心的立场,提出各种自认为有利于伤口恢复的建议,譬如多喝水,注意防暑,避免出汗……

对于她的建议,Camilo照单全收,边听边点头的同时,自脸上泛起一抹挟带着神秘色彩的促狭坏笑。

“你这是什么表情?”Mirabel止住话头,狐疑地瞥了Camilo两眼。

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他只是在享受她的关注和照料,顺便抽空思考:如何获益更多。

当然,他可不会蠢到实话实说,往水里丢石头只会把鱼吓跑:“我在想,你是不是该出门了?”

“确实是。”Mirabel随手拨弄了一下散落在颊边的乱发,简单补充说明了两句,“就算迟到了也没关系,影响不大。”

说是交流会,主要凭作品说话,抽空把稿子交过去就行,明天才会票选出最终结果。

比起这个,现在有件事更叫她在意,还是上药前的那个问题。

“Camilo,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伤口看上去可不像是不小心弄出来的。”她竖起食指,眉头扬得老高,几乎是在喊叫,“别让我猜!”

“……唔。”收到表妹的眼刀警告,Camilo气势骤降,讪笑着做出让步,“我可以给你一点提示——我的房间里什么东西最多?”

面对这道送分题,Mirabel想也没想,轻松抛出标答:“当然是镜子。”

他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微笑着点点头:“对咯。”

 

这个提示确实颇具诚意,联想到伤口的性状,不难得出结论:是镜子的碎片弄伤了Camilo的手。

虽然、但是,问题还没玩完:镜子的碎片是从哪来的?

镜子是死物,又不会动,Casita的状态也很稳定,这里多少年都没闹过能震落东西的地震。

再者说,如果是捡掉在地上的碎片被划伤,根本不该伤在手背,应该伤在掌心。

她回想起绷带下的内容,除了最主要、最扎眼的创口,Camilo的手指背面还留有一些紫红色的瘀斑,大概率是受到撞击导致的皮下出血。

将这些已知信息罗列到一块,可以得出一段合乎情理的事实。

Mirabel眨了眨眼,放慢语速的同时加重咬字:“天呐……你没事揍镜子做什么?”

不等Camilo回话,她已经寻得一个自认为说得通的理由,一边屈指反复掂弄架在鼻梁上的镜框,一边忧心忡忡地抿紧下唇,眼神游离不定,表现出近乎神经质的动摇。

因为信息不对等的缘故,Mirabel不可能猜中真正的原因,Camilo很清楚这点。

不管她作出了怎样的推论,他只管心安理得一昧否认。

没什么比“未知”更精彩讨巧,拥有某个隶属于“秘密”范畴内,不可言明的心伤,能最大限度吸引她的注意,增进他在她生活中的优先级排位。

更何况,这也不算是谎言。

名为“求不得”的,横亘在他心上的创伤,可比趴在他手背上的血口严重得多。

 

“Cami,有件事我早就想和你谈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或许是我想得太多,管得太宽了。”Mirabel绞着手指移开目光,表情非常纠结。

听到这样充满悬念的告白,即便知道她想的不对,也难免叫人心生好奇。

在Camilo的再三催促下,Mirabel一鼓作气,将心中所想全盘托出。

可能是因为共情能力太强的缘故,她在夸赞别人时,偶尔会自罚三杯,不自觉地替对方感到害羞。

同时糅合了兴奋和忧怯这两种情绪,致使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你在台上的表现非常棒——不只是运用天赋变身的环节,以你原本的才干演绎出的角色就能打动所有人,真的……”

她开始挨个弯动自己的手指,细数Camilo这些年来不以变身天赋为看点的表演。

包括做学生那会儿的几次非正式演出,一双手就数得过来。

即便年代久远,她也记得很清楚,那些看似可有可无,实则以小见大的细节,在她口中被自然而然串联到了一块,像星星做成的手链,闪烁着温煦的微光。

结束关于过去的举证,她又把话题绕回当下。

“我都听到了,那些人说话根本不过心,你付出的努力不比任何人少,他们没有资格想当然的定义你,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你……”

待到这时,为了集中精力组织语言,Mirabel的视线一直牢牢钉打在地面上,当Camilo试图触碰她的手时,她下意识紧紧回握住他的指尖,像螃蟹凭本能钳住随波逐流的草根和落叶。

小表妹在替他打抱不平呢,以为他是因为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才会情绪失控,通过自我伤害的方式宣泄压力。

虽然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并不相符,但她的揣测本身绝非空穴来风。

Camilo不得不承认:他的表妹是他的天然克星,总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挥出一记好球,击碎他苦心经营的假面。

秘密或烦恼,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蠢玩意儿又不止一个。

Mirabel押住了考卷之外,刻写在桌面上的附加题。

 

为了响应观众的期待,迎合剧团对他的定位,大多数时候,Camilo会利用天赋复刻奇迹之地众人的皮相,从中挑选适配度高的面孔代入各种不同的场合。

如此一来,他的每场表演,轻轻松松就能做到事半功倍。

独属于他的起点,凌驾于云霄之上,所谓的个人努力,在天赋优势的衬托下,只是无足轻重的点缀。

当他“心血来潮”想要演出本我,总会被各式各样的声音,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制止。

仿佛他用自己的脸,自己的方式去普通的演绎一个角色,是不折不扣的资源浪费。

剧团里的常驻演员,经常直言不讳的表现出对他的羡慕。

“谁比得过你,马瑞格家的人各个都是天神下凡。”

“嘿,老兄,我要是你,就把Gerardo的眼睛和Peg的嘴唇,还有Berlin的鼻梁拼合到一块,全镇的姑娘都会为你疯狂。”

“你们瞧,Eusebius苦练十几年的班布戈,这家伙跳起来居然一点都不跑样啊。”

他可以变成任何人,顺道掌握他们的能力和技艺,所以他展现出来的一切,都会被归结为拾人牙慧。

随着年岁和经历的不断增长,自己和自己的天赋在外人眼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Camilo对此逐渐有了更清晰、全面的认知。

鲜花、掌声、喝彩背后,潜伏着难以言喻的偏见和轻视。

他是“天赋”的提线木偶,承载“奇迹”的人形容器。

当他动用手中的能力去满足外界提出的各种要求时,一不留神就会被扣上“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帽子。

 

今年狂欢节的戏剧表演,确立Desi做男主角。

不仅仅因为他形象气质俱佳,观众缘极好。大家之所以积极推举他担任此次演出的主角,其主要目的,是提供给他变相的补偿。

就在去年,奇迹之地上新了一场名为《玫瑰吻》的歌剧表演,编导和投资人几经商议,相中经验丰富的Desi做男一号。他为此没日没夜的排练了很久,等到带妆彩排的时候,与之同台的女演员都被他无可比拟的表现打动到忘情落泪。

距离正式公演还剩不到一周的时间,意外发生了。陪伴Desi多年的爱宠突然逝世,巨大的精神打击使他患上了Julieta也爱莫能助的心因性发音障碍,话都说不清楚,遑论一展歌喉。

主角因病缺席的后果可想而知——好在他们有Camilo,剧团的不二王牌帮忙救场。

演出非常成功,Desi坐在观众席的最角落,亲眼见证了“自己”的光辉时刻。

谢幕时,所有观众都在动情高呼“Desi”的名字,称颂他的演技和歌喉是奇迹之地的“奇迹”。

舞台上的“Desi”微笑着向粉丝们挥手致意,鞠躬行礼,直至灯光熄灭,帷幕落下,他才悄无声息地变回自己。

终于结束了。

对于这场表演的本质,Camilo看得很清楚:他只是替代品,用Desi的脸和Desi的声音,承接属于Desi的角色。

如果说他内心深处有什么真正属于自己的情感波动,大概就是为圆满完成委托松了口气。

当然,他也不是什么做好事不求回报的真君子。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抢记那么多歌词和动作,对他来说也是很艰难困苦的挑战,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理该得到应有的报酬和同僚们发自真心的感谢。

托门票大卖的福,分到Camilo手上的报酬还算可观,他也确实收获了Desi和其他演员的感谢,诸如“多亏了你”“还好有你”“真是辛苦你了”,等等等等摆在明面上充场的漂亮话,要多少有多少。

可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Desi心有不甘,临门一脚,前功尽弃,他白白错失了展现自己天分、实力的好机会,明明可以技惊四座实至名归,却被Camilo冒领风头,倒欠下他一个人情债。

其他演员亦是移情Desi,对他的失意感同身受,扼腕叹息,顺便旁敲侧击、含沙射影的抱怨天道不公。

“Camilo”就是天道的代表,怀璧其罪的典型。

说真的,他不是不能体谅他们的心情——但是,又有谁来理解他?

 

Mirabel口中所言的“都听到了”,对应的是发生在半个月前的寻常往事。

她和Luisa一起去剧团探班,给演员们配送爱心下午茶。

趁着中场休息,众人围聚在后台谈天说地。

Desi一边品尝红茶和果酱蛋糕,一边露出心有余悸的微妙表情,“希望这次一切顺利,不然又得劳烦Camilo顶着我的脸救急了。”

Peg挤眉弄眼地插话:“我一个跑龙套的,就没你这种担心,老脸一张不值钱,人家都不稀得变。”

“拜托,脸根本不是重点好吗?Camilo可不止这点本事。”Eusebius跳出来替剧团的王牌“打抱不平”,“论唱歌,论跳舞,他哪样学不像?”

说到兴起,大家齐声起哄,撺掇Camilo现场表演一段高强度的串烧模仿秀,用以坐实他“博采众家之长,集大成于一身”的惯偷“罪名”。

没有什么深不可测的心机和恶意,他们只是话赶话道出实情。

他嘻嘻哈哈接应了那些意在言外的揶揄打趣,一如往昔。

别人优秀,是因为他们足够努力;他优秀,是因为投胎本领高强,生来便拥有马瑞格家开挂式的好运。

有些东西解释不清,只会越描越黑。

他关起门来对着镜子研磨演技,苦练基本功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来无人赏识、无人在意。

就当做是在老天眼皮底下作秀吧,没关系。

但他的Mira不依。

 

“我知道那些人是你的朋友,可他们让你难受了,你有理由生他们的气。”Mirabel皱着眉,叉着腰,语气里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我要是哪里做得不对,你也应该指出来,谁都不值得你委曲求全。”

“你那么喜欢表演,不管拿到什么角色都会认真对待,在这个家里,谁没陪你演过戏、唱过歌、跳过舞?我们都有发言权——你是奇迹之地最优秀的演员、歌手、舞者,跟魔法天赋没关系,凭的是这个。”Mirabel把手搁在胸前,直指心脏所在的位置,声音和动作一齐停顿下来,仿佛在酝酿感情。

她高举轻放地念诵出最后一句道白:“要是有人误解你,是他们思想有问题,你干嘛要自我怀疑?”

Camilo直愣愣地看着Mirabel,就像一个渴水的人看进一条奔腾不息、叮咚作响的小溪。

严格来说,他其实并没有指望从任何人口中听到这些戳心窝子的体己话。他已经习惯了用玩闹、敷衍或是压根不去多想的态度面对积年累月的不愉快,仅凭时间的流逝一点点冲淡它们。

原来被爱的人亲手“剥开”的滋味,竟是这般美好。

像一朵蓓蕾初绽,迎来蝴蝶落在蕊心的吻,欲用泛滥上涌的蜜意回馈她的到来。

他的Mira比他以为的更在乎他,这是切实存在的偏爱,也是他的胜算与希望……

至于Mirabel,她倒是对自己刚才那番激情发言的实际功效没什么自信,张口闭口满嘴东扯西拉的大道理又不是什么讨喜的成就,搞不好会成为他人眼中罗里吧嗦,古板没趣的女孩。

只是事到临头,也顾不上多想,Camilo都精神崩溃到出现自残倾向了,她怎么可能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对这么可怕的事坐视不理?

万幸的是,她的努力没有白费。看Camilo的反应,就知道他听进去了,至少也是从她的话语里汲取到了一些正向的能量和启迪。

他脸上呈现出猫科动物被喂饱肚子后的餍足安恬。

虽然没有开口,她分明听到他用心声给出的回应:是的,你说的都对,Mira。

Mirabel暗暗松了口气,表哥的情况还不算太糟,尚未达到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地步。

情绪上的事本就难料,想得太多,钻了牛角尖,难免意气用事,把控不住自己的行为。

她也有气到想跟人打架或是拿脑袋撞墙的时候,只是这样的时候不宜太多,也不要轻易从“想”变成了“做”。

 

“Cami,答应我,不会再有下次。”她执起Camilo受伤的那只手,语气珍重到像在求婚。

“好啊。”Camilo直视向她的眼睛,渐渐提起嘴角,“如果这些话你早两天说,我肯定会以为——你在疯狂暗恋我。”

“噢……”Mirabel被表哥大胆的用词震惊到片刻失语,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这只是不值得当真的玩笑话,继而心无芥蒂的抛出一记并不怎么熟练,神似眼皮抽筋的媚眼,打蛇随棍上道:“说不定你没猜错呢。”

Camilo摆出一副信以为真的模样,兴致勃勃追问她,“我和赫拉尔多你选谁?”

“干嘛要选?脚踏两条船不行吗?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荣幸之至。”他回托住她的手,行下屈膝礼的瞬间在她的手背上盖下一记点水轻吻,逗弄得Mirabel彻底破功,咯咯咯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偶尔开一两个欠缺道德感、边界感的玩笑,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她还没止住笑,就听见他说:“从今晚开始。”

“什么从今晚开始?”Mirabel不明就里的睁大双眼。

“来约会吧。”他冲她微笑,“把我当成他。”

或者——把他当成我。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做好事不求回报的真君子啊。


年糕拌酱

魔法满屋设子

姓名: Kapok·Artemis

性别:

身高:168

年龄:600

外貌:图源捏脸网站Picrew

头上的呆毛会跟着心里感受而转变,可以理解为面部变化没有心里那么多但呆毛能表现出来。头发厚顺多、很少有打结这种烦恼。裙子多偏吊带裙、长的短的都有,也有奇迹谷当地的女性连衣裙,主色偏紫蓝

[图片]

性格:温柔白切黑还有点强迫症

喜:甜点、料理、手工编织、看热闹

恶:莫名的恶意、糟蹋食物

魔法:催眠(帮助更好的睡眠和弱化失眠问题)

背景:出生在比奇迹谷还要更偏僻的阿尔忒弥斯岛,那是被爱神赋予生命能量的存在。每百年里都会有生命的意志转化为精神体(拥有意...

姓名: Kapok·Artemis

性别:

身高:168

年龄:600

外貌:图源捏脸网站Picrew

头上的呆毛会跟着心里感受而转变,可以理解为面部变化没有心里那么多但呆毛能表现出来。头发厚顺多、很少有打结这种烦恼。裙子多偏吊带裙、长的短的都有,也有奇迹谷当地的女性连衣裙,主色偏紫蓝

性格:温柔白切黑还有点强迫症

喜:甜点、料理、手工编织、看热闹

恶:莫名的恶意、糟蹋食物

魔法:催眠(帮助更好的睡眠和弱化失眠问题)

背景:出生在比奇迹谷还要更偏僻的阿尔忒弥斯岛,那是被爱神赋予生命能量的存在。每百年里都会有生命的意志转化为精神体(拥有意志那天都算生命的出生),在百年里岛上所拥有生命的花草树木动物都能变成精灵,除了前者是无性别孩子,根据自己的偏好变男变女。(决定变成人类后就无法改变外观上的性别)


有部分岛民在转化成功后留在岛内、也有走出岛外。但大部分出去后都毫无音讯,也有依然岛民书信来往。但不会用人类的传递书信方式,祂们所拥有的能力中就有把思念转化成精灵文字传递给家人。不会把自己的家乡暴露出去,也不想让外来人侵入。


Kapok 是木棉精灵,能感受到植物的情绪好坏但不代表能跟祂们沟通。现如今在奇迹谷有一家小小的香水店,从家乡学来一手魔法自制的治眠香水。

CM_Jasmine

一些不那么容易注意到的Camilo~

一些不那么容易注意到的Camilo~

卷毛鸭ya

Ig上的特效

测测你是魔法满屋中的哪个角色

俺测了好多遍基本上都是朵乐跟米拉贝

Ig上的特效

测测你是魔法满屋中的哪个角色

俺测了好多遍基本上都是朵乐跟米拉贝

TT

变色龙

Carlos🦊×Camilo🦎


⚠️一些预警⚠️

大概是现代pa

(套原作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写😇

有囚jin,nue待等等很多雷人的东西

年龄大概是20+  Carlos比Camilo大一岁

(感觉剧情方面以青少年的能力不太能实现所以上调了年龄orz

保留了两人的天赋设定


后面还有一些但应该放不出来,可以+我企鹅


………………………………………………………


Camilo感觉到冰冷的凉水扑面而来,紧接着是一阵眩晕感,让他从断断续续的梦中清醒过来


“看来你做了个美梦”


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Camilo应声抬头,...

Carlos🦊×Camilo🦎


⚠️一些预警⚠️

大概是现代pa

(套原作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写😇

有囚jin,nue待等等很多雷人的东西

年龄大概是20+  Carlos比Camilo大一岁

(感觉剧情方面以青少年的能力不太能实现所以上调了年龄orz

保留了两人的天赋设定


后面还有一些但应该放不出来,可以+我企鹅


………………………………………………………


Camilo感觉到冰冷的凉水扑面而来,紧接着是一阵眩晕感,让他从断断续续的梦中清醒过来


“看来你做了个美梦”


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Camilo应声抬头,先是看到刺眼的白光,后又看到有着红棕色微长发的男人走过来,是他曾经最喜欢的的哥哥,Carlos


“……或许是想起了之前的你”


Camilo有气无力地说着,看起来是在与Carlos对话,但更像是自言自语


“哦…?”


Carlos在一旁的桌子上用精致的刀具切着面包片,顺便再加了些配菜和一些酱料


“以前我们会一起玩,会一起开玩笑的日子……别跟我说这也是假的”


“当然不是亲爱的”


“你的口吻真恶心”


Camilo不愿意再多说些什么了,可能也是没有太多精力支撑他去这样正常地讲话了。Carlos端着精心制作的三明治走过来,把餐盘放到一边,又忽然蹲下,视线正好和Camilo疲惫不堪的眼睛对上


“你已经三四天都不吃东西了”


Camilo别过脸,不想再理会Carlos,他永远都这样虚伪地笑着


“难道你准备把自己饿死吗”


Camilo确实是这样想的


Carlos突然伸出手,掐住了Camilo的下巴,强硬地把一旁餐盘里的三明治塞进他的嘴里,有些辛辣的酱料味道瞬间呛得Camilo说不出话,Carlos粗鲁的动作也让他缓不过神。

Camilo反抗无果,大概也是因为他实在没什么力气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毫无作用地瞪着Carlos


“这才是乖巧的弟弟应该做的”


Carlos笑着离开了,房门再次被关上,靠着门缝中透出来的光让房间里有些许的光亮



在被囚禁的这两周里,Camilo曾无数次地尝试逃跑,无论是永远在门外盯着他的Carlos还是一次次的失败,都把他的斗志消磨了个干净


解开手铐对Camilo来说是件简单轻松的事,只要他改变手臂和手掌的大小就可以了,但几乎几秒钟之后就会被变成蟒蛇的Carlos缠绕到几近窒息。类似的场景在每次他想要逃跑的时候都会发生,Carlos总有各种办法折磨他,他也不想要再进行这种无意义的循环了,干脆尝试用自残和慢性自杀来威胁Carlos,但Carlos好像根本不在乎


Camilo觉得自己就好像Carlos的玩具一样,如果玩腻了就丢掉



Camilo到现在也没弄清楚Carlos是怎么把他抓到这个鬼地方的,更不知道Carlos有什么目的

他只记得已经很多年都没见过Carlos了,半年前是他最后一次给Carlos发消息,在自己生日那天,不过他还是没有回复,也没有赴约

在那之后Camilo似乎就放弃了寻找Carlos,只是时不时还会点开两人的聊天窗和照片看一看


而两周前,在宵夜之后,Camilo只觉得头突然好晕,便上床睡觉了,一觉醒来就已经被绑在这灰暗的房间里了。Camilo感觉头晕目眩,缓缓睁开眼,周身一片黑暗,自己的手脚也都被绑着。他只好先变成小孩子勉强挣脱了束缚他的麻绳,转眼间就看到Carlos抱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


“Carlos……?是你吗?!”


Carlos并没有理会Camilo的问题,他把手中的箱子放下后又从中拿起了什么,随后径直走向Camilo


这时Camilo才看清,Carlos手中,是自己刚挣脱的麻绳和崭新的铁制手铐


他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Carlos,但他知道继续留在这肯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Camilo立马冲向房门,但刚才已经被Carlos锁起来了 门锁从里面没法直接打开,而唯一的钥匙,正在Carlos的兜里


“Carlos……?!这是什么情况?这是哪里?!”


“回来坐好”


这声音…确实是Carlos没错,Camilo想到,但他从来没见过Carlos用这样骇人的声调和语气说话


“为什么你消失了那么久,现在又突然出现,甚至……把我关在这”


“最后一次机会,回来乖乖坐好”


Camilo从未在Carlos脸上见过那样的神情,尽管房间里的灯光十分昏暗,但Carlos眼中透出的冷漠和杀意仍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你知道我肯定不会答应的”


Camilo看到Carlos带进来的箱子里还有其他东西,便跑过去想趁机拿些防身的东西,但在碰到箱子的前一刻就被变成美洲豹的Carlos扑倒在地,Carlos故意死死压着他的胳膊,Camilo只能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好像已经感知不到自己手臂的存在了


“Carlos——!啊……!快放开我!”


Camilo无力地蹬踹着Carlos,但根本没法撼动强壮的豹子半分


Carlos并不想从一开始就这么无趣,便放开了Camilo,并把瘫倒在地的他拖到了床头柜旁,用铁链和手铐把Camilo拴在床边


Carlos再次露出那轻蔑又难以揣测的眼神


“就像一只安静等主人回来的小狗,你觉得呢Camilo”


Camilo此时意识都不太清晰了,满头大汗,只能感觉到胳膊撕裂般的疼痛


Carlos又抓住Camilo的脖子,强迫他抬头注视自己


“Camilo,我在跟你说话呢”


Camilo的脸早已涨红,本就混乱的呼吸现在都被剥夺了,他只能半眯着眼睛,无力又愤怒地看着十分愉悦的Carlos


他真的是Carlos吗,真的是我哥哥吗……


Camilo脑中只能想到这个问题了,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他更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疯子一般的人是自己的亲哥哥

Carlos见Camilo这个样子,便放下了手,又抱着箱子出去了, 出去后也不忘记再给房门加上一层锁,只留下Camilo在这漆黑的房间里,大口吞食着沾上血腥味的空气

code
嘿嘿 用来定兽偶 不是拿来卖的...

嘿嘿

用来定兽偶

不是拿来卖的 定给自己的!

嘿嘿

用来定兽偶

不是拿来卖的 定给自己的!

But
早安😆忙里偷闲 祝大家生活愉...

早安😆忙里偷闲

祝大家生活愉快

早安😆忙里偷闲

祝大家生活愉快

夏海

魔法团子成品出来了!

价格:20r一个,每款5个成团

截止日期:5月31号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先进群留名~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不入手也帮帮忙转发一个吧~(´;ω;`)

魔法团子成品出来了!

价格:20r一个,每款5个成团

截止日期:5月31号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先进群留名~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不入手也帮帮忙转发一个吧~(´;ω;`)

空辰子不会画画

Camilo,fix your face.

一些成年表哥👌

Camilo,fix your face.

一些成年表哥👌

废物点心
卡宝疯狂ooc自己舅舅的原因终...

卡宝疯狂ooc自己舅舅的原因终于被我猜到了(才怪)

是上一篇舅舅带娃的后续。

长大后臭屁的卡宝小时候肯定是躲在妈咪背后的小哭包😋

卡宝疯狂ooc自己舅舅的原因终于被我猜到了(才怪)

是上一篇舅舅带娃的后续。

长大后臭屁的卡宝小时候肯定是躲在妈咪背后的小哭包😋

阿洛洛洛洛

【含oc⚠️】改了个表情包玩玩

【含oc⚠️】改了个表情包玩玩

渔夫

是透卡哦♡(*´∀`*)人(*´∀`*)♡

是透卡哦♡(*´∀`*)人(*´∀`*)♡

渔夫

p1-7是御用画师@F 画的绝美图

❤ (ɔˆз(ˆ⌣ˆc)

p8是自己的摆烂图

.・゚゚・(/ω\)・゚゚・.

p9是约稿,也是绝美大大

♥(。→v←。)♥

p1-7是御用画师@F 画的绝美图

❤ (ɔˆз(ˆ⌣ˆc)

p8是自己的摆烂图

.・゚゚・(/ω\)・゚゚・.

p9是约稿,也是绝美大大

♥(。→v←。)♥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