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ugue

818浏览    6参与
悲伤理科人

关于Fugue

  Fugue正正常常的生活在他极地的家。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自己透蓝如海冰的发梢——坦诚的讲还是挺好看的。

       可他的头发一直是白色的啊!Fugue定睛一看,又发现细小的泡沫在蓝色中浮动,让他联想到曾经从商队那里见到的工业凝胶。多么像啊,连手感都还原了,这不明物质就像果冻一样。他呆呆地想。

       ——明亮的蓝色逃不过族人的眼。自此之后,Fugue的生活就不一样...

  Fugue正正常常的生活在他极地的家。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自己透蓝如海冰的发梢——坦诚的讲还是挺好看的。

       可他的头发一直是白色的啊!Fugue定睛一看,又发现细小的泡沫在蓝色中浮动,让他联想到曾经从商队那里见到的工业凝胶。多么像啊,连手感都还原了,这不明物质就像果冻一样。他呆呆地想。

       ——明亮的蓝色逃不过族人的眼。自此之后,Fugue的生活就不一样了。平静与安详将一去不回,宛如异类的他将被族群唾弃,然后驱逐,然后在广袤的冰原上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历尽千辛万苦,最终凄凉的曝尸荒野。但这只是他的落幕,凝胶的故事还会继续。这凝胶将在他的尸体上病毒般繁衍,又用美丽的外表吸引着无知的生命们,让一个又一个可怜的受害者被凝胶“感染”,进一步传播至各个族群。于是,凝胶慢慢侵染这片土地。从冰原开始,贪婪的,可怕的凝胶还会逐渐南下——由此,一场人类与凝胶的悲壮战争打响,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流传于世间。但总有一天,世界将被蓝色凝胶占领,凝胶军队大获全胜。无论甘心与否,无论曾经多么辉煌,这以人类的诗篇还是迎来了结局,化为这个世界遥远的记忆。直到无数个日夜后,某个晨曦耀眼的黎明,第一个能在凝胶世界中生存的生命诞生。一个新的纪元拉开序幕。虽然与我们再无关联,但生命仍在这宇宙间流转,绽放————

      Fugue眨了眨眼,从幻想中回过神来,再一次惊叹起自己的想象力。

       或许在被驱逐后,我该试试去当个作家。Fugue想。

      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

      世界没有毁灭,人类与凝胶的战争没有打响,他甚至都没有被族人驱逐。

       一切正常,可喜可贺。

      

       Fugue继续过着他以前的生活。

       他采集植物,他破冰捕鱼。

       他和族群一起迁徙,他和邻里一同歌唱。

       还和所有年纪不大的年轻人一块儿,教着族里年纪更小的孩子们去辨识野菜。

       在这期间,他甚至学会了控制头上的“凝胶”,学会让它们聚合成一团,老实的待在头顶,就像一对特大号鹿角。自从凝胶出现,他的头发就像有了意识一样,一旦长到固定的长度,就开始变蓝——“凝胶化”。所以他的凝胶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其实也没差,”相熟的年轻人笑道,”不正好解决了你没有角的问题了嘛。”

      所以Fugue的生活还是那样。

      他依然会固定在某个晴天去海角看海,看着海面上的浮冰缓缓漂浮流动,听着鸥鸟在头顶呼喊歌唱。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也有了浮冰的色彩。

      似乎,还不错。

      Fugue这样想着,敲了敲自己的“角”,轻轻一笑。



                                                                                         End


        ”说实在的,”Fugue表示,”这东西真挺好玩儿的。”



          补充设定:凝胶一般是果冻状,软的。

          越凝聚越硬,体积越小,蓝色越深。但也会越来越亮。出人意料的,这东西在一定程度的聚合下会开始发光。

        而为了避免头上冒光,Fugue会控制它们聚合在一个低浓度状态。所以他的角,平时,其实是软的。

       而且因为不定型嘛,所以凝胶在Fugue头上的形态包括但不限于鹿角、牛角、独角、耳捂子、围巾、狼耳、兔耳、光环、不明物体........

      (我也不知道这凝胶是什么玩意,主要是画着方便嘛。)

悲伤理科人

蓝莓

    Rondo是一个蓝莓爱好者。

    近乎狂热的蓝莓爱好者——曾以这种小果子为主食而生活了七十二年。在他回旋的生命中,蓝莓几乎是不变的信标。

    Fugue总是看见Rondo人模人样的端坐在他家沙发,上掂着一盒蓝莓,一颗接一颗往嘴里丢。一位衣着得体的,绅士一样的家伙,近乎虔诚的庄严就坐,却仅仅只是为了吃蓝莓。这实在是太怪了。每次看着他珍而重之的取出蓝莓,Fugue都感到一种奇妙的荒诞与滑稽。Fugue对蓝莓并不感兴趣,他觉得这种小果子不甜不酸也不香,没什么味道。因而更加不能理解Rondo......

    Rondo是一个蓝莓爱好者。

    近乎狂热的蓝莓爱好者——曾以这种小果子为主食而生活了七十二年。在他回旋的生命中,蓝莓几乎是不变的信标。

    Fugue总是看见Rondo人模人样的端坐在他家沙发,上掂着一盒蓝莓,一颗接一颗往嘴里丢。一位衣着得体的,绅士一样的家伙,近乎虔诚的庄严就坐,却仅仅只是为了吃蓝莓。这实在是太怪了。每次看着他珍而重之的取出蓝莓,Fugue都感到一种奇妙的荒诞与滑稽。Fugue对蓝莓并不感兴趣,他觉得这种小果子不甜不酸也不香,没什么味道。因而更加不能理解Rondo对蓝莓的热爱。

    所以,Rondo究竟为什么这么喜欢蓝莓?

    Fugue问过他很多次,但每次都被这个可恶的家伙颇为精明的转移话题。长久以来,Fugue只收获到这么点东西:在转移话题时,Rondo偏爱于讨论天气,猫,或者Fugue自己头上的角。“真是狡猾的像条蛇。”他叹了口气。

    顺带一提,Rondo和Fugue在家养了一只蓝猫,最近伙食好,正在飞快发福中,名叫蓝莓。

    嗯,Rondo取的名字。

  “….你想吃了它吗?”取名的那天Fugue如实问到。

  “哪有!蓝莓多可爱。”Rondo摊在沙发上,怀里抱着猫。

     并且同时飞快的,连续不断的,斯文的嚼着蓝莓。

     Fugue深表怀疑。

     忽然有一天,Fugue看着Rondo蓝的发黑的眼睛,突发奇想。

     "Rondo吃蓝莓,好像在嚼他自己的眼睛啊….”

     Rondo看了一眼Fugue,若有所思。

     Fugue不寒而栗。

     Fugue飞快的跑开。

     Rondo悠悠的往嘴里放了颗蓝莓,盯着Fugue远去的背影。

     他很好奇,自己亲爱的室友又有了什么奇思妙想。

                                                                                                  

                                                                                                     End

 


Gramophone留声机
Bach: Toccata & Fugue in D minor BWV 565
Bach: Toccata & Fugue in D minor BWV 565
・゚ホシアイ。・

谁闯进我的场地

谁让我措手不及

我早就预备的剧情

你却给我一笔

狡猾地致命地正中我红心

谁闯进我的场地

谁让我措手不及

我早就预备的剧情

你却给我一笔

狡猾地致命地正中我红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