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lowey

16.3万浏览    2201参与
废纸鹿

【UT|人类组】???

*男福女猹

*福(白→黑)猹(黑)

*ooc只有ooc

*猹控制福身体的时候称呼为“他”

—————————分界线———————

*噢,看看你自己,一副可怜的样子!

阝月暗低沉的笑声在黑暗中回荡,草丛窸动,有什么在靠近。

黑夜中一对乌珠盈满月光,那物继续发出诡异的笑声,似蛇一般伸长脖子,缓缓靠近那张异常镇 静的脸。

*怎么这么狼狈,是谁能把你伤成那样?看吧,我早就说了,这里很危险,非 常危险……

男孩似乎有了动作,嘴唇翕动却未出声。

*但是只要你将灵魂交与我……我会让你免受痛苦,呵呵呵……放心,我会合理使用它的。

男孩跌坐在湿冷的地面,灵魂被渐渐剥离躯...

*男福女猹

*福(白→黑)猹(黑)

*ooc只有ooc

*猹控制福身体的时候称呼为“他”

—————————分界线———————

*噢,看看你自己,一副可怜的样子!

阝月暗低沉的笑声在黑暗中回荡,草丛窸动,有什么在靠近。

黑夜中一对乌珠盈满月光,那物继续发出诡异的笑声,似蛇一般伸长脖子,缓缓靠近那张异常镇 静的脸。

*怎么这么狼狈,是谁能把你伤成那样?看吧,我早就说了,这里很危险,非 常危险……

男孩似乎有了动作,嘴唇翕动却未出声。

*但是只要你将灵魂交与我……我会让你免受痛苦,呵呵呵……放心,我会合理使用它的。

男孩跌坐在湿冷的地面,灵魂被渐渐剥离躯体,他感觉一股沉重的睡意在地面蔓延,嘘,他们睡了,安静点……灵魂散发幽幽红光带给他更多倦意。

*乖孩子……

模糊的声音像催 眠曲仿佛在提醒他:阖眼,睡吧,好孩子。(睡吧,我们不会醒来,痛苦已经结束了。)

男孩睁开眼睛,仿佛已经是早晨,他像迎来了新的一 天,欣喜若狂地大笑。

那物一惊,来不及钻进土里就被抓住。他的五指仿佛是在捏着一颗植物的茎,粗 暴把它从土力拔 出来,全凭蛮力。它痛苦地尖叫,像故事书里形容曼陀罗草的尖叫声的那种。

*放开我!你不能!你已经死了!我杀了你!

男孩把它拉到脸前,把拇指粗暴地塞进它吵闹的像狗一样狂吠的嘴巴里。

“闭嘴蠢花,我现在很恼火,你不仅破坏了我的计划而且还想夺回主 导权。”

那物稍微老实了一些,它那看起来可爱的乌黑的小圆眼珠倒映着怨恨和恶毒的目光。

他病态苍白的脸上浮现淡淡微笑,他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它的花瓣,温柔地用柔软的指腹摩挲。

*唔嗯嗯!

他的拇指粗鲁地戳进它的咽喉,“会很疼吗?植物也会有神经系统么?我想知道,你是会像人类一样流血,还是会和怪物一样变成灰尘?”

它的根系疯狂抽 搐,他该死的拇指在它的咽喉处搅动,残 忍地撕扯它的花瓣。

“多么漂亮,这些花瓣……和我见到的都不一样呢,是吧?Asriel,Flowey,我亲爱的哥哥?”

从男孩嘴里发出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声音,像女孩儿一样细嫩,温柔的语气像羽毛一样轻轻落在地上,本该是能融化心灵的美好之物放在此处却显得阝月森骇人。

他撕下了两片花瓣之后终于满 足了,让拇指从它嘴里抽 离。

“Chara你真他吗的是个疯子,你没有资格指责我!反正你也从来不会关心他,你控制他利用他现在你又用他作为灵魂的容器!你比我更残 忍!”

它失控地尖叫,她凭什么敢这么对它,它是因为她变成这副鬼样子的。

“那又如何?现在的你没有力量抵抗我,不过是个败军之将罢了。”

Chara揶揄了它一番,看着它气得发抖的样子,很显然,它宁愿自己的花瓣全 部被拔光,被砍成灰尘也拒绝她的“仁慈”。

“亲爱的哥哥,我一直都爱着怪物们,我对待他们就像亲人一样,我无时无刻不想念你们。”

Chara用着男孩的声音,脸上绽开笑容,深红色的瞳孔充满戏谑之意。

“你真他吗恶心……”

……

*……?

男孩儿感觉自己被温暖和柔软所包围,他的身体得到前 所未 有的放松,想赖着永 远不起。

“我可不允许你一直睡哦。”

男孩倏地惊醒,发现自己似乎是躺在酒 店的牀上,Chara隔着棉被压在他身上,戏谑地朝他笑。

*……!……………

“好啦好啦,不用担心,你只是做噩梦了。”

Chara笑着说,却并未要从他身上起来的意思。

*……

“那朵花?呵呵,你真可爱,怎么会有会说话的花呢?”

Chara刻意凑近男孩的脸,弄得男孩心慌意乱。

*!……

“Frisk,………,………”

*?……C……Ch……

……

“所以他的意识永远都回不到身体了是吗?”

Flowey的话惊醒了她,然后她缓缓地将它放下,无视它的嘲讽的眼神继续漫无目的地向前走。

睡吧Frisk,我们是在一起的……

晚上,Chara在镜子前脱掉衣服,查看这副身体上的伤疤,惊讶地发出感叹:“Frisk,天哪……你从来都不会爱惜自己。”

体内的灵魂开始响动,那颗红心不听指挥的跳出他的胸口,然后在Chara面前左右晃悠,她似乎看出了它的慌乱?

“好啦快点回去……”

Chara一把抓住红心想要把它塞回胸膛,却不料它异常抗拒,这让她拿它没办法。

“你到底想干嘛?”

红心突然开始上下遮挡镜子,时不时还会去撞击镜面。

哦……不让看啊。

“可我总得洗澡吧?”

听到这个事实,红心沮丧地落在地上做出摊平的姿势。

“干嘛?我又不会嘲笑你小……”

红心倏地从地上弹起来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好在Chara及时把它抓回来了。

“总算抓到你,好啦,开个玩笑而已啦。那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去洗澡吧。”

虽然说身体是Frisk的,他对自己的身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可看着自己洗澡这种事怎么想都很奇怪。

“你要帮我洗吗?”

Chara解开短裤的纽扣拉下拉链,对着肩膀上的红心说。

*///////!!!

“怎么还这么害羞?这可是你自己的身体啊。”Chara无奈耸肩,将脱下的衣服裤子挂起来。

浴缸里的水氤氲着热气,倒映灯光橘黄的暖色。Chara用手试探了一下水温然后让半个身子浸入温水。浴缸满溢而出的水流发出令人愉快的哗哗声。

红心飞到Chara面前。尽管看不出它的任何面部表情,不过Chara还是能从它的反应看出它现在的紧张。

Chara从水中抬起湿漉漉的胳膊,水流顺着胳膊成股流下,她轻轻将红心推到她面前,嘴唇翕动用着他和她共同的声音对它说:“告诉我,你现在蕞想干什么。”

红心倚靠在她的掌心,看着它的男儿身,她酒红的眼睛。

他手心的温度仿佛在它玻璃般的表面蒙上一层薄雾,他的嘴唇总是薄凉的,落在身上的吻轻得几乎察觉不到。

……

漆黑如墨的夜他曾看到孤独的影子缩在点着台灯的桌前,她是游魂,黑夜里他唯 一可以看得见听得见的伙伴。

她叫Chara。他想叫出她的名字去始终无法 正确地发音,这让他感觉到羞愧,这是伴随他出生就有的怪病。因为无法 正确发声让他交不到朋友还受人欺负,这让他在别的孩子面前总是感到自卑。

Chara明白他的难处并告诉他,她可以让他正常说话。

他惊讶地看着这个虚浮的身影。

她笑着告诉他,他们的灵魂是一体的,即使不说话也能感应到对方的心情。

她引导他在这个地底下如何生存,她告诉他,如何用FIGHT……

……

他惊愕地看着怪物痛苦扭动的身躯,那茫然失措的眼睛看着他,无形的罪恶感仿佛一双有力的大手扼住他的咽喉,他在这伴随着的窒息感之下断了它蕞后一口气。

他踟蹰在洒满尘埃的地面,仿佛失了魂。对不起对不起,他害怕得哭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做了错事。

*没关系Frisk,它不会记得的,我们可以重置还记得吗?

他抽着鼻子呜咽像可怜的小狗一样,蓝色的眼睛下盈满泪水,鼻涕一直流到下巴,他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我没有骗你哦,我说过我会帮你的。

……

它似乎想说些什么。

“我帮你达成了愿望,而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交易很公平。”

Chara握住悸动的红心,指腹轻轻按压它的表面。

*!///////………!

“你一直都很听话,如果你想要做你想的那些事,那就做个乖孩子,你会得到你的奖励。”

她吻了它。它安静下来,仿佛要融化。

“呵呵……就像我说的那样,你真可爱。”

Chara用食指轻搔它的表面,抬手牵起一条细长粘 稠的红丝。

*!!………////……////!!!

“这是怎么了Frisk?天哪看看你,哇哦,真是让人惊喜呢。”

*h…a……a……///…

“Frisk?你……”

它从他手中挣脱,似乎想要钻进她的嘴里。

“等等!唔!唔……”

Chara便只好依着它,让它折 磨他的嘴巴。

“得寸进尺可不行呢,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

“别来无恙啊,我亲爱的兄弟。”

Chara嬉笑着,酒红色的眼睛混浊得可怕,脖子系着狗项圈,长长的银色铁链像蛇尾巴拖在地面。

“哦f**k,你到底是怎么……”

“你说这个吗?”

Chara毫不在意地扯拉脖子上的项圈,脸上露出怪异的微笑,“搭档的恶趣味~”

“什、什么?”Flowey似乎不敢相信,它觉得那个胆小鬼不会做出这种事。

“好啦我知道,只是跟老朋友叙叙旧,你可真容易吃醋。”

Flowey知道她在跟Frisk说话。

“他似乎不太喜欢你呢,我走了,不过……以后可能不会再见了。”

“下次也不会再见了Asriel。”

Flowey感觉陌生而冰冷的声音仿佛穿透躯体,抬头看见一双蓝色的眼睛凝视它。

冬之底

■■■ Check

注意:Flowey&Kris,无CP,轻微流血表现。

读档论前提,两个倒霉读档人同时坏档的故事,时间大致在Frisk落入地底前,Kris还未打到“本周目”时期。

❗实际上Kris不吃代餐。


四周都是化不开的黑暗,像某种浸没身体的浓稠液体。Kris四下环顾,又在身上摸索一阵,随后把手伸到面前,明明没有任何光源,手臂的轮廓依旧清晰可辨,但目光所及之处,除了祂自己的身躯,皆是一片漆黑。

太黑了,就好像……自己只是纯黑背景上的贴图一样。

太安静了,Kris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呼吸的声音,以及血液冲刷血管的声音。祂将手拢到嘴边,试探性地发出一声呼唤,...

注意:Flowey&Kris,无CP,轻微流血表现。

读档论前提,两个倒霉读档人同时坏档的故事,时间大致在Frisk落入地底前,Kris还未打到“本周目”时期。

❗实际上Kris不吃代餐。









四周都是化不开的黑暗,像某种浸没身体的浓稠液体。Kris四下环顾,又在身上摸索一阵,随后把手伸到面前,明明没有任何光源,手臂的轮廓依旧清晰可辨,但目光所及之处,除了祂自己的身躯,皆是一片漆黑。

太黑了,就好像……自己只是纯黑背景上的贴图一样。

太安静了,Kris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呼吸的声音,以及血液冲刷血管的声音。祂将手拢到嘴边,试探性地发出一声呼唤,然后侧耳倾听——自己的呼声仿佛也被淹没在黑暗中,没有任何回音。

宽广到过分。Kris心想。

Kris试图回忆起自己出现在这里之前的最后一件事:只是照常触碰存档点,在熟悉而令人炫目闪光过后,等待着自己的并不是时间回溯后的世界,而是这片无垠的黑暗。

前所未有的情况。

Kris并不是很急。时间循环往复似无止境,平日司空见惯的人、烂熟于心的物、了然于胸的景,祂越来越提不起兴趣,甚至开始厌烦。身处迷宫的正中央,祂对周遭的兴趣正被一点点挫灭,这时候触发陌生的事件反而能让祂产生些许好奇心。祂拍了拍自己的口袋,隔着布料祂依旧能感受到那冷硬的触感——现在用不着这东西,但可以随时掏出来,以防万一。

Kris迈开腿,踏出好几步,听不见任何足音。祂在黑暗中前行,并未因视线不好而放慢步幅,丝毫不担心会被突然出现的坎坷绊倒。Kris有种预感,不管走多久,脚下都只会是毫无变化的平坦地面,眼里所见的也只有这片黑暗,而在这黑暗里,至始至终,将只有祂独自一人。


但很快,Kris的耳朵就敏锐地捕捉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把枯叶揉成了一团。

Kris将手伸进兜里,握住刀柄,但并未从口袋里掏出来。祂循着声音的源头,慢慢靠过去。

祂看到了一朵金色的花。

确切地说,是类似花的不明生物,毕竟花不会动。

那个生物堪堪长到Kris腰际,正不自然地蠕动着,虽然背对着Kris,但它显然也注意到了后者。

“……Howdy,谢天谢地,总算让我碰见一个活人了!”

那个生物发出稍嫌尖利的童音,倏然钻入地下,又突然自Kris面前钻出,惊得Kris后退几步,祂不由得握紧了刀柄。

“别害怕,别紧张,我对你没有任何威胁,”它朝着Kris挥动叶片,“毕竟我只是一朵小花,一朵叫Flowey的小花。”

它面朝Kris,Kris这才注意到在六片金色花瓣的中间,长着一张神似表情符号的脸,正冲祂微笑。

长得可真滑稽。Kris心想,稍稍放松了握刀的力度。

“你看起来吓坏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天呐,真是个可怜的孩子……”Flowey连珠炮般嘘寒问暖,在喋喋不休地表达完自己的关爱之后,它摇晃着身体,看着一语不发的Kris,“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个人类,对吧?”

Kris颔首,看来自己是遇到了这个地方的NPC,没准能找它打听些有用的情报,Kris思忖着。

“好吧,人类,你是初来乍到,又面对一朵会说话的花,可能有点困惑,有点害怕……但无论如何,都请你稳定一下情绪,听我说,好吗?”

Kris点点头,放松了握刀的手,但并未将手从口袋里抽出。


Flowey气急败坏,自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黑黢黢的鬼地方之后,无论如何都没法调用自己的存档,又不知道该如何回去,叫天天不应,只能四处乱跑碰碰运气。

但好在它没等多久,好运气似乎就送上门来了,它看到了一个人类。

Flowey凑上去,安抚人类的情绪,用它那引以为傲的口才,轻而易举就让人类放下了戒备。它在心底哂笑,神不知鬼不觉将几根藤蔓扎入地底,探向人类身后。

藤蔓自地底弹出,不出意料,Kris根本来不及反应,被捆了个严实。Flowey发出一连串尖利的笑声,朝人类做鬼脸:

“蠢货,你上当了!”

Kris只是垂着头,一言不发。

Flowey的烦躁有增无减。这个人类虽寡言,但祂身上却有种令它作呕的熟悉——它的反胃并非针对这个人类,而是对自己竟会萌生出“亲切”之类想法的恼怒,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温吞和柔软令它抓狂,它决定把这股怒火冲着眼前的人类倾泻。

“等我撕碎你瘦弱的身体,划开你的胸口,刺穿你那颗小小的心脏……等我杀了你,你的灵魂就归我了!也许有你的灵魂,我就能回去,还可以顺带穿过那该死的屏障!”

藤蔓勒住人类的脖颈,荆棘划破祂的皮肤,只要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折断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人类。

“而你,就永远沉睡在这儿吧!你的爸爸妈妈,还有你的朋友,你的邻居会到处找你,他们一遍又一遍叫你的名字,但到最后那些可怜虫什么也发现不了,只能伤痛欲绝地回到家里。然后,斗转星移,时光飞逝,你会被人永远地遗忘!所有人都会忘记你的模样!!”

Kris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Flowey觉得自己很久没有像这样生气了,人类的无动于衷让它很不爽,它更期待看到这家伙垂死挣扎痛哭流涕的丑态。它将脸伸到人类面前,用藤蔓掀起祂的额发,看到先前一直藏在阴影里的眼睛:“我试试记下你的脸吧,毕竟以后还要拿你的灵魂做很多事情,可别太期待我能记住。”

Flowey看见一双血红色的瞳孔,不待它思考更多,那双赤瞳突然对上了自己的视线,紧接着,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

Kris抽刀砍断Flowey的藤蔓,一脚踏在它脸上,将它踩倒在地,被切碎的枝叶散落一地。

Flowey头一次听到这个人类的声音,和祂无动于衷的举止一样,听起来清冷,单薄,亦是没有半点波澜:

“你说的对,有人在等我回去。”

Flowey拼命扭动花茎,试图从人类脚下溜走,它怒不可遏:“你竟敢偷袭我,你从哪掏出那东西的?你等着,我一定会夺走你的灵魂,我要弄死你!”

“你太吵了,闭嘴看。”

Kris活动了一下手指,狠狠地剜向自己的心口。

Flowey被Kris的举动吓了一跳,以至于挣扎的动作也停滞了:“你……你疯了吗?你会死的!”

Kris不断倒抽着冷气,从嗓子里泄出沙哑的嘶吼,颗颗汗珠从祂额头坠落,滴在Flowey的花瓣上,在它脸上碎裂成细小的水珠,啪嗒作响。

Flowey做梦也没想到,有人能主动掏出自己的灵魂。

嘶吼结束后,那颗血红色的心形物件被Kris握在手里,祂像是因为疼痛,身体依旧有些发抖,祂的脸色和嘴唇变得惨白,整个人失去了生气,仿佛石像一般。

但踩着Flowey的力度丝毫没有放松。


Flowey死死盯着那颗红色的心,那是它梦寐以求的人类灵魂,近在咫尺,但Flowey却丝毫没有生出任何渴望,它所能感受到的,只有恐惧。

眼前的是人类?是怪物?亦或是某些更恐怖的“东西”?

Flowey不敢细想,它尖叫起来:“你做了些什么,你怎么把它拿出来的,为什么没了灵魂你还能活着!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闭嘴,回答我的问题,这是哪?”失去灵魂的人类就连声音都变得嘶哑。

Flowey瑟瑟发抖,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不同于对阵Asgore那种毫无胜算的强敌时产生的挫败,也不同于身处前途无望的地底世界而感受到的崩溃。诡异,眼前的人类实在是太诡异了,祂浑身是谜,却又让Flowey感到莫名的熟悉。这陌生的地方没法读档,搞不好自己会真的交代在这里,再也无法复活。错综复杂的感受放大了Flowey的恐惧,迫于这份恐惧,它开始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不知道,我也是初来乍到,我也毫无头绪!”

“问题二,你会读档吗?”

“以前可以,但在这鬼地方,我没法读档,我甚至找不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问题三,为什么想要我的灵魂。”

“我……我没有属于自己的灵魂,如果怪物拿到人类的灵魂,就会变得强大无比,说不定……我就能回去了,我想回家,我只是想回家……”

人类沉默良久,久到Flowey以为祂是站着死去了,正当它试图挣脱时,它再度听到了祂的声音:

“……最后一个问题,你所在的世界,有魔法吗?”

Flowey觉得这个问题很弱智,它不假思索地嘲讽道:“你废什么话,怪物都是由魔法够成的!这是常识——”随后它突然回过神来,“等等……最后……最后?!!”

它看见人类举起了刀,明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光照,它依然看见了刀刃反射出的寒光。

“别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还不想死!!!”Flowey崩溃了,它哭泣着哀求,竭力挤出最纯真、最人畜无害的脸,祈祷着眼前的人类能够手下留情。

预想中的划伤与疼痛迟迟没有降临,它听见衣料摩擦的声音,再度睁开眼睛,它看到人类正把灵魂放回身体,那颗红心一接触到祂的身体,就立刻没入祂体内,没留下任何痕迹,而祂也恢复了生气,仿佛掏出灵魂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Kris在口袋里摸索一阵,掏出了一根粉色的缎带,祂松开踩在Flowey脸上的脚,在它的花茎上挽了一个小小的粉色蝴蝶结。

Flowey看见人类正盯着自己,一丝浅浅的弧度浮现在祂嘴角,但转瞬即逝。

“停战吧,这样对我们都没好处,”Kris说,

“你勒伤了我,”祂指着自己脖子上的殷红的划伤与青紫的勒痕,“我割断了你几根藤蔓,我们扯平了。”

这根本不公平,我应该折断你一只手才对……Flowey颇不服气,它见Kris又开始四下张望,便抽出几根藤蔓,打算趁祂不注意,报复性地“给祂点颜色看看”,但Kris很快又转过身来,迫使它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们哪怕杀死对方一万遍,也没有用,很可能是存档出毛病了。”

“你怎么知道?”现在Flowey明白了,这个人类有着与自己相似的读档能力,但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它分明从人类眼里看到了一丝同情与鄙夷。

“我帮人做过游戏,对这类事情略知一二。”

Flowey不甘于被这么鄙视,它拔高了音量:“看我干什么,我也是在皇家实验室……参观过的!你是想说我俩的世界都出了点bug吧!”

Kris略一颔首,继续说道:“大概是它在调试参数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就看什么时候能修好……你有没有看到那只小白狗?”

“雪镇有无数只白狗,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哪一只,”Flowey不耐烦地回答,但又突然反应过来,“等等……我知道你说的哪一只了!……行吧,那你有什么高见?”

“等,等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到处找找……”

“算了吧,这地方大得见鬼,我找了老大一圈才碰到你,恐怕赋值的时候填了一大串9,继续走下去,你累死也不会有结果的。”

“那就原地等吧。”


Kris抱着膝盖在Flowey身边坐了下来。有那么几秒钟,Flowey动过勒死祂的念头,但它瞟了一眼,余光瞥见祂的手正死死攥着刀,攥到指节发白,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Flowey和Kris都不再说话。但很快Flowey就耐不住了,这个寡言的人类总让它瘆得慌,为了缓解这种渗人的感觉,它试探性地向人类搭话:

“你叫什么名字?”

“Kris。”

“好吧……Kris,”Flowey钻入地底,出现在离Kris远一些的地方,“我真的叫Flowey,如你所见,我是一朵叫Flowey的花,在我们无聊死之前,随便聊聊吧。”

Kris依旧一语不发,看不出想要聊天的趋势,Flowey只好继续说道:“你是怎么把灵魂掏出来的?”

“没什么了不起的——”Kris看起来不愿意多谈灵魂的事情,祂生硬地转折到另一个话题,“我的世界和你的,不太一样。”

“当然不一样,在我的世界,我可是呼风唤雨的至高神明。”

“至高神被困在这种地方?”Flowey听到一声近似冷笑的轻哼。

话不投机,这个人类真的很擅长把天聊死。慑于祂手上的刀,Flowey不情愿地压下了脾气。

Kris盯着Flowey,那赤红的双眸未流露出任何情绪,却吓得它不敢动弹,随后,祂的视线越过Flowey,投向深邃而遥远的黑暗。

“我有个哥哥。”Kris冷不防冒出一句。

话题的神转折让Flowey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它老老实实地问:

“什么意思?”

“除了爸爸妈妈,我还有个哥哥,”Kris慢慢说道,“如果我消失了,他也一定会加入寻找我的队伍里。”

“你说这些是想表达什么……我懂了,你是说,自己不会被人遗忘,对吧?”

Kris依旧自顾自地说着:“他是个很好的哥哥,所有人都很喜欢他。”

Kris的话题过于跳跃,实在是让Flowey捉摸不透,它放弃跟上Kris的话题,开始顺着祂的节奏说下去:“你也喜欢他?”

“嗯,”Kris总算是有了点反馈,祂轻轻点头,顿了顿,又说,“不过除了我的家人,其他人都不怎么喜欢我……大概吧。”

“那是肯定的,怪胎!”——这句话词因忌惮Kris的刀锋未能说出口,只能在心底腹诽,它挤出笑脸:“你就没什么朋友吗?”

“在某些时间线,有……”

Flowey突然来了兴致,话题终于回到了它熟悉的领域,先前它只觉得Kris诡异,但现在它确信了,尽管外形差异巨大,所处的世界也完全不同,但眼前这个人类是正自己的“同类”。

同样被困在时间循环里的可怜虫。

“哈,我就知道,”Flowey冲Kris做了个鬼脸,“我们不就是这样,在一些时间里,和所有人成为至交,另一些时间里,成为所有人的仇敌,然后杀光他们!”

但Kris丝毫没流露出任何类似“找到同类”的兴奋。

“开心点嘛,我能理解你的感受,还能记住你的事迹,不会因为时间回溯就遗忘你,”Flowey移开了视线,“至少,你有手有脚,可以自由自在地奔跑,你还有身体,可以拥抱自己喜欢的人,可以感受来自他人的温暖……”

祂的视线又藏在额发后面了,Flowey猜测着Kris的表情,想来想去依旧没有半点头绪,不禁想再一次撩起祂的额发看看,但它立即打消了这个想法:肆意触碰这个人类,免不了又挨一刀。

Flowey见过好些个人类,没有任何一个人像Kris这么沉闷,这么内敛,它看不透,也想不通,Flowey感到烦躁,却无计可施,只能任由Kris有一搭没一搭地牵引着话题,或者通过缄默让气氛降到冰点。

不知沉默了多久 ,Kris终于再度开口:

“能来个拥抱吗?”

Flowey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Kris没有任何重复那句话的意思,Flowey只好硬着头皮反问:

“你真这么喜欢拥抱?这什么,两个可怜虫的同病相怜?”

“算是吧。”Kris简捷地回答。

“你会受伤的!看到这些刺了没,它们会扎疼你的,”Flowey尴尬地笑了起来,向Kris扭动它的花茎和藤蔓,“你应该找那些毛茸茸的怪物讨要拥抱,在那些暖烘烘的怪物怀里撒娇,而不是对着一朵小花……你看,我能给你什么?我只是一朵小花!”

“……无所谓。”

“啧,被刺痛了可别怪我。”


Kris跪坐在Flowey面前,小心翼翼将它拥入怀中,Flowey清楚地听到祂的心跳,低沉细微,像是来自灵魂的窃窃私语。

“拥抱的时候还手不离刀,这可没什么诚意。”Flowey吐槽道,它抽出藤蔓,围住Kris的身体。

Flowey有意无意地收紧藤蔓,想试探这家伙能忍耐的极限。棘刺刮过祂的皮肤,留下丝丝泛白的划痕,嵌进祂的血肉中,勒痕里渗出血来。Kris微微皱眉,却始终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又始终用刀刃抵住Flowey的花茎。

果然人类都很愚蠢。

此时此刻,Flowey确信自己已经完全掌控了Kris的身体,哪怕性命看似仍受威胁,但只要它收紧藤蔓,就能让Kris动弹不得,然后把祂吊起来,折断拿刀的那只手,或者祂全身的骨头,再剜出祂的灵魂。

“疼……”Flowey听到Kris轻声抱怨。

“就说你受不了这个……”Flowey讥讽般干笑几声,卸去些许力度。

那种温吞又柔软的感觉再度浮上心头,在心底——如果还有心的话——开枝散叶。这一次,Flowey任由它肆意蔓延。

很久没人抱过它了,更何况是一个人类

一个和它的世界无关、又莫名有些亲切的人类。

“cha……”Flowey呢喃着漏出一个音节,但随即它听到不远处传来“咔哒”一声,仿佛门锁转动的声音。Kris显然也听到了,他们触电般弹开,结束了这个疼痛的拥抱。

“你听到了吗。”Flowey戳了戳Kris的腿。

“安静,继续听!”


黑暗中毫无征兆出现了一扇门,紧接着是啪沙啪沙的拖沓声,仿佛是棉质拖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Kris弯腰屈膝,将刀横举在身前,而Flowey则是抽出好几根藤蔓蓄势待发,一人一花同时摆出了临战架势。

“你们在干什么,这地方可不是给你们用的……”慵懒的声音从门那头传来,身穿蓝色兜帽衫的骷髅自阴影中显现,“不过也是,只有你们这种‘东西’才可能被扔到这里——”Sans倚着门框,嘴里说着刻薄的话,脸上依旧挂着那副标志性的笑容,“小鬼头们,该出去了。”

“微笑垃圾袋!是你!”Flowey不耐烦地嚷嚷道。

Kris虽是一语不发,但原本就显阴沉的脸上阴云更重了。

从那扇门里发出柔和的光芒,看不清门内是什么,Sans敲了敲门框:“你们两个就这么舍不得这地方?真打算赖在这里?”

“你别得意!看我之后怎么收拾你!”

Flowey还在骂骂咧咧,而Kris在迟疑数秒后,收起刀,快步向那扇门走去,祂在门口驻足片刻,对Sans抛去冷冷的一瞥,随后跨入门内——

祂脚下一空。

“Kris!!!”Flowey眼看着Kris跌入门内,连忙窜到门边,它看见Kris正在坠落,“你竟然骗祂,微笑垃圾袋,你真是个丧尽天良的家伙!”

“这话还是留给你自己比较好,”Sans双手插兜,“祂要回去了。”

熟悉的失重感。Kris感受着气流掠过躯体,拂过发丝,随后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任凭身躯自由落体。

在祂的下方,先是出现了一个黑点,像是石头在水面激起涟漪似的,以黑点为中心,一个漆黑的平面迅速展开。Flowey注意到Kris身上围绕着斑驳的闪光,祂的身体似乎正被染上一层靛青色,还不待它看清,Kris就落入了那片漆黑之中,黑色的平面随之闭合,祂消失了。

“还要我踢你下去吗?”身边传来Sans慵懒的声音。

“闭嘴!”Flowey怒道,它调动自己的存档,这一次,金色的光辉覆盖了他的视野,再次睁开眼睛,它看到了熟悉的废墟花圃。Flowey四下张望,又连续回溯了好几次时间,一切正常,Flowey回到了它能肆意妄为的世界,它感到一阵劫后余生的喜悦,决定再巡视一遍地底,以确信自己是真的回来了。

Flowey低头看到花茎上的粉色蝴蝶结,粉嫩无害的颜色实在是有些碍眼,于是把它从花茎上拆下来。

“好吧,希望Kris能顺利回到祂的世界。”Flowey嘀咕着,接着它听到脚步声——

一听就知道是Toriel,Flowey将缎带扔到一边,迅速钻进了土里。


杂草
PIGEONTALE(鸽子传说...

PIGEONTALE(鸽子传说) flowey  立绘和一些设定


阴间作息

喜欢的话关注下就可以收到更新了!角色形象会一点一点的补齐,等到补全后会进行漫画创作!(可能也会创作伪游戏画面


本au不是套娃换皮单人au!是非常努力想要做好剧情的!


可以进行同人创作或问已有角色ask


目前只在lof,熊猫绘画发布,不要盗用设定和图,谢谢

PIGEONTALE(鸽子传说) flowey  立绘和一些设定


阴间作息

喜欢的话关注下就可以收到更新了!角色形象会一点一点的补齐,等到补全后会进行漫画创作!(可能也会创作伪游戏画面


本au不是套娃换皮单人au!是非常努力想要做好剧情的!


可以进行同人创作或问已有角色ask


目前只在lof,熊猫绘画发布,不要盗用设定和图,谢谢

末世·籽华
我今天才知道 我不会画像素 (...

我今天才知道

我不会画像素

(T^T)

我今天才知道

我不会画像素

(T^T)

柊杳

当我的朋友@倪宏彦 让我猜传说之下的人物(性格身份等):(以下为她编辑)

大家好啊!我是倪宏彦。以下为我与朋友的对话(N是我,L是她)

(第一张图frisk)

L:她是种花的?

N:为啥?

L:背景上都是花啊。这个游戏有主角吗?

N:有。

L:那她就是主角。话说这脸…要么是没睡醒,要么是很无语的表情。

(第二张图小花)

L: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那个…嗯…要不就是小怪,要不就是朋友。(顿了一下)更大可能是朋友,给主角提示的那种。

N:性格呢?

L:比较开朗吧。

(第三张图羊妈)

L:这是个人吧?

N:从哪看出来是个人?

L:这不是人吗??

N:这是羊!...

当我的朋友@倪宏彦 让我猜传说之下的人物(性格身份等):(以下为她编辑)

大家好啊!我是倪宏彦。以下为我与朋友的对话(N是我,L是她)

(第一张图frisk)

L:她是种花的?

N:为啥?

L:背景上都是花啊。这个游戏有主角吗?

N:有。

L:那她就是主角。话说这脸…要么是没睡醒,要么是很无语的表情。

(第二张图小花)

L: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那个…嗯…要不就是小怪,要不就是朋友。(顿了一下)更大可能是朋友,给主角提示的那种。

N:性格呢?

L:比较开朗吧。

(第三张图羊妈)

L:这是个人吧?

N:从哪看出来是个人?

L:这不是人吗??

N:这是羊!

L:啊?!我以为这是个戴白帽子的人,文豪野犬里费奥多尔戴的那种。

N:…好吧,性格呢?

L:和蔼可亲,像新手村的村长,而且衣服像个祭司。

(第四张图sans)

L:是小怪,看起来傻不拉叽的哈哈哈哈哈,自以为自己很强,但其实是第一个被主角打的?

N:…

(第五张图papyrus)

L:这个比刚才的高级一些,好像有带火的技能?

N:那你能猜出他和之前那位有什么关系呢?

L:兄弟?这个看着有点呆。

(第六张图鱼姐)

L(第一眼):这是个女的。她的眼睛是没了一只吗?

N:对。

L:她是鱼吗?(指耳朵)

N:是啊。

L:她有点大姐大的气势,性格霸道吧。

(第七张图宅龙)

L:(看了一眼便笑起来)这个看上去更傻。(指跟sans比)

L:他是个博士吧?(指他的白衣服和眼镜。)

L:(马上补充道)哦,撤回我刚刚说的那句话,既然是个博士,就应该不会太傻,顶多有点小糊涂,是帮主角做任务的那种。

(第八张图羊爸)

L:他是国王或者领主?

N:从哪里看出来的?

L:第一感觉就是,主要从衣服,胡子看出来的,还有头上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皇冠的东西。大概是那种和蔼的人,会帮助主角?






冷光

我,不会画画,所以我,尽力了orz

p1 不会画骨架所以干脆让fresh穿了毛衣(

p2 是张牙舞爪的虫虫

p3 fresh团子,也许会出现在你盛有元宵的碗里(最好别

p4 连上半身都不全的chara

p5 没什么意义的两个“骨头”

p6 向你吐舌头的可爱小花

我,不会画画,所以我,尽力了orz

p1 不会画骨架所以干脆让fresh穿了毛衣(

p2 是张牙舞爪的虫虫

p3 fresh团子,也许会出现在你盛有元宵的碗里(最好别

p4 连上半身都不全的chara

p5 没什么意义的两个“骨头”

p6 向你吐舌头的可爱小花

Rushy˛˙꒳​˙)♡

小孩子们(还有一个极度ooc的猹(゚⊿゚)ツ)(还有我的几个孩子)

是之前那篇女孩子们的(•'╻'• )꒳ᵒ꒳ᵎᵎᵎ

嘻嘻

小孩子们(还有一个极度ooc的猹(゚⊿゚)ツ)(还有我的几个孩子)

是之前那篇女孩子们的(•'╻'• )꒳ᵒ꒳ᵎᵎᵎ

嘻嘻

缺席者-JR

Flowey的梦境part1

“如果当时这样做了”


Flowey:这根本就不是个好主意!

Flowey的梦境part1

“如果当时这样做了”


Flowey:这根本就不是个好主意!

枫
精污花拟人(?)ooc警告

精污花拟人(?)ooc警告

精污花拟人(?)ooc警告

Q果
可可爱爱的Aliza和flow...

可可爱爱的Aliza和flowey!!

(〃'▽'〃)

没有CP向的哦!

可可爱爱的Aliza和flowey!!

(〃'▽'〃)

没有CP向的哦!

潶鸽

我果然存不了图

p1福花福无差

p2Aliza的小表情包,我好爱Aliza😍😍

我果然存不了图

p1福花福无差

p2Aliza的小表情包,我好爱Aliza😍😍

「镜莲」

【授权转载/汉化】

「yeah yeah yeah」ut手书

b站传送门:BV1cP4y1E7X1 


kia太太 Tumblr ID:

@dreemurr-skelememer

推特(Twitter) ID:

@advedreem

原曲:yeah yeah yeah-Jack conte

【授权转载/汉化】

「yeah yeah yeah」ut手书

b站传送门:BV1cP4y1E7X1 


kia太太 Tumblr ID:

@dreemurr-skelememer

推特(Twitter) ID:

@advedreem

原曲:yeah yeah yeah-Jack conte

优微娜

新年快乐呀 (◍•ᴗ•◍)❤


新年快乐呀 (◍•ᴗ•◍)❤


赤墨
几种overworld精灵 原...

几种overworld精灵

原版&个人重置&arttale

几种overworld精灵

原版&个人重置&arttale

Seven-七谕

Funeral Ending Comic

Chapter 1   p1-10


整了波大的。学校里磨磨蹭蹭凑出了10张。

今晚不眠哦耶!等我更新(


Funeral Ending Comic

Chapter 1   p1-10


整了波大的。学校里磨磨蹭蹭凑出了10张。

今晚不眠哦耶!等我更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