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ambit

5872浏览    306参与
夔家小冥啦啦啦

【手书】快银什么的不干啦

好的事实证明晚上不睡觉的人是真的容易发神经23333

不会搞软件的人只能自己唱了,听的时候记得保护自己的耳朵,有想要翻唱的来找我要歌词23333

来来来听听快银宝贝的罢工宣言233 

好的事实证明晚上不睡觉的人是真的容易发神经23333

不会搞软件的人只能自己唱了,听的时候记得保护自己的耳朵,有想要翻唱的来找我要歌词23333

来来来听听快银宝贝的罢工宣言233 

夔家小冥啦啦啦

【Gamquick】喂饱


【Gamquick】喂饱

*模特AU

*A牌xO银

*ooc慎入

*关于职业的不负责任描写,大家看个爽就行了,

*看老雷吃瘪真开心


让我们试试康,密码是钢盔英文全拼开头字母大写

这个是随缘,能不能看真的很随缘


——————END——————


再一次被逼到自己产粮,模特au那么香真的没有老师考虑写题一下吗啊阿啊。我简直就是写文困难儿童,一篇文憋了一整天才写出来,大家就将就着看看吧。


  OK,感谢看到最后的小天使们,欢迎点赞以及评论,我们有缘再见吧2333_(:з」∠)_  


【Gamquick】喂饱

*模特AU

*A牌xO银

*ooc慎入

*关于职业的不负责任描写,大家看个爽就行了,

*看老雷吃瘪真开心


让我们试试康,密码是钢盔英文全拼开头字母大写

这个是随缘,能不能看真的很随缘


——————END——————


再一次被逼到自己产粮,模特au那么香真的没有老师考虑写题一下吗啊阿啊。我简直就是写文困难儿童,一篇文憋了一整天才写出来,大家就将就着看看吧。


  OK,感谢看到最后的小天使们,欢迎点赞以及评论,我们有缘再见吧2333_(:з」∠)_  

夔家小冥啦啦啦
咳,摸完这张我只想感叹,砖红色...

咳,摸完这张我只想感叹,砖红色是真的显白233333


ps.我好想看模特设定有没有老师写啊啊啊我激情配图啊啊啊啊

咳,摸完这张我只想感叹,砖红色是真的显白233333




ps.我好想看模特设定有没有老师写啊啊啊我激情配图啊啊啊啊

夔家小冥啦啦啦
“他进了盗贼工会,Pietro...

“他进了盗贼工会,Pietro就和他一起偷东西;他被国会封为爆裂法师,Pietro就和他一起打领带;他当了巫师工会的会长,Pietro就跟他一起吊打四方挑战者;他在黑森林里归隐,Pietro就跟他一起种菜打猎。”


他爱Pietro是因为Pietro真的爱他

                           — ...

“他进了盗贼工会,Pietro就和他一起偷东西;他被国会封为爆裂法师,Pietro就和他一起打领带;他当了巫师工会的会长,Pietro就跟他一起吊打四方挑战者;他在黑森林里归隐,Pietro就跟他一起种菜打猎。”


他爱Pietro是因为Pietro真的爱他

                           — —《勒博先生和他的老公》by百里赵四

夔家小冥啦啦啦

亚克力板钥匙扣开团啦,有意向的集美们来康康呀。


cp:漫画/XCU牌快

价格:20r


今天也是为牌快努力的一天2333

亚克力板钥匙扣开团啦,有意向的集美们来康康呀。


cp:漫画/XCU牌快

价格:20r



今天也是为牌快努力的一天2333

英帕拉牛批
丑不拉几的。没手感的长头发牌

丑不拉几的。没手感的长头发牌

丑不拉几的。没手感的长头发牌

EdWoodScissorhands
❤𝑯𝒂𝒑𝒑𝒚 𝑽?...

❤𝑯𝒂𝒑𝒑𝒚 𝑽𝒂𝒍𝒆𝒏𝒕𝒊𝒏𝒆'𝒔 𝑫𝒂𝒚❤

❤𝑯𝒂𝒑𝒑𝒚 𝑽𝒂𝒍𝒆𝒏𝒕𝒊𝒏𝒆'𝒔 𝑫𝒂𝒚❤

无人组的鸽子养殖基地

“银总,牌哥已经被你拉黑一个月了”

“那他道歉了嘛?” 

“没有,他和半个月前新认识的小姐姐刚分手”

♠︎♣︎♥︎♦︎

牌皇&快银!

菱形金属章正在征集中

漂亮小铁块(挂掉)

漂亮男人🤔

菱形系列还在更新中!欢迎来蹲! ​​​

群:1027127470

“银总,牌哥已经被你拉黑一个月了”

“那他道歉了嘛?” 

“没有,他和半个月前新认识的小姐姐刚分手”

♠︎♣︎♥︎♦︎

牌皇&快银!

菱形金属章正在征集中

漂亮小铁块(挂掉)

漂亮男人🤔

菱形系列还在更新中!欢迎来蹲! ​​​

群:1027127470

夔家小冥啦啦啦

【手书】俄罗斯套娃

https://b23.tv/av81952071

cp:牌快【影视+漫画】以及红银

说好的手书我总算搞完了!

AE天天给我出幺蛾子搞得我到现在才能发出来,人生简直过于艰难

2020年的第一份手书,祝大家新年快乐哦

虽然说是全程描图吧hhhh,方便的话大家给原作者也去点个赞吧,如有冒犯还亲原谅

https://b23.tv/av81952071

cp:牌快【影视+漫画】以及红银

说好的手书我总算搞完了!

AE天天给我出幺蛾子搞得我到现在才能发出来,人生简直过于艰难

2020年的第一份手书,祝大家新年快乐哦

虽然说是全程描图吧hhhh,方便的话大家给原作者也去点个赞吧,如有冒犯还亲原谅

夔家小冥啦啦啦

【Gamquick】Remy LeBeau’s Guide:More effective agent

【Gamquick】Remy LeBeau’s Guide:More effective agents



*漫画牌快向


*我流牌快谈恋爱


*愉悦的开车踩了急刹


*圣诞节贺文,都到圣诞节啦就来写一些甜腻腻的恋爱吧!!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鉴于你们的眼镜儿太太忙的没空写文那么这个系列就由我来发扬光大吧!【不是


*忘记前文的请自己去补课哦【当然不补也没关系因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嘿嘿】



又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到处都洋溢着欢快的氛围,就连薮猫工业的员工宿舍也也回响轻快的圣诞小调。洛娜反坐在椅背上悠闲自在的撑着下巴看着道格和术士手...

【Gamquick】Remy LeBeau’s Guide:More effective agents




*漫画牌快向


*我流牌快谈恋爱


*愉悦的开车踩了急刹


*圣诞节贺文,都到圣诞节啦就来写一些甜腻腻的恋爱吧!!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鉴于你们的眼镜儿太太忙的没空写文那么这个系列就由我来发扬光大吧!【不是


*忘记前文的请自己去补课哦【当然不补也没关系因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嘿嘿】




又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到处都洋溢着欢快的氛围,就连薮猫工业的员工宿舍也也回响轻快的圣诞小调。洛娜反坐在椅背上悠闲自在的撑着下巴看着道格和术士手忙脚乱的往圣诞树顶挂上星星和彩灯,直到译码差些从梯子上上跌下来才忍着笑意动动手指,接过了这项由她来做效率会更高的工作。


“有谁会不喜欢圣诞节吗?”总算可以从梯子上爬下来的道格伸了伸懒腰,接过雷米递来的蛋酒,放松的陷进树下堆着的懒人沙发里,作为超级英雄,这么休闲的日子可并不常见,他可还依稀记得去年圣诞节他们被派去清理一个巨型史莱姆一样的外星人,绿色的,浓稠的,仿佛带着病毒的鼻涕。


“如果你这句话是个问句的话我想我可以回答你。”递给他杯子的男人笑盈盈的冲着房间歪了歪脑袋,他的三只猫咪围在脚边蹭着他的脚踝,得不到主人的注意急的喵喵直叫。“我想Quicksilver可能快恨死这个圣诞节了吧。”他边说边捞起叫得最欢的那只抱在怀里,端着手边那杯还是温热,冒着奶香的蛋酒,推开了皮特罗的房门


“也许我应该去看看我们的speedy boy 有没有好一些。”




请允许我们为不知情的观众放一遍回放,圣诞节前夕,普通的一天,普通的队友做着普通的任务。直到敌人——那个长得像中年发福及秃头的爱因斯坦(无意冒犯,只是这样形容,会比较有画面感)冲着洛娜扔出某个装着绿色试剂的瓶子。你们知道,绿色的总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装在试管里的那种。皮特罗几乎是本能反应的挡在了他的好妹妹面前,玻璃碎裂,那些奇怪的液体粘了他满头满脸,后来事实证明那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皮特罗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一世英名会毁在一管小小的病毒上,好吧也许对于别人来说,那东西确实挺要命的,可对于身体机能异于常人的速跑者来说,生病可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过快的新陈代谢保证了他不受任何病毒的困扰,哪怕是在流感季节,他依旧可以自自由呼吸不用把自己捂在一层过滤用的棉布后面,他甚至不太明白发烧这件事情是如何让他哪位看起来永远坚强的妹妹变得“弱不禁风”甚至有些像八岁的小女孩一样可爱。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太他妈的难受了,手脚无力的的感觉让他感到暴躁与困倦,这些异样遍布在全身每一条血管里,混杂着每一处血液。




时间调回现在,雷米轻手轻脚的走进拉着厚重窗帘的房间,将费加罗放在地上,小家伙迅速的窜上床铺和被子里隆起的“小山丘”依偎在一起。房间里很安静,灰色的羊毛地毯很好的减小了脚步声,房间里静的只能听见速跑着因为呼吸不顺而变得格外粗重的鼻息。牌皇绕到床边坐下伸手推了推那个将自己完全裹成团子的人


“怎么,你是想用被子把自己捂死吗?”


皮特罗其实从他进来的时候就听见了,可是他一点都不想理他,发烧带来的头昏脑胀让他一点好脾气也没有,他没有出声,只是慢吞吞地在被子里翻了个身背对着房里不请自来的客人。 


“起来试试我的独家配方,也许会让你舒服些?”棕发的男人将手里的马克杯放在床头,也不和他多费口舌,只是扯着被子将人从里面扒拉出来,动作大的就连窝在一旁的费加罗都被掀出去好远。


“你他妈的是有什么毛病,没看见我在睡觉吗?”


皮特罗的声音听起来糟糕极了,就像在沙漠里缺水行走的旅人,嘶哑的不成样子。他恹恹的躺在床上,拧着眉头,打着冷颤的将被扯到大腿上的被子裹了回来,这回倒还算给了面子,露出了泛这不自然潮红的面颊,再也不像之前那样总是神采奕奕一副永远有用不完的活力的样子。他不太想和牌皇说些什么,持续不断的发烧让他觉得头晕目眩连撑起眼皮都觉得费力,嗓子里像是谁在里面架了个火堆,火烧火燎的疼。鼻子也不太舒服,只要姿势稍微一不对鼻子就会失去它原本的作用变成一个装饰品。床头的卫生纸堆成了小山,鼻尖也因为不断的擦拭变得通红,就像雷米嘲笑他所说的话:一只红鼻子的驯鹿。


“我看见的只有一个病的惨兮兮还不肯接受别人帮助的家伙。”雷米抱着胳膊,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人。


“鉴于有些人之前还说过他爱死我了,作为交换我是不是也应该关心一下他的健康呢?”




很好,这话让快银的脸红得更加厉害了。




牌皇观察到这有趣的反应挑着一边的眉毛,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那温度一点也没有要退下去的意思,这让他不禁皱眉。男人从口袋里摸出刚冰箱的隔层里翻出的小纸包,打开一枚子弹一样的乳白色栓剂就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略粗糙的表面还带着冰凉凉的触感。


“只能用这个了,你要再不退烧的话,我就得用点别的什么特殊方式了。”


“什……!?”

【请在评论里找链接,如果挂了请疯狂dd我,我醒来会补的】


男人收拾好一切将银发的青年清理干净搂进怀里,再附上一层暖和的带着体温的棉被,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快睡吧,需要我给你唱安眠曲吗speedy boy?”

“你还是闭上嘴吧混球,你为什么还没滚?”皮特罗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把脑袋靠在男人怀里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闭起眼睛。雷米倒是对他这种口是心非的小把戏很受用。

“这不是为了监督你不要再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药自己弄出来么,虽然说它现在可能已经完全融化在你手感完美的小屁股了。”

“你要再继续说这些屁话就给我滚出去!。”

“好了,赶紧睡吧,也许你睡醒了就能赶上晚上的圣诞大餐了,洛娜说她要烤火鸡。”

“只要不是危境做,怎样都好。”银发男人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呼吸平稳。雷米又探了探他的额头,温度降下去了是一个很好的征兆,也许圣诞老人的魔法显灵了。


太阳一点一点的降下去,夕阳很快的就染红了半边天际,冬天的日子天总是黑得特别快,圣诞节用来装饰的彩灯也一闪闪的亮了起来。皮特罗裹着毛毯坐在飘窗边,重病号的身份让他可以悠闲地坐在这里享用雷米为他重新调配的蛋酒,而不是跟着一起去清理一片狼藉的厨房灶台以及水池,奶油醇厚的口感和加了三倍不止的砂糖让他感觉好极了,连头顶总是翘起的两撮头发也是一抖一抖的,牌皇的三只小猫就窝在他腿边,像三个小暖炉一样。

“我还以为你最起码得下个星期才能从床上爬起来了。牌皇对你用了什么神奇的‘爱情魔法’?”洛娜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给全身放松的皮特罗下的一个机灵,如果他是一只猫的话此刻应该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

“咳!?什么?洛娜我们没有?”速跑者手忙脚乱的解释着,耳尖也可疑的变得通红起起来。很明显洛娜今天又喝的有点多,此刻正看着他哥的窘态笑的开心。

“行了Polar*,你就别逗他了,一会再烧起来,就算我白忙活了。雷米正用毛巾擦着手走过来,说出来的话倒是更让想入非非

“啧啧,现在我可真的不相信你们两个是清……?”北极星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看见牌皇在皮特罗的脸上亲了一下,惊的她差些拿不住手里的啤酒杯。

“What the FUCKING are you doing?”两兄妹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爆发出了疑问,可能皮特罗语气里的责备更多一点,而洛娜看起来更像是接受不能。

“槲寄生。”雷米指了指正挂在飘窗边上的装饰品。“你不能拒绝。”他笑着冲皮特罗眨眨眼睛“看起来我们的好首领开始生气了,也许对与情人节*的报复有点过火,我死定了?”

话音刚落就被速跑者揪着领子拽了过去,本以为会挨打却发现贴过来的是对方柔软温热,可以尝到淡淡奶香的唇瓣,那甜蜜的滋味让他不由得加深了这个吻,直到身边所有的金属器皿(包括窗框)都开始震动才急忙分开。

“这回你才是真的死定了。”


*梗源自于之前和眼镜儿的联文!洛娜逼着牌快二人帮她去见网友的故事!忘记了的小朋友请自己去复习哦!



— —The End— —




我总算写完了!太久不写文了写的东西又垃圾又碎片,希望大家不嫌弃,快银不像快银牌皇不像牌皇的,正文总共才5457个字我真好奇当年那篇一w字左右的我是怎么写出来的。ooc过于严重还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包涵QwQ。本来是想和手书一起发出来当圣诞贺文的,结果我连肝了一周又碰上了姨妈期间腰痛到要死实在是做不完手书了,等我玩回来再做吧!【嘿嘿我要去复联2的取景地也就是索科维亚玩啦!去看A家快银的葬身之地bushi我会给大家拍照的!!】


Ummmm我说我最后那段是写了两个小朋友的点梗我会不会被打死啊,槲寄生下的亲吻……和被反撩什么的……嘛不管啦,不满意的话等我手书肝完了慢慢的肝成漫画吧


最后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你们的支持就是我写文的最大鼓励!所以请给我评论呜呜呜呜呜呜,2020年我也会继续加油努力产量的!争取到明年我圈的手办也由我来做!!【成功立下flag】

最后的最后,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夔家小冥啦啦啦
日常快乐摸鱼 打算把点梗搞完搞...

日常快乐摸鱼



打算把点梗搞完搞手书《俄罗斯套娃》


在思考是画全员向还是光牌快就好呢_(:з」∠)_  

日常快乐摸鱼






打算把点梗搞完搞手书《俄罗斯套娃》


在思考是画全员向还是光牌快就好呢_(:з」∠)_  

夔家小冥啦啦啦
毫无默契.jpg 评论这个牌快...

毫无默契.jpg


评论这个牌快比心二人组,你磕的其他cp也会对你比心心哦!!


画的时候不小心把老雷又化成妖精了,懒得改就用美图秀秀调了一下,可能有点压图了,不过没关系还能看嘿嘿hhhh

忘了留签名,就贴一个小图画上去吧w


回头把背景p成红色的,四舍五入等于结婚照hhhh

毫无默契.jpg


评论这个牌快比心二人组,你磕的其他cp也会对你比心心哦!!


画的时候不小心把老雷又化成妖精了,懒得改就用美图秀秀调了一下,可能有点压图了,不过没关系还能看嘿嘿hhhh

忘了留签名,就贴一个小图画上去吧w


回头把背景p成红色的,四舍五入等于结婚照hhhh

夔家小冥啦啦啦

【Gamquick】误打误撞

【Gamquick】误打误撞

*老套且无聊的花吐症


*我流牌快谈恋爱


*ooc请慎入


*我知道后半段逻辑扯淡且不符合情理,但是我是真的想不出来怎么样能让人物行为正常些,果然我只适合写无脑pwp


*以及最后,不好看请不要打我谢谢。



Summary:桃花旺盛的勒博先生得了花吐症,可他自己都不知道让他动情的人是谁。



众所周知,雷米·勒博,AKA牌皇,是个大盗,不管是偷财还是偷心都很擅长的那种。几乎没有人可以拒绝这个来自新奥尔良会说法语的成熟男人的魅力,然而讽刺的是,撩妹大佬牌皇得了花吐症。是的没错,就是你...





【Gamquick】误打误撞

*老套且无聊的花吐症


*我流牌快谈恋爱


*ooc请慎入


*我知道后半段逻辑扯淡且不符合情理,但是我是真的想不出来怎么样能让人物行为正常些,果然我只适合写无脑pwp


*以及最后,不好看请不要打我谢谢。






Summary:桃花旺盛的勒博先生得了花吐症,可他自己都不知道让他动情的人是谁。






众所周知,雷米·勒博,AKA牌皇,是个大盗,不管是偷财还是偷心都很擅长的那种。几乎没有人可以拒绝这个来自新奥尔良会说法语的成熟男人的魅力,然而讽刺的是,撩妹大佬牌皇得了花吐症。是的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暗恋人才会得并且从嘴里吐花的那种。




“你之前不还说,暗恋这种事情,是世界上最无聊且最没有回报的恋爱么,怎么现在倒是得这种病,到底是哪家的姑娘让你都搞不到手?”皮特罗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端着杯马丁尼调侃着距离自己不远的雷米。




“我要知道还至于被你押在这里面对那些个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的女人……咳咳”还不等话说完,棕发的男人就猛烈的咳嗽起来,他只好拿起面前的酒杯猛灌了两口威士忌才算停了下来,当他再次放下杯子的杯中漂浮了片白色的花瓣,琥珀色的酒液里还掺杂了些血色


“我真希望洛娜能不要管这件事,更不要让你在这儿给我添堵”男人将花瓣从杯里捡了出来,一副不太在乎的样子婆娑这杯口。


“你以为她是为了想让谁多活两年?”皮特罗不屑的哼了声,一条长腿搭在哪里不耐烦的晃动着。在兄弟情和亲情之间他一向都是选择后者的,更何况他和眼前这人没有兄弟情可言。“再说了你以为我愿意接这种活儿吗?”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手指以非人的速度高速的敲击着吧台台面,雷米几乎以为他要将那些脆弱的木板给戳穿。


“我倒是觉得你看戏看的挺开心的”就在雷米张口说话的空档花瓣依旧是不停的从口中飘出,落在吧台上随着吧台的震动上下跳动着“算我输算我输,别再敲了。”他急忙举手投降,这两天赌运不顺手头紧的要命,他可不想因为速跑者戳穿了人家的吧台而赔钱。


“还有几个?我的肚子快饿扁了。”男人捏了捏鼻梁,一副头疼的样子,被提问的青年则是心不在焉的瞄了眼放在手边的纸条“恭喜你还有两个。”青年举起了两根手指在人面前晃了晃,幸灾乐祸的说到,抬眼就望见了在酒吧门口四处张望的姑娘。


“人来了,祝你好运。”皮特罗稍微歪了歪脑袋,又问酒保要了杯鸡尾酒,叼着吸管一副等着看戏的样子。




“太过分了!”刚坐下的姑娘和雷米聊了没两句就一杯酒泼了过来,这架势给皮特罗吓了一跳,差些从高脚凳子上跌下来。


“听着ada,我只是叫错了名字你用不着这么生气吧。”雷米抓着生气的姑娘刚想解释些什么,就被人反手赏了一巴掌


“我叫Rita你这个混球。”说罢染着红头发的姑娘就抓着自己的包,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离开了,只留下愣在原地的牌银二人。皮特罗好心的递给他张纸巾


“你和她们上床的时候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吗?情圣?”


“忘记着件事吧?”雷米生无可恋的抹了把脸,没干的红酒顺着他的发梢滴答下来,狼狈的样子让皮特罗有一瞬间感觉到同情。


“下一个是谁?”


“下一个?我看看….叫Angela,这个名字好耳熟感觉在哪见过。”


“这不都是烂大街了的名字么,谁不想自己的女儿是个小天使呢。”雷米心不在焉地看了看自己的指甲,把这个名字反复咀嚼了两遍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等等Angela?”雷米的心里立刻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走吧皮特罗,我觉得让我动心的不会是这个重名率那么高的女人。”男人抓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就想跑。事实证明了,牌皇的第六感不是一般的准。当他看见他斯诺的老婆出现在酒吧门口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上帝,求你行行好吧,别这么玩我了好吗!


眼见正门被人堵住了就只能找下策了,雷米一边腹诽着最近真的是走霉运真的应该烧香拜神,一边抓着一头雾水的皮特罗转身就走,闪身转进了厕所。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和那个女人扯上关系。


“你是见到鬼了吗跑得这么快。”皮特罗皱着眉毛把手拽回来,哪成想对方拽得太紧加上地滑自己倒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连带着对方一起摔在了地上。




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上演了,两个人摔倒在地上四唇相接僵持了两秒,还是雷米先反应过来,咳嗽着急忙站起身来把躺在地上的皮特罗拽了起来。


站起身来的皮特罗只觉得喉咙很痒,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挤破胸腔用出来一样,他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各式的花瓣止不住的从他口中涌了出来撒了一地,一旁的雷米手里正握着一朵玫瑰,一脸惊讶的看着这幅景象。


“speedy你……?”


“你什么你咳……咳“皮特罗憋的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因为剧烈的咳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只要他一张嘴那些颜色各异的花就从口中蔓延出来,不给他半分喘息的机会。


“哈,这下看咱俩谁嘲笑谁嗯?”牌皇倒是心情很好的半倚在洗手台旁,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而回应他的不再是皮特罗犀利刻薄的言语,男人撑着膝盖咳得厉害,像是要把肺都吐出来一样。


“深呼吸,把气捋顺了,先别急着说话。”一旁的人也总算是看不下去了,好心的拍了拍人的背交流着自己的心得“一开始都这样,习惯了就好了。“雷米在皮特罗要杀死人的眼神里,弯下腰拢了拢地上的花。“恭喜你,祝你最后三个月生活愉快?”


“闭上你的乌鸦嘴…等等,你为什么没有再吐出那些该死的花?”


“呃…..也许是因为传染了你可能那些什么暗恋传言都是假…”


“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谁可以救你的命?”拜能力所赐,他的思考能力比平常人快了那么一点点,只用不到三分之一秒的时间速跑者就顺利的分辨出来了这家伙多半是在跟他闲扯淡。皮特罗眯起眼睛,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话,很明显他们两个都不再吐出那些见鬼的花,一切莫名奇妙的症状都消失不见,能治好牌皇的就是他,可这个见鬼的男人从来没有想过要找他谈谈,一次也没有。


“你宁愿等到三个月以后变成一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但是绝对骚包的植物都不打算和我好好谈谈吗你真的有顾惜过自己的性命吗?”这个可恶的男人永远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简直让他气的牙痒。速跑者情绪一激动语速也变得飞快雷米甚至都没听清楚他之后的话是什么。


“打住打住,你这是在发什么无名火?”雷米突然觉得有些看着他气的直跳脚就觉得有些好笑,天知道对面这个人可以高速运转思考的脑袋瓜已经把剧情延伸到那条银河系去了,他伸手按着那人的肩膀所以让他冷静下来。“首先,我们假定一下,如果我对着对我没有感觉的速跑者表白,我会有什么后果?”


“我会给你两拳然后把你丢进太平洋让你清醒清醒。”皮特罗有些心虚的清了清嗓子没什么底气的说着,停顿了两秒又急忙补充道“可是你现在知道了,我是喜欢你的。我以为你已经足够信任我了……”皮特罗的声音弱了下去,过了半晌才出声道,他有些受伤的用手遮住脸。


“这跟信任不信任没有关系皮特罗,你不能老像个小孩子一样。”雷米试探性的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手腕让他更靠近自己,见人没有反抗才握住人有些冰凉的手“你觉得你平常表现出来的样子像是对我有意思的样子吗?几乎全宇宙的人都知道你讨厌我,快银讨厌牌皇。”


“我没有,哪次不是我拎着你逃离死亡边缘的?”


“哪次你不是说是任务需要呢?还是说那是你表达感情的方法,你是刚上小学的小男生吗?你当初也是这样追到异人族公主的?”

“闭嘴!我没有!”皮特罗被他说的满脸通红,他真的觉得自己傻极了,他觉得自己的流浪癖又要犯了,在这一切变得不可挽回之前,他要逃。

雷米很快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继续说下去

“我只是在和你解释,你用不着这样一副见不着明天太阳的样子。往好处想想,我们都解决了各自的麻烦不是。”


速跑者没有回话,气氛过于尴尬,两人都十分识相的闭上了嘴谁都没有在出声,皮特罗走过去贴着雷米和他并肩站好,盯着散落一地的花瓣。


“所以,我们算是和解了?”雷米见他别别扭扭的靠了过来努力的忍住自己声音里的笑意。


皮特罗怔了一下身体不自然的抖动着仿佛下一秒他就要用他作弊的能力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他的小秘密被戳破了,还是以这么扯淡的方式,皮特罗窘迫的耳根都是通红的,他甚至不敢转头去看红眼睛赌徒的表情,只是僵硬的点了点头。




雷米最后还是破了功,在皮特罗近乎要杀人的目光下笑到直不起腰,直到速跑者踹了他一脚才堪堪停止。棕发男人站直身体拍了拍大衣“那好吧,我们去吃东西吧,刚才有些人可是说快要饿死了。”他转身去开门向着还愣在原地的人伸出手,橘色的光线从门口透进来将他包裹进去,让他看起来温柔与充满魅力,尤其那嘴角扬起的弧度,这让皮特罗更加坚信自己是喜欢他的。于是他笑起来,将手递进男人温暖的掌心


“那还在等什么,该去享受我们第一次约会了,我的新晋男友。”




———the end———




咳无聊把之前写的一半的文补全一下,大家可能会见到我发疯似的抽出更新并且基本ooc,还请搭建原谅_(:з」∠)_  








好啦,我是节操与下限全无,ooc与脑洞起飞的夔冥,我们下回再见hhh









































































夔家小冥啦啦啦

【Gamquick】段子两则

*ooc慎入

*太久没写文导致自己已经废了

*也许之后会更篇肉?这如果我有脑洞的话hhh【闭嘴吧智障】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百利甜【影视向】


“啧,真难喝”银发的少年,一脸嫌弃的把手里那杯野格的推开,转了转焦糖色的眼睛又把那杯酒推得更远了些直到塞进棕发赌徒的手里才算罢休。


“我真的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喜欢和这种东西。”Peter吐了吐舌继续说道“我感觉我喝了过期十几年的咳嗽药水一样。”接着还配合的咳了两声。



一边的Remy再也忍不,他笑出声来,一手握成拳头挡在嘴前,一双眼睛都笑的弯弯的眯了起来。另一手点点吧台,让酒保送来一杯看起来像是巧克力奶一样...








*ooc慎入

*太久没写文导致自己已经废了

*也许之后会更篇肉?这如果我有脑洞的话hhh【闭嘴吧智障】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百利甜【影视向】


“啧,真难喝”银发的少年,一脸嫌弃的把手里那杯野格的推开,转了转焦糖色的眼睛又把那杯酒推得更远了些直到塞进棕发赌徒的手里才算罢休。


“我真的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喜欢和这种东西。”Peter吐了吐舌继续说道“我感觉我喝了过期十几年的咳嗽药水一样。”接着还配合的咳了两声。




一边的Remy再也忍不,他笑出声来,一手握成拳头挡在嘴前,一双眼睛都笑的弯弯的眯了起来。另一手点点吧台,让酒保送来一杯看起来像是巧克力奶一样的东西,Peter跳上吧台边的高脚椅,挑着一边的眉毛一脸好奇的看着好不容易止住笑意的男人。


“尝尝?”


Remy撑着脸,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杯子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这样子像极了……像极了?




他在脑子里思索着。




“像只猫。”他在Peter伸出指尖轻轻点了下杯里液体塞进嘴里尝试的时候出声评论道。


“还是只奶猫。”


“什么?”


Peter正咂巴着嘴回味那带着点甜甜味道的酒,感觉比之前那杯好出不知道多少级别,愉悦地抱着杯子将剩下的全部一饮而尽。


“甜甜的,像是巧克力奶。”


他勾起唇角,露出两个甜蜜的酒窝,就像那杯巧克力味百利甜一样,又勾人又香甜。


“喜欢吗?”Remy依旧是撑着脸笑着望着男孩,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嘴唇示意他唇边留下了奶沫。


“喜欢。”男孩用力的点点头,一边伸着舌头舔掉唇边残留的液体一边评论道:“像是我昨天吃的巧克力蛋糕,但是比那个要香,对,因为有酒香,我喜欢这个”他开始滔滔不绝,笑嘻嘻地表达着自己对这个甜酒的热爱,这让Remy可有些吃醋了,不过等等,他牌皇什么时候开始连酒的醋都要吃了?他开始皱着眉头还好的检讨自己




“Remy你这回可不能再说我是小孩子了,只能证明你之前给我的酒都不对我胃口而已!”说话间小孩子已经跳下板凳站在他面前,挺着胸膛就像要接受什么荣誉奖章一样。


“是是是,你不是小孩子了,之前都是我的错ok?”Remy有些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刚想伸手揉一把那柔软的银发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了,只有唇上温热的触感还有淡淡的奶酒香味才能证明他面前刚才还站着一个张扬的银发青年。




好吧,我还是不要告诉他其实百利甜是个女士酒来着。




龙舌兰【漫画向】


皮特罗一脸哀怨的看着手里的牌。


“换个人叫吧Lorna,我俩谁手里的牌换掉谁的都行。”一向高傲的速跑者用可以堪称是祈求的眼神望着自家妹妹兼领队,后者则是递给他一个你还是做梦去吧的眼神,这让皮特罗感觉更加挫败了。


“只是喝个酒,别这么扭捏了皮特罗。”另外一位当事人看起来倒是爽快极了,他冲着银发青年挤了挤眼睛,然后就开始动手去切一会需要的柠檬片。皮特罗气的抬脚就踹了他的脚踝,转过头不再看他那副可憎的笑脸。




借用对方的手来喝龙舌兰,这简直就是公开处刑。




很快东西就全部准备好了,皮特罗及其不情愿的端起酒杯,在虎口放上盐巴指尖夹着柠檬片,有些僵硬的伸出手去,这种地下情当面被人拆穿的感受可难受的要命,搞的他几乎坐立难安。当牌皇在他面前单膝跪在柔软的地毯上的时候,皮特罗的腿几乎都要抖出虚影了。


“你怎么和坐在针尖儿上一样?”雷米握住他的手腕试图让他冷静下啦,用只有他俩可以听见的声音说道:“这么紧张就不怕Lorna怀疑?”


“我才没有!”皮特罗本能地反驳回去,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僵硬结果看起来却还是适得其反,雷米只好轻笑一下,伸手搂住他的腰,舌尖舔过盐巴,握住对方腕子的手一扬,透亮的醇酒如数进了口腔,转而咬住柠檬,动作一气呵成。


“真不愧是牌皇。”Lorna端着酒杯,她今晚已经喝了不少了,脸上带着微醺的红晕窝在沙发里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一脸窘迫只觉得好玩,并没有往细里去想,甚至还带头起哄。


雷米也不是个会见好就收的人,他将龙舌兰咽下又含住了皮特罗夹着柠檬的手指,指尖因为沾了汁水的缘故带着些酸甜,男人的舌头游走在指尖,皮特罗羞耻的想抽回手却被人牢牢的攥着手腕逃脱不了,他又羞又恼,急的连耳根都是通红的


“你他妈的快放开我。”他凑仔雷米耳边小声的说,对方却是完全充耳不闻,专心致志的舔着他的手指,就像那是什么好吃的一样。


就在皮特罗几乎要一巴掌抽上去的当口,牌皇倒是先一步停了下来,看着皮特罗气急败坏的表情笑得更开心了。




他像皮特罗之前那样准备好,露出一副挑衅的表情,速跑者很成功的被他激怒了,他握着男人的手腕,几乎想使出自己的超级速度来快速解决这场幼稚的游戏然后逃离这个房间。


“不能用能力我亲爱的哥哥。”领队很是时机的威胁了她的哥哥,剥夺了他最后一点逃避的机会。




皮特罗没办法,只能闭着眼睛凑近对方,从雷米的角度还可以看见他颤抖的睫毛。是的,他这个贼祖宗的视力可一直很好。


他在对方要咬住柠檬的那一刻将手指塞进青年那柔软滚烫的口腔中肆意的搅动,就像是在那无数个夜晚里他做过的那样,指尖压着对方的舌头戏耍着。皮特罗被他搞的措手不及,辛辣的液体呛进了气管里猛烈的咳嗽起来,一部分被他吐了出来,粘在嘴角,生理性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让他恶狠狠的表情看起来大打折扣。速跑者也顾不得旁边有没有人,习惯性的朝男人怀里靠过去把自己的脸埋进对方颈窝,一边猛烈的咳嗽,一边问候这牌皇的亲戚,而被点名咒骂的人只是一只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毛,场面看起来,还挺温馨的。可剩下的人却好像都被惊掉了下巴,只有危境冷静的在推理两人上床的次数大概有多大比例。




等皮特罗平静下来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正用一种及其暧昧的方式坐在他的“死对头”怀里,Lorna甚至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死定了。




这是皮特罗在感觉到身边金属物开始猛烈震动,准备抓着雷米逃跑时唯一的想法


———the end———

之后估计可以看见我写很多奇奇怪怪的cp,比如万银神速银冲击波x快银或者all银是的单单牌快已经满足不了我这个疯子了,不过也有很大的可能我只是在脑子里想一想就完了233333,也请爱我的小伙伴不要因为我发疯而取关我hhhhh

好啦,我是节操与下限全无,ooc与脑洞起飞的夔冥,我们下回再见hhhh

夔家小冥啦啦啦
完整的图老被屏蔽,原谅我只能这...

完整的图老被屏蔽,原谅我只能这样

完整的图老被屏蔽,原谅我只能这样

夔家小冥啦啦啦

啦啦啦摸了一对牌快的情头送给我家亲爱的!


我对不起老雷,我永远画不好他哭哭

啦啦啦摸了一对牌快的情头送给我家亲爱的!



我对不起老雷,我永远画不好他哭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