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gin

24.6万浏览    6332参与
赤琴同人bot

漫画/动画中赤琴对狙两大名场景:

700码

第504话 黑衣组织vs.FBI②

第463集 黑色冲击!组织之手逼近的瞬间(之五)

1334.2(1300)码

第1065话 猎人和猎物

未动画化


名侦探柯南正版漫画/动画bilibili均有购买

漫画/动画中赤琴对狙两大名场景:

700码

第504话 黑衣组织vs.FBI②

第463集 黑色冲击!组织之手逼近的瞬间(之五)

1334.2(1300)码

第1065话 猎人和猎物

未动画化


名侦探柯南正版漫画/动画bilibili均有购买

tyu
  糊一张当头像QuQ

  糊一张当头像QuQ

  糊一张当头像QuQ

且看人间欢喜

【琴酒水仙】调酒(43)

设定参考:晋江《琴酒的秘密》by天堂放逐者

http://t.cn/A6X5MtDs

43.

GIN的表情像是在笑,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藏在金色散发后的墨绿眼睛中连一丝笑意也没有。

GIN杀人不需要理由,他扣动扳机的动作比使用筷子还熟练。

他是冷静了,但是这不代表他不记得之前的狼狈和屈辱。他甚至不太想用枪,那样会结束得太快。面前的银质餐刀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非常适合用来慢慢地撕开眼前男人的喉咙。


为什么选择黑泽,GIN其实并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出于他的直觉。

——对黑泽下手,琴酒可能会出手也可能会坐视。但对琴酒起杀心,最后肯定会发展成一对二的不利局面。


GIN的气息...

设定参考:晋江《琴酒的秘密》by天堂放逐者

http://t.cn/A6X5MtDs

43.

GIN的表情像是在笑,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藏在金色散发后的墨绿眼睛中连一丝笑意也没有。

GIN杀人不需要理由,他扣动扳机的动作比使用筷子还熟练。

他是冷静了,但是这不代表他不记得之前的狼狈和屈辱。他甚至不太想用枪,那样会结束得太快。面前的银质餐刀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非常适合用来慢慢地撕开眼前男人的喉咙。


为什么选择黑泽,GIN其实并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出于他的直觉。

——对黑泽下手,琴酒可能会出手也可能会坐视。但对琴酒起杀心,最后肯定会发展成一对二的不利局面。


GIN的气息太有威胁性了,让黑泽脊背上的肌肉也本能地绷紧。但是他的神色依然镇定如初,持着餐刀的右手缓慢而稳定地,将烤盘上的香煎鳕鱼分成了完美的三等份。

做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讲究时机和火候,而抓住时机,需要超乎寻常的敏锐以及反应速度。


这三份鳕鱼的火候就算让专业的美食家来评判也挑不出问题。表皮被煎脆,呈现金黄色泽,内里则是汁水饱满,被餐刀切开时热气氤氲香气诱人……烤盘里的迷迭香被碳火的热度激发后,更是为鳕鱼增添了一抹近似松木的清甜香气。


GIN握着银质餐刀的手微微顿了下。

他莫名觉得现在的情形有点诡异,直到琴酒和黑泽已经将另外两份鳕鱼送进了肚子,GIN才切开了自己手边的那一份。

鳕鱼被放得微冷,但并未失色多少。肉质细腻软嫩,入口清甜。


豪华的水晶吊灯突然开始闪烁,然后啪地一声灭掉了。

——暴风雪如期而至,影响了电网,庄园内的智能电路自动断开了。

呼啸的风声被厚实的隔音隔温玻璃挡在落地窗外,但套房内,两个重叠的、粗粝的呼吸声却为扑打在玻璃上的茫茫雪暴配上了乐。


五秒后,套间墙上的备用光源才逐个亮起。

黑泽的肩胛骨抵在落地窗上,腰腹紧绷,身体与玻璃之间形成一个危险的夹角。

GIN几乎用上了全部的技巧和爆发力,才将这个与他一样精通近身战斗技巧的男人压在玻璃上,如愿地让手中的银质餐刀抵住了这个男人的喉咙。

而黑泽手上的餐刀,也抵在GIN的左侧腹偏上的地方——那是脾脏的位置。

……通常来说,撕开喉咙的死亡速度会比捅破脾脏快很多。但无论是哪种伤口,没有专业的手术条件都是很难把人救回来的。

不论是黑泽还是GIN,都不想亲身验证医学奇迹发生的几率。


GIN身上衬衫的扣子几乎全部崩落了,衣襟大开,展现出完美的肌肉线条。冰凉的餐刀毫无阻隔地贴着上腹,让与它接触的周遭肌肉都条件反射般地痉挛。

“你太心急了……”黑泽开口时,声带震动了贴着他喉咙的银质餐刀。餐刀上,还残留着一抹来自香煎鳕鱼的诱.人味道,“你知道的,我还……没有吃饱……”

黑泽的语气刚开始时还算正常,可最后半句话用气音说出,几乎是明着去指某些方面了。

……GIN对黑泽的不知死活有了新的认知。


————————————————————

本章之下的彩蛋礼盒中藏有小彩蛋,投喂任意礼物即可获得~

舟行十里
练习看教程学的东西,速涂一个...

练习看教程学的东西,速涂一个

因为我想看琴酒换装所以画了,极为ooc的奇迹琴酒环游世界(…)

别打我,我悔过

练习看教程学的东西,速涂一个

因为我想看琴酒换装所以画了,极为ooc的奇迹琴酒环游世界(…)

别打我,我悔过

00090

【家教/柯南】双界 (十九)

十九


一点微摇的死气之火于额前点燃,暖金的天空比之少年时期更加广邈而深邃。

有些事情不会改变,但依然有些东西随着时间而变化了。

“Don,各大家族的首领已在前厅等候了。”

门外响起侍从不卑不亢的报时,泽田纲吉轻微颔首,披风前的金色装饰随着动作发出轻微的响声。

“瓦利亚已经就位了吗。”


雾属性的孔塞石戒指。

岚属性的玛瑙戒指。

雨属性的托帕石戒指。

以及——

“Voi—到你了,新人!”

被刚认识的队长强大的嗓音吓了一跳,下意识收拢了双手,掌心被造型奇怪的匣子扎了一下。

“等,等下前辈?这不是秘密行动吗……”诸伏景光小声询问弗兰。

“所以队长果然是鲨鱼妖怪吧?”带...

十九


一点微摇的死气之火于额前点燃,暖金的天空比之少年时期更加广邈而深邃。

有些事情不会改变,但依然有些东西随着时间而变化了。

“Don,各大家族的首领已在前厅等候了。”

门外响起侍从不卑不亢的报时,泽田纲吉轻微颔首,披风前的金色装饰随着动作发出轻微的响声。

“瓦利亚已经就位了吗。”


雾属性的孔塞石戒指。

岚属性的玛瑙戒指。

雨属性的托帕石戒指。

以及——

“Voi—到你了,新人!”

被刚认识的队长强大的嗓音吓了一跳,下意识收拢了双手,掌心被造型奇怪的匣子扎了一下。

“等,等下前辈?这不是秘密行动吗……”诸伏景光小声询问弗兰。

“所以队长果然是鲨鱼妖怪吧?”带着巨大诡异造型帽子的脑袋转过来,嘀嘀咕咕。

“Voi——!!!”绿发队友的头具象化的被吼的晃了晃,白色长发奇长的男人两三步怼过来:“背后说人坏话根本就没想过掩饰吧你这电波小鬼!”

“好了,别发呆了,景。”诸伏高明敲了一下幼弟的前额,外貌由幻术维持在小学样子的幼景撇撇嘴,点燃了雨之火焰开启了匣子。

“斯库瓦罗前辈,目标的位置已经全部掌握了。”

这种叫匣子的东西还真是拥有恐怖的力量啊……

“全部?还真是方便的匣兵器啊。”斯库瓦罗挑挑眉,算是默认了诸伏景光留在瓦利亚。

至于诸伏高明…真正的诸伏高明现在还躺在彭格列旗下的医院呢,站在这里的只不过是那个弟弟制造的幻觉而已。

根据玛蒙的评语,这在亲属一同行动的幻术师中也有例子。

匣子。诸伏景光看向手上的四四方方的小东西。据说这是彭格列暗中联络威尔第,取得的第一批匣子试做品之一。使用雨之火焰打开后,匣兵器便是数万根比发丝还系的钢丝,通过承载雨之火焰,就可以对钢丝所及的范围进行感知,可以说是最顶尖的雷达。

雨水会无声的渗进泥土……真是个无比契合雨之火焰的武器。

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允许他使用,既是彭格列相信他的能力会在瓦利亚发挥出来,同时也是相信他的忠诚。

清醒过来后,被六道骸荐入彭格列的诸伏景光和泽田纲吉在诸伏高明的病房里有过一面之缘。

对方的年轻以及那些诸伏景光此前从未想过mafia可以表现出来的特质给诸伏景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早在被植入轮回之眼时,那些光怪陆离的记忆,他就已经知道恐怕即使活下来,也无法回到正常社会了。

再者是六道骸帮他构建了高明哥的存在…

希望留在彭格列,这也是他主动提出的。

不过,虽然早已做好了真的染黑自己的准备,但是瓦利亚却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和组织一样是一群无法无天的鲨人犯…

嗯,无法无天还是沾点边的。

从远处看着斯库瓦罗骂骂咧咧的协调瓦利亚这堆性格各异的队友工作,诸伏景光抽了抽嘴角,总觉得一股辛苦感正在飘过来。

“Voi—”一甩绑在手上的剑刃,银发男子呲牙咧嘴的笑着,猛地打开他的匣子,“很好,准备动手了垃圾们!”

普通人肉眼不可见的涛浪席卷着像宴会的会场涌去,散发着蓝色火焰的三角背鳍时隐时现。


情况有些不对劲。

挺着啤酒肚的某个家族族长,正眨着绿豆眼,用隐蔽的动作不停擦拭汗水。

宴会会场中,不时有隐秘的视线扫过泽田纲吉。

也许是一种生物的本能,很多人都察觉到了此时宴会的气氛非比寻常。

山本武和狱寺隼人分别站在泽田纲吉的左右侧,中央,泽田纲吉半敛着双眼,穿着传统的罗马式礼服,缓步走向大厅中央的装饰主座。

那是…海水?

“死气之炎…是一种火焰性质的生命能量,从这个说法上,或许可以延伸定义为外展的生命吗?”

对立的山坡上,松垮的披着白大褂的绿色乱发的青年举着一个特质望远镜,正远远的观望着彭格列城堡大厅上演的戏码。

“死亡和周围存在的现有的火焰迹象,使即使无法感知到火焰存在的人,在短时间生命能量和火焰波动极为一致,看到了火焰吗……等一下,如果有更多样本,说不定能从另一条路复制出彭格列的死气弹?”

青年自言自语着,盘在他脚边,半腿高的凯门鳄半长着大嘴,一副呆憨的样子。

“哦,不过第一批匣子的效果很好嘛,那么接下来可以考虑生产线的事了。不过如果这次彭格列没办法全吞下这些利益,可就不要怪我把匣子送上市场了哦。”

曾经的绿色彩虹之子,威尔第说到。


城堡的大厅已经混乱了。

泽田纲吉的前进仿佛是一个信号,随着第一个家族族长倒下,在场的重任也终于意识到了彭格列此前的温和绝非软弱。

隐而未发的愤怒,才是最决绝的。

“西鲁,别自乱阵脚。”迪诺·加百罗涅。金发的俊美男人只是冷淡的旁观着,似乎完全不受四周的恐慌气息影响。

“既然是清白的,何必惧怕彭格列的决定呢?”

西鲁的族长显然是缺乏历练,要是慌乱起来,虽然不在要清算的名单上,但是乱入战场被波及可就冤了。

不过是站在身边较近的位置,迪诺全当好心提醒。

有迪诺发话,西鲁也是连干了两杯酒才冷静下来。

清理接近了尾声,属于十代的六名守护者出现在大厅,侧卫于泽田纲吉的两侧。

有死者的护卫,在自家族长的尸首前,对上雨守半抬的刀刃,进退两难。

有遭受重创,弥留之际的家族族长,对着棕发的青年发出不知是诅咒还是恐惧的排气声。

这场清算来的适时也太过突然,没人想到彭格列竟舍得在如此重要的年会现场发作。同样也没人料到,瓦利亚的实力早已超出了普通人类的水平。


“Gin,我发现你欠缺了一样很重要的素质。”美国,比利牛斯山脉的某处,里包恩和琴酒完全没受到遥远的意大利里世界动荡的影响,琴酒的实战训练已经接近尾声,有上层压着,赤井秀一就算不情愿也要对新组织在美国的基地重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成功从里包恩的射程范围退开,琴酒如今身体素质大幅见长,眼见着也可以称为“超人”了。

除此之外最大的变化大概是要数琴酒战斗风格的改变,大概是受到里包恩应战时观摩潜移默化,琴酒现在打起架来倒也算得上是凌厉优雅。

今天,里包恩突然正视着琴酒说,神情无比严肃。

“欠缺?什么?”

是世界上的格斗技吗?是所有类型的武器精通吗?琴酒瞬间对于提升战斗知识兴奋起来,然而里包恩开口说的却是—

“在把你教成一个完美的意大利绅士之前,你别想进行任何武装活动!”里包恩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根教鞭,清脆的甩出破空声。

他已经忍了琴酒的礼仪很久了!现在终于可以迈入第二阶段教学了!

“?!”琴酒的表情难得的出现了裂痕。

----

在下的互联网记忆之1:

最羞耻的回忆:《冥界傲君》三部曲追了连载…淦哦一想起来还是太羞耻了

观感最复杂的设定:魂穿。诶呀毕竟当年像是《萌斗士》《哈小黑》这些都是最开始看的启蒙,那个时候魂穿完全是潮流的样子,综漫也是魂穿,不如说像现在的原创主角才说少见,魂穿角色超—多的。

(话说《萌斗士》那种群友穿类似的设定偶尔看到还真是蛮有趣的。)

但要说的话也蛮不一样的,魂穿吧其实就一行字提一下也就浮云飘过去了,但是最近看了几本魂穿小说,要多水两页主角对魂穿犯嘀咕…这么特别一提还真就怪起来了

最无语的设定:胎穿。(不如说何必呢……要ooc就魂穿,要原角就原著,胎穿这不是卡在中间了吗)

最深刻的记忆:二十本冥界向的圣斗士同人…1.5g的hp同人之95%都是蛇院…(生而高贵.jpg)

我的启蒙:清风:)

虐身不虐心是多么好的设定啊……是吧:D

看一遍忘一遍的神奇之书:暖灰

精神ed首发:机甲契约奴隶

----

关于孔塞石:孔塞是以把这种宝石带入珠宝界的人命名的,这种宝石原本是科研用。属于宝石界草根出身。给景猫用这个喻指景猫半路进里世界。

其实景猫身上我还藏了个设定没说,如果我打算写白兰的话可能会写出来,但是现在当他没有就行。

彭格列竟然是四百年吗?

之后不会再每章3000了……反正3000字也只会让后记越来越长总之是我发现一个诡异的现象,2000字我写一天,后面的1000字我要憋一周多。

什么鬼啦,难道我是一个每张只能2000字的种族吗?!

顷竹

推文:《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作者: 岫夕

简介:

        大家好,我叫清水凉。

        事情是这样的,朋友给我安利了一款悬疑推理警匪混战攻略乙女游戏,里面有个白毛绿眼的帅哥很戳我xp。

        他是黑方某组织的杀手,代号Gin。......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作者: 岫夕

简介:

        大家好,我叫清水凉。

        事情是这样的,朋友给我安利了一款悬疑推理警匪混战攻略乙女游戏,里面有个白毛绿眼的帅哥很戳我xp。

        他是黑方某组织的杀手,代号Gin。

        我没多想就选了他做攻略对象。

        然后他把我杀了个五进五出,成了第一个获得[花样百出の死法][别出心裁の墓志铭]称号的玩家。

         谢谢,并不想要。


         六周目的时候,我终于把这个狗男人的好感度稳定在了100。

         可喜可贺,泪流满面,普天同庆。

         于是我反手把他送进局子,退出了游戏。

         姐妹们,我做的对吗?


         事情到这里都还很正常,但是我发现似乎好像可能也许大概游戏世界或许是跟现实重合了,至于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游戏里那个白毛浮绿水此时就站在我门外,在猫眼里对我诡异地笑着。

        请问,我该做些什么才能活下去?在线等,挺急的。


  ————————

        [前排吃瓜]

        [屁股放这儿等一个后续]

        [提前选墓地吧]

        [十分钟过去了,楼主还活着吗?]

        ……

        [三天了,楼主估计凉了,大家散了吧]


【!】

1.请不要在别的文下提我的文

2.弃文不必特意告知,谢绝写作指导

3.排雷见第一章 作话,请看过排雷再决定是否入坑,排雷解释过的话之后不会再重复;顺便,请看一章买一章,不喜欢了就及时止损


内容标签:综漫 少年漫 游戏网游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清水凉,GIN┃配角:朋友们,真酒们,假酒们,侦探们┃其它:


一句话简介:把琴酒送进去是什么体验


立意:在感情中也要坚守本心。爱人者,人恒爱之。

Echo

十六:过客

男人吻过她的唇,抚过她的肌肤,手摘下了她的发簪,侵占了她的身体,甚至舌舔舐了她敏感,这是阵从未对她做过的,尽管自己依旧被动,凌全程闭着眼睛,是不一样的气味,他身上没有散发冷气,而是暖如春水…


口中忍不住的喃喃,凌低声的喘息着,让空气变得暧昧混合着烛光昏暗。

“人类果然好玩一些…你欲迎还拒的推搡让人更加欲罢不能”男人道


“大人…”

“叫主君…”


凌不想把这个唯一的称呼给他。摇了摇头

“你识相点或许我可以豢养你,以后就不会有别的男人碰你了……”


这倒是很诱惑的条件,那岂不就是有金主了?这是部屋里多高阶的伎才能碰到的运气。


凌没有理会他,男人加深了些力道“我在跟你...

男人吻过她的唇,抚过她的肌肤,手摘下了她的发簪,侵占了她的身体,甚至舌舔舐了她敏感,这是阵从未对她做过的,尽管自己依旧被动,凌全程闭着眼睛,是不一样的气味,他身上没有散发冷气,而是暖如春水…


口中忍不住的喃喃,凌低声的喘息着,让空气变得暧昧混合着烛光昏暗。

“人类果然好玩一些…你欲迎还拒的推搡让人更加欲罢不能”男人道


“大人…”

“叫主君…”


凌不想把这个唯一的称呼给他。摇了摇头

“你识相点或许我可以豢养你,以后就不会有别的男人碰你了……”


这倒是很诱惑的条件,那岂不就是有金主了?这是部屋里多高阶的伎才能碰到的运气。


凌没有理会他,男人加深了些力道“我在跟你说话,装听不到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都不愿意给我?”


“那您要先答应会不会豢养我”凌勾住他的脖子多了一点魅惑。“一会儿我就和你们妈妈说,以后你只服侍我一人即可。”


“那样会花很多钱……”

“你看本君像没有钱的吗?”


“主君…”那两个字叫的人骨头酥麻,凌用嘴唇含住了男人的耳垂以示讨好,可是男人听到后仿佛并不高兴,冷着一张脸迅速结束了眼前的事。


对着月光披着外衣露出棱角分明的肌肉,长发因为刚才的一番有些混乱。随手又拿起了唯一的一杯茶…


“大人…不是不喜欢那个苦涩的东西”凌道

“有些回甘…”

“您竟然能品出其中回甘…”凌笑笑,过去给他续了些水“以后若您再来,我便提前准备茶水”


“有什么不一样吗?”

“这是井水而且没有经过过滤,我以前都是会为喝茶的人提前采集露水的,煮出来更香甜…不过您是灵族,不会在意这些细小的东西的…苦或者甜对您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味蕾冲击。”凌道,男人看着她的眼睛,皱眉有些不解。

“苦是真的…”

“但心也真是…”凌不自觉的说出那天回应阵的那句话,露水难采,需要起的很早,需要趁着朝阳未升,需要迎着清晨的冷气。


“大人可有妻室?”

“有”

“那为什么…?”凌忍不住反问,她想试图去理解男人的欲望和想法。或许可以让她好受点被人随便抛弃的悲哀,对于灵族,十年又是什么呢?


“你是想说,本君浪荡?”

“不是,妾突然明白了……只要不往心里装一个人,十年,百年,千年,都是无所谓的…就如我对大人,之所谓为“豢养”,是因为仅仅是个宠物而已”

男人没有否认,站起身凌为他穿衣……


“大人这就要走吗?”

“家有妻室…”


凌笑笑,男人扬起他的下巴“我不是说过,叫主君”

大人可知主君二字意义深重…男人停下了拉开门的手

“我可以认您为主,可妾又怎配认您为君?”

凌拿起六弦和琴弹奏起来…


“你还会弹琴?”

“伴您回家的夜路,望大人平安”


后来…凌听妈妈说,那人果然言而有信…她只需要等着他一人来便可,那些不来的日子,也会有钱…

“你可真是我的摇钱树”妈妈拿着几锭金子“这是一个月的钱…”


“那您扣除六成…”


“这已经是四成了…”妈妈笑着道

凌甚至害怕妈妈骗了男人。


“那位大人说你伺候的很好…没想到你这倔脾气想通了还挺上道…”妈妈谄笑着碰碰凌道肩膀。


“您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凌问

“看那穿着打扮,贵族吧…灵族的这样的大人很多的…你管他是谁呢,有钱才是真理,你也拿这些钱去打扮打扮,置办点金银首饰,别一天带你那个破簪子…”妈妈道,对了晚上那位大人要来,你准备准备…


“好…”凌点点头。


男人晚上换了一身素衣,乌黑的秀发高束

“大人是白虎族的吗?”

“参半”

“大人不需要炽沐日吗?今天是十五”

“你还知道的挺多……高阶灵族已经不需要炽沐日了”

看到凌满目狐疑调侃道“你是在怀疑你的阵主不是高阶灵族吗?或许他也不需要炽沐了,只是需要那一天的安静来放空自己”


你见过他的真面?不害怕吗?很少有人见过他的兽形…而后凌听说了许多最近的事情,灵族和冥族已经多次交战,而四大家族各打各的,根本没有联合起来……或者说,是三家联合的局面。


“他们为什么不联合泽氏”凌焦急的问

“偏见吧…人心中的偏见是很难改变的…二十多年前的一役,峰氏几近灭族,藤族损伤大半,物部氏后来赶到才使得和藤氏结成了现在的血盟。”


泽氏为什么不出手。

“众人不知当时泽氏都难自保,因为不善水术,去了就是送死…如果泽氏实力大伤,没人占据陆地局面,那现在就不会是灵族的天下了,所以从那场战争后泽氏全族都在进行水域实战练习……”


“可是,没有人理解当时泽氏的选择,全都以为,泽氏不肯出手…”凌道,大人…好像很了解…


“我是那场大战的幸存者……那场雨,没日没夜的下,淹灭了朱雀族的业火,也湮灭了多半个灵族,直到现在,朱雀族,只剩下了一位支撑着苟延残喘的族群”


“藤氏夫人?”

“对…朱雀族业火灵法只传女性,很多人都说他们就像被下了咒一样”


大战来了,我们都有可能是牺牲者,也有可能是幸存者…男人拉过凌单手搂在怀里看着炽沐日的月亮。月亮上,可曾有我们朝思暮想的人?


“大人,妾有一事相求…”凌退到远处叩首,而后从枕下的小盒盒里拿出银两“大人,虽然不耻,都是大人的钱,但也算是我努力自己挣来的,我想让大人帮我寻一小妖,她是个小貂,在泽氏下辖的奴隶所,我想让大人拿着这些钱帮她赎身,然后给她自由。”


男人皱眉“你攒钱是为了这个?”

“妾活一世,自认为对的起任何人了,唯独她无辜因我获罪,所以…求大人了,我肯定会在大人丢了我之前,让大人满意的”


“我若是拒绝呢?我为什么要帮你干这件事情,若是因此惹了泽氏的那位,岂不是很不划算”


“大人,方才听您所说,我认为大人是个好人,每个人都是幸存者,既然我们有幸存活一世,必然是要留下些什么的…”男人考虑了良久,拿过银两“我试试吧”



几日后,男人拿着十五的亲笔信给了凌,凌认识她的字迹,歪歪扭扭的,都是凌一笔一画教给她的。

“她很好,你放心吧…根据你的要求,我只是赎她出来了,没有告诉她你在哪里”

“好,好”凌开心的笑了,不住的点头,而后抱住男人,给了他一夜温存


第二天,男人早早穿衣走了,看凌很是疲乏遍没有吵醒


“大人…三月有余,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凌从被窝中爬起,扭头看着他

“不重要……下次再告诉你”男人看着有着急的事情


“大人,这个您收下吧,里面是茶叶,还有草药,邻近春天,多是蚊虫”男人看到凌递过来的荷包收下,上面还有一朵梅花,他却不知梅花下是制作者以血绘制。


“好…”男人点点头

“大人!”

“还有什么事?!”男人皱眉“有什么事今天晚上再说,我家中有要务”


“妾只是想问,大人会不会记得我?”凌压低声音,闭上眼睛

男人关上门,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看着背影远去,凌躺下,终其一生都不到一个答案。


没有人会记得你。

番茄珺

  写的文里的画(?)预备猫猫琴

  写的文里的画(?)预备猫猫琴

穆.

冰心的作品都有美感,挺喜欢这段的  没剪辑软件加不了文字 是按十五画的

冰心的作品都有美感,挺喜欢这段的  没剪辑软件加不了文字 是按十五画的

且看人间欢喜

【琴酒水仙】调酒(42)

设定参考:晋江《琴酒的秘密》by天堂放逐者
http://t.cn/A6X5MtDs
42.
雪花牛肉被切得薄如蝉翼,五秒后就已经被烤得滋滋冒油。
GIN看了琴酒一眼,从地上的外套里摸了半天,摸了半盒烟出来。
淡淡的烟草味道缓缓弥散开来,GIN叼着烟踱到餐台边。
他现在很确定,面前这两个银发男人的确是“自己”。他们透露的信息中,哪些是胡扯,哪些是事实,GIN凭借直觉就可以准确判断。

“真正的食物么……”GIN将叼着的烟放到了骨碟上,握着筷子,夹起烤盘上那片烤得恰到好处的雪花牛肉。
炙烤过的脂肪与蛋白质散发着极其诱人的香味,牛肉在离开碳火后就开始冷却,送入口中时仍有微烫。
餐台上,不仅有雪花牛肉,还有各种贝类......

设定参考:晋江《琴酒的秘密》by天堂放逐者
http://t.cn/A6X5MtDs
42.
雪花牛肉被切得薄如蝉翼,五秒后就已经被烤得滋滋冒油。
GIN看了琴酒一眼,从地上的外套里摸了半天,摸了半盒烟出来。
淡淡的烟草味道缓缓弥散开来,GIN叼着烟踱到餐台边。
他现在很确定,面前这两个银发男人的确是“自己”。他们透露的信息中,哪些是胡扯,哪些是事实,GIN凭借直觉就可以准确判断。

“真正的食物么……”GIN将叼着的烟放到了骨碟上,握着筷子,夹起烤盘上那片烤得恰到好处的雪花牛肉。
炙烤过的脂肪与蛋白质散发着极其诱人的香味,牛肉在离开碳火后就开始冷却,送入口中时仍有微烫。
餐台上,不仅有雪花牛肉,还有各种贝类,鳕鱼,以及摆放整齐的松叶蟹腿。

黑泽看着GIN,危险地眯起了眼。
GIN只穿了衬衫和短裤。
很显然,GIN在穿衣时,身上的水迹还没有完全干掉,这导致他身上的衬衫沾染了水痕,呈现一种微微透明的质地……这让他胸前的微.红凸.起清晰可见。
……来自黑泽自己的“杰作”。
黑泽很早就发现了,琴酒在某些方面完全没有自觉,现在GIN也是这样。
有时候穿比不穿更让看的人心痒。

黑泽的目光太过灼.热,让GIN终于把目光从餐台上挪到了他的脸上,然后又非常恶劣地往下看。
黑泽的浴袍下,有着不正常的隆.起。
“我的确需要一些正常的食物……”GIN挑衅地笑了,将放在骨碟上的半支烟摁灭,“你的话……啧……”
黑泽沉默地继续往烤盘上铺肉。

像是找到了“报复”的方式,每一块刚烤好的牛肉,都被GIN夹走了。
崎岖的山路,恶劣的天气,以及方才的剧烈运动让几个人的体力都消耗颇大。
没有食物诱惑时还好,可以靠能量棒补充体力,但当蛋白质和脂肪的香味因为碳火炙烤弥漫开来,很少有人经得起这样的诱惑。

“食欲,还是性.欲?或者……都得不到满足?”
GIN咽下一块牛肉,满足地眯眼,用嗟叹般的语气挑衅和诱.惑着黑泽。
“幼稚……”黑泽微微叹息。

嘴里这样叹息着,黑泽心底的警惕却一直没有放松。他只用单手烤肉,放在餐台下的左手,一直牢牢地握着他的伯莱塔。
GIN也是同样,无论表现得多么随意,台面上永远只有一只手在夹肉。

黑泽没有忘记当时为GIN复原右肩错位时,摸到的那一手冷汗。虽然GIN连吭都没吭,但以黑泽的经验,可以准确判断出那处错位有多么严重。
而刚刚,GIN只用了36秒,便将拆卸得彻彻底底的伯莱塔组装完成了。
36秒,并不是组装伯莱塔M92F军用制式手枪的最快记录。但那些速装记录都只是在例行保养拆卸时卡的秒,并不是像这次枪支进水后,连细小的机簧和枪柄上的螺丝都卸下来的彻底拆解。

有琴酒组装枪支的速度做对照,黑泽得出了一个结论。
GIN肩上的伤,已经接近复原了。又是这种违反常理,科学无法解释的恢复速度。
不只是肩膀……还有体力上,以及心理上。
影响心态的愤怒,影响感官的药剂,影响判断的欲望……这三样东西已经全然从GIN身上消失了。

GIN手中的伯莱塔里,只有两颗子弹。
但是,足够了。

————————————————————
本章之下的彩蛋礼盒中藏有小彩蛋,投喂任意礼物即可获得~

浮苔

白鸟与最后的信「KGB琴酒设定」

琴酒第一人称书信体,ooc。

琴酒最后的信也是我最后的信。


致我永恒的巨人: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将我对您的磅礴爱意书写在纸上。

  ①

  我伟大的使命早就终结,我不会再强行追求那早不存在的光辉,中国有个神话叫做夸父逐日,您是我的太阳,但我不是夸父,太阳追不到就应该停下自己的脚步。

  神灵的车架自西方升起,我停留在东方的海峡那儿,对面的大陆隐约可以被我望见,这里也是西方,我等待太阳坠落的那一刻,将我成为您的灰。

  晚安,我亲手送出这一封信,此后我们拥抱。

            ......

琴酒第一人称书信体,ooc。

琴酒最后的信也是我最后的信。


致我永恒的巨人: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将我对您的磅礴爱意书写在纸上。

  ①

  我伟大的使命早就终结,我不会再强行追求那早不存在的光辉,中国有个神话叫做夸父逐日,您是我的太阳,但我不是夸父,太阳追不到就应该停下自己的脚步。

  神灵的车架自西方升起,我停留在东方的海峡那儿,对面的大陆隐约可以被我望见,这里也是西方,我等待太阳坠落的那一刻,将我成为您的灰。

  晚安,我亲手送出这一封信,此后我们拥抱。

                                        带着向日葵的信使

                                                   最好的一天

  

笔者的碎碎念:

我终究要被逮回去写文的,短篇消磨了我的长篇架构能力,虽然让我对文字情感的把控更加精准,但我退后了,我需要的不是这个。被基友逮回去码字日更三千也足够消磨精力,枯燥无味的码字生涯更是教人灵感断送,我不太适合再写了。

或许还有苏联历史对我的一些折磨,太痛苦了,一厢情愿的自我折磨让我不能得到快乐,我絮絮叨叨如怨妇一般,我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长久的纠结于此对我的精神状态是个非常大的影响。

如此,这是最后的信,从头至尾,最后的信,很难说以后会不会随性写了短篇再放上来,但大概是不会的。

我还约了一张稿子,是大哥单人的,等成图会放出来,可惜我没有写出来我本想写的东西,只能让图孤单的留存。

Miss.W

名柯乙女|海底—14(琴酒&你)

来了来了!

——————————————————————


NO ONE BUT U.

无人及你.

                                ——题记


呐~阿泽,我们叫这个小家伙什么呢?”

你抱着小柴...

来了来了!

——————————————————————


NO ONE BUT U.

无人及你.

                                ——题记




呐~阿泽,我们叫这个小家伙什么呢?”

你抱着小柴犬,做到沙发上问道


“狗

 呵呵,GIN简洁的回答,琴酒不愧是你


你不满的抬眼看了一眼琴酒,抱着不安分的小柴


“走吧,我们带小柴去海边散散步”

你拉着琴酒就出了房门


深夜的海边有点凉,你和琴酒轻轻拉着手,走在海边


“汪汪!”

小柴在海边活蹦乱跳,一边玩着水一边刨着什么东西


“什么呀?”

你看着跑过来的小柴,叼着什么东西,放在了你的手心上


“啊,是一块小贝壳!”你惊喜的说道


这一块小贝壳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着微微的光


“那就叫你贝壳好了” 你笑着对小柴说道


汪汪!”小柴开心的回应着,仿佛真的很喜欢这个名字


贝壳!”

“汪汪!”

“贝壳!”

“汪汪!”


琴酒在后面看着你那么开心跑着,心情不自觉的变好,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快把外套披上,想感冒么”

琴酒走到你身后给你披上了他刚刚从家随手拿的你的外套


“!……”

从来都没有人给我披过外套,可能没人关心我冷不冷”

你摸着身上的外套,出神的说了一句


“......”

琴酒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你


然后把你搂进了怀里


他的下巴抵在你的头顶上,你闷在琴酒的胸口,突然觉得鼻子好酸,眼泪一滴一滴的滴下来


“从小我就一个人,好想有自己的家,可去了一个亲戚家只是待几个月就会把我推给其他亲戚,在他们眼里我是个麻烦,我好内疚,后来我就不妄想有家了”


“上小学我又想拥有朋友,可是有几个女生就是好讨厌我,老是喜欢把我的笔袋扔在水里,把我关在厕所…”


“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什么了,只是觉得我不招人喜欢,之后我再也不妄想拥有朋友了”


你一句一句,把心里压了十几年的委屈一点一点说出来


琴酒也是默默的一句一句的听着…


只是,当他感到胸口有些湿的时候,皱了皱眉,搂你的胳膊更紧了些…


许久…他开口拍了拍你的后背

“我们回我们的家吧”



————————第二天下午五点半


喏”

琴酒回家之后就递给你一个信封


嗯?是什么”你奇怪的打开信封一瞧


里面是两张飞往中国的机票


“我这几天没事,陪你回中国看看吧,就当旅游了”

琴酒压低帽子,坐在沙发上,有点不自然的说道


毕竟killer top 实在是不太习惯关心人


“噗,哈哈哈哈”你看着琴酒别扭的神情,笑着扑到了他怀里,把他的帽子拿下来


好呀”你幸福的趴在他身上说道


这种感觉好奇妙,这就是幸福吗?



回了中国的第一站,你们就飞往了内蒙古,你很想很想在辽阔的大草原上看星星


到了北京国际机场又飞到了赤峰,又租车自驾去了科尔沁草原,抵达特色蒙古包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不知为何,将近一天马不停蹄的旅途颠簸,你也不觉得很累,和琴酒在酒店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凌晨,你拉着琴酒便走到了蒙古包外面


旅游设施都很完善,酒店前方就是一片观景地,你们走过去坐在椅子上,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再抬头看看满天繁星


此刻,你甚至有点失真,你觉得这一切都像一场梦,你捏了捏自己,又掐了掐身边的琴酒


“啧,干什么”琴酒被你掐了,扭头看你


“没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你开玩笑的对他说


琴酒没吱声,只是望着天上的繁星


黑泽阵,你啊,救赎了我”

你望着天上,轻轻的说道


琴酒听到,手默默的握紧了些,

救赎?是救赎还是毁灭呢?

琴酒默默的想到


“对我来说,你就像束光,填满我整个阴暗的地方”


当然这是琴酒的心声,但他没有说出来,只是用手抬起了你的下巴,然后吻了下去…


“对我来说,无人及你”


——————————————————————

回归了回归了,海底系列已经过半,快要接尾了各位😏🥺



安安

求文

求些美人gin,all gin的

阿里嘎都🙏🏻

求些美人gin,all gin的

阿里嘎都🙏🏻

我是马达拉的宠物猫达拉

这是名侦探柯南的私设哟~


她叫做竹取神月,因为我个人非常喜欢汉库克的原因,在服装和发型上面跟她都比较像,都是性感霸气的美女姐姐哟!😘


所采用的是其他大大的模板,所采用的模板也摆出来了😘

这是名侦探柯南的私设哟~


她叫做竹取神月,因为我个人非常喜欢汉库克的原因,在服装和发型上面跟她都比较像,都是性感霸气的美女姐姐哟!😘



所采用的是其他大大的模板,所采用的模板也摆出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