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acha Life

6415浏览    123参与
怜桃

*54蔡鸡不要喷我

*画风多变,真的很多变

*人体崩坏+表情崩坏!

*印象流,Entity那张是私设!

*p5是我和Satsuna姐姐的结婚现场【划掉】,注意避雷!

p2因为对着光拍所以铅笔吗反光了,我重发了一遍,点我头像就能看到!

p6是我强行摘下了Entity的帽子🍑😂,纸很皱是因为被同学揉的

p7-10都是梗原——

勿喷🍑(இωஇ )

*54蔡鸡不要喷我

*画风多变,真的很多变

*人体崩坏+表情崩坏!

*印象流,Entity那张是私设!

*p5是我和Satsuna姐姐的结婚现场【划掉】,注意避雷!

p2因为对着光拍所以铅笔吗反光了,我重发了一遍,点我头像就能看到!

p6是我强行摘下了Entity的帽子🍑😂,纸很皱是因为被同学揉的

p7-10都是梗原——

勿喷🍑(இωஇ )

枯羽
官网lunime.com将于后...

官网lunime.com将于后天关站,请各位及时抢救需要的文件

官网lunime.com将于后天关站,请各位及时抢救需要的文件

金橘Kumquat

随手弄了一个…(忘记名字)

啊反正就是donjuan的车万克苏鲁里的神似小五的那位(没找到轮椅)

原图是p2?

好的我真的很菜

随手弄了一个…(忘记名字)

啊反正就是donjuan的车万克苏鲁里的神似小五的那位(没找到轮椅)

原图是p2?

好的我真的很菜

喜欢凯文的狼约
才意识到我应该做一个崩坏陷阱...

才意识到我应该做一个崩坏陷阱

机翻名字不要在意

才意识到我应该做一个崩坏陷阱

机翻名字不要在意

医生永乐
想象着教授小时候拿着无梦魔药,...

想象着教授小时候拿着无梦魔药,游戏:Gacha Life

想象着教授小时候拿着无梦魔药,游戏:Gacha Life

喫茶店の本です。

我只知道这个游戏有点冷门。

我只知道这个游戏有点冷门。

新建用户
工藤发型太难还原了 不打他ta...

工藤发型太难还原了 不打他tag了

工藤发型太难还原了 不打他tag了

鸽手茶悦

p1是Lyte的关节可动小人儿(结果又被我咕了)p2是私设Lyte性转

p1是Lyte的关节可动小人儿(结果又被我咕了)p2是私设Lyte性转

鸽手茶悦
幼cyko,我又双叒叕忘画cy...

幼cyko,我又双叒叕忘画cyko脸上的纹路了

幼cyko,我又双叒叕忘画cyko脸上的纹路了

鸽手茶悦
暑假摸的尝试厚涂的Eve,没画...

暑假摸的尝试厚涂的Eve,没画完

暑假摸的尝试厚涂的Eve,没画完

鸽手茶悦

月考摸的(然后月考凉了)
p1洛丽塔Eve,p2旗袍Clo,p3VL兄弟合影以及我把v哥衣服画错了,p4是猫猫phanny

月考摸的(然后月考凉了)
p1洛丽塔Eve,p2旗袍Clo,p3VL兄弟合影以及我把v哥衣服画错了,p4是猫猫phanny

鸽手茶悦

摸了群里渡边的梗
有的水了.jpg
p2是渡边的灵魂p图

摸了群里渡边的梗
有的水了.jpg
p2是渡边的灵魂p图

半空要做快乐糖手

全是摸鱼,没有质量高的
p1-2是 @YO闲之蓝 老师的DJ 1chi私设(有cp向!!)
p4Lucas×1chi性转
p5是Lyte,我不会画画(;
后两张是Eve,她好可

全是摸鱼,没有质量高的
p1-2是 @YO闲之蓝 老师的DJ 1chi私设(有cp向!!)
p4Lucas×1chi性转
p5是Lyte,我不会画画(;
后两张是Eve,她好可

TT kastike
玩了这张表弄得很随意,看着开心...

玩了这张表
弄得很随意,看着开心就ok
还有好多人没有登场艹,各位自行脑补吧

玩了这张表
弄得很随意,看着开心就ok
还有好多人没有登场艹,各位自行脑补吧

Andy

自己在Gacha Life捏的(华为发送 iPhone6制作)
(其实是在为脑子建模,自己也有想象的同人)                                          ...

自己在Gacha Life捏的(华为发送 iPhone6制作)
(其实是在为脑子建模,自己也有想象的同人)                                                             (1是我的中二的学校生活同人中的三个宝石(肤色稍微不正常),最左边的是凤凰,中间是孔雀,最右边是蓝铜。3是我有个同人的宝石病娇,粉色蓝宝石,但是没同人文。2是日长和浩文还有飘陌,飘陌的肤色不正常别怀疑,是僵尸,日长是那个肤色略微不正常的那个。4是初玉,那个是辉锑同人第一个场景史莱姆中她们朋友伊莹的同学)

枯羽

个人的DJ组cp倾向图, 原图p2有需要自取。

总结一下就是DJ X你是不是拿了galgame剧本(咳)

个人的DJ组cp倾向图, 原图p2有需要自取。

总结一下就是DJ X你是不是拿了galgame剧本(咳)

枯羽

[CloX/微allX]余烬

·算是上次的X/Phantom后续

·角色死亡预警

 

       Clover走进病房的时候,Vinyl已经坐在病床边缘了。初冬下午稀薄通透的金色光线透过玻璃窗,经输液瓶折射后落在Xavier手中的书页上。也许是无话可说,两人都静默着,近乎像Vinyl昏迷期间无数次深夜探望的再演,不过探望者和病人的角色已经互换。Vinyl先注意到了Clover的存在,他向女孩点头致意,站起身来。“再见,Vinyl。”X打破了寂静。“嗯。”对方回应,转身离开了病房。

   ...

·算是上次的X/Phantom后续

·角色死亡预警

 

       Clover走进病房的时候,Vinyl已经坐在病床边缘了。初冬下午稀薄通透的金色光线透过玻璃窗,经输液瓶折射后落在Xavier手中的书页上。也许是无话可说,两人都静默着,近乎像Vinyl昏迷期间无数次深夜探望的再演,不过探望者和病人的角色已经互换。Vinyl先注意到了Clover的存在,他向女孩点头致意,站起身来。“再见,Vinyl。”X打破了寂静。“嗯。”对方回应,转身离开了病房。

       Clover移开床头柜上的空水杯,把X托她带来的资料放在上面。和自己的mixgear相处了近十年后,她很确信自己可以直接在桌面上造出一个传送门,然后直接把这沓纸张隔着三十公里准确无误地丢到目的地,全然不会有散开的风险。或者她也可以直接根据医嘱否决Xavier所有继续工作的尝试,但她还是下意识地选了自己最为厌恶的低效率行为,意识到这点时她有些窘迫,X向她道谢,接过档案的手骨节分明,带着和火系截然不同的低温。

     Clover想起他以前提过的植皮手术,短暂地好奇起X的手是否还保留着人类构造,又或许皮肤下早已没有血肉,只余同脸上一样的金属骨骼。她看到前上司咬着笔,电子义眼专注地盯着和它一点不搭调的纸质档案——二十年前就濒临灭绝的信息载体,他不会真把自己当老头了吧,Clover的大脑懊恼地尖叫,音响里正在播放的曲子听起来像是上个世纪的产物,她花三分钟辨认出它的实际来源,DJ Phantom的首张专辑,发行于三十年前。这时候居然开始怀旧了吗,她抬起头,看到熔融金属般橙红的黄昏从窗口涌进来,把Xavier的红发点燃成余烬的色调,皮肤却显出病态的苍白,Clover呼吸一滞,感到某种近似窒息的钝痛。

“Clo?”困惑的语调。

“抱歉,如果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我该走了”犹豫的语调,努力保持声音平稳。

“再见,Clo。”平静的语调。

“……请保重,Xavier”毫无来由的颤音。

“尽力。”隐约的笑意,原因无法辨析。

  Clover站起身,几乎夺门而出。

      天空逐渐冷却成蓝灰的雾气,数分钟后会变成和建筑物外墙一般全然的黑色,vinyl city很久以前就不再使用路灯,路面和建筑边缘内嵌的照明灯管依次点亮,顺着她的视线一路重新勾勒出浅青色漂浮的轮廓。这样的场景对外来者而言或许具有美感,但习惯以后便是无法忽略的寒冷,让人无来由地想起超大型的金鱼缸。她抬头凝视和地面一般匀质深黑的夜空,略有些怀念圣诞夜的焰火。

       腐化事件结束后她迎来了可称平静安稳的日常,几乎忘记了用半吨废铁碾碎不速之客骨骼的声响。Vinyl City正在修复初期,日程表上堆了无数事待做,她却总有种无所事事的错觉。X在Eve消失后把自己锁在实验室足足一个半月,“不用担心,我没事。”他隔着门告知Clover, 声音艰涩得让她想起生锈的留声机。一周后在她严肃考虑暴力闯入必要性的时候门重新打开,X挥舞着红色的新mixgear探出头来,“Hey Clo, 过几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当圣诞老人?”熟悉的愉快音调。完全猜不到这家伙在想什么,Clover感到有些胃痛,但她最终点头应允。毕竟不看着的话,他没准会再失手炸掉自己。

       当晚他们目睹天使降临,Eve展开新生的浅金羽翼,与雪片一同自天空缓缓落下,X把关于靴子推进器结构合理性的争论丢在一旁,一把拉住Clover的手腕向Eve冲去,她在条件反射的惊呼过后瞪了X一眼,启动mixgear把承受的重力调整到人类可以忍耐的范围内,金色的天使睁大了眼睛扑过去,“爸爸,圣诞快乐!”她像个普通的十三岁女孩一样咯咯笑,X伸手去揉她的头发。三个人停在离地二百米的高空俯视焰火,金属盐在高楼之间爆裂成彩色的光点,经无数镜面反射后构成一片虚拟的星空。Clover和X把礼物丢下去,彩纸包装的盒子缓缓沉入烟花中,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外。几乎像是一家人会干的事,Clover这么想着,无意识地露出微笑。

       回程路上X毫不意外地扭了脚,他六小时前言之凿凿地宣称“绝对没问题”的推进器——读作七厘米高跟靴,毫不留情面地让他栽了个跟头。Clover一脸了然地把准备好的急救箱推过去。如果是以前,这样大概够他死好几次了吧。她望向X的侧脸,他用过长的额发和金属部件把自己扮成古早科幻片里的反派模板,然后习惯性地扯出半真半假的狞笑,几近病态的苍白反而使X在爆炸中心狂笑的形象愈发可怖。但Vinyl city家喻户晓的爆炸狂魔现在正坐在地板上小心翼翼地包扎脚踝,卸掉边角薄利的金属垫肩后整个人显得过度瘦削,红发垂落在曲起的膝盖上,神情专注而空洞,几近憔悴。Clover伸出手去,试探性地碰触X肩上凸起的骨骼,“去睡觉, Clover, 都几点了。”他吓了一跳,声音有些不满,Clover看到他下意识地露出锋利的犬齿。明天见,她将表情切换回工作模式,在得到回应前消失在楼梯拐角。

       隔天清晨X已经回到实验室,隔着成堆的瓶瓶罐罐向Clover道早安,她留意到电脑桌上的咖啡杯已经不再冒出热气,但并没有深究下去的愿望。X之前所做的研究先是为了满足其求知欲,后来便是在腐化阴影下的垂死挣扎。前者在他见证Eve所受苦痛的漫长时光中消磨殆尽,后者如今也已被异界旅人斩杀。连他一直希冀的复仇也于之前的动乱中自我了结,但在一切全无意义之后,X对mixgear研究的执念却愈发深刻。Clover不明白原因,但开始习惯于在凌晨两点额外设定一个闹铃,以便把趴在办公桌上睡着的X拖回房间。

       每个圣诞节他们还是会去扮演圣诞老人,撒下漫天的焰火和礼物盒。他们见证Ultimate Record毁灭后音乐的缓慢复苏,人造天使逐渐羽化作真正的神明,再寻不到初见时的痕迹。Phantom挂在圣诞树上晃来晃去,背景音乐从交响乐切换成钢琴独奏,接到礼物的人露出与前一年极其相似的笑容。在第四个圣诞节Clover看到有人自尽,少女浅金色的长发在风中散开,伴着雪片坠穿无数细碎的彩色光点,像是被狙杀的星辰,她在Clover来得及采取任何行动前坠地,脸上带着近乎满足的平静笑容。救护车抵达时人群已经聚拢,却没有一个知晓她的身份或动机。如果能决定自己的死期的话,我估计也会选在圣诞节,X的声音低得像是自言自语,Clover移开视线,假装没有听到他刚才的问题发言,也没有注意到对方因例行偏头痛而扭曲了一刻的脸。第七年她开始强行拖着X去定期检查。第九个圣诞节后两个月Clover被实验室传来的响动惊醒,她赤着脚冲进门,看到白色止痛药散落在打翻的不知名试剂里,几千个气泡腐蚀X的实验袍边缘。极端刺目的日光灯夺去皮肤纹理,使他变成与桌椅药瓶同色同质的无机物,唯独红发在她因强光而收缩的瞳孔中显得泛黑,质感如同瘀血。

        Clover看过所有的检测报告和扫描影像,而它们全部指向同一个结果,那场年代久远的爆炸给X的循环系统和神经系统造成了不可逆的严重损伤,之后的处理都无法阻止器官坏死的进程。X扫过一眼,不以为然地嗤笑说果然如此,他十几年前就估计到了这么一天。我要被烧干净啦,Clo。X指着自己的电子义眼,笑得露出虎牙,随后被枕头拍了脑袋。

       X声称爆炸,燃烧,衰老或是器官衰竭都不过是殊途同归的氧化反应,因此绝大多数人最后都会被烧死,从人形变作只有原先体积70%的皱缩团块。刚入院时他表示自己至少规避了最糟的死状,顺带想方设法气走为数不多的来访者。两星期后他倦于再扮演反派角色,神情和语调都回归机械齿轮咬合般精准,单调而确凿无疑。她猜想X确实像是他先前的玩笑一般正在燃尽,毕竟困倦是缺氧的典型症状之一。

     
      Clover再次造访病房的时候已经入夜,X站在一片黑暗里发呆,过了很久才发现Clover的存在,请帮我个忙,他半转过身,已经断电的义眼漆黑一片,映射出窗外第一朵焰火的零星光点。

       三分钟后他们站在Vinyl City中央广场,我还是喜欢老地方,X仰望。你会冻成冰块的,而且那里连落脚点都没有。Clover白了他一眼,而且协助重病号逃狱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决定。也许吧,尺寸不合的病号服向下滑落,露出锁骨附近的大片皮肤,X打了个寒战,裹紧出门时披上的外套。他们向着广场中心走,人流密度逐渐增大,Clover自然而然地拉起X的手。年幼的神明自头顶掠过,降下祝福,X伸手去接飘落的羽毛,它们在触到掌心的一刻散成金色的碎片。Eve没有停留——高次元存在不得不接收过多的信息,作为实验体为数不多的记忆早已被抹消殆尽。X发现时只是耸肩,反正也没什么好回忆,忘了正好。人群散开后Clover启动mixgear准备回程,X按住她的手说再待一会。Clover皱起眉头,但并不反对,跟着他坐到广场台阶上等待焰火表演结束。“抱歉,Clover。”雪在X的头发上融解,吸收了过多水分的刘海滑落到一侧,露出平静而近乎悲哀的视线,以及虹膜深处余烬般跳动的隐约光点。他像是想缓解尴尬似的,问她记不记得腐化时期的事,Clover点头,其实我们以前干的和现在也差不多,都是搞爆炸再高空抛物,他微微笑起来,不过现在大家都比较开心。他眯起眼睛往Clover肩头倒,坚硬的金属片陷进她的皮肉,Clover却没有移动,X继续回忆,从情人节匿名送到的义理巧克力到Vinyl club的曲风变化,再到他多年前捡回来的一黑一白两只瞎猫。X提起一个老熟人,怪不得他总是那副样子,所有人在死亡面前都会变得相同。最后他露出她熟知的笑容,刚见面的时候Clo你真够矮的。Clover生不起气来,转过去看他,X以极其别扭的姿势顺她柔软如鸦羽的短发,十三年了,你还在真是太好了。烟花已经消失很久,Vinyl city重新变成青色透明的水族箱,他合上眼睛,以沉海的姿态慢慢滑落。Clover把X抱起来,发现他轻得像将尽的火焰。

        年底她收到医院的电话,患者Xavier已经去世,请尽快前往医院处理后续事宜。她放下电话后蹲在原地,从下午三点蜷缩到夕阳西下。她回想起许久以前DJ X在燃烧的废墟中向固执地紧抱着绿色mixgear的自己伸出手,这是自那之后她第一次感到无助。

“在棺材里塞满炸药,然后把仇人全部逮过来怎么样? 然后BOOM!”

“……”

“要不直接装个自爆装置,设定脑死亡后启动?”

“……别闹。”

“……你很无聊诶Clo”

“多谢夸奖。”

  

   X的葬礼是和他极不搭调的常规模式,Lyte咬牙切齿地一拳砸在棺材盖上时也没有任何要爆炸的迹象,Vinyl把手搭在他肩头,默不作声。Clover注意到音响里熟悉的小提琴和弦与远处伫立的黑色身影,她咬住下唇,用皮肤破裂的刺痛缓解肺部近乎窒息的撕裂感。这一年的最后一个黄昏缓缓划过墓碑,停留在她鞋尖前三十厘米,光线逐渐隐没成暗蓝的灰烬。

极确切的悲伤终于在Clover的心脏内部爆裂开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