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rances ha

279浏览    6参与
不养折耳喵 /) /)

交朋友这件事情其实和找爱人差不多,被伤害过的人总持自我怀疑态度,每一段感情把自己带入悲情女主角--ta为什么会喜欢我。我的童年恰巧在这两件事情上遭受过同等重挫..小学的时候活在特别能干的女朋友的阴影下,天生就觉得自己笨拙而且无法操控人心(很早就懂得交朋友拉拢党羽就是收买人心)。在分部食堂的时候,我甚至记得是在拿餐具的桌子前,你看到了你小学最好的朋友,然后跟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都不和我说话了。后来的我常常回想起这个瞬间,总觉得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你这么喜欢我,大概是你也不擅长“交朋友”这件事。不然怎么解释那么聪明那么出挑的你会执着选择那么笨拙的我,在我通常不被选择的生命中,我被最好的人们选中...

交朋友这件事情其实和找爱人差不多,被伤害过的人总持自我怀疑态度,每一段感情把自己带入悲情女主角--ta为什么会喜欢我。我的童年恰巧在这两件事情上遭受过同等重挫..小学的时候活在特别能干的女朋友的阴影下,天生就觉得自己笨拙而且无法操控人心(很早就懂得交朋友拉拢党羽就是收买人心)。在分部食堂的时候,我甚至记得是在拿餐具的桌子前,你看到了你小学最好的朋友,然后跟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都不和我说话了。后来的我常常回想起这个瞬间,总觉得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你这么喜欢我,大概是你也不擅长“交朋友”这件事。不然怎么解释那么聪明那么出挑的你会执着选择那么笨拙的我,在我通常不被选择的生命中,我被最好的人们选中,简直是一件神迹。They Like you and you love me. 其实我超级大条,出去玩的时候你因为我哭了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让你看到这些话不然你又要尴尬死了又要骂我)。后来的我们还是两个在做「BFF」这件事上非常不熟练到尴尬的两个人,依旧不知道面对面要说什么,面对你的时候我好像换了一个灵魂。在你面前我依旧不善言辞,想和你待在一起总是找不到话题,每次见面前都要准备四五个话题,好像面试一样随时准备填补冷场。

我们之间不是充满危机感与嫉妒心的友情修罗场,提防着关系更好的第三者,而是像两个男人,更纯粹更坚定也更懒惰,很像前期的Sophie和Fran,不知道五年后会不会也像她们那样,希望不要那么惨哈哈哈。我觉得我很像Fran,只是也许在关键的选择上会软弱,会选择依赖别人,像Sophie一些?也许你的精神上更像Fran,更独立更勇敢。当然我也希望自己更洒脱不怕死..

电影里她们靠在一起说要成为出版家舞蹈家要拿很多荣誉学位,我很肯定你会做到所有你想做的事,不过那时候就算我一事无成,就算我整个人so fucked up,你也会拥抱所有的我。"I love you being messy. "


去年暑假你说你找到了我的lofter,so

If you have any chance to see this. I do love you my girl🧣


有科学研究表明非母语能消除一定程度上的肉麻。


To h2r.

躁

當我們的視線穿越人群彼此相遇

[图片]

上個月進電影院看了"Little Women",恰好前幾日又看到Netflix的女力精選片單,於是重新複習一遍Greta Gerwig這部經典好片"Frances Ha":談的是中低階層的白人女性舞者,談的是兩個朋友在分租破局後面臨的僵局,談的是紐約這顆大蘋果的階級分明和唯物主義,再加上少了鮮豔色調的黑白分明,這麼多令人卻步的反娛樂因素,卻絲毫不減本片的迷人與寫實。

一切都從Frances堅守與室友共租並和提出同居提議的男友分手開始,隔天,室友Sophie卻說將和其他人同租,這對從大學一路到出社會的死黨就此鬧僵,此時Frances巧合搬進兩個男...


上個月進電影院看了"Little Women",恰好前幾日又看到Netflix的女力精選片單,於是重新複習一遍Greta Gerwig這部經典好片"Frances Ha":談的是中低階層的白人女性舞者,談的是兩個朋友在分租破局後面臨的僵局,談的是紐約這顆大蘋果的階級分明和唯物主義,再加上少了鮮豔色調的黑白分明,這麼多令人卻步的反娛樂因素,卻絲毫不減本片的迷人與寫實。

一切都從Frances堅守與室友共租並和提出同居提議的男友分手開始,隔天,室友Sophie卻說將和其他人同租,這對從大學一路到出社會的死黨就此鬧僵,此時Frances巧合搬進兩個男人共租的公寓裡的小房間,可她的人生並未就此出現轉機:舞蹈工作薪水既少亦不穩定,房租讓她不堪負荷,經濟拮据甚至令她不敢看場電影,少了有條有理的Sophie,Frances的生活彷彿少了一半,不再完整。



或許最近讀完《社會不平等》(The Spirit Level)所以重看這部電影特別有感,當Frances歡欣雀躍向Sophie介紹自己住的新公寓、配有Eames的椅子和整櫃黑膠唱片、全然富二代公子哥的派頭,也許只是不想讓自己(至少表面上)輸給新租了高階地段公寓、有辦公室職業和穩定交往男友的死黨;與舞團同事的朋友們共進晚餐時聽人說起去法國公寓度假的事,一時衝動便用新辦的信用卡買了飛巴黎的機票,以為自己也能像Spohie和男友去小島度假一般愉快,卻隻身一人在巴黎虛擲悵然若失的兩日。

第一次看本片看到的只是友情斷裂造成的自我毀滅,再度回顧,物質和社會地位的不平等、追求夢想路上的不斷受挫,或許早已一次次無聲鞭笞著Frances這個黑白紐約裡的異類,直到Sophie離開她,才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以下這段Frances在和舞團朋友的晚餐後略帶醉意的一席話,幾乎直指本片核心,附上原文和粗略翻譯:

It's that thing when you're with someone,and you love them and they know it, and they love you and you know it... butit's a party... and you're both talking to other people, and you're laughingand shining... and you look across the room and catch each other's eyes... but- but not because you're possessive, or it's precisely sexual... but because...that is your person in this life. And it's funny and sad, but only because thislife will end, and it's this secret world that exists right there in public, unnoticed,that no one else knows about. It's sort of like how they say that otherdimensions exist all around us, but we don't have the ability to perceive them.That's - That's what I want out of a relationship. Or just life, I guess.

「當你和某人在一起的瞬間,你愛他們而他們也知道…但你們身處於派對,你倆都正和其他人對談,你正歡顏笑語…這時你們的視線越過房間捕捉彼此…那並非侵略或性的意味…而是出於他是你生命中的那個人。

這既好笑又悲傷,只因生命有限,這秘密世界也只存在於公共場合、不被注意、其餘人無從知曉。這有點像所謂環繞我們的平行時空,但我們無法意識到它的存在。這是──我對一段關係所渴求的事物。抑或對於人生,我想。」

我們似乎總在車輪般不斷兜轉的人生裡追求物質、虛名與享樂,跌跌撞撞的過程中幾乎迷失自我,但如Frances所言,或許我們追尋的無非是懂你的那個人、而你也比任何人都還要了解他。

電影尾聲與這段醉酒獨白堪稱完美的首尾呼應:Frances經過一波三折決定接受公司的辦公室職位,但作為舞者資質平平的她卻意外有著表演策畫天賦,領著一群有些生澀的舞者帶來一場成功而具有實驗性質的演出,在演出後的酒會裡,她和極力稱讚她的上司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而Sophie和未婚夫不知在聊些什麼,驀然間,兩人的視線穿越人群彼此相遇,他倆相視而笑,那絕無僅有的平行維度與我們身處的時間軸重疊,一瞬之間,彌足珍貴。



當然不得不說卡司部分也是本片值得提及的亮點之一,本片男配角有Adam Driver(沒錯就是凱羅忍)和Michael Zegen(電視劇Mrs. Maisel的前夫),導演是Greta Gerwig的丈夫、導過婚姻故事的Noah Baumbach,當然最主要還是Greta Gerwig演技驚人,不得不說本片若非黑白而是彩色電影可能反而不會如此出色,摒除多餘的色彩細節,畫面中紐約的黑色大樓、房裡的白色光線和Frances臉上的灰色陰影,再再將一個大都會中孤獨絕望的靈魂演繹得絲絲入扣。


on Saturday

我一直觉得做自己是一件特别酷的事,夏天还是冬天,其实没差别,重点是你自己。

我一直觉得做自己是一件特别酷的事,夏天还是冬天,其实没差别,重点是你自己。

RRRRREBECCA
Creep - Radiohead

       Whalien 52

       Whalien 一个漂亮的合成词,字典里没有记录。Whale plus alien,鲸鱼里的异乡人。发现这个词的妙处的时候,简直想给这个创词的家伙一个嫉妒至极的拥抱。

      《52赫兹》

       第一次认识这只独一无二的鲸鱼是在2013年,the verse实验性要组队的时候,出现...

       Whalien 52

       Whalien 一个漂亮的合成词,字典里没有记录。Whale plus alien,鲸鱼里的异乡人。发现这个词的妙处的时候,简直想给这个创词的家伙一个嫉妒至极的拥抱。

      《52赫兹》

       第一次认识这只独一无二的鲸鱼是在2013年,the verse实验性要组队的时候,出现的《52赫兹》。替这一只和同类极不同(也是因为安东尼的电影开始作为孤独坐标的Alice)独一无二的发出51.7赫兹的高频鲸鱼讲的一个故事。因为高出所有同类两倍的频率,让它和同类间直接立起一堵墙。即使有着能跨过半个地球的声波,日复一日,它于同类而言,更像哑巴一般,至终都无法交流。

       从《52赫兹》这张专辑听来的时候,勾死人的法式电子的迷幻氛围,配这个高等级的孤独的故事,简直唬得人一愣一愣的。声音简直就像漂在大海上一样,向外的,大鼓的回声、风声还有海浪声,又空又远;向内的,没停下的心跳声,还有最后长长的52赫兹的频率声,把整个人的听觉变得特别宽袤。又冷又美的实验感,看得见黑色的海浪和飘着的泡沫,像是置身冬天海上,风把衣服吹得鼓起来,人就要漂到世界尽头的疏离感。

       Alienation

       本来早就把这只鲸鱼给忘了,可是在年末听到《Whalien 52》的时候,简直跟看到故人一样又惊又喜。《Whalien 52》或者说整张《花样年华 pt.2》的水准超出预期太多,在所有把舞曲和电子玩的天花乱坠,把80bpm的节奏疯狂复制粘贴的音乐大潮里面。出现这张专辑,不知道拯救了多少听者的耳朵。整张听下来,也该明白专辑能打进公告牌世界榜和iTunes top的理由了。年轻化的音乐里,讲青涩的感情太多遍也是没意思。所以能够至少把本质的困顿和直接的生活化都变成歌词来讲故事。对于同龄的世代,能引起更多的共鸣和自省,这样的音乐本心,简直是美得生机勃勃。

       看到这首歌的制作是rap monster的时候,也就明白能命题叫Whalien的道理。一直都觉得这孩子的智商用在音乐上有点可惜来着,但是如果一直能这么把音乐做出这样闪光的水准,也不算大材小用了。写出人自身的异化感,除开本身因为聪慧不容易共鸣的可能以外,以他日常阅读量来看,应该也是少不了萨特和加缪。事实上,这只Alice很大程度上,是存在主义最爱的一样现实的佐证;alienation也就是存在主义里无法落脚的不安和虚无的局外人状态的化解。

       庆幸有这样一个故事作出口,也庆幸孩子们身上自体发光的少年气,作为化解,至少让整首歌,基调上扬。节奏里好像带着类似鲸鱼声波的合成音,鼓点多样也独特。电钢琴和英伦鼓点,让无解的和重复的故事被化得淡了一些。终归是要继续爱和生活的,及时落差不可避免,海里还是有鲜美的鱼虾,毕竟生活的海域,逃不开也走不掉对不对?

      

       频率

       最近看过诺亚·鲍姆巴赫的《弗兰西斯·哈》,其实评价这是不是一部致敬特里弗的新浪潮倒不是那么重要。有时候觉得,Frances本身自带的孤独感和隔绝感,也带着鲸鱼的影子。穿着黑色皮袄的大个子女孩,在人群里穿来穿去,简直就像是人海里的一只找不到路的座头鲸。

       或者她一直都试图调整自己的频率,至少能找到某一刻的平衡,那一刻的时候,能契合的那一个波段里,是不需要做任何笨拙的表述,也不需要被认为“涉世残疾“。     

       大多数时候Frances都在人际游移的状态里找不到平衡,唯一能对她的不知所措和笨拙给出大多数回应和解答的只有Sophie,了解她的习惯缺点和语气词,可是,不可更改的关系也是流动的,不可控也不能任性要求它凝固;于是不知所措的creep就成了Frances在大多数人眼里的标签。譬如在party里找不到聊天的对象,在餐桌上开始说话就会冷场。大多数时候的表达,总是会被认为费解和吃力。一直闷着头向前,但是总是在摔倒,磕磕碰碰的走。

       但是在Nadia的家庭聚会上,Frances的那一段话,简单直接,每一个字钉在了多少人心里。我们需要的就是那样一个人,看向他的时候,周遭全部都安静了,彼此都知道互相需要,非占有性的,但是心照不宣;知道自己该走向他的。天知道,这是多高的多难得的标准,相比我需要他声音好听,手漂亮,或者心地善良;更让人着迷也更让人难过。

       这样的状况简直就像Alice满海洋的唱歌,遗憾的是,频率不对等,不知道它是在哭,在笑,在示好。又或者在发射我需要爱的信号。或者她自己也不太明白,看待生活的角度变得太钝,所以多绕上几个圈,才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站稳脚。至少最后,Frances能稳稳扎根在纽约的土地上,把自己名字里的每一个字母,都用力的写进信箱的标签,等待频率对等的那一刻。

  

       God knows!

       归类是一件很不善良的事情,至少我看来是这样的,大多数因为既定的社会标准或者集体无意识化的准则框住,就被外界亦或是自我定义成异类。可是跳脱出规则的大多数人,握有多数人意识不到的自我和选择权,往往站在外围,比大多数的井然和沉默美得多。可能大多数人,心里都有一个和Whalien或者Alice相似的鲸鱼的影子。那一部分的混沌大多数时候不能消解但是也无法解释的。这也就是,很多时候,寻求宽慰和感同身受,往往行不通的缘故。

       转念想,或许正是因为频率不同,从来没有接触到真正同类的故事,这样的Whalien也不过是我们所理解的孤独,而他自我就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及时发出来的声音没有回音。它也一如既往,不从别处获得故事;拙扑又自由,不知道归属的意义,也不被强求做出选择。又跳进“子非鱼”的死循环里,毕竟孤独是我们自身的定义,我们把孤独的范围扩大,就需要求例子佐证,需要认同和共同,于是Alice就被拉进了异化和孤独的圈子;天知道这只独一无二的鲸鱼是怎么想的!

       算不算是存在主义解决缥缈自我的办法?具象到最细处,把每一个真正属于自我的标签贴好,稳稳踩在自我的那一块地面上,所谓的依存都转化进尽力生活,把孤独都当做面包吃进肚子里,变成质朴的餍足。

       孤独怎么说都是各类生命体的共性,多数不可解释的空洞也没法要求人面面俱到感同身受。谁知道什么时候,你身后就跟着一只巨大的鲸鱼的影子。反手抱它一下吧,然后和它分掉手里的面包,吃的饱饱的,继续在人群里面穿来穿去。

       Dear weirdos,love you al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