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ic

1421浏览    135参与
a/s

思蠍訪談。

不记得是几年前的坑,终于填完了……感谢Albius lol(问卷题目来自微博整理)


* Interview ver.


1.如果可以跟世上任何人共進晚餐,你會選擇誰?
"Scorpius Malfoy-Potter."
"Al."

2.你會想出名嗎?以什麼樣的方式出名呢?
“我已經有一個足夠出名的老爸了,被他「偉大的救世主」的名氣困擾也是常有的事,所以我自己就算了吧,我只想做一個普通人,和自己所愛之人在一起就好。”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是好的一面,比如說成為聖芒戈非常厲害的治療師,Malfoy家族需要重新樹立起一些優良形象,我會盡我所能努力的。”

3....


不记得是几年前的坑,终于填完了……感谢Albius lol(问卷题目来自微博整理)


* Interview ver.


1.如果可以跟世上任何人共進晚餐,你會選擇誰?
"Scorpius Malfoy-Potter."
"Al."

2.你會想出名嗎?以什麼樣的方式出名呢?
“我已經有一個足夠出名的老爸了,被他「偉大的救世主」的名氣困擾也是常有的事,所以我自己就算了吧,我只想做一個普通人,和自己所愛之人在一起就好。”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是好的一面,比如說成為聖芒戈非常厲害的治療師,Malfoy家族需要重新樹立起一些優良形象,我會盡我所能努力的。”

3.在打一通電話之前,你會先排演要在電話中說什麼嗎?為什麼?
“是的,儘管我們是巫師,但我們這一輩人(指孫世代)經常使用麻瓜手機相互聯絡,這不比從前用貓頭鷹寄信,我想在短時間內讓對方快速瞭解我的意思,我都會事先在腦子裡用言簡意賅的話把想表達的想法排演一遍。但Scor說我在工作時間偷懶和他煲電話粥的時候顯得特別囉嗦(笑)”
“我不太常使用電話,Al出生在一個混血家庭,他總是知道電話應該如何使用,我習慣同父親寫信聯絡。”

4.你心中最完美的一天是做哪些事呢?
“Well, 早上起床時睜開眼看見愛人還在身旁熟睡著,我去到廚房像過去裡任何一天中那樣開始做早餐,一起吃完早餐後在壁爐前交換goodbye-kiss(Yeah, 我用飛路粉直接從家裡去魔法部上班,Scor也用同樣的方式去聖芒戈),等到晚上下班回家後再一起吃晚餐,也並不一定都是Scor做飯,我偶爾也會幫幫忙,在那天剩餘的時間裡我們聊聊天,在工作的時候發生的好玩的事情,今天的心情如何,有什麼開心或者難過的事情。如果是週末的話我們大概會去酒吧玩玩。臨睡前我們ZuoAi,或者什麼也不做,看著愛人在自己身旁安心地入眠,感覺十分幸福的同時期盼著明天的到來。沒錯我心中最完美的一天就是我和Scor之間任何一天的日常生活。”
“⋯⋯Al把我想說的話都說完了,ha! 這也是我心裡的想法,和愛的人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最完美的一天。”

5.你上一次唱歌給自己聽是什麼時候?上一次唱給別人聽又是何時?
“就在剛才,我還哼了一段霍格沃茨校歌給自己聽以便在做這個訪談之前放鬆下來,使用的是《天佑女王》的調子,結果Scor在旁邊也聽見了,他還嘲笑我唱歌跑調(大笑)——oh, 事實上並不是這樣,我覺得我唱歌挺好聽的,從前我還想過成立一隻巫師搖滾樂隊,我可以做主唱,對吧,Scor?”
“並不對,我不會去聽你的演唱會的(大笑)Er… 我不太愛唱歌,所以我記不太清上一次唱歌是什麼時候了。”

6.如果你可以活到90歲,並能在30歲過後讓體態或大腦一直保持30歲的狀態到死,你會選保護體態還是大腦呢?
“我選擇大腦,能一直保持一種年輕人的精神挺好的,儘管我現在才20歲,離30歲也還有十年,但我想到如果我40歲時變成了一個對生活完全失去激情懶散度日的糟老頭的話我會崩潰的。想想我爸爸吧,他已經46了,但看上去依然很精神,我想大概是因為他身上有一種年輕人的精神氣兒,作為魔法部法律執行司的一把手他永遠幹勁十足,如果不是年齡限制我想他一定很樂於將司長的工作幹到90歲。”
“我也認為保持年輕的大腦比體態更加重要,外表的模樣對一個人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就像等Al到了90歲,我也會愛他白髮蒼蒼的模樣。”

7.你有曾經預感過自己會怎麼死亡嗎?
“作為一個傲羅來說,我這份工作具有高度的危險性,說不定哪天就因為一起意外事故而丧命,魔法部到現在也都還不能保證能控制住所有(包括在阿茲卡班)的黑巫師,他們會做出怎樣的危險行徑我們不得而知,我爸爸打敗了Voldemort——但是黑暗勢力不會再捲土重來嗎?我不知道,也不太想去想這一點,我想好好珍惜現在和我的愛人,家人以及朋友們在一起的日子。”
“等到生命結束的那天自然老死吧,雖然這想法很自私,不過我希望我能走在Al前頭,我想我在同這個世界告别的時候我愛的人能陪在我身邊,我也怕寂寞,我不敢去想等我們都垂垂老矣時,Al突然丟下我讓我一個人孤獨走完剩下所剩無幾的人生。我未來的人生只有他了,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我覺得這會比我自己的死亡更可怕。”

8.舉出3個你與你對面這位的共同點。
“第一,我們年齡相同;第二,我們都曾就讀霍格沃茨魔法學校斯萊特林學院;第三,我們都深愛著彼此。”
“第四,我們是對方在霍格沃茨第一個認識的朋友;第五,我們是彼此的第一任結婚對象;第六,我們都相信這輩子只會和身邊的這個人在一起。”

9.你人生中你最感激什麼?
“Ah—11歲那年能夠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遇見那個有著漂亮金色頭髮和溫柔灰色眼睛的,讓我一見鍾情的小男孩,是我這一生中最值得感激的事情。”
“能夠和他認識,從最開始的朋友變成摯友,然後變成戀人,最後成為彼此的摯愛,這一切都值得我感激。”

10.如果你能改變你是怎麼被撫育成人的,你會想改變什麼?
“為什麼要改變我的童年?我覺得我的家庭非常棒,我有個非常值得尊敬的父親,勤勞而美麗的母親,他們教會了我很多人生道理,在14歲那年對他們坦白出櫃時他們無一例外都支持我和Scor在一起⋯⋯Oh, 還有Jim和Lily,他們是我遇見過的最好的哥哥和妹妹,我愛他們。”
“我感激Malfoy家族的每位成員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為我付出的一切,我不想改變過去的什麼,我能改變的只有自己的未來,對於家族成員從小灌輸給我的一些理念其中的對錯我不想多談,那是他們由於自己過去的人生經歷而得出的看法,我無權指責,只希望往後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什麼事時他們也都能支持我。”

11.用四分鐘跟你對面這位分享你的一生,越詳細越好。
“Erm… 我現在才20歲,我的人生還有很長一段路呢,況且Scor已經算是除我的家人外——Ha, 他已經算是我的家人了——最瞭解我的人,我們已經認識9年了,而這9年裡我們基本上是每天都在一起,我想我是個什麼樣的人他非常清楚。”
“等到像之前某道題說的,如果能活到90歲的話,那個時候我再和Al一道,一起回憶我們的過去吧,回憶我們從相遇開始的點點滴滴。”

12.如果你明早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獲得了某種能力,你希望是什麼能力?
“Whoa—我們已經是巫師了欸,難道還需要擁有別的什麼能力嗎?⋯⋯Ah, 長生不老嗎,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挺想試試的——我開玩笑的Scor!等到百年後周圍的人全都遵循自然法則生老病死,獨留我一個人孤獨地活著又有什麼意思,這世上只有 Nicolas Flamel製造出了魔法石,然而他最後還是毀掉了那塊讓人長生不老的石頭,不是嗎?因為他和他的妻子都已經活得太久了。”
“Er… 能讓我擁有一種讓Al別時時刻刻都顯得這麼嚴肅的能力嗎(笑)”

13.如果一顆魔法水晶球能告訴你有關你自己,你的人生,你的未來,或任何事情,你會想知道什麼?
“⋯⋯我真的很想知道Scor還能像現在這樣在我身邊多久。”
“我會永遠和你在一起,直到時間都把我們帶走的那一天,Al。”

14.你有已經夢想了很久,想做的事情嗎?你為什麼還没去做?
“Haha—我夢想了很久也很想做的事情已經做到了啊,Scor和我結了婚,成為了我真正意義上的家人,這是我能想到的我這一生中最美妙的事情,感謝Merlin。”
“其實我還有想做而還沒有去做的事情,不過現在還不是去做這件事的最佳時機(笑)”

15.你人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我猜想這個成就大概會發生在數年後,我成為新一任傲羅指揮部主任,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那時Jim臉上的表情了。”
“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其他人重新認識了「Malfoy」這個姓氏的含義,我想我的家人也會因此而欣慰吧。”

16.一段友情中你最珍視什麼?
“彼此之間無條件的信任,這是奠定一段友情的基礎,就像我和Scor當初成為最好的朋友時那樣。”
“沒錯,我的看法和Al相同,如果雙方連這最基本的要素都無法保證的話,這段友情大概也很快就會結束吧。”

17.你最珍貴的一段回憶是什麼?
“最珍貴的回憶應該還是11歲那年和Scor的初見,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發生的那一幕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我會永遠愛我身邊的這個男人,至死不渝。”
“我很高興我最珍貴的一段回憶裡也有Al的參與,那個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車上主動坐到我的身邊,說願意成為我的朋友的黑髮碧眼的小男孩,我這輩子都會記在腦子裡。”

18.你最糟糕的一段回憶是什麼?
“沒有,和Scor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滿足,哪怕是當年NEWTs的魔藥學考試,七年級那一整年魔藥課優等生Scor可是利用他的休息時間給我補課開了很多小灶的,因為我打算當傲羅所以各項科目成績都得拿到優秀,Scor因為我一直把魔藥學學得很糟糕而表現得比我還緊張所以⋯⋯回憶起來覺得在學校裡的日子過得都還蠻順心的,雖然我連級長也沒當過,Scor還是當年的男生學生會主席呢——Well, 他也是我們學院魁地奇隊找球手,我因為有恐高症所以根本沒辦法騎著掃帚飛到離地面幾百英尺高的地方打球。”
“我知道Al其實很不喜歡對別人提起他患有恐高症的事情,因為這他被身為格蘭芬多魁地奇隊門衛的James嘲笑過很多次,所以這大概算是他學生時代比較糟糕的回憶了。”

19. 如果你知道你會在一年後突然死去,你會想改變任何你現在的生活方式嗎?
“不會,我自認為我目前的生活方式無礙於身體健康,我早上起床後會出門晨跑,之後回家為Scor做早餐,休假時會去健身房運動,平時也很注意飲食——但事實上,我傲羅的工作需要常常出外勤,危險性很大,無論怎樣健康的生活方式都無法避免這一點。”
“我是個治療師,當然很注意自己的生活方式,不會出現因為這方面的原因而導致健康出問題。”

20. 友情對你來說代表什麼?
“很珍貴的東西,因為這是Scor和我愛情的開始。”
“感謝當年剛進霍格沃茨的Al願意和我做朋友,如果沒有和他成為朋友,也就不會發生後來的這些事情了。”

21. 愛與喜歡在你的人生中有著什麼樣的地位?
“最高地位吧,愛情,親情,友情——但凡感情,都是我認為的一個人人生中不能缺少的東西。比如說我對Scor的愛,和Scor對我的愛,都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
“我的想法和Al一樣,品嚐過愛情的滋味的人應該都會和我們擁有同樣的想法。”

22. 輪流分享你覺得你的戀人應該具有的五項好品質?
“這就是讓我說Scor的五個優點嗎?好吧,他很溫柔,很善良,雖然是純血巫師但腦子裡並沒有看不起麻瓜和混血巫師的想法,他從前願意做我的朋友,現在願意做我的戀人。”
“Al是個性格很棒的男人,也很溫柔細心,會每天不厭其煩地為我做早餐,對待工作非常認真——剩下一個優點我想我還有未來的許多時間可以在他身邊慢慢觀察(笑)”

23. 你的家庭親密溫暖嗎?你覺得你的童年有比別人幸福點嗎?
“我覺得之前似乎回答過類似的問題?Er… Yeah, 我愛我父母和兄弟姊妹,他們對我而言都是非常棒的家人,說起來家庭關係中我最與之親密的成員應該是我爸爸,大概和我與他長得相像這點有很大關係,然後是——Ha, 其實我想說童年時期我真的很討厭Jim,他總是欺負我,取笑我還和我鬥嘴,這點直到我上了霍格沃茨以後也依舊沒有改變,Merlin,我記得他當年還在我第一次去霍格沃茨時的路上‘詛咒’我會去斯萊特林——結果如他所願我真的去了,還因此遇見了Scor,和他做了七年的朋友,好吧看來也許我應該感謝Jim的預言?不過他之後似乎因為我是個斯萊特林而更看不慣我了,好在Rosie和Lily都在格蘭芬多,Jim和她們的關係一向挺好,所以在學校的時候他反而沒空搭理我。”
“除了有些時候祖父母會就如何對待麻種巫師和麻瓜的問題上和父親母親鬧點不愉快之外,其他都沒什麼。”

24. 你覺得你跟你的母親關係怎麼樣呢?
“也許我是媽媽最喜歡的孩子——至少她比喜歡Jim更喜歡我(笑)”
“我懷念我的母親,雖然她已經離開我和父親6年了,但我依然覺得她還在我們身邊,她是一個非常好的女人,溫柔善良,在我成長的路上非常用心地教育我,她出身於純血統家庭,但數十年前那場由Voldemort引起的戰爭讓她改變了從前對麻種巫師和麻瓜的看法,她不再對他們抱有偏見,此後也是這樣教育我的⋯⋯我母親是對我影響特別大的一個人,謝謝您,母親,我愛您。”

25. 用“我們”做主語造三個肯定句,比如“我們都在這個房間裡”。
“這裡的「我們」可以僅指代我跟Scor嗎?——「我們都在做這個訪談」「我們都滿心希望快點結束這個訪談」「我們做完這個訪談都還有一件要緊事要幹」。”
“Erm… 「我們都在很認真地做訪談」「我們都在耐著性子做訪談」「我們都覺得訪談問題太多了」。”

26. 完成以下句子“我希望我有一個人能與ta分享⋯⋯”
“我希望能與Scor分享我所有的愛情。”
“我希望能與Al分享我所有的秘密。”

27. 如果你會跟你對面的人變成親密好友,分享一下你覺得對方必須得知道的事情。
“可以把問題中的「好友」替換成「戀人」嗎?雖然我們的關係已經很親密了,不過我想說,Scor你為什麼有的時候不想跟我做愛呢?我覺得你必須得知道你應該時刻滿足我對你產生的一些慾望——”
“Al你也必須得知道我是會感覺累的。”

28. 告訴你對面的人你喜歡ta什麼,說一些你通常不會告訴剛認識的人的答案。
“Whoa—真是個好問題!問題回答到現在我開始有點興趣了⋯⋯ Erm… Scor,我喜歡你這雙像暴風雨一樣的灰色眼睛,又像是有星星在其中閃閃發亮,初見那一刻我就被這雙眼迷住了,我知道,擁有這樣一雙美麗眼睛的人一定像月光一樣溫柔。”
“Uh-huh, 謝謝你的讚美,Al,不過說實話我的答案可能不會令你那麼開心——在我們初見時,你的外表並沒有對我產生極大的吸引力——我喜歡你溫柔又強大的內心,這是你最特別的一點,在我眼裡別的任何人都無法取代你。”

29. 與你對面的人分享人生中很尷尬的一刻。
“你已經見證我20年人生中無數尷尬時刻了,對吧?”
“Yep, 多到數不過來,非要說一個印象深刻的話,大概是霍格沃茨一年級第一次的飛行課上,你無論如何都沒辦法讓自己那把掃帚升起來吧。”
“⋯⋯那麼你的話大概就是‘蠍子王’這個稱號吧?”
“其實這種尷尬的事情也沒什麼好分享的,對吧?”

30. 你上一次在別人面前哭是什麼時候?上一次自己哭是什麼時候?
“我已經很久沒哭過了,我也不是一個愛哭的人,經常哭哭啼啼的傢伙可是當不了傲羅的。”
“母親去世時我非常悲慟,自那以後就再沒有在別人面前哭過了。”

31. 告訴你對面的人你已經喜歡上ta的什麼?
“我喜歡的是你的一切,Scor。”
“讓已經相戀六年的我們來回答這個問題⋯⋯答案也是顯而易見的,我愛你,Albus Severus Potter,愛你全部的身體和靈魂。”

32. 有什麼人事物是太嚴重,不能隨便開玩笑的?
“屬於Harry Potter的榮譽。”
“Malfoy家族的名譽。”

33. 如果你將在今晚死去,沒有任何再與他人交流的機會,你最後悔沒有跟別人多說什麼?
“大概會是,後悔沒有正兒八經的跟爸爸說過幾次我愛他吧。事實上自成人以後我漸漸地明白了很多他以前告訴過我的道理,體會到了他那時面對一個不成熟的小男孩時內心的焦慮。我真的很感謝我爸爸在我青少年時期對我非常富有耐心的教導,我那時太叛逆了,作為一個父親,我想他大概也傷心難過過太多次⋯⋯我為過去的那個自己感到抱歉,爸爸。”
“我隨時都在後悔,沒有在母親去世前多說一些讓她開心的話,14歲以後變得更想同她交流,然而她再也沒機會聽到了,這是我這一生的遺憾。”

34. 你的家著火了,裡面有你所擁有的一切事物,在救出你愛的人,你的寵物後,你還有時間最後再衝回去一趟拯救最後一樣任何東西,你會救出什麼?
“Er… 魔杖?隨便什麼吧。事實上,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救出家人是最重要的,相比之下失去的財物根本不值一提。”
“我只想說,Al,清水如泉咒也沒辦法滅掉火災。”

35. 你家庭中的所有人裡,誰的死會讓你最難受?為什麼?
“任何人。我還沒有遭遇過家庭成員中誰去世的情況⋯⋯(看向Scorpius)但我能想像那種感覺,是語言無法描述的痛苦。”
“我知道未來我還會面對像當年母親離世那樣的情況,那個時候我只會比那時更難過,但是這些事情都是無法避免的,我也要學會承受這些痛苦。”

36. 分享一個你私人的問題,並向你對面的人詢問ta會怎麼處理,之後再請ta回答,對於你選這個問題,ta有什麼看法?
“Erm… 最後一個問題了啊,感謝Merlin!(大笑)⋯⋯Well, Scor,我想知道每次我們ZuoAi時你真的願意讓我She進去嗎——我真的很想知道!Haha! 你是為了滿足我才勉強自己接受這一點的嗎?你不用感到難堪,我—我只是不想——"
“我願意,Al。拜託,不要再細問了(大笑)⋯⋯做那件事情時不僅是你,我自己也會真的得到滿足,我沒想到你會貼心——或者說敏感到這種地步?Haha! 你還有什麼ZuoAi時藏在心裡的小情緒是我不知道的?你應該讓我接納你的全部,包括你的身體和你的心靈。”
“那個時候我其實並沒想太多,因為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你已經佔據了我的全部。能夠相互擁有彼此是我這一生感覺最幸運的事,我愛你,Scorpius Malfoy-Potter。”
“我更愛你,Al。”


雨落

【DNF|海德X巴恩】Snow Sweet Scallywag | 新年快乐!

Snow Sweet Scallywag

DNF腐向同人

Hartz Von Kruger X Bhan Wahlestedt


也许是子夜逐渐降下的温度,也许是窗帘缝隙漏出的一点微光,海德并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醒来。

半梦半醒间,沙子化作柔软的指尖摩挲着他的神经,意图将彷徨的灵魂带回温暖的梦之国度。

那并不是需要抗拒的事情,毕竟现在是冬休期,辛苦筹备完跨年酒会的公务员理应得到属于自己的休闲时光。

然而当收紧的手臂捞了个空,海德不那么情愿地抬起眼皮。

“巴恩?”

进入视线的是墙边的红木柜子,而应该戳在眼前的蓬乱银发则不知所踪。

身侧的床单摸起来已经带着细微的凉意...

Snow Sweet Scallywag

DNF腐向同人

Hartz Von Kruger X Bhan Wahlestedt




也许是子夜逐渐降下的温度,也许是窗帘缝隙漏出的一点微光,海德并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醒来。

半梦半醒间,沙子化作柔软的指尖摩挲着他的神经,意图将彷徨的灵魂带回温暖的梦之国度。

那并不是需要抗拒的事情,毕竟现在是冬休期,辛苦筹备完跨年酒会的公务员理应得到属于自己的休闲时光。

然而当收紧的手臂捞了个空,海德不那么情愿地抬起眼皮。

“巴恩?”

进入视线的是墙边的红木柜子,而应该戳在眼前的蓬乱银发则不知所踪。

身侧的床单摸起来已经带着细微的凉意,海德侧耳聆听,除了供暖管道运行时的低沉声响,房间里并没有其他声音。

揉了把脸,他掀开被子坐起来。

海德打消了开灯的打算,一方面漏进房间的那点光亮已经足够辨认周身,同时他也发现虚掩的房门外是同样的一片幽暗。

当在衣架上没摸到自己的睡袍时,海德叹口气,认命地披上明显小了一码的那件。

 

厚实的地毯踩上去几乎不会发出脚步声,海德走下楼梯,看了一圈笼罩在幽光中的客厅,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

正打算去厨房看看,他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并不大的音量在寂静的夜里足够清晰,海德很容易就分辨出声音的来源。

推开书房门,他果然在房间内的飘窗处找到了那个半夜不睡觉到处游荡的家伙。

“大半夜的你干嘛呢?”

“喉咙干,下来找点儿水喝。”

“然后跑书房来窝着了?”

“发现下雪嘛,刚好睡不着就说坐着看一会。”

“你这‘一会’多久了?”

走到窗边,海德有些无奈地看着对方周身的一圈靠垫、腿上的毛毯、还有肩头毛茸茸的披肩。

难怪他刚才总觉得客厅少了点什么,不过肩膀上那个倒是不怎么眼熟。

“你披着的那玩意什么时候买的?”

“布万加大哥前几天寄来的,很暖哦。”

“……”

海德突然觉得自己嘴怎么那么欠。

并没意识到自己摆出了什么表情,巴恩睁大眼看着他,最终忍不住笑出声。

“真的超——小心眼啊,克鲁格副团长~”

“闭嘴吧你!”

海德万分不爽地伸手在巴恩头上撸了一把。

“哎哎~发型乱了!”

“鸟窝一样还谈什么发型啊!”

嘴上抬着杠,手指碰到脸颊的皮肤时,冰凉的温度让海德皱起眉头。

“冷不冷?”

“还好。”

海德知道这个人没有说谎,但同样也没有说真话,只他并不需要戳破这一点。

“我搞点喝的去,你要不要?”

“要。”

巴恩立刻应声,然后在垫子里东摸摸西摸摸,挖出个马克杯递给他。

手指交叠时感受到的温度只比脸颊强一线,捏着更加冷冰冰的杯子海德突然想揍人。

狠瞪过去正想训两句,却看到巴恩一脸乖巧地缩进垫子堆里,带着讨好的笑容望着他,然后海德的那腔怒火熄的连点烟儿都没剩下。

“等着!”

“拜托啦副团长~”

 

在厨房捣腾了一会,海德回到书房,巴恩见他进门眼睛都亮起来,虽然大部分期待应该说是给他手里正冒着热气的马克杯。

侧身挡住想拿杯子的那只爪子,海德用屁股拱了拱巴恩,没好气地说道:“先挪点位子给我。”

“哦。”

见巴恩翻身从垫子堆里往外爬,海德用脚勾过来一张高脚桌,然后把杯子放在上面。

回过头就撞见巴恩向他抬起手臂,递过来那块来历不爽的毛皮披肩,海德忍不住翻白眼。

但也就是心里膈应一下,班图族族长送来的东西的确保暖效果一流,再说现在能把眼前这混蛋圈在怀里的是他海德伯恩克鲁格,而不是其他的哪个谁。

思及此处也就释然不再纠结,他接过披肩围上,抬腿就坐上飘窗台。

见他在垫子里落定,巴恩三两下挪进他两腿间,一抖毛毯把两人都盖住,然后背靠着他的胸口满足的舒了口气。

流畅的动作让海德看得有点楞,回过味来立刻把人抱住,并用脚靠向对方同样光裸的脚踝——说不上冰凉但也远谈不上温暖。

“你这蠢货倒是多穿点!”他一边骂着一边伸手去拿放在旁边的杯子,“赶紧喝。”

“嗯哼~”

笑眯眯地接过杯子,但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巴恩就不怎么高兴了,抱怨道:“为什么是牛奶啊!”

“那你想喝什么?”

“冷的话不是该喝酒吗?”

“哈……昨天酒会上你还没喝够?”

“哎……其实……最近一段时间都不怎么想喝了,头还有点痛……”

“我更头痛!”

“好啦好啦,我知道错了好吧,以后不会啦。”

也许是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善,又或者终于良心发现自己有多恶劣,巴恩转过头又露出那种带着讨好意味的笑容。

倒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说下自己的不满,但眼前景象让海德有点不自在——属于他的那件睡袍是开领型,套在巴恩身上本就过于宽松,随着身体的扭转领口被扯的更大,从海德的角度看下去,对方整片胸膛几乎都暴露在视野里。

一起映入眼帘的自然是不久前他留下的东西,视线扫到某处已经结痂的齿痕,海德不觉也有点心虚,赶紧转头去拿自己的杯子,并留下句自己都不信的话。

“再信你最后一次。”

“嗯嗯,最后一次~”

明显对方也不信。

然后话题又被执拗地转回原点。

“所以呢,为什么是牛奶啊?”

“……不想喝你自己去倒。”

“不要,好冷。和我换吧?”

“我的和你一样,还无糖。换不换?”

“…………”

被堵的无话可说,巴恩放弃抗争转了回去,嫌弃地看了两眼手里的杯子,最终禁不住温暖的诱惑抿了一口。

“……嗯?”

“怎么了?”

“除了糖你还加了什么吗?”舔舔嘴唇,巴恩仔细分辨了一下那个味道,“肉桂?”

“你舌头够灵的。”在天界食物中毒的时候怎么没见发挥作用——海德不禁在内心吐槽。

“怎么突然加这个?”

“你不是觉得牛奶有腥味么,我听人讲肉桂可以去腥,就加了点。”海德挠挠头,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搞出了某种黑暗料理,“……不好喝?”

“不啊,挺好的。”

看着巴恩低头继续吮杯子里的牛奶,海德松了口气。

 

估计对方一时半会没空和自己搭话,海德看向窗外——如巴恩所说,下雪了。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落雪已经将庭院铺上一层纯白,室外没有起风,雪花缓缓飘摇而下,轻轻落在针叶树的枝头。

帷塔伦的冬季不算漫长,每一年却必定会降雪,而这眼前景色漂亮归漂亮,却说不上哪里稀罕。

但巴恩喜欢雪,好像也没有特别的理由,就是单纯的喜欢,每次冻得直哆嗦也要裹成个球往外跑。

想起去年营地里拔地而起的巨大雪人,海德不自觉勾起嘴角。

“你一个人笑什么呢?”

肚子上被人戳了一下,他回过神来,低下头发现巴恩已经换了个侧身的姿势,微微仰头看着他。

“没什么,就记起来你去年堆个雪人差点把自己埋进去了。”

“……讲点道理,那也能怪我吗!”

“谁让你裹个白毛斗篷,蹲雪地里找都找不着。”

回应他的是侧腰上不轻不重的抓挠,很遗憾没有赘肉方便掐。

无视肢体干扰将两人已经空了的杯子放到旁边的高脚桌上,海德回过身熟练地一手把人圈住一手托起那尖尖的下颚,俯身吻了上去。

果然又瘦了——掌心的触感让海德想叹气。

而巴恩有些懊恼地在他嘴唇上啃了一口,迟疑了一下又伸出舌头舔舔自己咬过的地方。

这时候海德当然不会客气,直接把那条柔软的舌头吮进嘴里。

突然的举动让巴恩扭了扭身子,片刻后安静下来,已经被捂暖和的手指轻轻握住他的手腕。

于是夜晚归于寂静,只剩下懒洋洋的绵软呻吟在属于私人的空间里散落。

 

当墙上挂钟里的分针又走了大半圈,海德终于等到巴恩的呼吸变得平稳而绵长,他轻轻唤了声对方的名字,只得到个含混的应答。

于是他伸手慢慢拽开之前掖紧的毛毯,开始仔细将怀里的人裹进去,但再怎么放轻手脚,抱人下窗台时的动作还是让巴恩睁开眼睛。

“……海德?”

“我在。”

“抱歉……我睡着了吗?”

“困了就睡吧,我带你回卧室。”

“嗯……”

胸前传出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大概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沉入梦乡,但当下既然已经把人弄醒了也就不用顾忌更多,海德加快脚步回到卧室。

将巴恩从毛毯安稳转移到棉被中,海德脱了睡袍正打算把自己也塞进去,巴恩突然又迷迷糊糊叫了他一声。

“嗯?”

海德其实挺好奇巴恩哪来的精力能撑这么久,毕竟昨晚上他着实把人折腾的不轻,到现在可是连海德自己都已经有些困了。

“好像忘了……新年快乐……”

超出预想的话让海德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今天的确已经是一月一日,不知不觉已经是新的一年。

钻进被窝后顺手把人搂到怀里,海德笑着用嘴唇碰了碰巴恩的额头。

“啊,新年快乐。”

 

END


时间线紧接去年的年贺 Fever Night

时隔一年我居然还萌着这个CP真是不容易XD

大家新年快乐!

a/s

約會。


“想出去約會嗎,Evans?”
“和誰約會——和你嗎?”
Lily非常不情願地把目光從一本《今日變形術》中移開,看向明顯是鼓足勇氣才這麼開口的James。她眨了眨明亮的綠色眼睛,黑髮男生在聽到她冷淡的語氣後立刻就露出一個像是被遊走球打中腦袋的表情。
“當然——!要不你想跟誰約會?Padfoot? Moony? 還是⋯⋯Wormtail?”
James每說出一個詞就顯露出絕望的臉,在說完以後徹底出現了一副悲愴的表情,Lily用手托著下巴故意側過臉不看他,在對方說話時另一隻手裝作漫不經心地把垂在胸前的一縷紅髮繞在手指間把玩,這裡是公共休息室,她還得強忍住快要爆發出的大笑。
“——好了別那麼難過,”Lily站...


“想出去約會嗎,Evans?”
“和誰約會——和你嗎?”
Lily非常不情願地把目光從一本《今日變形術》中移開,看向明顯是鼓足勇氣才這麼開口的James。她眨了眨明亮的綠色眼睛,黑髮男生在聽到她冷淡的語氣後立刻就露出一個像是被遊走球打中腦袋的表情。
“當然——!要不你想跟誰約會?Padfoot? Moony? 還是⋯⋯Wormtail?”
James每說出一個詞就顯露出絕望的臉,在說完以後徹底出現了一副悲愴的表情,Lily用手托著下巴故意側過臉不看他,在對方說話時另一隻手裝作漫不經心地把垂在胸前的一縷紅髮繞在手指間把玩,這裡是公共休息室,她還得強忍住快要爆發出的大笑。
“——好了別那麼難過,”Lily站起身把書拿在手裡,朝James露出一個微笑,“下次去霍格莫德的時候在門廳那兒等我——記得別再把你的頭髮弄得亂糟糟的,我知道你沒有隨時都在騎飛天掃帚。”
“還有約會時不要帶上你剛才報出名字的那些人。回見,Prongs。”
說完她就丟下站在原地傻笑的James,步伐輕快地走回了女生寢室。

* HP中最愛的一對bg,終於寫了⋯一點兒(。

雨落

【DNF|钢铁狼骑士团中心】6月1日

钢铁狼骑士团中心,然而团长副团长都没出现

完全我流设定

OC主役,冒险家出没注意

作者巴恩厨,粉丝滤镜厚到瞎

以上


6月1日


阿拉德历9XX年6月2日

钢铁狼骑士团驻地,因为团长不在——更正,因为副团长不在——营地难得飘荡着悠闲的气氛。

公共休息室内,军事官一边咬着面包一边审阅下半年的训练安排,而坐在对面的军需官则已经核对好预算,正目光涣散地叼着烟思考些什么。

纳撒尼尔:“喂,普朗坡。”

普朗坡:“恩?”

纳撒尼尔:“你说……”

砰——!

“!?”

军需官没说完的话被门板撞击墙壁的巨响打断,两人惊讶地看过去。

门框中逆光着光的身影娇小纤...

钢铁狼骑士团中心,然而团长副团长都没出现

完全我流设定

OC主役,冒险家出没注意

作者巴恩厨,粉丝滤镜厚到瞎

以上




6月1日

 

阿拉德历9XX年6月2日

钢铁狼骑士团驻地,因为团长不在——更正,因为副团长不在——营地难得飘荡着悠闲的气氛。

公共休息室内,军事官一边咬着面包一边审阅下半年的训练安排,而坐在对面的军需官则已经核对好预算,正目光涣散地叼着烟思考些什么。

纳撒尼尔:“喂,普朗坡。”

普朗坡:“恩?”

纳撒尼尔:“你说……”

砰——!

“!?”

军需官没说完的话被门板撞击墙壁的巨响打断,两人惊讶地看过去。

门框中逆光着光的身影娇小纤细,夕色的头发和尖尖的耳朵好像有点眼熟。

互瞪了半天没得到回应,来访者忍无可忍地曲起手指在门上敲了两下。

军需官率先回神,抬手打了个招呼。

纳撒尼尔:“日安,Frau Chrisven,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不用刷图?”

闻言,魔女的表情变得更加凶恶,大步走到桌旁一拳捶下,军事官慌忙稳住自己弹起来的马克杯。

Chrisven:“你们混蛋团长哪去了!”

纳撒尼尔:“不是在根特站岗嘛?”

普朗坡:“是啊,刚还在吐槽说又被你硬塞小晶块呢。”

魔女哽了一下,脸上浮起点红晕,气急败坏地翻了个白眼。

Chrisven:“没说那只!而且我就试试看他好感度开了没不行啊!”

普朗坡:“还是放弃比较好,毕竟——咕!”

军需官发动神影手抄起被咬了一半的面包塞进同僚嘴里,然后诚恳地点点头,递上一杯茶。

纳撒尼尔:“当然没问题,开了的话劳烦也告诉我们一声。”

魔女哼了声,虽然还是一脸怒容,但也接过了杯子。

纳撒尼尔:“那么言归正传,是发生什么了?”

魔女叹口气,捏了捏鼻梁。

Chrisven:“西海岸的啦,我家孩子昨天等了一天都没见人,上不去鲸鱼。还赶着预约冲级呢。”

纳撒尼尔:“诶,现在还没回?”

Chrisven:“是啊。”

纳撒尼尔:“唔……还请见谅,毕竟昨天过节,可能玩过头了。不过有副团长带着,明天肯定回来。”

Chrisven:“哈?昨天过什么节,六一儿童节?”

纳撒尼尔:“啊哈哈。”

看看军需官的佛系微笑,再看看吞下最后一口面包竖起大拇指的军事官,魔女突然觉得脑仁疼。

Chrisven:“开玩笑吧……你们到底把你们团长当什么了?”

纳撒尼尔:“团长就是团长啊。”

普朗坡:“还兼职看板郎,或者叫形象大使好点?”

纳撒尼尔:“我以为你会说团宠。”

普朗坡:“说了你肯定要去团长那告我状,才不说。”

纳撒尼尔:“嘛~”

Chrisven:“???”

纳撒尼尔:“其实叫吉祥物也行。”

普朗坡:“不要吧,哪门子的吉祥物会总把人往使徒面前带,感觉有多少条命都不够填的。”

纳撒尼尔:“反正团长是第一DPS和MT,O不OT也没我们什么事儿。”

普朗坡:“好像也是,啊啊,安心了。”

魔女表示面前的对话槽点太多无从吐起,但再不打断自己都得被带进沟里,只能并不太情愿地开口插嘴。

Chrisven:“如果巴恩一个人包了主DPS和MT,你们又是干嘛的,奶啊?”

钢铁狼骑士团两位高层人员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

普朗坡/纳撒尼尔:“站旁边喊666?”

Chrisven:“真是够了……”

魔女深刻觉得自己今天早上起床开门方式不太对。 


a/s


Scorpius一脸惊讶地看着从自己魔杖尖端变出的美丽生灵,温柔的牡鹿踏着轻巧的步伐在黑魔法防御术教室上空盘旋了一阵,又落回到金发男孩身边,用那双湿润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Merlin—Al,你看见了吗?我的守护神……它是——”
“是的,我看见了,是一只牡鹿。”
黑发男孩微笑着点点头,又补充道:“非常可爱,就跟你一样。”
见Scorpius微微脸红起来,Albus嘴角的笑容不由得扩大了几分,“你还没见过我的守护神,要不你来猜猜它长什么样?”
“……嗯…我不确定,”Scorpius那双温柔的浅灰色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尔后露出一个带有几分狡黠的笑容,“也许是一头狼?”
Albus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下一秒他爆...


Scorpius一脸惊讶地看着从自己魔杖尖端变出的美丽生灵,温柔的牡鹿踏着轻巧的步伐在黑魔法防御术教室上空盘旋了一阵,又落回到金发男孩身边,用那双湿润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Merlin—Al,你看见了吗?我的守护神……它是——”
“是的,我看见了,是一只牡鹿。”
黑发男孩微笑着点点头,又补充道:“非常可爱,就跟你一样。”
见Scorpius微微脸红起来,Albus嘴角的笑容不由得扩大了几分,“你还没见过我的守护神,要不你来猜猜它长什么样?”
“……嗯…我不确定,”Scorpius那双温柔的浅灰色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尔后露出一个带有几分狡黠的笑容,“也许是一头狼?”
Albus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下一秒他爆发出一声大笑——“怎么——你竟然知道?你已经见过我的守护神了,对吗?”他说完便举起自己的魔杖,伴随着“呼神护卫”的咒语,一团银色光芒从Albus魔杖尖端涌出,之后便迅速具象化,出乎二人意料的是,这看上去像是一头狼的动物在教室上空活动肢体一般转悠了一圈后,竟直奔那只牡鹿而去!
“它…它奔跑的速度太快了,我都没怎么看清它的模样,你的狼,它长得可爱吗?”
“不怎么可爱,应该说它很健壮,或者你愿意用英俊形容它也行。”
Albus压低声音对身旁的Scorpius说道,男孩已经进入变声期,那声音低沉柔和,在Scorpius听来像是寒冷的冬季被强大的犬科动物拥在怀中,用它们厚实的皮毛取暖一般令人安心。
他忍不住轻轻握住了对方垂下魔杖的手。
此时那头狼也顿下了步子,它收拢四肢蹲坐在牡鹿一旁,像一尊真正的守护神一样守护在想要保护的对象身侧。


“Scor,你说这头不吃鹿的狼,是不是也想抬起爪子摸一摸它的牡鹿?”
回握住了Scorpius的Albus突然笑着说道。

* 几年后成功在变形课上变身一头狼和一只牡鹿的两位阿尼马格斯,再次演绎了一番狼不吃鹿的奇景,并且这一次,那头狼终于如愿以偿地把爪子搭在了牡鹿的角上。


a/s

一个便衣傲罗片段。


“Al…Arthur Parks.”
“我叫Jack Parks,这名儿挺好记的,对吧?”
“你俩是兄弟?”说话人审视的目光在面前两个黑发男人身上逡巡了一番,然后落在那个“Arthur”手中的驾照上面,他眯着眼睛故作姿态地瞧了一眼,最后还是点点头,放他们进了酒吧大门。

“瞎编两个麻瓜的名字还挺容易的,Al。”
室内高分贝的摇滚乐和尖叫声盖过了James带着笑意的说话声,不过Albus看他的嘴型也大概猜出了七七八八,他不耐烦的夺过哥哥手中的“驾照”,“应该说,制作两张假的驾照挺容易。”他砸了砸嘴,语气中带上了些嘲讽意味,“——这玩意儿我帮你收好,别弄丢了还被哪个好心的麻瓜捡去送到警察局。”
“那不正好吗?...


“Al…Arthur Parks.”
“我叫Jack Parks,这名儿挺好记的,对吧?”
“你俩是兄弟?”说话人审视的目光在面前两个黑发男人身上逡巡了一番,然后落在那个“Arthur”手中的驾照上面,他眯着眼睛故作姿态地瞧了一眼,最后还是点点头,放他们进了酒吧大门。

“瞎编两个麻瓜的名字还挺容易的,Al。”
室内高分贝的摇滚乐和尖叫声盖过了James带着笑意的说话声,不过Albus看他的嘴型也大概猜出了七七八八,他不耐烦的夺过哥哥手中的“驾照”,“应该说,制作两张假的驾照挺容易。”他砸了砸嘴,语气中带上了些嘲讽意味,“——这玩意儿我帮你收好,别弄丢了还被哪个好心的麻瓜捡去送到警察局。”
“那不正好吗?让麻瓜界的傲罗帮忙一起查查跟那些伪装成麻瓜的黑巫师做交易的毒贩,也许我们还能像魔法部长与麻瓜首相一般跟警察们交上朋友,多棒的事!”
Albus翻了翻眼睛,他被充斥在这拥挤空间中刺鼻的酒味跟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刺激得晕头转向,抬眼一看James时,发现对方竟借着明明灭灭的灯光细心整理自己的衬衫袖口。他顿住了步子,直到不认真看路的James撞在了自个儿身上,“……抱歉Al,不过你看我今天的麻瓜装扮得体吗?”
“非常得体,你平时不就是这样穿的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自打从霍格沃茨毕业,你就再没正儿八经穿过长袍了吧,老哥。”


雨落

【DNF|海德X巴恩】A day of Mr Hartz

A day of Mr Hartz| 海德先生的一天

地下城与勇士|Dungeon & Fighter

CP:海德 伯恩 克鲁格 X 巴恩 巴休特

Hartz Von Kruger/ Bhan Wahlestedt

腐向

点我点我

Work in Progress

目前进度:The morning of Mr Hartz 海德先生的早晨

讲真会不会写完都不知道嘛~

反正放飞自我的东西XD

说不定最后整条喜欢的线路直接写成文好了_(:з」∠)_

A day of Mr Hartz| 海德先生的一天


地下城与勇士|Dungeon & Fighter

CP:海德 伯恩 克鲁格 X 巴恩 巴休特

Hartz Von Kruger/ Bhan Wahlestedt

腐向

点我点我

Work in Progress

目前进度:The morning of Mr Hartz 海德先生的早晨


讲真会不会写完都不知道嘛~

反正放飞自我的东西XD

说不定最后整条喜欢的线路直接写成文好了_(:з」∠)_

雨落

【DNF】狼团朋友圈

自娱自乐一下~

时间是天空之城区域打完之后


以及脑内私设:

如果各NPC没到位带路,地图难度就等比参照60版本╮( ̄▽ ̄")╭

自娱自乐一下~

时间是天空之城区域打完之后



以及脑内私设:

如果各NPC没到位带路,地图难度就等比参照60版本╮( ̄▽ ̄")╭

雨落

【DNF|海德X巴恩】Smoulder

DNF腐向

海德X巴恩

污,真的污!

差点没被节后焦虑症弄死的作者抽风之作

从只想割腿肉爽一把的段子变成了5k的玩意简直要疯_(:з」∠)_

今天最后一天年,当年贺吧……(虽然已经转钟了……)


总之大家新年快乐!

2018希望有更多同好和我一起掉团长的坑XD


DNF腐向

海德X巴恩

污,真的污!

差点没被节后焦虑症弄死的作者抽风之作

从只想割腿肉爽一把的段子变成了5k的玩意简直要疯_(:з」∠)_

今天最后一天年,当年贺吧……(虽然已经转钟了……)


总之大家新年快乐!

2018希望有更多同好和我一起掉团长的坑XD







a/s


“上头一些人真是把傲罗当麻瓜警察用,为了能指派我们去调查普通的巫师谋杀案,干脆就认定杀人者是黑巫师……”坐在自己隔间办公椅上的黑发男人说话时声音有点闷,夹在手指间的烟烧了快一半也没见他抽几口,倚在隔板另一边同样一头黑发的傲罗耸耸肩,“不管怎么说,杀人总是犯罪,把凶手抓起来审问一番也没什么错。”他说着举起手里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打了一个激灵,“——伏特加!同样的酒麻瓜产的果然更烈……这么冷的天喝口酒还真暖和不少,你说部里什么时候才会想到给办公室里装个壁炉?”
“或者你在工作上努力一把,过不了多久就能成为傲罗指挥部主任,拥有一间专属于自己的带壁炉的办公室了。”Albus抬头对他的哥哥讥笑了一番,...


“上头一些人真是把傲罗当麻瓜警察用,为了能指派我们去调查普通的巫师谋杀案,干脆就认定杀人者是黑巫师……”坐在自己隔间办公椅上的黑发男人说话时声音有点闷,夹在手指间的烟烧了快一半也没见他抽几口,倚在隔板另一边同样一头黑发的傲罗耸耸肩,“不管怎么说,杀人总是犯罪,把凶手抓起来审问一番也没什么错。”他说着举起手里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打了一个激灵,“——伏特加!同样的酒麻瓜产的果然更烈……这么冷的天喝口酒还真暖和不少,你说部里什么时候才会想到给办公室里装个壁炉?”
“或者你在工作上努力一把,过不了多久就能成为傲罗指挥部主任,拥有一间专属于自己的带壁炉的办公室了。”Albus抬头对他的哥哥讥笑了一番,埋下头继续看着桌上那卷羊皮纸,看了几行字后又叹口气,“说真的,你觉得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亲自出面,给自己两个儿子装壁炉这种事有可能吗?”
James翻了个白眼,又闷声喝起了酒。

“妈的这天真冷,把你的酒给我喝一口,Jim。”
“都给你了,我不想加班了,肚子好饿想回家吃饭。”


雨落

【DNF】阿拉德八卦备忘08

DNF狼团日常

常用OC有

虽然团长压根没出来但还是强调下

作者巴恩厨,看出倾向性不是错觉,谢谢╮( ̄▽ ̄")╭

优点

 

在旁听过无数次海德抱怨巴恩不靠谱后,钢铁狼骑士团军事长官终于忍不住吐露了自己的疑惑。

普朗坡:既然对团长有这么多意见,副团长你怎么不换个工作呢?

海德:你以为我不想换啊?还不是我老爹,莫名其妙就对那混蛋很有好感,非要我呆这儿。

纳撒尼尔:这你还别说,我儿子要是换个工作后突然认真读书努力工作不惹是生非,我也会对他上司特别有好感。

海德:滚!

普朗坡:咦,你不是单身吗?

纳撒尼尔:喂喂,这不是重点。

 

普朗坡:但就算...

DNF狼团日常

常用OC有

虽然团长压根没出来但还是强调下

作者巴恩厨,看出倾向性不是错觉,谢谢╮( ̄▽ ̄")╭


优点

 

在旁听过无数次海德抱怨巴恩不靠谱后,钢铁狼骑士团军事长官终于忍不住吐露了自己的疑惑。

普朗坡:既然对团长有这么多意见,副团长你怎么不换个工作呢?

海德:你以为我不想换啊?还不是我老爹,莫名其妙就对那混蛋很有好感,非要我呆这儿。

纳撒尼尔:这你还别说,我儿子要是换个工作后突然认真读书努力工作不惹是生非,我也会对他上司特别有好感。

海德:滚!

普朗坡:咦,你不是单身吗?

纳撒尼尔:喂喂,这不是重点。

 

普朗坡:但就算有克鲁格大人的原因,副团长你也不是那种随便就将就的人吧?

海德:说得像是很懂我一样。

纳撒尼尔:但也没说错?

海德:你知道什么啊。

普朗坡:所以说团长的确有优点副团长你很欣赏呢。

海德: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啊?!

纳撒尼尔:哦哦,超直球。

普朗坡:很让人好奇呀。

海德:我没义务满足你的好奇心!

普朗坡:副团长…

海德:……

纳撒尼尔:随便说一个嘛,你知道普朗坡求真起来什么样。还是副团长你想明天起来,发现全团都在讨论你到底看上团长哪一点?

海德:啧……

海德:那就脸!那家伙唯一优点也就是脸好吧!

普朗坡/纳撒尼尔:O_o

普朗坡:哦,团长的确长得挺好看……但是好像哪里不对?

纳撒尼尔:副团长,我明白你不想承认团长任何长处的心情……但挑出个答案连自己也一起黑进去真的好吗?

海德:……你给我闭嘴。

雨落

【DNF】阿拉德八卦备忘06-07

DNF 巴恩 巴休特中心

作者是巴恩厨,有啥倾向不是错觉

不过这个系列是总体来说是抱着非腐的心态在写啦030

06 发型不可乱

某次漫长的例会后,巴恩决定在海德家蹭张床位的次日早晨。


巴恩:喂,你的发蜡放哪里了?

海德:啊?

巴恩:发——蜡,用不了你多少,别那么小气。

海德:什么鬼……我这没那玩意。

巴恩:怎么可能!那你发型怎么弄的?

海德:靠气势?

巴恩:别开玩笑好吗?

海德:谁跟你开玩笑了。

只见海德双手一抬在头顶撸了两把。

海德:看,好了。

巴恩:……

海德:今天又不出勤,你还折腾个什么劲?

巴恩:但总不能就这么出去吧?

海德...

DNF 巴恩 巴休特中心

作者是巴恩厨,有啥倾向不是错觉

不过这个系列是总体来说是抱着非腐的心态在写啦030


06 发型不可乱

某次漫长的例会后,巴恩决定在海德家蹭张床位的次日早晨。

 

巴恩:喂,你的发蜡放哪里了?

海德:啊?

巴恩:发——蜡,用不了你多少,别那么小气。

海德:什么鬼……我这没那玩意。

巴恩:怎么可能!那你发型怎么弄的?

海德:靠气势?

巴恩:别开玩笑好吗?

海德:谁跟你开玩笑了。

只见海德双手一抬在头顶撸了两把。

海德:看,好了。

巴恩:……

海德:今天又不出勤,你还折腾个什么劲?

巴恩:但总不能就这么出去吧?

海德: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挺好的。

巴恩:……

海德:?

巴恩:……

海德:你不是吧……不就在天界住院那时候被人当未成年么,还记着呢?而且我觉得主要原因也不是发型而是你那小身板,那护士长看着都比你壮实。

巴恩:这么说就不好听了,总之维持形象也是团长的职责之一嘛。

海德:哈,这时候想起来了?撒泼要病号餐的时候怎么没这觉悟啊团长。

巴恩:喂喂,跑来分一半的副团长有什么立场指责我啊?

 

07 冬季任务

某次冬季在北方出任务,巴恩率团先绕去班图族住地,带出张白色的狼皮斗篷御寒。

半路海德闪到一边方便,回头发现大部队全部跟了过来(除了团长)。

海德:卧槽你们跟着我干嘛!

团员:刚刮来一阵风,然后就找不到团长了!

海德:哈?!

 

大批人心急火燎赶回去,发现自家团长坐在路边等他们。

巴恩:副团长的声望也太高了,这都要一起去呢~

海德眯眼看了半天,把脖子上的围巾(红色)解下来给巴恩围上。

巴恩:嗯哼?今天怎么这么关心我了,不过我不冷——

海德(回头面对团员):看到这围巾了吧,之后跟着这玩意走!

团员:是——

巴恩:……

 

没走多久,途中遭遇战斗。

海德还在想把自己裹成球的团长怎么战斗,只见巴恩溜索地从毛团子里钻出来,怕弄脏斗篷,还顺手找了根树枝挂上,随后拔剑跳进战圈。

战斗结束,海德皱着眉看巴恩把自己又裹回那团白毛里。

普朗坡:副团长,你干嘛一直盯着团长看?

海德:啊?没什么,就刚看他从那堆毛里跳出来觉得挺神奇的。

纳撒尼尔:因为体积变化太大?

普朗坡:恩我懂,那种包子掰开才知道只那么点儿馅的感觉确实很微妙。

纳撒尼尔:噗,这形容真不错,我得去告诉团长。

普朗坡:诶诶!你别坑我呀!

海德:……

副团长表示今天也很心累。

——————

天气变冷了,就写点冬天的东西吧=w=

我喜欢毛绒绒的东西~

雨落

【DNF】阿甘左的悲鸣调查日记03 END

悲鸣洞穴调查捏造设定

作者巴恩厨,于是有啥倾向那是正常的

以及……虽然前面一直在搞笑,但这真不是一个搞笑故事呀……


前文在这里:

01   02


阿甘左的悲鸣调查日记03


X年X月X日晴

卢克西和巴恩差点掉进河里被冲走。起因是卢克西钓到了西岚,巴恩去帮忙拉鱼竿,最后若不是布万加路过,估计我得去下游把他们捡回来。

西岚说他被猫妖群追赶才失足落进河里,因为水性不佳只能抱着木头往下漂,直到被我们捡上来。

估算了一下西岚落水的时间,那个猫妖聚集地按目前的行进速度大概一天的路程。

情况已经告诉了帝国的官员,但他看起来并没放在心上,所以只能让巴...

悲鸣洞穴调查捏造设定

作者巴恩厨,于是有啥倾向那是正常的

以及……虽然前面一直在搞笑,但这真不是一个搞笑故事呀……


前文在这里:

01   02


阿甘左的悲鸣调查日记03


X年X月X日晴

卢克西和巴恩差点掉进河里被冲走。起因是卢克西钓到了西岚,巴恩去帮忙拉鱼竿,最后若不是布万加路过,估计我得去下游把他们捡回来。

西岚说他被猫妖群追赶才失足落进河里,因为水性不佳只能抱着木头往下漂,直到被我们捡上来。

估算了一下西岚落水的时间,那个猫妖聚集地按目前的行进速度大概一天的路程。

情况已经告诉了帝国的官员,但他看起来并没放在心上,所以只能让巴恩去跟凯恩也知会一声。

 

【能淡定抱着木头往下漂,这人神经大概和你一样粗。话说别人的糗事写来干嘛,以后拿来威胁我不成?】

【凯恩先生已经通知到了,并让我转达“先管好自己的小命吧!”这句话,原话一个字都没改。以及西岚大师懒得写字,下面那个指印是他的。↓】

 

X年X月X日阴

基本按照预定计划到达目的地,很幸运没有碰上猫妖群。

饭后通知我们明天由米斯特和帝国各出些人先去探路,之后第二批主要调查人员进场,几个官员和剩余帝国士兵留守洞口警戒。

卢克西代我接了护卫第二批调查团的工作,巴恩被法师领队的女人从第一批拎到了第二批,布万加和西岚也决定和我们同行。挺好的。

下午闲着无聊我提议和西岚切磋一下,结果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擂台赛,米斯特的佣兵热情异常高涨。

后来知道是卢克西开了赌盘,最后的奖金池真挺可观。

布万加上去打了几场,下来告诉我已经攒够之后的路费;巴恩跃跃欲试,不过被我按在下面了。

和西岚的第二场比试凯恩居然押我赢,有点惊讶。

To卢克西:日记就是记录发生的事情吧?最开始是你建议我写的,现在就不要抱怨。

To 巴恩:知道了。另,让西岚别再做这种事。

 

【赌金分成给我还回来!】

【哎呀呀,行吧那我就写几个字呗,真麻烦。话说是不是该让那个叫凯恩的请客,那局你赔率挺高哦。】

【表示只帮忙记了个账啊,为什么不让我上场,开盘的是卢克西大姐又不是我,大叔偏心TAT】

 

X年X月X日阴

先遣队一切正常——米斯特的咒术师说的,他们那套沟通方式好像是虚祖传过来的,搞不明白原理。

明天主要调查人员进场,法师们开始整理各种千奇百怪的装备,不是很想靠近。

西岚不知怎么和卢克西拼上酒了,有布万加在,应该不会让他们喝到误事的。

不过有些乐观不起来,因为巴恩私下跟我说洞穴里面有什么东西让他感觉很不好。

 

X年X月X日

进入洞穴第一天。

先遣队已经清理过刚进去那块区域,该走的通道都做好了标记,顺利到达第一个扎营点。

法师们欣喜若狂,因为找到了从没见过的能量波动。

我挺想说这次是为了调查异变现象,并不是真的科学考察,安全考虑我宁愿他们什么都没发现。

不过搞学问的人大概就追求这些东西,就像剑士追求剑道精进一样。

 

【随便他们干嘛,钱给够都好说。不过这洞穴里真干燥啊……】

【法师一直都神叨叨的,习惯就好啦。】

【我都行吧,反正也没来过这里,看看也好。】

 

X年X月X日

进入洞穴第二天。

出现异常情况,先遣队留下的指引变得混乱,很多岔路标记了多个方向。

在尝试了几条路后,领队决定将调查团分成4组继续前进。

给我们分发了一种符纸,就是米斯特咒术师用的那玩意,说可以显示其他队伍的相对位置和生命体征。

听起来不怎么靠谱。

巴恩想让法师领队那女人和我们一起,不过被拒绝了;他好像很不安,但我问的时候又不承认,还说不喜欢法师。

现在小孩子的心思真搞不懂。

 

【大叔你八卦心是有多重……】

【傲娇死小孩!】

【来来给叔叔摸摸!】

 

X年X月X日

进入洞穴第五天。

在一条通道尽头发现了先遣队的尸体。

跟我们一起的咒术师当时就脸色惨白,说符纸没起作用。

不知道和尸体口鼻里冒出来的紫色烟雾有没有关系。

之后决定返回走另一条路,虽然有一片戮蛊虫茧,但目前这个团队有能力应付。

不过几个法师决定终止调查,最后分出一半护卫跟着他们往回走。

巴恩情绪不高,西岚逗他都没有反应。

卢克西好像也察觉到什么而非常不安,休息时几次往我身边靠。

也许我该揽住她,只是安慰人这种事情真不太习惯。

 

【我们没问题的。】

 

X年X月X日

进入洞穴第六天。

遭遇塌方,来路被落石彻底埋住,只能继续前进。

躲避中有个法师走散了,搜索一圈没有找到人。

气温变得越来越低,悲鸣洞穴还没人下到过这种深度,不知道是异常现象还是本就如此。

To 布万加:谢谢。

 

X年X月X日

进入洞穴第九天,或者是第十天?

一直在地下,时间感觉变得模糊。

戮蛊虫移动时的悲鸣声开始让人无法忍受,每个人都很疲惫。

期间遭遇了几次虫群袭击,最近的一次损失惨重。

头很疼,卢克西状态也不好,不想让她担心。

西岚和布万加状况还不错,但他们已经守了几次夜,负担太重;巴恩这两天一到休息时间就钻到布万加的披风下面蜷着不动弹。

听布万加说巴恩在发低烧,万幸不是之前的伤口感染。

最后是我和西岚守夜,不能指望米斯特和帝国那群人。

 

X年X月X日

进入洞穴第十二天。

米斯特的咒术师坚持说符纸又有效了,没人有更好的想法,也只能按着符纸指引前进。

最后真找到一处营地和一个重伤员。

死前他挣扎着指了一条通道,没来得及告诉我们任何事。

过来的道路大概已经塞满了孵化的戮蛊成虫,所以不管巴恩有多反对走那条路,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空白)

 

…………(空白)

 

……(空白)

 

 

END




这篇我居然填完了……

自己都不敢相信 囧

雨落

DNF脑洞备忘

DNF

腐向

海德X巴恩


这是个被拉出去吃饭,坐在桌子上等上菜时候蹦出来的灵感=3=


关于如何在非腐背景下强行暧昧


前提:按原著来,海德当时已婚。


艾米丽出事后害怕男性,为了看望艾米丽,巴恩接受女仆的建议穿女装吃变声药进去。

某次出来被海德看到,然后海德觉得这女人有个性,遂很有好感。

之后再次遇见就打听艾米丽的情况,一来二去被巴恩(习惯性无意识地)撩到怀疑自己要出轨。

再后来艾米丽情况变好,一点自觉都没有的巴恩安心出任务去了,海德再也等不到人怅然若失回去守监狱。

很久之后海德发现实情,追杀巴恩无果后纠结地当着副团长。

DNF

腐向

海德X巴恩


这是个被拉出去吃饭,坐在桌子上等上菜时候蹦出来的灵感=3=




关于如何在非腐背景下强行暧昧


前提:按原著来,海德当时已婚。

 

艾米丽出事后害怕男性,为了看望艾米丽,巴恩接受女仆的建议穿女装吃变声药进去。

某次出来被海德看到,然后海德觉得这女人有个性,遂很有好感。

之后再次遇见就打听艾米丽的情况,一来二去被巴恩(习惯性无意识地)撩到怀疑自己要出轨。

再后来艾米丽情况变好,一点自觉都没有的巴恩安心出任务去了,海德再也等不到人怅然若失回去守监狱。

很久之后海德发现实情,追杀巴恩无果后纠结地当着副团长。

雨落

【DNF|海德X巴恩】不八卦不是好团员

领导开大会去了,于是上班期间摸个鱼~

DNF腐向

海德 X 巴恩(虽然团长基本没咋出来诶=3=) 

时间是天帷巨兽某俩主线之间


首先常用OC介绍:

普朗坡:钢铁狼骑士团军事长官

纳撒尼尔:钢铁狼骑士团军需长官

其实不太重要,只是要俩狼团内部碎嘴不会被副团长打击报复的人XD

以上


————————


天帷巨兽钢铁狼骑士团临时营地


普朗坡:副团长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

纳撒尼尔:哦?

普朗坡:雷尼只是多打份肉丸,就被拽住教训了一顿。完蛋了,我等下也会被副团长教训吧TAT

纳撒尼尔:不,并不会,雷尼那是自己走错路撞...

领导开大会去了,于是上班期间摸个鱼~

DNF腐向

海德 X 巴恩(虽然团长基本没咋出来诶=3=) 

时间是天帷巨兽某俩主线之间


首先常用OC介绍:

普朗坡:钢铁狼骑士团军事长官

纳撒尼尔:钢铁狼骑士团军需长官

其实不太重要,只是要俩狼团内部碎嘴不会被副团长打击报复的人XD

以上

 

————————

 

天帷巨兽钢铁狼骑士团临时营地

 

普朗坡:副团长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

纳撒尼尔:哦?

普朗坡:雷尼只是多打份肉丸,就被拽住教训了一顿。完蛋了,我等下也会被副团长教训吧TAT

纳撒尼尔:不,并不会,雷尼那是自己走错路撞枪眼了而已。

普朗坡:啊?

纳撒尼尔:嘛,不用在意。反正你也注意点,看到团长在哪没?

普朗坡:不就那边么,和今天上来的两个人坐一起呢。

纳撒尼尔:恩,看到就好,等会去加餐记得绕开团长和副团长中间那段路就没事儿。

普朗坡:团长又怎么惹副团长生气了?

纳撒尼尔:怎么说呢……应该是气他没坐我们这桌一起吃饭。

普朗坡:哈哈,听你这说的,副团长是被冷落后闹别扭的小鬼吗。

纳撒尼尔:其实是老爷纳妾后蹲角落咬手绢的原配。

普朗坡:噗!好违和的画面!

纳撒尼尔:一点都不违和,你是不知道……

海德:你个混蛋背后讲人坏话不能离远点或者小点声么!

 

 

纳撒尼尔:我说你至于这样嘛,团长和那三个人关系好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海德:我又没怎样。

纳撒尼尔:哦,那雷尼大概是今天晦气云罩顶吧。

海德:……

纳撒尼尔:这不像你的作风啊,海德。

海德:哈?那怎么才像我的作风。

纳撒尼尔:唔……更野兽一点?

海德:喂喂……

纳撒尼尔:像是给所有物打个标敢碰就弄死?

海德:那家伙脖子以下裹得条缝儿都没有,总不能我在他脸上咬一口!

纳撒尼尔:…………的确,皇女大概会先弄死你。(心:你还真考虑过吗……)

雷尼:同意!副团长你再野兽也不能对团长的脸动手!

海德:@¥#!你丫打哪儿冒出来的?!

雷尼:报告副团长!我去还盘子正好路过!

普朗坡:哦,雷尼你吃完了?

雷尼:是!军事官大人又去加了一碗吗?

普朗坡:是啊,我们团的伙食永远值得再来一碗=w=

雷尼:嗯嗯!肉丸口感超级好!

普朗坡:我还是更喜欢每季的时令菜

海德:………………

海德:你们两个!

普朗坡:是?

雷尼:是!

海德:不是喜欢肉丸嘛,普朗坡你的丸子给她,让她吃个够!

雷尼:但我已经饱了啊副团长?

普朗坡:我还没吃好呢副团长!

海德:闭嘴,坐那边去,普朗坡你监督,没吃完都不准走!

雷尼/普朗坡:TAT

纳撒尼尔:真是和平的一天啊。

 

次日

普朗坡:团长,你耳朵怎么了?

巴恩:哦,没什么,耳环刮了下,军医怕感染就给包了个纱布。

纳撒尼尔:…………

海德:你看着我干嘛!



——————————

Huh,我的狗血话痨风大概最近都不会有变化了 远目

雨落

【DNF】西岚X巴恩的歪楼段子

DNF

西岚 X 巴恩

上面每个字看清楚了可以接受了咱再往下成不?


——————————————


展臂把人搂到怀里,西岚有些疑惑地紧紧手臂,感觉不对,再捏捏,还是哪里不对。

“嗯…………”

行动快过脑,西岚用拇指和中指在巴恩手腕上圈了下,另一手再自然不过地从肩胛骨顺着脊椎一把撸到腰侧。

“痒!”

显然没被撸顺毛,巴恩弹起身子就要翻到一边,西岚眼疾手快下意识就把人按了回去。

“唔!……西岚大师你干嘛啦!”被正脸拍到胸肌上的人揉揉鼻子,没好气地问道。

“明明你小子自己乱折腾!”

挪挪姿势把人圈紧了,西岚低头打量两眼,还是想不通。

“当年长个儿的时候瘦巴...

DNF

西岚 X 巴恩

上面每个字看清楚了可以接受了咱再往下成不?



——————————————



展臂把人搂到怀里,西岚有些疑惑地紧紧手臂,感觉不对,再捏捏,还是哪里不对。

“嗯…………”

行动快过脑,西岚用拇指和中指在巴恩手腕上圈了下,另一手再自然不过地从肩胛骨顺着脊椎一把撸到腰侧。

“痒!”

显然没被撸顺毛,巴恩弹起身子就要翻到一边,西岚眼疾手快下意识就把人按了回去。

“唔!……西岚大师你干嘛啦!”被正脸拍到胸肌上的人揉揉鼻子,没好气地问道。

“明明你小子自己乱折腾!”

挪挪姿势把人圈紧了,西岚低头打量两眼,还是想不通。

“当年长个儿的时候瘦巴巴就算了,也练了这么多年剑,咋还细胳膊细腿的?”

“我也想有布万加大哥那样的体格啊……”谈起这话题巴恩一脸怨念。

“别老惦记着那么可怕的事儿成不。”西岚熟练地抹掉脑补画面,感觉心很累。

“就想想嘛。”

“想我不行?”

“……西岚大师你要有自觉,顶着张吃软饭的脸还一身腱子肉欺骗群众是不对的。”

你这张嘴还是一样膈应!——腹诽的同时,西岚果断低下头,坚决把已经歪掉的剧情走向拉回更有意的事情上。


END


就这点,本来说开了个加密子博,就写点不和谐的丢进去吧

然而……我最近的日常话痨风大概是没救了 远目

所以还放啥子博嘛 ╮( ̄▽ ̄")╭

a/s

一個nc-17

(這絕對是我寫過的最ooc的Albius,沒有之一。)

忘了多久以前的硬盤文,


(這絕對是我寫過的最ooc的Albius,沒有之一。)

忘了多久以前的硬盤文,


好久没造孽了

【青山松柏】Lonely on Top

(最近很忙,还好有男闺蜜温暖我心。)

Wei Yang invited Ying Quliang to tour the border region to see the effects of his new laws. So they put on disguises and traveled the roads. Each of the inns they passed were three stories tall. "This is according to my design," said Wei Yang. 

At the end of...

(最近很忙,还好有男闺蜜温暖我心。)

Wei Yang invited Ying Quliang to tour the border region to see the effects of his new laws. So they put on disguises and traveled the roads. Each of the inns they passed were three stories tall. "This is according to my design," said Wei Yang. 

At the end of the day, they stopped at one and sat in the hall to watch the innkeeper at his work. Sometimes a man would come in for lodging, and the innkeeper would give him a room on the first floor. "These rooms are for those whom I do not know," explained Wei Yang. 

At other times, a man would be given a room on the second floor. Said Wei Yang, "These are for those whom I do know." 

Then Wei Yang went to speak to the innkeeper, and he and his companion were given the room on the third floor. 

Ying Quliang was curious at this. So the next morning, he rose before Wei Yang and sought out the innkeeper to learn the import of the third floor. 

The innkeeper smiled and said, "That room is for those whom Lord Shang would like to know better."


好久没造孽了

再次感谢我的男闺蜜

Wei Yang came to Qin to visit Ying Quliang. 

"What can you offer me?" asked Ying Quliang. 

Wei Yang said, "I can conquer your enemies." 

But Ying Quliang was not interested. Wei Yang was sent away. 

He came back for a second audience. 

"What...

Wei Yang came to Qin to visit Ying Quliang. 

"What can you offer me?" asked Ying Quliang. 

Wei Yang said, "I can conquer your enemies." 

But Ying Quliang was not interested. Wei Yang was sent away. 

He came back for a second audience. 

"What do you offer now?" asked Ying Quliang. 

"I can conquer your friends," said Wei Yang. 

But this did not suit Ying Quliang either. Wei Yang was dismissed. 

However, he returned yet a third time. 

"What do you have left to offer?" Ying Quliang asked Wei Yang. 

The latter replied, "I can conquer you." 

Ying Quliang looked up with interest, and his knees touched the edge of his mat. "Tell me mor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