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lippy

28877浏览    806参与
zemt
据说是flippy的生日。 听...

据说是flippy的生日。


听人说好像不是今天

但无论是不是谣言

还是说一声生日快乐吧( ⸍ꔷ͈ᗄꔷ͈⸌)o

把祝福都奉上辽。

据说是flippy的生日。


听人说好像不是今天

但无论是不是谣言

还是说一声生日快乐吧( ⸍ꔷ͈ᗄꔷ͈⸌)o

把祝福都奉上辽。

Wvisual
_(:з」∠)_一个水水的头

_(:з」∠)_一个水水的头

_(:з」∠)_一个水水的头

飞鼠贴贴bot

一点烂七八糟的草稿小宣传

……其实群里已经发过了。

是小贴纸们

一点烂七八糟的草稿小宣传

……其实群里已经发过了。

是小贴纸们

西风
整理桌面清出来的一个PSD,一...

整理桌面清出来的一个PSD,一看建档日期2015年4月1,愚人节哈哈哈哈,几年前B站还没下架HTF,每天一遍HTF神清又气爽(够) 现在HTF资源都难找了

原档其实还挺暖的,就是flippy那一半,现在过我的手一补完就不怎么正常了(捂脸.gif) 努力修修补补还是bug一堆,不想改了…跪地。 这大概是史上最块儿的军爷了(捂脸.gif×2)

flippy:退伍老兵,正常模式下是个好男人,就是PTSD特别严重,一旦受刺激变成fliqpy秒变死神。

fliqpy:flippy的第二人格,HTF死天王之一,一旦切换到本模式就六亲不认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整理桌面清出来的一个PSD,一看建档日期2015年4月1,愚人节哈哈哈哈,几年前B站还没下架HTF,每天一遍HTF神清又气爽(够) 现在HTF资源都难找了

原档其实还挺暖的,就是flippy那一半,现在过我的手一补完就不怎么正常了(捂脸.gif) 努力修修补补还是bug一堆,不想改了…跪地。 这大概是史上最块儿的军爷了(捂脸.gif×2)

flippy:退伍老兵,正常模式下是个好男人,就是PTSD特别严重,一旦受刺激变成fliqpy秒变死神。

fliqpy:flippy的第二人格,HTF死天王之一,一旦切换到本模式就六亲不认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flaky:小声告诉你那一头白的是头皮屑。(哈哈哈)别看穿着裙子,其实不知上哪边厕所(虽然官方盖过章上女厕但后来又改口保持性别神秘挺好

我觉得我可能画不出来正常的CP了

时御轻子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又是我又是我又是我

第四张是别人家的【?】ppy

羊姐姐好好看哦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又是我又是我又是我

第四张是别人家的【?】ppy

羊姐姐好好看哦

时御轻子

混一下

标签太多了还不如直接打老公的那一个

混一下

标签太多了还不如直接打老公的那一个

不在线的yang
曾经天真的我想当画手,直到我看...

曾经天真的我想当画手,直到我看了看自己的画。。。。。。又懒又渣的我不配!!!

私心有点觉军,我这个屑只求别刷军刺或觉剌(不过这么丑应该没评论的)。太丑了就不污染觉军tag了(つд⊂)

曾经天真的我想当画手,直到我看了看自己的画。。。。。。又懒又渣的我不配!!!

私心有点觉军,我这个屑只求别刷军刺或觉剌(不过这么丑应该没评论的)。太丑了就不污染觉军tag了(つд⊂)

MAKU

🩸【葬舞】

填了很久以前的坑♡

🩸【葬舞】

填了很久以前的坑♡

詩川

2020年了我终于又腿了

2020年了我终于又腿了

离核white—💠
单图摸鱼 是ooc的qpy 其...

单图摸鱼 是ooc的qpy

其实我本来想画ppy的但是手贱往眼睛中间加了两个点

草就当换了个画风的ppy吧

单图摸鱼 是ooc的qpy

其实我本来想画ppy的但是手贱往眼睛中间加了两个点

草就当换了个画风的ppy吧

一小勺杨枝甘露
好久没画htf了 画一个草稿流...

好久没画htf了

画一个草稿流的觉爷和ppy吧

好久没画htf了

画一个草稿流的觉爷和ppy吧

不可食用防腐剂
整了 是自己脑的剧情向))))

整了

是自己脑的剧情向))))

整了

是自己脑的剧情向))))

一颗豆豆

画了个小条漫!!!

是英军/英觉小宝宝!❤️


画了足足四天😭,现在我感觉他们是我生的(?)


画了个小条漫!!!

是英军/英觉小宝宝!❤️


画了足足四天😭,现在我感觉他们是我生的(?)


曙光

那个音乐盒看上去比起礼物更像是随手丢弃的垃圾,它乳白色的外壳边角粉碎,受损最严重的地方甚至向内凹陷,裸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眼。干涸的红色指痕清晰可见,那残留的印记模糊了花体祝福语,让这份小小的礼物散发出愈加浓郁的不祥气息。

我在阴云密布的清晨发现它,因它依旧暧昧不清的来历,我难免会联想许多——比如它附着着某种奇异且恐怖的病毒,或是它是个做工精细的小型炸弹。只是谁会来谋害一个无用的退伍老兵呢,我并没有掌握什么了不得的情报,连那段充斥着硝烟与炮火的记忆都残缺不全。

玩笑意味居多的胡思乱想并没有持续多久,我无法自控地把目光投向那凌乱的指痕,艳丽过分的色彩使我晕头转向,空荡荡的胃部蠕动着将酸水向上翻...

那个音乐盒看上去比起礼物更像是随手丢弃的垃圾,它乳白色的外壳边角粉碎,受损最严重的地方甚至向内凹陷,裸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眼。干涸的红色指痕清晰可见,那残留的印记模糊了花体祝福语,让这份小小的礼物散发出愈加浓郁的不祥气息。

我在阴云密布的清晨发现它,因它依旧暧昧不清的来历,我难免会联想许多——比如它附着着某种奇异且恐怖的病毒,或是它是个做工精细的小型炸弹。只是谁会来谋害一个无用的退伍老兵呢,我并没有掌握什么了不得的情报,连那段充斥着硝烟与炮火的记忆都残缺不全。

玩笑意味居多的胡思乱想并没有持续多久,我无法自控地把目光投向那凌乱的指痕,艳丽过分的色彩使我晕头转向,空荡荡的胃部蠕动着将酸水向上翻涌。当我从晕眩与呕吐交杂的痛苦中回过神来,我已经蹲在了小巧的音乐盒旁边,伸手去打开那摇摇欲坠的盒盖。

流淌出的音乐并不是传统音乐盒配置的任何一首,但同样温柔和缓,如潺潺流动的溪水和月光。中心的芭蕾舞小人伴随着乐声旋转,直到她的目光向我的方向投来,在这个瞬间她如同遭遇了某种诅咒——我只听见“啪嗒”一声,那枚精巧的头颅跌落在我发颤的腿边,狰狞的断面喷溅出浓稠艳丽的深红液体。

腥气浓重的红侵蚀了我的视野,凝固或是流动,由点到线到面到体,新鲜掩盖暗沉,新生吞噬苍老。我徒劳地抱紧我的膝盖,像是许久以前那样尽可能蜷缩着隐藏起自己的踪迹。但我无法隔绝耳边的枪声和哭号,如同紧闭双眼也无法抵御红的入侵,让人崩溃的一切顺着指缝和皮肤毛孔,顺着所有孔径没入我的血肉,击打我的灵魂。我无法控制地痛哭着,但我微弱的啜泣被更大的绝望淹没,那是浸泡着枉死者的红色海洋发出的潮声,它怒吼着,却没办法触碰我的脚尖。

我知晓自己在梦里,因为当我睁开眼时,迎上了那双只潜藏在黑暗里的金色眼睛。他看上去几乎和我别无二致,但却能够让人轻松地辨认。当他以居高临下的傲慢姿态注视着我的时候,我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并习惯性地整理了上半身的着装,扶正了我象征着荣誉的军帽。

“如果你再次面临经历过的抉择,你会改变你当初的想法吗?”

我眼前浮现出我还是婴孩的场景——时间较桌上的沙漏流逝得更加迅速,我目睹着自己第一次见到军人时的憧憬,然后是不顾一切参军入伍时的斗志昂扬,向飘扬的旗帜宣誓忠诚时的敬畏与热血,甚至是第一次开枪杀死生命后的兴奋和颤抖。

“那些已经发生过了,后悔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我向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也不会背弃当初的理想。”

他似乎在闷声嗤笑着,在他发声的同时,热风迎面而来:“Flippy,你不是因为这‘没有意义的事’,痛苦得整天都在像个彻头彻尾的窝囊废那样自我麻痹吗?”

偏离的轨道的子弹穿破沙尘,击碎了我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如同直直地打断了我的脊柱,让我以最狼狈的姿态栽倒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

我曾因无法遏制的悔恨迷失方向,在巨大的幽暗迷宫里挣扎许久,原本明朗正视着出口的双眼经历无数次绝望过后也逐渐变得枯萎浑浊。直到一只浸透温热液体的手从厚重的沙砾中拽起我,他在真正的出口前设置了我无法逾越的关卡,让我在迷宫内里一次一次获得虚假的希望——循环往复,永无止境。

F,L,I,Q,P,Y.

我在某个迷路的深夜问过他一些蠢问题,他的树枝在沙地上划出这样的几个字母。他曾在我耳边无数次呢喃,在战场上、在血肉的怀抱里、在失眠的午夜和电光闪烁的瞬间,他藏在我身边不为人知的阴影里,如同在火焰里融化的塑胶。

“Fliqpy…”

我真正醒过来的时候已到了下午两点半,窗外雷雨交加,依旧阴云密布。我的手里还握着那个小小的芭蕾舞者的头颅,尖锐的截面在掌心划出了几道血痕。穿着芭蕾舞裙的蓝发姑娘似乎正躺在旁边熟睡——如果她的血没有淌到我的脚边的话,而我的双手除了伤口,还不断滴落着艳丽到恐怖的新鲜血液。

我趴在洗手台边把能吐的胃液都吐了个干净,眼前模糊得如同盖上了古老电视出现的雪花点。而那个不祥的音乐盒再度伏在了我手边,我碰开它,无头的小人开始日复一日的舞蹈。

“你会喜欢这份礼物吗,Flippy.”

CRANE。?
妈咪妈咪有生之年我还是磕进了冷...

妈咪妈咪有生之年我还是磕进了冷圈。


妈咪妈咪有生之年我还是磕进了冷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