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go

1225万浏览    14.9万参与
六遊

我去上课了,我最近真的没画什么正经图

翻着《伊利亚特》逐渐沉浸在阿基琉斯的的帅气中以后我就跟我迦的大帝幼帝一起热烈追星好了(阿基琉斯大侠!)


p1迦勒底《伊利亚特》后续*1,演员阿基琉斯,帕里斯到位,为亚历山大友情上映

p2阿基琉斯大侠每天都好累

p3阿基琉斯大侠观察日记 *1

我去上课了,我最近真的没画什么正经图

翻着《伊利亚特》逐渐沉浸在阿基琉斯的的帅气中以后我就跟我迦的大帝幼帝一起热烈追星好了(阿基琉斯大侠!)


p1迦勒底《伊利亚特》后续*1,演员阿基琉斯,帕里斯到位,为亚历山大友情上映

p2阿基琉斯大侠每天都好累

p3阿基琉斯大侠观察日记 *1

尚金皮卡

艾蕾酱太可爱了呜呜呜
幸好你来到了我迦
冥界之花也是需要温柔呵护的

艾蕾酱太可爱了呜呜呜
幸好你来到了我迦
冥界之花也是需要温柔呵护的

绯荡千秋

【Never Distant Avalon:Nine 】

(1)魔改fgo剧情,放飞自我产物,垃圾的一匹,上下逻辑不同很正常。

——正文开始

等立香背着贝狄威尔回到村子的时候,贝狄威尔卿又昏迷了。

不过这样也好哈,起码不用再出去找他了。

不过,薇薇安说的等到晚上,是有什么事件会发生吗?

隔壁的Archer阿拉什判断出贝狄威尔又是因为魔力消耗巨大,且身体承受不了宝具带来的伤害,而昏迷。建议放点血,然后给他喝掉。

很难想象这个看起像是明白很多的阿拉什只知道补魔的一种方法。

不过这个方法确实很实用了。

毕竟立香也不知道其他补魔的方式了。

顺便的借了阿拉什的弓弦勒断手腕,放好血,准备灌进贝狄威尔嘴里的时候,外面却出现了恐慌的声音。

巨大的光柱从天而降,阿拉什选择了释放自己的宝具...

(1)魔改fgo剧情,放飞自我产物,垃圾的一匹,上下逻辑不同很正常。

——正文开始

等立香背着贝狄威尔回到村子的时候,贝狄威尔卿又昏迷了。

不过这样也好哈,起码不用再出去找他了。

不过,薇薇安说的等到晚上,是有什么事件会发生吗?

隔壁的Archer阿拉什判断出贝狄威尔又是因为魔力消耗巨大,且身体承受不了宝具带来的伤害,而昏迷。建议放点血,然后给他喝掉。

很难想象这个看起像是明白很多的阿拉什只知道补魔的一种方法。

不过这个方法确实很实用了。

毕竟立香也不知道其他补魔的方式了。

顺便的借了阿拉什的弓弦勒断手腕,放好血,准备灌进贝狄威尔嘴里的时候,外面却出现了恐慌的声音。

巨大的光柱从天而降,阿拉什选择了释放自己的宝具时,却被远处横向劈来的光束打碎。

造成的伤害也不大,但地面无法承受庞大的魔力所出现了裂缝。

隔壁村子已经被毁掉了,村民们去了那个村子,接济逃出来的村民。

等四周无人时,阿拉什才开始跟自己讨论那是什么。

那是狮子王所释放的圣枪,所降下的“制裁”。

而圣枪是特异点形成的原因,发动的魔力值以及伤害范围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不是远处横劈过来的光束打碎,或者互相抵消了,这里的所有人基本全体完蛋。要不然就是阿拉什释放出自己的自爆宝具,可以挡下。

那时一位骑着白色天马,穿着墨绿色长裙,墨绿色帽子,腰间佩戴着长剑,金色长发,棕色眼睛的少女降落到两人面前。居高临下的问着他们:

“这里有叫阿拉什的Archer吗?”

当看见立香的时候,她眼睛有很明显的惊讶与欣喜。

接着阿拉什开始套近乎,结果少女一点都不想理他,倒是和立香有很多话题,语气如同很久就认识的好朋友一样,也像一个妹妹对哥哥一样。

立香现在才发现自己这么有男友力。

自己一辈子都不要找男友好了,找小妹妹就很好啊!

不过,少女的灵基规模……

立香感觉自己真的很弱。

谈起贝狄威尔时,少女明显很熟悉,并且告诉了立香她的目的。

“母亲让我来的,阻止一个叫阿拉什的Archer自爆;找到贝狄威尔骑士和藤丸立香;把哥骂一顿;找到王哈桑。”

“母亲?哥哥?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吗?而且你应该属于未成年期吧,就算是这样,也成为了冠位,很了不起呢。”

立香如此夸赞道,顺便梳理了一下少女柔软的金发。

“立香,你给我的感觉越来越像哥哥了。可是,千万别把我当成小朋友哦,虽然我的记忆只有十七岁以前的,但我可比十七岁的人成熟多了。”

少女转过身,背对着立香,夜晚的月光撒在地面上。

“我的真名是——”

少女说了几个字。

“怎么样?好听吗?”

少女转过头,俏皮的问道。

“嗯,很适合你。”

她的容貌配得上这个名字。

“母亲也喜欢这个名字呢,哥哥也喜欢。”

“诶?你是有两个哥哥吗?”

“嗯,一个哥很弱,一个哥哥很强。哥哥是冠位Saber呢。”

“那母亲呢,她一定很宠爱你吧。”

“母亲很喜欢我的!”

“真是让人羡慕呢。”

“那个……立香,你知道等着你的是什么吗?”

立香愣了愣,随后释然起来。

“等着我的,可能是无法想象的不幸吧,我甚至可能活成自己最不敢想象的样子。”

“不。你不会变成那个样子,母亲跟我说过的,你是一个温柔的人,和哥哥一样呢!”

“啊,我想我知道你的母亲是谁了。”

“厉害,我佩服。不过,就算是哥哥这种人应该会和你相处的很好吧。如果立香你现在做我姐姐的话,母亲也不会也不会反对吧,或许会很开心。”

“啊……感觉不好呢……就算是薇妈一样——唉?!”

“母亲的魅力还真是大呢。”

“……啊啊啊,果然像薇妈那种的女性就是像妈妈一样,既温柔又可靠。”

“立香你和哥哥果然还是不一样啊,不过我好喜欢你这种人呢,话说你知道一个叫卫宫的Archer吗?感觉你们很像唉。话说,立香,你的真名是什么,你的英灵座位上刻的名字可不是这个哦。”

“名为卫宫的Archer,我认识一个。真名的话,薇妈不会告诉你吗?而且你都……等等,我——?!在,英灵神殿有座位?!”

“嗯嗯。”

“我还没有死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等你死了以后到英灵殿里去问母亲吧。母亲好像很信任你呢,就像母亲信任哥哥一样。”

“总感觉,我好像忘了什么……”

“贝狄威尔卿啊啊啊——!”

一直边缘化的阿拉什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你是?!”

醒来的贝狄威尔从着少女这样大叫道。

靠着墙的阿拉什尴尬了笑了笑。

立香在咳了一声后,贝狄威尔注意到了自己的失礼,非常诚恳的向着少女道歉:

“非常抱歉,女士。这不是骑士对女士该有的态度。”

少女没有在意,而是惊讶:

“贝狄威尔骑士,你只见过我一次啊,居然能认出我来。”

“不,女士,我们见过很多次了。”

“嗯?我们真的就只见过一次啊?”

“啊?!”

“……如果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话,那应该是我十七岁以后的事吧,我真的不记得了。”

少女如此顺便道,接着,非常友好的“请”阿拉什出去,商量接下来的对策。

“母亲叫我来做的事,我已经全部做完了。贝狄威尔骑士,按理来说,我应该回英灵殿的,但按照你的说法,我以后应该会跟你很熟吧,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立香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按住少女,道:

“我想这个问题你应该去自己寻找,薇妈也希望你这样吧。而且你要找的人,就在那个圣都里。”

“圆桌骑士?我好像一个都不熟悉,当然除了哥以外。”

“那你所说的哥,是谁呢?”

“很好猜啊。”

“嗯——?”


绯荡千秋

【Never Distant Avalon:Eight 】

(1)魔改fgo剧情,无聊的垃圾产物,上下逻辑不通很正常,放飞自我,occ到天际。

——正文开始

如此安慰着,在罗曼医生的远程帮助下,经历了斯芬克斯“大军”的洗礼,立香背着贝狄威尔,走出了沙漠。

或许是因为斗篷的缘故,立香甚至没有感到一丝疲惫,只是感到和平常一样。

路上,踏着沙漠,贝狄威尔问道:

“立香小姐,请问,您知道关于自己寿命的问题吗?”

“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

“……可是,为什么明知道,却还要这样做?”

“贝狄威尔卿你也一样吧,明明知道这样做无异于燃烧自己的生命,却还要那样做。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我想去见那位王,想知道,那位王……为什么会这样做。”

“亚瑟王,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啊。”

“...

(1)魔改fgo剧情,无聊的垃圾产物,上下逻辑不通很正常,放飞自我,occ到天际。

——正文开始

如此安慰着,在罗曼医生的远程帮助下,经历了斯芬克斯“大军”的洗礼,立香背着贝狄威尔,走出了沙漠。

或许是因为斗篷的缘故,立香甚至没有感到一丝疲惫,只是感到和平常一样。

路上,踏着沙漠,贝狄威尔问道:

“立香小姐,请问,您知道关于自己寿命的问题吗?”

“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

“……可是,为什么明知道,却还要这样做?”

“贝狄威尔卿你也一样吧,明明知道这样做无异于燃烧自己的生命,却还要那样做。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我想去见那位王,想知道,那位王……为什么会这样做。”

“亚瑟王,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啊。”

“那为什么立香小姐你也要这么做?”

“……嗯,我吗?”

“非常抱歉……”

“我的话,是想让人理回复过来吧。”

“很……这个原因。”

“不,我并不是因为这个。这个只是我在不久以前才明白的。”

“唉?立香小姐,你最初的原因不是这个吗?”

“不是这个。我最初答应罗曼医生,自己一个人,去拯救人理的原因。”

立香合了合眼,道:

“我希望她能活下去。”

“对您来说很重要的人吗?”

“嗯,很重要。她是我刚到迦勒底时,第一个遇见的人。大概在六年前,我刚从第八秘迹会来到的迦勒底。我在走廊,遇见她。她就在那里站着,透过窗户,看着迦勒底外的暴风雪,当然,还有芙芙。”

她笑了笑。

“她想去看见天空。”

“可是她没有机会。”

立香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语气平静。

“非常抱歉,立香小姐。”

贝狄威尔道。但立香却平静的笑了笑,“没什么,对于我来说,倒算是一种训练而已。时刻都记住,自己的愿望,自己的意志。”

“圣杯对我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但如果真的能实现任的愿望的话,我应该会去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得到它,实现自己的愿望。那么,贝狄威尔卿,你的愿望是什么,如果能告诉我的话。”

“……我想,我想见到那位王。”

“亚瑟王吗?但在那里的,好像是狮子王,但她们好像都是一个人。”

立香有些俏皮的回答着,但明显贝狄威尔知道更多东西。

“不……那是我犯过的罪过,可能是我穷尽一生也不能消除的。在此之中,我甚至还……给您带来了不可想象的不幸。”

“我?我吗?应该是比死亡更恐怖的事情吧。被做成那种接近英灵的骑士吗?”

“不……比这更恶劣……”

“该不会是所罗门王突然出现,然后把全部人杀光吧?或者是我被高文干掉了,然后所罗门王把我尸体给占了,弄完这个特异点后把迦勒底给屠光了?然后全人类就全死了?”

“您成为了您最不敢接触,最不敢想象的样子。可以说是您的另一面,被世界上最恶劣的诅咒所玷污。”

“和,所罗门王一样的存在吗?那我一定经历了很多吧,比现在还多。”

“造成这一切的是我,我……当时选择了最为自私的……”

“那只能说是一个契机。贝狄威尔卿,真正导致的,并且崩溃的,是接下来的。”

“……啊?”

“不过,那应该是另一个世界的事吧。就如同第二魔法一样,不同的世界。”

“可能吧,但,我……”

立香回头,打断道:

“这个世界的贝狄威尔卿,你选择救了我啊。”

你选择了救我。

“但是你选择了救她,不是吗?我亲爱的孩子。”

薇薇安的面容依旧因为斗篷的缘故而不可视,但她的语气是温和的。

没有因为他导致了另一个立香的诞生,而迁怒于他。

他看着另一个立香倒在薇薇安怀里痛哭流涕,是自己导致了她一切且无法想象的不幸。

薇薇安告诉他,是他救了立香。

但他无法饶过自己。

经管那个自己,和自己不是同一个人。

假如自己当时再自私一点,会发生什么呢?

就如同当时他拿着圣剑,第三次来到湖边,因为自己没有送回去,导致了王的不幸。

连求死也做不到,成为自己最不敢想象的存在。

那个立香也一样,求死也做不到,经历了无法想象的不幸,甚至成为了比狮子王更为恐怖,更为危险的存在,成为了自己最不敢想象的存在。

如果自己当时选择归还了圣剑,这一切都不会造成。

但这一切无法改变,也无法逃避。

从新睁开眼睛,是黑夜。

自己又昏迷了。

贝狄威尔这样愧疚的想到。

“终于醒了,太好了。”

“好久不见,贝狄威尔骑士。”

两个女声相继响起。

一位是立香。

一位很熟悉,但想不起来。

墨绿色?!


藍艾什

宝贝的稿子画起来就很爽🤩🤩🤩
以及一张瑟图进行中,,_

宝贝的稿子画起来就很爽🤩🤩🤩
以及一张瑟图进行中,,_

苍山龍

泡影之梦

贞德•Alter

      
       早上九点半以后,餐厅常驻系从者通常是会留下一定量的自助早餐,为此安心晚起的从者们三三两两稀稀拉拉随机分布在餐厅各处。贞德·Alter端了一份尼斯沙拉乡村面包,随便找了个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的较居中的空位坐下。

       “怎么不见那个红色的弓兵?”她自言自语道,双手同时抓稳面包。

      ...

贞德•Alter

      
       早上九点半以后,餐厅常驻系从者通常是会留下一定量的自助早餐,为此安心晚起的从者们三三两两稀稀拉拉随机分布在餐厅各处。贞德·Alter端了一份尼斯沙拉乡村面包,随便找了个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的较居中的空位坐下。

       “怎么不见那个红色的弓兵?”她自言自语道,双手同时抓稳面包。

       “卫宫吗?他十一点要出击,跟清早出发的吉尔换班。”

        一个听起来似乎挺陌生但又很友善的声音很果断地回答她,并且顺势给贞德·Alter推了一杯牛奶:“只吃面包会不会太干了?”

       贞德·Alter迅速转过头去。

       这家伙很好辨认,迦勒底为数不多的绿色长发,金色的眼睛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危险,虽说有点虚幻,但姑且这样了。

       “混蛋!从哪里冒出来的,离我远一点!”贞德·Alter将牛奶推开,“而且我不想喝。”

       “这点还真是跟吉尔一样固执……”绿发从者将那个被拒绝的杯子捧起然后很高兴得喝了起来。

       “才不要像,那金发白痴吵死了!”贞德·Alter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话,但脑子里还是没有浮现任何关于他真名的印象,“喂!别自顾自的很开心一样!真是的……不过说来——你长得好像在巴比伦时被我揍的那个。”

       确实长得一模一样:穿着很简陋,缺乏实感,就像游荡天地间的人偶,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有感觉。不同的地方也不少,他很和善的样子但总让我觉得头皮发麻……总带着浅浅笑意金色目光而不是嚣张又犹豫不决的紫色眼瞳,到底是——

       “恩奇都。”

       “诶?”

       “我的真名是恩奇都。”绿发从者把空空的玻璃瓶轻轻放在桌子中间。

       “哦…真是抱歉了,完全没听过。”贞德·Alter放下了面包,“不过既然你主动自报家门的话,那我也告诉你我的真名——”

       “贞德·Alter。”恩奇都笑了笑。      

       贞德·Alter突然站起来。那种自己对别人一无所知,别人对自己了如指掌的感觉让我很不爽啊!

       “呃……发生了什么吗?”恩奇都继续吃下一份食物同时用惊讶的语言问道。  

       “可恶!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小心我烧死你。”

       “哎?别这么突然啊,我明明没有恶意啦,坐吧坐吧。”恩奇都赶紧慌慌张张的挥挥手。

       “对了,我有好好看过贞德的历史,但有件事我想了很久。”

       “嗯?什么?”

       “可能会有一点冒犯……。”

       “少啰嗦!要说就快给我说!”

       “恕我失礼了吧。”绿发从者微微叹了一口气。

       “圣女贞德,从侧面召唤的可能性为零。而贞德·Alter这个存在体听说是圣杯为了实现某个失败男人出于怨恨的愿望所造出来的。”

       “哼。”

       “那么为复仇而生的你完成了复仇吗?”

       “我早就杀了他……”

       “如果那位教皇就是复仇对象的话,杀害那个特异点中的平庸人类又是为了什么?仅仅是愤怒吗?既然这样的话,真正的复仇对象应该是法兰西才对吧?”

       “那又如何?”

       “明知是特异点,所以理所当然的宣泄怒火,是觉得为复仇而诞生的你始终就应该站在圣女贞德的对立面吗?”

       “当…当然是这样……吧。”

      “究竟是为了满足职阶的形态而出现,还是为了成为期待的状态而现世的,无论符合哪一条,但因为这些泡影般的复仇而成为从者的你,还有想要向圣杯许下的愿望吗?”


























        “等一下,今天对她说了什么?”身着休闲装的黑色骑士王在走廊上拦住了迎面走来的天之锁。

       “没什么啦,我只是告诉她,我是恩奇都。不是金固哦。”绿发的从者微微一笑。

       “那个突击女…不,你们两个在那方面也半斤八两而已。”

       语毕,两人擦肩而过。

RAINY
干啥啥不行 摸鱼第一名(bus...

干啥啥不行 摸鱼第一名(bushi

干啥啥不行 摸鱼第一名(bushi

Melpomeno.

卫宫Alter的片段

卫宫——他想,卫宫,这是名字。可除此之外,他还应该拥有另一半的自己:如果仅仅以"卫宫"作为名字的话,显然有些太过单薄无力。舌尖上嚼碎吐出的这三个音节,怎么看都只是一个男人名字的一半,无论是姓氏还是名字,无所谓哪一半,无所谓。不过,就算说是无所谓,他还是会忍不住去回忆自己的另一半名字,卫宫,卫宫之后是什么?或卫宫以前是什么。他深知这名字找到后也会被他揉碎用指尖抛弃,可是,就算一个腐烂如他的男人,也时不时地会去思考自己应有的一些权利:比如用完整的名字称呼自己。比如去嘲笑一个能叫出名字的死人。


手术室外的长条灯管把影子切碎拉的漫漫长长,他坐在皮套裂开的长椅上,从左手到...

卫宫——他想,卫宫,这是名字。可除此之外,他还应该拥有另一半的自己:如果仅仅以"卫宫"作为名字的话,显然有些太过单薄无力。舌尖上嚼碎吐出的这三个音节,怎么看都只是一个男人名字的一半,无论是姓氏还是名字,无所谓哪一半,无所谓。不过,就算说是无所谓,他还是会忍不住去回忆自己的另一半名字,卫宫,卫宫之后是什么?或卫宫以前是什么。他深知这名字找到后也会被他揉碎用指尖抛弃,可是,就算一个腐烂如他的男人,也时不时地会去思考自己应有的一些权利:比如用完整的名字称呼自己。比如去嘲笑一个能叫出名字的死人。


手术室外的长条灯管把影子切碎拉的漫漫长长,他坐在皮套裂开的长椅上,从左手到右手把玩一颗英雄之证,今天对他实在是太过沉重而漫长,如同在沼泽地中沾满了湿泥后徒步跨过养着鲸骨的沙漠,那是一种失衡的无力感,日光灯的爆鸣声和仪器粗糙的叫喊让他晕眩欲睡,甚至懒得再去拾起落在地上的罗盘状勋章。他忽然开始回忆,回忆于他而言已经那样平常,总是如同意外一般开始播放,在一半又变成空白的戛然而止。他闭上了眼,在透过眼睑将睡的光照中开始了回忆,他想起自己曾问御主,就算是想要嘲笑也请有个限度,英雄之证早不是他需要的物件。黑发的年轻御主用沉默的蓝眼睛打量他许久,开开用他执意要求的古怪称呼回答他,Archer先生,灵基突破的素材是英灵自己的要求。但您…他的淡色唇角没能再说下去,卫宫已经走了,甚至没有费心去告别。



山石嶙峋地长,从不休憩,直到连成一条坚硬的脊梁。山脉瘦削的骨是黑墨色的,皮肉却丰腴得泛白,那是雪永远带着伤痛与怒火,再紧绷时,便从伤口中刺出尖锐。最后成了狮子爪牙的形状。似乎是羞愤地在吼叫。或咆哮。


卫宫——有人叫喊,他懒惰地竖起左耳倾听,卫宫,卫宫先生。在叫我。他想,妄图依靠胳臂起身,身躯却软得像积泥,失去了所有用以起身的气力。那便让她呼喊罢,他索性在泥沼中翻了个身,用呼吸道的吞吐来迎接窒息,他想,反正,早晚会疲惫到离开的吧。

平 三世
小太刀:“感谢大家收看。这是我...

小太刀:“感谢大家收看。这是我自己负责的最后一话了。这之后会作为一名观众来愉快欣赏这部作品。下次藤丸一行人(包括剧场版)也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嗯……
普 天 同 庆
奔 走 相 告

所以真的就第七章私货第六章剧情是给自己打广告了?
就一句话,小太刀给爷爬!!!!!
你就好好在下面看着吧,看看脚本到底应该怎么写!!!
这集真的,什么玩意啊!!!

小太刀:“感谢大家收看。这是我自己负责的最后一话了。这之后会作为一名观众来愉快欣赏这部作品。下次藤丸一行人(包括剧场版)也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嗯……
普 天 同 庆
奔 走 相 告

所以真的就第七章私货第六章剧情是给自己打广告了?
就一句话,小太刀给爷爬!!!!!
你就好好在下面看着吧,看看脚本到底应该怎么写!!!
这集真的,什么玩意啊!!!

时筱云
woc,赞美运营的30石头啊啊...

woc,赞美运营的30石头啊啊啊啊啊啊

woc,赞美运营的30石头啊啊啊啊啊啊

萝卜子吃死扛美

发一发之前的两张狂草摸鱼莉莉丝…

才发现电脑是有色差的倒出来图片好灰头发都灰了…好难过噢

发一发之前的两张狂草摸鱼莉莉丝…

才发现电脑是有色差的倒出来图片好灰头发都灰了…好难过噢

一梦千山

会动的老福!会动的老福啊啊啊啊!
稍微可以原谅一下小太刀,但是该骂还是要骂( ー̀дー́ )
以及贤王终于过劳死了,终于等到这话啦哈哈哈哈|・ω・`)

会动的老福!会动的老福啊啊啊啊!
稍微可以原谅一下小太刀,但是该骂还是要骂( ー̀дー́ )
以及贤王终于过劳死了,终于等到这话啦哈哈哈哈|・ω・`)

溯秋

这次的池子是认真的吗?40抽圣晶石17抽呼符,居然只有一个五星的概念礼装,我连四星从者都没见到。

这次的池子是认真的吗?40抽圣晶石17抽呼符,居然只有一个五星的概念礼装,我连四星从者都没见到。

君夜 Vongola
?????小号随手一个十连出了...

?????小号随手一个十连出了小恩?????不不不,闪闪在大号呀!!!!!!你走错号了qaq

?????小号随手一个十连出了小恩?????不不不,闪闪在大号呀!!!!!!你走错号了qaq

过气老吱咕咕咕

『ALL咕哒子•1』恶役大小姐的自我修养

①是all咕哒子向注意!OOC绝对会有的!!

②基本灵感与故事框架来自于《转生成女性向游戏里尽是毁灭FLAG的反派千金了》,真的超好看!我求你们快去看!!要是有些段落描写得像只能说明我中毒太深了对不起OTZ

③纯粹笔嗨产物,完全的沙雕OOC作,要是开心的话素质三连一波嚎不嚎!!!

如果以上OK的话↓

——————————————————————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是闹钟吗?啊——不行,再睡一会儿吧,昨晚为了攻略那个隐藏人物奋战了通宵,现在能量严重不足中。

可是,那声音仍旧在我的耳畔回响着,好像在催促我:快醒来,快醒来。

——谁啊,卫宫妈妈现在可是周末啊,稍微睡睡懒觉又不会...

①是all咕哒子向注意!OOC绝对会有的!!

②基本灵感与故事框架来自于《转生成女性向游戏里尽是毁灭FLAG的反派千金了》,真的超好看!我求你们快去看!!要是有些段落描写得像只能说明我中毒太深了对不起OTZ

③纯粹笔嗨产物,完全的沙雕OOC作,要是开心的话素质三连一波嚎不嚎!!!

如果以上OK的话↓

——————————————————————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是闹钟吗?啊——不行,再睡一会儿吧,昨晚为了攻略那个隐藏人物奋战了通宵,现在能量严重不足中。

可是,那声音仍旧在我的耳畔回响着,好像在催促我:快醒来,快醒来。

——谁啊,卫宫妈妈现在可是周末啊,稍微睡睡懒觉又不会有什么。

这么暗自抱怨着,我睁开了眼。

——陌生而又熟悉的房间。

比我原本的房间大了起码有五、六倍,四周的装横华丽感十足,一看就价值非凡,总之不是我这种平民老百姓负担得起的东西。

身下此刻正躺着的床又大又软,身上此时穿着的白色睡裙质地细腻,我昨晚睡觉前穿上的亚X逊包邮款与其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情况?”、“我一定是在做梦”。

身体也轻得过分,我下意识地向下看去——

没有胸(重点)

原本因为大小问题而令我在同龄人之间稍微有点不自在的胸部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那里一马平川,浩浩荡荡。

伸出手,小小只的,一看就能想象到被这样一双手扯住衣角撒娇会造成怎样的暴击伤害。

怎么看都是未发育的幼女体型。


................啥?

我不仅梦到我变成了幼女,而且貌似还是个身份地位不得了的幼女?

哇,这被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又轻薄又暖和;还有那边墙上挂着的画,哈哈哈是流星啊,我看看,名字叫《Stella》啊 ......

如果是梦的话,这也真实过头了。

我翻身下床,因为一下子没找到这轻小身体的平衡点而差点摔倒。在视线晃动的同时,我瞥见在床边有一面落地镜。

——看看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吧,说不定就能醒来了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站到了镜子前——







「大小姐,该起床——」

「诶诶诶诶诶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因过度震惊而发出的惨叫响彻于整座宅邸。

因为、因为镜子中的那个人——

犹如阳光般明媚的赤橙色头发、

与其同样色彩的耀眼瞳眸,

再加上显得古灵精怪的可爱脸庞......

没错,我记得这个人、这张脸.....不,如果她再稍微成长、再成熟一点的话,那毫无疑问就会与我记忆中熟悉的那个一摸一样!

记忆一点点地在复苏——

没错,昨晚睡觉前我还为这张脸的主人感慨万千啊!



......等一下,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大、大小姐,您怎么了吗....?」

一个戴着眼镜、紫色短发的女孩出现在镜子中的我身后,她身上、穿着的是黑白相间的女仆服。

好可爱.....不不不等一下现在我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啊?!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我这才发现她居然跟我差不多大,身高与我齐平。

「诶?大小姐?」

我连半点解释都没有时间说明了,急促地向她问道——

  「快、快告诉我,我叫...额...藤丸立香是吗?!」

紫发小女仆歪头,

那副样子是在说:难道不是吗?



不不不不不别这样看着我啊该死的小茄子你真的好可爱啊等一下刚刚我在想些什么???

难道、难道.....我好像也记得你——

  「那你,那你是....对,玛修•基列莱特是吗?在藤丸家,给那个任性妄为个性又恶劣的恶役大小姐藤丸立香工作的女仆是吗?!」

  「大小姐您才不是任性妄为个性又恶劣呢!」玛修迅速反驳道「要我讲述您的美好之处的话,我认为报告至少需要五百页左右!.......大小姐?大小姐?您振作一点啊!大小姐!」



啊,

这里、难不成、真的是——

不,别那么快就自我否定啊!说不定还有转机呢,哈哈哈哈哈巧合巧合都是巧合.....这样的?

「.....玛修,今年是多少年了?」

「——?Type Moon纪元488年啊?我果然去叫达•芬奇女仆长来比较好吧.....大小姐您现在有点奇怪...」


哦豁,完蛋。

Type Moon纪元488年,恶役大小姐藤丸立香,今年8岁。

「让我死了算了......」

「振作一点、振作一点啊大小姐!!!快去叫万能的达•芬奇亲——」

精神上的巨大冲击令我倒在了玛修的怀里,接下来的种种骚动.....让我暂时逃避一会儿吧。

如果她们知道原因的话,大概也会认为我现在的反应是正常现象,

因为我——

此刻,乃是无论干什么都会死的,恶役大小姐、藤丸立香是也。



————————————

《Fate /Love  game》

在那边的世界,我玩的最后一款乙女游戏,而且还是白金全成就破关。

故事的背景,是剑与魔术的国度Type Moom。

在这个世界中,少部分人天生具有能使用魔术的“魔术回路”,而贵族经过世世代代的联姻与传承,基本上现在的局面是拥有魔术回路的人都是贵族出身。

而所有拥有“魔术回路”的孩子,在十五岁时,必须进入魔术学院中进行学习。

那就是故事发生的舞台,国立魔术学院“Chldeas”

Type Moon纪元495年,主角沙条绫香进入Chldeas学院中。

她是贵族世家沙条家的二小姐,追逐着被称为“天才”的姐姐沙条爱歌的身影来到学院。

身为“天才的妹妹”的她在学院中受到各方关注,但她凭借着自己的那份开朗与顽强的精神克服了种种困难,令自己的才能开花结果,闪耀出只属于沙条绫香的光芒,最后也收获了自己的幸福。

游戏的攻略对象共有四人:

埃尔梅罗家的Lord「鉴识眼」,主角的教师,也是Chldeas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师韦伯•维尔维特。

主角的同班同学,武术天才,在特殊魔术体系卢恩文字上也颇有造诣,被称为「库兰の猛犬」的库•丘林。

对主角一见钟情,喝下了返老还童的灵药来到Chldeas学院的总而言之就是个有钱人的「黄金の王」吉尔伽美什。

最后,就是王国第二王子,也是游戏的真正男主角「星の圣剑使」亚瑟•潘德拉贡。




那么,藤丸立香、也就是现在的我,到底是何许人也呢——?!!

她是藤丸家的女儿,却因为父母都为国捐躯而被同时过继给拥有超过千年历史的源家和把控着地下黑暗世界的莫里亚蒂家,反正是个超级大小姐就对了。

她从小就与亚瑟•潘德拉贡定下了婚约,并以此为借口拼命阻碍主角的恋爱.....虽然基本上到最后反而会推波助澜。

此外,她还是库•丘林的师妹,但纯粹是只咸鱼,实在是有辱师门

有没有觉得这设定非常地眼熟?

是的,没错,这位藤丸立香大小姐(我),正是本作的恶役担当!


在亚瑟线路中,如果主角成功攻略了王子殿下,那么被提出退婚的藤丸立香会被嫉妒驱使着以恶劣的违法手段对付主角,被揭穿阴谋后作为犯罪者被流放南极,但在路上就凄惨地死去了。

但反之,如果主角没有成功攻略王子殿下的话,她也会用各种方式来找茬,最后亚瑟为了保护主角而重伤了藤丸立香,背负上伤害贵族的罪名远走他乡,但藤丸立香也会因为重伤而不治身亡......


搞什么啊这是!怎么无论是HE还是BE藤丸立香都得死啊!

那么,提问——

允许你发言,藤丸立香脑内吐槽者1号。

在非亚瑟路线下藤丸立香可以回避死亡FLAG吗?

  答:不可以。因为藤丸立香在各个线路中都会找主角的岔,最后结局不是死就是在监狱塔内孤老终身。

这还是搞什么啊藤丸立香!你作为恶役大小姐出场的频率是不是高得有点过分了,你是社畜吗!而且结局都一样的凄惨是怎么办到的啊!

编剧小姐,你懒得再重新塑造个反派就这么累死藤丸立香吗???

好了好了,都安静下来藤丸立香的脑内吐槽者们。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接下来藤丸立香(我)要如何行动。

现在是Type Moon纪元488年,离我入学还有7年时间。

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7年时间里,我能做些什么回避掉那高高飘扬的死亡FLAG呢?

——不去Chldeas上学?直接回避掉整个故事线?

驳回,藤丸立香早就被鉴定出有魔术回路了,就算她背景再强也违抗不了义务教育法。

——那么干脆从一开始就不要欺负主角了?

学院中还有其他人也参与欺负了主角,最后这锅十有八九也会甩给与主角矛盾最深的藤丸立香吧 。


——想个办法单方面先解除掉与那个王子殿下的婚约然后置身事外?

可以考虑,但除非是有更好的结婚对象的情况才能主动提出解除婚约,这个国家还有比王子殿下更好的结婚对象吗.....而且婚约是由家族决定的,藤丸立香一个小孩子能说什么。

嗯.......

思考陷入了僵局。


进入Chldeas学习是无法避免的,身为亚瑟•潘德拉贡婚约者的我也无法避免与主角相遇。

就算能阻止主角走亚瑟路线,但在其他线路中我也性命堪忧.....


等等,性命堪忧?我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性命堪忧的?

没记错的话,藤丸立香被溺爱着长大,根本就没怎么好好学习过魔术,所以看着很强其实菜得一批。

那么,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呢.....?




————

——————————啊啊。


明明是这么简单就能想到的事情,我到底在纠结些什么啊。

只要这样不就好了吗?真是的,我也真算个笨蛋。

抱着恍然大悟一般的心情,我睁开了双眼。

「啊,大小姐您醒了啊!真是害得我担心死了,玛修都哭了呢。」

一位棕发的美人的脸庞映入我的眼帘,我才发现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玛修趴在我的床边,房间里到处都是女仆与男侍者,脸上无一例外都是担心的神色。

害得你们这么担心,对不起啊......但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怎么样,大小姐,」玛修慌慌张张地问道「您难道.....是失忆了吗?」

「谢谢你担心我,玛修,不过我没有失忆哦,只是稍微想起来了一点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情,又或者说是,未来的事情。

我暗自握紧小小的拳头,「达•芬奇亲,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只要是大小姐的要求,那就没有做不到的,」女仆长达•芬奇笑着说「毕竟我可是万能の女仆长嘛。」


很好,那么——

臭男人一个两个都是靠不住的,最后我只能靠自己了,归根结底都是自己弱小的原因。

没错,要变强,强到没有人可以随便左右我。

所以说——


「请帮我学会能手撕所有人的方法吧!」



————————————————————————

这真的只是个恶役大小姐在回避死亡FLAG的同时莫名其妙攻略(划掉)手撕了所有人的沙雕物语

我写得蛮开心的23333要是有人愿意看的话就试试继续写吧_(:з」∠)_

(但请务必积极催更,我鸽子王和挖掘机开坑狂的称号在蠢蠢欲动【并没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