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riends

16591浏览    1719参与
海带带带w

小钱德勒的迷航童话2

1.WARNING:此篇为钱乔钱无差

2.年龄设定有改变 Chandler10 Joey11 Monica12 Phoebe14 Rachel12 Ross15

3.根据剧情推测钱钱小时候家里是old money,以此展开的故事。(添加设定:邻居盖勒家和格林家)

4.评论评论吧,咱圈有些冷,求求啦


2.肥皂泡

    第二天宾太太突然兴致大发,要请钱德勒的朋友们来参加派对。钱德勒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表示不解,宾太太只甩出一句:“诶呀,除了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交朋友也是很重要......

1.WARNING:此篇为钱乔钱无差

2.年龄设定有改变 Chandler10 Joey11 Monica12 Phoebe14 Rachel12 Ross15

3.根据剧情推测钱钱小时候家里是old money,以此展开的故事。(添加设定:邻居盖勒家和格林家)

4.评论评论吧,咱圈有些冷,求求啦


2.肥皂泡

    第二天宾太太突然兴致大发,要请钱德勒的朋友们来参加派对。钱德勒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表示不解,宾太太只甩出一句:“诶呀,除了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交朋友也是很重要的!”

    还是搞不懂。不过钱德勒心里还是很兴奋。自己家不怎么举办派对,他很羡慕盖勒夫妇的,每次都很有趣。

    当满屋子热热闹闹的时候,钱德勒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认识这么多人。

    莫妮卡一手拿着披萨,一手拿着饮料,夸奖着:“这披萨太好吃了,就是只做了两张。”

钱德勒记得不止这些。他跑去厨房,发现乔伊正在门边吃着披萨。

    怪不得乔伊自从进门打招呼后就消失了。

    “嘿!你不能一个人吃这么多,大家还没吃够呢!”

    乔伊抬起头,露出一个心虚的笑容,但是嘴边沾了一圈酱汁:“不好意思...但是...这个实在是太好吃了!我不想承认,但这竟然比我妈妈做得还好,她可是意大利人!”

    钱德勒冷哼一声,把剩下的半张披萨抢来了。

    乔伊对着他可怜兮兮地眨眨眼睛。

    钱德勒叹口气,又撕了一块给乔伊。

    现在乔伊的眼睛开始发光了。


    接下来的冬日里,乔伊像个小太阳一样,自发地照亮了钱德勒重归平静的生活。

    他带着钱德勒,召集大家玩橄榄球。等到玩了一下午,罗斯和莫妮卡为争夺盖勒杯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乔伊已经吃完瑞秋买的面包圈睡着了。

    他还和钱德勒在沙发上垫上毯子和枕头,靠在上面喝着果汁享受电视节目。每当看到真皮沙发椅的广告,两个人就开始计算用他们的零花钱买一个。

    有几天乔伊没怎么来找钱德勒玩,钱德勒竟然不适应了,在家里逛来逛去。管家崔格看到了问:“宾少爷在找什么?”

    钱德勒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这样会不会显得他像个多愁善感的小姑娘?

    崔格继续手里的活,过了一会儿,又突然地开口:“那个水管工家的男孩最近老是去镇上的餐厅。”

    钱德勒到的时候,看见餐厅门口坐着乔伊,还有一个金发女孩,正在弹吉他。

    “It's not you fault……”女孩自信地唱着怪异的调子,“怎么样?这首歌就叫smelly cat!”

    “哇哦!菲比,太棒了!”乔伊点点头,看见了钱德勒,“钱德,这是菲比!我们在公园里刚认识!”

    那个乖女孩上下打量着钱德勒,给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嗨!听了乔伊的话,我还以为你是个猛男呢!”

    钱德勒迷惑地皱起了眉,回以一个假笑。她在干什么?

    〝我还在这儿呢!是我哪儿长得曾经欺负过她的人吗?”钱德勒扯过乔伊问道。

    乔伊摸摸后脑勺:“啊,这就是菲比。怪怪的,不过人很好。”

    菲比往他们这边看过来:“我感应到有些人在说我坏话呢。”

    乔伊立马转过去,露出尴尬的笑。钱德勒则悄悄地回瞪了一眼。


    后来菲比带着奇怪的手工和瑞秋莫妮卡玩在一起,又和罗斯的苏格兰风笛一起迫害大家的耳朵。不过她从来没说自己住在哪,乔伊说她好像是个流浪者。钱德勒则觉得她过于开朗了。 

    打打闹闹地,感恩节到了。

林玖拾玖
新春快乐家人们!献上一只妙丽儿...

新春快乐家人们!献上一只妙丽儿兔兔祝大家真·钱兔似锦!!兔年吉祥!!2023万事顺意!!🐰🧡🧡

新春快乐家人们!献上一只妙丽儿兔兔祝大家真·钱兔似锦!!兔年吉祥!!2023万事顺意!!🐰🧡🧡

萧某今天吃药了吗

 是试图展示魅力但是身高不够只能靠莫妮卡的钱德勒。

  (好的,只是我想看小情侣贴贴架头)

 是试图展示魅力但是身高不够只能靠莫妮卡的钱德勒。

  (好的,只是我想看小情侣贴贴架头)

屋里

  dbq没怎么画过人所以很丑很不像,,

  dbq没怎么画过人所以很丑很不像,,

林玖拾玖
只是感觉这段懵懵的罗很萌 遂摸...

只是感觉这段懵懵的罗很萌  遂摸✊

只是感觉这段懵懵的罗很萌  遂摸✊

林玖拾玖
xql度蜜月呢👨‍❤️‍💋...

xql度蜜月呢👨‍❤️‍💋‍👨

xql度蜜月呢👨‍❤️‍💋‍👨

林玖拾玖

好多好多意大利小熊……😚

焦虑一发作就开始疯狂画画🤕能稍微缓解但是作用不大…还是好难受🤢

好多好多意大利小熊……😚

焦虑一发作就开始疯狂画画🤕能稍微缓解但是作用不大…还是好难受🤢

凊兮

找到了我钱莫神图的原图🤍

找到了我钱莫神图的原图🤍

林玖拾玖
画了大家都懂的名场面嗯嗯嗯

画了大家都懂的名场面嗯嗯嗯

画了大家都懂的名场面嗯嗯嗯

林玖拾玖

刚开始补剧时摸的  不太成功的尝试🤕

刚开始补剧时摸的  不太成功的尝试🤕

Lifestyle+
Matthew Perry |...

Matthew Perry | Friends, Lovers, and the Big Terrible Thing

Matthew Perry | Friends, Lovers, and the Big Terrible Thing

萧某今天吃药了吗

  又是为钱莫爱情💏快乐的一天💕

  又是为钱莫爱情💏快乐的一天💕

海带带带w

小钱德勒的迷航童话01

1.WARNING:此篇为钱乔钱无差

2.年龄设定有改变 

Chandler 10 Joey11 Monica12 Phoebe14 Rachel12 Ross15

3.根据剧情推测钱钱小时候家里是old money,以此展开的故事。(添加设定:邻居盖勒家和格林家)

4.评论评论吧,咱圈有些冷,求求啦。


1.那个崔比安尼家的男孩

  

    最近家里气氛沉重,爸爸妈妈同在一张桌上吃饭,却一言不发。钱德勒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反正自己是快疯了。他赶紧吃完饭,像...

1.WARNING:此篇为钱乔钱无差

2.年龄设定有改变 

Chandler 10 Joey11 Monica12 Phoebe14 Rachel12 Ross15

3.根据剧情推测钱钱小时候家里是old money,以此展开的故事。(添加设定:邻居盖勒家和格林家)

4.评论评论吧,咱圈有些冷,求求啦。


1.那个崔比安尼家的男孩

  

    最近家里气氛沉重,爸爸妈妈同在一张桌上吃饭,却一言不发。钱德勒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反正自己是快疯了。他赶紧吃完饭,像逃命似地跑出去了。

    他走过自己家大而荒凉的花园,在镇里慢慢散着步,走到盖勒家的栅栏边,那儿有一朵他叫不出名字的花越过栅栏,自顾自地开着。阳光给那朵红花镶上一道金边,钱德勒停下来,手插着口袋,就那样呆呆地看着。

    “嘿!钱德勒!吓我一跳,你在这怎么不打招呼?”莫妮卡把茶具摆在小桌子上,圆圆的脸上露出微笑。

    “嗯...我出来散散步...你们呢,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家在准备感恩节大餐,时间真快,过完感恩节,马上就要圣诞啦!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多卖点饼干,今年我绝对是第一!”莫妮卡一谈到第一,眼睛就开始闪闪发光。

    钱德勒点点头,翘起嘴角:“今年你不偷吃了对吧?”他想起去年盖勒先生付饼干钱时的表情。

    莫妮卡脸红了,甩甩手:“当然了!”

    在莫妮卡的盛情邀请下,钱德勒坐在花园的椅子上,开始享用小饼干和茶水。

    瑞秋也来了,一见面,她就激动地抱住莫妮卡:“看看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隔壁镇上的那个水管工要来这接点活,带着他儿子!”

    “什么?水管工至于让你这么开心吗?”莫妮卡不解。

    “因为……你家水管坏了很久了?”钱德勒补充。

    瑞秋白了他一眼:“不不不!是他儿子,听我同学说,他很可爱,帅气的可爱!”

    钱德勒知道那个水管工,是个胖胖的意大利人,他只记得他家有好几个女儿,倒是从来没见过他儿子。

    “你说,要是他真的很可爱,你能不能让他住你家呢?你知道的,我家三个姐妹,怎么可能让男孩寄宿呢...但是你家有罗斯,正好在一起玩。”瑞秋拉着莫妮卡的手。

    “罗斯?他比我们大好几岁!”

    “得了,他全年级就他一个还喜欢恐龙!”

    “……好吧,这是真的。但是首先,那个男孩他爸肯定早就找好住处了,其次,罗斯最近很不开心!还记得他谈的女朋友吗,那个叫卡罗尔的女孩?”

    “哦!怎么了?吵架了?”

    “不止。卡罗尔把他甩了,然后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

    “哇哦!”提到八卦,瑞秋一下子忘了自己的小心思了。

    莫妮卡和瑞秋越聊越来劲,插不上话的钱德勒尴尬地理了理毛线夹克,咳嗽了两声:“谢谢你的‘上午茶’,莫妮卡。我先走了。”

    “拜拜!”

    “对了,你可以和那个男孩住在一起,你家那么多空房间!”

    “谁来告诉我这事是怎么转到我身上的?”钱德勒皱起眉头,摇摇头,走了。


    好吧,钱德勒必须承认,瑞秋的同学眼光不错。那个男孩确实很...可爱,虽然他并不想用这个词。 

    钱德勒与那个男孩的初见是一次偶遇,他记得那是水管工来他们镇的第二天,当时他正要去把漫画书还给罗斯。他的脚步有些慢:这几天罗斯总挂着苦大仇深的表情,逢人就吐出他半死不活的“嗨”来打招呼,要是多聊一会,他准会说到卡罗尔和他的仇人苏珊。连一开始耐心安慰的莫妮卡都说她哥哥快把她逼疯了。

    现在罗斯正在和钱德勒从未见过的男孩诉苦,那个黑发男孩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年纪,荡着秋千,手里拿着一块面包,脸上露出一点微笑,棕色眼睛在冬阳下闪亮亮的。

    “嘿,罗斯,你的漫画。”钱德勒拍拍罗斯的肩膀。

    “我当时还以为她俩只是好朋友……”罗斯站起来,“哦……嘿,钱德勒。嗯,这是乔伊,崔比安尼先生的儿子,乔伊,这是钱德勒。”

    “哈喽!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原来是他啊。确实很好看,鼻子像是按美术课上的石膏模型刻出来的,嘴唇是健康的粉红色……忽略掉上面沾上的番茄酱。

    钱德勒也坐上秋千,一动不动,乔伊则在另一边荡得起劲,带着钱德勒也轻轻晃着。

    罗斯继续话题。钱德勒闭上眼睛,放空自己。

    家里爸妈的烦心事涌上脑海。他们僵硬的关系终于在今天早上迎来重大突破——时隔五天终于开口交流了——都是脏话。他站在楼梯上,看着楼下两个人争吵,不知所措,直到胖乎乎的管家崔格来把他拉走。

    钱德勒长叹一声,睁开眼睛,看见不知道谁掉的三两个装饰彩球在远处草地上反射着阳光,有些刺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罗斯已经走了。

    钱德勒看看四周。

    “如果你在找罗斯,他刚刚被她妹妹叫走了。”

    钱德勒点点头,不好意思说他其实没在找,只是在放空。

    “你怎么皱着眉头,怎么了吗?”

    “...没有啊,我有皱眉?”钱德勒自己都没意识到。

    “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在,而且皱了有一会了。”旁边的男孩还在荡着秋千,似乎不知疲倦。

    沉默的秋千上只有支架发出规律的嘎吱声。

    “额……你不累吗?”钱德勒憋了半天,总算开口搭话了。

    “不,快吃午饭了,我要促进消化。”

    “你刚刚才吃了面包啊。”

    “那算什么,我可是个崔比安尼。”

    钱德勒低头偷笑起来,默默攥紧了手里的绳索,勒出一点红痕,再松开。尴尬的沉默又来了。

    “刚刚那个罗斯的故事,他真可怜。但我得说,那个叫卡罗尔的女孩可真酷!两个女孩,那真是……”男孩对钱德勒露出大大的笑容,好像他们早就是朋友一样。

    “‘酷’……我想罗斯不会赞成这个。不过事实上,杰瑞,我也这么觉得。”

    “嘿,这就对了!我有预感我们会成为很棒的朋友!”男孩跳下秋千,一掌拍在钱德勒肩上,“不过你要先叫对我的名字,乔伊。”

    男孩没有半分生气的神色,向钱德勒眨了眨眼。

    “哦!抱歉!乔乔乔乔伊(JJJJ-Joey),我记住了,乔伊·崔比安尼。〞

大马会秒没(疯力

 刚开始看,她真的好有趣 

 刚开始看,她真的好有趣 

赛博鸳鸯谱

斩首之邀

“你会帮我的吧?”


剧本摊开在桌上,两罐啤酒还未喝完。乔伊眼神巴巴地望他:“我真的很想得到这个角色。”他拿起啤酒,和钱德勒的轻轻碰了一下。


“但是导演说我需要练习,你会帮我的吧,钱?”


“那是当然。”钱德勒喝干最后一口。


用他的话来说,他自己也曾在大学戏剧社混得风生水起。这句话有多少水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大学戏剧社的具体演出的内容存疑。但即便如此,他的工作也不少——譬如给社团活动设计标语挂横幅,每年招新活动和社团演出时,帮忙画画海报打打广告什么的。


然而在乔伊看来,钱德勒的演技指导水平简直精湛。钱德勒总支持他,比如上次就教过他抽烟,这次亦然。


“你看,这是...

“你会帮我的吧?”


剧本摊开在桌上,两罐啤酒还未喝完。乔伊眼神巴巴地望他:“我真的很想得到这个角色。”他拿起啤酒,和钱德勒的轻轻碰了一下。


“但是导演说我需要练习,你会帮我的吧,钱?”


“那是当然。”钱德勒喝干最后一口。


用他的话来说,他自己也曾在大学戏剧社混得风生水起。这句话有多少水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大学戏剧社的具体演出的内容存疑。但即便如此,他的工作也不少——譬如给社团活动设计标语挂横幅,每年招新活动和社团演出时,帮忙画画海报打打广告什么的。


然而在乔伊看来,钱德勒的演技指导水平简直精湛。钱德勒总支持他,比如上次就教过他抽烟,这次亦然。


“你看,这是因为,戏剧来源于生活。”钱德勒夹着香烟,缓缓喷出一个雾环。耶,爽死了。


“哇哦,你是怎么做到的。咳咳。”乔伊没能成功喷出一个烟圈,却终于反应过来,“等等,你不是为了偷偷抽烟吧!”


“没有!哪有的事。我早戒了。”他在乔伊夺过那根燃到一半的香烟之前深吸一口,并迅速掐灭了烟屁股。




乔伊对这些事情总慢半拍。这次试镜安排在周末,稀松平常。他罕见地西装革履,一大早就出门去。


他推开门的时候,钱德勒正在点披萨外卖当作午餐。“你回来得好早。今天怎么样?”


乔伊挠了挠头,说导演看完他的表演,面露难色,让他回去斟酌几番,等待第二次面试。钱德勒拍拍他的肩膀,说那应该还不错。少见地,乔伊连续几夜都没有招惹那些火辣的女孩,却每天都熬得很晚。他练习动作,揣摩表演,整个星期都在背那部戏的台词。他真的很看重这个机会。


二面后的第二周的早晨,电话又一次打了过来。他开着免提,一边殷切点头,一边吃一天的第二顿早饭。听起来那导演还是拒绝了他。只是将拒信发得太委婉,话里话外,他外形很好却演技一般。


“期待我们下一次合作。”那导演这么说的。


就如同之前的众多角色一样,钱德勒对此不抱多大希望,虽然他的表演方式足够让导演开除他一百次,但还是为他惋惜。他捏捏乔伊的肩膀:“没事的,乔。”


但是乔伊不这么觉得,他总充满热情,或者根本没听懂导演说了什么。这是一种能力,他总能靠这种奇妙的能力得到些什么,似乎有老天亲授金手指。乔伊仍然紧握着最后的机会,拜托导演让他再试一次。软磨硬泡之下,导演松了口,答应让他再来试镜。乔伊挂下电话便开始欢呼:感谢埃斯特尔!感谢上帝!于是他一手拿着三明治,一手要拥抱他表示庆祝:“我还有机会!钱!”


至少这次的导演是个男的,钱德勒想,乔伊不用大费周章地出卖色相。




剧本摊开在桌上,桌上更多啤酒罐。


是哪个女人在看我?我不许她看。

她那双镀金眼皮下金色的大眼睛为何要望着我?

我不认识她。我也不想认识她。

让她走开,我要见的女人不是她。


《莎乐美》中,他试镜圣约翰。乔伊说:“如何,钱德勒?导演说我的表演很动人。动人!我从未收到过这么高的评价。”那双小动物一样的眼睛又开始发亮了。“那个编剧的脾气很差,她本来不同意的。但是导演决定给我一个机会,所以他把男主的角色一分为二。让我演一半。 ”


即便剧本被删减一半,那台词本也显得过分薄了。钱德勒拿起乔伊的剧本,在手里掂了掂,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属于乔伊的部分怎么看都只有一张A4纸。读完之后,他沉默许久。


“他让你演一颗头?”钱德勒把那张纸——那所谓的剧本,调头转向乔伊。上面只有一行字。


圣约翰的头:乔伊·崔比安尼饰 




“我不明白,他如果只需要一个人头道具,大可去商场找个塑胶服装模特。”


“我的演技很差吗?”乔伊蔫了下来,“不能演好一颗头吗?导演说我闭着眼睛的时候演得最动人,所以才这么安排。”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他给你的戏份有些……你一句台词都没有。”你念的台词甚至不是自己的,而你把它全背了下来。“我以为你说的男主戏份一分为二,是指你和另外一个演员合作,一个上半场一个下半场,而不是,”钱德勒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这样的一半。”


乔伊耸耸肩:“没办法,你要知道,有时候像我这样的小演员并没有多少选择权。但这是我的职业。”


他紧了紧拳头放在胸前,表示对这部戏怀有坚定的决心。那种骄傲闪亮的神情又出来了。在此之前,乔伊不知道演过多少具惨死的尸体。他跑龙套时很少露脸,尝试过的死法比一打正常人一辈子能经历的还要多。黑帮分子将他一枪爆头,盖着白布用担架抬出,在主角身边当一两秒的背景板,镜头一转,他的戏份就此结束。他最出名的角色,德雷克•拉莫瑞,从电梯井里掉了下去。最好的角色结局,也是在舞台剧中与爱人告别,他含情脉脉地看着女主角:我将离去,要向太空去。离谱的悲喜剧。


这样看来,在这部戏里演一具露脸的尸体(ps:只有脸),待遇也不错。上一次有机会演戏剧,他高兴得够呛。那浓眉墨眼的意大利裔演员,挥舞着一叠报纸,像小狗一样跌跌撞撞朝他跑来。钱德勒!钱德勒!他大喊他的名字,沿路抖落一串串水滴般笑声。他故意用咏叹调似的声音,拿腔拿调地念着自己的名字:乔伊·崔比安尼!他们居然说我不是演得最差的!


“所以,你愿意再帮我对一次戏吗?钱?”乔伊眼巴巴地问。


钱德勒又开始头疼了:“好吧,好吧,那是当然。”




在删除了一大部分戏份之后,他的部分变得没有那么复杂。乔伊只剩下最后一幕的露面。


公主说:我要约翰的人头。


演一颗头并不是他演艺生涯中最怪的一回。但确是钱德勒陪他对戏最奇怪的一次。完全是钱德勒在念台词,而他一声不发。乔伊闭着眼睛,试图演出死尸的完美表情。


公主说:我就是要约翰的人头。


那种完美的表情。安详幸福又痛恨,三分恼怒三分恶毒三分眷恋,再带一分死者的可怖。剧本上加了长长注脚,这导演的狗屁表演要求也太多了,像一杯工序复杂的鸡尾酒。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层次感。对。表演的层次感。可是乔伊只会闻屁。钱德勒想,搞艺术的人脑子是不是有点毛病,这种诡异而严格的要求,总不能指望任何一个演员做到。这好比让乔伊闻出屁的前调中调后调,并对此作出不同的反应来。




公主说:你若是看到了我,就一定会爱上我。我看到了你,就爱上了你。




“乔伊,放松一点,不要过于苦大仇深,你表现得好像公主欠了你一百万。”


“但公主的确欠我一条命,不是吗?”乔伊朝他眨眨眼。


他说的没错。乔伊在这种东西上很敏锐,他的演技常拙劣而夸张,但偶尔的灵光一闪却让人惊异非常。即使乔伊连剧本都没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他简单地把它当作一个凶残的爱情谋杀悲剧,凭借直觉演出这个故事,至于表演层次,就让那些多心的评论家自行解读去吧。


于是乔伊又闭上了眼睛。




“我念完了。”


等了十分钟,乔伊亦然没有反应。或许是因为他演的是一个人头。死人的脑袋没有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


“结束了吗?”钱德勒问。


乔伊眯眼看他:“你不能只是念台词,你要吻我一下。”


“不行!”




钱德勒好言好语劝他:发挥你的想象力如何?想象力可以实现许多东西。就像是特技片里的绿幕,你可以想象一个绿幕吻。一对绿色的嘴唇落在唇上。“不不不,乔,绿色没有那么奇怪,不要露出这种吃到绿苍蝇的表情。”


“我真的不行,钱,我是体验派。我对戏的时候需要真实的反应。”乔伊说。


乔伊当然是体验派,在选择试镜戏份的时候总会选亲热戏,无数双嘴唇在他的唇上停留缠绵,直到导演喊cut为止。电视荧幕里也多有他的亲吻戏份,他是个绝佳吻者,家庭主妇和各色少女杀手。多少疯狂女粉丝的梦中情郎。天,那女演员快喘不过气来了。虽然吻技高超,但他的贞操观和演技一样飘忽,出演戏份总是出人意表。他甚至曾为了生计在黄片里修打印机。


老天爷啊,钱德勒捂住脸,演一颗头要怎么入戏。他换了个法子。他回房找了根口红,给乔伊的脖子画了一圈狰狞的血痕。


“嘴上要不要再来点?表示吐血什么的。”乔伊低头嗅了嗅那支口红,它散发着巧克力的香气,“你怎么会有这东西?去隔壁偷莫妮卡的?”


“别这样,即使你拍过很多口红广告也别这样。太奇怪了。”钱德勒平淡地说,“我爸给的,”他顿了顿,“生日礼物。”


乔伊点点头,嘴和眼睛同时闭上。




公主说:哈!你不是不让我吻你的嘴吗,约翰。好了,现在我可以吻了。




“你上次就没有帮我。”又一次失败的对戏过后,乔伊忽仰起脸控诉他:“你不是很支持我的事业吗!亲一下会掉块肉吗?”


“乔伊。如果你指的支持你的事业是帮你报演员班和支付你的大头照费用,那我很乐意。但如果你指的是上次你要求的做你的吻技练习对象,很抱歉不。”


乔伊疑惑地对自己呵了口气,“我没有口臭!你为什么不让我吻你?”


“不是这个原因!”


“我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你……”


“你为什么不愿意按照我的想法试一试?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乔伊又露出那种神情来,像被踢了一脚的小狗,“只要一次就好。轻轻的。像羽毛一样落在嘴唇上。帮帮我,钱德勒。我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我怕演不好这个,我该怎么办,钱?”


“做你自己,”钱德勒叹了口气,“做你自己就好,乔伊。”




正如乔伊所要求的那样。一个吻,终于落在他的嘴唇。残酷的最后一吻,似绒朵一样轻,又如死亡一样沉。乔伊觉得鼻子有点痒,他睁开眼,眼前是一团白色的羽毛。


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钱德勒,拜托了,我想要一个吻,这不意味着我愿意亲小鸭的屁股!小鸡也不行!”


“是你自己要求像羽毛一样的吻的!”钱德勒捂住小鸭的耳朵,大叫起来:“你!马上向她道歉!然后把这句话收回去!”


乔伊歪过头,举起双手投降:“对不起。我错了。原谅我。那么你现在能吻我了吗?”




好吧。钱德勒终究败下阵来。他捧着乔伊的头,气氛有些怪异,他清清嗓子:“你不会一直是小演员。你会成为大明星的。”


乔伊真诚道:“噢,谢谢你,钱德勒,”他的眼睛闪了闪,“你真是……我现在真的很想亲你一口。”


钱德勒按住了他:“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真的,我爱你,老兄。”


“……闭嘴。你现在是个死人头。”




“为什么你突然睁开眼睛?”钱德勒的声音都变了调。


乔伊睁眼的时候,钱德勒几乎从沙发前跳到冰箱处。他确实敬业,演死人时屏住了呼吸。钱德勒靠近,并未感受到他温热鼻息,只有那支口红甜腻的巧克力香气。这很好。但乔伊的睫毛颤了颤,那双墨色的眼睛猛地睁了开来,直直望进他眼底,一如死者苏生,惊得他左脚绊右脚。


“这难道不是一个绝赞的点子吗?”乔伊咧开嘴,露出闪亮的牙齿,“约翰因为公主的真爱之吻醒了过来,然后他们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导演一定会被我惊艳到的。”


你醒醒你只剩下个头!你死透了!!!


钱德勒喉咙里咕哝一声,抓乱了自己的头发。他很确定仅剩一个脑袋的尸体不会被真爱之吻唤醒,这不是白雪公主的戏码。除非是在日本的什么漫画里。现在他只想把剧本卷起来揍他的脑袋,顺便把他脑子里的水和奇思妙想给揍出去。反正A4纸打人不痛。


“我也很确定导演会被你气出心脏病的。而且如果你真的这么演,那个脾气很差的编剧会把你的头砍下来当球踢。”




公主说: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有什么关系呢?我已经吻过你了。




乔伊说:“再吻我一次,钱,我觉得我的表情还不够完美。”


“随便吧。既然你坚持。”在经历了翻来覆去的对戏之后,钱德勒终于开始自暴自弃,指点起来:“不要皱眉,不要嘟嘴,你要知道你已经死了,就好像睡觉那样。你可以想想罗斯的外婆。安详一点,别露出那种表情。”


再一次地,钱德勒一手举起剧本,一手捧着他的头——


我要像咬一颗熟透的水果那样,

用牙齿咬住你的嘴。

是的,我要吻你的嘴,约翰。 

我说过了;是不是?我说过了。

哈!我现在要吻你了……




首演在圣诞节前夕。乔伊送给朋友们五张戏票。剧院的顶灯暗下来。罗斯小小声评论:我真的没有想到他有一天会演王尔德的浪漫主义戏剧。那可是乔伊!


瑞秋回呛他:有什么不行,那可是乔伊。


两幕过后,菲比掏出戏票核对:我们走错场次了吗?乔伊在哪里?


莫妮卡向钱德勒投以一个问询的眼神。


钱德勒揉了揉太阳穴:你们会知道他在哪里的。




揭开红色的天鹅绒,闯进观众视线的是一匹黑色的长绒布。侍从推着桌子缓缓滑入幕前,他掀开餐盘盖,剧场里寂静无声。银晃晃的圆盘里盛着一颗头颅。圣约翰的头。安静得好似一枚蚌壳里的珍珠,由乔伊•崔比安尼倾情演出。眉眼描得浓浓,双颊苍白,尸斑攀附,容色亦然俊美。脖子边缘画了血淋淋的特效妆,周围一圈雕花银盘,让他看起来像只安睡的大型犬,只是套着伊丽莎白圈。舞台之上,谋杀和监禁褪去了可怖的阴影,死于爱情似乎豁免了一切痛苦,他成为一尊沉静的雕像,玲珑浮凸。


你闭着眼睛干什么?

把你的眼睛睁开!

抬起你的眼皮,约翰!


他的眼皮轻阖,神态安详,嘴唇边有深红血浆。浓郁逼真,仿佛凝固的蔓越莓果酱。乔伊肯定也这么想,而他一定会偷尝。正如他每次从血肉横飞的片场回家,都会蹙着眉头回来开冰箱扫荡,一边往嘴里塞零食灌啤酒一边跟他讲:这剧组的血浆真是难吃得要命。此时此刻,乔伊作为演员的敬业精神纤毫毕现,多年龙套生涯似乎将他的演技打磨抛光,使他精密地把握了人体的死状。他出色地演绎了那颗苍白头颅的主人——圣约翰的死亡。钱德勒也必须承认,那导演眼光毒辣,乔伊的表演确实动人。惨白的灯光笼罩着舞台,公主垂手抚摩银盘中人的发梢,吻上那两片染血的嘴唇。


哈!我吻过你了,约翰,我亲过你的嘴了。

我的嘴唇苦苦的。这是血的味道吗?……

不,这也可能是爱的味道……

他们说,爱是苦涩的……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有什么关系呢?我已经吻过你了。


而他的睫毛甚至没有为此颤动一下。




幕布落下又拉开,众演员谢幕。掌声如擂鼓。莫妮卡鼓着掌,也为他们欢呼。忽然发觉不对,一只手抓过钱德勒的手臂:“乔伊又去哪了?谢幕怎么没有他?”


钱德勒再扫一眼舞台,心下一跳,没有那闪亮笑容和愚蠢脑袋。乔伊呢?他开始不喜欢这个乔伊在哪里的游戏了。


“我去后台看看。”


后台很暗,连着门廊。现在几乎没什么人,演员导演编剧都在台前谢幕,接受鲜花与掌声。欢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钱德勒穿过走道,目光逡巡。乔伊不在这里。直到卫生间传来冲水声,一个工作人员理了理衣角。从他身边匆匆走过。钱德勒夺路而上,拦在她身前。


“打扰一下,请问你看见乔伊了吗?”


“谁?”


“乔伊·崔比安尼。你们剧组的演员。他饰演圣约翰……的头。”


“我不知道,但头归道具组管。你可以去道具间看看。”


地板被保洁人员打了蜡,映出他的皮鞋尖。走廊的尽头是道具间,皮鞋跟踩出清脆响声。道具间大门紧闭,离他越来越近。他没有停下。门就在他眼前。他不由得想,这太像是某种深夜档烂俗恐怖电影,他和乔伊坐在沙发前,聚精会神地盯着下一秒便会死无葬身之地的男主角。好奇心害死猫。钱德勒会嘲笑他:你害怕?害怕的话我们把电视关了吧。而乔伊总是抱紧他的小企鹅Hugzy,手臂上的肌肉紧绷,整个人缩成一团。以他的身量来评估的话,可以称作巨大的一团。若钱德勒开口揶揄,乔伊会蜷蜷身子摇头表示反对:才不是呢,害怕的是你。


现在他的确感到汗毛直立。不知道为何走廊这么深,这破地方如此冷。钱德勒拉紧身上的大衣,立在道具间门前。乔伊可能在里面,他这么想着。于是他拉开了那道门。


长桌。一匹黑色的长绒布。幸好道具间光源充足。他试探性地唤道,乔伊?但没人回答他。映入眼帘的是那个雕花银盘,依旧置于桌子正中央,上面还盖着该死的银色巨型餐盘盖,反射出他自己变形的模样。当那个好奇心旺盛的男主角是钱德勒自己,那些恐怖片里会吓到乔伊的部分就没那么有趣了。


他屏住呼吸,提起盖子——


那里面正是乔伊。


多么苍白。他颤抖着伸出手,碰到乔伊的脸颊。他想,也许是他脸上涂着厚厚的白粉底。指尖传来皮肤的凉意。钱德勒手指缩了缩,在大腿上狠狠搓了一下,把他熨烫好的西装裤搓得皱巴巴。但他现在没心思管这个。乔伊?乔?没有听到乔伊的回应,他发觉自己的声音也随之颤抖起来。这一定是个恶作剧。他不喜欢这个恶作剧。他现在又想去口袋里摸根烟了。也许是刚才鼓掌太用力,他把双手都鼓得发烫,乔伊——那颗头,他用双手捧着它,摸起来仍然是凉的。他双眼紧闭,口唇微张,那些血浆又冷又粘,凝在他的惨白的脖子上,宛如戴着一条流动红宝石项链,看起来像是十八世纪法国的随便哪个国王。猩红的食用色素散发出咄咄逼人的甜腥气。钱德勒的鼓膜嗡嗡作响,心脏几乎跳进了耳朵里。他的指尖也在跳。不是他自己的心跳,那是下颌旁突突跳动的脉搏,奔腾血液在血管里流淌——钱德勒深吸一口气,再一次伸出手,捏住了乔伊的鼻子。


“乔瑟夫·弗朗西斯·崔比安尼!”


“嗯?”乔伊苍白粉底下的皮肤终于憋出了红色。他发出一个疑惑的鼻音,眼皮振了振,“什么?我好困,这里好冷。别闹了。”他闭上了眼,开始说梦话:“再吻我一次,钱,我的表情还不够完美。”他说着话,头却低了下去,随后传来轻轻的鼾声。


去你妈的表情。钱德勒想。


END

過度學習

 彩蛋是男主三人组!里面的Ross是德牧尝试!之后可能会换成猫猫(

 彩蛋是男主三人组!里面的Ross是德牧尝试!之后可能会换成猫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