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GO

1224.7万浏览    14.9万参与
沐谣-volcano

她静静地将交叠五指的双手放下,眼睛张开绽放出刚刚被掩盖了光华的动人的红色的瞳孔。然后微不可闻地长长吐气

“你这样真的好吗?”

被身后来人吓了一跳,埃列什基伽勒又把那口气倒吸回去。恩奇都捏着一个被暴力破坏的笼子的底,注意到对方不悦的目光也丝毫不在意地甩甩手说:“你的笼子不太适合当作花锄啊。”

“好好珍惜被制造的物品啊。”

“但是鲜艳的生命更重要不是吗?”

“这里……”埃列什基伽勒忽然低下头来,“不会有花的。”

“嗯,但是‘那里’大概是有的,尽管身处极地,只要是人间,都可以实现的。这是你的愿望吧,不去见他吗?”

“……”她开始有些脸红,又极扭捏地绞着手指说:“我还没准备好。”

“所以你就用‘女神的神核’帮他一切顺...

她静静地将交叠五指的双手放下,眼睛张开绽放出刚刚被掩盖了光华的动人的红色的瞳孔。然后微不可闻地长长吐气

“你这样真的好吗?”

被身后来人吓了一跳,埃列什基伽勒又把那口气倒吸回去。恩奇都捏着一个被暴力破坏的笼子的底,注意到对方不悦的目光也丝毫不在意地甩甩手说:“你的笼子不太适合当作花锄啊。”

“好好珍惜被制造的物品啊。”

“但是鲜艳的生命更重要不是吗?”

“这里……”埃列什基伽勒忽然低下头来,“不会有花的。”

“嗯,但是‘那里’大概是有的,尽管身处极地,只要是人间,都可以实现的。这是你的愿望吧,不去见他吗?”

“……”她开始有些脸红,又极扭捏地绞着手指说:“我还没准备好。”

“所以你就用‘女神的神核’帮他一切顺利了?你们确实都很喜欢这位master呢。”

“还不是我的master啊。”

无视艾蕾的纠正,恩奇都只是笑。

“那你呢?你没见过他吧,你会回应他吗,啊啊——毕竟那里也有那个慢心王,反正你脑子里糊的也都是那家伙吧。”

恩奇都熟练地拎起他的花锄,转身走了,他说:

“我不知道。”


————————————————

今日除没出艾蕾外诸事顺利,谢谢艾蕾。不要害羞了快来我伽吧。


好冷……

想找FGO问卷来画发现没有,就自做自画了,原图在P2,要的自取
Hhhhhhhh

想找FGO问卷来画发现没有,就自做自画了,原图在P2,要的自取
Hhhhhhhh

白鱼入粥

躲猫猫XD!!
可算送完人头了……赶紧摸一下,明天继续干活……
画完后发现不够黑,又叠了个图层😂真是新奇的体验。本来想画的是笑起来的,结果一挡住就有种小委屈的感觉🤣,说起来总觉得弓娜娜的立绘的眉头委屈巴巴的,超级可爱。

躲猫猫XD!!
可算送完人头了……赶紧摸一下,明天继续干活……
画完后发现不够黑,又叠了个图层😂真是新奇的体验。本来想画的是笑起来的,结果一挡住就有种小委屈的感觉🤣,说起来总觉得弓娜娜的立绘的眉头委屈巴巴的,超级可爱。

找不到梦想

2个十连加上20发呼符,别说是5行从者,连4星的都没有。没劲了,休息。

2个十连加上20发呼符,别说是5行从者,连4星的都没有。没劲了,休息。

Konkon🐾
z?高清无🐴男神洗澡图片 占...

z?高清无🐴男神洗澡图片

占tag

z?高清无🐴男神洗澡图片

占tag

阿茶Acha

#cp25# #摊宣#


摊位号:W3馆 迦勒底专区 【E66】   DAY1+DAY2

摊位名:Anyway


把最近的图做了个小册子,在朋友的摊位上寄卖~有兴趣的在CPP上点下心愿单,方便预估带多少本~


注意:是杂食本!是杂食本!是杂食本!(重要的话说三遍)


个人恶趣味本,有单人和CP+一些沙雕小短篇。


单人有大狗、迪卢木多、天草、红A,CP有从者/咕哒(男女都有)

漫画部分是在打游戏时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脑洞


*内含女装/娘化因素,请注意避雷


因为时间比较急,只有单本没有周边,之前写的其他CP和角色也...

#cp25# #摊宣#


摊位号:W3馆 迦勒底专区 【E66】   DAY1+DAY2

摊位名:Anyway


把最近的图做了个小册子,在朋友的摊位上寄卖~有兴趣的在CPP上点下心愿单,方便预估带多少本~


注意:是杂食本!是杂食本!是杂食本!(重要的话说三遍)


个人恶趣味本,有单人和CP+一些沙雕小短篇。


单人有大狗、迪卢木多、天草、红A,CP有从者/咕哒(男女都有)

漫画部分是在打游戏时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脑洞


*内含女装/娘化因素,请注意避雷


因为时间比较急,只有单本没有周边,之前写的其他CP和角色也鸽了,下一本我会好好准备的_(:з」∠)_


摊位上还有磨砂Z 的古剑奇谭三同人明信片和全职高手叶黄吧唧~有兴趣的不要错过哦


-景历-

【咕哒君中心】风暴止息之后

※因为《荒野》有几章推倒重来所以本周不更,姑且写点别的换换心情

※是大只的肚皮黑黑的青年咕哒君欺负卡多克的故事;无cp向,单纯就是觉得可能是A组唯一一个真心实意diss迦勒底的卡多克可能欺负起来很好玩。还因为这个梗再不写的话2.5一出万一官方打我脸怎么办

※因为是满足欺负卡多克的恶趣味的文所以真的超级OOC!慎入!

————————————————————

卡多克·泽姆露普斯感觉非常屈辱。

即使是在自己并不算多长久的人生里,眼下的境地也可以被列为耻辱之最了。战争中的败者唯死而已,自己却被铐住了手脚,像是待宰的食材一样被丢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

藤丸立香……藤丸立香!...

※因为《荒野》有几章推倒重来所以本周不更,姑且写点别的换换心情

※是大只的肚皮黑黑的青年咕哒君欺负卡多克的故事;无cp向,单纯就是觉得可能是A组唯一一个真心实意diss迦勒底的卡多克可能欺负起来很好玩。还因为这个梗再不写的话2.5一出万一官方打我脸怎么办

※因为是满足欺负卡多克的恶趣味的文所以真的超级OOC!慎入!

————————————————————

卡多克·泽姆露普斯感觉非常屈辱。

即使是在自己并不算多长久的人生里,眼下的境地也可以被列为耻辱之最了。战争中的败者唯死而已,自己却被铐住了手脚,像是待宰的食材一样被丢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

藤丸立香……藤丸立香!

他恶狠狠地咀嚼着这个名字,恨得滚在地上直打挺。外间走廊上满是跑来跑去的脚步声,迦勒底的员工们忙着维护大战后的虚数潜航艇和其他装备,却根本没有人来理会刚刚还在跟他们进行生死决战的对手。就好像自己还不如一颗白菜,至少白菜滚在地上还会来个人看一眼。

卡多克仰卧起坐,靠在墙边。墙面冰冷的温度浸透了他的衣服,寒痛沿着脊髓爬上脑干,这让他稍微冷静了一下。

深呼吸——好的,我得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卡多克不觉得藤丸立香就是单纯地想把他捆了扔在这儿,他知道自己所具备的价值:迦勒底接触到的第一个隐匿者。单凭这个,想必就算藤丸立香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用,那可恶的咨询侦探也会绕着自己打转,想要从自己口中掏出更有价值的线索。

尽管卡多克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让迦勒底得到他们想要的,但他实在是没自信对夏洛克·福尔摩斯保持封闭。与完全不同于泛人类史的安娜斯塔西亚和伊凡雷帝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卡多克当然明白【从者】的内在可能会被扭曲成什么样子。既然被枪决的沙俄公主可以是恐怖的精灵使,那鬼知道被封为推理鼻祖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会在原本的基础上升华成什么样的怪物。

Caster……安娜斯塔西亚……

卡多克抽了一口气,小幅度地用头磕着墙壁。

有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想着「这就来了?」的卡多克侧过头,正好对上了拧开门的藤丸立香的视线。

青年似乎是简单地冲洗过了,有些毛茸茸的黑发带着湿润的光泽。长裤利索地扎在厚底靴子的靴筒里,整个人身高腿长。礼装上半身的衬衫脱掉了,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T恤,卡多克看到他的肌肉线条不爽地啧了一声,决定等会儿少说两句,万一挨顿揍可不值当。

藤丸立香没想到他就在门边坐着,不过对方气鼓鼓的表情倒是跟自己预料中的分毫不差。有些好笑的青年关上门,在卡多克旁边也盘腿坐下来。

这一下子又把卡多克气个倒仰——有话就说,干什么靠我这么近?!

藤丸立香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扁平酒壶,打开来自己喝了一口,又递到卡多克面前,「来一口?」

卡多克皱着眉上下打量他,黑发蓝眼的青年看起来就好像自己不是刚刚还跟他打得你死我活的敌人,仅仅只是单纯地出于分享的好意给他酒喝。

觉得藤丸立香不是想当场毒死他,卡多克双手接过酒壶,喝了一口。「——!咳咳咳!」

闻着还不觉得,喝进嘴里宛如熔浆落地,卡多克只觉得轰地一声热量直冲头顶。这疯子——他拿来的是至少60度的伏特加!

藤丸立香把酒壶接过去拧好盖子,「我以为你在沙俄皇宫里待了这么久,应该已经习惯了才对。」

卡多克咳了几下,再抬起头的时候苍白的脸颊上就带上了红晕,「永恒冻土帝国可没有这玩意儿。」他说完看到青年居然露出了微妙的神色,那表情完全就是“怎么皇宫里也这么惨的”。他咬着牙,「还是说你觉得那个阴惨惨的皇宫能提携我富贵荣华?」

「那倒没有。」藤丸立香慢腾腾地摇头,「以沃戴姆向全世界宣告的那个气势,我还以为异闻带得比泛人类史高明不知道多少呢。」

来了。卡多克这么想着,提起了全部的警惕心,「异闻带的发展状况是我们隐匿者自己的事情。更何况——」他笔直地盯着藤丸立香的表情,「如果仅仅击败了我就开始沾沾自喜的话,你们也就到此为止了。」

藤丸立香并没有对他毫不退让的直视表现出适应不良,他平静地回答,「嗯,我知道的哟。」

你又知道什么了?

「卡多克·泽姆露普斯,出身时钟塔;奥菲莉娅·法姆索罗涅,降灵科的奇才,魔眼拥有者;芥雏子,曾是迦勒底的技术人员,出身植物科……」说着植物科的时候藤丸立香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听说植物科实际上是以魔女学著称的呢,她还拒绝了医生的体检。」

卡多克想说你什么意思,但藤丸立香没给他插话的机会,自顾自地说下去,「斯堪的纳维亚·佩佩隆奇诺,一看就知道的假名,还是马里斯比利所长亲自邀请的自由魔术师;贝里尔·伽特,据说时钟塔里叫他‘狼男’,小道消息称这家伙是个愉悦犯;戴比特·泽姆·沃伊德,被传承科放逐的危险者;最后,基尔什塔利亚·沃戴姆——」他拖长了声音,明明在说着这些风云人物的客观情报,声音里却冷淡地没有任何的恐惧或者尊崇,就好像作为对手这些根本都不值得在乎,「天体科的主席,名门之中的名门沃代姆家的年轻当主,家世和魔术回路都有着以千年为单位的历史,马里斯比利所长的大弟子,哇哦——」

卡多克不想听他历数其他人的头衔,明明只是个穿上了魔术礼装的普通人而已……!明明连个远视魔术都用不出来!却凭什么能够作出一副无视天才的伟业的姿态!

他暴躁地打断了藤丸立香的话,「既然你这么清楚,那就早该明白像你们这样的挣扎毫无意义!」

藤丸立香眨眨眼,看着他,卡多克被他看得有些发毛。白发的少年魔术师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冷静下来啊卡多克·泽姆露普斯!是安娜斯塔西亚的死和败北扰乱了你的精神吗?现在没工夫因为再度的失败而痛苦了!

藤丸立香突然笑了。平心而论他长得很好看,黑发蓝眼,肤白唇红,身高腿长,是那种走在大街上会被很多人暗戳戳地注视的美貌青年。但此时此刻,他咧开嘴的微笑让卡多克毛骨悚然。

「见到你以来,我一直很奇怪。」卡多克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面对这个人会克制不住地觉得暴躁了,那是作为生物的本能在被猎食者注视的时候从潜意识里发出的警告。他听见藤丸立香说,「你为什么这么自觉地认为那六个人跟你真正站在同一个立场上呢?」

「……你想说什么?」

——不要听啊卡多克!

藤丸立香伸出手来在他眼前慢吞吞地数着,「你看哦,那六个人,不是出身大家族早早地独当一面,进入魔术师的世界代表自己的家族展开社交;就是已经进入社会闯出属于自己的名声,是就算达芬奇亲都难以评估的神秘人物——当然,我不是在说你不行,能跟这些人组成A组,想必你在时钟塔的成绩一定格外出类拔萃。」

卡多克没说话,咬紧了牙看着他。

「但是啊,我不觉得让杀戮猎兵和Caster袭击迦勒底是你的主意。」藤丸立香话锋一转,「我不在乎是谁跟你说的这个,我比较好奇,你自己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偏偏要你来出头来做这个杀人的凶手?」

卡多克想起了在听闻迦勒底上浮之初,贝利尔就断言他们一定会抵达俄罗斯时候的那副笑容。他转动着眼睛,藤丸立香扔了个大雷之后仍然不消停,又凑近来发问,「说到底啊,所谓的【人理再编】到底是什么,你的队友又到底想要什么。卡多克·泽姆露普斯,你真的明白吗?」

绝不能被这个可恶的家伙干扰思路…!卡多克被铐住的手攥的死紧,指甲深深地掐进掌心,「我不会再跟你说任何一个字了。」

藤丸立香摆摆手,「我又不是来套你话的。」

卡多克用力深呼吸着——他什么意思?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是说这混蛋已经认定我是个悲惨的炮灰根本没有套话的价值?!

眼前倏地一暗,藤丸立香猛地凑近了他。卡多克的鼻尖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从来没与人这么近距离地对视过的白发少年既愤怒又狼狈,蹬了蹬腿想向后躲闪,感受到背部触碰到的冰冷墙体才惊觉自己原本就坐在墙脚,根本没有后退的空间,只好愤愤地扭过头去不看他。

藤丸立香轻轻地笑起来,他一手按着卡多克被铐住的双手,另一手轻柔又不容反抗地将卡多克的脸掰回来。

「为什么这么生气呢?」卡多克不得不直视藤丸立香,后者的神情带着一股他难以描述的意味深长。那只扳着自己脸颊的手掌挪动着,直到手指按住他紧闭的嘴唇,「不管我说了什么,亲爱的,你总得好好地为自己考虑一下啊。」

那句「My Dear」是纯正的伦敦腔,除了是跟夏洛克·福尔摩斯学的之外不作他想。既好听又可恶。

卡多克恨不得扭头咬他一口,藤丸立香却突然收回了手站起来。当卡多克难以置信地抬头去看他的时候,青年狡猾地伸手搓乱了他的头发。

藤丸立香搓完人就跑了,只留下卡多克坐在被锁上的房间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喝下的那口酒的原因,后脑一跳一跳地疼得越发厉害了。难以忍受的卡多克勉强站起身来,一头栽倒在了冰冷的床板上。

————————————————————

伏特加的话,虽然一般出售的成品被维持在四十度五十度之间,但自酿的话度数真的可以很高点火就着的那种

为什么要加那句亲爱的,因为我开始看他人即地狱了


流笙ˇ

今年最后一次的艾蕾!!真可爱!特别是这个嘟嘴!(抽安娜抽到满宝还是没来我迦😫)

今年最后一次的艾蕾!!真可爱!特别是这个嘟嘴!(抽安娜抽到满宝还是没来我迦😫)

We

一发呼符出奇迹,垃圾手游终出货
我又有好好肝活动的理由了!! ۹(・༥・´)و ̑̑
阿比爱你 (oẅo)

一发呼符出奇迹,垃圾手游终出货
我又有好好肝活动的理由了!! ۹(・༥・´)و ̑̑
阿比爱你 (oẅo)

艾利卡今天码文了吗
【辣鸡人悄咪咪画画,我就是馋表...

【辣鸡人悄咪咪画画,我就是馋表格了】

(请你们假装没有看到by后面的东西,我不小心签了圈名x)

到后面怕我妈突然查房手一直抖dbp
(有两个地方是“毕竟是医生”)(还有一个是“嘴遁x”)主要就这三个地方?

罗曼和咕哒画风有点不一样,

是因为

罗曼和咕哒是两天画得,画罗曼的时候月考没有出成绩,而咕哒在出成绩后画得(我又难了)

关于罗曼的全名,
我总感觉我一开始玩的时候是叫罗马尼阿基曼的,不过现在好像都是罗玛尼阿奇曼?

罗曼咕哒,咕哒罗曼无差

又好久没有画画了

【辣鸡人悄咪咪画画,我就是馋表格了】

(请你们假装没有看到by后面的东西,我不小心签了圈名x)

到后面怕我妈突然查房手一直抖dbp
(有两个地方是“毕竟是医生”)(还有一个是“嘴遁x”)主要就这三个地方?

罗曼和咕哒画风有点不一样,

是因为

罗曼和咕哒是两天画得,画罗曼的时候月考没有出成绩,而咕哒在出成绩后画得(我又难了)

关于罗曼的全名,
我总感觉我一开始玩的时候是叫罗马尼阿基曼的,不过现在好像都是罗玛尼阿奇曼?

罗曼咕哒,咕哒罗曼无差

又好久没有画画了

number077

比起不是很了解FGO游戏中咕哒到底是怎样的人的评论者,更讨厌一味刷如果是咕哒子会怎样怎样的人。不要给咕哒子招黑了好吗?

首先不应该在主线剧情里刷混沌恶吧,活动剧情请随意。主线中咕哒子和咕哒夫唯一区别只在于称呼吧,认为咕哒子在主线中可以手撕的人拿出证据来!

最后对于咕哒到底是不是“普通人”,这个不是仅凭印象就能决定的事。请去看看相关考据再说明。个人目前的感觉是来伽勒底之前没有接触过魔术的“普通人”,这样的定义。

另外11集也是小太刀,允悲!!


比起不是很了解FGO游戏中咕哒到底是怎样的人的评论者,更讨厌一味刷如果是咕哒子会怎样怎样的人。不要给咕哒子招黑了好吗?

首先不应该在主线剧情里刷混沌恶吧,活动剧情请随意。主线中咕哒子和咕哒夫唯一区别只在于称呼吧,认为咕哒子在主线中可以手撕的人拿出证据来!

最后对于咕哒到底是不是“普通人”,这个不是仅凭印象就能决定的事。请去看看相关考据再说明。个人目前的感觉是来伽勒底之前没有接触过魔术的“普通人”,这样的定义。

另外11集也是小太刀,允悲!!


想要偷渡欧洲的非洲人
想抽艾蕾,结果呼符单抽出了刑部...

想抽艾蕾,结果呼符单抽出了刑部姬。


我当初为了刑部姬还氪过两单,结果屁都没有,现在出了,反而心情好复杂啊

想抽艾蕾,结果呼符单抽出了刑部姬。


我当初为了刑部姬还氪过两单,结果屁都没有,现在出了,反而心情好复杂啊

君子之交淡如水
关于抽卡的那些事儿.(食物语x...

关于抽卡的那些事儿.(食物语xfgo)

少主不好了!!!你新召唤出的那个食魂把客人们的菜都吃光了!!!!

( °◅° )我太菜了,我要是会画画,我吃的cp会那么冷么(x)

关于抽卡的那些事儿.(食物语xfgo)

少主不好了!!!你新召唤出的那个食魂把客人们的菜都吃光了!!!!

( °◅° )我太菜了,我要是会画画,我吃的cp会那么冷么(x)

C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夜影寂魂

Last Daily后日谈其二

“你把她留在日本了?”


“我让她去履行约定。也算是和爹爹告别。”


“不打算留下他吗?”


“不了,对爹爹来说过于安逸的生活会让他感觉老了。而且比起操心这操心那的长辈,我也更需要能陪着一起闹的同龄人。”


“战国的英灵算哪门子同龄人……”


埃尔梅罗二世写完报告最后一笔,抬头注视坐在对面的少女。“你的身体,今后什么打算?”


“先修完高中。大学是不能读了,找个借口和爸爸妈妈告别就去世界旅行。”


“你父母……需要和他们说明一下吗?开个证明,比如患上了不治之症之类的?”


“不必。我的事情上他们是认死理的,不可能说服得了。只能减少和他们见面的机会,让他们习惯我不...

“你把她留在日本了?”


“我让她去履行约定。也算是和爹爹告别。”


“不打算留下他吗?”


“不了,对爹爹来说过于安逸的生活会让他感觉老了。而且比起操心这操心那的长辈,我也更需要能陪着一起闹的同龄人。”


“战国的英灵算哪门子同龄人……”


埃尔梅罗二世写完报告最后一笔,抬头注视坐在对面的少女。“你的身体,今后什么打算?”


“先修完高中。大学是不能读了,找个借口和爸爸妈妈告别就去世界旅行。”


“你父母……需要和他们说明一下吗?开个证明,比如患上了不治之症之类的?”


“不必。我的事情上他们是认死理的,不可能说服得了。只能减少和他们见面的机会,让他们习惯我不在身边的日子。BB那边留了我的数据,都托付给那位AI了。”


“你决定了就好。到法政科好好做个检查,他们说你对自己的身体总是不上心。”


少女俯身拎起脚边的箱子。雪白发丝垂到肩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落在君主眼中却是唏嘘不已。


藤丸立香确实幸运,睡了一周后醒来也不见病态,反而精神更佳。只从外表看,除了原本橙红的秀发变白之外再无异样。可一旦检查内里,就叫人大惊失色。


她用圣杯引黑泥入体,将圣杯还原成魔力结晶置放在心脏内。伊达政宗那一剑刺穿了心脏,也给圣杯开了一个大洞。魔力一下子从心脏涌入四肢百骸,四处游荡冲撞破坏要处。后来有信长的魔药引导,魔力平静下来慢慢修复了她的肉体。但最重要的心脏已经救不回来,完全是被魔力结晶勉强拼在一起运作。


藤丸立香的生命,如今只剩下五年光景,这还是圣杯魔力充足的情况下。


埃尔梅罗二世点起雪茄,吸一口缓缓吐出一个烟圈。“世事无常啊……”





藤丸立香出了门,就见戴比特等在外边。“你要去本部?”


“对。总要给法政科一个交代。”


“迦勒底闭馆了。不过里面东西多,至少还要三个月才能搬完,你可以再去逛逛。”


“那正好。不知道这次,Lostroom会送给我怎样的梦。”


“沃达伊姆正在来的路上。”


“哈哈哈你饶过他吧戴比特。基尔什塔利亚要是知道我在这里会绕着伦敦走的。”


“伊斯塔利最近一直在为难基列莱特。”


“啊……师父会帮我看着的。罗莎琳德的事我要负责,但他们想动玛修可没那么容易!”


“你不带基列莱特走吗?”


“玛修还有很多时间,让她好好学习吧。我没有的时间,就留给玛修教她帮我多看看这世界。”


“我知道了。但这话你自己去和基列莱特说。”


立香笑容一僵。戴比特快步离开没给她拦下的空隙。她注意到他身后的人,方才的气定神闲全喂了芙芙,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救世主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玛修沉着脸不说话。立香干笑几声,眼珠乱转没话找话:“老……老师说你成绩很好,挺不错的。”


“……”


“据说埃尔梅罗教室气氛很欢腾,可还习惯?”


“……”


“师父见到我就磨牙,恶狠狠的说要给我喂毒点心。但是我不怕毒啊,要叫她失望了哈哈哈……”


“……”


“玛、玛修……那个……”


“前辈。”


玛修眨眨眼,想要摆出硬气的面孔,却控制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前辈……没有事……太好了……”


“玛修!玛修你别哭……是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


戴比特躲在角落,偷偷录下来藤丸立香难得一见的手忙脚乱。


木白re

小恩池冲鸭
👴宣布小恩天下第一,不许反对

小恩池冲鸭
👴宣布小恩天下第一,不许反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