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go

3420.8万浏览    18.5万参与
蒲弥

  奥宝的头,重岳的身,科罗拉多的腿

  奥宝的头,重岳的身,科罗拉多的腿

ReiNoir

忽然想起来很久没往这边发整活…………

※吃了

※请不要玩食物

忽然想起来很久没往这边发整活…………

※吃了

※请不要玩食物

了略罗魔魔

fate圣杯跑团系列CG #随风暴而来的狂猎之王,噬咬世界根系的罪恶魔龙,肆意随心所欲的江山鬼王

  #几乎是瞬间开启的战斗,快速的填充速度和启动速度或许也可以算是gunner或者作为archer的依靠此般神秘程度唯有稀薄来说的武器来作战的从者来讲为数不多的优势之一

#早有防备的尼德霍格在对方右手摸向腰间是就做好了防备,而此刻,在阻挡在子弹的目前的,正是由漆黑的魔力组成的魔力护盾

【Thursaz】

#卢恩在瞬间就被描绘而出,并在不过毫秒的时间内在面前的某个位置爆发出雷铁交锋之光

#尼德霍格本身仅仅是“有着这方面的知识的程度,说到底能用魔术也是因为凭依的躯体有这方面的知识和本能罢了”

【那子弹的神秘太过于稀薄了不可能一击击穿我的防御】

#如此想着,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但就像一......

  #几乎是瞬间开启的战斗,快速的填充速度和启动速度或许也可以算是gunner或者作为archer的依靠此般神秘程度唯有稀薄来说的武器来作战的从者来讲为数不多的优势之一

#早有防备的尼德霍格在对方右手摸向腰间是就做好了防备,而此刻,在阻挡在子弹的目前的,正是由漆黑的魔力组成的魔力护盾

【Thursaz】

#卢恩在瞬间就被描绘而出,并在不过毫秒的时间内在面前的某个位置爆发出雷铁交锋之光

#尼德霍格本身仅仅是“有着这方面的知识的程度,说到底能用魔术也是因为凭依的躯体有这方面的知识和本能罢了”

【那子弹的神秘太过于稀薄了不可能一击击穿我的防御】

#如此想着,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但就像一开始所讲的,gunner虽然因为神秘的稀薄程度无法击穿

#但不过是一击的程度,如果从一开始就是“以其中一点作为所有子弹前进的终点的话……”

#不用回头也知道子弹击伤了御主的身体

#【哪怕是大神卢恩,但也因为使用者而被局限在了现代了啊】

#怀着如此的想法,那男子缓缓加快了步伐,每一步都伴随着衣物的破碎和非人的开始

 

#扳机的再一次扣响,从枪口而爆发而出的火花,顶针撞击而发出的响声

#无论是那种都如同慢动作一般倒映在自己的蛇瞳中

#无论射出多少数量都可以完美躲过,这是他对于自己的自信

#然而子弹却在自己的耳边掠过后,伴随着头发被气流垂荡起来后又伴随着地心引力落下时也有着其他‘事物’一起

#那是御主被击中腹部后流下的血液

【啧】

#龙翼,利爪,龙尾……非人之物以秒为单位显现,似乎也预示着……

 

【神话的终末】

 

#开始

 

【9】

#魔力彻底爆发,真正的宝具于此显现

#步伐彻底变为奔跑,漆黑的魔力化为实际性的黑雾笼罩全身甚至整个教堂的废墟

【8】

#歪斜的圣母像在被吞没时,她的指尖,似乎正接触着那肆意流淌的血液

【7】

#拿起,射出,换弹,一气呵成,一边感受着不知何时会在迷雾中出手的库图佐夫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随后朝着后方毫无任何犹豫的射出一枪

【6】

#伴随着金铁交击之声和,撕裂着黑雾的子弹和银刀同时出现又同时落地,虽然发现敌人的,但还是未曾发现

#assassin的飞刀还剩29把

【5】

【assassin吗……】

#明白了此刻的现状,但当自己还未填充好下一发的时候,却在目光下移的余光处,发现那娇小的身影在发现时便已逼近

【4】

来不及射击,来不及后退,那自己所剩下的选择也就唯有一项

‘砰!’

【3】

#利爪和西洋细剑交织的声音在教堂响起,而她原本打算将你开膛破肚的左手也正被你的反手细剑挡住

【2】

迷雾被这次交击而掀起的狂风而驱散而当她抬头看去时却似乎露出了发现的什么的表情而在诡异的微笑后直接一章劈向剑刃,虽然没有给你造成伤害,但依旧使你倒退数步

【1】

【说起来,现在是……什么时间来着】

#不知是习惯了黑暗,还是自己的注意力都被其他人所吸引,无论哪种都一样,只是需要明白为何现在才明白这般违和

【0】

#抬头望去,唯有那羽翼带来的永夜之空,和那“悬于‘天空’的虚假之日”用着那不带任何感情的蛇瞳凝视着自己

 

#如同那“无慈悲的太阳”

#时间:早晨6点

 

#死亡的气息与神代的威压一同袭向自己

#几乎是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反手一枪便对着那‘伪日’扣下扳机

#但可惜他这一次,似乎不会是那名为德雷克的女人。

#虽然子弹精准无误的射出,但可惜的是

“蹦”

#子弹……貌似跳弹了

【我怎么有种我在打坦克的错觉……】 

#在心里默默吐槽的同时也直接后撤与这种庞然大物拉拉开距离,但身后传来的爆炸加上和尼德霍格同源但又有着不同的‘死之魔力’也不约而同的吸引了将军和巨龙,你们的注意力貌似都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让我们把时间往前拨回几秒钟

#正一章击退并利用剑刃作为跳板而退出战场的她正打算继续扰乱战局时,却发现自己和archer一样

#迎来了不速之客

#不详的魔力在自己转身之时环绕于双手,面对从右侧突然出现的巨大柱子,直接将双手插入最前端,并在魔力传遍所有裂痕的同时,将其轻松‘分尸’

#而她预料中的敌人也如期而至

#那是骑着亡灵之马,拿着漆黑长剑和同色重铠,所到之处只会带来死亡的

【狂猎之王】

#挥动剑刃

#深入骨髓的寒冷,深蓝的魔力化为风暴袭来,连同那被‘分尸’的碎石们在空中就被冻结而化为粉末,而酒吞虽然感知到了反应,但对于视线的被遮蔽还是多少会受到些影响

#而此刻,带着头盔的狂猎之王以无法推测感情的目光注视着被自己的浪潮席卷而被直接击

飞的assassin

#另一边,被浪潮击飞的酒吞也在空中恢复了意识并直接抓住了本来将要飞过的柱子并以在上面留下醒目的五道爪痕为代价将其作为借力点在空中进行圆周运动后,在稍作歇息后,便使其作为自己弹跳的借力点,在倒塌响起的同时响起的,也是盔甲被撕裂的声音

#从者是不能用常理衡量的存在,这个观点在此刻又在各位御主和从者心中加深了印象

#因为在他们的眼里,rider的铁甲正被酒吞的双手撕裂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应该就是因为闪避及时而只是伤到了腰部一部分,但现在显然没有让她休息的时间

#因为巨大的龙爪,已然从上空无情落下

#让我们吧视角重新拉回到archer和尼德霍格这边,原本已经做好面前的巨物会直接攻击自己的archer却发现它似乎对rider更感兴趣而直接爆发出足以全城的市民都以为刚刚是不是地震的错觉这种程度的震动并跳向空中直接挥出龙爪伴随着那破空之声

【虽然突然,但确实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一边如此想着,一边用右手将长剑反手横直并用左臂抵住为了更多格挡空间而弯折的手肘

#足足四十米以上的巨龙,不过是一掌便让自己从空中便被一击击飞

#此刻,落于大地

#但幸好,没有受到损伤

“啪嗒”

#虽然臂甲的破碎无法避免就是了

 

第三轮

正看着尼德霍格吧注意力直接转移到了rider那边,那archer也不会选择继续攻击再让他们吧注意力扯回来,那新的目标也就不用再考虑了

#气息潜伏的效果已经结束,那么感知其气息便是轻而易举

#装填,瞄准,射击,一气呵成

【她现在的目标似乎也是rider……?】

#看着她的动作如此想着,但这和自己无关,只要开枪即可

#一边如此想着一边对着assassin连开了三枪

#而对方也对着自己丢出了三把

#assassin的飞刀还剩26把

#第一发:互相抵消

#第二发:也是互相撞击在一起,但自己的子弹却不知为何被打偏了方向

#子弹毫无疑问的射中了那巨龙,但对方却只想将rider碾碎

#第三发:酒吞一个歪头躲开子弹后不在和自己铲斗而是朝着rider的方向隐去了身形

#而她的刀也深深的插进了身后的墙洞

#同时留下了划过脸庞时的血液

#但接下来,她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尼德霍格,北欧最高的龙种亦是顶级的幻想种,其存在便是违规,其身上的任何部位都是现代魔术师难以想象的神秘,其龙躯即使是纯粹的质量都足以造成无法想象的碾压

#如同几秒前的那一爪和现在那正朝着自己袭来的血盆大口

【龙种依靠坚韧的龙躯足以傲视大部分幻想种,但这毫无疑问也是对其的束缚,以这个速度我完全可以躲开……】

#她的预测并没有错,这个估算能力是作为战士来讲理应持有的

#如果没有第三者插手的话……

“抱歉……不会让你这么轻松的逃走的~”

“?!”

#不知何时,自己的周围已然出现了目测数量起码20把短刀

#assassin的飞刀还剩6把

【不是投影而是空间系吗……】

#很明显,即使是投影也会有魔力咏唱的前摇,但面前却在显现的瞬间才感知道的波动毫无疑问是‘预先就已经设计好’的效果,也就是空间系礼装

#将长剑插于地面而爆发魔力,将本身作为台风之眼一般将触碰屏障的飞刀和之前的碎石一样全部腐蚀

#但她下意识的行动却忘了一点,极寒的冰风暴同样遮蔽了台风之眼内的人想要窥视风暴之外的途径

#而当风暴散去时,迎接她的,是更大的‘风暴’

#想要挥剑却为时已晚,那血盆大口已然近在眼前

#无法想象的痛楚从全身而来,紫黑色的毒素从伤口处蔓延全身

#伴随着自己的挣扎而被其甩飞几十米

#不知多少的树木被其撞断,只知道在她终于停止时,已经在教会附近的森林里一路划出了超过30米的沟壑

#但可惜的是,她的对手并不打算就此收手

#转瞬间,面前翠绿的森林就被紫黑色的火焰代替,伴随着从不远处而来的咆哮,那龙之吐息以将所到之处焚烧殆尽的“死”为主题而来

#将魔力全部灌注与剑之上

#传说狂猎常伴随着风暴而来,而风暴本身,也用着自己的方式收割着生命

#那耀眼的冰风暴以将万物在极寒中带去永恒的“终结”为主题而迎接……

#可惜,如果对手是法芙娜或者其他北欧龙种,那这一击即使无法压制也足以与之持平,但可惜自己的对手,是北欧龙种的顶点……不,或许在所有龙种中足以被视为顶点的程度

#终究,还是在出力上被其压制,当龙息散去时,此刻的自己,犹如风中残烛一般

“真是丢脸呢……那么,就让妾身送你一程吧~”

#单膝跪地,用长剑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却听见了那永远充满着愉悦的声音

“以吾之父神起誓,吾必定弑汝之命,吞汝之心,解汝之身。”

#每说一句便前进一步

“此传承源自吾等蛮荒之神”

#魔力环绕于全身并最后聚集于双手

“在最后的最后,由妾身,来给予你终结”

#如同瞬移一般

“百花缭乱·我爱称”

#此刻:杀戮开始

“传说北欧以9为圆满,那我也用9秒让你彻底的……

安息吧”

#这是她在灵核被击穿前,听到的最后的一句话

【9】

#伴随着宝具的咏唱,似乎有着有着八个头颅的巨蛇正出现在其身后,并在眨眼后消失

【8】

#而在下一次眼睑开关的间隙时,那人的手已然放到自己的胸前,随后化为指枪戳出

【7】

#不过一击便击穿自己的胸甲,其巨力甚至通过皮肤震断了一根

【6】

#虽被击飞,但从空中瞬间出现的四把飞刀直接固定住了自己的披风让自己不得不只是

后退几步的距离

#assassin的飞刀剩余数:2

【5】

#不等对方站稳便又以接近瞬移的速度从其胯下滑铲而出并对其双腿进行几乎同时的斩击

【4】

#再其倒下前便在地面跳跃到背部对着肩胛骨两刀刺入

#assassin的飞刀剩余数:0

【3】

#一击废掉双手,但rider还是用嘴借助原本握在自己双手中的,那高举过头顶的剑柄并用最后的力气转身砍向最后的人

【2】

#但最后,那击碎胸甲的一击,此刻化为全力一拳轰出,直接震断了大部分肋骨,那 

鲜血还未从嘴角涌出时便被接下来的大口鲜血淹没

【1】

#剑柄,落到了酒吞的右手

 

#最后,她被自己的剑所终结

 

#毫无疑问,灵核已经被其贯穿,接下来等待他的只有英灵座遣返

 

#“这就要结束了吗,是啊也该结束了,东尼让我们一起参加这场仪式吧……”

#有气无力的声音从那嘴里冒出

#不知何时,环顾四周,本应是被冰与火摧残的毫无生机的死亡之森,但此刻展现于自己眼前的,却是另一幅光景

#见证着原野从荒芜的原野逐渐诞生生命而繁荣,却在最后被哪携带狂风而来的狂猎而结束了生命而让原野重新回归了“死”

#无论是他的目标本身,还是目睹此场景的旁观者们

#而自己,似乎也是其中的一员(?)

#察觉到了不对劲但却无法脱离,那双手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气将自己紧紧的保住

“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面对全力挣脱的assassin,rider看着她说了一句话

“目睹吾等狂猎带来死亡之人,终将随着吾等一起走向生命的终点”

“(The gool of all life is death)死亡,是所有生命的终点”

#这是她在回归英灵座前前,听到的最后的一句话

idass
骑士临终的祈祷与神启示下的惨烈...

骑士临终的祈祷与神启示下的惨烈胜利(虽然其实没啥联系跟图关系也不大)罗兰之歌里印象很深的部分)】


骑士临终的祈祷与神启示下的惨烈胜利(虽然其实没啥联系跟图关系也不大)罗兰之歌里印象很深的部分)】



Ama蔳时

樱花庄的退休御主 21

  “唔哇~~~”藤丸立香伸了个懒腰,“还是第一次和人聊这么久呢~~”


  


  离开lupin酒吧,黑夜早已覆盖了天空,藤丸立香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幸好明天是周日,可以放心地睡觉。”


  


  全程围观的安徒生无话可说,如果不是不合适或许她连联系方式都拿到了。


  


  “下次还要来吗?”小小的疑惑隐藏在夜风中。


  


  ……


  


  “藤丸真是个好人啊。”人刚走,坂口安吾就感慨这么一句。


  


  藤丸立香不愧是号称亲和力EX的人,即使是初次见面,她也能凭她不低的情商与智商与人相谈甚欢。


  


  “......

  “唔哇~~~”藤丸立香伸了个懒腰,“还是第一次和人聊这么久呢~~”


  


  离开lupin酒吧,黑夜早已覆盖了天空,藤丸立香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幸好明天是周日,可以放心地睡觉。”


  


  全程围观的安徒生无话可说,如果不是不合适或许她连联系方式都拿到了。


  


  “下次还要来吗?”小小的疑惑隐藏在夜风中。


  


  ……


  


  “藤丸真是个好人啊。”人刚走,坂口安吾就感慨这么一句。


  


  藤丸立香不愧是号称亲和力EX的人,即使是初次见面,她也能凭她不低的情商与智商与人相谈甚欢。


  


  “好人吗?”太宰治趴在吧台上,“立香确实是好人。不过知道的不一定少。”


  


  “说起来太宰你和藤丸关系已经好到直呼名字了吗?”


  


  “当然——没有。”太宰治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藤丸’这称呼明明就是男性的吧,那喊‘立香’更好吧。反正立香也不会介意这个。”


  


  太宰治撇了撇嘴,“立香和那个小孩子关系才好呢,每次我想把话题引到那个小孩子身上都能被立香给挡回来。然后把话题引到立香身上的话,那个小孩子又会出来插嘴。”


  


  坂口安吾:“你很在意那个小孩子?”


  


  “有点讨厌。”太宰治鸢色的眼眸闪了闪,含糊不清地说,“反正不是普通的小孩子。”


  


  ……


  


  “三分钟内要到这里!没问题的,大叔你一定办得到!人家相信你!GO——GO——GO——火力全开!二氧化氮给他用下去!让我瞧瞧你的厉害吧!”


  


  “学弟!你太慢了!赶快解除限制!已经可以拿下手上的铅锤了!”




  “我是正在做什么修行啊!我已经尽全力了!”




  “可是我还有三阶段的变身耶!”




  “什么!你还打算继续进化吗?”


  


  太宰治一进来听到的就是这么段有些失真的话,藤丸立香拿着手机靠在椅子上向他打招呼。


  


  太宰治犹豫了一会,还是问了出来,“立香你在干什么?”


  


  藤丸立香拿着零食吃,头也不抬地回答,“如你所见,我在凑热闹。”


  


  太宰治:“窃听?”


  


  藤丸立香:“才没有。”


  


  她暂时放下了手机,当然声音还能听见,一本正经的解释,“我可是征求了美咲同学的同意和赤坂同学的技术支持。”


  


  ——“我们还在这里晃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卿卿我我地约会了!”




  “GPS反应就在附近,接下来要慎重地前进。”




  “好~~那就切换成潜入模式!”


  


  太宰治:“你同学在跟踪人?”


  


  藤丸立香想了想,还是没能否认这点,“虽然现场美咲应该是很显眼的。”


———————————————————————

日常怀疑我在写什么,不接上文的

这章之后就应该没啦,那下半年再见吧

最终旋律

前略 总之博主又约了(。。) 请吃我cp!

前略 总之博主又约了(。。) 请吃我cp!

红包清茶

[硕博连读注意]救世主的梦(4)

ALL咕哒ALL博预警

大部分英灵不出场预警

部分人物(FGO为主)死亡预警

渣文笔预警

人物ooc预警

有吃代餐情节注意

接受↓


战局随着临光以及她小队的加入而逆转,包围圈被成功突破

“确认成功突围”确认没有敌人跟上来之后,杜宾浅松了口气“虽然我们消灭的只是一小部分兵力,但至少我们暂时安全了”Ace边压阵边在耳麦里回应

“感谢援助,临光不会忘记这份恩情”大概是听到了Ace的声音,临光郑重的表达了感谢。这个语气并不让立香奇怪,好像也曾有人…打住!立香摇了摇头以缓解头痛导致的冷汗直流,帮助了他的人是临光小姐,而将过去的人影加诸于眼下的恩人未免太过失礼。似......

ALL咕哒ALL博预警

大部分英灵不出场预警

部分人物(FGO为主)死亡预警

渣文笔预警

人物ooc预警

有吃代餐情节注意

接受↓







战局随着临光以及她小队的加入而逆转,包围圈被成功突破

“确认成功突围”确认没有敌人跟上来之后,杜宾浅松了口气“虽然我们消灭的只是一小部分兵力,但至少我们暂时安全了”Ace边压阵边在耳麦里回应

“感谢援助,临光不会忘记这份恩情”大概是听到了Ace的声音,临光郑重的表达了感谢。这个语气并不让立香奇怪,好像也曾有人…打住!立香摇了摇头以缓解头痛导致的冷汗直流,帮助了他的人是临光小姐,而将过去的人影加诸于眼下的恩人未免太过失礼。似乎是失忆的后遗症,仅仅是一点儿刺激就会导致他的眼前闪回无法拼凑的模糊画面,随之而来的是剧烈难忍的头痛,但是如果真是她呢?立香又无法完全压下这个念头。

临光在结束与Ace有关敌方狙击手的交流并知晓立香失忆之后,扭头看向立香“博士您真的…”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立香打断

“请问,我们以前认识吗?”立香嘴气有些急的开了口,等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的失礼。此时如果有人能看到立香防护服下的脸,就能发现他已是胀红了脸

“哎?”这样的展开让临光也小小的奇怪了一下,但随即喜悦划过她的眼睛

“我是指更早之前!”慌乱之中立香口不择言,甚至没有发现那份喜悦,或者说他只是自行忽略了

“以我自己的记忆来看,在来到罗德岛之前是没有的”在仔细思考之后临光回答

“那么,冒犯了”立香将苦涩压在心底,对于这个结果他没有那么意外,毕竟那些不同之外存在感没有弱到让人无法发现

“博士”一直有关注立香的阿米娅在稍远的地方轻声喃喃,她感觉自已似乎隐隐有点嫉妒那些未曾谋面的比她以及罗德岛乃至巴别塔的大家更先一步认识博士存在了。

“博士大概是从前见过与我有相似之处的存在才会对我感到熟悉的吧,我们有一个失同的朋友也失去了记忆,现在你们大概会很合的来”临光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一个微笑,这是一个具有魔力的抚平了立香的微笑。

罗德岛一直在加速赶路,但天空的变化也剧烈到让人无法忽略

“是我的错觉吗?”有干员忍不发问,没有人回答,气氛变得焦虑

整合运动的暴徒挤在街上,有医疗干员忍不住发牢骚,有意思的是临光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个牢骚,一时间连立香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气氛变得正常了许多。笑声过后“让大家露出笑容…吗?”他在心底重复阿米娅的话,不自觉的立香又笑了,所有的隔阂已然完全消失,这个名叫罗德岛的组织从今往后就是名为藤丸立香的灵长类应归之处。

混乱声中被掩盖了的不只有噔噔的杂乱行走声,钝器相碰与肉体倒下的声音没有引起任何注意,罗德岛快速谨慎的向目的地行动。

遗憾的是天灾导致的变化让人无法忽略

“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我们必须直接穿过这个区域”杜宾抬头看向那仿佛快压下来的黑云“我们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了,Dr藤丸立香有什么想法吗?”

被问及时立香正在察看前方先行无人机传来的影像,前方的整合运动一如既往地松散没有防御阵地,同时人数以及少量的较强个体却也无法让人忽视“敌人想组织反击也需要时间”他下达定论

“减少一次性接敌数量吗?”临光赞同,杜宾也不反对,立香看着她告诫了阿米娅:“不要完全依赖博士”阿米娅沉默

猛烈冲击,搅乱阵形,破坏火力点,迅速撤退

正如立香所想,整合运动没有追上他们

如果不出意外,罗德岛很快就将抵达南面出口。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必然有意外,立香在心底轻声嘲笑着自己的理想化,大量的整合运动如潮水般涌入了广场并且陷入了诡异的亢奋,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

“天空陷入了血色…沸腾的乌云翻涌在火焰之中”这是临光的描述,立香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贴切的了,最后他只能试图从喉咙中挤出“各小队准备…”“各小队准备抗冲击!”杜宾的声音盖了过去,立香被拉入Ace的怀抱,那一刻立香的脑子里居然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句吐槽:轨道炮降下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恐怖,一时间他本人都懒得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冒出来这一句怪话。

巨大的源石陨下,这一刻无论是感染者还是非感染者的生命都平等的被收割

“医生!”一个后勤干员暴露在倒下的大楼之下,立香不认识这位医生。令他自己都惊讶的是:在周围人的惊呼声中他已经脱离Ace的保护冲向了这位医生,医生被推入了掩体。立香暴露在了危险之中,危机时刻临光又持盾挡在了立香身前,这份光辉再次让他恍神

只有两人的掩体中,临光的手环着立香“至少拉上我一起,让我保护你”她显得有些激动“无论怎样我都不能允许你受伤!”

立香只得双手合十连连向她道歉“抱歉抱歉!!!”

“博士不应该向我道歉,而是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立香感觉到自己被拉入了临光的盾下,对方与他保持了礼貌的社交距离“接下来博士的安全我会时刻关注!”昏暗中立香甚至能想象到她的表情,于是他默不作声的等这一切过去,正如

“■■真的喜欢■■”拥有紫色头发深色皮肤的异国少女骑在他的身上,声音诱着绝望与哀伤,而他除了默不作声的安抚对方什么也没干,他什么都■■■■

他明白临光现在没有别的意思,他抬手捂眼,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意识到这些让他刻意无视的东西,明明他别无所求


“第一波主要天灾过去了!”阿米娅的声音传来,临光抱着他离开掩体







ps:私一下临光因为合作的缘故已经认识之前的博士了

以及我个人其实是希望写死Ace大哥的(别打我),不过也正在思考就是了

all成分开始出现(别打我)

立香现在已经可以回忆起一些奇怪的碎片了,但他本人意识不到这件事

圆小团子快画画
  我还没休息够(●—●)

  我还没休息够(●—●)

  我还没休息够(●—●)

早日康复

  哪都发一下,谁懂我异闻带情节

  哪都发一下,谁懂我异闻带情节

Madara哒
“你没带披肩?”“煞风景”

“你没带披肩?”“煞风景”

“你没带披肩?”“煞风景”

怀.

遥远的活动

  当我认认真真把活动内容看了一遍准备爆肝拿格蕾小姐的时候发现自己忽略了通关第三异闻带的条件哈哈哈

  最后摆烂啥都没打

  当我认认真真把活动内容看了一遍准备爆肝拿格蕾小姐的时候发现自己忽略了通关第三异闻带的条件哈哈哈

  最后摆烂啥都没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