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ros

4646浏览    77参与
Se

几张大概画完了的图

今天是突然又开始听宝爷的一天…所以画了p1这张

Lazarus的mv是我认识他的第一天...但那却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支mv

几张大概画完了的图

今天是突然又开始听宝爷的一天…所以画了p1这张

Lazarus的mv是我认识他的第一天...但那却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支mv

百鳥神思者

【现代希腊神话】美丽之物(五)

国际惯例厄洛斯×普绪克

乐乎只有美丽之物(一),其他的可以到我微博看,因为无法补档。

本人微博:神明少女普绪克   (看名字就知道我成分了各位)

[图片]

国际惯例厄洛斯×普绪克

乐乎只有美丽之物(一),其他的可以到我微博看,因为无法补档。

本人微博:神明少女普绪克   (看名字就知道我成分了各位)



グリード☆ー欲望の幻像ー
ポジティブ・パレード

ポジティブ・パレード

ポジティブ・パレード

清风明月
Eros 没有仔细看《金》,...

                      Eros

    没有仔细看《金》,在好友的推荐下看了不少评论,关键人物的刻画,欲望和死亡的描写,写实直白。

   书中写了太多欲望,金钱欲,情欲,性欲,浓墨重彩,爱欲轻描淡写,太少了。

   死亡,虚无,看似大多数人死在欲望中,...

                      Eros

    没有仔细看《金》,在好友的推荐下看了不少评论,关键人物的刻画,欲望和死亡的描写,写实直白。

   书中写了太多欲望,金钱欲,情欲,性欲,浓墨重彩,爱欲轻描淡写,太少了。

   死亡,虚无,看似大多数人死在欲望中,纵欲过度,死得其所。

  死亡是每个人的归宿,真实又客观,没有欲望一样死得凄惨,死得难看,死得痛苦万分。折磨人的不是欲望,是每个人都恐惧的死。

    性欲,情欲,金钱欲、爱欲构成人类原始欲望。人是高级动物,有生命就有欲望,欲望让人蠢蠢欲动,让世界生机勃勃,没有欲望就如同行尸走肉。

     唯有爱欲是利他型的,爱能激发人性的善,给人带来温暖。心中有爱就有牵挂,有念想,有希望。爱欲带给人是满足感,幸福感。

    欲望是强烈的占有和控制感,爱是愉悦开心,神秘又令人向往。书中缺少的就是爱欲,所有人沦为欲望的奴隶,空虚绝望。

    原始的本能,随心所欲,没有规则人世间,太多的恶和丑陋,个体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欲望真实存在,不可回避,但还是希望人世间爱欲多些,多激发人性中的善。

   

一条有毒的鲲
萌新想鸽一个手书(还是叫mem...

萌新想鸽一个手书(还是叫meme来着。。。)求问有没有什么手机剪辑软件能做出本家的效果啊,而且bgm在哪里下载呢,音乐软件里要vip。。。_(:з」∠)_求求各位大佬了

萌新想鸽一个手书(还是叫meme来着。。。)求问有没有什么手机剪辑软件能做出本家的效果啊,而且bgm在哪里下载呢,音乐软件里要vip。。。_(:з」∠)_求求各位大佬了

水铁
是@墨子Sumi 太太eros...

@墨子Sumi 太太eros 的同人(执着于同人的同人

eros是爱欲本身,却不懂得去爱。

@墨子Sumi 太太eros 的同人(执着于同人的同人

eros是爱欲本身,却不懂得去爱。

kiyuu

近期:

《东成西就》

《蓝莓之夜》

《Eros》

近期:

《东成西就》

《蓝莓之夜》

《Eros》

蜗牛菲菲
Eros - Chris Spheeris

曲名:Eros

歌手:Chris Spheeris

所属专辑:Greatest Hits

曲名:Eros

歌手:Chris Spheeris

所属专辑:Greatest Hits

Ithiliel.Elladaneth

[ApolloXEros]爱与箭

又名,弓箭恶性竞争组

tips:古希腊的情人即追求者通常比较年长,爱人即被追求对象,通常是少年或者女性。

成年版小爱若斯

具体形象可以参考奥林匹斯星传

————————

在神或人类的传说里,小爱神是一个极其顽劣的孩子,尤其是宙斯等人,对他完全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的箭就那样贯穿着每个人的心,给生活带来名为爱情的那苦乐交织的事物。

但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怎么了小爱神,用卑鄙的手法胜过我后,来看笑话?”

他的指尖拂过那枝干,曾是少女的白皙肌肤。还依稀有令人贪恋的温度。

爱若斯知道,只要再一支箭,他就会放下一切,忘记达芙妮给他带来的伤痛,去爱某个女子或者少年。或者哪个神...

又名,弓箭恶性竞争组

tips:古希腊的情人即追求者通常比较年长,爱人即被追求对象,通常是少年或者女性。

成年版小爱若斯

具体形象可以参考奥林匹斯星传

————————

在神或人类的传说里,小爱神是一个极其顽劣的孩子,尤其是宙斯等人,对他完全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的箭就那样贯穿着每个人的心,给生活带来名为爱情的那苦乐交织的事物。

但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怎么了小爱神,用卑鄙的手法胜过我后,来看笑话?”

他的指尖拂过那枝干,曾是少女的白皙肌肤。还依稀有令人贪恋的温度。

爱若斯知道,只要再一支箭,他就会放下一切,忘记达芙妮给他带来的伤痛,去爱某个女子或者少年。或者哪个神明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愿意的话。

他赢了,他应该为自己捉弄了自己的长辈,这个自大的,不懂爱的力量的家伙,这个持银弓的而箭术超群的艺术之神——而感到开心,但他并没有。

小爱神突然感到很烦躁。他没有回答,只是拿起自己的弓箭飞回天空,为那些人间的情人与爱人们带去祝福。

人间的诗人说,爱情有苦有乐,但让爱情苦涩的是命运,而不是爱情本身,他想。

他也曾经射出过铅箭,比如对那个勇敢的公主阿塔兰忒。但这次,不出于命运女神的旨意,也不是出于母亲的要求,却是他为了恶作剧。

不谙世事的孩子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他本来打算至少几千年不去见阿波罗或者任何一棵月桂树的,但如今他搭弓再次瞄准了那个俊美的神。

这次是母亲勒令他去让阿波罗找个新爱人,自从阿波罗失恋后,便天天来到她的神殿里讨论爱情和永恒,在他不经意间提到“还记得阿多尼斯吗”的时候,代表爱与美的女神的愤怒达到了顶峰。

于是她把儿子叫了回来,告诉他只要能让阿波罗找到点事干做什么都行,并强烈地暗示让他爱上怪物也没关系。

好吧,为了不让历史循环上演,这次就用普通的双金箭,至于对象是谁,随便去找一个少年或者公主就好了。剩下的就都交给命运女神,看好,这次可不是他的恶作剧。

瞄准,正中心房,接下来只要拿另一枝金箭……

“小鬼,你又在搞什么?”阿波罗极力忍住想用力量优势把他抓过来打一顿的冲动,爱若斯想怎样用他的神奇弓箭射谁都是他的权力,但这也有点太针对了吧?

他抬头看到空中不远处的小爱神,打定主意一定要揪着他到阿芙洛狄忒面前请她好好管教了。但当他的目光锁定到对方的双眼时,发现有什么不对。

情波,他再熟悉不过。像从灵魂深处回忆起来的,穿越千百年的时光,电流一般借由对方的轮廓,传达到自己眼中。

少年十分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又抓乱了自己的头发。

用错箭了。

这种箭的效果不是配对,而是让对方爱上第一眼看到的人。他还偏偏挑了一个无论是缪斯还是其他神都不在阿波罗身边的时候。当阿波罗发现自己被射中时,肯定是先来找自己算账。

还没从纠结中走出来,突然感觉被用力一扯,差点被拉进对方怀里。

“你……你干什么?”

“你最好告诉我,这种箭有解除的方法。”他皱着眉仔细打量着眼前虽然已经是少年身形但又稚气未脱的小爱神,玫瑰金色的卷发实在是太特别了,还有翅膀……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允许这样柔软轻灵的白色羽翼和少年的青涩身体的结合?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他比人间任何一个少年都要可爱。

不,不能这样。以理性和克制著称的神想起了自己赐给德尔斐神庙的箴言,又用力把人推开,打定主意不去看他。

“有是有,不过你的话,需要等到三个月的。”少年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思索着回答道。

“……那为什么宙斯一天之内就能爱上好几个人。”听到这个漫长到残忍的时间期限后头更疼了。

“他是奥林匹斯之主嘛,总会强一些。人类的话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解除了。”

“你工作时可以稍微靠谱一点吗?拿错箭这种事说出去会被后世的人笑死吧?”阿波罗终于还是没忍住地扭头回来看向他责备道,“下次是不是一箭射中自己这种高难度动作都做得到?”

“谁说我拿错箭了!”完全被说中的小爱神不服气地回击道,无数的借口在脑海中回旋,最后一个想法缓缓浮现。

“我就是想让你爱我呀,代表着光明的阿波罗。”

惊愕,隐忍,不解,原来阿波罗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啊。印象中的他从来都是波澜不惊而透露着无限的光芒,小爱神听说,他刚刚来到奥林匹斯时,除了他的父母外,众神都忍不住站起身来致意。

“我没有闲心陪小孩子玩,那么三个月不见你就好了吧。”

他撤出了目光,因为自己实在不能忍受和他被圈定的爱人对视了,一旦目光相遇,他便要竭力去克制自己的想法——想去拥抱,去亲吻,然后把少年的全身都融进自己身体里。

看似冷漠坚决,实则是逃离。

小爱神看着年长的神的背影,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他又赢了。

这回是肃穆的艺术之神打定主意不去见小爱神了。但阿波罗却无奈地发现,少年格外频繁地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或者是他从来都这样,对方飞行的轨迹和太阳马车行进的轨迹总会有交汇(这也是导致他最开始出言挑衅对方的弓箭的必要条件之一,他现在十分后悔自己这一行为),只是他如今格外在意而已。

“你明明可以先解决斯巴达的公主的问题,为什么要绕道?”第四次,他终于又忍不住出言干预。

“工作不在于终点,而在于路上的风景,如果你一瞬间就把太阳马车带到目的地,人间就和冥府没什么区别了。”少年一眨眼,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便向酒色大海那边的克里特岛飞去,阿波罗一边追随着他的影子,都没意识到此刻自己的表情有多温和。

阿波罗大概在某个下午决定跟随自己的内心,去承认来自爱的箭的力量。

那时他从神殿中走出,埃拉托正在阶边轻轻抚着里拉琴,吟唱着一首爱情诗,如果人间有哪个诵诗人想将这之中的内容传达,必然会气恼自己的语言不会有翼飞翔,因为那是来自“爱”本身的概念,人类究其一生和往生轮回,所渴求的至善之一。

很自然地,这一次他来到了一位擅长书写爱情的人间诗人身边,那是累波斯岛的萨福,人们称她为第十位缪斯,而泉水边的真正缪斯们并不为此感到受辱。

他在萨福与女伴中间看到了小爱若斯,并没有感到有多意外。情波流淌在女诗人的眼中,他知道此刻也正是赐予她话语的灵感的时刻。

他看向小爱神,再次被箭的力量控制。但这不是太难受的感觉。即使他先前的每一次爱情的结局都像命运女神的玩笑,但当爱情在全身震颤时,那种快乐让人难以忘记。

他在犹豫什么?

问题的关键当然是——仿佛被小孩子耍了的自己。小爱神最喜欢恶作剧了,不是吗?他都没必要给自己射一支铅箭来断绝追求,只需要在那里什么都不做看着,或者高高在上地拒绝就好了,让这个苦闷的追求者煎熬着。

但为此不敢行动,才是真正地输给爱情的力量,输给这个小鬼吧。他闭上眼,心中的七弦琴被无声地拨动。

“爱若斯。”他在对方走远前追上来,蛮严肃地立在那里直呼小爱神的名字。

“唔,我以为你不打算见我呢。”少年一摊手,不知道艺术之神为什么也反复无常起来了。

“听好。”

“首先声明一下,我如今还是不打算收回对你的幼稚弓术的评价,但我承认来自爱的力量很强。”

“所以我不管你究竟是用错了箭,还是无聊的恶作剧,接下来是不是要狠狠地拒绝我……我还是要去请求做你的追求者或者说情人的许可。”

他不想被审判,于是留下话后便试图转身离开——

“好啊。”

“……你说什么?”

“你要怎样试着追我呢,阿波罗哥哥?”小爱神又满意地看到对方的意外模样了,“全世界的情人和爱人的故事,我都见过的哦?”

这是什么称呼的方法?辈分真的正确吗,只按年龄说的话,叫哥哥好像没什么问题……而且让人心里有点痒。

“只是见过,连亲吻都未曾有过吧,年轻的小爱神?”

“……这么直接的追求方法吗,可能一般人早就被吓走了。”如果不是……阿波罗的俊美外表的话,他想。

“以为我要现在强吻你吗,把我想成什么了。”听到少年的话,那司掌音乐与艺术的神不由得笑了出来,走到他身边揉了揉他的柔软发梢,边深深望向那玫瑰色的眼眸深处。

将那无尽的爱传达给了它的源头——爱本身。

END

——

一点番外

虽然小爱神有着少年的身体,但在他的情人的眼中,他还是一个孩子。这个孩子非常过分地,在清晨去偷吻他。羽毛飘落下来痒痒的,更别说他还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口。

“发疯的阿芙洛狄忒会杀了我。”他认命地褪下衣物,追随着原始本能。

“作为情人的话这一点危险都承受不来吗,那我可得重新考虑了。”少年欣赏着眼前神明的身体,他只在人间的雕像上见到过,但现在可以看出凡人的想象即使有所谓诗神凭附,总归还是要贫乏很多。

阿波罗啧了一声,选择直接行动。伸手也褪去小爱神的衣物,布料沿着肌肤滑落下来。他意外地看到哪怕是自己没有特别意味的身体接触也让对方轻轻颤抖了一瞬。

代表着情欲的小爱神,在感情和肉体上都格外地稚嫩,非常微妙,年长的神想。

他在少年的嘴唇浅浅落下一吻,然后缓缓滑到喉结和颈侧,再到肩膀,胸前。手也并没闲下来,绕到对方背后轻轻摩挲翅膀根部,满意地发现对方不自然地僵硬了一下,但没有躲开。他早就想去碰这双翅膀了。

没想到的是下一秒自己的视线被那玫瑰色占据了,然后就感觉到了少年嘴唇的温度,果然还是幼稚而没有章法的吻。

代表着光明的神轻吮着对方的唇舌,把节奏带了回来,也难以忍耐地越来越急切,去掠夺着少年口中的液体和全部空气。

“这就等不及了吗?”眸色不着痕迹地暗了暗,把他拉到跨坐在自己腰间的姿势,自己也撑起上半身与他紧紧相贴,少年睁开眼,极近的距离又让他有些恍惚起来,仿佛被阳光灼伤。

也许那支箭不止射中了一颗心而已啊。

百鳥神思者

【男神×你】Eros

cp要素无,非乙女向,请知悉。致所有男神的毒唯粉,愿你百岁无忧,岁月静好。

————————————————————————————

她配不上你。她不信任你,她凭什么。你紧紧抿着嘴唇,感到心碎甚至是不甘。你甚至想质问他,他就不能和一位天生的高贵女神结婚吗?

但你凝视着他湛蓝的眼睛,欲言又止。你不敢也不能畅所欲言。

你不想伤他的心。因为你是他的信仰者,他是你所崇拜的世间至美。更重要的是,你无权干涉他的喜好和决定。

“你有心上人吗?”他微笑着问你。

“没,没有。”

你轻声回答,声音怯懦得像初次和喜欢的男孩搭上话的少女,哦,不对,你本身就还是少女。信仰爱情的少女。

现在你的脸红得发烫,你甚至担心这是不是应该对爱情之...

cp要素无,非乙女向,请知悉。致所有男神的毒唯粉,愿你百岁无忧,岁月静好。

————————————————————————————

她配不上你。她不信任你,她凭什么。你紧紧抿着嘴唇,感到心碎甚至是不甘。你甚至想质问他,他就不能和一位天生的高贵女神结婚吗?

但你凝视着他湛蓝的眼睛,欲言又止。你不敢也不能畅所欲言。

你不想伤他的心。因为你是他的信仰者,他是你所崇拜的世间至美。更重要的是,你无权干涉他的喜好和决定。

“你有心上人吗?”他微笑着问你。

“没,没有。”

你轻声回答,声音怯懦得像初次和喜欢的男孩搭上话的少女,哦,不对,你本身就还是少女。信仰爱情的少女。

现在你的脸红得发烫,你甚至担心这是不是应该对爱情之神的疑问作出的正确回答。但同时你心中无疑存有一丝窃喜,因为他正关心着你。

“直到你心中有了一个深爱的人,你会明白我的感受的。”厄洛斯说。

他的目光永远如此柔和,就像轻吻百合的清风,你再次爱上他了。

但你知道这温柔的微笑只是给一位虔诚的信徒的安慰。他还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姿态和表情。比如被渴望点燃的双眸,从玫瑰色双唇中发出的深情缠绵的低语——渴望一位少女的身心,低语一种不朽的美丽。他健美的双臂从拥抱那份美丽中获得安宁,他完美的肌肤从与那份美丽相亲之中获得欢愉,他温和的双眸从注视那份美丽之中获得幸福。

这些都不是你的,和你毫无关系。

你的所爱和他那纯洁的挚爱,他们会肌肤相亲,十指相扣,双唇相触。在你无尽又渺茫的悲伤中云雨,在你为他哭泣的夜晚中欢爱。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你不能责怪他,因为他是神圣而自由的。你只是一位普通的少女,你爱他,同时你也为他所遭受的“背叛”而愤怒,为他所遭受的“猜疑”而不平。所以你憎恨那个夺走他的女人,她不珍惜他,背叛和他的誓言,还用匕首抵住他的喉咙。

你恨她。你在心里说着,扔下手里的神话故事书,捏紧了纱裙裙摆,旋即又松开了。你很无奈,因为你不是她,你不是普绪克,不是公主。普绪克只能有一个,无论是好是坏都只此一人,爱神不但原谅她而且会爱她爱得愈加深沉炽热。你明白的。

你想过改写他的故事,但那毫无用处,他就是他,他和她之间的事实永远不会改变。

你哭了,不明白为什么深情总会被辜负,但你不敢谴责他。你甚至为自己曾经的行为而无地自容。你在背后和你的朋友一起诋毁了那位公主,他的挚爱不是吗?你应该相信他的信仰的。他不会爱一个姿容平凡的女子,同样也不会爱一个内心不善的女子。

哦,你不应该庸人自扰,并且你的所思所想说不定已经被他看穿了。你竟然嫉妒一位女神,擅自揣度神的爱情,你该当何罪?你突然开始害怕,想开口道歉,你希望刚才的事对神来说只是过眼云烟。

很抱歉,你红着脸正要继续说下去,爱神却率先开口了。

“我知道你的烦恼。但你是在担心我,不是吗?”他又笑了。这次比刚才笑得更自然,更发自肺腑。

“你的嫉妒和愤怒都不足以为耻,这只是人之常情。”他的声音悦耳得像你的笔尖划过最精美的稿纸,你用笔写故事,他则用细语赞美传说。

“你爱我,所以你希望我幸福,希望我远离邪恶与背叛。”他又说,等待你从恐惧和憎恨中平静下来,“不要怀疑你的动机,只是它有点过于可爱了,实际上它比任何赞美诗都要真诚。”

你惊讶地微张着嘴,不知道应该感激他的宽慰还是忏悔自己的行为。但你的眼泪已经被风吹干了。

“你会祝福我的,是吗?”他又轻声问道。

你抬起头,看见那双美丽的蓝眸里渗透出了你向往的一切,所有古老而神圣的事物,还有闪烁的自信乃至骄傲。

那可不是一个真正被爱情所伤的可怜虫会有的眼神。

你在这古老的美面前战栗了。你只是怔怔地点了点头,不知道下一刻该说什么。

“谢谢你。”他温柔地道了谢。这是你最后一次听见他的声音。不待你回答,他已经从晨雾中消失了。

有一片白羽落在你的脚边,你知道这像个梦,但实际上并不是梦。你困顿无比地走向书桌,打开电脑,正好瞥见有别的和你一样深爱着厄洛斯神的信徒正在长篇大论地描写这位爱神和普绪克公主的故事。你一点也不想看,因为他们甜腻的爱情甚至会刺痛你的双眼。

但好奇心战胜了你。你百无聊赖地看着作者浓墨重彩地描写那位公主的美,开始不自觉地想象她的姿容,思考是否有必要强迫自己喜欢她。或许这需要时间,或许时间什么也无法改变,但你能确定的是,你对爱神和灵神的祝福是真心的。

你相信爱情,并且选择祝福他们,这是真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