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OODOMENS

16698浏览    1047参与
舟鸸
-Angel, I'm FRE...

-Angel, I'm FREESSSSSSSSSED...

-CROWLEY!!!


------------------------

我好想吃冰淇淋OVO

-Angel, I'm FREESSSSSSSSSED...

-CROWLEY!!!


------------------------

我好想吃冰淇淋OVO

何夜永眠

AC 亚兹拉斐尔的愛(HE)

克罗里与天使的爱情,我写不出六千分之一。


爱情属于他们,ooc 属于我。


*这是我对好兆头的爱,但文笔不好,写不出。


6000年的爱情永远比我们想像中来得更美丽


亚兹拉斐尔第一次遇见克罗里是在他被上帝指派去守护伊甸东门的第一天。


他在善恶之树上看见了那条红腹黑蛇。牠把牠的头部放在树枝前端,其余尾部全部缠绕在树枝的尾端。阳光照在蛇黑色的鳞片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如同刚打磨的钻石般闪烁而美丽。天使知道那是一条恶魔蛇,但不知在什么驱使下,他走近蛇的身边。


亚兹拉斐尔的脚步放得很轻、很轻,只是怕惊醒那条恶魔蛇。亚兹拉斐尔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原因...

克罗里与天使的爱情,我写不出六千分之一。


爱情属于他们,ooc 属于我。



*这是我对好兆头的爱,但文笔不好,写不出。




6000年的爱情永远比我们想像中来得更美丽


亚兹拉斐尔第一次遇见克罗里是在他被上帝指派去守护伊甸东门的第一天。


他在善恶之树上看见了那条红腹黑蛇。牠把牠的头部放在树枝前端,其余尾部全部缠绕在树枝的尾端。阳光照在蛇黑色的鳞片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如同刚打磨的钻石般闪烁而美丽。天使知道那是一条恶魔蛇,但不知在什么驱使下,他走近蛇的身边。


亚兹拉斐尔的脚步放得很轻、很轻,只是怕惊醒那条恶魔蛇。亚兹拉斐尔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他作为一名天使居然会在意一条恶魔蛇。


当亚兹拉斐尔到达蛇的身边时,他发现牠睡得很沈。那双眯起来蛇瞳表示着它主人很享受这次的睡眠和温暖阳光。这画面是如何恬静而淡然美好。亚兹拉斐尔的嘴角不自觉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亚兹拉斐尔静静地离开了。


第一次的相遇的结束是第二次重逢的开端。


亚兹拉斐尔第二次遇见克罗里是在上帝创世的第七天,于东门石墙上。


那时天使站在东门上,注视着那世上第一对人类,他们手中拿着本属于他的炎剑。那是亚兹拉斐尔怕他们有危险而赠予他们,毕竟那位女孩还怀孕着。


就在那时,一条红腹黑蛇爬上了石墙上,然后化为一个红卷发,身披黑袍的恶魔。亚兹拉斐尔看见恶魔的眼为一双蛇瞳。他很美,这是亚兹拉斐尔第一个想法。


但他不敢主动跟那位恶魔对话,那时天父经常劝戒众天使— 恶魔全部也是邪恶的象征,天使不应与他们为伍。


想不到的是,那位恶魔竟主动对亚兹拉斐尔说道‘神真的很奇怪,他不允许他们吃善恶之树上的果实,为什么不直接摆在很多高的山上,让他们拿不到?而且,我叫克蠕力。’


‘你不能怀疑神,这是不可言喻的一部分。我⋯叫亚兹拉斐尔。‘ 亚兹拉斐尔不自觉反驳到。


克蠕力把话题转向另一方面,‘你的那把炎剑呢?‘亚兹拉斐尔如实回答道‘我把它送人了。那女孩快临盆了,外头有那么多野兽,希望他们可以安全。我希望我做的不是做了件坏事。‘


’你是天使,你不会做坏事的。‘克蠕力回应道。亚兹拉斐尔感觉到一股陌生的情感在心中涌出,他可以感受到那是爱却与他熟悉的有些与别不同。但他也看得见克蠕力在安慰他,用着他的方式,既使安慰他的方法比较别扭。


‘谢,谢你,这我一直耿耿于怀。‘当亚兹拉斐尔說完後,天上落下了創世以來第一埸雨,雨滴滴在亞兹拉斐尔奶白色的头髪上。亞兹拉斐尔不自觉地張开翅膀,替惡魔遮擋著雨滴,只怕雨滴过於神圣而使惡魔化为灰燼。


当我们把克罗里与别的恶魔相互比较时,我们可以从中发现到克罗里与别的恶魔有些与别不同之处。对于克罗里而言,在六千年里头,克罗里所诱惑过的人大概用上无数对双手也数不来。不同于他其他的恶魔同伴,其他的恶魔所诱惑的对象与原因只是因于他们的玩乐趣味,当然,当中也有包含不同的职责性的。而克罗里,其中所诱惑的也只是由于下头所派来的职务。这是他们之间最为巨大的差异。


加上克罗里有来自一名天使的认证,‘克罗里的内心深处总是存在着善良,我可以从他身上感受到爱。’亚兹拉斐尔总是这样说道。


帮助亚兹拉斐尔永远克罗里最愿意做的事


1941年


那年是德国纳綷党出现的年代,二战时期。


亚兹拉斐尔的书店开业了一段时间,他的书店以拥有最初本版的各种古老书籍为卖点。因此,那些纳綷党便看中这点,纳綷党员要求亚兹拉斐尔交出初代的预言书。


亚兹拉斐尔是名天使,他可以感受到微少如尘埃的爱,毕竟天使是爱的代表,天使向来也是大爱的。‘当然,加百列除外。’亚兹拉斐尔补充到。但他却不能感受到任何欲望或恶意,是的,任何一点也不能。


但亚兹拉斐尔可以从他们的神情和语气中观察到,他们有显然易见的阴谋,’他们想利用预言书来获取战争的胜利。‘这是第一句从亚兹拉斐尔心中浮现的答案。


无论是站在天使还是亚兹拉斐尔他本人的立场而言,他不太喜欢战争这东西,既使是那位名为战争的女士也是。他认为战争代表着血液、死亡、悲惨的哭泣和尖叫的混合体,作为人或天使也不会喜欢的一样东西。


于是他决定要使纳綷党无功而回。


他秘密地联络了一名潜入了德国军中的女上校,他们透过书信来往,共同策划了一个计划来把那些纳綷党一网打尽。亚兹拉斐尔期望着这计划可以成功。


纳綷党党员们约他于教堂会面,亚兹拉斐尔把那些预言书安置在手提皮箱里,一个响指,到達了教堂的门前。正当女上校站在亚兹拉斐尔的身旁,亚兹拉斐尔真的认为自己胜券在握,这令他的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个细少的弧度。但当那位女上校把冰冷的枪支抵在亚兹拉斐尔的头时,他的笑容却渐渐冷却起来。


接下来,三根枪头同时指着亚兹拉斐尔的头部。


那一刻,亚兹拉斐尔真的认为自己会无形体化,但其实无形体化不是最重要,而是他不太想看见加百列和一众天使。最重要是,他需要写一篇长长的文书来获得一个新的身体,对亚兹拉斐尔来说,比起写文书,他更喜欢坐在书店的沙发上,一边看王尔德一边喝着红茶。


就在这时亚兹拉斐尔听见了他再熟悉不过的抱怨声从教堂入口处传来,伴徐着彷如踢踏舞般的脚步声。


是克罗里。


亚兹拉斐尔感到内心的有股令人安心的暖流流过,如同往清泉中扔下一颗石头,泛起一个个涟漪,这是亚兹拉斐尔从没感受过的感觉。这不同那种天使所感受的大爱,而是一种一看见克罗里就有一种欣喜雀跃的复杂感情,看似存在着却捉不到。这种感觉如同于东门石墙上所感受到一样,这是亚兹拉斐尔第二次感受到这种感觉。


亚兹拉斐尔可以感受到克罗里来这里的目的 —他是来救自己的。既使克罗里不停地在抱怨,但亚兹拉斐尔从克罗里的字里行间感受到隐藏起来的关心与担忧。克罗里总是最口是心非的那个。毕竟他们八十年前才吵了一埸大架。那时更是亚兹拉斐尔单方面的不理睬。


克罗里穿着标准的三件套西装,剪裁贴服,一顶圆顶礼帽和标配的黑色墨镜。不知道为什么,亚兹拉斐尔第一眼留意到的,是克罗里的蛇纹标志。


接下来,克罗里对着那些纳綷党说道‘现在你们赶紧跑出去的话,还可以不用死,但如果你们不跑的话,二十秒那个原子弹便会把这个教堂炸得只剩一堆砖头。‘这是一个非常认真的警告,如果忽略克罗里满带恶作剧的微笑,就如同恶作剧成功的小孩般的表情。当然,纳綷党不会那么轻易相信克罗里的警告。


然后理所当然的,在一声巨响后,整座教堂化为一个废墟。亚兹拉斐尔站在整座废墟的中央,而恶魔则站在他两步远,剧烈晃动的火焰使亚兹拉斐尔看不清克罗里的表情,但亚兹拉斐尔可以看见火焰不停在克罗里金黄色的蛇瞳里划过,忽明忽暗,颜色梦幻而毫不真实。他更甚知道亚兹拉斐尔希望拿回那箱预言书,他在某只手中拿回那皮箱,再给予亚兹拉斐尔 ,他说这是他的小恶魔奇迹杰作。


克罗里问亚兹拉斐尔道要载他回家吗,亚兹拉斐尔无声地答应了。


亚兹拉斐尔不知要如何表达他的感激,但里头不单单只有感激。


— 克罗里是名恶魔。恶魔不能进入圣地。否则每踏一步则如同脚踏熔岩,罪孽加深。


但他还是进来了,而他只是为了救自己,救一名天使。


克罗里愿意为了他承受灼烧之痛。这就是克罗里深藏着的善良。


克罗里永远忘不了他是一个恶魔的事实。因此他试图了结自己。


克罗里于人间待久了六千年之久,他从人类身上了解到与其要做那些无趣的事,还不如享受人间的一切。忠于玩乐。克罗里一直认为酒和汽车是聪明可爱人类最好的发明。尤其是酒,喝醉酒的感觉难以言喻的,而那辆驾驶了90年的宾利,作为克罗里的爱车,它在90年中一直担任了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接载亚兹拉斐尔到任何地方。



在人间𥚃头,除了以上两项,克罗里最喜欢的事物便是时间。这是地狱与天堂𥚃从不存在的事物。事实上,地狱只有长期的黑暗,而且还有一群的恶魔,准确而言,是一群奇丑无比而毫无智慧的恶魔。而天堂也只有永远的光明,这是综合了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天使的时候的经验和出自亚兹拉斐尔口中的敍述。


当然,这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另一个原因就如同那句克罗里最爱说的那句‘我最喜欢时间的一点就是每天时间都带我们离14世纪远一点。‘


而且时间让克罗里觉得自己更像人类。


人类们很喜欢留意时间这一回事,好比那些经常留意下课时间的学生、很喜爱念怀过去的老人和那些写出关于时间的诗句的诗人。对于人类而言,他们观看时间的频率无比的高,这也归于人类的生命短暂。


他们也很热衷于利用手表来看时间,因此克罗里购置了很多有名的手表,甚至有些是绝版货和第一只的出厂货。


但无论恶魔怎样的去模仿、伪装,他永远不会也不是一名人类。他是一个恶魔,从天堂堕下的天使。他,永远是一个永生的存在。


孤独是永恒的附属品,拥有永恒的同时,就必须与寂寞作伴。


这是克罗里很早便已明白到的道理,他不能尝试去逃离这事实,那只有利用圣水来了结他的一生。


1862年


克罗里约见亚兹拉斐尔于圣詹姆斯公园,恶魔写了圣水二字于纸条上。他希望亚兹拉斐尔帮他取一些圣水。他收到意料之中的拒绝。’这,这会摧毁你的,克罗里,我不能够帮助你。‘ 亚兹拉斐尔把纸条扔进湖中,然后纸条自我焚烧起来,火焰把纸条烧得连灰烬也不剩。


亚兹拉斐尔拒绝克罗里的原因很简单,他从克罗里的表情中看出了他的意图— 他想用圣水来自杀。既即是克罗里的蛇曈被他那副黑色墨镜所遮挡着,但毕竟他们认识几千年,亚兹拉斐尔可以看出克罗里的小动作。克罗里的双手紧张地交叠着。但克罗里并不会那么容易放弃。


1967年


克罗里召集了几个人类帮助他去教堂偷取圣水,由于恶魔不能进入教堂,因此这任务必须由人类来进行。他们约了在苏活区其中一间酒吧内。在克罗里在酒吧中出来,回到自己的宾利,他却发现亚兹拉斐尔坐在宾利的副座位,他手中拿着一个格仔呢的暖水壶。


‘我知道召集了一些人去取圣水,我怕你有危险,因此我亲自来给你圣水。’ 亚兹拉斐尔把手中的暖水壶递给了克罗里。克罗里可以看得见天使那双橄榄绿的眼睛里有着显然易见的担心,克罗里因此斩断了他想自杀的念头。



堕天永远是克罗里的锥心之痛。他要保护亚兹拉斐尔免受堕天之痛。


坠天的经过对恶魔而言,早已是一个久远的记忆。所有天使与恶魔也拥有超凡的记忆力,在这六千年中,他们所做过的事、说出的话也记得清晰无比。但恶魔对于坠天的经历却模糊不清,就佛如闭上布幕演出的音乐剧,看不清、却听得见和感觉得到。


当克罗里一回忆起坠天时,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些如碎片般的影像和画面,比方说,一大片滚荡灼热的硫磺池、尖锐的碎石和全部羽毛已经烧焦脱落的双翼。而伴随的,便是痛彻心扉的剧痛。


克罗里一直甚少向阿兹拉斐尔提及他堕天的起因过程。这也归咎于克罗里曾经在第一次的恶魔聚会中,听哈斯塔说过:当恶魔爱上天使的那一刻,抑或是过于亲密的接触,天使便会化成恶魔。双翼开始焚烧,直至只剩下骨架。那时,克罗里正在低声抱怨着肮脏不堪的地狱,当听到这句话,脑海一片空白。



那年,是克罗里爱上亚兹拉斐尔的第一年[1。


克罗里知道天使,是不会想承受那样的剧痛。也并不想天使需要承受。由那时起,恶魔把对亚兹拉斐尔的爱意收藏于内心深处,用黑暗来遮蔽那温暖发亮的深沉爱意。对于亚兹拉斐尔的亲密接触也一概搪塞回去。


亚兹拉斐尔一直纠结于克罗里为什么不喜欢跟他有亲密接触,而且他也好奇于克罗里坠天的原因,他想了解到真相。


这事发生于世界未日后的一年。伦敦凌晨一时的天气依旧寒冷得令人想抓紧衣领。天使跟恶魔待在温暖的古旧书店里。面对着面的坐在舒适柔软的古典沙发上,而恶魔则惯常的把双腿放在古典沙发的扶手上,形成一种奇怪的姿势。双方手上同样紧握着红酒杯,杯中装满了醇香的上等红酒。那位恶魔不停把那些红酒倒进口中,使酒精渗透进他的每个细胞。不知是酒精令天使的勇气增加了不少或是这个问题早已静静地在天使脑内待了已久,天使缓慢地从舌尖上吐出每一个字句‘ 克罗里,你是.....如何堕天的?’


恶魔却只是轻描淡写地描述‘就是跟错了几个不该跟的朋友,说错了几句不该说的话,然后慢慢往下走着就堕落了。’


但以天使认识了恶魔六千年。以那些对恶魔的认知与了解,他可以在恶魔的眼中找到一些不愿告知的事实。如同在浓雾𥚃的怪物。那么危险而凶恶。


’那,为什么你不愿意跟我有任何的亲密接触?‘ 亚兹拉斐尔决定今天,要把自己心里的疑问一次全部取得答案。


‘我,我有跟你吃午饭,有去丽兹酒店,当你想尝新的甜品时,我有陪你去。‘克罗里故作镇定的答道。但还是可以从中听出一丝的恐惧与颤抖。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拥抱,不让我捉你的手,’ 亚兹拉斐尔走到克罗里的跟前,用他那双橄榄绿的眼睛,与克罗里金色的蛇膧对视着。把脸与克罗里保持着只要一动便可以碰上的距离,在把脸同前时,可以看见克罗里的身体有一下肉眼难以察觉的颤抖‘和亲吻我呢?你不会不知道我对你感情,没有一个天使会愿意跟一个恶魔交换身体,还代替他下去地狱的。’


但克罗里始终不愿说出真相,俯下头,只用牙齿紧咬着嘴唇,只为不吐出任何一个字词。尖牙刺进嘴唇,鲜血从伤口中溢出,顺着下巴的弧度往下流,最后滴在剪裁贴身的漆黑西装裤上,在漆黑中染上一点鲜红。但这程度的伤势对克罗里来说只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事。


愛情可以治癒一切,因為愛是上帝送給眾天使的最後一件禮物。


亚兹拉斐尔走去克罗里的跟前,接著双膝重重地跪在古舊木板上。克罗里被亚兹拉斐尔的行為震驚到了,从古典沙發上看站起來,双手顫抖卻堅定不移地緊抓著亚兹拉斐尔的手臂,從克罗里抵在亚兹拉斐尔的手臂上泛起青白的关節處,可以想像得見克罗里的力度。


‘天使,你不用這麼做的,快站起來。‘克罗里对亚兹拉斐尔劝說道,並嘗試把天使拉起來,但天使絲毫不動地繼續跪在古舊木板上。


‘我親愛的男孩,我會起來的,‘亚兹拉斐尔用左手輕拍了克罗里緊抓著他的右手,帶著安撫性,‘但我想和你談一下,來,先坐下和放開你的手。‘語氣柔和得如同在跟一個怕生的小孩說話,只要過於可怖便會嚇他一樣。


克罗里一臉不情願地坐下,他總是对這樣的亚兹拉斐尔沒有任何辨法。亚兹拉斐尔从古舊地板上站起來然後坐在張由奇跡变來的椅子上。



‘來克罗里,你愛我嗎?’亚兹拉斐尔坐下來後第一句便嚇得克罗里差点想變成一條蛇从沙發上逃走。而,說真的,克罗里這次卻想对亚兹拉斐尔說真話,既使惡魔是專說謊言。但克罗里已經把这份溫暖的東西放在心底深處六千年了,他們也不再是对立陣營,他們現在屬於自己的。


克罗里緊閉着唇,再鬆開,‘是的,我討厭你。[2]‘並沒有告白的緊張氣氛,反而平凡得如同討論晚餐食什麼一樣。由於他們之間的默契,亚兹拉斐尔跟得上克罗里奇異的節奏,‘噢,謝謝你,親愛的。’亚兹拉斐尔伸開双手把克罗里環在懷中,把下巴放在惡魔的肩上。懷中的惡魔明顯地顫抖了一下,克罗里嘗試掙脫出來。 亚兹拉斐尔只好把双臂鬆开來。


‘克羅里,你還記得那個來自加利利的木匠嗎?那個可憐的年輕人。‘克罗里語气中帶著炫耀與驕傲,‘當然,那時還是我帶他遊覽全世界的王國。‘


黑暗可以吞噬光明,但同時亦可以驅除黑暗。


AD 16[3]


亚兹拉斐尔曾經在耶路撒冷遇見過那個木匠。他們在路上擦身而過,但那位木匠卻停下來,一臉驚喜地抓著天使的手臂,語出驚人道‘你是天使嗎?’


亚兹拉斐尔感到驚奇,這個聰明的年輕人居然看得出他的身份。亚兹拉斐尔試探道,臉上保持微笑,‘年輕人,你為何這麼說呢?’‘因為我在你身上感受到大愛,但當中也有一些⋯別的東西。比方說,我感受到有別的愛,來自惡魔的愛。‘


這句話嚇得亚兹拉斐尔臉上掛著的微笑瞬间消失無蹤。其實天使知曉了克罗里的愛很久,久到從挪亞方舟時便知道。他渴望去回應克罗里,但礙於他們是对立陣營,這是不切實際的妄想。


‘我感覺到你們之間是互相認識,但小心一點,否則你會墮落的。但我知道一個方法可以避免這件事發生。只要你予以同等的愛給那名惡魔,然後用天使給予祝福的方式— 親吻他的額頭,那樣便可以用愛來化解黑暗。‘說完那名木匠便往亚兹拉斐尔的相反方向離去,只剩他一人站在路中央。


They deserve a better ending.


‘所以現在,’在克罗里聽完亚兹拉斐尔的話後正在發呆的空檔,他伸出那对寛大而洁白的双翼,把克罗里和他自己環在懷中,‘來,親愛的男孩,只需完成這個行為,我們便沒事了。’


克罗里終於在呆滯中清醒,他在亚兹拉斐尔吻上他的額頭前一刻詢問道,‘天使,那你討厭我嗎?‘天使再次跟上克罗里奇怪的節奏,勾起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當然,我親愛的。’天使吻上了惡魔的額。


在亚兹拉斐尔翅磅上的一抹黑消失了。


[1: 公元前3004,于挪亚方舟那年。


[2:大家知道的,惡魔不能說愛,所以克罗里說了一個謊言。


[3:因為耶穌出生於4BC,所以我設定耶穌二十歲。



*這是双結局,我這個是第二個,我應要求寫了上來。上一個在我上一篇文章裡,兩篇內容一樣但結局不同。




PandiHali

《龙与公主》第四话!

老蛇遇见天使啦❤️

《龙与公主》第四话!

老蛇遇见天使啦❤️

速水

鼠年快樂!
不可言說夫夫親親😘
來洗個版。

鼠年快樂!
不可言說夫夫親親😘
來洗個版。

琪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使的小翅膀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使的小翅膀杯子

只有英国亚马逊可以买到😭😭😭

想要拥有呜呜呜呜

占tag致歉_(:彡」∠)_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使的小翅膀杯子

只有英国亚马逊可以买到😭😭😭

想要拥有呜呜呜呜

占tag致歉_(:彡」∠)_

滴雨是只鱼
世 纪 对 决 好久没回来老福...

世 纪 对 决

好久没回来老福特了!

世 纪 对 决

好久没回来老福特了!

读作忙写作懒的咸鱼

本来还有斯哈年龄逆转,但是我卡了。


本来还有斯哈年龄逆转,但是我卡了。


朽妄安a
画了一页!!今天也在愉快上头?...

画了一页!!今天也在愉快上头👍

画了一页!!今天也在愉快上头👍

thePinkAmaris

【GO】伦敦的冬天必须开地暖

是个沙雕小短文

大家看着笑笑

因为地暖真的好舒服啊

是一个关于克劳利冬眠的故事

地暖真舒服啊

是个沙雕小短文

大家看着笑笑

因为地暖真的好舒服啊

是一个关于克劳利冬眠的故事

地暖真舒服啊

PandiHali

《龙与公主》第三话!

终于考完试啦啦啦可以好好肝画了

第二页请忽略!!!我多放了一张QAQ

老蛇出来保护小天使了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关注一下!这个故事还很长呢不要错过后续的内容哦💕

《龙与公主》第三话!

终于考完试啦啦啦可以好好肝画了

第二页请忽略!!!我多放了一张QAQ

老蛇出来保护小天使了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关注一下!这个故事还很长呢不要错过后续的内容哦💕

纵酒行川

入坑费#

我好爱!!!太甜了!!!

入坑费#

我好爱!!!太甜了!!!

⍟⎊柯棂⚡️🐍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WisesnailArt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WisesnailArt

闵汐夕夕夕

关于天使和甜食的真香定理 

好兆头+法扎

莫扎特成为恶魔以后萨列里成为了天使

莫扎特在地狱碰见了克劳利

莫扎特想知道大师+甜食=?

渣手绘 看个乐呵


答案是作曲时被甜食幻想所勾引了思绪的萨列里。

作为维也纳宫廷乐师长——萨列里 是绝不会喜欢奶油蜜桃的!

面对莫扎特的询问

他作出了 甜食交响曲(?)

关于天使和甜食的真香定理 

好兆头+法扎

莫扎特成为恶魔以后萨列里成为了天使

莫扎特在地狱碰见了克劳利

莫扎特想知道大师+甜食=?

渣手绘 看个乐呵


答案是作曲时被甜食幻想所勾引了思绪的萨列里。

作为维也纳宫廷乐师长——萨列里 是绝不会喜欢奶油蜜桃的!

面对莫扎特的询问

他作出了 甜食交响曲(?)

Judy嫑生气要淡定
【Good Omens 】【R...

【Good Omens 】【RA】【" Raphaels "】

不好意思让大家等这玩意等了这么久。。

明天大概可以放出序章和第一章(我知道俺的写作速度堪比石头自主运动 真的很抱歉😢)

它的名字是"Angels ",是我第一次尝试写连载的同人文

(第一章节奏非常缓慢,有与主要故事线关系不大的事件,在后面几章会逐渐快起来的。

另请注意图片中的那条动态,它会随着章节的更新更新各种人物的设定😉

【Good Omens 】【RA】【" Raphaels "】

不好意思让大家等这玩意等了这么久。。

明天大概可以放出序章和第一章(我知道俺的写作速度堪比石头自主运动 真的很抱歉😢)

它的名字是"Angels ",是我第一次尝试写连载的同人文

(第一章节奏非常缓慢,有与主要故事线关系不大的事件,在后面几章会逐渐快起来的。

另请注意图片中的那条动态,它会随着章节的更新更新各种人物的设定😉

QiAn_Mischièf.
Azi那天突然向在一旁默默注视...

Azi那天突然向在一旁默默注视自己的克劳利问:“可不可以向我展示一下恶魔的火焰”

Crowley极其不满,用同他喊“How long we've been friends”一样的表情,轻声说:“我已经在六千年前给你展示过了…”

然后他们展开了一段回忆 💜

Azi那天突然向在一旁默默注视自己的克劳利问:“可不可以向我展示一下恶魔的火焰”

Crowley极其不满,用同他喊“How long we've been friends”一样的表情,轻声说:“我已经在六千年前给你展示过了…”

然后他们展开了一段回忆 💜

速水


光與影
找到一張之前的茲寶草稿,愉快的塗鴉!


光與影
找到一張之前的茲寶草稿,愉快的塗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