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antastic beasts

28330浏览    1315参与
Always°

so,you guys are actually cruellll AHHHHHHHHH


so,you guys are actually cruellll AHHHHHHHHH



源梦chiaro

《嗅嗅饲(抓)养(捕)指南》by纽特·斯卡曼德 

纽特&嗅嗅~可爱加倍~~快乐加倍~~~

谁不想拥有一只嗅嗅?

嗅嗅:Catch me if U can~


祝大家天天开心~~~

(解压产物+1 )

BGM:Happy by Pharrell Williams


《嗅嗅饲(抓)养(捕)指南》by纽特·斯卡曼德 

纽特&嗅嗅~可爱加倍~~快乐加倍~~~

谁不想拥有一只嗅嗅?

嗅嗅:Catch me if U can~

 

祝大家天天开心~~~

(解压产物+1 )

BGM:Happy by Pharrell Williams


JJAD

theseus and you🪄

精彩的是!这是英文版的!!(提示别用机器翻译,翻出来的可能不准确,有英语错误希望提醒谢谢啦:D)


That isn’t the first time you want Theseus so badly, but this time is stronger than any other. You can’t stand Theseus dancing with...

精彩的是!这是英文版的!!(提示别用机器翻译,翻出来的可能不准确,有英语错误希望提醒谢谢啦:D)



That isn’t the first time you want Theseus so badly, but this time is stronger than any other. You can’t stand Theseus dancing with other girls in his arms at the ball and even if the girl is his fiancee.


Fire of jealousy within an inch drives you crazy, and the tips of your fingers turn white as you grip the goblet. Newt comes to you, he noticed something wrong with you. He walks to you holding a clear glass of wine with a few mint leaves floating on it.


“Hey, uh…… it seems like you need a cup of mint brandy with some juice of Billywig?”


You stare at Newt, his brown eyes were as brown as the buttons on his suit.


“Well I mean, having a drink maybe can ease any discomfort.”


He explained as if he know what you were wondering. 


“Any discomfort?”


You don’t believe a glass of wine with some leaves in it will calm you down. Your mania is beyond the powers of merlin in medicine. 


However, you still take the offer and drink the wine in one gulp. Newt seems to be saying something, but you don’t care anymore. 


The warm yellow spotlight on the dance floor makes you giddy, pain in your head doesn’t abate, and the sound of people talking buzzes around your head like a bunch of Billywigs. 


Theseus is getting closer and closer but you know it’s you who are coming to him. Theseus watches you approach step by step, his warning eyes telling you not to mess around. 


You smile at him, and you used to smile at him like that, because he said you had a nice smile and that smile was healing.


He seemed dazzled by your smile, how bad he is. You wanted to kill him every night you couldn’t sleep with a headache.


 You’re trying to hold back the anger that wants to smash everything, go up and grab his dark gray tie. Lovely, Leta is finding him, and you wonder what kind of expressions with appear in his fiancee’ face if she sees Theseus tangling with you. He turned around with you and hid behind the pillars of the ballroom.


Your nasal passages are filled with his smell.


“What’re you doing here?”


“What do you think?”


 You stand on tiptoe, snuggle up to him, yank his tie down, and put your lips on what he’s about to say.

源梦chiaro

Thesewt𝒲𝒾𝓉𝒽 𝒴𝓸𝓊 𝒜𝓁𝓁 𝓉𝒽𝓮 𝒯𝒾𝓂𝓮

请两位斯卡曼德先生在一起!!!一直到永远的永远~~~

这次试试多用新片段~~~算是FB3主导 

神奇动物3 简直就是两位斯卡曼德先生的蜜月之旅!!!

换药疗伤合唱忆往昔 & 一起带崽崽 & 魔法部看烟花 & ‘美’救‘英雄’手牵手 & 同淋雪共白头 ……


看到了几个不同的歌词版本…感觉最好自己翻一版…永远...

Thesewt𝒲𝒾𝓉𝒽 𝒴𝓸𝓊 𝒜𝓁𝓁 𝓉𝒽𝓮 𝒯𝒾𝓂𝓮

请两位斯卡曼德先生在一起!!!一直到永远的永远~~~

这次试试多用新片段~~~算是FB3主导 

神奇动物3 简直就是两位斯卡曼德先生的蜜月之旅!!!

换药疗伤合唱忆往昔 & 一起带崽崽 & 魔法部看烟花 & ‘美’救‘英雄’手牵手 & 同淋雪共白头 ……

 

看到了几个不同的歌词版本…感觉最好自己翻一版…永远会被Thesewt治愈!!!

(剪之前:突破!!!我要突破!!! 剪完后:orz

求和
“Accio!” 只需一个飞来...

“Accio!”

只需一个飞来咒即可捕获一只准备偷渡出境的小斯卡曼德先生(?)

飞来咒使用者没出镜就不打cptag了,谁都可以代(安详)

“Accio!”

只需一个飞来咒即可捕获一只准备偷渡出境的小斯卡曼德先生(?)

飞来咒使用者没出镜就不打cptag了,谁都可以代(安详)

源梦chiaro

收集一些可爱瞬间+同框采访~ 怀念一下神奇动物2宣传期QAQ


卡哥:我们有共同的回忆,这是件美好的事~

The memories are the same. It's a beautiful thing.

小雀斑:是的,这是件美好的事。Yeah,It's a beautiful thing.


卡哥:我认为他们(纽特和忒修斯)之间的关系应该像朋友一样,对吧?

I think they deserve to be friends, right?

小雀斑:我赞同。 I agree.

 (sowhat kind of friend? ...

收集一些可爱瞬间+同框采访~ 怀念一下神奇动物2宣传期QAQ

 

卡哥:我们有共同的回忆,这是件美好的事~

The memories are the same. It's a beautiful thing.

小雀斑:是的,这是件美好的事。Yeah,It's a beautiful thing.

 

卡哥:我认为他们(纽特和忒修斯)之间的关系应该像朋友一样,对吧?

I think they deserve to be friends, right?

小雀斑:我赞同。 I agree.

 (sowhat kind of friend? 🤔)

 

卡哥:有很多关于我们(纽特和忒修斯)之间关系不和的报道,让我难以忍受!There's been a lot of bad press about our relationships, I am sick of it! hhh😂

 

小雀斑:我感觉,在神奇动物2的结尾,他们之间真的...产生了牢固的纽带,团结在了一起。I feel like by the end, they really…they really bonded in this film.

这是件很神奇的事,在家庭中会有艰难时刻,成员之间会产生分歧...在经历一些事情时,他们还是会依靠彼此,共度难关 。

That's an amazing thing in families, you have difficult times, dynamic moments, when people… there's frictions… and then something happens, and just kind of… you kind of lean into each other a bit.

卡哥:就有了意义。all make sense.

 

小雀斑:我非常期待看到斯卡曼德兄弟一起‘征(拯)服(救)'世界~

I am excited for the prospect of the Scamander Brothers taking on the world together~

 

卡哥:是的,我也一样。Yeah, me too.  

包含El Hormiguero 西班牙脱口秀的一些片段,西语同声盖住英语的部分还是听不懂orz以及一点FB2时期的采访(在后面)~~~ 

找找感觉…稍微翻译了一点我喜欢的采访~没有太大意义的解压产物orz Let me try again QAQ


JJAD

Theseus!!!!!!!!!!!卡哥好帅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神奇动物在哪里中Theseus的性格到底是怎样的??

总感觉查到的描述和想象中的Theseus总是不太一样

哈利波特维基百科:

theseus经常被描述成为“非常强大”,并被认为是“指挥” 考虑到他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并被称作hero,这说明他很勇敢。

theseus在国际魔法师联合会中也收到尊重。


theseus有很高的天赋在理论学习与实际运用中,他比起newt更加自信与外向。


尽管theseus有着专横和刻板的名声,但他是一个善意、勤奋、高尚和负责的人,以真正Hufflepuff的精神,不让自己因为战争英雄的身份...

神奇动物在哪里中Theseus的性格到底是怎样的??

总感觉查到的描述和想象中的Theseus总是不太一样

哈利波特维基百科:

theseus经常被描述成为“非常强大”,并被认为是“指挥” 考虑到他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并被称作hero,这说明他很勇敢。

theseus在国际魔法师联合会中也收到尊重。


theseus有很高的天赋在理论学习与实际运用中,他比起newt更加自信与外向。


尽管theseus有着专横和刻板的名声,但他是一个善意、勤奋、高尚和负责的人,以真正Hufflepuff的精神,不让自己因为战争英雄的身份变得傲慢自负。


theseus很爱newt,试图给他一些有用的建议,让他远离政治上的麻烦,theseus也很深情(leta的死让他很是崩溃)


此外theseus似乎鄙视暴力,因为他像newt 承认他讨厌贡纳尔·格里姆森在追捕克雷登斯时的想法。


你心中的Theseus是怎样的呢:D


冰河r小可爱

【Scamanders】欧墨尼得斯的仁慈—3

Chapter 3//报施|Tisiphone

这是个极其难做的决定。


Newt从他的手提箱里钻出来,刚检查过一遍,令人振奋的消息是他的小动物们都很好。刚扣上皮箱,他房间的门就响起来,Newt放好箱子应答:“请进。”


门被推开,门外站着的是Vinda。


“Scamander先生,希望你用过早饭了。”她没有要进门的意思,就那么端正地站在门外,繁复的黑色裙摆有一半染上了太阳那火焰似的金黄,日光的晨曦在她身上勾勒出了明暗交替的色彩,就连她的眼神也因此深邃而坚定,“我只是想来提醒你:运用好自己的力量。我不是替他向你传话的,这不出于谁最终受益,而关乎你自己。”


Vinda......

Chapter 3//报施|Tisiphone

这是个极其难做的决定。


Newt从他的手提箱里钻出来,刚检查过一遍,令人振奋的消息是他的小动物们都很好。刚扣上皮箱,他房间的门就响起来,Newt放好箱子应答:“请进。”


门被推开,门外站着的是Vinda。


“Scamander先生,希望你用过早饭了。”她没有要进门的意思,就那么端正地站在门外,繁复的黑色裙摆有一半染上了太阳那火焰似的金黄,日光的晨曦在她身上勾勒出了明暗交替的色彩,就连她的眼神也因此深邃而坚定,“我只是想来提醒你:运用好自己的力量。我不是替他向你传话的,这不出于谁最终受益,而关乎你自己。”


Vinda放下这些话语就离开了,热忱和殷切的目光不同于初见她时的冰冷,Newt现在甚至读得出其中的希望,即使他根本不擅长于眼神接触。Newt呆滞着思考。Queenie在门口端着一碟小蛋糕询问“我可以进来吗?”这才把他从自己的思维里揪出,他赶忙回答:“当然可以。”


Queenie把碟子摆在Newt面前的桌子上邀请他品尝她自己制作的甜品:“糖霜蛋糕,刚刚做好的。哦....有件事得通知你,Grindelwald一会儿想要正式与你会面。”


Newt异常惊诧。他和这位黑魔王怎么说都算是世仇了,每个计划里Newt都搅过局,在对方的地盘上活着就已经足够神奇,更别说黑魔王本人提出要正式会面。想起前几次与Grindelwald的正面交锋,Newt不禁一颤。但寄人篱下,眼下他没有拒绝的权利,不过如果东道主早就想要他死,他也活不到现在。既然没什么威胁,那么这次会面应该是安全的,但很显然的是他找不到黑魔王究竟有什么理由和他见上一面,和平地喝茶聊天拉家常又轻易地放他离开。


“别担心,他特意允许我能在旁边陪你。”




“Scamander先生,有消息告诉我Déchiré在聚集他的手下,明天下午仪式后广场上的庆典结束将是他们最集中的时候。”


这回Grindelwald像前几次与Newt交锋一样保持眼神接触,仿佛曾经在窗前踱步的人不是他本人。Newt仔细品读着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显然Grindelwald没打算立刻就让Newt得出什么结论,因为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Queenie不经意之间溜进Newt的思维,她看到Newt正在想象他自己和Déchiré正面对抗一决高下,激烈的战斗场面无比热血沸腾,却永远没有结束。虽然她担心结果是否好,但她知道Newt已经做出了他的决定,目的已经达成,遂向Grindelwald微微点头示意,他这才开始继续说:“我邀请你一起出席庆典,你答应吗?”


Newt立刻看了看身后的Queenie,她甜美的笑容给人以支持,回头又望见了Vinda的凝视,此刻他最终结束思想斗争同意了邀请。他深深明白这个承诺的含义,也就是如果到时候必要的话,暴力不可避免。


“很好,Scamander先生,请记得赴约。”




Newt选择了藏青色灯芯绒大衣,里边搭带方格暗纹的深蓝色马甲与一件纯白衬衫,棕色领带系了全温莎结,暗红色方巾在左胸前的口袋中,下身则是纯黑西裤配深褐色皮鞋,整体显得庄重不失风度。他拎上宝贝皮箱跟着Grindelwald等人走入了一道麻瓜屏蔽魔咒中,在外面的冷清迅速被巫师们的热闹所代替,这绝对是最热闹的庆典闭幕,没有之一。各色烟花漫天飞舞,欢呼声此起彼伏,仿佛活动仍未结束。不过人群里的其中一些正骚动着向他们靠近,Newt有些慌乱而Grindelwald冷漠的神情中多了几分胜券在握。


趁着混乱,那个几天前错抓了Newt的男人出现了。


“尊敬的Grindelwald——”男人行了个异常标准的绅士礼,阴阳怪气地朝着黑魔王旁边站着的神奇动物学家调笑,“我很好奇,Newt,你怎么好意思站在魔法部的对立面?”


Grindelwald直接打断了Déchiré想要继续讲下去的质问:“他已经知道了。他已经知道真相了。Déchiré,你真认为你的恶行能被掩护过去吗?或者你以为你的消息绝对密不透风吗?”Newt则抿嘴摇了摇头,隐忍地低下脑袋不想让对方看见他已经红了的眼眶噙着眼泪,但那些泪水无论如何都憋不回去,顺着脸颊滴落到地上,他抽了抽鼻子,遏制着怒火与哀伤。


“我不认为他知道了全貌,Grindelwald,在这其中你是否会混淆他的视听?你得到的情报只是道听途说罢了。”Déchiré神色未改,仍旧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Newt再也忍不住他积蓄已久的情绪,以颤抖的声音、几乎是崩溃的嘶吼说:“我亲眼看到了,我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混蛋、杀人犯.....你为什么要对Theseus下毒手?!”


“闭上你该死的嘴!”Déchiré用尽量低的声音咒骂道,防止有谁因此听到而产生怀疑。


“我不会闭嘴的,除非你死了,给我哥哥偿命。”与此同时Déchiré的两个亲信也就是剩下还活着的两个帮凶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而Credence和Vinda也站在了Newt的两侧,气氛紧绷几乎一触即发。


Credence以恳求的目光转头得到Grindelwald肯定的回应后,首先动用默默然掠过Déchiré对人群发起攻击,欢腾瞬间变为惊呼,调子急转直下就像《惊愕》,无辜者四散奔逃争先抢后离开会场,早已结束的闭幕式终于有了点结束的感觉,只不过更带有逃亡的味道。Déchiré面对那明晃晃的挑衅没有示弱,朝Newt挥动魔杖施魔法也发动攻击,Vinda早有防备,利用另一股魔法与之抵消,反手一个统统石化打中其亲信,那个人僵硬地倒下了。混乱里Déchiré身边开始有人聚集,直到人群彻底不流动,Credence回到了Grindelwald近旁。


“攻击!”Déchiré魔杖指向天空放出金黄的烟花表示宣战,他早已蓄势待发的追随者疯狂地进攻着,圣徒们并无表现出惧怕,势均力敌地进行着抵抗,这其中不断有人倒下。


Newt打开箱子,猫豹与猫狸子一跃而出,灵活躲避暴雨般的魔咒,冲向Déchiré第二个亲信与他周旋着,尝试扑倒他撕咬。蜷翼兽由缩着的刺囊展开,喷射出毒液并抓住最近的敌人残忍地吃掉了他的脑子,随后又缩成刺囊藏在纽特的西装裤口袋里。箱子里唯一一只恶婆鸟此时也飞出来穿梭于敌方之间,用特有的凄美歌声扰乱他们的理智。


很快战局偏向了Grindelwald一方,神奇动物的让Déchiré等人毫无招架之力,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要对付的不仅仅是巫师。康沃尔郡小精灵抓着Déchiré来回乱丢,最终把他吊起来在空中展示给Newt,战争暂时按下了暂停键。


“Newt,这是留给你的。”Grindelwald故意提醒道。实际上Newt当然知道,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处理所以才逃避地不去看,这么一被提醒,他必须做点什么。他强忍着哭泣问:“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残忍地杀了我的哥哥?”


Déchiré啐了一口:“呸。战争英雄Theseus?让他和他的理想主义去死吧。”


Grindelwald用尖利的目光瞪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还记得你刚才说的吗,Scamander先生?你要他偿命。”他给了Déchiré一记钻心剜骨,Déchiré在空中扑腾,痛苦地惨叫。Newt握着魔杖流泪,却一直在摇头:“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他联想到了Theseus,四肢冰凉发软,即使他真的憎恨那个男人,悲恸令他连魔杖都握不住。


Vinda抚上Newt的肩膀,在他即将松手前握紧了他的手并慢慢抬起把魔杖对准Déchiré,扭头寻求Newt最肯定、最不会反悔的答复。Newt的牙齿都在颤抖,但还是坚定地微微点头。


“Avada Kedavra。”Vinda念出了咒语。




Theseus死后并未选择走下去,因为担心Newt会被他牵连而选择留在了魔法部一个无人的阁楼里瞭望。此时此刻望着他弟弟带着泪珠的脸庞,他知道不会有危险发生了,但这不是他所认为的最好结局。


“Newt,你可以不那么做的。你无需为了我的死而让谁偿命,因为生命从来不是可以画等号的事情。”这个孤独的幽灵呢喃道,那是一种带有复杂情感的失望。但他不能去见Newt,Theseus不想让弟弟体会他的失望。


Newt什么都不知道,到Déchiré死去时,他仍以为哥哥会以他为傲,因为他成功复仇,解了弑兄之恨。


只可惜这个世上没有以眼还眼的道理。

冰河r小可爱

【Scamanders】欧墨尼得斯的仁慈—2

Chapter 2//忌恨|Megaera


魔咒是不会骗人的。


兄长的惨状、Déchiré与三个帮凶的得逞狞笑、魔杖掉到地板上的清脆声音组成了画面萦绕于Newt的思维无法拂去。这信息量说多其实也不多,是个浅显易懂的结论:Theseus死了;但你称之为少,又不那么合适,因为Theseus死了。


“不,不,Theseus......”Newt一时之间慌了神,所有话到了嘴边都变成了Theseus、Theseus、Theseus。他从来不会想他自己连哥哥的遗体都见不到最后一面,最后的幻象已经是兄弟情深的绝响。而僵直死在地上的帮凶之一不再恐怖,与幻...

Chapter 2//忌恨|Megaera


魔咒是不会骗人的。


兄长的惨状、Déchiré与三个帮凶的得逞狞笑、魔杖掉到地板上的清脆声音组成了画面萦绕于Newt的思维无法拂去。这信息量说多其实也不多,是个浅显易懂的结论:Theseus死了;但你称之为少,又不那么合适,因为Theseus死了。


“不,不,Theseus......”Newt一时之间慌了神,所有话到了嘴边都变成了Theseus、Theseus、Theseus。他从来不会想他自己连哥哥的遗体都见不到最后一面,最后的幻象已经是兄弟情深的绝响。而僵直死在地上的帮凶之一不再恐怖,与幻象里的猖獗相重合,那丝毫的快意在Newt心底埋下种子。


女人没有说话,Credence也保持他一贯的沉默不语,此刻空气安静得像默哀,只有时不时出现的微弱哭泣声才能证明这里的时间依然流动。他的护树罗锅探出头来帮他拂去了几滴泪水,还揪了揪他的衣领企图安慰悲痛欲绝的人类。


正当寂静即将压垮所有事物时女人张口打破了摇摇欲坠的局面:“如果你想要魔法部出手处理,那么令人伤心的是你该趁早放弃。Déchiré的清洗不止涉及了你的哥哥,现如今由上至下整个魔法部都已经被渗透。”Credence在话语之际则让自己的位置更靠近Newt,为了使Newt能稍稍安心——也许达不到效果,但他尽力了。


曾经Theseus怀抱的柔软和温度好像恍惚间出现在了Newt身上,又在一瞬间里消失殆尽,这一来一去令他头脑发昏。Credence赶忙扶住了踉跄的Newt,女人则握上他的肩膀用移形幻影到达了因窗帘紧闭而光线不足的小房间里,Newt坐在崭新铺好的床铺上无声痛哭,在他指缝之间只有一两声抽泣声漏出。女人放下Newt最心爱的皮箱后一声不响地离开,半掩上门像是在催促Credence快些出去。


“你可以先待着,这里很安全。房间里基本上一什么都有,如果你饿了,餐桌在楼下。”说完话后Credence也离开了,顺便把最后的光源——门——紧闭了,Newt独自一人留在了昏暗中。哭泣使他身心俱疲于是倒在床上睡着了。




回忆侵袭了他的梦境,他像在事发现场那样感到真实,却又无能为力,看着Theseus死去,这仿佛是无法逃离的时间怪圈。Newt终于忍不住大声哭起来,直到一个温柔女声唤醒了他。


“噢...亲爱的,我刚得知那个恶耗,对你的损失感到非常抱歉...但我在这儿,好吗?你可以和我诉苦,别那样伤心了,我很心疼。”


“Queenie!”Newt因为熟悉的声音逐渐恢复理智,却仍止不住地流泪。Queenie用手帕给他擦去泪水,包括她身上的香味,都起到了极大的安抚作用。


“是的,是的,我也想你们了。”Queenie不自觉读了他的思想,让她得以和泣不成声的Newt能够对话,“我们在黑魔王的地盘上。”


……


待到Newt终于平静下来,Queenie提议去吃晚饭,他同意了。饭后余暇,两人坐在餐桌旁的小会客厅里休息,天生的摄神取念师用她的天赋努力引开话题,尝试让Newt不再那么低落,显然卓有成效。现在因为口渴,Queenie出去给两人找些茶叶喝。一阵脚步声接近了门口,但那不是我们的美国甜心Queenie。


“Grindelwald。”Newt警惕地紧盯着走进来的男人,而他身后跟着一个熟悉的女人,她向Newt致意,在Grindelwald之前介绍自己:“Vinda Rosier。”


Grindelwald打量着会客厅的布置:“Scamander先生,你们两个之前见过,就不需要我引荐了。希望你享受刚才餐桌上的食物,巧克力布丁是Queenie特意给你做的。”


“我怎么在这儿?”Newt发问,这个问题就算是他脱口而出后都觉得毫无意义。


黑魔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于窗户前停下,望着外边的天空:“说实话,我不是来翻旧账的,你曾经做过的此时此刻都可以一笔勾销。我这次是为了你的事,希望你还没有通知Dumbledore。”


“为什么?”


“你绝对不想把他卷进来,不是吗?魔法部在此之前对他的态度就足够恶劣了。”Grindelwald在窗前踱步,没有选择用眼神来压迫Newt,反之明智地选择躲避,但换成缓慢的脚步声代替接触,而随之而来的光影变化让本来就有点矮的房间气氛变得更紧绷了。


Newt没有注意到气氛奇怪的流向,他在专注于思考黑魔王的问题,但很快有了答案:“Albus.....是的,我猜他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不会把消息瞒着。”Grindelwald听到“Albus”时稍稍扬眉有些惊讶。


“我只找到了红茶.....”Queenie用魔法捧着茶杯走进那间房间,“也许我该离开。”Grindelwald因此转头看向门口,他开口道:“不,留下来陪陪我们的客人吧,你们曾经关系很好”Queenie点点头看了一眼Vinda,坐在了Newt旁边并把茶杯递给了他。


“那么看起来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


“我不会跟魔法部或者麻瓜反目成仇。”


“当然不会,你的敌人从来都只是你哥哥那个惨无人道的竞争对手。Déchiré甚至处决了我的圣徒,只因他们不愿意支持他上位,看在梅林的面子上这都算是挑衅。所以,Scamander先生,我们在同一条战线上。希望你能好好思考我的提议,为了你在乎的巫师世界,也同时为了你的哥哥。和老朋友叙旧吧,Newt,我不打扰你们。”Grindelwald自始至终没有把目光落在Newt身上,离开房间时Vinda跟在他后边也出去了,但看了一眼Newt。那是蛇蝎一般的眼神,叫嚣着自由,仿佛告诉任何被注视到的人都应当为了你自己而雄起,而胜利绝对属于你。

冰河r小可爱

【Scamanders】欧墨尼得斯的仁慈—1

Chapter 1//不安|Alekto


Theseus被杀害于魔法部。


没有谁会想到某一天这个年轻有为的首席傲罗会死于竞争对手的残忍恶毒的诅咒里——连着五个钻心剜骨让Theseus在鲜活的生命中痛死。没几个人知道这件事,除了同党,目击者都被残忍谋杀,所以很大一部分人只在好奇为什么他缺席了竞选、把重要的领导权轻易交给了对手。


Newt已经好多天没听到他哥哥的消息,无论报纸还是舆论都没有什么关于Theseus的新闻。于是他故技重施,用Theseus留下来的发丝制作魔药,可惜所剩无几了。变成他兄长的模样便可以顺利潜入魔法部,这是Newt手里永远的通行证,通往办公室的路上...

Chapter 1//不安|Alekto


Theseus被杀害于魔法部。


没有谁会想到某一天这个年轻有为的首席傲罗会死于竞争对手的残忍恶毒的诅咒里——连着五个钻心剜骨让Theseus在鲜活的生命中痛死。没几个人知道这件事,除了同党,目击者都被残忍谋杀,所以很大一部分人只在好奇为什么他缺席了竞选、把重要的领导权轻易交给了对手。


Newt已经好多天没听到他哥哥的消息,无论报纸还是舆论都没有什么关于Theseus的新闻。于是他故技重施,用Theseus留下来的发丝制作魔药,可惜所剩无几了。变成他兄长的模样便可以顺利潜入魔法部,这是Newt手里永远的通行证,通往办公室的路上不断有比往常更多的人更激动地向“Theseus”打招呼,Newt慌忙回答“谢谢”“好的”“我也是”并加快脚步,比平常更别扭地低下脑袋来躲避他们的目光。在最后一个拐角处,闯出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Newt施了昏昏倒地,Newt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应声被击晕在地,那两人拖着假Theseus移形幻影到达了另一个室内,与此同时,门也落了锁。




Newt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摸魔杖,但他的口袋却空空如也,他自己还坐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的办公椅上,双手被魔法链条所捆,而旁边站着对他自上而下审视打量的男人他也从来没见过。


“你怎么可能没有死?”男人咬牙切齿地开口问,“我亲手把你的尸体烧焦了。”


“什么?”Newt仍有些觉得天旋地转,注意力根本无法集中到交谈上。


那个男人皱着眉头指了指Newt口袋里探出头来的生物:“那是什么?”Newt的嘴角弯出了微笑的弧度,把那个不安分的小脑袋按回口袋,才回答道:“它是嗅嗅......经常跟着我的,先生,书里我有提到它。”然后他的目光又垂下来,盯着他自己的手。


“等等,你不是Theseus?”打量他的男人发现了Newt的脸好似在分崩离析,最后变成了一个所不熟悉的面孔。


“噢,我是Newt Scamander,我来找他的,先生。”纽特略带羞涩地做自我介绍,手指相互摩擦仿佛能把讲话的勇气搓出来,“你好像知道我的哥哥,请问能告诉我他在哪里吗?”


男人恍然大悟,脸上严肃的神情恍然破成了处理公事虚伪的亲切笑容:“非常抱歉,Mr.Scamander,我也在寻找Theseus,刚才不过是在说胡话,请不要往心里去,我代魔法部再次向你致歉。”他没给Newt留任何的询问机会,对他的手下们下命令:“绅士们,请把这位神奇动物学家安全地送出去,千万别伤害到他,否则我会向你们追责的。”先前把Newt打晕的两人架着他的胳膊用咒语瞬移,但此时的目的地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里,突然出现了女声说出了那个不可饶恕咒——阿瓦达索命,一阵绿光过后,他的两个胳膊都被放开了,手上的链条随之消失,左后方的人稍稍向后退了几步,而右后方的人则是那个被杀死的倒霉蛋。


Newt着实被阿瓦达吓得不轻,但他随着绿光转头发现曾经左后方架着他的是个见过许多面的老熟人——Credence,Credence注意到了Newt回望的目光,微微低头朝他致意,脸上的表情毫无波澜。他又警惕地把脑袋扭回去观察穿一身黑色哥特风长裙、戴仅遮一只眼睛面纱的优雅女人。


“你见到他了,Scamander先生。别怕,这个人死有余辜,算得上凶手的共犯。”女人带着些法国口音。


“见到谁?”


“Déchiré,刚刚你才和他谈过话。”她特意用法语念出男人的名字。


“所以?”


“他在这一点上起码很诚实:Theseus的确已经死了。”


Newt愣了一下,因为他的最坏预期就是他的哥哥遭遇了危险:“你怎么知道?”


“信或不信,由你自己来下定论吧——这是现场为数不多的线索残余。”女人拿出包裹严紧的手帕翻开,里边是几根微微有些蜷曲的黑色发丝,Newt确认那绝对是属于Theseus的头发。Credence将Newt的魔杖归还了他,站在他们两人右边静静凝视。


“*Rediphantasma。”Newt用魔杖逆时针划了两圈半,却看到了他哥哥痛苦的神态。


Theseus在痛苦中挣扎,尖叫逐渐变得悄然,自始至终他的嘴里都没吐出一个求饶的词——也许是过于疼痛导致他无法从嗓子眼里挤出声音。当他的魔杖从他手中滑下时,这位年轻的首席傲罗生命就在此终结,最后是大火烧灭了幻象。一切发生得太快,Newt呆滞地愣在了原地,女人把丝绸手帕收了起来。






*此咒语为原创,使用拉丁语redii与phantasma组成,分别意为“返回”“幻象”。能够消耗物体查看曾经在这个物体上最后一次施咒的情况,以幻象形式呈现,仅有施咒者可看到幻象内容。幻象结束后物体无法以任何方式恢复,且该咒语不会对复制出的物体有效。

katze11

《神奇动物:邓布利多之谜》德语配音无字幕版

siehe Kommentar

拖了个稍微大点的版本,音画质还行


啊.....人的热情与爱大概真的会消失 / 反正这个系列越来越让我抓不到主线 / 这部连Jacob的故事也吸引不到我了 / 那麒麟的别扭造型&整个过家家一样的认证仪式真的让我无语 / 讲真我差点以为它要对着Jacob鞠躬 / GGAD和弟兄这两对CP有点硬塞了 / AND每次纽特和校长情真意切对话时我总觉得某盖头顶草原了快 / 血咒锁链涩涩的 / 全片只有蝎子舞让我笑了一小会......

siehe Kommentar

拖了个稍微大点的版本,音画质还行


啊.....人的热情与爱大概真的会消失 / 反正这个系列越来越让我抓不到主线 / 这部连Jacob的故事也吸引不到我了 / 那麒麟的别扭造型&整个过家家一样的认证仪式真的让我无语 / 讲真我差点以为它要对着Jacob鞠躬 / GGAD和弟兄这两对CP有点硬塞了 / AND每次纽特和校长情真意切对话时我总觉得某盖头顶草原了快 / 血咒锁链涩涩的 / 全片只有蝎子舞让我笑了一小会 / 特效是最大看点 / 女教授还是很帅气的 / 总之....观感比较..emmmm...

木桔

【分析】newtina还没确定关系的原因?

如大家所见,我是一个喜欢他们很久的一个人。(我自作多情,大家见不了(

我有一天在疯狂的写文、和我同学吐槽他们进度有多慢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如标题,newtina还没确定关系真的只是因为他们都很害羞吗?

我之前在圈子里看到好像都没人讨论这个问题(或者只是我没看到),所以这个就是我的原创观点了吧。

个人见解,有错漏有不同意见欢迎评论。

正文

如大家所见,圈子现状如下:

[图片]

令人着急,真的令人着急。

我们看第一部,面包组进展,开头相见就各种放电,结尾雨中kiss不知道惊喜了多少人,反观我们这边,糖虽然多,但是进展??不过逃命牵手,结尾挽头发,还有个leta误会贯穿前...

如大家所见,我是一个喜欢他们很久的一个人。(我自作多情,大家见不了(

我有一天在疯狂的写文、和我同学吐槽他们进度有多慢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如标题,newtina还没确定关系真的只是因为他们都很害羞吗?

我之前在圈子里看到好像都没人讨论这个问题(或者只是我没看到),所以这个就是我的原创观点了吧。

个人见解,有错漏有不同意见欢迎评论。

正文

如大家所见,圈子现状如下:

令人着急,真的令人着急。

我们看第一部,面包组进展,开头相见就各种放电,结尾雨中kiss不知道惊喜了多少人,反观我们这边,糖虽然多,但是进展??不过逃命牵手,结尾挽头发,还有个leta误会贯穿前两部,蒂醋了当然是有甜,但是对进展就是个绊脚石。

第二部,Mr Scamander这个称呼不知道委屈了多少个纽(bushi),进展几乎倒退,好在Salamander eyes补回来了一点。(说实话这个火蜥蜴深究起来还真挺有意思())

第三部,Tina消失术,不过有蒂娜的地方都是糖就是了,结尾面包房门口,非常好,感觉已经快破进度条了!!!谢谢罗琳!!!


以上这么多,其实只是概括电影内容,证明进度有多慢。

他们确实社恐,少与人打交道的动物学家不知如何表达,雷厉风行的傲罗不知如何倾诉,这大概也是他们吸引我的萌点吧。所以一开始我就是这么认为,因为害羞、社恐,所以进度慢。

至少我现在不这么觉得了,至少不只这么觉得。

可以看到许多同人文里(甜文)都会常有某人提醒他们中的一方,然后他们豁出去了,进展也就起来了的情节。我觉得这非常合理,我相信纽和蒂他们能在生活中发现懂得珍惜的必要性,他们都见过社会(纽好像去过一战战场,蒂的话,傲罗应该大场面都见过),如果明白“对方值得珍惜”,也必会有所行动。

而第二部里jacob明显助攻,纽特傻不会傻到听不懂,再怎么反应慢,过后细品也该听出来了。

上上一段的推导来说,至少第二部后纽应该有行动。

可是他没有。

肯定有其他原因。

再看神奇动物的时代,麻瓜二战,巫师界格皇添乱,是战争时代。虽然我没看什么战争中的爱情、也不了解,但是肯定有风险,尤其对他俩,都是大人物,能力也都很强。

(之前有人说纽弱,那请问第二部开头魔法部为什么提出让他加入傲罗部 还有第一部,他能明锐觉察部长是假的也是他能力很强的体现。蒂强就不用我多赘述,26岁首傲,实力摆在这。)

如果他们确立关系,再怎么保密我相信也是会走漏的。如果战争真起了,格万一抓了蒂或纽一个人作为套信息的对象,拿另一个人的生命、自由或者是否受虐待做要挟,想必不会是好事。

先不论如果真的这样发生会怎么样(不过我相信面临这种境况他们会愿意为大局作出牺牲的),他们会希望有两全的做法,既保住大局,又不让自己在格皇那里“看中的人的名单”上多添一人、让对方受到伤害。

有人会说,如果纽被威胁,那蒂就算与他无关了,那格拿忒修斯威胁他不是一样?他要老婆不要亲哥?

我想,格如果想搞事,他会把纽“至亲名单”里所有人都迫害一遍的(前提是他有能力威胁他们的生命,打不过对面白搭)。纽会认为保一个总比没有好。

(当然格要这么做还是有点困难就是了,虽然他强但只要人多,对面这边还是还是干的过的。格好像很喜欢只派几个人打。)

这是我的一个想法吧,总结来说就是在战争前提下,他们都会为了大局和在意之人都不被破坏这个梦想,而作出为一己私欲的“确立关系”。

在这个时候这对他们都不好。只要活到战争结束,他们都有时间。

机会多着呢。

(不过他们害羞不敢也是真的!!)

总之就是这样吧,对一个老议题的新观点。这么一想,newtina其实也不甜了。

我自己的联文也是以这个想法为底而创作的,这算是一个小预告之类的(?)

感觉这个想法会更现实一点,在战争年代。


有不同想法或补充欢迎提出,我喜欢评论!纽蒂聊聊才温暖嘛,北极圈里也要有取暖的火种。

千叶

【𝐭𝐡𝐞𝐬𝐥𝐞𝐭𝐚|忒莉】“我还是会每天都梦到她”


𝐓𝐡𝐞𝐬𝐞𝐮𝐬 𝐒𝐜𝐚𝐦𝐚𝐧𝐝𝐞𝐫×𝐋𝐞𝐭𝐚 𝐋𝐞𝐬𝐭𝐫𝐚𝐧𝐠𝐞


哥嫂永远的结婚纪念日快乐

破站指路:𝓱𝓪𝓹𝓹𝔂 𝔀𝓮𝓭𝓭𝓲𝓷𝓰 𝓪𝓷𝓷𝓲𝓿𝓮𝓻𝓼𝓪𝓻𝔂 


BGM:《find my way back home》

【𝐭𝐡𝐞𝐬𝐥𝐞𝐭𝐚|忒莉】“我还是会每天都梦到她”


𝐓𝐡𝐞𝐬𝐞𝐮𝐬 𝐒𝐜𝐚𝐦𝐚𝐧𝐝𝐞𝐫×𝐋𝐞𝐭𝐚 𝐋𝐞𝐬𝐭𝐫𝐚𝐧𝐠𝐞


哥嫂永远的结婚纪念日快乐

破站指路:𝓱𝓪𝓹𝓹𝔂 𝔀𝓮𝓭𝓭𝓲𝓷𝓰 𝓪𝓷𝓷𝓲𝓿𝓮𝓻𝓼𝓪𝓻𝔂 


BGM:《find my way back home》

?
电影看完了,对这个姐印象很深刻...

电影看完了,对这个姐印象很深刻

,,,

时间隔太久了,完全不记得她在神奇动物二里的戏份,,这一部里有她演出的地方基本都很有趣

【注意,不是cp向】

电影看完了,对这个姐印象很深刻

,,,

时间隔太久了,完全不记得她在神奇动物二里的戏份,,这一部里有她演出的地方基本都很有趣

【注意,不是cp向】

襄论欢七

对于德普胜诉后能否回归FB4的几点脑洞推测


人们容易原谅别人的错误,却很难原谅别人的正确。这是赫敏转述邓布利多的话。


华纳容易在德普“错误”的时候换掉他,却很难在他“正确”的时候换回他。


位于魔都的我没有看过FB3,但是根据已经公布出来的剧情,我真心希望FB3能直接重拍,剧本能直接重置,演员改回德普,GG的各种迷惑操作改回他应有的雄才大略。


我知道这种可能性趋近于零,即使现在德普胜诉了,这种可能性大概率还是趋近于零。


除非,FB4能以一种接续FB3的方式重置FB3。


比如说:FB4告诉大家,整部FB3并非魔法世界的实然历史,而是基本没出场的女主角蒂娜意识海中的一场梦境/幻境。


这样就可以解决如下问题:...


人们容易原谅别人的错误,却很难原谅别人的正确。这是赫敏转述邓布利多的话。


华纳容易在德普“错误”的时候换掉他,却很难在他“正确”的时候换回他。


位于魔都的我没有看过FB3,但是根据已经公布出来的剧情,我真心希望FB3能直接重拍,剧本能直接重置,演员改回德普,GG的各种迷惑操作改回他应有的雄才大略。


我知道这种可能性趋近于零,即使现在德普胜诉了,这种可能性大概率还是趋近于零。


除非,FB4能以一种接续FB3的方式重置FB3。


比如说:FB4告诉大家,整部FB3并非魔法世界的实然历史,而是基本没出场的女主角蒂娜意识海中的一场梦境/幻境。


这样就可以解决如下问题:


1.为什么FB3的GG变了模样,因为蒂娜在FB1和FB2见到的GG完全是两副相貌,所以她内心深处本能地不敢相信GG表现出来的任何相貌,哪怕FB2的GG用的是自己的真实相貌。于是蒂娜的意识海原创了一个全新的形象指代GG,其他人则延续各自的真实相貌。


2.为什么FB3的GG降了智商,因为蒂娜本身没有GG的雄才大略,不可能想象得出GG和AD会采取怎样的斗争方略,所以只能出于对纽特和神奇动物的爱屋及乌,想象出麒麟择主的幼稚桥段,并且出于朴素的正义必胜的愿望,让GG在各方面都输得一塌糊涂。


3.为什么FB3的奎妮会毫无逻辑地轻易背叛GG,因为蒂娜内心深处一直希望奎妮回归以AD为代表的正义阵营,得到一场幸福美满的婚姻,这种姐姐对妹妹的美好期盼没有逻辑,全是感情。


4.为什么FB3的克莱登斯被设定为阿不福思的儿子,因为蒂娜完全不知道1899年的戈德里克之夏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当时的阿不福思根本没有成年,既然克莱登斯是邓布利多家族的人,那么将其归属给阿不福思最符合蒂娜的想象力。


5.为什么FB3的蒂娜本来是女主角,却基本没出场,因为整部FB3都是蒂娜的梦境幻想出来的内容,她的出场隐含在镜头背后并贯穿始终,这才是最有分量的出场。


如果FB4对FB3有类似上述的定位,并且邀请德普回来出演FB4,那么我也许还能再奢望一下,未来可以见到雄才大略的GG,在时代的车轮下,在命运的洪流中,与AD如平行线对撞一般,共同书写他们史诗级的悲剧人生。





Wilda

居然已经六月了,更新一下

是画了快三周的麦叔版格林德沃,有照片参考

居然已经六月了,更新一下

是画了快三周的麦叔版格林德沃,有照片参考

7念。

「月亮不知道它的恬静皎洁,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月亮。」


by 博尔赫斯


------


看完删减片段感想


/ 送一些关注度给皮克特 —— 忒哥给弟包扎完后 皮克特举着小绿爪来回晃动试图引起注意:忒修斯!轮到我了!该给我换药了! /

/ 然而哥满眼都是纽特并没看到我们努力挥舞爪爪的皮克特 /

/ 心疼三秒小罗锅 /


/ 妈妈以前会唱的那首歌 /

/ 麻瓜摔进井里 女巫施了魔法 麻瓜醒来时问 ......




「月亮不知道它的恬静皎洁,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月亮。」


by 博尔赫斯




------


看完删减片段感想



/ 送一些关注度给皮克特 —— 忒哥给弟包扎完后 皮克特举着小绿爪来回晃动试图引起注意:忒修斯!轮到我了!该给我换药了! /

/ 然而哥满眼都是纽特并没看到我们努力挥舞爪爪的皮克特 /

/ 心疼三秒小罗锅 /



/ 妈妈以前会唱的那首歌 /

/ 麻瓜摔进井里 女巫施了魔法 麻瓜醒来时问 女士我这是在天堂吗 /

/ 怀疑这是老爸的drinking song /

/ 小麒麟打滚撒娇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

/ ——爸爸妈妈合唱了嘢!/

/ Is it heaven I’m in? /



/ That’s remarkable. They rarely consent to human contact,you know, unless they sense an affinity /

/ And she senses an affinity with you,does she? /

/ Yes. /

/ Well,there you have it. We’re brothers at all,Newt. /


Affinity:本性^爱好;同情心;亲和性;类同;相似性;姻亲关系;亲和力


  1. the force attracting atoms to each other and binding them together in a molecule

  2. (immunology) the attraction between an antigen and an antibody

  3. (anthropology) kinship by marriage or adoption; not a blood relationship

  4. (biology) state of relationship between organisms or groups of organisms resulting in resemblance in

  5. a close connection marked by community of interests or similarity in nature or character

  6. inherent resemblance between persons or things

  7. a natural attraction or feeling of kinship


/ 任何一种释义都很值得阅读理解 /



/ 给手上药特写感觉莫名地像GGAD血盟的镜头 /

/ 中间纽特偷着看了好多眼忒修斯 /

/ 药瓶塞子存在的意义是用手拔出来而不是用牙咬  傲罗先生 /




/ 原来卡哥说他和雀每天play play play play play和tease tease tease tease tease不仅限于化妆间 /

/ 剧情里忒纽也在play和tease /

/ She is. /

/ She is not ./

……

/ 不禁怀疑片段被删的原因  全是感情没有演技(bushi) /




笑笑是真爱

《GGAD》復活

预警,有刀有虐,请小心食用

设定是如果那天....


那一刻,时间是静止的

掌心下曾经只为彼此脉动的心跳,却换来这一刻的针锋相对。血盟不再束缚着彼此,他们可以在这一刻结束这一切...

但最后两人都双双放下了魔杖

Grindelwald认为,或许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

笼罩着他们的结界像漫天的雪花,一片一片的瓦解,渐渐传来外头喧闹着,祝贺桑托斯当选的声音

「从此之后,还有谁会爱你!」

Grindelwald知道自己这只是气话,想要激Albus说些什麽,像在咖啡厅那样逼他亲口承认爱他,想要他停下转神离开的脚步

Dumbledore转过头来,似乎想对他说些什麽...

但象......

预警,有刀有虐,请小心食用

设定是如果那天....


那一刻,时间是静止的

掌心下曾经只为彼此脉动的心跳,却换来这一刻的针锋相对。血盟不再束缚着彼此,他们可以在这一刻结束这一切...

但最后两人都双双放下了魔杖

Grindelwald认为,或许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

笼罩着他们的结界像漫天的雪花,一片一片的瓦解,渐渐传来外头喧闹着,祝贺桑托斯当选的声音

「从此之后,还有谁会爱你!」

Grindelwald知道自己这只是气话,想要激Albus说些什麽,像在咖啡厅那样逼他亲口承认爱他,想要他停下转神离开的脚步

Dumbledore转过头来,似乎想对他说些什麽...

但象徵着恶咒的绿色光束让他的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

Albus本来要对他说什麽...告别吗...天真的又要拜託他就此停手吗...?还是说爱他...?

Grindelwald觉得他发了疯似的想要知道

那一刻,血盟掉在地上碎裂成了两半,碎裂的声音在他的耳膜上无限放大,宛如撕裂天际的雷声,曾经盛着彼此血液的容器,只剩下一个空壳

Grindelwald曾经觉得,血盟坏了也没关係,就算Albus想要违背他们的约定也没关係,未来他们还有机会,可以再订一个,比这个更强大更永恆,没有人能打破的誓约

毕竟那是年少轻狂两人缠绵之下,做出来的产物,有很多的不成熟,很多自以为是。当然,Grindelwald现在还是认为他们要统治麻瓜的世界,而且他相信Albus的心底一定还存着这样的念想,只要等他成功了,他可以把Albus带回纽蒙加德,有的是时间说服他,让他不管是身心灵,都记起他们炙热的爱情

结界瞬间破碎,众人都还没意识到,在时空静止的短短几秒内,魔法世界最伟大的白巫师,就此殒落。Grindelwald瞬移过去,接住了Dumbledore的身体,他们太清楚彼此的重量、彼此的身体,但这一刻一切不再一样

麻瓜世界流传着一句话,说灵魂是有重量的

突然,Grindelwald觉得或许麻瓜没有他想的那麽愚蠢

Vinda站在那裡,握着魔杖的手还举着,眼底透着一丝不敢置信跟得意。她成功除掉了主人这辈子最大的敌人,这下子Grindelwald一定会奖励他的吧

但她从来没想到的是,回报她的是同样的不赦咒

Vinda从阶梯上滚下,这才引起众人的注意力和一阵骚动

原本就不晴朗的天空,此刻被一片一片厚重的乌云笼罩,雷声隆隆刮起阵阵狂风,下一秒闪电开始噼落,砸在众人之间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麽事,只是迅速地施展保护咒,群众开始四散奔逃,尖叫、推挤、踩踏,此刻的他们跟麻瓜并没有什麽差别

Newt忙着保护麒麟宝宝,Theseus则急着保护他那遇到任何有关宝贝奇兽,自身安危完全不顾的弟弟;Queenie撑起保护罩紧紧地牵着Jacob;Aberforth想要带着好不容易重逢的儿子离开,完全没注意到哥哥毫无生气的倒在Grindelwald怀中

在失控的黑魔王之下,没有人可以轻松抵挡那些雷电

魔法转播并没有就此停止,因此才有人能够注意到Grindelwald怀中抱着那个人是曾经可以带领他们打赢这场战争的希望

恐慌开始蔓延,他们以为黑魔王会从此势不可挡,一场浩劫看来是无可避免

但下一秒,Grindelwald抱着Dumbledore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他们之间的一切,并不会就这麽结束,Grindelwald是这麽相信着

不管用什麽方法,他都要把Albus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一向围绕着浓雾的纽蒙加德,周遭的云雾似乎变得更加浓厚诡谲一分

昏暗的空间裡,只有悬吊在顶端的老旧的枝形吊灯,和放在四个角落的一明一灭的烛台,带来一丝的的光线,潮湿、挟带的泥土、鲜血、发霉的石缝,各种令人寒毛直竖且不悦的气味夹杂在一起。天花板上石砖水滴,低落在因为凹凸不平的石缝产生的水洼,与Grindelwald沉重的脚步声一起迴盪在整个地窖

Grindelwald紧紧抱着Dumbledore走入水池,让幽绿色的池水缓缓包裹他的爱人,口中喃喃朗诵着的咒语就像刻在他脑海裡一样清晰

他要把Albus带回来,这是他唯一的目标。征服麻瓜世界,当这个世界的领导人,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跟復活麒麟时不一样,这次他竟然感到紧张、感到害怕,那些他认为多年前早就被他屏弃的情绪

水流带着鬼火般的青绿色,重新流入Dumbledore的身体,古老的符文在水中载浮载沉,Grindelwald可以感受到怀中的躯体渐渐开始挣扎,如溺水的人靠着本能在求生,这代表他成功了...

Dumbledore浮出水面大口地喘着气,曾经如天空般湛蓝的双眸,却变得汙浊,Grindelwald一点也不在乎,只是紧紧的抱着他的Albus,他的爱人

「嘘...不要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Grindelwald一下一下轻抚着Dumbledore的后背,就像安抚着一个新生的婴儿一样

「走...我们去换衣服,然后我带你好好认识一下这个城堡」

「你一定会想起来的...你会记得这裡的一切...你会记起我们曾经的誓言」

那天夜裡,不管是原本被关着的犯人,或者是Grindelwald的亲信,全部都被赶出了城堡

麻瓜和巫师世界的战争,就这麽嘎然而止

民间流传着各样的说法,有人说Grindelwald最后被爱给感动,从此隐居在了这座堡垒;也有人说伟大的白巫师设谋Dumbledore诈死,成功的除掉了Grindelwald,从此退隐;也有说法说Dumbledor最后拉着Grindelwald在纽蒙加德同归于尽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麽,只知道在选举之日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Grindelwald和Dumbledor,这两位魔法界最有名的两位黑白巫师

「嘿...Albus,我带了你最爱的柠檬雪宝」

Dumbledore没有回应,只是呆呆地站在那裡。Grindelwald也不介意,拆开糖果的包装纸,把他最讨厌的甜食含进嘴裡。以前Albus拆糖果时,锡纸和塑胶摩擦製造出的声音,会让他对于这种麻瓜糖果莫名的更加烦躁,现在却别有一番意义

Grindelwald轻轻抬起Dumbledore的下颚,熟练的撬开对方的牙关,将糖果送了进去,再趁势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直到他的Albus开始有点不适的喘着气

Grindelwald觉得每当这时候,他都可以看到Dumbledore的双颊泛起了一丝嫣红,彷彿听到Albus再喊他Gellert

不过不急,总有一天他会听到的...

Grindelwald轻轻拾起放在那袋柠檬雪宝旁边,承装着浓稠银色液体的玻璃罐子

「Albus…等我...」


Fin.


开放式结局,希望各位太太们不要打我。自从看到神仙大大画了麦子复活裘花的图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

太久没写文,文笔有点渣请见谅>_< 

如果喜欢可以帮我点个赞,说不定就有动力继续写下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