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

25.9万浏览    389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10 15:28
啤儿茶爽有点甜

岚空一家和baby5927~话说初岚空这对CP有简称吗?难道是GG……

岚空一家和baby5927~话说初岚空这对CP有简称吗?难道是GG……

Hibernation~T

网剧《上瘾》开荤了开荤了。


网剧《上瘾》开荤了开荤了。

    

LETHE

奇怪的知识变多了

奇怪的知识变多了

少年拓

彭哥列编辑部的二三事(ALL27) 11

11、家族聚会(part 2)


“喂,九代目,你可以不要拦着我吗?”金色短发的高大男子先是瞪了一眼令他血气上涌的相拥画面,然后才转过头对着面上笑呵呵却暗地里扯着他手肘的老人家开口,“我可是阿纲的父亲,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

“嘛嘛,不要冲动嘛,家光。”九代目笑着说,“不是很好吗,纲吉君和Primo的关系这么好,以后彭哥列的延续就有希望了。”

“我可不认为那混/蛋对我可爱的儿子是纯粹的长辈爱护之情,明眼人一眼就能明白吧,那种眼神、那种动作……可恶!”

家光的额角已经能看见青筋了,“早在阿纲14岁那年我回家住的那段短暂的时间里就该发现的,这小子在青春期都没有收藏一两本小黄/书...

11、家族聚会(part 2)



“喂,九代目,你可以不要拦着我吗?”金色短发的高大男子先是瞪了一眼令他血气上涌的相拥画面,然后才转过头对着面上笑呵呵却暗地里扯着他手肘的老人家开口,“我可是阿纲的父亲,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

“嘛嘛,不要冲动嘛,家光。”九代目笑着说,“不是很好吗,纲吉君和Primo的关系这么好,以后彭哥列的延续就有希望了。”

“我可不认为那混/蛋对我可爱的儿子是纯粹的长辈爱护之情,明眼人一眼就能明白吧,那种眼神、那种动作……可恶!”

家光的额角已经能看见青筋了,“早在阿纲14岁那年我回家住的那段短暂的时间里就该发现的,这小子在青春期都没有收藏一两本小黄/书,明摆着是对女孩子的身体不感兴趣啊,虽说有喜欢的女孩子,但那只是出于对偶像的喜欢而不含半点情/欲!再加上他身边也全都没有一个正常人,不是对我儿子有企图,就是旁观好戏的混/账,我真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经常回家,那么可爱的儿子……”

“喂,对阿纲实行放养政策的罪魁祸首就是你自己吧?”一身黑西装卷鬓毛的男人听见了他们的对话,斜眼看了下几乎抓狂的家光。

家光似乎被戳中了要点,恼羞成怒地反驳道,“把他教成那样的你也有责任吧,里包恩!”

“你的儿子有多废柴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实话你给的家教费根本就比不上我为他花的心思,所以我收取一点额外报酬也不为过吧?”里包恩抬手压低了自己的帽檐,也顺带压低了自己的音量,“反正这辈子你别想看到阿纲老老实实去结婚生子的画面了。”

“混/蛋——”家光看上去很想和里包恩干一架,然而却再次被九代目拦住了。

“家光,你仔细看一下纲吉君吧。”九代目慈爱的目光越过人群落在纲吉身上,家光也顺势看了过去,“如果他真的不喜欢的话,也不会露出那样的笑容来了……”

站在Giotto身边的孩子尽管比少年时期长高了一些,但仍旧青涩而腼腆,笑容虽然羞涩,却非常的温暖。

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彭哥列的大家,打从心底将他们视为自己重要的人。

尽管现在他在面对感情时还格外的迟钝,但他周围的人大多数都是像Giotto、里包恩那样极有耐心的家伙,或许有朝一日纲吉总会察觉到这些人的感情也不一定。

“可恶!这下子……我要,怎么跟奈奈交代啊!!”家光彻底抓狂了。




“我明白你喜爱晚辈的心情,但你也差不多该放开手了吧,Giotto。”半边脸上的刺青延伸至脖子以下的男人咬着烟头走过来,先看了一眼觉得有些困惑却没敢推开长辈的纲吉,然后才对Giotto说,“还请你搞清楚一点,就算十世长得再可爱,他也已经不是可以被你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年龄了。”

Giotto被他噎了一下,“不,G,我对十世并不是……”

“还有,不要杵在这里把事情都丢给我,举办聚会的人是你而不是我,给我去接待客人啊,今天的我是客人而不是你的秘书长。”G冷淡地对友人道。

Giotto少见地露出了窘态,一脸的无可奈何,“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他拿起纲吉的手在唇边印下一吻,“那我们待会见吧,纲吉。”

“嗯、好的……”纲吉愣愣地点了一下头。

等到Giotto走了以后,G才回头盯着纲吉道,“你也是,对那个任性又幼稚的家伙太纵容了,这样会惯坏他的。”

“诶?是说……Giotto爷爷吗?”纲吉眨了眨眼,总觉得不太能把“任性”“幼稚”这样的词汇放在Giotto的身上。

因为那个人从一出现起,就像自带光环一样,在纲吉的眼里完美得无可挑剔。

“啧,就是你那种敬慕、崇拜的眼神,才会让那家伙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的。”G单手捂脸,有些无力地说,“算了,就算跟你说了也改不掉那种条件反射的吧?”

“对不起……”

“没什么好道歉的,这又不是你的错。”G的目光变得温和了些,伸手揉了揉纲吉褐色的头发,“好了,十世,反正站在这里你也无事可做,我带你看城堡里收藏的当年我们几个制作的书吧,不是一直很想看吗?”

“那个,真的可以吗?”纲吉眼睛发亮地看向G,那些经历了几百年的书都称得上是文物了,尽管纲吉对当年的彭哥列一世的班底制作的书籍非常感兴趣,但也知道那些是价值连城的东西,绝不可能轻易被带出城堡,所以他也没有厚着脸皮提出那样的要求。

但是没想到G会注意到。

纲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是我表现得太明显了吗?”

“嗯,很明显。”G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好几次在茶水间听见你自言自语‘啊,不知道这样的封面够不够华丽,如果有初代他们做的书做参考就好了’‘旧书再版的话不知道可以改动哪些部分,如果可以看到初代的版本就好了’……之类的。”

“……”纲吉的脸快红透了。

G的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你这样很好,懂得多方参考取其精华,而不是一味仅凭自己的喜好去做事。这又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下次想要的话来找我就好了。”

“好、好的,谢谢你,G先生!”纲吉笑了笑。

“别那么客气,叫我G就行了。”G对他点了点头,“跟我来吧。”

说完,G带着纲吉从侧面的楼梯上了城堡的二楼,在七拐八拐之间,在点着蜡烛的寂静走廊里,纲吉望着在前面带路的G,不由感慨道,G的外表虽然有点凶,但是感觉非常的可靠呢。




“就是这里了。”G推开厚重的门,侧身让纲吉进来,“虽然叫‘书房’,但是大小跟一个学校图书馆差不多,当年这间书房收藏的书籍比本地最大的图书馆还要多,有不少人慕名而来呢。”

“呜哇!真的好大啊!”纲吉仰头看了看,这间藏书室看起来有六七层楼高,半弧形的墙壁里全都嵌着书架,书架上满满的书籍,空气里散发着古书的香味,有种会让人放松的感觉。

“最上面那一层的右手边书架几乎都是我们当年制作出版的书,其中有一半是诗集、小说、评论集之类的,还有一半是科学类的书,如果觉得枯燥的话,跳过那部分的就好。”G说。

“没事,我觉得那些书也非常好……虽然我可能看不太懂。”纲吉搔了搔脸颊,“不过我会努力看的,那些书对于那个时代来说,应该意义挺重大的吧?”

G淡淡地笑了下,“是啊,在那个年代,要想让民众摆脱愚昧,学会思考与思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Giotto和我、还有那些同伴们,也都觉得光靠武力很难保护大家,才会走上一条比壮大武力更加艰难的道路——本来我们只想成立自卫队的。”

“诶?那自卫队呢……?”纲吉好奇地问,他之前从没听Giotto说过还有自卫队这样的经历。

“当然,出版了那样的书籍的话,政府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所以还是需要武力来保护自己。”G的描述尽管轻描淡写,但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他们当初有多么的不容易,“那个时候,我们的自卫队已经能和当地比较大的黑手党有一拼了,敢来挑战我们的人可不多,连政府都不得不顾忌。”

纲吉惊讶地看着G,“彭哥列居然还有一段这样的历史……”

“是啊,不过在Giotto退休之前,黑手党又变回了自卫队,随着时代的更迭、人们对和平的渴望,也渐渐不需要那样的存在了——所以到最后,‘明面上’就只保留了彭哥列出版社。”G意味深长地扫了眼纲吉。

纲吉仍然惊讶于那段他听都没听过的历史,对于G在话末故意提到的事却忽略了,不过再震惊那也是过去的事了,纲吉现在更关注的还是那些初代出版的书。

“那我先上去看书了……今天真是非常感谢你,G。”纲吉对他稍稍弯腰致谢。

“嗯,那我也回大厅,看看Giotto那家伙有没有好好招待客人好了。”G双手插兜,对纲吉点了点头,“到了吃饭的时候再来叫你。”




纲吉按照G的说法,找到了当年出版物的书架。

那些书看起来确实非常的老旧,他生怕一不小心封面或者内页就会被自己碰掉。而且纲吉沮丧地发现,就算这一层准备了凳子,以他的身高,站在凳子上还是够不着最上面的一排书。

不,勉强能够得着,但是能不能安稳地拿下来就不知道了……

偏偏梯子被放在第一层,G在临走前还跟他提了一下,问他要不要帮忙把梯子搬上去,纲吉后悔自己当时婉拒了对方。

“啊啊,我真是个笨蛋啊……”纲吉叹了口气,好不容易上来,他可不想再爬下去辛苦搬梯子,只能咬牙试一下了。

谁叫他最想看的书就在最上面那一层呢?

纲吉踮起脚尖,努力伸长手臂,以这个高度想要碰到书脊的顶部还是很困难,但是能摸到中下部分,加把油应该能从中间抽出来的。

“唔!”或许是力气稍微大,纲吉不小心把书架上的灰尘碰掉了,灰尘掉了他满脸,“咳、咳咳咳……啊!!”一旦咳嗽,凳子就有些不稳了,而那本被抽到一半的书似乎和旁边的几本书卡得比较紧,以至于旁边的书也跟着被抽了出来,纲吉一下子就要面对双重的困境——身体随时有可能会摔倒,以及被头顶的一串书砸到。

真是,糟糕透了……

就在纲吉努力平衡身体,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从后背托住了他的腰,而手上抓着的那本书也被拿了下来,旁边的书却没有掉下来。

他听见那个人用十分不耐烦的语气说,“呐,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的地盘损坏我的书?”

这个语气……纲吉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他的学长云雀,但是他马上就反应过来那人并不会出席今天的聚会,于是他一紧张,下意识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阿、阿诺德先生?!”

“真意外,你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对方毫无征兆地抽开手,再度失去了平衡的纲吉还是免不了面朝地板摔了个结结实实。

“疼……”纲吉揉着下巴站起来,在对领地意识的执着方面,阿诺德和云雀学长还真像。纲吉抬起头,看见对方正在翻动自己最想看的那本书,欲言又止,“那个……阿诺德先生……”

“什么?”阿诺德低头看书,并没有留意纲吉的表情,“再告诉你一点,我的图书馆里,不允许有噪音。”

“我不是要制造噪音,只是,那本书……”尽管对方身上冰冷的气质令他有些紧张害怕,但纲吉还是想努力一下。

阿诺德终于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什么,抬眼皱眉道,“你想看这本书?”

“嗯……能把它借给我看一下吗?”

“不行。”阿诺德爽快地拒绝了纲吉,“就凭你那笨手笨脚的样子,会把珍贵的书给弄坏的。”

意料之中的答案,哪怕心里已经有数,纲吉还是不免有些失落。暗自叹了口气后,他只好另外找一本来看了。

“不过……”阿诺德盯着明显将心情写在脸上的纲吉道,“因为是我做的书,我可以稍微跟你讲一下里面的内容。”

阿诺德并不意外地看到纲吉瞬间又恢复了傻乎乎的笑容,不过,他不讨厌那个笑容就是了。




于是当好不容易打听到纲吉所在地的D·斯佩多饱含热情与羞涩地推开藏书室的大门,准备和他的(并不)纲吉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时,就看见他的(并不)纲吉正和那个他十分讨厌的男人坐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聊得火热的画面。




TBC

啤儿茶爽有点甜

动画182集里,纲吉一直用担心的眼神看G变的隼人……太可爱了!G带着decimo一天,会不会有带小孩的感觉啊就画了画抱怨的G……顺说这集太棒了我忍不住看了四遍才继续往下看!! 

动画182集里,纲吉一直用担心的眼神看G变的隼人……太可爱了!G带着decimo一天,会不会有带小孩的感觉啊就画了画抱怨的G……顺说这集太棒了我忍不住看了四遍才继续往下看!! 

Hibernation~T

小白杨衍生小剧场 全肉篇 end

           “新羽,新羽~,没事,放松。把腿张开,闭眼就不痛了。真的。”俞风城伏在白新羽的胸上,头埋在他的脖子里,嘴巴一张一合,蹭着那块发红的肉肉。“你把眼睛闭了,我就出来,怎么样。宝贝。保证不骗你。嗯?”

           “啊啊~,好...好。那...那你快点弄...弄出去。哈...哈...哈”白新羽喘着气,声音嘶哑的,让人心疼。“别...别蹭了,痒。风城~...

           “新羽,新羽~,没事,放松。把腿张开,闭眼就不痛了。真的。”俞风城伏在白新羽的胸上,头埋在他的脖子里,嘴巴一张一合,蹭着那块发红的肉肉。“你把眼睛闭了,我就出来,怎么样。宝贝。保证不骗你。嗯?”

           “啊啊~,好...好。那...那你快点弄...弄出去。哈...哈...哈”白新羽喘着气,声音嘶哑的,让人心疼。“别...别蹭了,痒。风城~”

         “新羽,你还真听话。可是我没说是什么出来啊?”俞风城把头抬起来,亲在白新雨的耳朵上 。

          “俞风城,你这个骗……子。啊啊...啊啊...啊啊。痛。风城,风城...。风...城。啊啊...。唔唔唔”白新羽把头顶在俞风城的半边脸颊上,湿湿的。又软又可爱。

            “新羽,乖。张嘴。唔唔”俞风城撇过脸,直接亲上了他的嘴。“新羽,把舌头伸进来。嗯?来嘛。来嘛。”俞风城张嘴去咬住了白新羽的耳垂。含在嘴里。“新羽,你爱我吗。你爱我。所以,答应我,好吗。”

            两个人的舌头在俞风城的嘴里,来回的搅动缠绕。“风城,唔...唔。我爱你。所以...啊~...射吧。我想要...想要你在我身体里。快点~,啊啊...啊啊~”

       “新羽,新羽。新羽~,我爱你,我爱你。你只能是我的,哪里都是我的。”俞风城抱着新羽直接累倒在沙发上。





                 




           (据说,我是说,我觉得他们搞了1个小时。😆😆)

            

           

Mo
你值得每一份等待 晚安

你值得每一份等待

晚安

你值得每一份等待

晚安

Hibernation~T

小白杨衍生小剧场 全肉篇

           “新羽,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到你在火车上哭的样子,我就想把你摁在座位上操。”俞风城压在白新雨的身上,用嘴舔干净白新雨脸上的眼泪,“你越是哭,我越是想要,渍,有点咸。”

              “风城,我不要了,不要了~。痛~,痛。啊~。”白新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大口的呼吸声打在俞风城的脖子上,嘴在他的脖子上来回的蹭,像是...

           “新羽,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到你在火车上哭的样子,我就想把你摁在座位上操。”俞风城压在白新雨的身上,用嘴舔干净白新雨脸上的眼泪,“你越是哭,我越是想要,渍,有点咸。”

              “风城,我不要了,不要了~。痛~,痛。啊~。”白新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大口的呼吸声打在俞风城的脖子上,嘴在他的脖子上来回的蹭,像是求饶。两只手紧紧地勒着俞风城的腰,想让他再深一点。“风城~”

              俞风城用腰带把白新雨的手绑在他眼前,“嗯?新羽,你准备得怎么样了啊,哈哈,我要用力了,好紧。宝贝,别夹这么紧。啊啊,啊啊,啊~。宝贝,全进来了,怎么样,新羽。爽吗,啊,爽吗。”

             “啊啊,啊啊。要坏了,不要,不要。痛。不要在……,再深了。里面要烂了。风城,你出去。快弄出去,啊,啊,啊~。”



         (晚上更新后续,我吃多了,在吊盐水,一只手可能打的慢。然后我也好痛。😭😭。要是被系统封了,我会截图,和后续一起发。谢谢阅读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