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ings

738浏览    10参与
LostinTokyo

人来人往

闲聊一点小事,毕竟小事足以管中窥豹。前段时间重看了《德国一个夏天的童话》,又想到了很多宫斗往事。以下洗脑包与个人臆测齐飞,前尘往事,人来人往,古今多少,都付笑谈。

很久以前我曾经点评过某作品中五分钟,突然产生重合感,不知是天下故事都相似,还说不定真的是编剧脑袋一拍贴着编出来的。纪录片里五分钟是这样的。

德国队输掉了和意大利队的半决赛,无缘决赛。德国队领队比埃尔霍夫提议说,离开前搞个告别活动。

[图片]

对于比埃尔霍夫的提议,队长巴拉克表示同意,并认为可以在斯图加特就地举行,时间、地点都方便。

[图片]
[图片]
毫不意外的是,坐在巴拉克旁边的前德国队队长卡恩立刻提出反对。自从克林斯曼掌管...

闲聊一点小事,毕竟小事足以管中窥豹。前段时间重看了《德国一个夏天的童话》,又想到了很多宫斗往事。以下洗脑包与个人臆测齐飞,前尘往事,人来人往,古今多少,都付笑谈。

很久以前我曾经点评过某作品中五分钟,突然产生重合感,不知是天下故事都相似,还说不定真的是编剧脑袋一拍贴着编出来的。纪录片里五分钟是这样的。

德国队输掉了和意大利队的半决赛,无缘决赛。德国队领队比埃尔霍夫提议说,离开前搞个告别活动。


对于比埃尔霍夫的提议,队长巴拉克表示同意,并认为可以在斯图加特就地举行,时间、地点都方便。



毫不意外的是,坐在巴拉克旁边的前德国队队长卡恩立刻提出反对。自从克林斯曼掌管德国队后,扶持了巴拉克上位,卡恩失去了队长袖标,一号守门员地位也惨遭莱曼替代。


诺沃特尼和梅策尔德也提出反对。

副队长弗林斯立马十万火急拍马赶到,跟巴拉克一唱一和上了。毕竟,有巴拉克的地方就有他。而且,我是截图时才注意到弗林斯坐在房间另一头,没仔细看时我还以为他坐巴拉克旁边。也就是他跟巴拉克在会议室里一边坐一个,每边周围一圈球员,镇场子的架势。下图中右下角那顶白帽子是弗林斯(后面镜头拉远,就看得更清楚,反戴帽子,长发)。



几方掐上了,陷入回合制群枪舌战。队长巴拉克和副队长弗林斯提议在斯图加特安可球迷,梅策尔德和诺沃特尼不认可留在斯图加特,前队长卡恩一人挑两,左右开弓,各种反对巴拉克和弗林斯。



巴拉克被卡恩气死了。毕竟现队长无论说啥,前队长当然要无条件反对一番。


场面一时陷入僵局。不过,接下来巴拉克说了非常具有水平、非常体现他性格的台词。前面可以看到,弗林斯说服大家的理由是“球迷给了我们很多支持”“我们应该出去感谢球迷”。他思考问题的出发点是去见球迷,“就像2002年那样”。

但巴拉克不是这么想的,巴拉克的出发点是“我第一次见比埃尔霍夫提出这种的问题”。巴拉克处理问题的逻辑是,比埃尔霍夫不想看我们沉浸在悲伤中,希望我们找点事做,即使其实我们什么也不想做,或者做这件事很麻烦,我们也应该试着去做,因为不想让比埃尔霍夫觉得“我们在悲伤”,这样会让他悲伤。打个生活中的比方,你考试失败了很伤心,你的朋友关心你,约你出来爬山散心。即使你心里仍然充满悲伤,你还是愿意强打精神,陪那位朋友出来,让他觉得他是在“陪伴你,让你开心”,以及看到你好好的,他也比较放心。尽管你心里实际上非常痛苦,并未为此减轻悲伤,但是为了让这位朋友产生他在帮助你的错觉,你愿意强忍悲伤,而不是一口回绝。这套情感逻辑可以说非常具有感染力和领导力的。

很显然,弗林斯考虑问题很直白,巴拉克则很有情感深度。在巴拉克身边,弗林斯明显多次在对方这套情感逻辑中感触颇深。这也就是为什么,弗林斯一见巴拉克误终身,什么百炼钢,都化绕指柔,何等钢铁硬汉,都能被睡服。谁说一山不容二虎,只要是一正一副。




巴拉克讲完这一番话后,弗林斯立即拍马赶到,控制场子,表示今天的议事到此为止,众位爱卿不必多讨论,进入到表决环节。


但是接下来有点吓人了,我原来以为弗林斯提议表决后,大家举手示意。估计至少一半以上人不反对这个提案吧。以生活中来说,这种现场实名举手“谁反对”,除非真的忍无可忍、无法接受,不然很少人反对。因为下面镜头很快切到斯图加特告别会上,我当时想,是不是不想给大家看到底更衣室谁支持、谁反对(虽然我八卦地想看)。但截图时,才发现最后巴拉克摞了这么一句话,有点狠。


这话说得有点狠,令人怀疑根本没有程序上的“表决”。从镜头中,现场球员表情看很可能正是如此。巴拉克连流程过场也不走了,直接一锤定音,做了决定。

——就这么办,此事不再议。

巴拉克这种强势性格,面对勒夫也是淋漓尽致。比如说,巴拉克跟勒夫讨论起战术毫无顾忌,被挤到一边儿去的勒夫无可奈何。


童话播出后,对于电饭煲更衣室内幕,只有一片对着肉体的啧啧声。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真相是时间的女儿!随着勒夫在德国国家队地位日渐稳固,本着“一朝天子一朝臣、长江后浪拍死前浪”的革命精神,2008年秋天,巴拉克和弗林斯这对邪恶的队长队副长期把持电饭煲国家队更衣室、大搞一言堂的罪行陆续被揭发出来!一时间全德国贴满大字报,控诉这对狠毒夫夫强权霸占电饭煲,想挂面就挂面,想煮饭就煮饭!

也有小将实名出来哭诉,提意见结果被弗林斯暴打;也有说电饭煲更衣室气氛压抑,直到拉姆夺宫上任后,才一扫往日阴霾!拉姆会让每个人发表意见,充分发挥民主,敌占区终于迎来解放的春天!


说不清楚这当口是多少群魔乱舞还是落井下石。不过,弗林斯本人对此作出了回应,他说话走耿直路线,基本上可以看成是事实。

弗林斯当然坚决否认了他跟巴拉克把持电饭煲朝廷的说法,“我跟巴拉克没干这种事”。但好笑地是,他同时承认,“开会时其他人都一声不吭,我有什么办法”。

弗林斯说法还原一下,大概就是如下场面吧。

巴拉克:今天我们在电饭煲里煲仔饭。

弗林斯:你们感动不感动?

众球员:不敢动,不敢动。

巴拉克:那今天我们在电饭煲里麻辣烫。

弗林斯:你们被打动了吗?

众球员:被打得动了,被打得动了。

弗林斯还感慨了现在年轻球员们没有长幼之分,其实这也是间接承认年轻球员惹他不满意,虽然不一定是暴打,但给脸色看肯定是有的。只给脸色也够了,毕竟谁敢跟您单挑呢,打得过吗?最后自嘲表示,现在年轻人都太会应对媒体了,太会说话了,我要是能有这本事也不会混成现在这样。

这点倒真是千真万确事实,莫说年轻人,他那一代退役后一个个混进高层,他渐渐混成无业游民。真正证实了,会说话就多说点,不会说话的,还是别说话。

 

弗林斯被勒夫公开处刑,赶出国家队,巴拉克自然挺身而出,在伦敦隔着英吉利海峡喊话,撕破脸皮,宫斗三百回合。

不过,巴拉克说了一句有意思地话。

“我、弗林斯、克洛泽这些球员,在国家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这话说的,这是拉人下水、逼人站队了。吓得在这几个月电饭煲宫斗大戏中一直装死、一直不吭声的克洛泽终于浮出水面说话了,喊一嗓子“我不是我没有”,急急忙忙划清界限,接着噗通一声,继续潜进水底装死。

——事已至此,我也没有办法,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都知电饭煲宫里刀光剑影,我亦只想自保而已。

往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呢,是人生。


接下来的故事如水银泻地。其实从弗林斯被移出国家队那一刻,一切已经昭然若揭。弗林斯乃是巴拉克左膀右臂,斩其两翼,他必孤掌难鸣。再加上弗林斯性格暴烈,勇武强势,拿下他,等于将虎口拔了牙。断翅鹰,无牙虎,自然翻不出水花。2010南非世界杯,这场历时两年轰轰烈烈宫斗大戏终于降下帷幕。旧主已弑,新王登基。今日断根草,昔是芙蓉花。“前朝小蜜”克洛泽呢,仍然稳稳位列队委会,仍然是知这深宫肃杀,萧墙遍布,仍然不肯多行一步路,不多说一句话。

也难怪经历太多宫斗戏码的拉姆选择急流勇退,早早脱身。


当年旧事进了故纸堆,烧一张还有余情化灰。



LostinTokyo

谁还不是个娇妻宝宝呢

谁还没有用少女眼神看过男朋友呢

“他热情直率,勇敢无畏,他会保护我的,保护所有人。”

谁还不是个娇妻宝宝呢

谁还没有用少女眼神看过男朋友呢

“他热情直率,勇敢无畏,他会保护我的,保护所有人。”

逝者如斯

【熊糖】谍影重重(3)

本章有舍瓦!所以打了个tag。其实写这篇文主要就是因为我想写这个梗2333果然本质还是沙雕文!所以写得烂也没关系啦(喂

***

火车运行得很慢,倒也给了巴拉克和弗林斯不少时间慢慢聊天。巴拉克依旧想不起自己的来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莫斯科应该与他的失忆前有所关联,因为他居然懂俄语。

“天呐你是怎么学会,这样太绕口了。”弗林斯饶有兴趣听巴拉克用俄语念着地名。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暂时丢掉了手机,现在巴拉克拿着一张纸质的地图研究着。

“到了莫斯科以后呢。”弗林斯问。这是一个大问题,当初巴拉克从自己身上找到的纸条上只写了莫斯科,可是莫斯科这么大。

“其实,我之前断断续续想起的片段里,我看到了一个黑...

本章有舍瓦!所以打了个tag。其实写这篇文主要就是因为我想写这个梗2333果然本质还是沙雕文!所以写得烂也没关系啦(喂

***

火车运行得很慢,倒也给了巴拉克和弗林斯不少时间慢慢聊天。巴拉克依旧想不起自己的来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莫斯科应该与他的失忆前有所关联,因为他居然懂俄语。

“天呐你是怎么学会,这样太绕口了。”弗林斯饶有兴趣听巴拉克用俄语念着地名。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暂时丢掉了手机,现在巴拉克拿着一张纸质的地图研究着。

“到了莫斯科以后呢。”弗林斯问。这是一个大问题,当初巴拉克从自己身上找到的纸条上只写了莫斯科,可是莫斯科这么大。

“其实,我之前断断续续想起的片段里,我看到了一个黑衣女人。”巴拉克说。

“你记得这个女人是谁吗?她知道你的来历?而且,重点是莫斯科这么大你知道去哪里找她?”弗林斯问道。

“呃,我想我知道她是谁,也知道哪里能找到她。”巴拉克挠挠头。

“真不容易,你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还记得个女人。”弗林斯莫名其妙不爽的说道。

“该怎么说,我记得她,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或者说世界上没人知道她的名字。”


“好吧米夏巴拉克,我暂时不跟你计较你玩我这件事。请问你见到这个女人了,她能告诉你什么?”弗林斯盯着眼前的女人说道。

这个女人有着蒙娜丽莎一般的神秘,只是她并不能开口说话。而巴拉克和弗林斯已经坐在特列季亚科夫美术馆20号展厅,盯着这幅《无名女郎》的画像看了半天。

“呃,我暂时还没想起别的。但是你得承认,这真的是一副优秀的作品。”巴拉克无辜地说道。他看了一样时钟,还有一个小时博物馆就会打烊,但是他也实在毫无头绪。

“难道会是达芬奇密码一样?”弗林斯猜测,同时不满地推了一下身边的巴拉克,“你都看出些啥了。”


“我看出了,这位女郎穿着华贵但是神情傲慢,有人说这是一个不道德的女人,有人说这是xx主义知识分子冷眼看待社会的态度。无论如何,就如同法国的蒙娜丽莎,奥地利的金衣女人,荷兰的带珍珠耳环的少女,无数人为这无名女郎而着迷。”一个声音响起,不是俄语而是英语,弗林斯侧头看了下,只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大概是艺术爱好者吧,弗林斯懒得搭话,扯了下巴拉克的衣服准备躲开这个怪胎。但是在巴拉克和这个游客打扮的人目光交汇的一瞬间,无论是弗林斯还是巴拉克马上意识到,这个人认识巴拉克!而男人已经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巴拉克弗林斯也一前一后跟着男人出了美术馆。

男人似乎对周边环境很熟悉,七拐八拐拐进了一条小巷,然后在巴拉克跟上去的瞬间他动手了。一把匕首飞快刺向了巴拉克,但是巴拉克的身体立刻做出反应,侧身一闪接着就飞快抓住对方手腕,对方也马上一个换手动作,匕首瞬间换到左手然后再次刺向巴拉克小腹。但是巴拉克仿佛预先知道一样,另一只手已经捉住对方的手腕一扭,匕首落地。


“米夏,”男人忽然一笑,“你这次下手怎么那么狠啊,我的手腕都被你弄脱臼了。”

巴拉克并未松手,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接这句话。倒是弗林斯有些不满已经捡起匕首,同时一把摘去对方的帽子。

这是个年轻而好看的男人,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

“米夏,我手疼死啦!”男人继续抱怨着。他被巴拉克捉住手腕并顺便扭到脱臼,原本巴拉克已经预备抵挡对方下一秒踢向自己,没想到对方似乎因为太过于惊讶而停手了。难道误伤了队友?巴拉克犹豫了下,还是为对方接好了手腕,而弗林斯则是把匕首架在了男人脖子上。

“米夏你搜……”弗林斯说到一半见巴拉克还在与金发男人对视,于是改口道:“你拿着匕首,我来搜他。”


“米夏,你从哪里找的这个美人?你不是暗恋桑德罗吧?”金发男人依旧调侃着巴拉克,语气里显得颇为亲近。而弗林斯仔细摸了一遍,从男人身上搜出了手枪弹夹等武器,随手揣在自己怀里。

“少废话,你tm是谁?跟米夏什么关系?”弗林斯不耐烦说道。

“米夏,你还没跟他说我俩的关系吗?”金发男人眨眨眼,语气暧昧说道。

“说个屁,他压根不记得你了!”弗林斯越看眼前的人越不爽,又一次话不过脑子就冲口而出。

“不是吧米夏,你怎么比皮波还渣啊,怎么还装起失忆了?”金发男人撇嘴。

“什么装,他本来就失忆了。”弗林斯直接说道。巴拉克本想阻止,但他现在记忆完全处于空白,想要套话实在艰难。虽然刚刚男人直接动手了,但是交手之下巴拉克感觉到对方似乎真的没有恶意,反而自己一开始以为对方是敌人直接下了毒手。见到男人的脸后,虽然依旧想不起对方是谁,但巴拉克隐隐觉得对方不是追杀自己的人。那么索性赌一把,告诉对方真相,如果是朋友那么也许能得到更多的信息和帮助。


“你……失忆了?”男人惊讶地看着巴拉克,巴拉克点点头。

男人惊讶了半天忽然一把握住了巴拉克的双手深情无比喊道:

“米夏同志,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好战友安德烈啊!”

“WTF?!”弗林斯脱口而出。

安德烈转身一把捉住弗林斯的双手,热情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扑到弗林斯背上一样:“你放心,我和米夏之间只是纯洁的友谊,还没升华呢。”

“你等会,能再说清楚点吗,你是谁我是谁我俩啥关系??”

“米夏巴拉克,我的名字是安德烈舍甫琴科,我们都是俄罗斯的特工。”



巴拉克和弗林斯都被这句话震撼了全家一整年,弗林斯缓缓说道:“你…说…你…🐎…呢…”

“我真的没开玩笑,你在执行任务途中不幸遇到了德国XX分子,我来接应的时候你刚刚被带走了。米夏同志,这都是我的错啊!”安德烈舍甫琴科同志痛心疾首地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的身份或者他的身份。”弗林斯觉得舍甫琴科讲话真是太TM雷了,一秒废话都不想和他说。

“当然了。”舍甫琴科伸手到怀里估计从衬衣里面摸出了两本手册,上面的照片现实一本是他自己的一本则是巴拉克的,两个人的身份果然都是特工。“我来的时候只在安全屋的柜子下找到了这个,我就知道你被抓走了。一想到敌人会如何拷打你逼问你的身份,我…… 我就心痛哇!”舍甫琴科继续上演雷剧。

“既然我还来得及把这个丢出来,那么或许我还有别的东西留在屋子里……你带我们去安全屋,或许我能想起什么。”


“你们两个……都去吗?”舍甫琴科指了下弗林斯。

“这是托斯滕弗林斯。多亏他救了我,不然我根本不可能到这里。”巴拉克介绍道,但是弗林斯的表情说明他一点不想跟眼前这位安德烈舍甫琴科认识。

“米夏,你了解他是谁吗?你可别中了敌人的美人计啊,我一直觉得这是你的薄弱点…… ”舍甫琴科还没说完,弗林斯就已经怒了。

“你的意思是我是抓走米夏的人的同伙咯?我还没说你呢,反正米夏现在什么都不记得,谁知道你这家伙是好是坏!”

“行了行了都别吵,”巴拉克扶额,“安德烈,我知道你有疑问,但是我和托斯滕相处也有些时间了,他绝对不会害我的。托斯滕,我也相信安德烈。我们真正的敌人随时可能追上来,所以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先去安全屋看看,可以吗?”


“好吧。”舍甫琴科总算勉强答应了,带着二人来到了他口中的安全屋。弗林斯尚且还警惕着观察四周是否有埋伏,巴拉克却是脸色一变几乎是冲进屋里。当弗林斯和舍甫琴科互相瞪着眼跟进去的时候,巴拉克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本书。

“哇米夏,我之前已经把屋子里里外外搜遍了,你是把这个藏在哪里了?”舍甫琴科感慨。

“我就是…… 记得…… ”巴拉克挠挠头,同时打开了书本。书是中空的,里面放着一把钥匙。

“这应该是一把保险柜的钥匙,那么你还记得是哪家银行吗?”舍甫琴科问道。

“不记得了,但是我想特工如果要查出来应该不是难事吧。”

“总部那边应该可以。只不过,”舍甫琴科有些犹豫说道,“因为你之前被抓走,为了安全起见,按照惯例你的一切资料被销毁,官方不承认你的存在。所以现在我不能带你回总部,我需要汇报这一切然后申请恢复你的身份……”

“我明白了,”巴拉克点点头,“时间紧迫,那么你先带着钥匙回总部,我和托斯滕在这里等待。”弗林斯顿时想要阻止,但是巴拉克十分坚定说道:“我相信你,安德烈。”

“好的,你放心,我很快会回来。”舍甫琴科点点头,带着钥匙走到了门口,然后回头道:“其实,你一直都是喊我舍瓦。米夏你放心,我会帮你恢复身份,然后你会接受最好的治疗。”


等舍甫琴科离开以后,弗林斯终于忍不住炸了:“你撞到头失忆就算了,人也傻了吗?那个人说的还能再假一点吗!你就这样把东西给他了?!万一是很重要的东西呢!我看他说得很对,你的弱点就是美人计!”

“冷静托斯滕你冷静一点,”巴拉克连忙说道,“虽然我失忆了,但是我也感觉得到那个人并没有说实话。但是我需要他带我来这里。那把钥匙其实是假的,其实这本书才是真正有用的东西。”

“啊?这不就是装钥匙的盒子?”弗林斯惊讶,“我以为这本书是伪装…… 原来钥匙才是伪装,这个盒子本身才是你藏的东西!”

“是的,”巴拉克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虽然我失忆了,但是我一进这个屋子就知道我把东西藏在了哪里…… 这本书的扉页应该有我用特殊药水写下的情报,今天已经晚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把。至于显性的方法,无非就是酸或者碱,明天去弄些柠檬水撒在上面再看看。”


“你再说一遍,你是怎么跟那只熊说的,你俩都是俄罗斯特工?这也有人信啊?”因扎吉一边狂笑一边锤着地板。而其他的人虽然没有这样夸张,也都笑得东倒西歪。

“怎么,我觉得可信度很高啊。本来米夏跟我就都是特工嘛,只不过我是你们派去俄罗斯的卧底,他是德国派去俄罗斯的卧底,我们俩表面上的身份的确都是俄罗斯特工啊。”舍甫琴科不满地说道,“虽然米夏并没相信我,但是我这不是拿到了东西。”

“谁会相信你那种鬼话啊,你还是多跟着皮波学学怎么骗人吧。”内斯塔一边笑一边说,“所以你知道巴拉克不会相信,于是把东西一起偷回来了?”

“骗人我可能比皮波差一点,但是偷东西嘛皮波可不如我。”舍甫琴科得意地眨眨眼,“而且那个漂亮的死胖子一定想不到,他从我身上搜走的枪和弹夹里,有一颗子弹其实里面是窃听器。现在我们就来弄点柠檬汁,看看米夏千辛万苦背着我藏起来的是什么情报,甚至让他自己被顶头上司追杀。”


“为什么盒子不见了?”第二天醒来的弗林斯暴跳如雷,“肯定是那个该死的金发小偷给偷走了,我就说他不是个好人!”

“冷静托斯滕,都说了冷静一点…… 对了你先把舍瓦身上搜来的弹夹丢出去吧,他走的时候没有问我们要,这太奇怪了,多半被他做过手脚,所以他才又溜回来拿了盒子。没错当然是舍瓦拿的,而且是我故意让他拿走的。”巴拉克安慰弗林斯道道,“但是…… 其实那个盒子和钥匙,都是假的。这间屋子其实是我监视的用的,对面那座楼里才是我真正的安全屋。我们现在就去拿情报。”


***


“所以……盒子和钥匙应该都是假的。”科斯塔库塔拍了拍摆弄了半天的舍甫琴科,“舍瓦呀,以后对付德国人这种事,还是让皮波来干吧,他比较擅长。”

lan97

实习归来,翻了一下自己去年修正上传的BFK旧作。说不清为什么,也许是自己瞎矫情,当时剪的时候非常难过。

实习归来,翻了一下自己去年修正上传的BFK旧作。说不清为什么,也许是自己瞎矫情,当时剪的时候非常难过。

小琪

托尔斯滕·弗林斯(Torsten Frings)

托爾斯滕·弗林斯

Torsten Frings

出生日期 1976年11月22日 

出生地點 西德維爾瑟倫

身高182公分

位置 中場

青年隊

1982-88 Rot-Weiß Alsdorf

1988-90 Rhenania Alsdorf

1990-9 4亞琛

職業球隊

1994-97 亞琛 

1997 文達不來梅  

1997-02 文達不來梅 

2002-04 ...




 

托爾斯滕·弗林斯

Torsten Frings

出生日期 1976年11月22日 

出生地點 西德維爾瑟倫

身高182公分

位置 中場

青年隊

1982-88 Rot-Weiß Alsdorf

1988-90 Rhenania Alsdorf

1990-9 4亞琛

職業球隊

1994-97 亞琛 

1997 文達不來梅  

1997-02 文達不來梅 

2002-04 多特蒙德 

2004-05 拜仁慕尼黑 

2005-11 文達不來梅 

2011-13 FC多倫多 

國家代表隊

2001-09 德國







2002年世界盃

  • Germany – Saudi Arabia 8-0





  • Germany – Ireland 1-1



  • Germany – Cameroon 2-0



  • Germany – Paraguay 1-0




  • Germany –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0



  • South Korea – Germany 0-1




  • Germany – Brazil 0-2






2004年歐洲盃

  • Germany – Holland 1-1



  • Germany – Latvia 0-0





  • Germany – Czech Republic 1-2





2006年世界盃

  • Germany – Costa Rica 4-2





  • Germany – Poland 1-0




  • Germany – Ecuador 3-0



  • Germany – Sweden 2-0





  • Germany – Argentina 1-1(4-2)




  • Germany – Portugal 3-1







2008年歐洲盃

  • Germany – Poland 2-0



  • Germany – Croatia 1-2




  • Austria – Germany 0-1




  • Germany – Turkey 3-2



  • Germany – Spain 0-1







  • 俱樂部

1997-02 文達不來梅 





2002-04 多特蒙德 






2004-05 拜仁慕尼黑 





2005-11 文達不來梅 







2011-13 FC多倫多 









  • 國家隊






考照教練證照了





  • 教練生涯









  • 結論

一直觉得自己对弗林斯的喜欢很微妙,有点类似于因为穆勒而喜欢戈麦斯,最初喜欢弗林斯可以说是因为爱屋及乌吧,因为他总是和巴拉克走在一起,所以真的对他特别有好感,




虽然一开始大家都称呼他美人,但是我一直觉得还好,可能留长髮的球员比较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直到我回顾2002年的比赛,看到了短髮的弗林斯,简直是惊为天人呀!


这完全就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觉得短髮造型才是真正的美人呀。





2006年德国队第一场对哥斯大黎加的比赛也有进球,之后的表现一直很稳定,





遗憾的是对阿根廷的比赛之后被禁赛,虽然说他是真的有动手没错,但是知道是义大利媒体拿着影带去检举导致被禁赛就觉得有气,



重要的半決賽只能在一旁,最后德国2比0输了,


如同4年前一样,那时也是巴拉克被禁赛,最后德国也是2比0输球,


看到这一幕真的好伤心(這張太戳我的心了)




看到一篇旧闻,2002年弗林斯和德国队获得世界杯亚军的时候,雄心勃勃的弗林斯表示:“那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个第二名而已。”




是呀,那是他第一届世界盃,那时候他还那麽年轻,所以亚军并不能满足他,


弗林斯对自己的未来有那麽多期许,他相信德国队具备赢得2006年世界杯的一切条件。




对于弗林斯而言,在家门口举起世界杯的意义勿庸置疑:“那将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经历。”


现在再看到这句话真是无比的感慨,那时候他怎麽想的到,自己会被禁赛会错过半决赛,只能全力帮助球队拿下季军而不是冠军,




然后在2008年欧洲盃之后,因为战术问题贝勒夫放弃,想想这也是当年我不喜欢勒夫的原因之一,




虽然说我还是期待着弗林斯能够回到国家队,随着年轻球员崛起,他从此错过了国家队。




弗林斯在球场上从不保持沉默,他经常和对方球员起争执,印象深刻的是每次有冲突他总是冲第一个、而且是最激动的那个球员。


然而在球场之外,弗林斯却缄默、内向,如此的反差萌呀。




退役后的弗林斯在云达不来梅担任助理教练,虽然已经胖成糖球了,但是还是一样的美美的,



从助理教练开始当起,期待着有一天,弗林斯能够成为主教练。





劳滕河边的绿池塘

11-22 无题

【我以为今早有人说过有生日惊喜给我的】


〖是啊~难道没收到?!〗


【收到个鬼…劳资盯着电视看了俩小时,除了一场烂比赛和一个满(hai)脸(suan)褶(hao)子(kan)的老球童之外毛也没看着!】


〖原来我今天还被直播拍到啦哈哈哈~〗

〖诶不过你看电视干嘛…〗


【你不是说有惊喜…我以为= =】


〖…torsten你是不是傻哈哈哈〗


【老球童没脸说别人吧=皿=】


〖我给你买了六个蛋〗


【………什…么…】

【………什…么…】

【你…还…嫌…我…不…够…糟…心…吗…】


〖型巧克力~刚才手滑了没写完就发送了噗…〗

〖诶干啥糟心…难道是因为体重…今天可是你...

【我以为今早有人说过有生日惊喜给我的】


〖是啊~难道没收到?!〗


【收到个鬼…劳资盯着电视看了俩小时,除了一场烂比赛和一个满(hai)脸(suan)褶(hao)子(kan)的老球童之外毛也没看着!】


〖原来我今天还被直播拍到啦哈哈哈~〗

〖诶不过你看电视干嘛…〗


【你不是说有惊喜…我以为= =】


〖…torsten你是不是傻哈哈哈〗


【老球童没脸说别人吧=皿=】


〖我给你买了六个蛋〗


【………什…么…】

【………什…么…】

【你…还…嫌…我…不…够…糟…心…吗…】


〖型巧克力~刚才手滑了没写完就发送了噗…〗

〖诶干啥糟心…难道是因为体重…今天可是你生日啊托斯滕你今天不胖真的!〗


【更糟心了快住嘴= =我得去吃点扭泰拉缓缓】

【你这家伙现在难道已经不看德甲新闻了吗】


〖周一看个本周综述就行了呗〗


【敷衍。得好。】

【等等说起来那你的生日礼物今天也没送到啊骗子!】


〖哦…可能因为平邮慢〗


【……………睡。去。了。】


〖睡前少吃〗


【住嘴】

【晚安,米洛】


〖生日快乐,托斯滕〗


【大概吧】


——FIN.


waldbeeren

偶尔玩一下ps(毁一毁图)

偶尔玩一下ps(毁一毁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