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d weasley

1551浏览    81参与
金妮溺爱协会

HP5名场面——他没事啦他没事啦他没事啦!

by perhapsarat

HP5名场面——他没事啦他没事啦他没事啦!

by perhapsarat

Deshell

【Fred Weasley】邀舞

预警:

  弗雷德单人向

  私设:时间操作,火焰杯时期,此时笑话商店已开业

  ————————————————————————

  弗雷德&安吉丽娜

  .


  她从来没见过扎得那么高的秋千。

  是真的很高,一根木脊横过来,架在两棵树中间,木脊上的绳子被魔法咒语固定住了,下垂连接着一块简单的木板。

  木板上坐着一个男孩,背对着她。

  她仰起头,秋日的风把木质秋千吹得摇摇晃晃。年轻的男孩像感觉到什么,他扭过身子,朝她一笑。

  那男孩长着一头颇具标志性的红头发,他荡得很高,长腿一伸,让那秋千像是要飞起来。

  落叶也是金黄色的,像洒在他身上的阳光颜色,她不由得...

预警:

  弗雷德单人向

  私设:时间操作,火焰杯时期,此时笑话商店已开业

  ————————————————————————

  弗雷德&安吉丽娜

  .


  她从来没见过扎得那么高的秋千。

  是真的很高,一根木脊横过来,架在两棵树中间,木脊上的绳子被魔法咒语固定住了,下垂连接着一块简单的木板。

  木板上坐着一个男孩,背对着她。

  她仰起头,秋日的风把木质秋千吹得摇摇晃晃。年轻的男孩像感觉到什么,他扭过身子,朝她一笑。

  那男孩长着一头颇具标志性的红头发,他荡得很高,长腿一伸,让那秋千像是要飞起来。

  落叶也是金黄色的,像洒在他身上的阳光颜色,她不由得微微晃神。

  “……弗雷德?”

  “猜对了。”

  红头发少年见她叫对了自己的名字,哈哈一笑,轻巧地从秋千上跳下来。不是那种普通的跳——他愉快地闭上眼,借着秋千往前推的动力,往前跃去。

  他张开双手,像在拥抱风。

  弗雷德稳稳地落在地上,他抬起头,将过长的额发甩到耳后,朝安吉丽娜露齿一笑:

  “其实我早就等在这里了。”

  他背着手藏起准备砸她头的纸团,转而伸出另一只手,绅士一样地鞠躬:

  “你愿意跟我一起参加舞会吗?”

  少年的笑太过明亮,在秋日的暖阳之下又格外耀眼。

  她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好像地听见了心脏的悸动。

  “舞会吗?......好啊。”

  她将手搭在弗雷德伸出的手上,不知道怎么就点了头。

  弗雷德好像早知道她不会拒绝,从容地接过她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

  接着,她分明地看见弗雷德别过头,朝一旁的灌木丛愉快地眨了一下眼睛,带着一点得意炫耀。她很快反应过来那草丛里藏着什么——毕竟韦斯莱双胞胎什么时候分开过。

  .


  霍格沃茨大厅里,蜡烛的颜色变了三轮,最后停留着暖黄色光影。

  对于霍格沃茨的年轻学生们来说,晚餐就是一天中的盛宴了。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早餐不丰盛,除却那只总爱打翻麦片粥的猫头鹰,以及看管早读的斯内普教授之外。

  “乔治,我们坐在这里吧。”

  一道愉快的声音传来,安吉丽娜停下切割牛排的动作,她抬头看去,只见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她眼前,那对红头发的双胞胎一人端着一个餐盘,里面盛着与他们身高绝对不相称的小份鱼肉。

  弗雷德熟络地坐下来,拿过安吉丽娜面前的酱料小碗,往他那些鱼肉上淋黑椒汁。

  安吉丽娜并不打算理会他们,她开始专心致志地对付自己的牛排。

  她就不该低估双胞胎的话多属性,果然,还没吃上两口,她就听见弗雷德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们可是马上就要参加舞会了。你不应该多吃点卷心菜和甘蓝而不是在这里'切割牛排'吗?”

  “或者吃芨芨草。”乔治补充道。

  “蔬菜。总之。”弗雷德点点头。

  “你听他们在说什么呢。“安吉丽娜翻了个白眼,对旁边的阿丽西娅说。她故意叉起一大块牛排放进自己碟子里,又将盘子推得离弗雷德近了点,开始用刀切割。

  弗雷德装作没看见,他把自己的托盘用胳膊圈起来,就好像安吉丽娜会“出其不意”从自己这里叉走一块。

  “我以为女孩子会想要保持……呃……让她们的腰足够细?”在一旁,弗雷德那孪生兄弟乔治补了一句。

  “足够细。”

  “像麦秆。”

  安吉丽娜咽下最后一口牛排,把叉子往盘里一放,端起盘子就想走开。

  可她没能如愿。她的手臂被人攥住了,她回过头瞪了一眼好像想说点什么的弗雷德,却无奈这男孩子的臂力真是不错。

  “那天记得别穿……校服。”

  “噢梅林,你也记得别穿错了裙子——还有你。”安吉丽娜很公平地,也瞪了乔治一眼。这很有效果——她看见乔治握着的叉子一歪,还没吃完的鱼肉被捅了出去。

  弗雷德回头一看,一边啧啧地感叹弟弟的傻气,一边颇为遗憾地松开了安吉丽娜的手臂。

  “就在秋千那里。”

  转身前,安吉丽娜看见弗雷德朝自己眨了眨眼睛。

  他是顽皮而灵动的——褪去了恶作剧的包装,少年的轮廓跟那天秋千上的身影重叠。

  那天他说了什么——哦。

  “你愿意跟我一起参加舞会吗?”

  安吉丽娜深吸了一口气,她快步离开,假装忽略不知不觉中加快了的心跳。

  .


  “安吉丽娜,快帮我看看后腰带……噢该死的,它是要断了吗?”

  安吉丽娜第n次停下脚步,帮她的女伴系好后腰带。看着她一脸的慌张,安吉丽娜忍不住揶揄:“讲真的,阿丽西娅,你真该听乔治那天的话,去吃些甘蓝。”

  “魁地奇队员不存在肥胖。”阿丽西娅当然知道安吉丽娜在说什么,她将裙子向上提了提,翻了个白眼。“那你呢?你去哪?”眼看着到了礼堂转角,阿丽西娅拎着裙摆,见安吉丽娜还没有跟她一起进去的意思,回头问她。

  “好吧。是……弗雷德那个家伙,我不知道他跑到哪去了。”安吉丽娜心不在焉地回答,目光却瞟向礼堂后院的小路。

  “你确定那个不是……”阿丽西娅看着对面走来的男孩——小西服,笔挺的西裤,有些长的红头发被别在耳后。她艰难的辨认在这到底是哪一个,直到男孩在她的面前站定,向她伸出手,彬彬有礼地弯下腰,做出一个标准的邀舞姿势。

  “哇哦。”阿丽西娅避开男孩专注的目光——看着男孩高挑的身形,她现在真正开始担心起来自己被撑满的裙子——艰难地说:

  “你看起来,嗯,真不错。”

  “多谢夸奖。”

  乔治笑起来,牵起她的手吻了吻,将她牵起来向舞厅走去。

  .


  安吉丽娜站在原地,看着阿丽西娅和乔治韦斯莱的背影。

  她等的人还没来。

  她于是转过身向那条小径走去。

  也许是为了这场空前盛大的舞会,在魔法的作用下,整个校园的小路旁几乎都幽幽开满了星光花。银白色的,星星点点,在晚风里缠绵地叮铃作响。

  这让她想到六弦琴——笑话商店里摆在角落的那一把。

  当时,经两位年轻的店主邀请,格兰芬多魁地奇赛队里的成员作为第一批被邀请者来到新开业的笑话商店。那是店里还没那么零乱,只粗略地摆着大件物品。散发冬青木香气的货架,还有墙角的老旧六弦琴。

  “它可不便宜。”弗雷德察觉到她的目光,热络地向她解说:“这是我跟乔治从老麦伽的店里淘旧货得到的。”

  “美妙的音乐谁不爱呢。”

  “顾客听见音乐会更好说话,你知道的,商量价格。”

  嘁。安吉丽娜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说得好像你俩精通音乐一样,谁不知道你们的脑子早就被各种恶作剧以及芨芨草塞满了呢。

  弗雷德好像看穿了她在在想什么,他走到六弦琴前,伸出手指拨动了一下琴弦。

  琴弦颤动,发出一声清脆又简单的泠音。

  .


  “安吉丽娜?”

  浓密枝叶之间传来窸窣响动,安吉丽娜后退了一步,像上次一样抬头看去。

  秋千在晚风里轻轻摇晃着,弗雷德却不在上面。只见树干后探出来一个红发小脑袋,看见安吉丽娜,这才走出来。

  “你……怎么了?”

  安吉丽娜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她的舞伴——这家伙也把自己收拾得像个“正经巫师的样子”,跟他的兄弟一样,穿着一套小洋装,那将他的身形衬得高挑又瘦削。

  可她的目光却落在他背着的手上。

  “呃,这个是……”

  他一开口就慌得不行,连忙闭了嘴。这时候,一向巧舌如簧的弗雷德韦斯莱终于感觉到什么是舌头打结的感觉了。

  迎着安吉丽娜疑惑的目光,他索性一闭眼,将背后的东西拿出来,打开在她的眼前。

  .

  “安吉丽娜,安吉丽娜。”

  一曲结束了,阿丽西娅就提着裙摆,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坐在安吉丽娜旁边。

  “这舞真要命……噢,你手上戴着什么?”

  “没什么。”安吉丽娜面无表情地将手背在了身后。

  阿丽西娅也没在意,絮絮叨叨就跟她抱怨开了。她抱怨华尔兹太过缓慢,摇滚太吵闹……只有提到她的舞伴的时候,她才会微微脸红。

  还不等她讲完,很快,下一曲的旋律就响起。

  安吉丽娜站起身,仍然背着手不让阿丽西娅看见她手上的饰物——直到一个熟悉轻快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

  他接过她的手,笑着在她的指尖印下一吻。

  在她的第三指上,环着一枚镶嵌着星光花的戒指。

昭阳向暖

Dear Fred

Dear Fred, 

Geroge and I decided to travel, afterall. Ron promised to take care of the store, so let's hope it hasn't bankrupted when we go back, yeah? 

Montriog...

Dear Fred, 

Geroge and I decided to travel, afterall. Ron promised to take care of the store, so let's hope it hasn't bankrupted when we go back, yeah? 

Montriog has beautiful farms, did you know that? I mean, I guess not. You've never been to Montriog. At least you didn't tell me you've been here. The Muggles here might be the happiest people on the world. I see them dancing everyday, sometimes even on the house. Though I have to say, that man seemed too drunk. 

George said he quite like the blue sky here. He said the change of colors above him gives him new ideas for inventing toys. I have to admit, the weather here is indeed beautiful. I think I like it much better than London. In better days, you can even see the city far far away from this farm in the glow of the sun. Definitely much better than London. 

George said he missed you, by the way. 

I missed you too. 

Yours, 

Sora


Dear Fred, 

I know, it has been awhile since I last wrote to you. George and I got lost in the middle of Sahara... Well I guess you can call it Sahara. We thought we were in Sahara, at least. But then there is this little village in the middle of the desert. It literally appeared out of nowhere. You'd think I'm joking but I'm really not. (I thought they're wizards, but they have no idea what magic is.)

Anyway, George and I quite like this place. They have their little plantations and houses. I didn't know trees can grow so tall in the desert. I have to say, I didn't really trust their houses through. They seem pretty fragile. At least I wouldn't live there with Geroge. Or you. Two of you can blow this place up within a single heartbeat. 

The sky here is clear as crystal. It seems very high up, which I enjoyed. London' s sky always feel like it'd crash down at any moment with its clouds and rain. I don't notice the sun very much, but it is very warm here during the day. 

And here comes the weird part. When we got into the village, the other side looked like a forest but we knew we were in a desert. Geroge tried to take me to the lake and the forest but it seems unreachable. We had to apparate out of that village in the end. I hope no one noticed. 

Ron said the store is popular as always, by the way. The customers missed Geroge a lot, though. Ron isn't that good of a seller. 

Yours, 

Sora


Dear Fred, 

I went back to Hogwarts the other day. Just myself. George has to go back to the store because Zonko wants a collaboration. 

I went back to the room of requirement and demanded a room without time. It brought me to this weird desert like places. Everything is morphed here. I said “timeless,”so all the clocks are melted here. The space seems quite large with what I can see, let's hope I don't get lost again. 

It wasn't what I expected. I was more looking forward to...I don't know. I guess a place where you're still alive. Not this lifeless space with weird tree and tables. I think far ahead is a lake, or maybe a mirror. Anything is possible in this place. The mountain next to that is pretty well reflected. That's why I said it might be a mirror. The white creature (is it even a creature?) has human eyelashes on it. Creepy.

George is getting sick lately. I hope the doctors in St. Mongo can help him. I think he misses you too much. That's why. 

Visit him in dreams sometimes, will you? The store can't risk losing both of its owners. 

Yours,

Sora

Alice小小只

【弗雷德X原女】Flipped 01

*激情骨科 一时兴起 有没有后续待定


弗雷德九岁那年的某一天,莫莉做了很多好吃的,有肉松卷饼,有舒芙蕾,还有南瓜布丁和烤牛肉。乔治有点莫名其妙,问妈妈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好吃的,亚瑟告诉兄弟俩,这是因为他们的一位远方表姐要来陋居作客。表姐名叫艾莉丝,艾莉丝·坎贝尔,是莫莉那边的亲戚。莫莉没嫁给亚瑟之前姓普威特,艾莉丝的妈妈也是。她是莫莉的堂妹,所以按辈分来说,坎贝尔应当算是乔治和弗雷德的表姐。

无聊。弗雷德随便听了一耳朵,就和乔治探险去了。他们从早上一直疯玩到正午十二点,才不情不愿地回家吃饭。兄弟俩玩得满身都是灰,鞋子脏兮兮的,还露出一截大...

*激情骨科 一时兴起 有没有后续待定






弗雷德九岁那年的某一天,莫莉做了很多好吃的,有肉松卷饼,有舒芙蕾,还有南瓜布丁和烤牛肉。乔治有点莫名其妙,问妈妈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好吃的,亚瑟告诉兄弟俩,这是因为他们的一位远方表姐要来陋居作客。表姐名叫艾莉丝,艾莉丝·坎贝尔,是莫莉那边的亲戚。莫莉没嫁给亚瑟之前姓普威特,艾莉丝的妈妈也是。她是莫莉的堂妹,所以按辈分来说,坎贝尔应当算是乔治和弗雷德的表姐。

无聊。弗雷德随便听了一耳朵,就和乔治探险去了。他们从早上一直疯玩到正午十二点,才不情不愿地回家吃饭。兄弟俩玩得满身都是灰,鞋子脏兮兮的,还露出一截大脚趾。弗雷德心不在焉地跟在乔治后面,一把推开了门。

他愣了。怎么陋居里有个仙女姐姐?

那位姐姐有一头长而柔顺的黑头发,末尾又有些卷曲,直直地披散下来,正因为如此,弗雷德有些看不清她的正脸。她身段苗条纤细,宛如一段柔软的弓。

乔治早就跑到饭桌前了,莫莉奇怪地问弗雷德,"你怎么还不过来?要开饭啦!"

艾莉丝听到动静,回头,对弗雷德温柔一笑。把他带到饭桌边上来,顺手抹掉了他鼻子上的灰。

怦   然    心    动

弗雷德觉得自己的心脏简直都要蹦出胸腔了,耳朵里还有嗡嗡的蜂鸣。I had a crush on her。他在心里这样想着,浑浑噩噩地走上餐桌。

裴梓七

Weasley双子的24字母

高亮:虽然不明显但真的是骨科☆

ooc致歉。


A—agree-同意

“George,我一直认为我们以后不适合混学术圈”

“Fred,我和你不谋而合。”

B—back-回家

George从没有动过Fred的东西,并且一直保持他们的整洁,就像他们的主人会随时回来似的。

C-cabinet-橱柜

George和Fred十二岁时在橱柜里找到了一只博格特,然后他们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自己”。

D—dream—梦

“我们以后会开一家自己的笑话店。”

“我一家,Fred一家。”

E—exist—存在

Fred不止一次想抱住George,告诉他“我一直在这里。”

但他抱不住他。...

高亮:虽然不明显但真的是骨科☆

ooc致歉。


A—agree-同意

“George,我一直认为我们以后不适合混学术圈”

“Fred,我和你不谋而合。”

B—back-回家

George从没有动过Fred的东西,并且一直保持他们的整洁,就像他们的主人会随时回来似的。

C-cabinet-橱柜

George和Fred十二岁时在橱柜里找到了一只博格特,然后他们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自己”。

D—dream—梦

“我们以后会开一家自己的笑话店。”

“我一家,Fred一家。”

E—exist—存在

Fred不止一次想抱住George,告诉他“我一直在这里。”

但他抱不住他。

F—funeral—葬礼

在Fred的葬礼上George是唯一一个没有哭的人,因为他不能,相反,所有人仿佛都在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安慰。

G—graduate—毕业

尽管Fred和George并没有顺利毕业,但麦格教授还是决定邀请他们去毕业舞会,只不过邀请函只寄过去了一封。

H-half—一半

George的灵魂被撕去了一半。

I-identical—相同的

Fred和George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人,他们是独立的个体,但毫无疑问,只有他们在一起时才是人们口中的Weasley Twins.

J—jaw—喋喋不休

Molly总是喋喋不休的在抱怨双胞胎有多么闹腾,但是后来George很少听见Molly再说那些话,甚至连和他交谈时都在小心翼翼的避开一些词汇。

K—king—王

Weasley is our king!

L—laugh—笑

George和Fred无论在哪都能令那个地方充满欢声笑语,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只不过完成者由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

M—merely—只不过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必要的牺牲…至少我很高兴你们还在”George轻声安慰着家人,但他清醒的知道,他在自欺欺人。

N—never 绝不

“Never!!!”Fred和George异口同声的喊着

O—opium—麻醉剂

George将繁忙的工作作为麻醉剂让自己避免想起Fred,但是无论他看向哪都会有Fred生活过的痕迹。

P—passerby—过路人

George陪Fred走完了他提早结束的人生,而Fred成为了George生命里的过路人。

Q—quiescence—静止

挂钟上Fred的指针和他兄弟的那根分开了、并且永远的静止在了钟上。

eappear—再现

即使黑魔王再现韦斯莱把戏坊仍让对角巷充满欢声笑语。

“越是黑暗的日子,人们越需要快乐,这是我们的初衷。”

双胞胎店主如是解释道。

S—spring—春天

自大战以后George给人的感觉就如南方的春天,白日如夏,晚上则冬。

T—twins—双胞胎

韦斯莱家的双胞胎一直让所有人无法分辩出谁是谁,原来无法判断,后来不用判断。

U—uniqued—唯一的

房间里的东西从成双成对变成了独一无二的。

V—vacancy—空白的

Fred最后买的新日记本后面一大半都是空白的。

W—wipe—擦去

经常惊醒George的不是Fred死亡的梦,而是他变老以后慢慢把Fred从自己的记忆力擦去。

X—xeranthemum—干鲜花卉

Fred把生命制成干鲜花卉一般永远封存在了20岁的那年。

Y—young—年轻

等George慢慢走向耄耋之年,书架上的Fred依旧是鲜衣怒马少年时。

Z—zero—归零

当所有人认为一切归零的时候,韦斯莱把戏坊再次开门了。上Fred的指针永远静止在了那里,只剩George一个人默默前行。


Deshell

【Weasley双子】春夏秋冬(1)

【春】

(一个系列的,四个故事,这是第一小段)

.


雪化的时刻,冰糕的甜蜜,九月的枫叶,大雪覆盖的槲寄生。

  “我要把整个世界送给你,然后陪你在里面一起行走。”


  他们是彼此的一年四季。

  ——楔

  .


  【春】

  .

  “荧光闪烁。”

  静悄悄的夜里,谁低声念了一句咒语,按照惯例躲在被子里研究镜面试剂的做法。


  他听见叮咚一声轻响。

  被窝里蓦然探出一个红发的脑袋,George掀开被子钻出来,小心翼翼地回头望了一眼,将被角掖好,确保自己的动作没有吵到身边睡着的人。

  他决定去看一看。

  那声音像是从窗外传来的,不远不近敲击...

【春】

(一个系列的,四个故事,这是第一小段)

.


雪化的时刻,冰糕的甜蜜,九月的枫叶,大雪覆盖的槲寄生。

  “我要把整个世界送给你,然后陪你在里面一起行走。”


  他们是彼此的一年四季。

  ——楔

  .


  【春】

  .

  “荧光闪烁。”

  静悄悄的夜里,谁低声念了一句咒语,按照惯例躲在被子里研究镜面试剂的做法。


  他听见叮咚一声轻响。

  被窝里蓦然探出一个红发的脑袋,George掀开被子钻出来,小心翼翼地回头望了一眼,将被角掖好,确保自己的动作没有吵到身边睡着的人。

  他决定去看一看。

  那声音像是从窗外传来的,不远不近敲击在耳畔,像水滴从房檐滴落,碎裂在新铺了鹅卵石的地上。

  推开窗望出去,清凉的夜风裹挟着寒冷的雾气,将他前额的红发吹得飘起来。

  又是一滴水珠“叮咚”落在他的头发上,顺着发梢的卷曲流下,接着又是一滴,一滴……


  原来是雪化了。

  ——

  他跟Angelina的婚礼是一个初春,就在第一束槲寄生吐出花蕊的时候。那时雪还没化,树木和青草都结着冻。

  Weasley一家为他的婚礼大办了一场,用上了许多平时被Ginny认为很“Malfoy主义”的物品,这让他怀疑他妈妈是不是把所有积蓄都拿出来装扮那套小西服和礼堂了。

  除去那些夸张的丝带饰物,Weasley家的其他部分还是老样子。壁炉里温暖的火苗驱散了早春的寒意,房门前摆着新开的花,一条蜿蜒的石子路从门口延伸到远方。那就是见证所有红头发孩子结婚的地方。

  交换了戒指,他和她发誓对彼此忠诚一生。

  那个初春里,他挽着新婚妻子的手,跟她一起离开了家。

  ——

  过了二十岁,George就变得不那么爱开玩笑了,不知不觉地从只爱嬉笑的少年长成一个合格的店主。时光将面庞尚存的稚嫩拂去,留给他眼角的温柔和唇边时常带着的笑意。

  还留给他那个小店。

  他总是双胞胎里较为安静的那一个。虽然从前在Hogwarts的时候,同寝室的Lee揶揄说他俩就像“一根豆角里钻出来的豇豆”,但他俩总归有那么点不同。

  “我保证会让猫头鹰天天送信给你。”George安慰Ginny。

  “我们会送你Hogwarts的马桶圈。”Fred朝妹妹扮了个鬼脸。

  每次惹乱子一定是Fred先出的主意,当然这家伙也想出过不少高妙的点子。比如说那份帮了大忙的活点地图,也是Fred提出来,两个人一起去Felch的办公室“顺”来的。

  他跟Fred的“雪球成就”可算一笔不薄的谈资。他们曾用雪球将疯眼汉穆迪砸个踉跄,还往奇洛教授的“装满大蒜的帽子”砸过雪球,他们甚至秘密商议过往Umbridge的茶杯里放雪球,好让她那看起来总是很温的茶杯迅速降温——虽然没有成功。

      还有他们骑着飞天扫帚,空中留下Weasley的名姓,骄傲地展开了漫天烟火。


  他和他一起创造了太多耀眼的故事。


  当然,他跟Fred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打闹的,偶尔也会趁着春天有阳光的日子,一起在湖边坐下,拆开一包“Hogwarts校长的最爱”甜品,抛到半空中跟对方抢着咬,或者并排靠着,什么也不做,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对方的话茬。

  春天的阳光将他们发尾镀上灿金。

  他们那爱好研究麻瓜的爸爸,时不时会冒出来一两句麻瓜谚语。偶尔竟然还会念起诗,虽然他们敢打赌一西可他并不知道其中的含义。

  “Boys,'时光永不停留,天地也会改变,你会忘记一切。' 啊,麻瓜的智慧啊!”

  Weasley们无聊地走开,留他们爸爸自我陶醉。

  “我不说别的,爸爸。”Percy关门之前探出头:“这句话绝对不是这样的,你把顺序记错了。”

  .

  从前的George可不会把这话放在心上。

  他有无比确信的一件事——过了二十岁,三十岁,几百岁,变成一个白发老头儿,他照样会和Fred一起,时常搞搞恶作剧,照看他们的小店。


  偶尔在春天里,听听雪化的声音。


  就像所有人都以为,这样的生活永远不会改变。

  ——

  .

  Fred走后,George再也没有听过雪融化的声音。

  生活没什么大改变,顶多是白天少了一些喧闹,安静的夜晚更安静。

  壁炉里炉火发出噼啪声响,折断了一根炭火。

  他跟Angelina的家中陈设跟陋居很像,也是不大不小的房间,一花一草都是熟悉的品种。

  很多年过去,他认为自己逐渐学会了如何控制住压抑在最深处的感情,无论是嬉笑,是揶揄还是无可奈何的思念。


  “你一定很想他吧。”


  直到他本就薄得不堪一击的外壳在Angelina的话里崩塌。

  偶尔他有时候感到奇怪,他那兄弟明明是世界上最聒噪的人,却也能偶尔安静下来,跟他并排挤在同一个被子里,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窗外发呆。

  然后脑子里时常冒出来一些歪点子,将下一秒的“兄弟时间”挤了个干净。


  后来他也常常去那个湖边。



  就这样在世间行走,走过无数个没有他的春天。

  .

  不知从哪天起,他开始感到身体疲惫,走着走着就要坐下来歇一口气。从前烂熟的魔药配方常常会弄错,魔法书上的文字连放大镜也看不太清。


  “你老了,看起来比我还老,小George.”

  他听见Fred的声音,是当时喝完增龄剂,大笑着打趣他。


  然后他醒过来,苦笑着望着面前试错了配方的增龄剂。小药罐嘶嘶冒着热气,因为时间太长,里面的药水已经烧干了。


  原来春天的午后太温暖,他又一不小心趴在桌上睡着了。

  ——

  “I'm sorry...Angelina.”

  妻子泪眼朦胧地伏在床头,一遍遍抚摸着他的脸颊。她也老了,曾经黝黑漂亮的面容上长了皱纹。她再也没有参加过舞会,也骑不动飞天扫帚了。

  意识恍惚之间,他看着眼前的场面,心里的平静幸福却像涟漪,一圈圈荡漾开去。

  “Fred,过来。”

  他红头发的孩子眼里有泪水,走到床前半跪下来。

  小Fred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大了,十七八岁,也是红头发,褐眼睛,高挑又瘦削。

  很像他。

  George向他伸出手去:

  “Freddie,以后你来帮我看着店。”


  “我去一趟春天。”

  .

  .

  .

  “不行,你必须帮我数完今天赚的加隆才能让我陪你出去。”

  他伸出去的手蓦然僵硬在原地。

  直到另一只手伸过来,将他掌心落的一小朵雪花拿下来,再把他的手握紧。

  他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挣扎着转过身——还来不及诧异自己的身体什么时候再次变得像年轻时一般灵活,一抬眼,就不小心跌进了一双带笑的眼睛。

  他兄弟的头发留得有些长了,垂下来遮住了一边眼睛。Fred习惯性地一甩头将它们扬上去,露出一张他熟悉无比的、从出生起就一直看着的脸。

  十八九岁的年少模样。

  他环顾四周,惊奇地发现他们又回到了小时候居住的房屋。古旧蒙尘的壁炉里,有火苗温暖地跃动,一旁的长针忙碌地织着毛衣,准备缝出两件一模一样的,作为两个孩子的圣诞礼物。


  不大,但至少算个家。


  他们一起看向窗外。

  .

  “你看,Georgie,雪化了。”

  他感到Fred从背后搂住他,一边用那熟悉轻快的语调在他耳边说:


  “春天到了。”

  .

Deshell

【Weasley双子】当魔药配方错误(1)

#一次意外的双性转


  ——————

  “Ready Fred?”

  “Ready George.”

  “Cheers.”

  暑假回程的列车上,在一个火车隔间里,五六个男女生正围着中间的桌子,兴奋又紧张地注视着中间的一对红头发双胞胎。

  左边那个拿着一瓶透明药剂,跟右边那个挽起手,用交杯的姿势将药剂一饮而尽。

  “'新配方'真的有效果吗?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就像……”男生犹犹豫豫地说:“就像斐尼甘那样?”

  “你担心我们把自己炸成烟花吗?”

  “Don t you know who ...

#一次意外的双性转



  ——————

  “Ready Fred?”

  “Ready George.”

  “Cheers.”

  暑假回程的列车上,在一个火车隔间里,五六个男女生正围着中间的桌子,兴奋又紧张地注视着中间的一对红头发双胞胎。

  左边那个拿着一瓶透明药剂,跟右边那个挽起手,用交杯的姿势将药剂一饮而尽。

  “'新配方'真的有效果吗?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就像……”男生犹犹豫豫地说:“就像斐尼甘那样?”

  “你担心我们把自己炸成烟花吗?”

  “Don t you know who we are?”

  “我们从不失误。”

  “从来奏效。”

  “每天晚上都一起在被子里。”

  “研究魔药。”

  双胞胎喝完了药剂,站起身凑到男生面前,一左一右,一人一句,让人听了十分“可信”。

  “OK,现在,”左边的红头发信心满满地站起身,双手叉腰胳膊肘一抬将身旁的兄弟撞了一下,潇洒一甩过长的额发:“Now,你们只需要在这里等待,我们去列车盥洗室。”

  “等待药效发作。”

  “等待奇迹出现。”

  “It s gonna work.”

  说罢,双胞胎转过身,一前一后地大步走向盥洗室。一路上的学生们都能听见他俩的讨论,似乎再说什么“不用再参加妈妈组织的无聊活动”“可以更自由地捣乱”“说不定能混进麻瓜的歌唱比赛”。

  学生们的目光粘在他们身上,一路将他们目送进了盥洗室,这才见怪不怪地耸耸肩,继续低头吃着列车上的魔法小食。

  这两个四年级的格兰芬多一向如此,不到两年时间就成了学校的名人。一年级的偷地图事件只在几个男生寝室传开,放烟花炸讲台,走廊变成沼泽,代替对方考试,什么恶作剧是双胞胎没干过的。

  列车朝着家的方向前进着。

  ——————————————————————

  “Ron!Ron!”

  另一个红头发的Weasley啃着没吃完的鸡腿转过身,努力咽下口中的食物,含糊不清地说:“怎么了Harry…唔,Hermione不是回家了吗?你看,there she is!”

  黑发男孩跑到他旁边,右手扶了扶歪斜的眼睛:“不是Hermione,我说,Fred和George,你看见他们了吗?”

  Ron反应迟钝了些,随即恍然大悟他的朋友在说什么。“噢,他们,啊……噎死我了,有没有水?”Ron顺了顺气:“他们一向是跑得不见踪影的,三年了你还不了解他们吗?”

  “不,我是说,从他们进了火车盥洗室,我就没有看见他们出来啊。”绿眼睛男孩有些难为情地小声说:“我…也是听来的,因为旁边那么多人都关注着他们新魔药的'效果'呢!”

  “管他们呢。”Ron满不在乎地啃完了鸡腿,想施咒将骨头变没,却失败了,还断了一根背包带子。他失望地叹了口气:“别管那么多了,走吧Harry,妈妈应该已经做好午饭了。唉.....Hermione上次交给我的清洁咒语是什么来着...”

  ——————————————————————————

  “You said it!”

  “It s you!”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还要问你呢!美丽的Georgena小姐!”

  “天哪,你这个油腻公主!”

  盥洗室后门被迅速打开,两个红头发身影狼狈不堪地滚了出来。他们先是打作一团,在清洁人员疑惑的目光下又赶紧分开,一起拥挤着下了车。

  他们竭力裹紧了外袍——那对他们现在来说已经过于宽大。George甚至把校服斗篷兜帽都拉得严严实实,但一缕红色长发还是很不幸地从侧面漏了出来。

  “噢梅林,你的声音又尖又细。”

  “你也一样,就要可以唱歌了Freddie.”

  他的兄弟——现在应该说是姐妹了,他的好Freddie,Frida公主,却没有那么给他面子。Fred在车厢里因为嫌热脱掉了外袍,就落在了车厢后座上,现在去拿又不太可能,他只得两手抱在胸前,被那异样的触感折磨得别扭又痛苦。

  啊梅林,虽然早知道药剂会出那么一点小差错,但这次的“副作用”也太可怕了。

  大名鼎鼎是Fred和George Weasley,变成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有着红色长发和性感身材的,女孩。

————————————————————————

  “Where haaaave you been!?”

  当两个红头发缩成一团回到家中,还没打开木栅栏门,就看见他们的妈妈,Weasley夫人,穿着围裙双手叉腰怒气冲冲的吼了起来:“午饭已经结束半个小时了!你们又去哪里了?”

  “We...we...”

  Fred尽量压低声音,George双手紧紧拽着兜帽不肯放松,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自然没有能够逃过他们妈妈的眼睛。

  “你们受伤了?”

  Weasley夫人面色一变,快步向他们走过来,George连忙拉着Fred向后退,慌慌张张地就想掉头就跑。

  “George Weasley!别逼我给你们施定身咒!”Weasley夫人对着他们大吼:“站住!”

  双胞胎只好乖乖停下,站在原地无奈地互相瞪着眼。Fred用口型无声地比出一个“你死定了”的符号,George瞪他一眼。

  “唰啦”一声,George的兜帽被拉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Weasley夫人高了三个调子的惊呼:

  “Oh my boys!What happened to you...Oh! Merlin...”

  “怎么了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零乱的脚步从屋后传来,Weasley先生听见Molly的惊呼,就带着六七个孩子冲了出来。Ginny一看就呆住了,Ron惊叹了一声“cool”,只有Harry还在努力伸长脖子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怎么变成了……女孩?”

  Weasley先生拿着勺子呆住了,Bill揪着自己满头的小辫子十分崩溃,他把目光艰难地从他“妹妹”们的胸前移开,转身去捂Percy的眼睛。

  “魔药配方错了,嗯……”

  “都怪Fred。”

  “胡说,Georgena!明明是你说要用到狼毒花,我看见配方上没有这个!”

  “Screw yourself Frida!”

  眼看着两人又要掐起来,好不容易从Weasley堆里挤出来的Harry跑去拉架,但显然被忽视了。Bill和Charlie对视一眼,只得按照惯例一人一个夹在胳膊底下回了房间。

  ——tbc

💫 尋 找 小 行 星

在?我給你們表演一下什麼叫愛到深處自然黑。

在?我給你們表演一下什麼叫愛到深處自然黑。

💫 尋 找 小 行 星
私心雙子cp tag。 摸了一...

私心雙子cp tag。

摸了一堆雙子就是不好意思發()


私心雙子cp tag。

摸了一堆雙子就是不好意思發()


adamlambert③胖
菜鸡画给@请稍后再拨 迟了很久...

菜鸡画给@请稍后再拨 

迟了很久的 生贺图 orz


💗💞💕🥳✨


菜鸡画给@请稍后再拨 

迟了很久的 生贺图 orz


💗💞💕🥳✨



木头丸子

【韦斯莱双子】George先生的耳朵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愚人节快乐!

亲爱的Fred生日快乐!!!(୨୧•͈ᴗ•͈)◞︎ᶫᵒᵛᵉ   ♡

亲爱的George生日快乐!!!٩(Ü)۶♥٩(Ü)۶

还有一个乱入的墨多多小朋友也生日快乐鸭!

|˛˙꒳​˙)♡


1L 楼主

如题,韦斯莱把戏坊的George先生的耳朵不是当初没了吗?我今天去把戏坊里买韦斯莱嗖嗖-嘭烟火的时候怎么看到George先生有两只耳朵?他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2L

对对对!我现在在韦斯莱把戏坊,George先生真的有耳朵!你们看!

【图片.jpg】


3L

 嗯?韦斯莱把戏坊...

愚人节快乐!

亲爱的Fred生日快乐!!!(୨୧•͈ᴗ•͈)◞︎ᶫᵒᵛᵉ   ♡

亲爱的George生日快乐!!!٩(Ü)۶♥٩(Ü)۶

还有一个乱入的墨多多小朋友也生日快乐鸭!

|˛˙꒳​˙)♡





1L 楼主

如题,韦斯莱把戏坊的George先生的耳朵不是当初没了吗?我今天去把戏坊里买韦斯莱嗖嗖-嘭烟火的时候怎么看到George先生有两只耳朵?他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2L

对对对!我现在在韦斯莱把戏坊,George先生真的有耳朵!你们看!

【图片.jpg】


3L

 嗯?韦斯莱把戏坊不是有两个Weasley先生吗?


4L我还是喜欢麻瓜足球

前面那位家里是刚通网吗?


5L楼主

有知情人士!求扒!


6L

求扒+1


7L

求扒+2


8L

求扒+3


9L

求扒+4


10L

求扒+身份证号码


11L我还是喜欢麻瓜足球

当初Potter在Hogwarts打败Voldemort的时候两位Weasley都有去参加,后来一个Weasley——Fred为了救现在的魔法部部长,也就是Percy Weasley,好像是被某一个食死徒的咒语击中了。


12L

当初两位​​​​​​Weasley先生离开学校的时候Umbrage的脸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哈哈哈


13L

我有印象!当时Umbrage的脸绿的像癞蛤蟆!


14L学习使我快乐

因为Fred的死,George消沉了好久来着


15L我喜欢鸡腿

George当初在他和Fred的房间里待了一个星期不说话,整个人就像灵魂出窍一样,除了我们给他送饭的时候开门能够见他一面,平时都见不到来着。当然啦,韦斯莱把戏坊没开也就是因为这个。


Fred的死我们也很伤心,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直到George自己出了房间,韦斯莱把戏坊重新开张,我们才知道他可能已经走出来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敢在他面前提Fred。


不过George也变得有点奇怪,我们总觉得在他那里好像Fred没死一样。只是他回把戏坊之后就一直住在把戏坊没回来,我们去看他他也不让我们进他房间。


重点是不给我打折!我可是他的弟弟啊!


16L

楼上一个鸡腿一个学习,难不成……


17L

惊现大佬!


18L

惊现大佬!


19L

惊现大佬!

 

20L

惊现大佬!


21L

惊现大佬!


22L

正楼正楼

我们不是再聊George耳朵长回来的问题吗?怎么聊到他的生平?


23L 楼主

无所谓无所谓啦!反正我也想听听他们的生平。

作为小辈的我没有资格见到他们。


24L 我喜欢鸡腿

话说有几次我们送饭George都没吃欸

后来才发现他跳窗回了把戏坊


25L

双胞胎兄弟的感情这么深厚啊

我都觉得他俩有什么东西呢


骨科真好吃


26L

话说可以正楼了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都要磕了


27L 又有人说我的眼睛长得像我妈

Ron我刚刚去了韦斯莱把戏坊,那个George确实有两只耳朵 @我爱吃鸡腿


28L

ls是救世主吗


29L 又有人说我的眼睛长得像我妈

Yes, it's me .


但还是不要叫我救世主啦!叫我Harry就行。


30L

妈妈,我出息了!!!

我和Harry Potter同屏啦!!!

我要截屏我要截屏!!!


好的救世主,没问题的救世主!



31L

话说George什么时候长的耳朵

难道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点击观看George的秘密


32L 楼主

难道是Fred回来了?


33L

lz是脑抽了吗


34L 楼主

你有药,你医啊 回复33l


35L

各位各位,韦斯莱把戏坊提前关门了!



36L 我爱吃鸡腿

今天是Fred和George的生日嘞

但是他好像不打算回来


37L

生日快乐!


38L

生日快乐!!


39L

生日快乐!!!


40L

生日快乐੭ ᐕ)੭*⁾⁾


……


99L 楼主

所以George耳朵长回来了还是没有答案( 。ớ ₃ờ)ھ



#此贴已封#




“Fred,今天收入不错哟。”

George躺在床上,双手放在后脑勺,对着厕所的方向,喊了一句。

半天没有回应

“Fred!Fred! ”George冲厕所方向又大喊了几声。

依旧没有回应。

George急急忙忙翻身下地。

“Fred,你没事吧!Fred!该不会是秘术出现了什么问题?希望不要出什么事吧?”

George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Fred正脸色苍白的躺在厕所的地板上。

George急了,冲过去抱住Fred的“尸体”。

没有心跳声。

“Fred,你不要有事啊,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复活,都动用了秘术,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啊?Fred!”

George把Fred的“尸体”抱到床上。

双手撑着的肩膀。使劲的摇晃着。嘴里不住的喊着:“Fred别死啊别死!”

哪知Fred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个用力把George翻到身下,同样的双手按住George的肩膀,嘴唇贴近George的耳朵,轻声说道:“亲爱的Georgie,今天是我们的生日哟!愚人节耶!所以你这么紧张怕我会死是因为喜欢我吗?”

George的脸刹那间红了。

“那还真巧,我也喜欢你来着。”

Fred亲吻上的耳朵。

“你是怎么做到假死的?你这家伙是不是又背着我发明什么东西啦?”

吐了吐舌头:“哎呀,也就一个假死巧克力蛙。不过亲爱的!今天让我到把戏坊工作。可是吓到了不少人呢,包括Harry可是也被吓到了呢。”

“所以亲爱的Freddie,你今天高不高兴呢?”

George也搭上Fred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自然高兴,但还不是最高兴的呢。”

“那要怎样你才能高兴呢?”

Fred突然诡异的一笑。

“自然是要如此。”

Fred低头啃住George的锁骨,吮吸着George的脖颈。

又随即吻住了George的嘴唇。


一夜春宵



“Georgie,生日快乐!”

Fred 抱住可能已经睡着了的George,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却听到含含糊糊的声音。


“Freddie,生日快乐。”


—END—




终于赶上了子时的末班车。


生日快乐鸭!

每一位愚人节生日的小朋友们!

唐凝

增龄剂

划重点

赶在愚人节的尾巴发一篇东东

抽出我以前在mp发过的戏改了一点再发

(没毛病这边没发过)

所以眼熟的话,没错那个皮是我,找我玩

-


“我会画一条年龄界线,任何不滿十七岁的人,都无法越过这条界线。” 


这一点也不公平!任何一个想要为自己的学校以及学院争取殊荣的人都应该拥有参加资格——最重要的是在比赛中获得胜利的人将会得到一千个金加隆作为奖励!这一大笔钱足以让他和乔治的把戏坊迈向成功一大步!他的眼睛瞥向那粗糙又不起眼的木製高脚杯,唯一能吸引目光的大概只有里头跳动着的蓝白色火焰了。


他再次转头看向身旁的乔治:

 

“听见了吗乔治,年龄界线!”,谁管他什...

划重点

赶在愚人节的尾巴发一篇东东

抽出我以前在mp发过的戏改了一点再发

(没毛病这边没发过)

所以眼熟的话,没错那个皮是我,找我玩

-


“我会画一条年龄界线,任何不滿十七岁的人,都无法越过这条界线。” 


这一点也不公平!任何一个想要为自己的学校以及学院争取殊荣的人都应该拥有参加资格——最重要的是在比赛中获得胜利的人将会得到一千个金加隆作为奖励!这一大笔钱足以让他和乔治的把戏坊迈向成功一大步!他的眼睛瞥向那粗糙又不起眼的木製高脚杯,唯一能吸引目光的大概只有里头跳动着的蓝白色火焰了。


他再次转头看向身旁的乔治:

 

“听见了吗乔治,年龄界线!”,谁管他什么十七岁或者年龄界线呢?规矩是死的,人是生的!做人要懂得变通一下嘛。这点小事,一两滴增龄剂就能解决的问题还会是个问题吗?


“那不是问题!只要喝点增龄剂就能骗过这条线,我们只管把写着名字的字条丢进那个杯子就行,高脚杯可不懂分谁满十七岁,谁不满十七岁!” 他转动双眼看着乔治的神色,乔治心里想的跟他一样,只是先被他说出来了。


他看着乔治扬扬手开口打断了赫敏的话语,嘿他们只差几个月就十七岁了,何况在一千加隆面前,就算是妈妈来了也阻止不了他们!这样想着的他便拉着乔治往有求必应屋跑,今天晚上有得忙了。


鉴于昨晚都忙着熬增龄剂,几乎一整晚没睡也无碍几个人兴奋的心情拥上心头,连带着李三人一起为一会的成功欢呼。各自手拿小杯把增龄剂平均分成三份,他们只需要喝一滴就行,那么:


“为金加隆乾杯!”


喝下增龄剂的他们三跑两跳的走下楼梯,几乎用撞的呯的一声打开了门厅的大木门,大部分学生视线一下子转移到他们三个身上,却在下一秒重新回到高脚杯那边盯着看。


“嘿!我们成功了。”,他小声的对着哈利、罗恩和赫敏说道,语气中的兴奋毫不掩饰,“来之前已经喝下去了。”


并且随意的解答了小弟弟罗恩的明知故问后,乔治还在跟三人组解释着他们一会要做的,尽管赫敏看起来不认同,她现在正致力于打击他们的自信心嘞——想想吧,如果他们有谁赢了,就算把奖金平分给三个人,那笔钱的数量亦足让他和乔治在对角巷开设把戏坊!


“行了别再说了!你们准备好了吗?”,他又再往高脚杯那又站近了一点,期待着把字条丢进火焰的那一刻。激动得捏紧了口袋里的字条,转过头对着乔治和李说:“我先进去!你们赶紧跟着来!”


语毕,再次转回头专心的盯着那晃动得激烈的蓝白色火焰,彷彿听见火焰正在邀请他赶快跨进年龄界线里把字条丢进杯子去。他略微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从外袍口袋中拿出早已被捏得皱巴巴、写有弗雷德.韦斯莱以及校名的字条。他快步走到年龄界线的边缘,脑海里开始已经晃出被高脚杯选中成为勇士时,那字条飞出来以及胜利后获得奖金时的画面了。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增龄剂肯定是成功的,那可是他和乔治牺牲了一整夜不断反覆熬製出来的药剂。在众人的注视下,深深吸了一大口气,微微屈着膝盖,伴随着罗恩的惊呼声,他已经用力一跃地跳跨进年龄线里头。


他转过头带着得意的神情看向乔治和李,他已经成功了第一步了,刚抬起手准备把手中的字条往火焰杯一丢——字条刚飘离右手呢,就在那一瞬间,连带着刚跳进来的乔治以及丢到一半的字条一同被一种无形的力量轰出年龄界线,妥妥当当的摔在不远处的石地上,强忍在背上的疼痛撑起身体,显然他们的计划从败了。


邓不利多教授可真狠,这一撞真不是说笑的。然而他们刚从地上坐直身子,耳边就传出的一声响亮爆裂声弄得耳朵嗡嗡作响,还没来得及弄清发生什么,门厅的人开始发出热烈的笑声,有几个甚至指着他的脸跟旁边的人低声说话。他抬手摸索着自己的脸,却只摸得一把又长又不浓密的鬍子,转头看去才发现乔治的下巴同样长出一把长而白的鬍子,连本来的姜红色头发亦染成了老年人才有的白发。


刚才还有点漠然的他瞬间被对方逗出笑声,尽管笑得过于剧烈的动作使背上的痛楚更加强烈,这仍不能让他们停止大笑。行吧,在他看来以后我俩就算老去了也是两名帅哥。



当然,他永远比乔治要帅一点哦。

Deshell

【Weasley双子】生贺小文

4.1Happy Birthday to 

Fred&George Weasley


“我以我的牺牲换他安平一生。”

他高举右手,以魔杖尖将长夜明彻,

唇角笑意盈盈,眸中有万顷星河


家族树上的一片叶凋零了,又在枯死的枝头开出小小的花。


那天Weasley先生在壁炉前虔诚地亲吻妻子,对即将到来的小生命说声晚安。


霍格沃茨的长廊变成沼泽,戴在头上的隐形帽,写着潦草字迹的纸团,舞会赴约的少女,偷来的活点地图

十加隆的玩笑,奇怪味道的糖果,毛线衬衫和火红色长发

还有十六岁的少年,以及烟火绚烂的颜色


“恶作剧完毕。”...


4.1Happy Birthday to 

Fred&George Weasley


“我以我的牺牲换他安平一生。”

他高举右手,以魔杖尖将长夜明彻,

唇角笑意盈盈,眸中有万顷星河



家族树上的一片叶凋零了,又在枯死的枝头开出小小的花。


那天Weasley先生在壁炉前虔诚地亲吻妻子,对即将到来的小生命说声晚安。


霍格沃茨的长廊变成沼泽,戴在头上的隐形帽,写着潦草字迹的纸团,舞会赴约的少女,偷来的活点地图

十加隆的玩笑,奇怪味道的糖果,毛线衬衫和火红色长发

还有十六岁的少年,以及烟火绚烂的颜色


“恶作剧完毕。”


依旧熙熙攘攘的对角巷,他觉得仍然需要一点热闹

他也记得那个咒语,可他的守护神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在孩子们的祝福声里入睡,

想着今天是他永远到不了的十九岁。




#4.1Weasley双子生日

沈77又困了.

【HP】【双子×你】我庄严宣誓……(双子4.1生贺)

*文笔很烂,只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ooc预警!
*脑洞产物,撞梗致歉

#设定:青梅竹马,无脑甜甜甜
#“你”:Anastasia Travers,昵称Stacy
#本篇含Fred&George Weasley

标题是随便起的



1.
Travers庄园离白鼬山有些距离,主要是为了远离麻瓜。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这大概也是为什么祖上要在这里定居。
妈妈说白鼬山的那边都是麻瓜,但也有一家纯血巫师——Weasley家。不过妈妈好像不是很喜欢他们家,她说她们是纯血叛徒。
你不知道纯血叛徒是什么意思,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2.
趁爸爸妈妈不注意,你骑着儿童扫帚飞往白鼬山。
麻瓜确实很多,但他们其...

*文笔很烂,只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ooc预警!
*脑洞产物,撞梗致歉

#设定:青梅竹马,无脑甜甜甜
#“你”:Anastasia Travers,昵称Stacy
#本篇含Fred&George Weasley

标题是随便起的



1.
Travers庄园离白鼬山有些距离,主要是为了远离麻瓜。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这大概也是为什么祖上要在这里定居。
妈妈说白鼬山的那边都是麻瓜,但也有一家纯血巫师——Weasley家。不过妈妈好像不是很喜欢他们家,她说她们是纯血叛徒。
你不知道纯血叛徒是什么意思,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2.
趁爸爸妈妈不注意,你骑着儿童扫帚飞往白鼬山。
麻瓜确实很多,但他们其实挺可爱的。
你远远地看着,至少《保密法》你还是知道的。
“嘿!”
“那位小姐——”
“你也是巫师吗——”
“我们注意到你骑着扫帚。”
你回头,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男孩。
他们身后是太阳。阳光照射,穿过他们姜红色的头发。
“Anastasia Travers,先生们。你们一定是Weasley家的。”你跳下扫帚,礼节性一笑。
他们看看对方,又看看我,“我是Fred,他是George,你认识我们?”
“但是我们从来没见过你。”
“当然,白鼬山附近,只有Weasley家才有这样好看的红发。”
然后你们痛痛快快地玩了一下午,直到太阳快落山才回家。

3.
你和妈妈搬走了,不再住在Travers庄园。至于为什么搬家,你不知道。
当时你五岁,你再也没见过爸爸。
后来你才知道,他进了阿兹卡班。

4.
在新家住的第六年,你收到了霍格沃茨的来信。
其实你已经把学校内要学的东西学了七七八八。去学校主要是为了扩充人脉,妈妈是这样说的。
你是神圣二十八族之一Travers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你只能和另外二十七族的继承人联姻,为了血统的纯净。

5.
蒸汽火车呜呜地响着,透过浓的要命的烟雾,你看到了两个姜红色的脑袋。
你觉得他们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是谁。
火车上你找不到座位,随意拉开一扇门,里面是刚才那两个红发男孩,还有一个黑人男孩。
“好久不见——”双胞胎中的一个开了口。
“或许你还记得我们——”另一个说。
“Fred和George。”我想起来了。

6.
他们说他们一定会被分进格兰芬多,而你也知道你一定会去斯莱特林。
不出所料。
你们分道扬镳。
其实是你单方面的疏离。
和两个Weasley混在一起,对于一个来自古老的纯血家族的继承人——而且是个斯莱特林——来说,这实在是太掉价了。
但他们总来找你,用那些恶作剧来逗你开心。
好吧,你们依旧是朋友。

7.
三年级时,你们分享着最近的校内新闻。说着说着就说到了Draco和Harry在飞行课上的事。
“Draco Malfoy,你们认识?”你有些疑惑。
“哦——”
“那个小混蛋。”
“不要那样评价别人,很不礼貌。”你皱了皱眉。
“你当然会护着他。”
“因为他是斯莱特林。”
“而你也是。”
你气急了,至少他们以前从来没有拿学院说过事,“好吧,既然Weasley先生们认为我也跟你们口中的小混蛋一样,那我们只好绝交了。”你看着他们,“至少Draco Malfoy是个绅士,而你们只是……”纯血叛徒。这个词你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你走了。
他们开始制作一些小玩意给你,但你不理他们。

8.
你们修复关系是在四年级一节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黑魔法防御课上。
一只漏网的康沃尔郡小精灵揪住了你的头发,那个草包教授居然还笑着说相信你可以自己解决。
你看不见那只小精灵,自然也搞不定它。
“通通石化。”Fred或者George帮你解决了那只该死的小精灵。
很自然的,你们就像从未闹僵过一样,甚至关系比以前更好了。

9.
Ginny被抓进密室了。
双胞胎偷偷跑了出来,你们约好在天台见面。
你安慰了他们一整晚,直到后来你们半期望半绝望地走回去时遇到了他们的父母和Ginny。
他们说是Harry救了她。
你看到双胞胎喜极至泣。

10.
小天狼星逃出了阿兹卡班,那个同样关着你父亲的地方。
随着人心惶惶一起来的还有O.W.L.s.考试。
你倒是无所谓,反正你可以保证拿到十二个O,你担心的是Fred和George这两个天天研究恶作剧产品的人。

11.
后来小天狼星又逃了,他们两个的成绩也一般般。
你很生气,你觉得他们应该认真学习,要开笑话店那是以后的事情。
“你说话的语气真的很像我们的妈妈。”
“而且我们没有启动资金是开不了笑话店的。”
他们家境窘迫,你知道,所以他们想尽办法赚钱时你也不再阻止。

12.
六年级,三强争霸赛的那个舞会,George邀请了你,而Fred邀请了他们球队的Angelina。
你开始和George约会,恋爱。
直到有一天你吻了Fred。
你以为是George。
但是当你看到门外人错愕的表情时,你知道你亲错人了。
不过后来,你开始同时跟两个人约会。

13.
毕业后,你和妈妈去了国外避难。
伏地魔回来了,你那几乎没什么记忆的父亲也回来了。
英国巫师界纷乱不堪。
你跟Fred和George甚至不能通信。
你在法国待了将近两年。直到五月你收到了George的信你才回去。
信上措辞含糊,你以为是他怕被劫信。
事实上他带给了你一个噩耗。
“或许你看着我的眼睛,说的话会让我相信。”你说。
George看着你,他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
你很确定,Fred死了。死于那场大战。

这里是白鼬山,风景很好。山的一边住着Weasley家族,山的另一边住着Travers家族。

The End.

Moony抱抱怪🌙

#4.1

Fred Weasley&George Weasley生日快乐!


天意弄人

手足兄弟

生死离别

天人永隔


等等这是愚人节不是清明节!


双子,Happy Birthday

韦斯莱家族最爱的两位❤️

#4.1

Fred Weasley&George Weasley生日快乐!


天意弄人

手足兄弟

生死离别

天人永隔


等等这是愚人节不是清明节!


双子,Happy Birthday

韦斯莱家族最爱的两位❤️

Deshell

【Weasley双子】双胞胎的降生迎接仪式

愚人节前夕的韦斯莱一家。


“还好吗,Molly?”


从魔法部下班回家的Arthur Weasley先生脱下外衣,凝望着壁炉旁边妻子的侧脸,轻轻一吻。


“不太好,Arthur.这两个小家伙快折磨死我了。”


Weasley太太脾气一如既往地火爆,她放下手里的菜谱:“麻瓜的菜也太不好做了!我研究你前天说想吃的那份鱼汤好久,就是不对劲……”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照顾这两个小家伙。”Weasley先生扶她坐好,半跪在她面前,望着她的面容,轻声问道:


“你觉得会是两个男孩……还是女孩?”


“噢,女孩都闹成这样,男孩我就没办法了。”Weasley...

愚人节前夕的韦斯莱一家。




“还好吗,Molly?”


从魔法部下班回家的Arthur Weasley先生脱下外衣,凝望着壁炉旁边妻子的侧脸,轻轻一吻。



“不太好,Arthur.这两个小家伙快折磨死我了。”


Weasley太太脾气一如既往地火爆,她放下手里的菜谱:“麻瓜的菜也太不好做了!我研究你前天说想吃的那份鱼汤好久,就是不对劲……”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照顾这两个小家伙。”Weasley先生扶她坐好,半跪在她面前,望着她的面容,轻声问道:


“你觉得会是两个男孩……还是女孩?”


“噢,女孩都闹成这样,男孩我就没办法了。”Weasley太太耸耸肩:“但是,我觉得,男孩的可能性比较大。”



Weasley先生抚摸着妻子的腹部,感受那温暖的生命悄悄跃动。还没等他开口,两个红发男孩就从门口冲了进来。


高个子男孩留着小马尾,手里的防小精灵喷雾剂还没来得及放下。他跑到柔软的沙发前站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妈妈微微隆起的腹部。



稍矮的男孩站在桌前停下脚步,那里玻璃小碟晶莹剔透,柠檬片装饰着几块叠得整整齐齐的新鲜小蛋糕。

偷偷捻起一块烤蛋糕塞进嘴里,他以为没人看见,却被一只手从后面轻轻拉了拉:


“这是留给小弟弟吃……的。”


Charlie转过头,却看见小弟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身旁。因为个子太小,他只能努力地仰着脖子,眼巴巴地盯着他手里没吃完的蛋糕。

最小的男孩有一头红发,连吐字都不清晰,只能小手扯住Charlie的衣角,奶声奶气地小声说。



Bill听见声音回头一看,不禁被逗笑了。他放下杀虫喷雾,转身向小弟弟走去。

Bill蹲下身,向小弟弟张开手臂,微微用力将他抱了起来,逗着说:

“你怎么知道是小弟弟?嗯?Percy?我打赌一块蛋糕,一定是妹妹。”


“是弟弟。”两个年幼的红发男孩齐声反驳。


壁炉里一块木柴燃尽了,发出噼啪的断裂声。温暖明亮的火星跃动在四周,随着魔法的波动飞舞。


“OK.”Bill看着Percy的小脸,终于转过头去问:“Mom,小家伙马上要出生了,你准备给他们取什么名字?”



“如果是男孩,就叫Fred.”

Weasley太太接过话,眨眨眼:“……小的那个叫George.”


“Fred and George?”Weasley先生觉得这两个名字很有趣,他蹲下来,轻轻抚摸着Weasley太太的腹部:

“OK.名字取好了,那我该给你们准备生日礼物了。准备些什么好呢?”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炉火的温暖,陶醉地喃喃道:


“刚出生的时候要送保护咒,一岁就是麻瓜的橡皮鸭子,两岁是草莓巧克力……成年礼物就跟Bill一样吧……十九岁……嗯,Molly,你说他们十九岁的生日礼物该送什么好呢?”



Weasley太太低头看着跑到身旁的小儿子,抚摸着他卷卷的红发:


“那时候就是大孩子了……Percy,你说送什么好呢?”


Weasley先生大笑起来:“Percy太小了,要不我去问问我的同事们,反正魔法部不远。”


“魔法……部?”小男孩呆呆地重复道:“不……送,魔法……部,要回家的……”



大人们听了都被逗得笑起来。



.

夜深了,Weasley先生睁着眼没有睡着。他望着熟睡的妻子,忍不住笑起来,握起她的手,道了声晚安:


“Goodnight,Molly.    Goodnight…George.”



他又在妻子的腹部落下轻轻一吻:

“Goodnight,Fred.”

Deshell

【围观魁地奇赛的Weasleys】


长发,西服

绿围巾和高礼帽


是亲友 一何 老师画的!!

【围观魁地奇赛的Weasleys】


长发,西服

绿围巾和高礼帽



是亲友 一何 老师画的!!

Deshell

【Weasley双子】一些不为人知的事

*甜的,微骨科


George和Fred虽然一在一起就会互相嫌弃,但他们其实黏得不得了。


Fred在一次跟George打赌输了硬币以后,决定把小时候George非要抱着他睡觉的事情捅出去。


长头发是他们背着妈妈留的,起因是他们给Ginny头发上粘了一颗苍耳,觉得有趣,决定留长了给对方粘一个。


George看见Fred找舞伴以后觉得有点奇怪——他本来以为他俩理所应当一起跳的。


他们有时候交换试卷考试,或者在对方试卷上写自己的名字。Snape教授就见过一次写了两个名字的魔药课试卷。


George一直为自己写字比Fred能见度高而得意。


地图是他们在一...


*甜的,微骨科



George和Fred虽然一在一起就会互相嫌弃,但他们其实黏得不得了。


Fred在一次跟George打赌输了硬币以后,决定把小时候George非要抱着他睡觉的事情捅出去。


长头发是他们背着妈妈留的,起因是他们给Ginny头发上粘了一颗苍耳,觉得有趣,决定留长了给对方粘一个。


George看见Fred找舞伴以后觉得有点奇怪——他本来以为他俩理所应当一起跳的。


他们有时候交换试卷考试,或者在对方试卷上写自己的名字。Snape教授就见过一次写了两个名字的魔药课试卷。


George一直为自己写字比Fred能见度高而得意。


地图是他们在一年级的时候偷的,但严格来说不能算偷,他们事先送过老师一盒粉红色巧克力,之后就顺利拿到了。


George和Fred的守护神其实是同一个,但他们同时施咒的时候会变成两个。


他们分开的时候,彼此都会遇到很危险的事情。


从小他们看过一份麻瓜杂志,从此认为接吻是很不好的事情。


巫师的过家家其实与麻瓜没什么区别,他们曾经让Ron坐在椅子上扮演公主,两人分别扮演骑士和恶龙,之后私奔了。


试验爱情魔药时,因为没找到合适的对象,所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