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xcalibur

2594浏览    147参与
Silent Scream

咖喱和奇怪的小动物们画风突变警告

咖喱和奇怪的小动物们画风突变警告

En

盲侠 Excalibur【有参考原设定图的画面元素并附上过程

盲侠 Excalibur【有参考原设定图的画面元素并附上过程

-ERROR-
摸张咖喱豪皮 藏族咖喱太香了...

摸张咖喱豪皮 藏族咖喱太香了

藏文意:圣剑

摸张咖喱豪皮 藏族咖喱太香了

藏文意:圣剑

废料中转

预告一下希望上釉进窑子不会翻车

预告一下希望上釉进窑子不会翻车

老末。

【WARFRAME NIDUS/EXCALIBUR】EXCALIBUR的新衣

  • 是恐惧神NIDUS/盲侠EXCALIBUR的CP向
  • 有那么些擦边球,同时文笔生硬到搞不起hs来
  • 有一些想当然的私设,以及BUG
  • 仅仅是因为咖喱的新皮肤出了,凭借着肾上腺素完成了第一篇小破文
  • 我永远喜欢EXCALIBUR普通/UMBRA/PRIME(←你没有这个)
  • 我永远喜欢NIDUS普通/PRIME(←DE都没有这个)

今天的EXCALIBUR是被指挥官强行从休眠状态中唤醒的。

他本来在自己的战甲舱里乖乖的躺着,安逸地享受着链接在后背外骨骼上的导管给自己输送虚空能量,感受它们逐渐充盈自己,为自己提供活力,昏暗的房间里除了器械偶尔发出的滴滴声,一切都是与夜晚相衬...

  • 是恐惧神NIDUS/盲侠EXCALIBUR的CP向
  • 有那么些擦边球,同时文笔生硬到搞不起hs来
  • 有一些想当然的私设,以及BUG
  • 仅仅是因为咖喱的新皮肤出了,凭借着肾上腺素完成了第一篇小破文
  • 我永远喜欢EXCALIBUR普通/UMBRA/PRIME(←你没有这个)
  • 我永远喜欢NIDUS普通/PRIME(←DE都没有这个)

今天的EXCALIBUR是被指挥官强行从休眠状态中唤醒的。

他本来在自己的战甲舱里乖乖的躺着,安逸地享受着链接在后背外骨骼上的导管给自己输送虚空能量,感受它们逐渐充盈自己,为自己提供活力,昏暗的房间里除了器械偶尔发出的滴滴声,一切都是与夜晚相衬的平静。但是今天注定不会是让他如愿以偿的一天,还在睡眠状态中的EXCALIBUR就隐约听到了自己面前的战甲舱门被打开的声音,他也不打算理会,听觉系统受到的一点刺激显然不足以撼动深度睡眠在此时此刻对他的绝对掌控。

但是整个甲被人从舱里拽出来前后摇摆就不一样了。

“EXCALIBUR!EXCALIBUR!咖喱起床了起床了!有事儿!”

“呃……?”现在EXCALIBUR再怎么困顿也无法无视这样的呼唤了,他在一下下的晃动中懵逼地激活了自己的视觉系统,先是隐隐约约的一团白色,逐渐清晰后才发现是自家指挥官的满载激动之情的大脸随着头盔的一前一后放大缩小,庆幸的是后者在看到对方身上的能亮灯逐渐泛出亮蓝后也停下了动作。

“早啊……不对,有什么事儿指挥官?”EXCALIBUR努力从睡梦中被强行叫起以及被晃了老半天的不适感中缓过神,发现周围的明暗显然不是平时起床时该有的样子,眼睛顺势瞟了一眼墙上的计时器,“……早上五点?”

指挥官无视了EXCALIBUR的疑问,看到他彻底醒了后抓着手就往休眠区外带:“有好东西来了!我从十二点付了钱等到现在,刚刚终于给送来了!”“十二点……等,指挥官你不会五个小时都没睡……”话都还没说完,被带到军械库前的EXCALIBUR就被扔给了好几件……装备?还没来得及好好翻翻这堆衣服,指挥官就迫不及待地把EXCALIBUR推进了军械库,脸上期待的笑容看得EXCALIBUR心里发毛,但是随着“换上吧,咖喱!”这句话的响起,他明白此时自己已经没什么选择了。

EXCALIBUR在军械库里盯了好一会儿,才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捣鼓起这堆花里胡哨的东西,其实他现在心情算不上不是特别好,他本以为指挥官大早上把他叫醒是有什么久违的紧急任务,或者是有新的战甲来了让自己照顾一下,哪怕是飞行器里的那两只库狛和疾冲者出什么事儿了也好,结果只是为了换一件衣服,EXCALIBUR甚至感觉自己的角上都冒出了不知道哪来的青筋在直跳。但是他自然也不能说些什么,他当然不能说“虽然你们看我每天早上都从自己的战甲舱里出来,但其实自己根本没几夜是能在战甲舱里好好睡觉的啊!”这种颜面尽失又痛彻心扉的事,而且军械库门外的人虽然是自己的指挥官,是让自己又能有意识能自主行动的人,但是本质上也只是个孩子而已。‘竟然为了件衣服觉都不睡了……’想到这里EXCALIBUR无奈地加速翻着衣服,希望自己让门外的白发少年满足后对方能赶紧去休息,如果自己也能再睡会儿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可这堆花里胡哨的外观比想象的还要,花里胡哨。翻了老半天,他堪堪从一堆里翻出了一顶‘……头盔?是头盔吧?怎么后面连着根麻绳?’把它放在一边后继续摸索,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拿出来一看,EXCALIBUR便和一只库狛——准确的说是一只库狛的头骨四目相对,“……”EXCALIBUR皱起其实自己根本没有的眉头,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是要怎么戴,但是他能肯定如果自己戴上这个,自己恐怕自失去“主要战力”这个位子之后,连“主要饲养员”这个位子也快保不住了。EXCALIBUR把这个“疑似装饰物”也放在刚才“疑似头盔”的旁边,却始终搞不清最大的一块布到底怎么穿,捣鼓了老半天后他才突然回忆起军械库是有保存并且自动装备功能的。一边感叹着自己因为没睡醒头脑都变的迟钝了,EXCALIBUR如释重负地把一堆衣服全扔进军械库的接收舱,等待军械库的数据面板上显示出了这套外观,EXCALIBUR按下了【装备】。

老半天之后终于从军械库里走了出来,EXCALIBUR看到指挥官一瞬间从原来等得不耐烦的表情转变为了兴奋,两只眼睛放着光围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帅的呀帅的呀!”

“嗯?什么帅?”LIMBO不知道什么时候揣着一叠纸就冒出来了,纸上是密密麻麻让人看不懂的数学计算过程,对于这位数学家而言,凑热闹和探索数理化的奥义一样重要,在看到EXCALIBUR全新的装扮后,LIMBO先是愣了一下,在思索一秒后用恍然大悟的表情给出了赞美:“啊——EXCALIBUR,这套新装扮是很帅气。”EXCALIBUR一看就知道这家伙一开始都没认出来是自己,但他现在已经不想说任何一句话了,他选择默默地用空气为媒介传递他希望这位高帽绅士可以带着他手上的演算纸离开自己视线范围的诉求。

LIMBO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自己的计算过程:“哎呀,这步出了点问题,”他感受到了空气里的一些“东西”,非常配合的走了,“那我先走啦,再会。”临走前还不忘转个圈摘个礼帽。‘最后那个动作完全是多余的吧。’看到LIMBO离开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后,EXCALIBUR算是暗自松了口气,他其实感觉很不怎么样,这其中有一小部分是因为现在指挥官还在他全身上下这里戳戳那里摸摸,一边蹲下盯着他的屁股一边嘴里还说着些他完全不想听清的话,但更多的是这套外观本身让他感觉别扭。尽管现在已经算是早晨了,但他仍然抱着“在同僚WARFRAME们还没几个看到自己这幅样子的之前脱掉它”以及“指挥官看够了就赶紧让他去睡觉”的希望。

“听LIMBO说EXCALIBUR换新造型了!我来看看!”在希望产生的一秒不到之后,IVARA的声音就震碎了它。

弓箭手风风火火地跑到军械库门口,身后还拽着TITANIA,加入了指挥官的行列对着EXCALIBUR上下打量。

‘……只是多来了两个而已,不要紧的。’EXCALIBUR麻木的表情下,内心仍然在负隅顽抗。

“是从来没见过的样子。”TITANIA新奇地围着EXCALIBUR绕了两圈。

“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是EXCALIBUR呢。”IVARA感叹道。

“……”

“这套是什么造型?武士?浪人?”

“武士或是浪人的话,那岂不是和ASH的忍者造型很搭调?”

“谁在叫我?”一直神出鬼没的忍者伴随着一阵烟雾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TITANIA吓得差点飞起来。

“……说了多少次别在飞行器里隐身啊ASH……”EXCALIBUR一边勉强地安慰自己只是多三个人而已一边不忘对同僚提醒。

“你谁啊?”ASH明显对眼前这个新来的陌生人的说教不太满意。

“这是EXCALIBUR,换了新造型哦!”IVARA解说道。

“!EXCALIBUR啊,不好意思,”发现自己没认出来是前辈的ASH稍微表示了下歉意,但指了指自己身后又说:“可是LOKI也在飞行器里隐身啊。”

“哇ASH你出卖我!”听到之后LOKI立刻接触了隐身状态出现在ASH的身后:“哎呀我明白了,以后不会了。”

EXCALIBUR甚至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做完“四个也不算太多”的心理工作,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LOKI就喊了一句:“VOLT来看!EXCALIBUR有华丽皮肤了!”

“什————————!!!么——————————???”本来在餐厅的VOLT听到LOKI的喊话甚至加着速跑到了军械库,在EXCALIBUR的面前停下,双手紧紧抓着EXCALIBUR的双臂,脸突然贴近,避雷头盔的角顶起了遮挡EXCALIBUR眼睛的帽檐,用愤恨而委屈的眼神直直地盯着他的视觉系统。

这眼神唤起了EXCALIBUR不知道多久以前的记忆,那时的VOLT因为MAG豪华皮肤的出现,用着同样的神情拽着自己许下“初始男甲一起走,谁出豪皮谁是狗”的诡异诺言,而那时的自己为了哄好他也没放在心上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这件事在被遗忘不知道多久之后的现在,以一种EXCALIBUR十分不乐意的方式再次浮上了他的脑海。

好家伙,现在自己不但睡眠不足,被迫换上一套别扭至极的皮肤,给一堆同僚围观,还多了个背叛者的名号是吗。EXCALIBUR已经不知道是该先稳定自己分崩离析的心态还是先安抚VOLT的情绪,他选择努力措辞回应VOLT,反正原来的希望已经碎得差不多了,但相视无言的尴尬他和现在在他肩上的“库狛”经历一次就够了。

“EXCALIBUR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真的……”VOLT晃着EXCALIBUR的肩质问道。

“等,VOLT你先别晃……”EXCALIBUR在脑袋里刚想好的话就被VOLT给晃乱了,‘这算最近轨道飞行器里的新趋势吗?’一天享受了两次的EXCALIBUR如此腹诽。

“VOLT你冷静点,这种东西到时候谁都会有的。”好在当时和VOLT一起在餐厅听到LOKI的呼唤,在当年又碰巧是VOLT和EXCALIBUR承诺的“见证人”的RHINO也跟了过来,不顾VOLT的挣扎把他搬起来打算回餐厅,临走前看了EXCALIBUR一眼:“EXCALIBUR,大哥,挺帅的这套。”

“啊,谢谢……”EXCALIBUR此时从心底里感激着RHINO的解救,并且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场面太过混乱,EXCALIBUR一定会好好为这个飞行器里唯二的两个老实甲的惺惺相惜感动一番。

经过这几下动静,越来越多的WARFRAME来到军械库前一探究竟,EXCALIBUR也被迫站在军械库前被越来越多的人围观,期间伴随着指挥官的动手动脚以及各种不同声音的评价。‘原来刚换上皮肤被围观是这样的感觉么。’EXCALIBUR回想起以前不管哪个WARFRAME同僚换上新的造型时,都会引来或多或少的围观,EXCALIBUR偶尔也会凑个热闹,如今亲身体验后的他,此时此刻已经开始反省起自己的所作所为。

直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月球遛弯的EXCALIBURUMBRA悠闲地提着隐生回到飞行器里,被扎堆在一起的战甲们带起了好奇心也凑了上去,EXCALIBUR提起帽檐正好看到他的出现才像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UMBRA也可以换上的吧!让他来穿着不是更……”话都还没说完,指挥官放下了手中被自己掀起来的EXCALIBUR的下摆义正言辞地打断了他并说出这般醒世恒言:

“老父亲不戴围巾的话,就不像老父亲了。”

听到这句话围观的战甲们包括UMBRA本人在内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EXCALIBUR放弃了,他放弃了抱有回去睡觉的希望,现在的他只想着“那个混球”别看到他这幅样子,并且尝试在周围的看官们满足完让他换下这套装扮之前拿些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然而这并不容易,这身衣服真的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以适应。

首先是这顶头盔,先不说后面连着的麻绳,‘为什么帽檐要遮住眼睛啊!完全看不见了好吗!走在飞行器里都要撞上了啊!’接下来是这些配饰,刚才他就发现被热闹吸引过来的库狛和疾冲者,库狛看到他肩上的“同伴”直接给吓跑了,疾冲者倒是无所畏惧还想往他这里钻,但他并不为此感到欣慰,他清楚得很,这是因为他身上有疾冲者熟悉的“INFESTATION的气味”,至于其原因EXCALIBUR不想细想;还有腰上挂着的一串珠子,他绝对不会说刚开始在军械库里捣鼓的时候以为这是串项链之类的东西还把它挂在了脖子上,最过分的是胸口,刚换上这套皮肤没多久就感觉胸口怪怪的,低头一看,‘为什么有个扣!而且还露在外面!’;说到露在外面就不得不提这件衣服,只把他的左半边包得严实,周围一圈都有毛作装饰的多层衣服本来就很厚重,长长的下摆几乎拖到地上,袖子外面还紧紧缠着几条红布,右半边本应是最初始的一种状态——没有包裹没有束缚没有布料,仅仅只有外甲。但是一跟左半边对比反而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这么一想难道自己以前其实一直都是裸着的吗?’现在的自己稍微有些动作,这些全身上下的衣服也好装饰也好就会跟着摆动,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触觉。‘不会真的是裸着的吧……’EXCALIBUR仿佛意识到了一个哲学难题一般陷入了深思,但还没沉浸多深就被什么打断了,因为他感受到了人群外不远处传来的一道视线,可能是因为自己对这样的感觉再熟悉不过,也可能是因为这道视线本身太过热烈。

‘完了,是那个混球。’EXCALIBUR不用提起帽子都能知道是谁,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今天的NIDUS是被外头的动静吵醒的。

他昨天经历着一个十分无聊的夜晚——本来有高概率出现在感染室的某位老实甲今晚以想要好好睡一觉为由坚定地拒绝了他的“邀请”,把他一个人晾在感染室的座椅上百无聊赖,拨弄拨弄感染室里奇怪的花花草草后,就在一边接受着HELMINTH传输的能量一边和HELMINTH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的情况下进入了休眠状态。感染室除了被感染的WARFRAME以外只有他能进、并且想进,ORDIS除了指挥官进来以外通常拒绝管理这里,没有机械发出的滴滴声的同时,HELMINTH会在NIDUS进入休眠状态后很识相地停止任何念叨,专心地为自己的主人提供能量,所以感染室理应是整个轨道飞行器难得的一片安宁之地。理应是。

今天不知道几点时,感染室里的NIDUS在休眠状态中隐约接收到了房间外,好像是EXCALIBUR的声音,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就着感染室昏暗的环境继续享受着自己的休眠。之后外面又传来细碎的交谈声,好像人数变多了,‘但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NIDUS仍然不打算理睬,换了个姿势接着睡。直到VOLT具有穿透力并且夹杂着丰富情感的叫喊彻头彻尾地把NIDUS的听觉系统刺激了一遍后,他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被吵醒了。

“啧,搞什么……”他知道那个电击小子还是什么之类的WARFRAME通常都大惊小怪的,但是这么高分贝的声音从他的发声系统里传出来实属罕见。不过NIDUS并不打算追究这其中的什么原因,他只在乎自己被吵醒并且已经睡不着的事实。他也不能去找那家伙的茬,他还是懒得和别人接触,不管伴随的是友好还是敌意,当然某个老实甲是个特例;而且如果自己真去找了茬,可能他和那电击小子还没争起来自己就要被某个老实甲以老大哥的身份训一顿。

反正睡是睡不着了,NIDUS决定起身在飞行器里转悠转悠,顺便找找某个昨天狠心抛弃他的“老大哥”。他刚踏出感染室,就看到一堆WARFRAME围在一起,他本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无比熟悉的气息从人群的最中间断断续续地传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片刻犹豫后,NIDUS找了个和人群有段距离但是能看到里头情况的地方靠着墙向里张望,却并没有如愿看到那个身影,没有那张仿佛带着迷之微笑的脸,甚至头盔上没有那根角,取而代之的是……

‘这谁?’NIDUS最开始也愣了一下,从人群间隙中看到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家伙,看着根本就不像EXCALIBUR,‘但这就是他的味道绝对没错……如果是因为这家伙和他有什么亲密接触才沾染上的气味,这家伙就完了。’NIDUS阴着脸想到,身为拥有一半INFESTATION组织的WARFRAME,对于唯独自己拥有的辨别不同WARFRAME气息的能力相当自信,当然同时还抱有绝对自信的就是自己对EXCALIBUR的熟悉程度。所以在当NIDUS从周围WARFRAME杂乱的交谈中拎出一些只言片语才慢慢搞清“这家伙”其实是换了新皮肤的EXCALIBUR时,他低下头,感受着自己的绝对自信产生裂痕。

但是这都无所谓了!NIDUS抬起头,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换了全新造型的老实甲。

‘……这衣服真懂啊。’这是NIDUS在远处浏览完EXCALIBUR全身上下后情不自禁发出的赞叹。头盔的帽檐遮住眼睛封闭了视线,在后脑勺延伸出来的“马尾”一直到了屁股的位置,尾部甚至有个环,一些轻微的动作都可以让它摆动,‘到时候能拽着……’,NIDUS一边保存着中枢系统产生的废料一边将视线向下移。胸口的扣子真是让人不注意到也难,衣服的设计也很不错,让一些部位感觉若隐若现。NIDUS突然有些奇妙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有些“饿”,这不应该发生在接受了一晚上能量传输的他身上,他能感觉自己精力更加充沛,但他就是很饿,而且靠着食物都满足不了他,拥有了自主意识的WARFRAME残存了各种“不需要的”感官,但现在靠着咀嚼感、吞咽感甚至饱腹感都无法为NIDUS转化为满足感——他知道他需要什么,他需要触感,还有更多……顺着想法把视线集中到EXCALIBUR的胯部,才顺便发现腰带上除了刀刃以外还捆着根,小杆子?

正巧在EXCALIBUR身上到处摸索的指挥官也发现了这个,把它从腰带抽出来之后仔细端详:“咖喱,这是什么?”EXCALIBUR看了一眼,老老实实地解答道:“这是烟斗,抽烟用的,大的口子里放烟草,点燃之后在小的口子里吸……”说着他就看到白发少年拿着烟斗就想要往嘴边送,吓得一激灵,赶紧从他手里把烟斗拿回来:“我只是说说而已!小……指挥官你还不能吸这个!”

被训了的少年也不在意,接着问:“那咖喱你能吸么?”

“当然能啦,”不知道又从哪冒出来的LIMBO抢在了EXCALIBUR之前回答道:“用这种烟斗吸,样子一定很帅。”顺便还添了把火。

EXCALIBUR看着指挥官和周围的WARFRAME投来期待的目光,脑内中枢进行着“哪次把LIMBO帽子从飞行器上扔进太空然后把MESA喊来看他的秃头(?)”以及“身为大哥你不应该这么做,youneed to talk.”两种方案的交战,但无论如何这个“吸一口”是逃不过了。EXCALIBUR自己也只是靠着不知道多久之前的模糊记忆知道这个东西,从来都没尝试过,他不知道这个东西对WARFRAME的机能有没有影响,他甚至不知道WARFRAME还有没有肺这个东西,但是他回想起自己曾经也不知道WARFRAME还有藏在外甲里的……‘不不能再回忆那些东西了。’EXCALIBUR把当初因为自己见识“WARFRMAE身体的奥秘”时的表情被NIDUS嘲笑的不堪回忆抛之脑后,决绝地拿着烟斗往自己的嘴边靠近,抿住烟嘴缓缓吸了一口,因为一次吸入了太多被呛到了,却还是为了保住颜面轻轻咳了一声装出一副老练的样子,长舒一口气把烟吐出来。

这个过程中,NIDUS的视线就一直跟随着EXCALIBUR手上的烟斗,眯着眼睛,视觉系统聚焦到烟嘴与EXCALIBUR的嘴接触的那一刻,看到EXCALIBUR被呛到还强忍的样子,NIDUS忍不住在发出了一声轻笑,他本以为没人会听到,但是EXCALIBUR立马就注意到了,并且在其他人没察觉的情况下瞪了自己一眼。NIDUS当然知道他的老实甲早就注意到他了,他在等着自己热情的视线被予以回应的那一刻,也就是现在,这让他心情大好。

‘这混球又笑我!’此时的EXCALIBUR几乎是崩溃的,他最最最不希望看到的人:那个让他有幸能在甲生中进感染室第二次,不,很多次的、用他不想回忆起的方法给他补习了他根本不想了解的生理知识还嘲笑他的,大混球。他终究还是出现了,而且自己能一直感觉对方恶趣味的视线黏在自己的全身,他甚至仿佛看到恐惧神肩上的那些眼睛都用不怀好意的眼神转向自己这里。但其他人完全没有察觉到NIDUS的存在,他在所有人的背后,站在墙面投下的阴影里与EXCALIBUR对视,这层掩护让他看向EXCALIBUR的眼神更加赤裸、更加肆无忌惮。

‘心机的站位。’EXCALIBUR忿忿地吐了口气,越过围着烟斗叽叽喳喳的人群将鄙夷的目光传递给不远处的NIDUS,而对方在他和自己视线连上的那一刻慢慢的站起身子,踱步回感染室,进门之前已经完全突变的恐惧神还不忘扶着门框回头瞥自己一眼,确认自己的视线仍然锁定在他身上才走进去。这整个过程就如NIDUS所意料的,全被EXCALIBUR看在眼里,等到NIDUS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中他才回过神,怎么不知不觉视觉系统就聚焦在他的身上了。不过更让EXCALIBUR在意的是他不用多想就看出来NIDUS刚才在那段在他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举动背后的含义——这是邀请。

‘今天要离感染室远点,’EXCALIBUR用自己的生本能立刻想到这点‘越远越好。’

之后不知道又折腾了多久,直到ORDIS终于忍不住提醒指挥官应该开始一天的任务时,飞行器里的WARFRAME们也差不多看够了,便四散开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EXCALIBUR看着身边的人逐渐变少松了口气,想回军械库把这身换回来,刚踏进一步后就被人拽住了后摆,自家指挥官当然不希望他这么快就换掉自己花了不少钱还等了半天才拿到的皮肤了。

“指挥官,今天也该看够了吧。”EXCALIBUR语气中透出浓浓的无奈。

“今天任务里需要开启很多虚空遗物,”白发少年岔开了话题,“我们一起去呗?”并且用出任务来引诱退休咖喱继续套着皮肤,狡猾的TENNO。

EXCALIBUR神情复杂地看着抓住自己衣摆不放的指挥官,他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套衣服而得到重回战场的机会,但这的确很诱人,他已经退休很久了,飞行器里的库狛他现在也已经接近不了了,疾冲者在NIDUS醒了之后肯定是去找他玩儿…对啊!出任务就不用担心感染室里候着机会的家伙了!

“走吧,指挥官。”想到这里的EXCALIBUR决定再忍耐一会儿,为了久违的任务以及自己某种意义上的人身安全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开心地把着侍刃向指挥室走去,这一次他没有注意到远处猫在墙后又从感染室出来的NIDUS,以及他视觉系统和胸前的双手中泛出的诡异的光。

接下来的时光对EXCALIBUR来说称得上是十分美好了,虽然身上仍被这些厚重的衣物束缚,但是终于又身处满是敌人的战场,手中显赫刀剑肆意地挥舞,眼前的血肉横飞再配上虚空怪物痛苦地喊叫,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他熟悉又那么的令他畅快,甚至让他一时沉迷其中,他不知疲倦般地完成一次又一次任务,这一天剩下的时光就这样随着虚空遗物的清零过去了。

回到轨道飞行器已经快深夜了,轨道飞行器里一片安静,EXCALIBUR在嘱咐完指挥官“早点睡觉!”之后自己也慢悠悠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甚至忘了现在可以偷偷把皮肤换回来,想回到自己舒服的休眠舱里好好充一晚能的想法占满了他的神经系统。

——然后他就看着自己冒着火星电花的休眠舱以及其罪魁祸首:一只还在啃咬着导管的蛆虫,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对,今天注定不会是让EXCALIBUR如愿以偿的一天。

这只就算化成一堆几丁质EXCALIBUR也能认出来的蛆虫,在发现对方的到来后立刻松开了那根早已破破烂烂的导管,热情地跳到了他的身上顺着衣服上的毛一路爬到了他的肩头。现在已经是深夜了,WARFRAME们都进入了休眠状态,EXCALIBUR也不想去打扰指挥官,思前想后许久后,他把趴在他肩头的蛆虫拿在手里,看着它在自己手中扭动,‘他肯定没睡……反正逃得了这次也逃不了下次。’重重地叹了口气后,EXCALIBUR认命地带着手上发出奇怪声音的小家伙去找它万恶的主人。

EXCALIBUR轻手轻脚地向已经去过无数次的感染室接近,一直到了门口也没听到什么动静,只有手中的蛆虫和门前的INFESTATION组织发出一点声响,正当他松了口气打算轻声敲门时,感染室的门一下子打开,NIDUS拉着EXCALIBUR的手往里一带,被吓一跳的EXCALIBUR都没来得及找回重心就往前倒,HELMINTH十分默契地用触手接住了他,把他放在椅子上,并用不是很重的力道缠住了EXCALIBUR的脚踝,蛆虫也跳出了他的手中,溜进了那丛奇怪的花草中不见了踪影,EXCALIBUR被一系列突如其来的操作搞得还没反应过来,NIDUS把玩着手中的烟杆,指腹一路摸索到烟斗壁,仿佛在考究这烟具的工艺,但视线却没从烟嘴上离开过。

“吸烟可不好。”NIDUS说着,支起烟杆吸了一口。

“什……?”EXCALIBUR低头摸向自己的腰间,烟杆什么时候被顺走的?刚才自己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NIDUS在EXCALIBUR还在瞎摸索时悄悄走到他的面前,弯下腰把烟尽数吹向对方的面甲:“尤其不会吸还逞强,结果被呛到。”

“咳!”虽然有头盔作为一些遮挡,但EXCALIBUR还是被这烟熏到了,他选择无视NIDUS后半句话,一边嫌弃地用手扇开烟一边回敬道:“一边说着吸烟不好一边吸烟可一点都没有说服力。”

NIDUS轻哼了一声,将烟杆绕着手指转了几圈后重新插回EXCALIBUR的腰带间后扣住他身后的椅背,过程中小心地让手肘上的突变尖刺不要伤到他,顺势用一只腿跪上椅面,抵在了EXCALIBA双腿之间,EXCALIBUR现在就是感觉到不对劲也来不及了。

“喂!太……”

“嘘——”NIDUS用另一只手向下拽住EXCALIBUR头盔上的马尾逼迫他抬起头,在他的嘴边烙下轻轻的一吻。‘不需要太热烈,这种程度就够了。’NIDUS对于这种场面一向讲究一个运筹帷幄,和他预料的一样,EXCALIBUR因为这一个简单的示好就害羞得说不出话了。

NIDUS微微弯腰,满意地用居高临下的姿态近距离欣赏着他的EXCALIBUR的全新面貌,当然,还得用手一起配合,现在终于没有旁人阻碍,NIDUS想好好用心体会。

NIDUS左手指尖放在EXCALIBUR的头盔边缘向左滑动,撩拨起帽檐边挂着的装饰物,后顺着侧面向下抚上一直被帽檐遮住大半的面甲,用拇指摩挲,他知道EXCALIBUR很喜欢这个;感觉到对方逐渐放松后,手慢慢下移到脖颈,划过那里的肌肉,把手伸到宽大的领子后触摸他的后颈,轻轻用指腹画圈按摩他本来外脊柱骨骼应该在的位置,虽然这里现在被一层薄薄的甲覆盖,但从EXCALIBUR几乎不可察觉的喘息声中还是可以看出这个动作他很受用;随着氛围的升温,NIDUS逐渐放肆起来,手从后颈撤出,搭上了他一直都觉得十分晃眼的胸,五指稍稍用力收拢、揉捏,感受饱满的肌肉;还有他没有办法无视那个绳扣,提起那根细绳,看着它随着手指的运动萦绕在指尖,‘如果这一边会有的话……’NIDUS想到了什么,把手伸进右边的大衣里摸索:“啊,果然这边也有。”NIDUS如愿以偿的摸到了左胸的绳扣,坏心眼的拽了一下。

“唔!”这一下把EXCALIBUR刺激的不轻,他用手扣住NIDUS的手腕,企图控制住还伸在他衣服里的手,而这让NIDUS感到些许不满。

“所以那个少白头的小屁孩就可以随便对你动手动脚掀你衣服,而我这么小心却还是不行吗?这真令人难过。”NIUDS用练习了很多次的委屈的口吻说出这句话,却遭到EXCALIBUR的反驳。

“首先,那不是小屁孩,那是我们的指挥官;其次,指挥官这么做只是因为好奇,和你不一……唔!!”

“好,好,指挥官,不一样,”NIDUS有时候真的会因EXCALIBUR无时不刻说教以及袒护指挥官的不解风情感到恼火,为了报复他毁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气氛,NIDUS调动还在EXCALIBUR衣服内侧的手,用指关节扣弄绳扣和胸部的连接处,给EXCALIBUR带来了更大的刺激:“那你说说,我和我们亲爱的指挥官为什么不一样?”

EXCALIBUR此时已经没有功夫去回答他,他因为胸口不断传来的怪异感觉而浑身微微颤抖,松开了紧紧抓着NIDUS手腕的手来捂住自己的发声系统,他直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自己在这种时候发出的声音。他看到NIDUS胸前的透明双手闪烁着明亮的蓝,这是NIDUS心情愉悦的完美写照。‘该死……’EXCALIBUR还不敢张嘴说话,只好在中枢系统里偷偷骂一声。

NIDUS则在EXCALIBUR终于学会安静点后渐入佳境,认真操作今天早晨存好的黄色废料,手享受完胸肌后又转移到EXCALIBUR的右侧,那里因为除了腰带没有任何衣物的遮掩,可以从侧胸一把撸到将近大腿外侧,NIDUS的左手在EXCALIBUR侧身游历的时候也不忘用拇指刮过右胸的绳扣,揉捏腰腹侧面的肌肉,最后用手掌在大腿上按压,不得不说触感真的十分美妙,‘更美妙的是这触感只属于自己。’,NIDUS想到这里心中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

而正当他把手摸到大腿内侧时,EXCALIBUR又拦住了他。

“吸烟对身体不好,纵欲过度也一样。”EXCALIBUR努力稳住声音说道。

显然这是他在神经系统半宕机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憋出来的,象征着他最后的挣扎的话语,NIDUS虽然想说都到这步了怎么说也没用了,但看着EXCAIBUR这倔样一时之间又想笑了。

“今晚是你自己来找我的啊。”NIDUS又复习了一边如何装出无辜的表情。

“那是因为你的虫子把我的休眠舱啃坏了!我只是想睡觉!”EXCALIBUR听到后气愤地与他对峙。

“嗯?我的虫子怎么可能跑到感染室之外?没有证据的话诬陷人可不对,大哥。”NIDUS打算干脆把赖皮耍到底,顺便在这个场景之下叫声大哥以很好地刺激对方的羞耻心。

“你……”

“好啦,你很清楚,感染室的床很舒服,HELMINTH也可以给你补充能量,这里的一切随你使用不是问题,”NIDUS在情况发展成两人斗嘴之前封住了EXCALIBUR的发声系统:“只要接下来你足够投入的话。”

‘明天又要趁所有人都没醒溜回去了。’EXCALIBUR绝望地想,他还来不及想怎么和ORDIS解释自己在休眠舱坏了一晚上的情况下过夜,就被NIDUS的下一步动作牵走了思绪。

 

 

“呃……指挥官?”ORDIS难得欲言又止。

“Yep?”

“为什么发现EXCALIBUR的休眠舱被NIDUS的蛆虫咬坏了之后您不让我及时修理呢?很久之前您就让ORDIS除了您本人进入感染室以外不要对那里进行任何监控,虽然ORDIS本身也不是很想监控那个地方……但这次发生的事件就是因为我没有管控住感染室以及常驻在里面的NIDUS……”

“ORDIS?”

“指挥官您请放心,ORDIS绝非质疑您的命令,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

“什么?”

“就如咖喱一直不敢说的那样,”白发少年跪坐在自己的房间,看着飞行器窗外的月球:“我只是个小孩子。”他笑道:“小孩子能知道些什么呢?”

 

 

后记:人生头一次写文,本来打算三四千就收手的,愣是写了一万多字。其实最想写的就是最后那一部分咖喱和蛆爹的互动,结果写了前面一大堆来铺。咖喱豪皮出来真的很兴奋啊!!指挥官基本就是当时的我了,晚上十二点无意中刷视频看到大佬放出咖喱豪皮实装的消息,等了五个多小时更新完立刻就登上去给咖喱买了,顺便电男加油啊(笑)当初TENNOCON看到咖喱皮肤的设计图是觉得真帅,买回来全身上下仔细审了一边发现真色(?),一时之间满脑子hs废料,脑子一热就码下来了,总之希望有人喜欢。
Silent Scream

买了豪皮专门搞了个弟弟(咖喱配色配满了()
番茄十分钟改变了一个萌新
昨天传反了靠

买了豪皮专门搞了个弟弟(咖喱配色配满了()
番茄十分钟改变了一个萌新
昨天传反了靠

Silent Scream
老夫老妻陪我开图的组合(?↑用...

老夫老妻
陪我开图的组合(?
↑用鸟打间谍拦截移防的屑

老夫老妻
陪我开图的组合(?
↑用鸟打间谍拦截移防的屑

honeyy
Brian, my beaut...

Brian, my beautiful brother...


Betsy你的兄控停一停

Brian, my beautiful brother...


Betsy你的兄控停一停

Silent Scream
应该是破的铁碎牙来着,走神画错...

应该是破的铁碎牙来着,走神画错了懒得改otz

应该是破的铁碎牙来着,走神画错了懒得改otz

Silent Scream
因为太凶只能绑着吸一口了

因为太凶只能绑着吸一口了

因为太凶只能绑着吸一口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