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1

29006浏览    3431参与
伍叶_
姐妹们!!!!554szd啊啊...

姐妹们!!!!554szd啊啊啊啊啊


姐妹们!!!!554szd啊啊啊啊啊


kikio
据说为你圈知名表情包(不

据说为你圈知名表情包(不

据说为你圈知名表情包(不

In a Mes

在麦抠旁边的小瓦每次都太可爱了🔵

在麦抠旁边的小瓦每次都太可爱了🔵

第三人称

奥康杀我!啊啊啊!

终于要开始了,终于有工作了,老母亲流下欣慰的泪水。感谢马桶狼放人,感谢雷诺接收😭

奥康杀我!啊啊啊!

终于要开始了,终于有工作了,老母亲流下欣慰的泪水。感谢马桶狼放人,感谢雷诺接收😭

In a Mes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twin ring motegi
光明鲜牛奶👀 (2019.上...

光明鲜牛奶👀


(2019.上海)

光明鲜牛奶👀


(2019.上海)

海角风吹灭流年

2010_2019

少年时代他俩都是棕色卷卷毛,温柔系

不过p2身高差认真的么?我记得看数据乐扣可比小嘎高啊

2010_2019

少年时代他俩都是棕色卷卷毛,温柔系

不过p2身高差认真的么?我记得看数据乐扣可比小嘎高啊

Emergency

宠物名词缩写定义

①WC:Wild-caught 野生个体,野外捕获体

②CH:Captive-hatched 人工孵出的个体(主要指亲代在野外交配,而蛋/幼崽在人工环境孵化/抚养出来的个体)

③CB:Captive-bred/Captive Breeding/Captive Born 人工饲育下繁殖的个体,也就是CB=CH+CH或者CH+CB所产下的个体

④CR(captive-raised) CR个体是指经人工饲养一段时间的CB或WC个体。

⑤P1=Parental generation=人工饲育下的亲代,其生下的子代开始用F1表示。

⑥F1, F2, F3,...,=First filial generation,...

①WC:Wild-caught 野生个体,野外捕获体

②CH:Captive-hatched 人工孵出的个体(主要指亲代在野外交配,而蛋/幼崽在人工环境孵化/抚养出来的个体)

③CB:Captive-bred/Captive Breeding/Captive Born 人工饲育下繁殖的个体,也就是CB=CH+CH或者CH+CB所产下的个体

④CR(captive-raised) CR个体是指经人工饲养一段时间的CB或WC个体。

⑤P1=Parental generation=人工饲育下的亲代,其生下的子代开始用F1表示。

⑥F1, F2, F3,...,=First filial generation, Second filial generation, Third filial generation...=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regulus

Anastasia 9

你的愿望


Nico的世界

纽约

Lewis的宅邸

夜晚23:19分


电梯门突然滑开,Lewis和Nico走进了连接的厅堂。他们刚从外面回来,纽约的夏夜,退去了白天的热度,非常舒服。

“我去调一杯Martini。”Nico笑着说道。

然而他突然觉得一阵晕眩,脚下一晃差点摔倒,幸好旁边的Lewis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他,“不要紧吧?”

“我没事。”看来,整个人一下子到镜面的另一边还是会有些副作用的,镜像Nico思索道,但是他将计就计,顺势靠在了Lewis的胳膊上。

他们两人交换了一个缠绵至极的吻,Lewis才放开他去吧台那边。


镜像Nico只打开了吧台上那几盏极小的...

你的愿望



Nico的世界

纽约

Lewis的宅邸

夜晚23:19分


电梯门突然滑开,Lewis和Nico走进了连接的厅堂。他们刚从外面回来,纽约的夏夜,退去了白天的热度,非常舒服。

“我去调一杯Martini。”Nico笑着说道。

然而他突然觉得一阵晕眩,脚下一晃差点摔倒,幸好旁边的Lewis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他,“不要紧吧?”

“我没事。”看来,整个人一下子到镜面的另一边还是会有些副作用的,镜像Nico思索道,但是他将计就计,顺势靠在了Lewis的胳膊上。

他们两人交换了一个缠绵至极的吻,Lewis才放开他去吧台那边。


镜像Nico只打开了吧台上那几盏极小的射灯,整个室内还是比较昏暗。

“我喜欢你用柠檬擦拭杯子的样子,那么专注。”Lewis靠在壁龛说道。

“是吗?”镜像Nico随口答道。

“就好像三年前在阿布扎比那样,Sebastian那样迫切地想要超过你,最后你还说他开得很好,他却说下次还要这样和你斗争。”Lewis在他身后说道。

“是啊。他确实…”Nico没有转过身去,他专心地对付手里的酒杯。

然后他听到了,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似乎是水杯。

镜像Nico忍不住转过身去。



“你,你不是他…”Lewis退后半步,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人。

无论从任何角度,眼前这个男人都是Nico Rosberg,他说出的话会被人和人当作疯子,“你到底是谁?”

“Lewis你明明没喝酒,你在胡说什么呀?”镜像Nico手里拿着鸡尾酒的杯子,正在给他们倒酒。

他神色自如,完全就和平时调侃他的Nico一模一样。

“你,你不是Nico!”Lewis说道,“2016年阿布扎比,Sebastian赛后采访明白清楚地说了他知道我想要干嘛,他根本没有真的打算动手进攻你的位置。”

Nico就算什么都忘记了,也绝对绝对不可能忘记这一点的!

“哦?”镜像Nico却停了下来,他似乎在认真地看着Lewis。

“而且,你刚才在开车的时候,你对于方向盘的重量有一瞬间的迟疑。你已经掩饰得很好了,可惜…”,Lewis还是注意到了,毕竟他们两实在太熟悉对方了,毕竟车子可以说是他们最可靠的伙伴。

“而且…”Lewis还是没有说出口,当他们两人在肌肤之亲的时刻,他早就觉得Nico和过往有些微的不同,但是这些本来就是一种感觉很难以具体描述,而且他毕竟很久没有和Nico在一起过了,对方的反应稍微有些不同也是很有可能的。

他无法用这些东西来质疑对方。

可是有些习惯是很难改变的,就算他们再久没有在一起,他还是能第一时间分辨出来。

但是现在和其他要素集合在一起,也就更加印证了他的怀疑。


“啧。”面前的镜像Nico却突然失笑,“其实我想过不该在你面前开车,但是我知道如果刚才我不和你争着要开车,你很可能会因此产生怀疑。结果我没想到无论如何还是没法掩饰过去。”

Lewis震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和Nico实在是毫无二致。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如此无懈可击。

“但你说我不是他,那你就错了。”靠在吧台上的镜像Nico说道,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

“你把他怎么了?”Lewis问道。

“不,问题错了。”镜像Nico死死盯着面前的Lewis说道,“是你把他怎么了?”

然后他拿起自己放在吧台上的手机,通过面部识别解锁后似乎按了几下,又锁住了屏幕。

“你!你承认你不是Nico了?”Lewis觉得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

“哈哈哈哈哈,你说我不是Nico,又有谁会相信你呢?”镜像Nico疯狂地大笑。 

确实,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人会相信他的,甚至他都已经和眼前的这个Nico上过了床,当时他都没有…

“你!”Lewis一下子冲上去抓住对方,用力将他从所站立的地方推到旁边, 旁边柔软的地毯上摆着环形的沙发。

实际上镜像Nico确实在防备着Lewis的动作,但是对方突然爆发的怒气和本身这个世界Lewis身上所蕴含的力量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Lewis用力将他压倒在沙发上,左肘和膝盖按住对方的反抗,右手卡住了他的脖子。

“说,你把Nico弄到哪里去了!你究竟是谁?”

原来,原来Nico并没有真正在黑夜将尽未尽的时刻,来到我的身边。

原来,那真的只是…

春梦一场。


然而镜像Nico丝毫没有惊慌失措,他甚至在Lewis身下轻笑出来。就好像受制于人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如果我是你,我会更谨慎一些的。”他轻松地说道。

“你说什么?”

“看看你的手机。”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我劝你最好早点看,不要误了时间。”

Lewis没有放松对他的压制,只是松开了握住对方脖子的右手,到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一下,发现自己有一封新邮件。

发件人就是N. Rosberg,时间显示是几分钟之前。

他迅速进去看了一下,是他们前一天晚上在一起时候的照片,能够看出Lewis并没有穿衣服。

他不需要再看第二眼就知道,这显然是对方乘他不注意地时候拍的。

这是一个圈套。 

“我这里还有更劲爆的。”镜像Nico在他身下看着他微笑着说道。

Lewis作为一个名人,并不是没有被人拍到过他不希望流出去的照片,但是那些人索求的无非是金钱。

可是,这个…这个不知道是谁的…人。

他到底,要的是什么?

Lewis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对方留在吧台上的手机。

“你不会愚蠢到以为我只是保存在手机里吧。”镜像Nico轻飘飘地说道,“我不仅已经上传到了云端,而且已经设置了自动发送功能,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明天早晨8点之前整个社交网络都会欣赏到你的照片。”

这个疯子!

“当然,有些甚至能够看到我的脸。”他又说道,“但是我想你也许能够理解,我并不在意Nico Rosberg的名声。”

Lewis只觉得浑身发冷,他颓败地从对方的身体上退开,几乎腿一软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你、你想怎么样?”Lewis只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问出这么一句话。

“你刚才不是还想问我是谁吗?”镜像Nico反而靠了过去,他爬在柔软的地毯上,将手搭在Lewis的膝盖上。

Lewis只觉得仿佛被一条毒蛇爬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他根本连甩脱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要告诉你,我真的就是Nico。”镜像Nico微微仰起头看着他说道,“这一点我没有骗你。”

“可是…”

“只不过,我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Nico。”他打断Lewis的话。

“没错,我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一个几乎和这里一模一样而又彻底不一样的世界。”镜像Nico向前爬了一步,用双手在Lewis膝盖上撑起自己的身体,在Lewis惊愕的目光中和他平视。

“那,那我的…”

“你的Nico在哪里?”镜像Nico说道,“这就是我刚才一开始说的了,你的问题错了。不是我把他怎么样了,而是你。你把他怎么样了?”

“你在说什么?”Lewis真的没有听懂。

“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本来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我们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我在我的世界,你的Nico在你的世界。然而…”

镜像Nico整个人都凑了上去,靠在他的耳边,“难道不是你吗?在匈牙利。”

Lewis睁大了眼睛。

这不可能!

那天,那天他在练习赛的时候看到Nico,他们两人熟练地装作不认识对方,然后他烦躁地拒绝了SKY的采访,一个人躲到了车库后面的休息室里。

当时他想的是…

“想起来了吗?你当时的念头。”镜像Nico的笑容里仿佛藏着一把尖刀。

——我不想在围场里见到Nico。

他会扰乱我,就像曾经他在我隔壁车库里的时候,他只会妨碍我,干扰我,让我分心。

我希望他从这里消失。

“难道你以为,你不说出来就没有人听到了吗?”镜像Nico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他真是个傻瓜,可笑他还想着怎么样才能和你重归于好。”镜像Nico似乎也生气了起来,他想起那天在布达佩斯的河边听到这个世界的Nico所说的话,他那令人心碎的神情,“结果呢,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说爱他,当你脑子里想着的只是如何摆脱他。 你希望他从你面前消失!”

就像我一样愚蠢!

我难道不也是一样吗?我以为我的Lewis会向我伸出援手。

他是我绝望之中唯一的希望,可是他只是将我推入更加黑暗的深渊。

他根本就不在意我的死活!

每个世界的Lewis我都恨!

“现在你满意了吗?”镜像Nico冷笑着说道。“是不是每个世界的Hamilton都是这么自以为是,自命不凡?”

但是刚刚受到双重巨大打击的Lewis几乎没有听到他的话。

他现在想着的只有一件事!

“那他,他在哪里?”

他只想知道他的Nico是安全的。

“可能已经死了吧。”镜像Nico轻描淡写地说道。

什么?!

Lewis只觉得浑身冰凉,他不敢想象。

“怎么?现在你觉得害怕了,自责了吗?”镜像Nico的气息就在他怀里,但是Lewis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已经麻木。

身体的感知已经离他远去。

这不可能。

“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便将他送去了我的世界。”镜像Nico解释说,“不得不说你的Nico实在是个愚蠢的傻瓜,当他可以舒舒服服地生活的时候他居然还在烦恼着怎么样才能和你向过去一样…”

并不只有Lewis一个人眷恋失去的温存。

然而…

Lewis想要堵住自己的耳朵不再听这些残忍的语句,他想要喊着让眼前这个长着Nico一模一样眉眼的恶魔闭嘴。

可是他什么都做不到,他只能坐在那里,听着。

Nico被送去了这个疯子的世界,他现在一定非常害怕,非常无助。


镜像Nico慢慢站了起来,就好像黑夜中慢慢绽放开来的花朵,邪恶而又美丽。而Lewis只能坐在那里看着他,什么都做不了。

“你再仔细想想,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难道不就是你的愿望将我召唤而来吗?”镜像Nico说道,“你希望他消失在围场里,他现在已经不在了。你希望他能像我昨夜出现在你的阳台上,这个世界的Nico永远不会成为你所希望的那样,你的愿望只能由我来实现!”

“恭喜你,你的愿望实现了。” 

这句话就好像鞭子,直接抽在Lewis的脸上。

“是你,亲自将我召唤而来。”

Lewis能感觉到他的心沉了下去。

不论如何,镜像Nico说的是事实。

在我内心深处,还依旧恨着他吗?还是说,我在恨着那个为了所谓的胜负和我分道扬镳,那个少年时的爱…

等一下,是通过我的愿望吗?

“我,我希望不管你从哪里来的,立刻滚回你的世界。我要我的Nico回来,现在!”Lewis绝望地说道。

“对不起,真的不是这样运作的。”镜像Nico仿佛被他逗笑了。

“你能不能,把我也送去…”Lewis缓缓说道。

“哦?现在正在赛季中,你不在意你的第六个世界冠军的头衔了吗?”镜像Nico的话就像一记耳光,“你和你的Nico不就是为了这种东西渐行渐远的吗?”

“何况,要去往异世界哪有这么容易。”他继续说道,就好像那时他在布达佩斯的河边向这个世界的Nico解释一样,“每个世界都有每个世界运行的法则,每个世界都只能有一个你。”

镜像Nico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去。


“对不起。”Lewis突然开口,镜像Nico却猛地一愣,他回过头去看着Lewis。

“不管在你的世界里,那个愚蠢的我做了什么,请你把我的Nico还给我吧。”Lewis真诚地说道。

镜像Nico心头一疼,就连这个世界的Lewis也愿意为了他甚至没有做过的事情开口道歉。只为了,为了他的Nico…

他有理由感到妒嫉,但是他发现这比他想象中更难。

“抱歉,我做不到。”但是这是唯一的答复,说着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向外走去。

“可是…”

在Lewis恐惧的眼神中,镜像Nico回眸一笑:“我想,我世界里的Lewis,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Nico。”

毕竟,他并不像你这样简单希望看不到我而已,我的Lewis希望我彻底从世界上消失。


“等、等一下,你要到哪里去!”Lewis在他身后喊道。

“我要去哪里,关你什么事?”

“你、你别想借着Nico的名头做出…”

“哈哈哈哈哈,那你去告诉别人啊。告诉他们我不是Nico Rosberg。”镜像Nico用着Lewis最熟悉的那张英俊面孔露出最可爱的笑容来,“看看他们会不会相信你。”

然后他甚至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天哪,五届世界冠军Hamilton因为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太危险了!他的精神状况还适合赛道吗?”

只听到“叮”的一声,入户电梯到了。

镜像Nico对着目瞪口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者阻止他的Lewis吐了下舌头,然后直接走近去,按下电梯按钮,门再度关上了。

电梯里明亮的灯光也同时消失了,将Lewis留在黑暗之中。


彻底的。




下章预告:

Lewis看到自己去到过无数遍的古老祭台现在已经灯火通明。

他无数次见过这个地方,他无数次用手抚摸过那被岁月所侵蚀的柱石,即使闭上眼睛他也能够描摹这个地方的每一分每一寸。

和他记忆中熟悉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Nico被绑在那里!他的头低垂着,金色的头发散乱地落在额前,睫毛在面部投下绰绰阴影,看不出他是否还有知觉。

----------

“羽蛇神的寄宿体在神降临之后便会立刻死去。当然,Max不必知道这些。”Christian说道。

“是。”Alex说道,“能够成为神和人间相连的载体是至高无上的荣耀,生死并不重要。我相信有无数人愿意用生命作为交换,成为羽蛇神在人间的寄宿体。”

“没错。”

----------

镜像Nico上去贴住Sebastian说道,“难道,他没有告诉过你吗?”

“谁?Lewis?”Sebastian疑惑地问。



regulus

Anastasia 8

秘闻


普艾布拉(Puebla)某处公园内的茶室


Toto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外面碧空如洗,太阳直射着大地。

Lewis已经离开了,他们刚到站就发现Nico和之前被他们找到的Verstappen已经不在那里了。

时间紧迫,Nico他可以不管,但是其余的不管是人还是东西他都必须找回来。

现在是白天,血色的月亮已经从天边淡去,但他知道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他想要静一静,所有的人都被要求不能进入这里。 

他面前泡着茶,但是一口都没有动过。


就在这时候这间只有他一个人在的茶室的正门突然被推开了。

当先一个人戴着帽檐压得非常低的帽子,中等身材,穿着件长袖的衬衫。...

秘闻


普艾布拉(Puebla)某处公园内的茶室


Toto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外面碧空如洗,太阳直射着大地。

Lewis已经离开了,他们刚到站就发现Nico和之前被他们找到的Verstappen已经不在那里了。

时间紧迫,Nico他可以不管,但是其余的不管是人还是东西他都必须找回来。

现在是白天,血色的月亮已经从天边淡去,但他知道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他想要静一静,所有的人都被要求不能进入这里。 

他面前泡着茶,但是一口都没有动过。


就在这时候这间只有他一个人在的茶室的正门突然被推开了。

当先一个人戴着帽檐压得非常低的帽子,中等身材,穿着件长袖的衬衫。

他的面部大半都被头上的帽子遮住了,只看到他紧抿地双唇。

Toto烦躁地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但是他没有开口。

只是看着这个人将自己的帽子仔细地挂在进门处的衣帽架上。

这是个出乎意料的来访者。

“Christian,好久不见。”

对方不置可否。

Toto恨不得一拳打烂面前这个男人的脸,是的,徒手。

不论到了什么年代,能够肉体打击自己的对手还是那么令人爽快。

然而他知道自己做不到。

本来他已经占尽了优势,而对方只能偏安一隅。

现在,形势显然已经彻底颠倒了过来。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的话。

但是在绝望之中他还是足以控制住了那件“货物”,可是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就连Verstappen也和Nico一样,从那节火车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许,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场地优势,将Christian留下来。但是Toto知道这很难,既然对方敢于直接走到自己的面前。


Christian看着对面的Toto,忍不住笑了起来,是的他努力克制过了,可是他做不到。

他也不必克制,信息就是他掌握的,最强大的武器。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们无论如何收集‘绿色羽毛’的碎片都是徒劳。我甚至可以将我从Guenther那里抢来的送给你。”Christian说着真的从怀里拿出他所说的东西,比起其他人小心翼翼的态度,他甚至都没有将这件东西包起来。

“你们想要阻止羽蛇神降临,你们甚至都不知道如何才能真正召唤羽蛇神。”Christian说着整个人都凑上去,在对方的耳边用之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Toto惊讶地刚想要反应,Christian就已经后退一步,他身后门廊处的阴影当中出现了一个年轻人,看到他的一瞬间,Toto就知道今天已经没有可能能够留住Christian了。

Christian转过身去,“Checo我们走。”


他走到门口拿起自己挂在门口的帽子,在戴上之前侧过身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再见,也许再见面的时候就是最后了。”

“Christian,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Toto咬牙问道。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拯救世界啦。”

在这个诺大的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想要唤醒那沉睡千年羽蛇神的方法,那些所谓的仪式,所谓的地点,所谓的祈福咒语…

真正召唤羽蛇神的方法比所有人想象得都要更简单,简直太简单了。

Christian带着Checo一起走了出去。

只是他也许是世界上最了解这神圣仪式的人,然而神灵的意志从来比人类自以为是的“知识”更加难以捉摸。


Chrsitian和他身后的人一起上了不远处码头的一艘大型白色游艇。

外面太阳很大,船舱里却很舒适。

他轻松地靠在下沉沙发上,挥手让旁边的侍者给自己倒了杯酒。

并且示意跟着他一起进来的Checo也坐下来喝一杯。

冰凉的液体滑入他喉咙的瞬间几乎令人舒服到要呻吟。

但是后者并没有坐下去。

“我已经替你拿到了Haas的碎片。”Checo说道,“你可以遵守诺言放了他吧?”

“哦?想不到你倒还挺关心那个小子?”

“我没有。”Checo似乎有些困扰,“我只是不想看无辜之人枉死。”

“无辜之人?”Christian却忍不住笑着说道,“那所有的牺牲难道都是白费吗?”

这世上本没有无罪之人。

否则神怎么会弃我们而去。

否则神为什么又会在终结之时降临。

“他还小,外面太危险了。”Christian轻松地说道,“我只是把Lance带回去保护起来而已。何况…”他的声音突然变轻,Checo根本没有听到他最后几乎消失的语声。

何况,这个看上去并无特别的少年人,是“光之巅”。

他额头上那道微芒,只要能够加以控制,可以在极短的时间段内,压制住羽蛇神。

虽然只能维持非常短暂的一小会儿,但是也已经足够了。

Christian只需要那一小会儿。

他并没有撒谎,只是那耀眼的光芒非常脆弱,如同阳光下最璀璨的琉璃。

而又有极大的力量,仿佛最炙热的燃料,只要一道小小的火星或许就会将其燃尽。


Chrisitan不知道的是——这道稍纵即逝的光芒,已经永远地熄灭了。



与此同时

某处密林


“你不要紧吧?”Nico担心地问道,虽然知道这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但是他无法做到对于这个熟悉的面孔漠不关心。

此时他面前的镜像Daniel似乎正在经历某种痛苦。

“你要是敢告诉任何人,你会死。”Daniel咬牙说道。

“不,现在的关键不在这里,你很痛苦吗?”Nico忍不住上去扶他。

但是Daniel努力站直身体不要他的搀扶,他看着旁边迷离的雨林,“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必须承受,直到那一刻的来临。”

那一刻?


“至少,停下来稍微休息一下吧。”Nico说道,他感到自己的腿也很沉重。

“不行,时间并不多。”镜像Daniel说道,“必须在最后一片梧桐树的叶子掉落之前。”

最后一片,梧桐树的叶子?

Nico和镜像Daniel确实在赶路,似乎专门挑选没有人走的小路前进,他得知他们要赶去一处失落的神殿遗址。

羽蛇神的神殿。

Nico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当然也听过羽蛇神的传说,但那只是多元文化的一部分,只是中美洲及加勒比地区相对主要的一个古老的信仰,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墨西哥人Checo是天主教徒,他还见过教皇。

而在这个全然不同的镜像世界里,羽蛇神似乎是唯一被信奉的神袛,是这个世界每个人衷心崇拜的救赎。


“这个世界里原来有着被供奉着的‘翠绿羽毛’,那是上一次羽蛇神降临的时候所留下来的圣物。”Daniel解释说道。如果古籍记载的没错,那已经是一千多年前的传说。

因为据说只要有了它便能够与羽蛇神的灵魂对话。

所以这件圣物至关重要,将如此重要又具有强大力量的东西交给谁来守护都不会令世人放心。

于是,‘绿色羽毛’被分为了十块。

它们就是那十块碎片,随着岁月的流逝分别被保存在十个最强大的神殿守护组织手中。

这个世界上任何活着的人都没有见过完整的“翠绿羽毛”,所有人对于它的认知都只是碎片。

但是随着近百年来时局的变化,这些残片分别流转在这些守护者的手中。谁最强盛谁就能够拥有更多的残片,不同的神殿守护都分别占有过不同数量的残片。

而最近数十年,其中的九块残片都被掌握在梅赛德斯的手中,除了唯一的例外被红牛所控制。这已经是历史上最强的统治力,从来没有谁能够长久控制这么多数量的残片。

每隔三年曾经掌握残片的其他九个组织会受邀前来监督,梅赛德斯所保存的那九快残片。

时间约定在每年春季,第一朵盛开的凤仙花绽放之时。

逐渐已经成为了一项社交活动,不管内心是不是服气,但是大家都被邀请了。每三年一度,来看一眼那些碎片。

但是今年,却有一些不一样。


“这一次,大家都没有看见。”Daniel说道。

“为什么?”Nico忍不住问道。

“因为它们全部都被盗走了。”Daniel说道。

“全部?!”Nico难以置信。

作为这么重要的圣物,也同时是力量和权力的象征,梅赛德斯怎么会不用最严密的手段来保护这些重要的碎片。

何况,梅赛德斯已经成功保护了它们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纰漏。

“没错。”Daniel回答道,“九块碎片全部不翼而飞,前一晚Toto Wolff还亲自检查过那些碎片。”

听上去仿佛天方夜谭,然而却实实在在发生了。

在所有人的面前。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有人知道它们的下落。”

“这是梅赛德斯最讳莫如深的隐情,这是他们的奇耻大辱。”Daniel说道,这种情况下梅赛德斯当然不会将真相公布于天下。

“会不会是梅赛德斯暗自将它们转移去了别的地方?”Nico问道。

“没有必要,因为梅赛德斯并没有用它们做什么。”Daniel回答,“而且不久之后它们就陆续出现了,只是确实已经脱离了梅赛德斯的控制,其他守护者们也拒绝再将这些碎片还给梅赛德斯因为他们显然没有能力妥善地保管圣物。梅赛德斯只是以一种最羞耻的方式被大家知道了它们的失守。”

听上去确实非常地羞耻。

Nico想起自己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火车上那节被装饰成赌场的车厢里,Toto和Guenther提到的,他们确实在争夺碎片,Guenther所持有的碎片。

看来梅赛德斯想要通过强硬的手段,夺回那些曾经属于他们的碎片。

甚至,他们可能想要干脆连红牛手里的那块也抢去。


“据说,是被他们最信任的人所偷走。”Daniel继续说道,而且还不够似的,“被Lewis Hamilton最信任的那个人偷走的。”

Nico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这个世界的Lewis Hamilton最信任的那个人。

他想起之前在火车上,黑暗的包厢内,镜像Lewis那绝望和炽热的吻。

他最信任的人。

或者说,他曾经最信任的人。

那时候镜像Toto说过,“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个人,一定就是他自己。

镜像Nico Rosberg!

他几乎要尖叫出声,然而Nico努力控制着自己,他知道自己脸上的血色一定退得干干净净,他只希望自己不要发抖,不要让面前的镜像Daniel发现自己可能已经知道的,这个可怕的真相。

然而,只见到Daniel突然转过脸来,一瞬也不瞬地盯着他看。



“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你?”


regulus

Anastasia 7

微光


四小时后


Charles和Lance被这个蓝衣人带到了一处似乎是山壁里的地方。但是Charles已经完全无法分辨自己所在的方位了,本来那栋独立的宅子就好像感觉就在群山之中。

这个蓝衣人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两个会逃跑或者联合起来制服他的样子,他把他们带上一艘小船,并解开了船头的绳结。

这条暗河的流动方向和他们要去的应该是相同,根本不需要划桨或者掌舵,这艘小小的木船自动就向着洞穴的深处漂去,速度还挺快。

隐约可见的洞口和天光逐渐地消失了,只能看到船头的灯光所照射到的范围。

在那些嶙峋的崖壁上,Charles看到了似乎是壁画似乎是雕塑,但是光线太昏暗,他根本看不清楚个究竟。...

微光


四小时后


Charles和Lance被这个蓝衣人带到了一处似乎是山壁里的地方。但是Charles已经完全无法分辨自己所在的方位了,本来那栋独立的宅子就好像感觉就在群山之中。

这个蓝衣人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两个会逃跑或者联合起来制服他的样子,他把他们带上一艘小船,并解开了船头的绳结。

这条暗河的流动方向和他们要去的应该是相同,根本不需要划桨或者掌舵,这艘小小的木船自动就向着洞穴的深处漂去,速度还挺快。

隐约可见的洞口和天光逐渐地消失了,只能看到船头的灯光所照射到的范围。

在那些嶙峋的崖壁上,Charles看到了似乎是壁画似乎是雕塑,但是光线太昏暗,他根本看不清楚个究竟。

直到他突然感觉到脚下一震,船底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

然而站在船头的蓝衣人却已经开始从船头那里取出一只灯点亮,并且熟门熟路地跳下了船,跳入了齐膝盖深的水里,看来这里已经是岸边了。

他用灯光照了照船里的两人,示意他们跟着他走。

Charles和Lance跟着他一直走到前面,豁然开朗。

然后就见到他不知道在哪里动了一下,整个空间都豁然亮了起来。

这是一整个不知道是被人为挖空的还是天然的空腔,沿着山壁是不少巨大雕塑和壁画,不少壁画的颜色都已经剥落了。

但是在暖色的光芒中还是非常肃穆。

最靠中间的位置,站着两具最高大的武士塑像,大概有两三层楼那么高,他们手里握着长矛,穿着盔甲,但是其中一个的头部部分已经不完全了。

上半部分因为没有明确的光源所以看不清晰。


然而这个时候,蓝衣人突然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什么东西来,在旁边一个看上去就很古老的台盆里点起了火。

然后他整个人突然严肃起来,开始向着某个黑暗不清晰的方向行礼。

“你在干嘛?”Charles忍不住出声问道。

但是蓝衣人并没有答复,他甚至没有转过身来,他只是抬起自己的左手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然后他整个人都跪了下来,闭上眼睛向着那个方向。

大约过了几分钟,Charles觉得几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那个蓝衣人才转过身站了起来。

“这里是失落的羽蛇神祭祀遗址,不仅如此,这里是三个传说中的神庙之一。”他说道。

“你是说,这里是和奇琴伊察古城的遗址一样…”Charles问道。

“没错。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柳树倒塌之地’。”傲慢的蓝衣人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取出一块东西,虽然光线很暗,但是那一瞬间的反光告诉Charles这就是他想象中的那件东西。

绿色羽毛的碎片。

只见这个蓝衣人抬起手来将这片宝石对着火光看了一眼。 

Charles无法判断这片是不是就是他当时自己持有的那块,但是他不在乎,他要把这块碎片抢回来。

“你就算有了它,你也不懂得运用。”蓝衣人突然又开口说道,“你也许会再次将它遗失的。”

“我才没有遗失,是你把它从我身上抢走…”

“我就让你看一看,这翠绿羽毛的碎片究竟是什么东西?”蓝衣人说道。

但是他并没有把这片碎片放置到任何的位置上,这里感觉只是个空旷之所,并不是真正保存宝物的地方。


“翠绿羽毛原本是一体,它不是一块冰冷的石头,它是有温度的。”蓝衣人说道,“是人类恐惧它所代表的力量,或者是人类害怕一切无法掌控的东西,而将它分成了十块。”

“这个故事我们已经听了太多遍了,十位保护羽蛇神神殿的守护者,他们随着岁月的变迁,成为了十个不同的神殿守护组织。”Charles说道。

“没错,你们两位也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组织。”蓝衣人说道。

“那十块碎片被分别保护,但是人类的贪婪永远没有止境,不论谁的力量强大了谁都想掌握所有的残片。”Lance说道,这并不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翠绿羽毛是人世间唯一已知可以和羽蛇神产生关联的物质。

那是远古的信使。

按照传说,羽蛇神主宰着晨星、发明了书籍、立法,而且给人类带来了玉米。他将在世界终结之时再次出现,拯救苍生。

可是人间果然就像传说中羽蛇神所预料的那样,无尽纷争。

那十个神殿守护组织不断争斗,力量此消彼长,各自都想要去掌握其他人手里的残片。于是这些珍贵的宝物在人间不断颠沛流离。

有些组织同时拥有过自己本身持有的之外的绿色羽毛碎片。

就好像现在红牛正在收集的一样。

只见到蓝衣人将手里的残片对着自己的胸口,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再抬起头的时候,那块宝石却发生了令人惊异的变化。

它不再是一块坚硬冰冷的有机物质。

它似乎变得纤细、柔软,无风自动,上面的纹路都活了过来,就像一片真正的羽毛的局部。

甚至能够看到袅袅飘荡开来的宝蓝色偏向绿色的光泽…

Charles被眼前的奇景震惊的张开了嘴。


然后Charles突然发现蓝衣人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的右手按在Charles的胸口,“要用活人的心脏作为祭祀的牺牲品,你有所觉悟了吗?”

Charles不由得后退一步,但是蓝衣人的手依旧压在他的胸口,眼睛里带着冰冷的笑意。

他们两人同时能够感觉到他的心脏在那里跳动。

“羽蛇神代表着死亡和重生,是祭司们的保护神。”他说道,眼神似乎去了看不到的远方,“死是通往永恒的道路,你害怕了吗?”

即便是真实的历史上,阿兹台克也始终用活人作为祭祀品。

Chalres感到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加快了流动。


Charles咬牙没有说话,不料他突然听到身边的粉衣少年Lance发出的声音,他似乎没有站稳跌倒了下去。

Charles连忙过去扶他,“你怎么样?”

然而他突然发现这个年轻人浑身似乎都在发热,烫得不太正常。

“呃…好热。”Lance似乎整个人都在痉挛。

但是他突然挣脱了Charles并不是十分用力的怀抱,向着蓝衣人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

Lance咬着牙向前走去,他能够感觉到,有一个声音在呼喊自己,他必须…

蓝衣人也正在惊讶地看着他。

而那片羽毛的局部则漂浮在他身前一尺的距离,带着莹莹的绿色。

Lance伸出手去,只见到那片还没有融合的翠绿羽毛的残片开始向着他伸出手的方向缓缓释放出红绿色的迷雾一般地流质。

这是怎么回事?Charles站在那里进退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不可能,必须要用鲜血来唤醒…”蓝衣人自知失言,立刻停止,但是他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却骗不了人。

他连忙上去阻挡Lance。

“啊!”Lance突然用力冲破对方的阻挠,用手试图去抓握那片绿色羽毛的碎片,但是那东西在他手里依旧是飘逸的羽毛。

“不行!”蓝衣人追上去抢夺Lance手里的羽毛,然而在他们两激烈的动作之间,他手心里捏着的羽毛突然发出绿色的光芒。

Lance一个吃惊动作顿了一下,而蓝衣人收势不及,正好将那羽毛一把推到了Lance的胸口。

他们两个同时感觉到了。

那一股柔和的震荡,从蓝衣人的手掌开始扩展开去。

“怎…”蓝衣人也是一惊。

但是那光芒立刻消失在了Lance的身体里,绿色羽毛又一次恢复成了一片石头,“叮”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而Lance整个人似乎平地弹起,然后他开始用力挣扎,用手去捏掉在地上的残片,似乎想要在神志不清中毁坏掉它。

蓝衣人连忙上来和他搏斗起来。

“不!救命!”但是了Lance似乎非常痛苦,他无端挣扎着,Charles连忙上去帮他。


Lance的额头上突然亮起明亮的光芒,仿佛缀着天上的明星。

一天当中最耀眼的启明星。

Charles几乎被刺得睁不开眼睛。

这道冰冷的白光如此的强烈。

整个昏暗得洞穴瞬间被照耀得如同白昼。

但是这个空间本身已经被Lance痛苦的呼喊完全占满,他就像被捕兽夹所抓住的动物,凄厉地求救。

但是Charles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而那一点针尖般大小的光芒隐约可以看到八道放射出去的强烈光线。

最令Charles感到恐惧的是,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怀抱里的Lance的身体强烈的颤抖,他痛苦的呻吟。

“啊啊啊啊…救命…”

而且,他的身体似乎在这强光中渐渐地消融…

“住手!”Charles对着蓝衣人大喊,对方似乎还在和他身前的Lance绝望地角力,“快点放开他,不要再…”

“告诉我的父亲,我…”这是每个人耳力Lance最后能够听清的语声。

摔倒在地上的Charles努力想要在那比日光更强烈的光芒中睁开眼睛。

“不!不要!Lance!”Charles冲上前去想要抱住粉衣少年的身体,但是他整个人都仿佛已经融化在了空气中。

那道白色的光芒开始慢慢减弱。

Charles怀里只剩下了他那件粉色的外衣,其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像Pierre一样,又一次…

这不过这一次,Lance就在他的面前!

他额前那点白色的光芒,也已经逐渐黯淡。

“不要…”Charles几乎哭着祈求道,他难以置信这么鲜活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在自己眼前凋零,他能够感觉到热泪沿着自己的面颊滚落。

虽然他才认识Lance一天都不到,但是他却已经忍不住觉得这个穿着粉丝衣服的少年人是自己在绝境中的伙伴。

他还那么年轻,他还有家人在等待,他本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整个洞窟又一次笼罩在昏暗的光线之中。

而Charles的心也仿佛沉入了无尽的黑暗。

然而蓝衣人眼里似乎也有着不忍,“这就是我们所身处的,真实的世界。现在,你可以开始长大了吗?”

似乎在他的语气中,多了一份共情。

此刻,他也仿佛身受其痛,他也只是个普通的年轻人。

“你闭嘴!”Charles大声喊道,“你有什么资格!”

就是你害死他,虽然不知道蓝衣人究竟做了什么?但是Charles亲眼所见,那片羽毛的残片上发射出来的光芒进入了Lance的身体,然后他就变成了…那样。

“你有什么资格…”他感觉到泪水不断地从自己的眼中流出,沾湿了被紧紧抱在怀里的,Lance的粉色衣服。

“Lance、Pierre!我早就已经…”Charles觉得悲伤仿佛一把巨槌,几乎要将自己彻底击倒。他跪坐在地,抱着Lance的衣服,浑身颤抖。

衣服上还留着Lance的温度。 

仿佛紧紧抱住这件衣服,就能留住那个已经消失的年轻人。

Charles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生命的逝去,但是此时此刻他满心充满了激动和悲伤,甚至恐惧。

Lance Stroll,这个看上去倔强而又笨拙的年轻人。

不久之前还在和自己赌气斗嘴,不久之前还是那么鲜活的生命!

Charles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虽然他不愿意承认,即使站在他面前的蓝衣人,此时此刻也成为了他的一丝依靠和安慰。


“你才闭嘴,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根本不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在万千人类之中…”蓝衣人似乎也失去了耐性,但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下去。

但即使如此,他在那昏暗的洞窟,依旧站得笔直。

他们两人沉默不语,周围只剩下河流那不息的声音缓缓地流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