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oggyNelson

197浏览    2参与
Zeta Little Monster
【Don't Wake Up...

【Don't Wake Up Now】(Foggy&Matt 友情向)

#魔都SLO6无料 !!有人要吗!!!

原文: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842e9d9

封面就这样

虽然想改改

但是我懒【。

毕竟一个翻着教程的PS渣能搞成这样我也不强求太多【喂

就是这样【。


【Don't Wake Up Now】(Foggy&Matt 友情向)

#魔都SLO6无料 !!有人要吗!!!

原文: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842e9d9

封面就这样

虽然想改改

但是我懒【。

毕竟一个翻着教程的PS渣能搞成这样我也不强求太多【喂

就是这样【。


Zeta Little Monster

【Don't Wake Up Now】(夜魔侠 Foggy&Matt)

渣浪上:http://weibo.com/1688799290/CBz4Vv4N6?type=comment#_rnd1443422444634

这又是一篇蒸馏水

专注生产蒸馏水二十年!液!

刚开始写写同人所以要po上来爽爽【喂

其实也打算魔都SLO6印做无料来着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要【。


是贴着原剧E09结尾到E10Matt醒来之前的剧情。基本都是Foggy内心戏。脑洞来源是E10开头那里Matt和Foggy第一次在大学寝室见面,Matt说:" Most people dance around me like I'm made of glass. I hate that...

渣浪上:http://weibo.com/1688799290/CBz4Vv4N6?type=comment#_rnd1443422444634

这又是一篇蒸馏水

专注生产蒸馏水二十年!液!

刚开始写写同人所以要po上来爽爽【喂

其实也打算魔都SLO6印做无料来着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要【。




是贴着原剧E09结尾到E10Matt醒来之前的剧情。基本都是Foggy内心戏。脑洞来源是E10开头那里Matt和Foggy第一次在大学寝室见面,Matt说:" Most people dance around me like I'm made of glass. I hate that."  Foggy说:" Yeah, you'r just a guy, right? A really really good looking guy."然后Matt有点尴尬得皱了皱眉哈哈哈哈哈哈哈【喂

不知道这样写好不好,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不过一个基友讲到,自己爽就好了。恩,我自己挺爽的现在。 

声明一下:他们不是一对Gay,他们都是异性恋。但是Foggy爱Matt,超出爱一个朋友的范围,达不到爱一个爱人的程度。就是这样。

【Don't Wake Up Now】

    Foggy看着躺在地板上满身伤痕的黑衣蒙面家伙。对方粗糙的呼吸声,像是风吹过一面破败的旗子一样狼狈地噗噗发响。他出现的那一刻,Foggy惊诧地几乎跳起来,但他的体重让他仍然敦实地站在原地,他只能壮着胆子威胁这个似乎连说话都有些困难的家伙,仿佛下一秒这个报纸上的常客就会摒弃一切痛苦,战神一样冲过来,只为毫无理由得痛扁自己一顿似得。

    “就像他常做的那样。”Foggy心里隐隐想着,这可绝不是自己站在Matt家门口时希望看到的情景,自己原本期望着从Matt这里得到一些宽慰。Matt会用他温柔的声音安慰自己激动而混乱的情感。“Matt的声音”,Foggy时常想,“要比希望自己能够当个屠夫的老妈还温柔上许多倍”。于是他晚上离开事务所后喝了点闷酒,站在Matt家门口。说实在的,他大概只是想见Matt。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自己过于敏感而一厢情愿,但他觉得似乎离Matt有点远了。不是生理上的,毕竟他们天天见面,每路过一个路口前,Matt的手还是会稳稳地搭载他的手肘上。Matt站在和他错开小半步的后面。Foggy喜欢Matt在他后面,像是自己在保护Matt一样。虽然有很多时候还真是这个眼睛看不见的家伙在保护他。他想起那次,他说“Murdock&Nelson”,而Matt浅笑着打断他,“Nelson&Murdock,相信我。”他待在他后面。那时Foggy想,我一定会保护好他的。可是后来,不,现在,从Elena的事情上Foggy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么毫无还手之力的脆弱的自己,根本保护不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这次是Elena,可怜的老妇人,老好人Elena。如果下次呢?是Karen?是……Matt。

    他忽然觉得非常想见Matt。他这才想起来,似乎很久以来,自己少有在晚上见到Matt。这家伙要么是找到了新女孩,不然怎么突然这么注重其私人生活了?

    Foggy卷起手指,用骨节敲了敲门。声音不大,但他确信Matt那对灵敏可爱的耳朵完全可以听到,于是他自顾自说起话来,声音里带着酒醉后的哀腔,像是个被抢了玩具的孩子,被无助的心绪软化了愤怒,只想找人哄哄他。

    “我需要跟你谈谈……Matt……我们得想办法给那家伙拍板定罪……为了Elena,我们得……“

    他有点站不稳,或许因为自己并没有想站稳。他的潜意识里期待着门后的一个还算结实——至少来说——承受得住自己的怀抱。也正因为他几乎贴在门板上的动作。所以里面奇怪的声音传来时他很清晰地听到了。

    酒劲在那一瞬间开始消退,即使有着一些幻想,但他清楚明白,屋子里面的可不是个普通的身强力壮的男人,那是另外一个脆弱的人。

  Matt的屋子从来不开灯。事实上他确实不用。相较于老式房子里那种吱呀闪烁的老灯泡,广告牌闪烁灯光让这里开起来像个现代惊悚电影的事发现场。Foggy踩到破碎的地板时,他就想到事情不会简单到只是Matt滑了一跤。他的心一下子紧提起来。他随手拎起Matt的棍子,棍子冰凉凉的。他举着棍子,“Matt!”Foggy用力提起快要滑到腰下的胆子,大声呼唤起Matt的名字来。——“Matt!”——不管这里还有谁,但只要他敢动Matt一下子——“Matt!我听到了声音……”——他就……他就拼了!

   卧室前的光影闪动了一下,有人踉跄地走了出来。鞋底和地板拖拽摩擦的声音带着迟缓,Foggy看到那个人从从卧室门里踉跄地走了出来——不是Matt,而是那个报纸上那个一身黑的家伙。Foggy提了一口气,质问声冲出口,“Matt在哪?你对他做了什么?”然而对方来不及回答,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地上的家伙从喉咙里发出了粗重的喘息,气流像是带出了某些液体,有轻微哗啦地声音。他本来要打911,但有什么吸引住了Foggy的思维,虽然是第二名毕业但他并没有多么蠢,反而相当聪明。片刻间,本来该执着在“Matt在哪”和“这家伙为什么在这”的注意力的齿轮停滞下来,然后飞速地逆转起来。他把这两个问题整合到了一起,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他内心的强烈冲撞比在Elena加经历爆炸时肉体上的撞击还要难以承受。像是吞下一颗炸弹,然后从内里向外膨胀爆裂。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又张开,再眯起,再张开。这样因紧张而周而复始的动作已经变成被他忽略的下意识。他用棍子戳了戳地上的人,并不反抗。他才试探着靠过去,蹲下来,试图伸手触及那家伙的面罩。他将手伸过去的动作并没有遭到任何阻拦,对方已经默认了这份许可。但这种默认让Foggy的心更加下沉,像是又少了一层保险,或是一层自我哄骗的借口,即使这借口可能下一秒就要被戳穿。

    他捏到了蒙住眼睛的面罩边缘,向上掀开。当那双眼睛——那双明亮的却没有什么神采,但即使这样仍然漂亮的眼睛——出现在Foggy眼前。不再有任何遮掩,不在面罩之下,不在红色镜片之下,甚至不在柔软眼皮之下,那双眸子完全地展露。

    天哪。Foggy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受着引力而下坠,终于哐啷一声砸在了地上。激起一地尘埃般轰然而起的疼痛。

 
 

    Matt睡熟了,或者说,他其实是昏迷了。那个叫Claire的护士给他缝针的时候只用了很少的麻药,而Matt毫无反应。要不是那粗重费力的呼吸声太过不符合他一贯有些柔弱的形象,Foggy几乎要担心Matt伤得太重支持不住。直到Claire一言不发地料理好Matt的一切,Foggy时而本能地处于关心而忽略掉了Matt那身奇怪扮相的服装,但他偶尔的理性也能压制了对Matt的担心,恨不得物化出一双手来左右开弓地抽自己耳光,提醒自己这个令人难以想象的事实——Matt竟然就是黑衣蒙面人。

    Claire就是Matt的那个“做不到”的女孩吧。要是放在任何时候,Foggy都会跟Claire想方设法聊上几句,然后找个巧妙的角度来向对方渗透Matt是个非常好的男人,以及对对方夸奖让其以为与Matt是天作之合。就像他从前一直做得那样。但这次,他几乎什么都没说,也没有问什么。他想知道的都摆在眼前。Matt就是那个“义警”,而他从没打算把这事情告诉他一直以来的重视伙伴、大学亲密室友、最好的朋友aka就是Foggy。他连一个词都没提过,但面前这个姑娘却了解Matt被黑色面罩遮盖起来的一切黑暗秘密。这不光光是愤怒,欺骗的愤怒。而是……嫉妒。Foggy从来没有想过有个人能够了解自己都不曾了解到的Matt。从他与Matt称为朋友以来,他以为自己是唯一有权与他共享他所有秘密的人。他们之间隔着的只有一层深红色的镜片。

    但现在,Foggy看着Claire有条不紊地给Matt处理伤口、缝针,她安静而自如的样子不带有一点紧张,动作熟练得让Foggy觉得Claire已经熟悉Matt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很显然这都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窗外广告牌原本恼人的灯光变换着照在两个人身上时也不觉得太讨厌。走马灯一样变换的色彩让面前的一切看起来像做梦一样逻辑不明,并不现实。Foggy站开一点,在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他觉得这仿佛是一幅画。就像是他站在展览馆里看到的那些画一样,或美好,或伤感,或不明所以,或直抵心底。但这一切都是跟自己无关的——他们和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是和自己无关的。他看着这场景,觉得自己像是不小心闯入了不该属于自己的世界的人。

    之前许多复杂的感受在胸腔里翻涌着如同一锅热汤般滚沸,争先恐后地涌向喉咙,却因急切而扭成一团,那个也未能先挣脱出来。以至于Foggy甚至找不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面前两人的诡异的和谐更衬得自己的尴尬。就是这种尴尬更加令他愤怒伤心。他甚至懒得分析自己到底是Matt是黑衣人还是Matt想自己隐藏了秘密更让他难过。但是他无处发泄。随着Matt的昏迷,Foggy也安静下来。他安静地连自己都害怕。

    Claire一言不发地来,处理完一切,又一言不发走后,Matt继续深陷在无意识中无法回归。Foggy几乎一直站在原地,没有靠近,也没有退开更远。直到Matt呼吸的声音出现了一点颤抖,带出几声咳嗽,Foggy的飘着的思绪来不及回归,就下意识地朝着Matt冲过去。但Matt很开就回复了平静。Foggy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Foggy站在离Matt不远不近的地方,居高临下地看着Matt的脸。一脸伤痕,新的旧的,流着血的结着痂的。他想不起来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Matt总是挂伤。但Foggy却可以清楚地记起大学的时候,Matt的脸从不曾这么狼狈。他都不知道Matt一个看不见的人是怎么做到把自己收拾地这么干净整洁,就像Matt总能分辨出辣妹一样是他的特异功能。Matt的脸上从没有刮剩下的胡渣,头发总是在一丝不苟的整齐中带着股风流劲,他从来不会在吃完东西后在脸上留下食物渣印,甚至他的皮鞋都光亮照人。Foggy一直觉得Matt有点轻微洁癖。那时Matt完全没有留胡渣的习惯,Matt的脸上只有黑色的镜片和他漂亮得恰到好处的五官。什么时候起Matt的脸上出现些小来小去的伤痕?最初Foggy也会大惊小怪地问起,Matt总回答摔倒了或者擦伤了这些情理之中的回答,Foggy也没去怀疑这些“情理之中”的伤痕发生的“情理之外”的频率。那些伤口像是打地鼠一样,换着位置不断出现,久而久之Foggy也习惯了Matt这样子,甚至懒得过多关心,问出口的关怀也不似最初那么温热。

   Matt轻轻动了一下,Foggy却一下子慌张起来,他下意识像向后躲,但是对Matt身体状况的担心有拽着他向前移,两厢角力下他竟然站在原地几乎没动。但Matt随即安静下来。就像根本没动过一样。一瞬间,Foggy想起了大学里他们一起住在一间卧室的时光。好几次,他都估摸着Matt睡熟了——事实上他的估摸就是轻声叫Matt而Matt并没有回应——Foggy便小心翼翼地下床,蹑手蹑脚跨过那一道搁在他们床之间的浅白月光,轻轻的凑到Matt床前去,他借着月光打量Matt的脸——事实上Foggy每天都看着Matt的脸,每天每天。它生动于阳光之下,但Foggy偏偏喜欢在夜晚的朦胧中看Matt,仿佛有着什么变化。像是魔戒里的月光文字,只在夜里能展现它的意义;又像是诗句中另一层隐晦的意义,只有恰当的时刻暗暗地并不挑明地情景下才美得暧昧又禁忌。Foggy有时会叹息,他发自内心地为Matt看不见而感到难过。他不能看见自己长了一张怎样的脸,他印象里的自己大概永远停留在七八岁的时候。这样一张脸,是动与静的结合,力量与柔美的相互衬托。那曾经Foggy觉得接近完美的脸,时至今日却被它那不知自爱的拥有者埋进里一堆蓬乱的胡渣和伤疤之下。

    Foggy慢慢蹲下来,靠近Matt。安静的Matt让他讨厌不起来。即使他刚刚得知了那些让他惊诧地想要自扇耳光把自己从这噩梦中打醒的真相。但只要Matt不醒来,只要他那双柔软的带着细微褶皱的眼皮不睁开,只要他的睫毛还没有扇动, 只要他美丽却意外无神的眸子不暴露出来。只要他这样安静地睡下去,他就是最无辜也无害的。Foggy希望他这样睡去。他努力安抚自己内心的如同困兽般凶猛挣扎的正义感。他知道按照他们在共同环境下培养出的是非观,他一定认定Matt是错的。想到这他更加难过,他们经受着相同的教育,一直同心协力得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他甚至为了Matt的话而放弃那么好的实习机会,只为了和他一起追寻他们想要的公平正义。可是Matt怎么半路一声不吭地就走入歧途了呢?想到这里他有些害怕,他甚至伸出手,他想摸摸Matt的脸,或者摸摸他的手,确定这还是他那个Matt。但Foggy的手没有落下去,他在这一刻又怕这真是他的Matt。Foggy的手默默握成拳头,放回了身侧。他听着Matt有些吃力的呼吸声。Foggy在那声音中站了起来。一步步后退,后退,后退。直到他的双腿碰到对面小沙发的边缘。他顺势坐下来。他的听力没有那么灵敏,这么远的距离,加上窗外的杂音,他并不能非常清晰地听见Matt的呼吸声。

    他坐在小沙发上,看着对面安静睡着的Matt。心里的困兽被自己短暂地安抚住。他不想思考,他不想面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那些他几乎能料到的对峙争吵,甚至更糟。他看着Matt的侧脸,窗外迷幻的广告灯光让Foggy看不清那些伤口和疤痕。

     这一刻,他心里默默得念到。现在,别醒来,Matt,别醒来……

 
 
 

Free Talk

    我喜欢Foggy和Matt,他们不能称作CP,俩人也确实没有什么CP感。但我觉得,Foggy爱着Matt,而Matt也爱着Foggy。这是种超越友谊的简单界定,但又并非爱情的爱。毕竟爱这个字本身就是个极其广义的概念,范围值就像正无穷到负无穷一样没有限定。在爱的发散又厚重的广袤疆域里,Foggy与Matt之间超越友谊的爱总能找到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他们之间的关系不需要非去滚床单。他们之间的感情纯粹、甜蜜又生动,足够让人心动。【其实我是性冷【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