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O

4397浏览    1706参与
花酒

“亚茨拉斐尔!不要告诉那些人类我又来买社情文学!”

“所以本王为什么穿着这种东西嗡。”

“亚茨拉斐尔!不要告诉那些人类我又来买社情文学!”

“所以本王为什么穿着这种东西嗡。”

琪琪

有没有太太写🐍和👼🏻去看2019年的Global Citizen

梅校长唱Love of My Life的时候全场亮起手机的灯真的太好哭了

Azi应该会喜欢✓(但是其他歌都会皱眉hhhhh

然后老蛇会一直跟着节奏各种扭

有没有太太写🐍和👼🏻去看2019年的Global Citizen

梅校长唱Love of My Life的时候全场亮起手机的灯真的太好哭了

Azi应该会喜欢✓(但是其他歌都会皱眉hhhhh

然后老蛇会一直跟着节奏各种扭

花酒

“他们都珍藏着对方的一片羽毛,小心翼翼地不让彼此知晓。”

“他们都珍藏着对方的一片羽毛,小心翼翼地不让彼此知晓。”

花酒
见到亚茨拉斐尔立刻破涕为笑 (...

见到亚茨拉斐尔立刻破涕为笑

(救救不会用手机画画又没有扫描仪的孩子8)

见到亚茨拉斐尔立刻破涕为笑

(救救不会用手机画画又没有扫描仪的孩子8)

花酒
GROW BETTER!!!!...

GROW BETTER!!!!!!

GROW BETTER!!!!!!

花酒

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好兆头CA,故事设定他俩已在一起

OOC,整个文都是我瞎编的,不要计较

我知道密希希尔泉水跟他们不是一个神话体系的,不要打我。

宠妻狂魔克劳利正式上线。


  克劳利撑着下巴,看着自家天使吃可丽饼吃的津津有味。

  蓝色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你真的不吃点吗,克劳利?”

  “不,我不吃。”克劳利一口回绝了亚茨拉斐尔6000年来第无数次同样的请求。

  看着眼前的人放下刀叉优雅地擦了擦嘴,黄眼睛的恶魔又一次想起了那件令他烦躁不已的事。

  当时他趁着天使不在,...

好兆头CA,故事设定他俩已在一起

OOC,整个文都是我瞎编的,不要计较

我知道密希希尔泉水跟他们不是一个神话体系的,不要打我。

宠妻狂魔克劳利正式上线。



  克劳利撑着下巴,看着自家天使吃可丽饼吃的津津有味。

  蓝色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你真的不吃点吗,克劳利?”

  “不,我不吃。”克劳利一口回绝了亚茨拉斐尔6000年来第无数次同样的请求。

  看着眼前的人放下刀叉优雅地擦了擦嘴,黄眼睛的恶魔又一次想起了那件令他烦躁不已的事。

  当时他趁着天使不在,在旧书店里东翻西找希望找出一些有意思的书籍。

  他也的确找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不过不是书。

  那是密希希尔泉水。

  装在普通格子领结一样纹路的保温杯里,使得克劳利一开始还以为这是圣水。

  可是他不会认错,这的确是用来治疗伤痛的密希希尔泉水。

  该死的,天使要这个做什么?我可从没见过他在人间伤过分毫。

  再说了,有他克劳利在,谁敢动他?


  ……书店被烧是意外。

  克劳利心虚地小声哔哔。

  ……

  他伤到哪了?

  伤的厉不厉害?

  为什么不告诉我?

  ……

  “克劳利,我没想到你在这里。”

  亚茨拉斐尔的突然到来使得克劳利不得不施了个小法术藏起手里的瓶子。


  “走,我请你吃可丽饼。”

  恶魔自在地撒了个小谎,揽上天使的肩膀将他往外带。

  “丽兹酒店,你最爱的。”


  “克劳利?”天使轻唤他,声音如往常一样温柔。

  “你今天好像一直在走神,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啧,他总是能看出来。


  克劳利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下了车为天使拉开门,向着书店走去。

  “我从你的书店里找到了一些东西,我想你会感兴趣的。”


  “你找到了什么?”

  亚茨拉斐尔快步跟上他,来到了熟悉的书店内。

  应该不会有什么比那本女巫的预言书更令人惊奇的东西了。

  “你自己看看,少了什么。”

  

  天使头一次看不清克劳利墨镜下的神情。


  于是亚茨拉斐尔环顾四周,试图找出有哪里看起来不太一样。

  克劳利明显感觉到身旁的天使目光在扫过某一点的时候突然紧张起来。

  

  良久的沉默过后天使终于张开了嘴:

  “不……我、我不觉得少了什么东西……”

  “真的吗?”恶魔搭上天使的肩膀,一瞬间让亚茨拉斐尔感觉到了他的一丝怒气。

  “…克劳利?…你…”

  恶魔一个转身把天使压到了身后的书架上。

  “我以为你在找这个。”

  他拿出装着密希希尔泉水的瓶子在天使眼前晃了晃。

  天使瞪大了蔚蓝色的双眼,不可置信地说道:

  “你什么时候拿到的?”


  “就今天下午。”

  恶魔的语气冷的令人害怕。


  “你什么时候受的伤?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克劳利就差使出怒吼“Grow Better”的力气来了。

  天杀的,看在上…已逝的撒旦的份上,要是他知道了是谁弄伤了天使,他一定会把那人碎尸万段。


  可面前的天使只是沉默地低下了头,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而这只会让克劳利更愤怒。


  什么人值得他的天使这样庇护?


  就在克劳利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爆发的时候,亚茨拉斐尔开口了:

  “你……还记得堕天之前的事吗?”


  堕天之前的事?

  克劳利皱起眉头回想着,但只是模模糊糊有点印象,具体什么也想不起来。


  “不,不记得了。”


  天使的伤是这么久之前的吗?

  克劳利突然开始担忧起来。

  不会是自己之前跟着路西法闹反叛的时候伤到的他吧?


  但显然天使想的不是那次反叛战役。


  “你认不认识一个六翼天使拉斐尔?”


  啊,是那个飞得很快,笑的总是很温暖的那个人。

  克劳利似乎有点印象。

  他等着天使继续说下去,可是只有沉默。


  这就完了?

  恶魔悻悻地想到。

  他可不会打哑谜。


  “你知道的……”

  恶魔停止胡思乱想,聚精会神地听亚茨拉斐尔说话。

  “不管是加百列、米迦勒,还是天堂里的任意一个人,他们都不会叫我拉斐尔。”

  他顿了顿,蓝色的眸子里一瞬间充满了痛苦。

  “他们只会叫我亚茨。”

  天使又自嘲般地笑了笑。

  “抱歉……我说的这么前言不搭后语,那是…很久以前了,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克劳利重复了一遍。

  “比伊甸园还要早吗?”


  “是的。”天使疲惫地勾了勾嘴角。


  “我曾经也堕落过。”

  这句话从亚茨拉斐尔口中说出,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气息。

  天使是不会说谎的,不是吗?


  “可……”

  克劳利眨眨眼。

  克劳利不明白。

  “你现在是天使啊。”


  亚茨拉斐尔展开了自己仍旧洁白的翅膀。

  “你说得没错。”

  “但是我的堕落没有滚的硫磺池。”

  “有的只是泛着寒光的刀斧。”


  克劳利瞪大了眼睛。


  “该不会……”


  “我曾经也是,那个满身光辉的六翼天使啊。”

  “他们砍下了我的两双翅膀,将我贬为东门守卫者,让我照看伊甸园中的苹果树。”


  天使伸出温暖的双手覆上克劳利的面颊。


  “若不是这样,我也不会遇到你。”


  克劳利摘下墨镜,露出一幅恶魔的经典笑容,俯身吻上了天使的唇。

  

  他没有问为什么亚茨拉斐尔受到了责罚。


  不急。


  他们来日方长。


  毕竟那已经是六千多年前,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花酒

冷静的裁决发生在地狱,

恶毒的咒骂却出现在天堂。

我若生于上界,

说不定也会跃入滚烫的硫磺池。

🤔😔

冷静的裁决发生在地狱,

恶毒的咒骂却出现在天堂。

我若生于上界,

说不定也会跃入滚烫的硫磺池。

🤔😔

孜夏SUMMER

【GO/CA】身份互换part2

em……ooc的更厉害了

写的有点赶时间或许过几天会修改修改先放出来


1862年,伦敦圣詹姆斯公园。

“我一直在想要是搞砸了怎么办。我们有很多地方相似。”“或许吧。可能以前我们两个都是天使,而你堕落了。”“其实我不是真的堕落,”正撕着面包喂鸟的小恶魔轻声说。“我是说,我是一步步走下去的。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已经统一战线了,demon。平时保持好距离必要时再拔刀相助。还需要什么?”Crowley转头看他。AziRaphale移开目光。“是……其他的。我想要一份保险,如果计划出错了。”“是什么?”“呃,我写在纸上了。隔墙有耳,或者树上。”“噢demon,鸭子也有——不可能。我不可能给...

em……ooc的更厉害了

写的有点赶时间或许过几天会修改修改先放出来


1862年,伦敦圣詹姆斯公园。

“我一直在想要是搞砸了怎么办。我们有很多地方相似。”“或许吧。可能以前我们两个都是天使,而你堕落了。”“其实我不是真的堕落,”正撕着面包喂鸟的小恶魔轻声说。“我是说,我是一步步走下去的。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已经统一战线了,demon。平时保持好距离必要时再拔刀相助。还需要什么?”Crowley转头看他。AziRaphale移开目光。“是……其他的。我想要一份保险,如果计划出错了。”“是什么?”“呃,我写在纸上了。隔墙有耳,或者树上。”“噢demon,鸭子也有——不可能。我不可能给你的。我不可能害死你。你这是自杀。”“你知道他们发现我们亲近会怎样,你会惹上麻烦的。我只能这么做。”“……Fraternising? ”“随便你想用什么词。”“我还有好多人可以亲近,demon。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会帮你的。”红发的天使扔下那张纸转身就走,写着“holy water”的纸片飘到湖面上燃烧殆尽。小恶魔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过一会转头走向相反的方向。

1941年,伦敦某黑漆漆的教堂。

情况很不妙。非常不妙。毕竟枪口都指到某个家伙的头上了。

门口传来奇怪的声音。“嘶……我……很抱歉……圣地……”某个小恶魔蹦蹦跳跳的闯进来,在被枪指着的家伙身边停下。“噢……先生女士们,请停手吧。如果你们再不放下枪的话,这里就会被炸了。”

然后那里就炸了。

出于某些小奇迹两个人活了下来——Aziraphale借给Crowley的书也完好无损。

窦梓是只鸽子

【CA】你是在害羞嘛Crowley

Sammer:沉默是今晚的威斯敏斯特大桥。


*才刷完剧业务不熟


*智障文笔见谅


“Well……我觉得,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呃……去电影院。是的,没错,这很好。非常好——Crowley?”


“嗯?”


恶魔把眼镜向下按了按,眸子里的金色散成一片,从眼镜上方的缝隙里溢出来,再慢慢收拢成一条细线。


“……电影院?”


Aziraphale向后靠了靠,转过头去看着前方,笑了笑。


“嗯……也许,也许我们应该先找个地方吃晚餐,然后再去电影院。就像普通朋友那样。”他瞄了一眼恶魔的表情,看起来没什么,不过他还是补充道,“人类普……遍的最好的朋友那样...

Sammer:沉默是今晚的威斯敏斯特大桥。



*才刷完剧业务不熟


*智障文笔见谅






“Well……我觉得,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呃……去电影院。是的,没错,这很好。非常好——Crowley?”


“嗯?”


恶魔把眼镜向下按了按,眸子里的金色散成一片,从眼镜上方的缝隙里溢出来,再慢慢收拢成一条细线。


“……电影院?”


Aziraphale向后靠了靠,转过头去看着前方,笑了笑。


“嗯……也许,也许我们应该先找个地方吃晚餐,然后再去电影院。就像普通朋友那样。”他瞄了一眼恶魔的表情,看起来没什么,不过他还是补充道,“人类普……遍的最好的朋友那样。”


Crowley把墨镜戴好,手搭回方向盘上。天使这才发现他在开车。


他刚才在开车?


“Crowley!”


“嗯?”


“好好……请你好好开车啊——”


Crowley一脚踩下油门,天使紧紧闭上了嘴。他的手指来回敲打着方向盘,大概有六轮,然后才开口。


“为什么我们要向人类一样?”


“Well.呃……因为……我们不是在人类社会生活么?”


“噢。”


“Crowley?你觉得我刚说的怎么样?”


“什么?呃,电影院?不错。去哪里吃晚餐?”


“丽兹酒店怎么样?我觉得那里大概有一张双人桌。空着的。”


Crowley抿了抿嘴,左手捏着夹克,指尖触到了什么东西。他摩挲了片刻,展露出一个笑容。


“就今晚。”


“Sorry,what?”


“没什么。什么也没有。呃,不,我是说,好极了。”






Aziraphale正了正领结,然后以一种极其优雅的姿态捏起了刀叉。Crowley像往常一样大剌剌地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胳膊搭着椅背,另一只手拎着酒杯,看着餐桌上方的空气发呆。


“你真的不吃点嘛?”


“什么?”


“我是说,这些可丽饼真的可爱极了,就像是春天第一朵绽放的玫瑰,甜美……”


“你说它们闻起来像是燃烧的书本我大概会更有胃口。”恶魔仰了仰下巴。


“每次都是。你总是这样……”Aziraphale嘟囔了一句,叉起下一块可丽饼,“我不明白——难道可丽饼也烫嘴吗?”


“……”Crowley眨眨眼,“听着,天使,我有些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天使抬起头,蓝宝石似的眼睛注视着他,于是Crowley也盯回去。天使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然后咀嚼了一下。


Well,这一下大概有两分钟那么长。


“……你先吃吧。”






Aziraphale吃掉最后一块可丽饼,满足地看着Crowley——就像平常所有的晚餐一样。不一样的是,Crowley打了个响指,然后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个小盒子。


“咳,好了。现在看好了,天使。”


Aziraphale应了一声。


恶魔摘下墨镜,把小盒子放在桌面上,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打开了它。


两枚戒指。


Aziraphale依然静静看着他。


“……And then?”


Crowley抓抓头发,眼眸烦躁地散出一片金黄色。


“……我怎么会知道!”


哦,撒旦在下——别这样,太尴尬了。为什么那些过分的人类没告诉我接下来该干嘛!为什么我要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情!


Crowley几乎要吼出来,就像他平时对待那些绿植一样。但是他忍住了。


因为他正在和天使大眼瞪小眼。


……沉默是今晚的威斯敏斯特大桥。






天使突然轻轻笑起来。


恶魔的眼睛立刻眯成了一条线,他全身都紧绷起来,语气里突然间带上了不知道哪儿来的危险。


“你在嘲笑我?”


“?什么?不,没有。根本没有。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说,对吧?”


“不能说什么?”


“不能说……那个词。”Aziraphale的表情突然变得担忧、小心翼翼,仿佛这简单的一句话会灼伤他面前的人,“你知道的——LOVE。”


Crowley的身子向前探了探,露出了蛇的姿态。他好像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你说——什么?”


“别开玩笑了天使!我!怎么可能会说……说这种话!”


天使只是盯着他看,然后指指他的脸颊。


“You’re ...You’re coy,Crowley,aren't you?”


那抹浅浅的红色快速的从脸颊烧到了耳尖,然后转瞬即逝。


“没。你看错了。那根本不是。”


恶魔扭过头,声线回归平淡。


Aziraphale悄悄地伸出手,从小盒子里摘出白金色的那枚戒指,犹豫了一下戴到左手无名指上。


“嗯,好了。是戴在这儿吗?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


Crowley突然转过来看着他。天使扬起他标志性的笑,然后试图把另一枚戒指放进Crowley手心。


它一下子就出现在恶魔的无名指上,于是天使温暖的手落进了他掌心。恶魔挑着眉头,极快地出声然后立刻堵住了天使的唇。


“Aziraphale. I love—嘶啊—I love you.”






Crowley:好他妈烫嘴。





我终于回归营业了!耶耶耶!



















马可菠萝

【好兆头】天使的眼泪(短,完)

是刀!是刀!是刀!重说三

CAC无差吧,总之没车()


众所周知,天使是很少流泪的。


他们的眼泪虽然说没有凤凰那样神奇的治愈功能,但也是真真切切的神圣之物。有人说,他见过一位中年绅士面对着一片安静的湖流下一滴眼泪,那滴透明的泪水慢慢地顺着几道皱纹滑下有些肉嘟嘟的脸颊,最后脱离了下巴尖,在脚边的草地上击打出一个极小的坑。那人描述,他的脚边一下子开出了许多纯白的野花。那是个奇迹,他发誓说。可是就连教堂里小隔间里的神父也有些不置可否,更不要说酒桌上朋友们的哄笑了。


至于那天为什么哭,就算你真的去问亚兹拉斐尔,他都记不起有这么一回事。也许是想起了那场天堂与地狱...

是刀!是刀!是刀!重说三

CAC无差吧,总之没车()


众所周知,天使是很少流泪的。

 

他们的眼泪虽然说没有凤凰那样神奇的治愈功能,但也是真真切切的神圣之物。有人说,他见过一位中年绅士面对着一片安静的湖流下一滴眼泪,那滴透明的泪水慢慢地顺着几道皱纹滑下有些肉嘟嘟的脸颊,最后脱离了下巴尖,在脚边的草地上击打出一个极小的坑。那人描述,他的脚边一下子开出了许多纯白的野花。那是个奇迹,他发誓说。可是就连教堂里小隔间里的神父也有些不置可否,更不要说酒桌上朋友们的哄笑了。

 

至于那天为什么哭,就算你真的去问亚兹拉斐尔,他都记不起有这么一回事。也许是想起了那场天堂与地狱的恶战,也许是想起那天自己差一点被同事取了性命,当然也有可能是更简单的原因,他的眼睛里飘进了一粒大概是魔鬼派来的灰尘。

 

毕竟大部分的天使真的很少哭,亚兹拉斐尔也一样。

 

但是有一天亚兹拉斐尔确确实实地哭了。

 

那是一个平常的潮湿阴冷的雨天。天使接到了克劳利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说是等会要来书店喝酒。“看在上帝的面子上,现在是上午十点!”但克劳利好像完全没有听进去,“放轻松天使,今天是周五...稍后见。”

 

于是两小时后,天使和恶魔坐在书店后面的房间里的两张扶手椅里,已经喝光了一瓶红酒。

 

“天使,还记得我们在中世纪那时候吗...那可真是...”

 

“盔甲太沉了....”

 

“没错,正是我想说的,太沉了...”

 

“而且夹着不舒服...”亚兹迟钝地揉了揉自己凸起的小肚子,眼神涣散。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克劳利突然挺直了一下身子,又倒回去,“今天是情人节。”

 

“哦....多么美好的节日。”亚兹拉斐尔咧了咧嘴角,露出一个不那么令人信服的笑。

 

“情人节?美好?”

 

“我能感受到爱,很多的爱。”

 

“我也能感受到恨,更多的恨。”

 

“什么?”亚兹拉斐尔清醒了大半,他摇了摇脑袋,“情人节吗?一定有什么误会。”

 

“不....”克劳利化作一条蛇攀上亚兹拉斐尔的扶手椅,吐出的信子几乎要触到天使的耳廓,他嘶嘶地在耳边低语,“要不要试试看,我教你怎么感受情人节的恨。”

 

“克劳利,你是在诱惑我吗?你知道我是不会堕落得和你一样的。”

 

哦,这句话很伤人,克劳利心想。

 

“试一下,没有任何后果,我保证。”

 

“好吧。”

 

克劳利化回人形,由于刚刚蛇形的缠绕,他现在俯身双手撑在亚兹两侧。“试着亲我。”

 

“亲吻一个恶魔?”亚兹在扶手椅里不安地扭动着向后微微地拉开和克劳利鼻尖的距离,“太不得体了...我该醒酒了,嗝。”

 

克劳利一只手迅速地捧住天使的脸,“等等...”他再次凑近,亚兹拉斐尔可以朦胧地看清他放大的金色瞳仁,“我们说好了的,试一下...”他嘶嘶地低声说。

 

“Give me your blessing*[注],亚兹拉斐尔。”

 

亚兹拉斐尔感到自己的头很痛,一抽一抽地像是锤子由内向外击打着自己的额头。他闭着眼睛张开嘴,却忘了自己想说些什么。他能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呼吸,湿湿暖暖的气息呼在自己的嘴唇上。

 

“Give me your blessing, Angel. ”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亚兹拉斐尔即使在醉酒的状态下也几乎弹跳起来。除了嘴上柔软温暖的触感之外,是撞进自己胸口的一股洪流。里面掺杂了爱和恨,绝望和希望,美好和痛苦,像是一个丝毫不懂绘画的人把所有的颜料混在一起,龙卷风一样摇晃着他的心智。他是能感受到爱的,是的,就在那里,虽然他曾经以为恶魔不会有爱的,但他显然错了。但不仅仅是爱——

 

他感受到那天恶魔在燃烧的书店中嘶喊时的绝望,眼看着爱车烧毁时的不舍,自己威胁他再也不跟他讲话时的恐慌,他又感受到克劳利对恶魔身份的憎恶,对这个阴冷天气的恼火,对自己从未向他展示爱意的气愤,以及对他两人未来的担忧。无数负面的情绪掺杂在爱里面,如同红色的血中掺着黑色的毒药,流向他全身的同时,千万把刀刺向他的心脏,他不禁颤抖起来。

 

这怎么会是爱呢,爱本应该是纯粹的,不含任何杂质的爱。上帝为我们展现过爱,就像阳光可以驱散黑暗,天经地义。

 

“上帝啊,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恶魔的爱可以比天使的爱更...”

 

“难道天使的爱是错的,是劣等的吗?”

 

“你哭了?”克劳利的嘴唇离开了自己,亚兹拉斐尔被扯回现实,“你竟然哭了?”克劳利收回捧着他的脸的右手,盯着虎口的那滴泪水,“哦...我感觉不太好...”刺痛从虎口传遍全身,像是电流刺进血脉。

 

“...克劳利?”

 

“听着天使,你不该哭的。这有什么好哭的啊?”他叹了口气。

 

亚兹拉斐尔连忙醒了酒,扶起跌坐在地上的克劳利,后者正盯着自己慢慢化成烟的右手看。他慢慢抬起头,目光锁住了天使的浅色瞳仁。

 

“天使,我...”

 

“我知道。”亚兹拉斐尔平静地打断了他,“我知道。”

 

克劳利努力地挤出一个似笑非笑的鬼脸,他尽力了——他的身体正逐渐地麻木,或者说,被圣水净化,像是空气净化机吸进的那些混浊空气般慢慢降解,每一个邪恶黑暗的细胞都在被打碎重组,彻骨的痛让他几乎无法思考。

 

但...没什么好后悔的,不是吗?

 

当年伊甸园墙上的一眼,他看了六千年。他看着天使瞳孔里自己的倒影,就像又看到了当年穿着黑袍子小心翼翼地同他讲话的那个自己。

 

他现在终于知道了,他想。

 

“情人节快乐,亚兹拉斐尔。”

 

“对不起,亲爱的。”亚兹拉斐尔轻轻地对着面前的空气说。

 

天使盯着那张现在已经空荡荡的扶手椅和椅子坐垫上开出的一朵白色雏菊,呆呆地坐着,坐到了天亮。

 

(完)

 

注:give me your blessing是双关,即可以理解为“同意我吧”,也可以理解为“祝福我吧”(宗教含义)。这个双关我太喜欢了我实在舍不得放弃所以只能写英文QAQ

私设是一滴圣水就会狗带(我觉得原剧应该也就是这样,不然克劳利不会一滴都不敢碰)

是个他妈的狗血脑洞,谢谢飞飞

猹崽

【CA】😇😈小日常之洗衣服

无聊日常,辣鸡文笔

----------------------------------------------------------------------------


Crowley盯着在水里泡的发软的黑衬衫,蛇信子舔着薄唇,时不时发出嘶嘶声。


“What? Really?Angel?”当被天使告知要自己动手洗衣服时,恶魔的墨镜几乎要被惊掉。开玩笑,他克劳利,堂堂正正的一个大恶魔,当初在伊甸园里诱惑亚当夏娃的蛇可是他,堵过车断过网,什么坏事没干过,像他这种大人物怎么可能会自己动手洗衣服?你恐怕也没见过特朗普会自己动手做家务吧。


“这是情趣。”亚茨拉裴尔说。...

无聊日常,辣鸡文笔

----------------------------------------------------------------------------


Crowley盯着在水里泡的发软的黑衬衫,蛇信子舔着薄唇,时不时发出嘶嘶声。


“What? Really?Angel?”当被天使告知要自己动手洗衣服时,恶魔的墨镜几乎要被惊掉。开玩笑,他克劳利,堂堂正正的一个大恶魔,当初在伊甸园里诱惑亚当夏娃的蛇可是他,堵过车断过网,什么坏事没干过,像他这种大人物怎么可能会自己动手洗衣服?你恐怕也没见过特朗普会自己动手做家务吧。


“这是情趣。”亚茨拉裴尔说。


Oh,god.Crowley真的是不明白了。明明靠一个小奇迹就能完成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亲力亲为呢?他一脸不屑的对天使说:“听着,这是不可能的angel,我一个响指就能让我的衣服比世界上所有人的衣服都要干净。”更何况我是不可能会委屈自己来干这破活。他想。然后他就看到天使要哭不哭的表情。


“...好吧,只有这一次。”他倔强的转身。


然后他忽略掉了身后天使得逞的笑。


切,不就一件破衣服嘛。我开了几百年的宾利都没洗过,你才在我身上呆了多久,几十年?都没有吧。他嫌弃地用脚摆了摆地板上的黑衬衫。老天,要不是天使,我早就把你丢洗衣机了。他认命的蹲下来,塌拉着嘴用一根手指来回翻动,再用花洒把它冲远一点。听说洗衣服好像要用洗衣液?他提起一旁的带有薰衣草香味的蓝色液体,然后一整包倒在地板上。咦,怎么这么油,滑腻腻的好恶心啊。恶魔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好像还要洗出泡泡来着?他又用花洒冲着衣服,果然如愿以偿看到了一个个小泡泡冒出。但这出泡泡的效率也太低了吧,怎么才能出很多很多的泡泡呢?


Crowley心出一计。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天使就看到恶魔急匆匆的跑出来,然后又拎着小风扇冲进去。

------------------------------------

“Crowley?你好了吗?已经过去两小时了。”亚茨拉裴尔早就坐不住了,他走到浴室门口,犹豫了一会便把手放在了门把上。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一个大小不一的泡泡完完全全塞满了浴室。


“Crowley!你怎么了!你在哪你还好吗!快回答我!”“怎么了怎么了angel,你叫我?”应声而来的不仅是Crowley的回答,还有一个从泡泡堆里挤出来的...泡泡人...


那个泡泡人把脸上的泡泡挪开,红发大眼金黄瞳,是Crowley没错了。


Crowley一看到是天使,便开始稀里糊涂的讲:“天使你知道吗我觉得用手洗太麻烦而且效率又低于是我就想到一个方法,把浴室和衣服一起洗了了既节省时间又节省材料你说是不是嘿嘿angel!”Crowley的笑容开朗地极其刺眼,就像小孩子邀功般看着面前脸色逐渐变黑的天使。小风扇已经报废了,一抽一抽地在一旁的地上转着。


“Angel?你怎么了,是我没做好吗?”Crowley在风中凌乱。


从此亚茨拉裴尔决定以后再也不让克劳利进浴室了。

thePinkAmaris

【GO】伦敦的冬天必须开地暖

是个沙雕小短文

大家看着笑笑

因为地暖真的好舒服啊

是一个关于克劳利冬眠的故事

地暖真舒服啊

是个沙雕小短文

大家看着笑笑

因为地暖真的好舒服啊

是一个关于克劳利冬眠的故事

地暖真舒服啊

Go

技术支持

联系方式/Contact Us

电话/Tel.: +86 592 219 6707

微信/WeChat: haidai2018


常见问题/FAQ

  • Q:订单中为什么不能“添加商品规格”?

    A:规格栏(即“请输入颜色、尺寸、型号等”)必须输入之后,才可以添加新的规格。

    [图片]

  • Q:订单中如何删除“商品规格”?

    A:当商品规格多余一种时,在“规格”那几行左滑即可选择删除。

    [图片]


  • Q:“未采购”和“购物车”中的币种为什么不能修改?

  • A:在添加商品进购物车时,仅当该商品是购物车中唯一一件商品时才可以修改币种,后续添加进购物车的商品都将使用之前的币种。...



联系方式/Contact Us

电话/Tel.: +86 592 219 6707

微信/WeChat: haidai2018


常见问题/FAQ

  • Q:订单中为什么不能“添加商品规格”?

    A:规格栏(即“请输入颜色、尺寸、型号等”)必须输入之后,才可以添加新的规格。



  • Q:订单中如何删除“商品规格”?

    A:当商品规格多余一种时,在“规格”那几行左滑即可选择删除。


  • Q:“未采购”和“购物车”中的币种为什么不能修改?

  • A:在添加商品进购物车时,仅当该商品是购物车中唯一一件商品时才可以修改币种,后续添加进购物车的商品都将使用之前的币种。


 

  • Q:为什么在“未发货”界面看不到数据?

    A:商品需要先采购才会显示在“未发货”界面,采购以完成“去结算”操作为准。


  • Q:收款时“缺少价格”是什么意思?

    A:收款时出现“缺少价格”说明有订单的应收款没有填写、或发货时没有填写快递费。包含“缺少价格”的费用明细时无法保存收款单,可返回订单中补充价格,或将该费用明细从收款单中移除。


  • Q:收款时什么情况会在费用明细中出现“快递费”?

    A:发货单的发货方式选择“快递”、不包邮、付费方式选择“预付”时,App会自动将“快递费”添加进该客户的收款单中。


  • Q:“收付款”中,“待确认”在什么情况下会有数据?

    A:在收款单中登记收款,并且该收款单的费用明细多于一条时,如果修改了收款单所包含的订单或发货单时,该收款单就会进入“待确认”状态等待用户进行收款确认。


更多问题,可按上述联系方式与我们联系,也可在此留言,客服会及时为您解答。

hyebak

哈哈哈哈哈哈老蛇 是你吗?

哈哈哈哈哈哈老蛇 是你吗?

马可菠萝

【好兆头CA】TO(o) GO(o)D

圣诞班车❤️圣诞快乐


PART 1

Scared my love you'll go

怕你因我的爱离我而去

Spend my love heart broke

我爱你直到肝肠寸断

So my love don't show

所以我把这爱埋在心底


“这厄里斯魔镜真的像传说中那样神奇吗?”亚兹拉斐尔用饱满的指腹划过魔镜有着复杂浮雕的边框,镜面蒙着一层灰,铜质边框有些凸起的纹路被磨得发...

【好兆头CA】TO(o) GO(o)D

圣诞班车❤️圣诞快乐


PART 1

Scared my love you'll go

怕你因我的爱离我而去

Spend my love heart broke

我爱你直到肝肠寸断

So my love don't show

所以我把这爱埋在心底

 

“这厄里斯魔镜真的像传说中那样神奇吗?”亚兹拉斐尔用饱满的指腹划过魔镜有着复杂浮雕的边框,镜面蒙着一层灰,铜质边框有些凸起的纹路被磨得发亮。他背着手绕着魔镜转圈,接连地发出啧啧的赞叹,但每次都好像故意避开了正中间的地方。

 

“你在害怕什么吗?”克劳利戏谑的声音从一旁传过来,本人正翘着二郎腿歪歪扭扭地陷在一个白色真皮软沙发里。 

 

“害怕?我?老天爷,当然不是。”亚兹拉斐尔的眼神相当躲闪,两只小胖手挥来挥去。“我只是不知道…它对我们是不是适用。毕竟我们,你知道的,不属于人间。”

 

“有用的你放心。”

 

一个响指和一小声惊呼后,克劳利眯缝着眼睛看亚兹拉斐尔目不转睛地盯住转过来的镜子深处,盯得入了迷。

 

“哦我的老天。”这位老天使嘴角控制不住地挑起来,“我是天使长…我想干什么都行…他们都围着我追捧我…天堂赢了地狱我是大功臣…哇喔。”他意犹未尽地从镜子里的风光场面移开视线,瞥了一眼阴暗角落里的克劳利,他脸上的表情被黑暗隐藏了大半。他突然有些惶恐。“哦亲爱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嗯…说起来,你能看到什么呢?”

 

克劳利发出了一声鱼刺卡在喉咙里的咳嗽。

 

“我?我拿着一大箱50年代的墨镜。你可想不到我换墨镜的频率有多高,这玩意儿可真是个消耗品。”

 

说完他凝视着在这个角度只是灰蒙蒙的倾斜镜面。半小时前,镜子里只有他的倒影和面前这个狂喜的亚兹。他们接[稳],[稳]由开始的试探逐渐深入。镜外的克劳利简直能感受到嘴唇上柔嫩的触感,口腔内天使舌头的翻卷和挑/逗,还有他撒娇般的轻[chuan]和笑声。

 

他打了个寒战。亚兹拉斐尔不能知道这个,一定不能。

 

“走吧,我们该走了。”

 

PART 2

Fingers walk your thigh

指尖滑过白玉似的大腿

Breathe my love get high

放轻松 让我们过把瘾

Oh I'm so scared

哦 我好害怕

It's just for tonight

今晚我们尽情狂欢

 

圣诞要到了。

 

虽然他们是两个非自然生命体,克劳利和亚兹拉斐尔还是达成了共识,可以适当地融入一下人类的节日生活。亚兹拉斐尔对此相当期待,因为圣诞节向来免不了大餐,还有屋里闪闪发光的圣诞树上的彩球和灯带,树下堆成小山的礼物和孩子们追逐嬉闹的欢笑声,大手把小手握在手心里一起用洁白的糖霜装点姜饼屋和小人,哦还有圣诞歌,每次走到街上商铺外突然听到时,亚兹拉斐尔的心情总是突然好起来。

 

克劳利倒没有那么在意,他只觉得又多了一个喝酒的机会而已。

 

或者说,和亚兹拉斐尔一起喝酒的机会。

 

今天下着小雪。路上积了不薄不厚的一层。克劳利来书店的路上听到了一路的轮胎打滑声和各种咒骂声。他的老宾利一如既往地平稳,甚至比平时开得快些,以至于亚兹放下电话后不久就听到门铃来开门的时候,看到白色的雪花落在一头红发和黑色皮衣的肩头后小小地吃了一惊。

 

“我带了酒来。”克劳利举起一瓶脏兮兮的葡萄酒,孩子般的炫耀。葡萄酒瓶身上歪歪扭扭地绑上了一个红色蝴蝶结,是他和丝带斗争了足足半小时,照着油管上的教学视频一边对着绑带吼叫,一边拆了再做、做了再拆才达到现在的效果。

 

“哦亲爱的,你不用这么费心的。”亚兹笑眯眯地接下这瓶酒,眼睛里闪着节日特有的光芒。他伸手为克劳利拍掉肩头的落雪,“快进来,外面雪下大了。”


后面转车了。老福特的G点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琪琪

恶魔Crowley的名字是有来头的!在英语里是“一树的乌鸦”(毕竟crow就是“乌鸦”
而在盖尔语里Crowley有“英雄的后代”“战士的后代”的意思(!!!

然而天使Aziraphale的名字除了GO就无处可寻了
比较接近的是它的后半截-raphale,文艺复兴画家拉斐尔、传说中的治愈天使拉斐尔
前半截azi-只能在化学名词里猜测,可能是double,叠也。
(不知是否靠谱的)资料里提到Raphale的象征物是炎剑、负责守卫伊甸生命之树......
所以Aziraphale就是传说里的Raphale?
但是有个azi-...
...小天使是Raphale 2.0??
希望官方(或者太太们)能把GO设定捋一...

恶魔Crowley的名字是有来头的!在英语里是“一树的乌鸦”(毕竟crow就是“乌鸦”
而在盖尔语里Crowley有“英雄的后代”“战士的后代”的意思(!!!

然而天使Aziraphale的名字除了GO就无处可寻了
比较接近的是它的后半截-raphale,文艺复兴画家拉斐尔、传说中的治愈天使拉斐尔
前半截azi-只能在化学名词里猜测,可能是double,叠也。
(不知是否靠谱的)资料里提到Raphale的象征物是炎剑、负责守卫伊甸生命之树......
所以Aziraphale就是传说里的Raphale?
但是有个azi-...
...小天使是Raphale 2.0??
希望官方(或者太太们)能把GO设定捋一捋

冬秋梧桐

好久没有群宣了

谁叫没人实在是太痛苦了

占tag真的真的超级抱歉——!!!

总之我们是个巨沙雕的,孤独到无戏可对的群(你这么说谁还会来啊喂!)

我,不义蝙蝠,群里吉祥物可敢信(凄凉)

咳咳咳。总而言之,我们,真的,很缺人。

以前战斗力很高的说,开学之后就是灾难。。。

所以在寒假前抓个时机做群宣啦!

中间一堆沙雕日常,试图让你们康康我们还是灰常快落的(๑`・ᴗ・´๑)

然后,对戏什么的不用太在意,人多了热闹了自然就有了请信我(๑`・^・´๑)

小白也没事尽情来,这里人都敲好的哦

还会起损称啥的,唠家常磕cp,过来就宛若回家szd!O(∩_∩)O(就是...

好久没有群宣了

谁叫没人实在是太痛苦了

占tag真的真的超级抱歉——!!!

总之我们是个巨沙雕的,孤独到无戏可对的群(你这么说谁还会来啊喂!)

我,不义蝙蝠,群里吉祥物可敢信(凄凉)

咳咳咳。总而言之,我们,真的,很缺人。

以前战斗力很高的说,开学之后就是灾难。。。

所以在寒假前抓个时机做群宣啦!

中间一堆沙雕日常,试图让你们康康我们还是灰常快落的(๑`・ᴗ・´๑)

然后,对戏什么的不用太在意,人多了热闹了自然就有了请信我(๑`・^・´๑)

小白也没事尽情来,这里人都敲好的哦

还会起损称啥的,唠家常磕cp,过来就宛若回家szd!O(∩_∩)O(就是心累的是一个语c整的有点同好交流群的味道。。。(划掉)

有正经戏群的嗷,虽然荒废已久了。。。

咳咳,接下来正经一点儿。

【SW】Luke 求骨科Leia

我替当时许愿不在场的所有人求

MCU DC BBC HP XCU GO SMU SW剧组

以及各CP

(当然私心想要DC-INJ同剧组的嘻嘻)

皮表全上了,请自行观看

p3是戏群群公告,p4才是水群的_(:з」∠)_

但是老福特压缩日常互动想了解的抱歉下载要占用内存了(内牛满面)

咳咳,别看我们这么多不正经。上皮戏还是很正的。(严肃)

因为换了新手机所以我们群以前热闹时候的聊天记录没了(豹哭)

以前我也宣过这个群,可以康康当时真的超——热闹滴

总而言之。。。

看到群里这么萧条,我这跟个老父亲似的噗嗤一声眼泪就这么流下来了(安详)

ballball您们了来康康⑧!!!(土下座)

(tag打的没法全面只能删一些群里面人不那么多的剧组真的对不起群里的他们(枯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