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rror sans

14889浏览    477参与
盗号

放一下新晋bqb,好好笑。


顺便问一下你们为什么粉我

放一下新晋bqb,好好笑。


顺便问一下你们为什么粉我

我就是 屑啦

我刚才漏了一张(


error的舌头是真的s(一直想画来着,第一次画error

p2是无脑爽图inky


我刚才漏了一张(


error的舌头是真的s(一直想画来着,第一次画error

p2是无脑爽图inky


patty

果然还是手绘舒服╮(╯▽╰)╭

果然还是手绘舒服╮(╯▽╰)╭

盗号

晚餐.

*擦,又超预算了


*甜甜日常


*爽啦,又摸鱼


*IE不逆


*谨慎观看


*日常望长评


月光撒下,在湖面被打碎,碎成星钻,悦人眼目。

站在窗前,看得见月也看得见自己。


楼下的湖浓缩了星空,将月和星都放在了一处。自上方看去,不必抬头也能看见夜幕的珍珠。


暖灯洒在背后,夏夜的轻风摩挲着树叶,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抚摸脸颊。

在镜前收拾打扮一番,特地的带上了那只戒指,银色的指环在红黄的无名指骨上精致的很。


“ink?你好了吗?”


“快了...

*擦,又超预算了


*甜甜日常


*爽啦,又摸鱼


*IE不逆


*谨慎观看


*日常望长评























月光撒下,在湖面被打碎,碎成星钻,悦人眼目。

站在窗前,看得见月也看得见自己。



楼下的湖浓缩了星空,将月和星都放在了一处。自上方看去,不必抬头也能看见夜幕的珍珠。






暖灯洒在背后,夏夜的轻风摩挲着树叶,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抚摸脸颊。

在镜前收拾打扮一番,特地的带上了那只戒指,银色的指环在红黄的无名指骨上精致的很。



“ink?你好了吗?”


“快了!errory你再等——一下!”



清澈的男声从里屋隔着厚重的木门传出,有些不清楚。

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呆呆的望着——他们俩在一起有三年了。从年少的青涩,到现在的成熟,岁月在两骨身上增添了一笔又一笔,改变了许多许多,唯一没变的,是两人间对彼此的爱。

不仅没变,还更深了。



三年的经历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捋过,不时挑拣出甜蜜的细节,脸上呈上笑颜。

ink这个看上去粗枝大叶的男孩,实际上细心的很,那些不经意的小动作总会比其他精心准备的纪念派对让人感动。


他的记性很差,却能一个不落的记住你爱吃的和不爱吃的,在外面吃饭的时候特地嘱咐服务员不要放你不爱吃的。

会憨憨的拿走你的饮料尝一口,把不冰的那杯给你。会在太阳刺眼和刮大风的时候下意识的遮住你的眼睛,会在包里时刻准备着你爱吃的东西在你生气的时候哄你……



细心,温柔,是所有女孩梦想中的男友。但这些细心只属于error一骨。



还记得当时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抢走了ink。拉住他的手就往外跑,也不顾什么接触恐惧不恐惧了,只知道好像再晚一点,这个骨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所幸,这个阳光的大男孩现在是属于他一骨的。



“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悦耳的声音将error的思绪从回忆里拉回,像是被发现了秘密的小女孩一般窘迫的别过头,用平时的臭脾气掩盖满脸的蓝晕。



“滚,关你屁事”


“诶诶,是在想我吗?”


“放你妈的屁”


“errory真的很不会撒谎呢^^”


“爬”



乱码滋滋作响,整张脸都埋进帽子,还能隐隐看见满面的蓝晕。

ink笑了笑,两只瓷白的骨手找准空隙钻进帽子与error脸间,把error的头掰了过来给了他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易燃易爆的小猫立马炸毛,不轻不重的给ink来了一记友情破颜拳。

不过俗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任打愿挨恩恩爱爱。小两口的打打闹闹总是羡煞旁人。






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时间已经让浪费了不少,踢踢鞋跟,确保不会脱脚后,拿上家门的钥匙和双肩背包准备出门。


突然一双手拉住了ink,没等反应过来,轻柔的触感已抚上脸颊,error认真的容颜也倒映在眼里。



噗通。




“别动”



恋人的指骨带着属于他的温度抚上,在颧骨处轻蹭过去,蹭掉了不知何时沾上的颜料。



“你就打算这么出门?”


“亲亲error!你真贴心!反正是黑色的,又看不出来”


“滚,别挨我那么近”



伸手推开男友那张贴近的脸,拿出纸擦掉了手上的颜料。

ink的脸上有一块墨迹一样的斑痕,也不知道是胎记还是其他什么,到也如他所说,这黑色的颜料渐到上面和那墨迹别无两样,不仔细,啊不,就是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可能因为天天看的缘故吧,对彼此过于熟悉,身上多了什么少了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


羡煞旁人的爱情哦。






拿上钥匙,磨蹭了好半天总算是迈出了家门。两人一年四季三季都在带的围巾也因为夏日的炎热终于被放进了衣柜。



两个人走在街上,格外的吸睛。


圆领的长袖T恤是和ink一样的独特设计,脖子上的颈链和蜿蜒的纹身融到了一起,只有装饰性的一颗碎钻在闪着光。

裤子是修身的破洞牛仔裤,黑色的布料在破洞处突兀的嵌了一截象牙白的腿骨,黑夜中像是什么奇行种一样有些好笑。鞋子也是随手拿的帆布鞋,上面还有绘画时沾上的各种颜料。


error这边是普通的红色半袖没有一点装饰,外面套的是黑色的羽织外套。外套的袖口和下摆是青蓝色的渐变,一道红线上盖着浅蓝色的不规则缝合线,黄色的一道直线从领口拉到下摆——

裤子是普通的黑色短裤,鞋子是普通的厚底运动鞋。



很符合自己的打扮。

亮点却在两人牵着的手上。瓷白的骨掌紧攥着另一只三色的骨掌。两骨的无名指上闪烁的光芒。




在滨海的小道上散步的人有不少,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

海风一阵吹一阵,浪拍打礁岩的哗哗声是助眠的白噪音。

南星北斗,一颗一颗的星子夜明珠般镶在黑夜的帷幕上。


两骨手牵着手,吹着海风,听着海浪,看着星星,照着月光,就这么走在滨海的小道上。

大写的恩爱。




本来的目的就是出门吃个晚饭,预定的餐馆也没有那么远,路上没有闲聊也没有对视,人家小两口这么走可能会以为是冷战了吵架了,他们俩不仅没让人误会还秀了一路人。


造孽哦。






装修清雅的小店玻璃门被推开,门上的风铃随着移动发出悦耳的声响,告知橱柜前的老板客人的到来。

染着浅色发色的小姑娘转过身来,用和平时一样的甜美笑容询问着来客的意愿。



“12号客人,半小时前预定的”


“好的,请您那边稍等——”



这家看似普通的小店是VIP制是中式西餐厅,从外面看不过是一家普通的装修清新的餐店,但是在同一行业里这家可是跨国际的大品牌,重金难求一预约。



店面的大体皆由木制品去做的,地板,吧台,全是养眼的纯木色。墙纸也是清新的淡绿色和奶蓝色。


放下随身背着的双肩背,两人面对面坐下。

error打量着店家的装修,他对这家蛮有了解,曾经工作上接触过,却怎么也没想到ink能搞到这儿的餐位。


品牌的原因吧,店里的人很少,他们的座位也是偏僻的角落,根本不会让注意到。

绝对是ink特地选的位置。



“怎么样?有哪里不喜欢吗?”


“……没,都很好”



又是这种细节。

嘴角上扬,难得一见的温柔笑颜展现给ink。




噗通。




又是,和出门前一样的感觉。

每次,每次认真的去看他的时候,总会有这种感觉。

原本空荡的胸腔有什么在跳动,名为幸福的感觉充斥了全身。

脑海被清空,全世界又只剩下了他。

好想,让他只属于我一个啊,永远不离开我。



“那就好,有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诉我~”



复杂的感情到头来只憋出了这么一句,到底还是不敢啊,说出口。




看着呆愣了好一会的ink又和平时一样挂上了温柔的笑容,原本想落下的嘴角和僵住了一样,就那么挂在了脸上。


两个骨就这么对视着,直到服务员的咳嗽声在ink身后响起。



“啊!抱歉,请上菜吧。”



ink的脸上少见的染上了虹晕,测过身给服务员让位。



“啊,等一下”



在上完ink的菜品后端着盘子伸向error的手被及时的拦在半路。



“抱歉,他有点不方便”



ink熟练的接过盘子端到了桌子上,后面托盘里的其他菜点也经ink的手端给了error。


这是顾及他的接触恐惧啊。

稍微的愣神后反应了过来,心中的甜蜜又增几分。






银色的餐刀划开细嫩的牛排,餐叉叉住方才切下的小块送入嘴中。火候掌握的刚刚好,不老不嫩,精选的部位和精湛的厨艺,难得的享受。

巧克力巴菲已经没了大半,显然是比牛排受宠的多。不过比起那连菜叶子都没动的蔬菜沙拉,其他食物的待遇是要好得多。



熟悉的手映入眼眶,没等反应过来嘴里就让塞了什么东西。

好看的眉蹙起,有些恼的看向ink,却在嚼动后在味蕾上的迸发生生止住了话语。


像小孩子一样很仔细的嚼着,因为惊奇,朱红的明眸睁得大大的看着ink,周身好像还闪着特效星星一样。



“好吃吗?”



轻轻的点了点头。

银色的叉子和熟悉的手再伸了过来,蹙眉,刚想说“我又不是小孩子”,就对上了ink那双充满溺爱的眼睛,目光柔和的像要淹死人,就那样看着他。

两掰唇张了许久都没有说话,最后只乖乖的凑上递来的食物放入了口中。


就这样,ink硬生生把一整盘的菜给error喂完了。

这边这位脸上的蓝晕是一直没消下去。






愣是这样吃了一顿黏腻的晚餐,在店老板酸出柠檬汁的目光下离了场。

许久的坐姿让腰背有些酸痛,海风还在吹,街上的人少了好多。伸个懒腰,唤醒有些僵住的筋骨,向后伸去,一双手搭在了肩上,不轻不重的按摩着,正正好好。


ink总能第一时间发现他的需求。




海水的味道就着海风被送来,走在来时的小道上,挨着护栏,看向海。

月光在海面上撒成了碎片,他第一次和ink见面就是在这片海滩上。这里有着他们的点滴回忆。



初识那天,ink险些从那么高的礁石上掉下去,不知怎的,下意识的就去捞了一把这个骨。

一把拉住了手把骨拉了上来。

当时还因为error的接触恐惧两个骨差点打起来。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时拉住的手,后来再也没放开过。




溜溜达达的,走过回忆的小路,回了家。

小区的人工湖还是那么清,还记得昨天他和error差一点全掉进湖里。

这里的绿化是整个城里数一数二的,半人高的灌木从和一排排的柳树总是清神醒脑。

深吸一口气,满是大自然的味道。







每天都是这样的,过得很普通,很甜蜜。

道过晚安后,背靠背的躺在床上,听着彼此的呼吸入睡。

明明已经这样的睡了很久了,ink不存在的心脏今日跳动的厉害。脑内循环播放今天的每一个行程,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实在是忍不住的轻笑吓到了Error,让骨抬起头用疑惑目光看着ink。



“没,就觉得,好幸福”


“哈?你今天是有什么问题?赶紧睡觉”


“嗯,晚安”



给人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安分的躺下进入梦乡。



是啊,晚安。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悄悄的探进来,洒了满地。在闹钟第一声响起后迅速的关掉了声音怕吵醒error。


伸个懒腰,轻轻的离开床上,洗漱,去厨房准备早餐。


煎蛋,三明治,四分之三杯牛奶和一点点的蔬菜。

习惯性的从冰箱拿出了两个鸡蛋,稍作反应后立马放回去了一个。



“唉,得快点习惯啊,error不吃早饭了的”



哼着歌儿,将备好的一人份早饭放到了餐桌。九点的闹钟响起,却无人理会。

ink今天的心情颇好,摘掉围裙,不急不慢的关掉了响了好久的闹钟。拉开卧室的窗帘,在恋人的耳边道声早安。



“error,再不起床太阳就晒——啊,抱歉呢error,你看我的记性——”



掀起被子,抱起那——






冰凉的尸体。



























“我差点忘了你已经起不来了。”













END.

仅仅路过(暂不更新)

师生梗

(IE不逆,勿喷,感谢合作)ink师,error生。

     魔法学校设定,魔法可以解释一切。


       ink一如既往走上讲台,微笑。平静面对学生们崇拜的目光 ,心里早已习以为常。

        ink真的是魔法学校的好老师。他淡定,从容,耐心。对每个学生都报以微笑,优秀的年轻老师自然俘获了一大批迷妹。八卦的学生经常在私底下讨论ink的生活。大家都觉得ink是一个好老...

(IE不逆,勿喷,感谢合作)ink师,error生。

     魔法学校设定,魔法可以解释一切。


       ink一如既往走上讲台,微笑。平静面对学生们崇拜的目光 ,心里早已习以为常。

        ink真的是魔法学校的好老师。他淡定,从容,耐心。对每个学生都报以微笑,优秀的年轻老师自然俘获了一大批迷妹。八卦的学生经常在私底下讨论ink的生活。大家都觉得ink是一个好老师,自然也会是一个好伴侣,好家人。尽管他没有灵魂。

        可他就是没有灵魂啊。

        没有灵魂的ink什么也不会在乎,好好教学仅仅是因为好玩。那么多学生,唯一让他提得起兴趣的,也只有error了。一个让老师既喜欢又头痛的学生。

       error学习能力真的没话说,除了ink教的课程,其他课程成绩都是满分。这就让老师们很满意。不过error喜欢跟老师对着干。他最大的乐趣莫过于毁坏老师的魔法道具。不得不说error的破坏能力真的超级强,不管那个老师的道具,一经他手没个三天是修不好的。除了ink……

      ink的墨水真的超恶心的好吗?

      不管error怎么毁坏道具,ink都能立刻用墨水重造一个。这让坏孩子很郁闷,他的魔法不是完全没有用了吗?所以error真的超级不喜欢ink的课。ink课上要么睡觉要么逃课。但他学习好,所以老师大多对他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件事还是让ink自己处理吧。

       error不喜欢ink,原因不仅是这一点。

        ink是个没有灵魂的家伙。error每每想到此处总是惶恐,没有灵魂,就没办法杀死他了。尽管error自己的灵魂也是残缺的,但error就是不喜欢这种情况。如果真的和ink对上自己一定是被动的那个,error这么想就一阵哆嗦。

       要么不跟ink扯上一点关系,要么找到一个方法彻底杀死一个没有灵魂的骨。

       但显然一时半会error做不到。

        所以error尽量避免与ink的接触。error从来不管别的怪物或人类,除了blue。blue是error唯一留在学校的理由。error答应过blue会一直陪着blue学习完所有的课程,然后一起毕业。所以error一时半会不会离开学校。


      那么ink有机会了。

      ink总喜欢找法子捉弄error。尤其是在error面前用墨水做出一个新道具的时候,那时候的error恼羞成怒的样子真的超级可爱。error死机时的模样ink也喜欢。ink也懒得顾及老师的形象,跟error打打闹闹。error比他见过的别的家伙都有趣不是吗?ink喜欢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记录下来,在用墨水复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这是ink的习惯,但error是特殊的。无法记录,无法复制,可偏偏他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吸引着ink。ink在想办法,起码让这个有趣的存在不要离开他的生活。他太无聊了。




        离blue毕业只差一个学期了。blue毕业,error就会立刻离开学校。


       “error,blue毕业之后,你会去干什么?”ink提着路边的石子,看似漫不经心的提问。

        “ink老师,您管的太宽了。”error见到机会立刻讽刺老师。

        “我只是问一下,毕竟我们打打闹闹那么久。”ink摇摇头。

         “谁跟你打打闹闹。”error翻了个白眼,“我大概会跟着blue一起走,他去哪里,我就在他附近。”

       “哦,是吗?”ink转过头,不想让error看见他眼睛里的符号,那鲜红的靶心,“blue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存在?”

       “管你什么事?”error看向某处不知名的角落,上次他跟ink在那里吊打了一群混混。“不管怎样,我总得保护好blue。”

       “哦,你觉得你保护的好别人吗?error。”ink的声音隐隐夹杂着一丝愤怒,“又或者说,你,保护的好自己?”

       “混蛋,你什么意思?”error立刻怒了,伸出蓝线拽住了ink的一只胳膊。

         “字面意思。”ink微笑着扯下蓝线。靠近error,轻轻说:“来打一架吧,error,看看你有没有实力。”

         “好啊,现在就开始吧。”error想后退了几步,身体紧绷。

        “不,不是现在。error。”ink笑了,指了指那个不知名的角落,“谁赢了,另一个就答应胜者一件事。”

        



      error真的没想到他真的会对上ink,“我的嘴,没开过光吧。”error暗自苦恼。







下面的部分有点过分,真的要看吗?

你确定要看吗?

确定要看吗?

要看吗?

看吗?

吗?

?

咳,好吧,继续。




     “想让你的指骨抓紧我背后的衣料,error。”墨水的情话一点也不动听。但实际上错误也这么做了,在错误极不情愿的情况下。

       “看吧看吧,error,你真的一点能力都没有。”深埋于错误的脖颈,墨水不紧不慢的行动着。

       “哈,那你真得骄傲了,呵,好好先生。”错误喘息着,将那些细碎的呻吟声吞入腹中。“要不是我接触……哈,混蛋”

       “error,疼就喊出来,这里没有别的家伙。”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错误的抱怨。

       “切,我怕什么,如果真被发现看看谁,哈,混蛋。”错误的腿缠上了墨水的腰,这个姿势并不好受,但现在起码能让错误舒服一点点。

        “我无所谓呀,error。”墨水很轻松,他很享受error的呻吟,尽管error极力避免发出声音。“一来这里不会有人,二来,你猜,blue知道了会怎么想?”错误的疼痛感在加深。

       威胁很让错误不爽,错误死命咬住墨水的围巾,不然自己发出声音。双手捏着墨水背后的骨头,力气大的好像要捏碎了墨水的骨头。

      墨水感受着错误的颤抖,看着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在俗不可耐的动作下逐渐沉沦很有成就感。在一次又一次的动作下,错误身体逐渐软了下来,趴在墨水的身上。

       “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错误的语言逐渐被电子杂音取代。

        但离天亮还有好久。

         有下篇,努力飞快完结。


       

盗号

留声.

*谨慎观看


*随手摸鱼


*IE不逆


*我终于又产粮了最近卡文严重只能摸鱼


*wryyyyyyy,观影愉快♡


*总是希望有长评


[图片]

放在门廊处鞋柜上的一朵回音花,像闹钟一样,准时的,在早上error出门的时候对他讲早安,晚上回来的时候说晚安,其他的时间段重复着我爱你。


声音不大,是error路过的时候正正好好能听清楚的。


不是别人的声音,熟悉的,欢快的,是ink的声音。


乱码总是在经过它的时候滋滋作响,似是抗议,却又掩盖不住脸上的蓝晕,...

*谨慎观看


*随手摸鱼


*IE不逆


*我终于又产粮了最近卡文严重只能摸鱼


*wryyyyyyy,观影愉快♡


*总是希望有长评

























放在门廊处鞋柜上的一朵回音花,像闹钟一样,准时的,在早上error出门的时候对他讲早安,晚上回来的时候说晚安,其他的时间段重复着我爱你。



声音不大,是error路过的时候正正好好能听清楚的。


不是别人的声音,熟悉的,欢快的,是ink的声音。



乱码总是在经过它的时候滋滋作响,似是抗议,却又掩盖不住脸上的蓝晕,幸福感不是臭脾气能掩盖住的,虽然总是和邪骨团抱怨ink,但是爱是真的深沉。



周末或者回来后躺在床上,error总是不关卧室的门,嘴上说着太热了开门通风,实际为的不过是那不大声的“我爱你”



ink总是出差,一走就是几个月,恋爱时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error巴不得他赶紧卷铺盖滚蛋回家,但结婚后当ink第一次说要出远门,仅仅是一周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咯噔了一下。


嘴上说着“快滚蛋吧别再回来了”手上则老老实实的每天晚上准时等ink的电话。



两个人的恩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只不过error不愿承认罢了。



他总是在家保持安静,看电视或者做其他事的时候会小心翼翼的给那朵回音花盖上隔音罩,防止声音被覆盖。






今天和往常一样,早些的起来去洗漱,做饭。

昨晚的工作折磨了error,没掐准点,比回音花的播报早了两分钟。


“早安!”熟悉的声音传进error的耳朵,一天的生活正式开始。



八点的太阳刚浮出地平,正正好的风拂着脸庞心旷神怡。背着包,穿着平日的衣服,在秋日的开头走在街上。


邪骨团早上的上班时间是九点一十,error总是会走上两站地再搭地铁,不偏不倚的赶上九点,这让总是迟到的killer非常疑惑



这种慢节奏的生活都赶得上,为什么他就是通宵都能迟到?


谁知道呢,血统原因吧,你不能让一个高等的骷髅怪物去和一个弱智比



是error的原话,差点和killer打起来的原因。


坐在舒服的办公椅上,不情不愿的拿出不得不戴的红框眼镜开始处理今天份的工作。

点开邮件箱,三封nightmare发来的设计订单和游戏bug处理跳了出来。是error近期收到的最少的工作了。



巧克力可可的热气在杯口蒸腾,漂亮的马克杯被主人拿起又放下,红色的底子上白色的毛笔字体的“INK♡”和家里的那只配着对。


水汽上升,袅袅的白烟舞动着,卡住秒针的节奏,让时间滴答滴答的流去。





正午的暖阳早已落下,赤红的圆盘斜挂在边涯,抹红了周边的天和云。活动已经僵住的筋骨,脊椎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


ink总会在他熬夜加班后给他做个舒服的按摩。



摩挲着脖子,脑内映出ink温柔的笑颜,好吧,他就是想ink了。

毕竟这人已经有起码一个月没打电话了,虽说每天晚上都有乖乖的给自己发信息,但听不到声音还是会觉得有距离。


带着思念,搭上了夕阳时的地铁,向家走去。

和以前一样,踩上了回音花的点,打开门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那朵回音花盖上隔音罩。



“晚安”过后,草草解决自己的晚饭,ink不在家的时候error根本懒得做饭,因为这个总是会在ink回来发现后和他大吵一架然后被强行拉着吃好几天丰盛的晚餐。

坐在沙发上抱着手机,点开通讯录置顶的那个人。瞒着ink悄悄的在备注后面打上了一个爱心,屏保是ink和他表白时的对话。



还记得当时ink一记直球打过来直接让error死机。



嘴角总是在想起他时不自禁的上扬,明明在下班前还在和nightmare吐槽“ink总是把颜料洒的满客厅都是”


手指在屏幕的键盘上敲击,语气并不好的问候发送过去,附带一张自己的中指照。

ink给error向来都是秒回,这次也是,像守着手机等着error的消息一样,立马收到了回复。是和以前一样没心没肺的轻松氛围。


闲聊进行了很久,从早上到晚上的行程在被问起的时候很不友好的回了句“关你屁事”却在聊天时一点一点的讲给他听。

怕他因为担心自己搞砸自己的工作。

带刺的话语里是温柔的爱意。



“什么时候回来?”


“过几天就好啦!事情有点多,不过很快就能回来了!erroy要等我哦!乖乖的照顾好自己; p”



是问了千百遍的问题和答了千百遍的回复。知道是谎话,心里却还是安心了不少。



彼此道上晚安,error关掉了床头的暖灯。橙色的柔光一下消失,窗外闪烁的繁星也被厚重的窗帘关在外面,屋里没有了一丝光亮,也没有喧哗。

门前的回音花被拿掉了罩子,用轻柔的“我爱你”伴自己入眠。

就这样结束了一天。










每日的来回,每日的问候,和简单的爱意。

有这些,也仅有这些。




身边的人多么的配合,没有一丝漏洞,甚至他error也差点信了。





如果不是放在床头的死亡鉴定书,大概他真的觉得,ink还活着吧。






鞋柜上的回音花还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error剪辑过的音频。


























END.

skry

从手机传到电脑发好像很糊。。

从手机传到电脑发好像很糊。。

Juse 4 Unify

【inkerror/fresherror】一觉醒来error居然变小了(2)

  • 断断续续写的所以剧情可能不连贯

  • ooc预警,真的ooc

  • 出场人物:ink,error,fresh,fell

  • 无脑带cp就完事了,能接受的话,开始——>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fresh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悠闲的神情丝毫看不出一点着急的样子。

Ink仔细端倪着变小的error的样子,开口,“实际上,我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很可爱。”

说完,ink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丝毫不顾error想要杀了他的眼神。

“这幅样子实在太丢脸了,”error大叫着,听到自己同样变换了的嗓音顿了一下,“我现在的声音比小小传说里的那家伙还要糟糕!”

一边的ink几乎是笑弯了腰...

  • 断断续续写的所以剧情可能不连贯

  • ooc预警,真的ooc

  • 出场人物:ink,error,fresh,fell

  • 无脑带cp就完事了,能接受的话,开始——>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fresh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悠闲的神情丝毫看不出一点着急的样子。

Ink仔细端倪着变小的error的样子,开口,“实际上,我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很可爱。”

说完,ink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丝毫不顾error想要杀了他的眼神。

“这幅样子实在太丢脸了,”error大叫着,听到自己同样变换了的嗓音顿了一下,“我现在的声音比小小传说里的那家伙还要糟糕!”

一边的ink几乎是笑弯了腰,fresh跟着附和着笑了几声,突然想到什么,“过几天不就是小乱码的生日了吗,我还邀请了很多骨来找你玩——”

Error听到这个消息终于绝望的瘫在地上,“你这个——”刚想骂fresh就被ink抱起来捂住嘴。

等到error从死机状态恢复过来之后,ink耐心的解释着,“小孩子不可以说脏话。”

“你才是小孩子,我只是形态变小了而已。”

“现在是不是你应该叫我bro了?”fresh感到好笑的问着,error赶紧反驳,“我仍然比你大,你这个YOLO混——”

“小孩子不能说脏话!”ink再次伸手挡在error面前。

“你绝对是脑子有什么毛病。”

“既然x-alphys不肯见我们,为什么我们不主动去找她?要知道——”

Fresh打断ink的设想,问着,“那这样的话,error怎么办?”

“这还不好办?我们带上error就可以了!”

听见这话的error默默朝ink竖着中指,已经完全没有闲心肠和他斗嘴。

“那还等什么,刚好我还在发愁接下来该怎么打发这些无聊的时间。”fresh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棒球棒,扛在肩膀上就做出一副准备出发的模样。

已经召唤出传送门的ink扭头看向error,对方则自暴自弃的坐在地上一副耍赖的样子,见到这个场景,ink难免觉得好笑的看着他——这种行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威慑力,况且现在error还是变小的状态。

“所以,你真的不打算和我们一起去吗?”想了半天的ink终于还是放弃了采取强制措施这一条想法,转而蹲下来试图用语言使error主动和他们一起。

“不,我的态度很明确。”

“好吧,那我们去那里,你一个骨留在这里,刚好可以应付之后陆陆续续来你的空间为你庆生的其他友善的小家伙好了——”

“嘿?!”error猛地意识到什么一样,“你们根本没有询问我的意愿就擅自邀请了一大堆烦人的家伙来我这里!”

“不不,我们只是想让你走出自闭圈而已,你需要交流,bro.”fresh赶紧顺着ink的话说下去。

“这只能说明你们都是脑子有什么毛病。”

“噗嗤,”ink打开传送门,“所以现在打算和我们一起出发了吗?”

知道自己拗不过眼前两个骨的error只好不耐烦的叹口气,谁叫自己现在是这幅样子呢,万一不作出点什么就永远维持这个状态的话,他还不如自毁。“好的好的,我和你们一起好吧。”

“对了,忘记说明了,”ink等着error先进入传送门才紧接着跟上,确认了fresh也跟进来之后才挥挥手准备关闭传送门,“我们先去一趟underfell,因为……”

“我不去!我绝对会被那个烦人的13号嘲笑!”error刚想从传送门再次窜回他的空间,ink手疾眼快的拽住error的围巾而将他整个骨都拖回来。

“放心,我们不会碰见他——”ink的话音还未落,抬头就看见fell站在他们面前。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凝结住了,双方就这样互相干瞪着眼。

忽然,fell爆发出一阵嘲笑声,弯下腰不断锤着地面,“你这样子是怎么回事啊噗哈哈哈哈……”

Fresh看向error,担心着他下一秒会不会做出一些什么举措来,结果他只是黑着脸静静地站着。半晌,才露出一个绝望的表情看着头顶昏红的天空,想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等我变回来,一定要第一个把你绑起来。”

终于笑够了,fell才擦擦眼泪,“我好害怕哦,嘻,咳咳,打我干什么?!”

Fell抱住头,愤怒的看着ink,ink则是无奈的耸肩,“我只是轻轻的碰你一下,别笑了,你有没有看见过x-alphys?”

“恩——没有,”fell努力回忆着,“上一次她来到我们这里的时候,我们差点就被数据删除了。”

“早就该删除这个世界了。”error站在一旁抱着手说着,突然发现远处断断续续的不寻常的脚印,指着,“你刚刚是从那边过来的吗?”

Fell笑容突然沉下几分,“不,我现在正在调查这个脚印,它的形状并不属于这个区域的任何怪物或者人类,而且,”

“最近的时间线有些不同寻常,我怀疑可能是某一个时间线被篡改了之后其他的时间线也受到了牵连。”

“牵连?比如说error变小吗?”fresh发问,同样盯着那串脚印发呆。

“或许吧,”fell回答,看着ink,“总之你们要找的不在我这边,还是换个地方吧。”

“不在underfell也不在她原本的世界,”ink感到头疼的想着,事情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甚至还可能再次牵连出一大团的迷局,他一向不喜欢这些连锁反应。

“我需要知道是只有我这样还是也有其他的怪物像我一样,”error说着,“我联系不上nightmare他们。”

“联系不上?”

被询问的error猛地怔住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扭头向另一侧,“我现在的魔法不能支持我开启传送门自由传送。”

“居然这么弱鸡吗哈哈哈哈——!”fell再次爆发出一阵笑声,ink及时的打断他。

“那我们再去dream那边看看吧,”ink一只脚踏入传送门,“如果有什么情况发生记得随时通知我。”


TEAPOT陈啊阿茶
随便乱摸的鱼 端午节快乐 格式...

随便乱摸的鱼

端午节快乐

格式参考啊海

随便乱摸的鱼

端午节快乐

格式参考啊海

SG
旧图混更(cdr上勾的线上的色

旧图混更(cdr上勾的线上的色

旧图混更(cdr上勾的线上的色

TEAPOT陈啊阿茶
阿西吧,我写了个啥? 我也不知...

阿西吧,我写了个啥?

我也不知道,勉强着看@_@

阿西吧,我写了个啥?

我也不知道,勉强着看@_@

盗号

p1—3【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p4【恶心原图】系列


是,摸鱼。

抱图随意吱声就行【不会有人要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个场景,就画了。


乱码老是弄丢。

p1—3【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p4【恶心原图】系列


是,摸鱼。

抱图随意吱声就行【不会有人要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个场景,就画了。


乱码老是弄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