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xo

227万浏览    13万参与
EXO图片资源

【边伯贤】BAEKHYUN-LOG 🍬 Today's flavor : Cinnamon 🤎


【边伯贤】BAEKHYUN-LOG 🍬 Today's flavor : Cinnamon 🤎


愿喜

搞鹅哈哈,上一篇考古看直播截图时的死亡卡点,该配个啥字嘞?

附赠两张满满♡

搞鹅哈哈,上一篇考古看直播截图时的死亡卡点,该配个啥字嘞?

附赠两张满满♡

海棠徽徽

在伯贤儿的《CANDY》里面的小细节

一开始我刷yt上MV时,只注意到第一次预告里伯贤的最高音no~~的时候(后面是I can't wait anymore),尾音有一点点的裂开,听起来很像嘟嘟飙高音的音色(想嘟嘟了😭

后来认真看了MV,发现越来越多东西

第一个,张伯贤再现

[图片]
[图片]第一眼看到这段,我以为自己在听艺兴的歌

因为艺兴好像也穿过很类似这套的衣服(sheep时期?)

而且这次的舞蹈(还有蓝色那件衣服)很有艺兴的《honey》的风格(其实就是嘻哈😂

重点是,真的长的好像啊啊啊!

我大蛋白啊啊啊啊啊!


第二,MV前面有个场景

[图片]就是这段,手残的我已经没办法...

一开始我刷yt上MV时,只注意到第一次预告里伯贤的最高音no~~的时候(后面是I can't wait anymore),尾音有一点点的裂开,听起来很像嘟嘟飙高音的音色(想嘟嘟了😭

后来认真看了MV,发现越来越多东西

第一个,张伯贤再现


第一眼看到这段,我以为自己在听艺兴的歌

因为艺兴好像也穿过很类似这套的衣服(sheep时期?)

而且这次的舞蹈(还有蓝色那件衣服)很有艺兴的《honey》的风格(其实就是嘻哈😂

重点是,真的长的好像啊啊啊!

我大蛋白啊啊啊啊啊!


第二,MV前面有个场景

就是这段,手残的我已经没办法截更多图了

不觉得他很像《NAMANANA》一开始油炸纸钱那幕吗?


总觉得,公司在表示些什么🤔


第三,伯贤在大概副歌後有一个手部动作,跟《TEMPO》里面有一个动作很像,但是我的手机不能截动图所以大家请自己找一找啦!


其实这首歌整体的风格跟艺兴真的很像,让我想到了WE ARE ONE啊!

尽管遇到了很多困难,EXO永远是一体的呀!

所以爱丽们,我们要相信哥哥们好吗?相信,就会有奇迹。

总有一天,我们会等到九人合体的

Let's love ❤️❤️❤️❤️❤️❤️❤️❤️❤️

Stargazer

【白嘟or 嘟白】Mobius 上

勿上升真人,和现实完全无关

设定20世纪早期(只是想说没有通讯工具而已)

模仿+融梗


正文:


虽然他必杀我,我仍对他信赖。

——《约伯记》第十三章第十五节


01

都暻秀从血污中直起身子,他的皮肤苍白的近乎发紫,被血衬得鬼魅般阴森,他的十字架项链在胸前晃来晃去,一滴一滴血珠泪一样落了下来。


边伯贤站在对面,他还好些,只是脸上衣服上有些许的血迹,“你还好吗?”他担忧地看向都暻秀,后者困惑地皱了皱眉。


“我流血的吗?我没有受伤啊。”


边伯贤轻呼了一口气,...

勿上升真人,和现实完全无关

设定20世纪早期(只是想说没有通讯工具而已)

模仿+融梗

 

正文:

 

 

虽然他必杀我,我仍对他信赖。

——《约伯记》第十三章第十五节

 

 

01

都暻秀从血污中直起身子,他的皮肤苍白的近乎发紫,被血衬得鬼魅般阴森,他的十字架项链在胸前晃来晃去,一滴一滴血珠泪一样落了下来。

 

边伯贤站在对面,他还好些,只是脸上衣服上有些许的血迹,“你还好吗?”他担忧地看向都暻秀,后者困惑地皱了皱眉。

 

“我流血的吗?我没有受伤啊。”

 

边伯贤轻呼了一口气,眼里却是了然,他蹲下来,将手伸向都暻秀,后者将手覆了上去,两个人的手及其自然地十指交握,好似很久之前就如此一样。

 

“为什么我在这里?”

 

“你吗?我看到的时候你就倒在血泊里了,我以为你死了。”

 

“那你呢?”

 

“我是被囚禁在这里的啊,伯贤,我们都被囚禁在这里的。”

 

“为什么?”

 

“这是一个游戏,暻秀,这是一个游戏,我们都被囚禁在这里。”

 

“被谁?”

 

“不知道。”

 

“这样的吗?”

 

“千真万确。”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边伯贤瞥了一眼他的身上,都暻秀低下头看到了一枚铜质的胸牌。他朝对方的胸前看去,同样是一枚铜质的胸牌,上面赫然写着“边伯贤”。

 

两个人对视着尴尬笑了一会,然后边伯贤背过身去,他的笑容加深了,不出声地。

 

在他看不见的背后,都暻秀也无声的加大了嘴角上扬的弧度。

 

然而边伯贤回头时都暻秀早已虚弱地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只受伤的幼兽,等待着他温柔的安抚和培育。

 

于是边伯贤小心地扶起他将他安置到躺椅上,然后转身去取热水和吃食。他能感觉到都暻秀死死地盯着他,眼神与其说属于一只幼兽不如说是一只狼。

 

但边伯贤并不惊讶,只是笑着叹了口气。

 

他知道他要杀他。

 

但他并不关心,他早已知晓结局。

 

02

囚禁的屋子从没有人来过,但奇怪的是所有的东西应有尽有,除了纸,笔,和电报。

 

当边伯贤向都暻秀说明这个事实的时候暻秀没有在意,他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一点奇怪之处。他只是看着挂在墙上的钟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钟早就停了。他知道边伯贤曾提起过他是个作家,没有纸和笔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是一件绝望的事情,但他并不担心,他知道边伯贤仍可以创作出一些小东西来。

 

于是他转向钟下面的壁龛,那上面放着一个微雕,亭台楼阁陈列着,看不清面孔的人在房间之间漫无目的地奔走着,有时走到一个房间里却突然折回走出房间,更多的则一层一层顺着楼梯消失在微雕深处。每一个房间里摆放的全是高高矮矮的书籍,人们顺着梯子爬到天花板上去寻书,可地板突然塌陷,于是他们一声没出直接坠入深渊——当然对于他们来说是深渊。那里的房间陈设诡异得令人吃惊,转角处毫无根据地多出来一段台阶直连接着天花板,不知道在哪个门旁边是一个无底地洞穴。一个一个人走进死胡同再也无法离开,又一个一个人掉进洞窟再不见天日,但一个人留下的空位永远由另外一个人补齐,他们只是沉默地死去然后再重生。都暻秀尝试过数到底有多少人,但显而易见他失败了。那些人没有姓名也没有面孔,只有那一样的狂热的沉迷与热情——都是一样的,连走路的姿势都只有那固定的几种,都暻秀意识到他们只是一个人。

 

即便如此他还是很愿意长时间盯着那个微雕——即便他知道了它的本质——这并不是因为他无事可做消磨时间,事实上时间对于他来说本就是没有意义的。他只是喜欢看着他们凭着不知从何来的热情和爱在这座图书馆中迷失,他痴迷于这座塔中的一处处陷阱—因为他们是变幻莫测的,都暻秀喜欢未知。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你知道我什么吗?”边伯贤对这种理由感到无法理解,他也无比喜欢这座微雕,但这是因为他了解这座图书馆,他知道何处会突然出现一个洞窟,又知道在何处一个楼梯会突然消失或是倒置。他清楚地知道这座微雕是永远变幻的,也知道它是如何变化的,正如君主知道臣民的欲望那样透彻。他怀着满腔的柔情爱着这座塔,就像他爱着暻秀,也正如他爱着自己那样。

 

他强势地把暻秀扭转过身圈在自己的怀里,倾上前细细地吻对方的鬓角,脸颊,然后是嘴唇。暻秀从不躲闪,像一个幼稚的孩童一样无知,他只是像个玩偶一样半躺在那里细细地喘息着,顺从地摆出各种姿势。即便是疼痛得流出生理性的眼泪,不由自主发出诱惑的呻吟声,他脸上仍带着无知的笑容,只有他的带了泪的眼睛雾蒙蒙的,似笑非笑透着边伯贤都不懂的情绪,放荡而又懵懂,让边伯贤想起多年前街边夜晚雏妓被吻花了的红唇。

 

边伯贤不喜欢未知,他喜欢完全的掌控。于是他扣住都暻秀的下颌将其抬高,细细地啃噬对方高昂着的随他动作振动的脖颈,于是耳边又传来暻秀微含痛意的满足的喘息声,他满足地低低笑了起来。

 

快了,就快了,他知道暻秀就快对他倾诉衷肠,就在两天后的那个夜晚,到那时一切都会结束然后开始。

 

他是如此迫不及待地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桌旁白桔梗盛放着就快要败了,留声机上的碟片缓缓地转着圈,女高音破碎的声音不像在歌咏反倒像在尖叫着哭泣。喘息声渐渐小了下去,边伯贤赤裸着身体下床洗澡,暻秀躺在床上昏了过去,他的手指无意识地痉挛着,脖子上掐痕的红色退了下去,留下青紫的瘢痕。


良君

送给各位德云爱丽

送给各位德云爱丽

三三

求推文

有没有exo12个人灿白勋鹿绵桃城堡繁星开度文推荐一下,谢谢!

[图片]

有没有exo12个人灿白勋鹿绵桃城堡繁星开度文推荐一下,谢谢!

其实我喜欢吃黑巧克力
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

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大哥啊,要哭了...

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大哥啊,要哭了...

等尽歌悲欢

呜呜呜,占tag致歉…

这里有免费的梯子啊!!链接放评论区了!!

真的真的不是广告,只是想给你们推荐,软件最好去买,浏览器的不一定能用,也不贵,就1、2元

呜呜呜,占tag致歉…

这里有免费的梯子啊!!链接放评论区了!!

真的真的不是广告,只是想给你们推荐,软件最好去买,浏览器的不一定能用,也不贵,就1、2元

EXO图片资源

【边伯贤】BAEKHYUN 第二张迷你专辑《#Delight#》占领全球音乐排行榜!荣登iTunes包含美国在内共68个国家与地区一位宝座🏆

QQ音乐数字专辑排行榜日榜、周榜冠军🏆仅发布3小时38分内销售量高达200万元👍🏻成为今年首位获得“双白金唱片”称号的韩国歌手🔥主打曲《#Candy#》同时获QQ音乐飙升榜冠军、MV韩国地区排行第一🏆酷我音乐专辑销售日榜、周榜冠军🏆酷狗音乐专辑畅销日榜、周榜冠军🏆

再次印证“特级歌手”无法撼动的超人气!


【边伯贤】BAEKHYUN 第二张迷你专辑《#Delight#》占领全球音乐排行榜!荣登iTunes包含美国在内共68个国家与地区一位宝座🏆

QQ音乐数字专辑排行榜日榜、周榜冠军🏆仅发布3小时38分内销售量高达200万元👍🏻成为今年首位获得“双白金唱片”称号的韩国歌手🔥主打曲《#Candy#》同时获QQ音乐飙升榜冠军、MV韩国地区排行第一🏆酷我音乐专辑销售日榜、周榜冠军🏆酷狗音乐专辑畅销日榜、周榜冠军🏆

再次印证“特级歌手”无法撼动的超人气!


揽天地银海入怀

《您是魔鬼吗?》吴世勋BG文 C9

  【请勿上升真人】


  休假这段时间,我一直没联系过吴世勋,他也没联系过我。不过之前也只是在上课的时候坐在一起而已,下了课也没多少交际。


  吴世勋的衣服……我决定洗好了让他室友帮忙带回去,一想到在末林里的遭遇就莫名不想见吴世勋,可能是太尴尬了吧……


  “真的让我带回去?”吴世勋室友一脸八卦的笑,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麻烦你了。”


  “那行,我会告诉他的。”他室友接过袋子就打算走,“诶等等,你不用和吴世勋说,直接放在他位置上就好。”他室友迟疑的瞟了我一眼,“好吧。”


  从末林离开时刚入秋,休养生息结束,已经快到冬天了。


  秋风瑟瑟起,万物皆归根。...

  【请勿上升真人】


  休假这段时间,我一直没联系过吴世勋,他也没联系过我。不过之前也只是在上课的时候坐在一起而已,下了课也没多少交际。


  吴世勋的衣服……我决定洗好了让他室友帮忙带回去,一想到在末林里的遭遇就莫名不想见吴世勋,可能是太尴尬了吧……


  “真的让我带回去?”吴世勋室友一脸八卦的笑,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麻烦你了。”


  “那行,我会告诉他的。”他室友接过袋子就打算走,“诶等等,你不用和吴世勋说,直接放在他位置上就好。”他室友迟疑的瞟了我一眼,“好吧。”


  从末林离开时刚入秋,休养生息结束,已经快到冬天了。


  秋风瑟瑟起,万物皆归根。


  又回归课堂,开始正常上课。一切如常,只是我总有意无意的躲着吴世勋,上课不搭话,下课就开溜。


  也不担心吴世勋会和我说话,反正他以前也从来没主动和我搭过话。


  “赵冉溪。”刚刚收回法术准备跑的我被吴世勋突然出声吓得一激灵。


  回过头打着哈哈,“有什么事吗?我还有事,你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吴世勋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我咧嘴笑了笑,转身跑走了。


  


  吴世勋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不知在想什么,他室友走到他身边,“世勋,你最近和你搭档是不是闹别扭了?”


  吴世勋笑着摇摇头:“怎么可能?”室友扶着下巴作思考状,“是吗?可她最近都不粘着你说话了诶。”


  吴世勋扭头看了一眼室友,轻笑一声:“没有谁规定她必须要和我说话。”说完抬脚就走。


  室友慢慢跟上吴世勋的脚步,嘀咕道:“衣服都不敢亲自送,肯定有问题。”


  “衣服?”吴世勋顿时停下,“我的衣服是她叫你送的?让你直接放在桌子上不告诉我?”转过身对着室友问。


  “呃……”室友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没错,你怎么猜的这么准?”


  吴世勋呵笑了一下,室友浑身一抖,“我怎么感觉你这个笑容有点瘆人。”吴世勋抬眸看了他一眼,走了。


  


  我跑远之后,下意识往后看确定吴世勋看不到我,“吴世勋今天怎么突然叫我,吓我一大跳。”


  “小溪?”传来一耳熟的声音,我扭头看去,“诶?二表哥!”上去就是一巴掌拍在了他肩膀上,“好久不见啊。”


  表哥握住我的手腕轻轻拉下他的肩头,笑道:“小溪,好久不见,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吃饭了吗?哥请你去吃一顿大~餐。”


  我嘿嘿一笑,“就算吃了,为了哥请的大~餐也得说没吃啊。”


  “看来是没吃。”表哥手一抬,习惯性的搭在我肩膀上,另一只手往前一指,“走,哥带你吃大餐。”


  “嘶……”我冷不防打了一个寒颤,回头望去,却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表哥疑惑的问我,我摇摇头,“没事,只是感觉背后一凉。”又笑开,“走走走,吃大餐去。”


  表哥比我大了几岁,早几年来嗜末岛,同我讲了不少这些年见识到的趣事,二人多年未见,也并未生疏,仍旧相谈甚欢。


  送我回寝室后,表哥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回去吧。”我刚想告别,就见表哥的手环亮了起来,表哥猛然收回手,“哎呀呀。”看向手环上的信息。


  “小溪啊,哥走了哈,不然哥说不定要被教训了。”


  我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被谁教训?”表哥神秘一笑,“你表嫂,以后有时间给你介绍认识。”


  “表嫂?”我扬起一个八卦的笑,“是你的搭档?”能靠手环联系的,只有搭档。


  “对。”表哥脸上是甜蜜的笑,我想到什么:“天使和恶魔……也可以在一起吗?”


  表哥无奈的摇头笑出声:“小溪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虽然偏见还没有完全消除,但也不会有什么种族不同不能恋爱的破规定。”


  “那像你和表嫂这样的搭档在一起的,多吗?”不清楚是想知道什么,迫不及待的就问出了口。


  “不多,”表哥耸了耸肩,“可能是我魅力太大,让你表嫂把持不住。”见我憋笑的脸,收敛了自恋的表情,正常回答:“虽然没有规定不允许,但能两个人都愿意打破种族隔阂在一起的,少得可怜。据我所知,整个岛上也就只有五对而已。”


  “行了行了,以后有什么不懂再来问我,现在很晚了,我走了哈。”表哥打完招呼就转身离开。


  我看着表哥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喃喃自语:“只有,五对吗?”


  “小溪!快点回去吧!”表哥走出一段路又发现我站在原地发呆,大喊打断了我的思绪。“知道啦!”转身打算进入宿舍楼。


  “小……溪?”背后霎时传来一低沉的声音,吓得我心头一颤,猛然转身看过去。


  “吴世勋?”我松了一口气,“你怎么在这?你吓死我了!”拍着胸脯把心安下来。


  吴世勋一半脸隐在黑暗中,竟有一股说不上来的诡异感,“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眸子睨住我,面带微笑的开口。


  “啊?”我不明白吴世勋的意思,脑中忽然闪过刚刚和表哥的对话,支支吾吾道:“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不敢直视吴世勋,“我、我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说罢落荒而逃。


  吴世勋没有出声,扭头看向我跑走的方向,除了一只眼,全身都浸入如墨的黑暗之中。


  “小溪?”唇齿间咀嚼着从训练场出来就听到的称呼,想着一路上亲密无间的二人,丝毫没有发觉一直跟在后面的他,嗤笑一声,“小溪……”


  微微动作,整个人陷入夜色之中。

是奈涟鸭

今晚更新预告

永不坠落的星今晚更新c19,是开度的车车,c20也不远,c20是灿白的车车,相信我,我可以,连着开车我可以,你们要hold住(狗头)

永不坠落的星今晚更新c19,是开度的车车,c20也不远,c20是灿白的车车,相信我,我可以,连着开车我可以,你们要hold住(狗头)

涩枳酸楂-

【开勋/勉勋】爱未央.#000-008 End.

开勋.勉勋.

ABO.有🚗,未成年注意避让。再掉不补。

「交换关系」第三弹.


是2017年暑假的产物……初升高时的xxj文笔。

旧文存档。剧情老套。胡说八道。


不适之处。骂我!别骂他们!

请多多支持吧!红心蓝手评论都可!


BGM:SNH48 Team SII《爱未央》 (可点)


——


「有的时候,对你,有情客串。」 


开勋.勉勋.

ABO.有🚗,未成年注意避让。再掉不补。

「交换关系」第三弹.


是2017年暑假的产物……初升高时的xxj文笔。

旧文存档。剧情老套。胡说八道。


不适之处。骂我!别骂他们!

请多多支持吧!红心蓝手评论都可!


BGM:SNH48 Team SII《爱未央》 (可点)


——


「有的时候,对你,有情客串。」 


雾词
传一张之前的进度吧 应该不会继...

传一张之前的进度吧


应该不会继续画了

没把握上色

咕咕了_§:з)))」∠)_

传一张之前的进度吧


应该不会继续画了

没把握上色

咕咕了_§:з)))」∠)_

nice peach

Candy衍生文(边伯贤同人)

听到candy的那一刻满脑子都是甜甜甜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见到这个男孩的第一眼,我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字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甜的人呢?比我手里草莓味的跳跳糖,香橙味的泡泡糖,牛奶味的棒棒糖,肉桂味的薄荷糖都甜多了

神啊,我愿用我手里这不值钱的糖换他做我的男朋友

神似乎真的听到了我的诉求

“满足你孩子,代价就是你以后再也吃不到你手里的这些糖了,你愿意吗?”这样的声音响在我的脑海里

“嗯……我愿意。”

我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毕竟又不是所以的糖都吃不了了,怎么算我都不亏叭


嘭地,眼前突然多了个人

???

“这是哪儿?我刚刚明明在打游戏,怎么突然就穿越了?”被...

听到candy的那一刻满脑子都是甜甜甜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见到这个男孩的第一眼,我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字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甜的人呢?比我手里草莓味的跳跳糖,香橙味的泡泡糖,牛奶味的棒棒糖,肉桂味的薄荷糖都甜多了

神啊,我愿用我手里这不值钱的糖换他做我的男朋友

神似乎真的听到了我的诉求

“满足你孩子,代价就是你以后再也吃不到你手里的这些糖了,你愿意吗?”这样的声音响在我的脑海里

“嗯……我愿意。”

我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毕竟又不是所以的糖都吃不了了,怎么算我都不亏叭


嘭地,眼前突然多了个人

???

“这是哪儿?我刚刚明明在打游戏,怎么突然就穿越了?”被我选中的男孩此刻一脸懵逼的站在我的面前

“是神把你传送来的,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

“这样啊…我叫边伯贤,你叫什么名字?”

对于我这扯淡的理由,他居然信了

而我所不知道的是这个叫做边伯贤的男生此时正在窃喜自己的祷告起了作用

而他和我说了相同的话


神啊,我愿用我手里的游戏换我今天遇到的那个甜甜的女生做我的女朋友

如你所愿孩子,代价就是你以后再也玩不了你手里的这款游戏了,你愿意吗?

当然!

边伯贤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反正他手里这款游戏也玩腻了


于是就这样我们两个很顺利的成了情侣

然后我发现,

我 真 的 不 亏 !

因为他的嘴里有草莓味的跳跳糖的味道,有香橙味的泡泡糖的味道,有牛奶味的棒棒糖的味道,还有肉桂味的薄荷糖的味道…


“你怎么这么甜?看起来甜,尝起来也是甜的?”

Cause I'm your candy.

 

 

妮妮Meng
👑 边伯贤5月30号 视频签...

👑 边伯贤5月30号 视频签售 

接预定 定金500‼️

👉了解更多➕vx:Ni00914

👑 边伯贤5月30号 视频签售 

接预定 定金500‼️

👉了解更多➕vx:Ni00914

Class-卡

【开勋】极夜光(短篇)

[图片](KAI视角)


————


P.M6:00在钟楼被敲击确认,夹击于昏昼间的暧昧时间点躁动着声响。不到半刻钟的功夫,我带着吴世勋进了远离城区的枯楼。


绑架吴少爷的半刻钟前——


管家忙着筹备少爷的成人礼,也是钻了这个身边没人的空子。吴世勋坐在花园的吊椅上看书,我站在离他不远的暗处看着他。他仅是坐在那就显得与众不同,这是我年幼时就有的觉悟。我读的书不多,但仍也觉得他像幅中世纪的名作,至于是谁画的,也没什么重要了。


初夏的夜晚有使人烦躁的魔力,我点了只烟,眼神却一刻不想从人身上离开。


烟头落地,便决定带走他。他很乖,乖到我连迷药都懒得下。城主在寻找的特殊能力者...

(KAI视角)


————


P.M6:00在钟楼被敲击确认,夹击于昏昼间的暧昧时间点躁动着声响。不到半刻钟的功夫,我带着吴世勋进了远离城区的枯楼。


绑架吴少爷的半刻钟前——


管家忙着筹备少爷的成人礼,也是钻了这个身边没人的空子。吴世勋坐在花园的吊椅上看书,我站在离他不远的暗处看着他。他仅是坐在那就显得与众不同,这是我年幼时就有的觉悟。我读的书不多,但仍也觉得他像幅中世纪的名作,至于是谁画的,也没什么重要了。


初夏的夜晚有使人烦躁的魔力,我点了只烟,眼神却一刻不想从人身上离开。


烟头落地,便决定带走他。他很乖,乖到我连迷药都懒得下。城主在寻找的特殊能力者,我即是其一,瞬间移动。提前准备的不透光布条围遮住眼睛他的眼睛后,下一秒我们就来到了那座枯楼。


“有人要杀你。”我坐在连窗子都被腐蚀掉的窗台前,看着被绑到椅子上一言不发的吴少爷。气氛真不好,即使现在烟瘾未犯也想再抽一根。


“不是你吗?”他说话声音很轻,但能听出他并不怕我,也许是懒得同我说话吧。这种语气实在听过太多次,剐蹭过我生茧的耳膜就消失天际了。


这傻子,真以为自己是那些为攀高枝拼命赞美他的人们口中的宇宙天才吗?我没打算继续吊着贫嘴,几步迈去跨坐在他腿上。我附在他耳畔,也清晰的听见了他倒吸的那口凉气。他耳根泛着粉红,很好看。身上每一处被我看到的地方都这样好看。


江洋大盗哪有吻囚徒的习惯,赎金到手就此一别的交易,看来需要破例了。叼上那瓣唇前,提前嗅到了他口中的味道,是一朵待放的小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名字,但清楚是朵花。


吻毕,空间内只剩他喘着粗气的声音,连渡气都不会的傻子。这种时候真是想看看他是何种表情,我也真就那样做了,毕竟恶趣味才是我的习惯。没等解开那块布条,他再一次贴上我的唇,唇齿间的喧宾夺主也只是生涩的厮磨着模仿我刚才的样子。漫长的结束后,才觉口中微甜。


“吻技真烂。”


“流血了?我故意的。”


“你这样主动真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有sm癖的变态。”


“那你带我走吧。”


“嗯?”


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两个吻就想使唤我做事。我起身抽出根烟点燃,外面的天渐渐暗了下来,枯楼不能点灯,接下来就是无尽的黑夜了。叼着烟给吴世勋松绑时,烟灰掉到他手背上,他吃痛'嘶'了一声随后没再多言。


我俩就在那张捆过他的椅子上做到凌晨,两个人都已被汗弄得湿漉漉的。这种心情只让人觉得难抑,就像应该是画报中的某个人突然现身同我承欢。甚都没有哪方是被迫的,两人半推半就也极潦草地交融了彼此。我拉着椅子靠到窗子边来,好让他倚着些窗子不压到被我弄得红肿的地带。


楼中黑漆一片,就着月光看他分明的五官线条也变柔和了。与囚徒的事后温存这种事竟也被我做了个遍,就在我想着要不要再次费费力扯下他的衣服时,眼前猛燃的光亮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日出?”


“是火。”


枯楼虽枯了,但也是城区最高的建筑。我知道他有多聪明,估摸着距离,也能知道燃火的地方是哪里。


“火也很美,我从来没离开过那里。”


吴少爷今天成年礼,知道他生母被欺凌致死又被养父囚禁在府十四年的人都被灭了口,除了他和我。我依稀记得在我逃走的那个晚上,他看着我说了句“你带我走吧”就如今天一样。


“少爷,那就是我们的极夜光,等它消失了,我们就都解脱了。”


“钟仁,你才是我的极夜光。”


全篇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