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avrich

1467浏览    23参与
卷卷我有两个老公

吃到糖了

I heard that Gavin Belson gaped in your asshole, 

and not in that fun way

Richard,听说Gavin把你搞得很惨,还不是爽的那种方式

罗斯真是神助推(^_^)a

awsl


I heard that Gavin Belson gaped in your asshole, 

and not in that fun way

Richard,听说Gavin把你搞得很惨,还不是爽的那种方式

罗斯真是神助推(^_^)a

awsl


卷卷我有两个老公

Let me help you and give me a head

标题的含义请大家查一下(羞羞)

灵感源自Gavin在洗手间外抱着Richard给他温柔地系领带。

——————-


Richard在隔间里对着马桶干呕着,他虚弱地坐在地上,发自内心地觉得life sucks.

他不想面对这些问题。但是Gavin几乎把他逼到了绝路上。

有人在敲他所在隔间的门。

Jesus. 为什么会有人连他在厕所的时候还要敲门?又看了下手表,并没有到重新开庭的时间。

敲门声更急促了。Richard理了下衣领站起身来,打开门。

是他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Gavin Belson。

Gavin侧身滑了进来,顺手带上了门。咔嗒。

“Wow.”Richard不知所措...

标题的含义请大家查一下(羞羞)

灵感源自Gavin在洗手间外抱着Richard给他温柔地系领带。

——————-


Richard在隔间里对着马桶干呕着,他虚弱地坐在地上,发自内心地觉得life sucks.

他不想面对这些问题。但是Gavin几乎把他逼到了绝路上。

有人在敲他所在隔间的门。

Jesus. 为什么会有人连他在厕所的时候还要敲门?又看了下手表,并没有到重新开庭的时间。

敲门声更急促了。Richard理了下衣领站起身来,打开门。

是他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Gavin Belson。

Gavin侧身滑了进来,顺手带上了门。咔嗒。

“Wow.”Richard不知所措地说。“嗯…这是做什么?”他的声音发干。

“Do me a favor. Can you give me a head?”

Richard发出了吞口水的咕噜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格外清楚。但他发誓,他只是太过紧张,而并非为了迎合此刻Gavin Belson脸上的坏笑。

Gavin开始解自己的皮带,看来,他把Richard吞口水的声音当成了一种渴望。

“hey...”Richard虚弱地说,随即努力抑制住一阵紧张带来的呕吐感,没能说出他本来要说的话。

Gavin压住了门。

Richard不想去看,而Gavin却引导着他用手触碰。渐渐地,他开始没那么反感了。

“很好。”Gavin喘息着鼓励他。

Richard尝到一点点腥的透明温热液体。他轻轻地用舌尖舔舐着…


卷卷我有两个老公

第六季第三集硅谷观后感

公园长椅上

Richard:帮帮我们

Gavin内心:难道我就像个傻驴?上两次帮了你后被你忘恩负义地坑了的事我还记得呢

Richard:求求你

Gavin:我们聊聊天不是很开心吗?

Gavin内心:快来喝我的饮料和我间接接吻,夜里多来我家聊聊天


公园长椅上

Richard:帮帮我们

Gavin内心:难道我就像个傻驴?上两次帮了你后被你忘恩负义地坑了的事我还记得呢

Richard:求求你

Gavin:我们聊聊天不是很开心吗?

Gavin内心:快来喝我的饮料和我间接接吻,夜里多来我家聊聊天


卷卷我有两个老公

AO3简选

我还是吃相爱相杀多一点,AO3上粮不多但是很好吃

Richard doesn’t really give a fk right now. He wants to cross the foot of distance between them, to touch, to sink to his knees and- but no. He’s supposed to be the one in charge, for once.

“Let’s go upstairs,” he says. In Gavin’s bedroom, they both shed their remaining items...

我还是吃相爱相杀多一点,AO3上粮不多但是很好吃

Richard doesn’t really give a fk right now. He wants to cross the foot of distance between them, to touch, to sink to his knees and- but no. He’s supposed to be the one in charge, for once.

“Let’s go upstairs,” he says. In Gavin’s bedroom, they both shed their remaining items of clothing, and Richard initiates the kiss, pushing Gavin back onto the bed. Gavin’s reaction is novel; he’s responsive, but he’s very clearly letting Richard lead. Which is weird.

卷卷我有两个老公
I need you to f...

I need you to fu*k me attack me eat me

fu*k me above the desk

以下省略若干

为什么不是攻击我的系统而是攻击我,好暧昧

这对真好吃



Hahahaha

I need you to fu*k me attack me eat me

fu*k me above the desk


以下省略若干

为什么不是攻击我的系统而是攻击我,好暧昧


这对真好吃




Hahahaha

逐末

「硅谷」What about a handjob? (NC-17,一发完)

※是Gavrich

※鸡血产物,写得很烂,我非常爽

※这个cp还有人吗hello

※冷圈自救,挺短的

※警告内详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443928

※是Gavrich

※鸡血产物,写得很烂,我非常爽

※这个cp还有人吗hello

※冷圈自救,挺短的

※警告内详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443928

暮飞

一个小时解决战斗~
北极点女孩儿不认输!
Gavin x Richard

一个小时解决战斗~
北极点女孩儿不认输!
Gavin x Richard

洗手池创业板

[SiliconValleyHBO]Hide in Plain Sight - 02

01: 

http://vacantlot.lofter.com/post/1f709ad6_ee7fd64a

配对:Gavin Belson/Richard Hendricks
分级:G
梗概:参01。冰淇淋爱情故事。
弃权:参01。我什么也不拥有。
警告:仍然非常傻屌。 


一行人往停车场走。帕罗奥图黄昏的阳光,虽说不再将把码农们烤熟作为首要目标,但也毫不松懈地加热着这里的每一立方米空气——冰淇淋开始融化了,巧克力酱从Richard手中往下滴,滴到地上,滴到,糟糕,他的卡其裤上。握着蛋筒的手冻麻了,他换了只手并把冰激凌举到眼前:堆得高高的薄荷奶油带着凉丝丝的香气...

01: 

http://vacantlot.lofter.com/post/1f709ad6_ee7fd64a

配对:Gavin Belson/Richard Hendricks
分级:G
梗概:参01。冰淇淋爱情故事。
弃权:参01。我什么也不拥有。
警告:仍然非常傻屌。 




一行人往停车场走。帕罗奥图黄昏的阳光,虽说不再将把码农们烤熟作为首要目标,但也毫不松懈地加热着这里的每一立方米空气——冰淇淋开始融化了,巧克力酱从Richard手中往下滴,滴到地上,滴到,糟糕,他的卡其裤上。握着蛋筒的手冻麻了,他换了只手并把冰激凌举到眼前:堆得高高的薄荷奶油带着凉丝丝的香气,均匀散落的巧克力脆片就像广告上那样诱人,一切正常得不能再正常。Richard满腹狐疑地舔去化得一塌糊涂的冰激凌边缘,咂咂嘴,仿佛在试毒。永远不能轻视他的小心眼宿敌,他想。

 

“嘿,Becky,嗯…你不会碰巧记得那冰淇淋车是从什么时候起停在我们楼下的吧?”

 

“有一段时间了。开了半个月,不,二十多天了。Priyanka带我去吃的。”

 

“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吗?”

 

“没有什么,除了老板总裹得像个炸弹客之外,没有。怎么?”

 

“我指的就是…”

 

“噢别担心,那家伙看起来像个好人。事实上刚开始他生意不怎么好,因为大家都觉得他古怪。后来我们都看习惯了。可能是什么个人癖好或心理问题,你懂的,要包容多样性,呃,之类的。再说他的冰淇淋挺好吃。”

 

Becky对着她的香草冰淇淋就是一口,而Richard并不能说是完全放松了警惕。冰淇淋通过了他的安全检查,暂时地,表面上地,可万一…脑海里闪过全副武装的Gavin,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里,快舔一口。瞧你的裤子。”

 

“我操…”又多了两个说不出颜色的斑点。

 

这下好了,现在连手指也变得黏糊糊的了,天杀的Gavin。Richard一边给死对头强加莫须有的罪名,一边报复式地吃掉一大口冰淇淋。出乎意料的是,这东西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甜得腻人,而是淡淡清甜混合着巧克力的香味。他不得不承认,Gavin还是…不,他不承认。没有其他冰淇淋那样甜,很反常,先记上一笔。

 

开车(他自己的车,蹭Jared的雪佛兰的日子结束了,好样的,Richard) 回去的路上Richard无法停止思考Gavin突然现身的意图。是为了从他的工程师口中套取核心算法?是为了迷惑他,好让他心烦意乱?是为了找到什么法律漏洞,再次狠狠告上他一回?(那次压倒性的胜利随着当天在盥洗室发生的一切深深印在他的记忆里,事实上,他对后者的记忆非同寻常地深刻)是为了…Richard几天后和NSA的人有个会议,难道哪里被Gavin抓了把柄?他松开方向盘上的手,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带引号的所谓“会议”——他所要做的不过是将经过Ron LaFlamme和Monica推敲的稿子一字不差地背出来,搪塞NSA并试探他们的底线。除了推诿和谈判不是他的强项,和政府的要求完全和去中心化网络的宗旨背道而驰之外,一切都还好。没有差池。闭上眼睛深呼吸…扎克伯格在国会作证的画面…唔……呕!

 

Richard把车停到路边,跑到最近的一个垃圾桶前。呕——

 

都是Gavin的错,再记一笔。他有气无力地想。

 

新的一天,新的焦虑,Richard效率奇低。整个上午他都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读着Jared送来签字的文件,期间从他新办公室的大窗往楼下看(或者反过来,持续观察着楼下并偶尔装模作样翻翻文件,不过是另一种叙述倾向罢了)。Jared两次推门进来时文件的页码毫无变化,他什么也没说。门又被敲响了,只不过这次不是他鸡妈妈般的COO。

 

“Jar…Becky。早,早上好。什么事?”

 

“早上好Richard。我在想…我想我能不能请半天假,私人健康原因。”

 

“可以,我是说,当然。身体还好吗?”

 

“没什么大不了的,做个检查就没事了。”

 

Richard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与Becky同时买的冰淇淋,他吃吐了,她也倒下了。可以说这是巧合,也可以说…这是计划下的巧合。如果Richard就他所了解的Gavin的道德标准在头脑里作一次检验的话,大可以打消这样的疑虑,但他慌了,他没有。需要更充分的证据。

 

“我能问问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更希望你不问。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我有些麻烦…”她的手移到腹部,“…这里。”

 

“哈!我就知道!”

 

显然这不是社交礼仪手册上的推荐回答。他也不该喜形于色。Becky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

 

“我和公司里的谁睡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来评判!”

 

“什……”

 

砰的一声,Becky径直离开了Richard的办公室。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她已经在妇科候诊室翻杂志了。Jared说得对,他们的公司管理条例在办公室恋情方面的规定是需要再多一点审慎,他想。

 

那么Gavin到底在盘算些什么…Richard不喜欢被动,即使不知不觉陷入被动是他从小到大的生活常态。他还是隔三差五就往楼下看,虽然他并不拥有这样做的资本: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多,其他每个人都焦头烂额。Holden敲门进来想与他商量Wired的采访安排,而Richard盯着楼下,眉头紧皱,既没看到也没听到——邓恩原则第二条,一切事项要与Richard的日程相协调,鉴于Richard正处于自我时间,Holden蹑手蹑脚地退出了门外。

 

Richard眉头紧皱是因为有了新的阴谋论,过了约十分钟,他走进Dinesh和Gilfoyle的办公室。

 

“Dinesh,”他朝着Dinesh刚刚买回的两个甜筒摊摊手,“冰淇淋怎么样?”

 

“……还行?为什么问?”

 

“在那儿,你和老板,说了几句话。呃,说的什么?”

 

“关你什么事?”Richard今天第二次受到这样的质疑。

 

“他有没有问你什么公司里的事?任何事,不管是技术上的还是法律上的——”

 

“去你的,Richard。是因为Jeff吗?是因为我喝大了跟那小子说过两句,现在你们就觉得我口风不严,是这样的吗?”

 

“是。”一个适时插入的声音。

“不是。”

 

“只有偏执狂才会认为区区一个冰淇淋车主会对他的去中心化网络公司造成威胁。你该去看医生,Richard。”

 

“你的口风比君临城男妓的——还松(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该词汇被过滤掉了)。

“闭他妈的嘴,Gilfoyle!”


TBC 


 


洗手池创业板

[SiliconValleyHBO]Hide in Plain Sight - 01

配对:Gavin Belson/Richard Hendricks

分级:G

梗概:互利曾经不可一世的老总现在连登上那个天台的权限都没有了。可他还是在和Richard过不去。他报复的方法…可谓是另辟蹊径。

弃权:标题来自Jim James的Hide in Plain Sight ,人物及世界观属于Mike Judge和Alec Berg,我只能认领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警告:非常傻屌。




“搞什么…”
 
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天Richard才注意公司楼下的那辆小篷车,这道理再明白不过了。不是因为蒸蒸日上的新互联网业务占据了他过多的时间和精力(他总能忙里偷闲和伙伴们玩会儿...

配对:Gavin Belson/Richard Hendricks

分级:G

梗概:互利曾经不可一世的老总现在连登上那个天台的权限都没有了。可他还是在和Richard过不去。他报复的方法…可谓是另辟蹊径。

弃权:标题来自Jim James的Hide in Plain Sight ,人物及世界观属于Mike Judge和Alec Berg,我只能认领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警告:非常傻屌。




“搞什么…”
 
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天Richard才注意公司楼下的那辆小篷车,这道理再明白不过了。不是因为蒸蒸日上的新互联网业务占据了他过多的时间和精力(他总能忙里偷闲和伙伴们玩会儿GURPS),也不是因为他走路时目光只盯着脚下的一小块地方(好吧,这属于部分原因),真正的理由同样适用于Ben Burkhardt对他体重过轻的攻击——从小到大,他没有对食物产生过平均线以上的兴趣,果腹目的实现了,他也就不再有更高的追求。至于甜品,呃,光是听着就倒牙,那些香精和色素更不在他的探索范围内。所以,是的,Richard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楼下那辆杏仁色的,一动不动的,凭空出现的小冰淇淋车。
 

那天他加了一点班。“如果我们绕过…”下班前五分钟,他突然开始往白板上飞速书写一大串数字,公式,箭头和圆圈。啊哈!一条更高效提取用户数据库的捷径,Richard眼睛在放光。(办公桌后传出窃窃私语声,“他又那样了…”“有时候我情愿他脑子不那么灵光。”)几个同事留下与他一起重写代码,收工之前,有人提议去吃冰淇淋,Richard请客。“行,行吧,”他应允道,被忽视的,脑力消耗后的饥饿感在意识边缘探头探脑。他跟着人下了电梯,双手插兜走在后头。这种活动,魔笛手的小领导从来不像邪恶童话故事里写的那样积极带队,他总是走在后头。
 
他得眯起眼睛才能看到篷车上方那些花里胡哨的彩色字体。等等,还有同步音轨,真是奇了怪了—“坚果黄油,法式香草,樱桃可可,肉桂焦糖,奶昔曲奇…”天啦一定要读出声吗你又不是他妈的阅读障碍——Danny的书呆做派让Richard直翻白眼,赶紧打断,“我要个薄荷巧克力碎就行,”
 
“你觉得香草还是肉桂好。”
 
“上次不是尝过香草了,肉桂吧。”
 
“还有这个曲奇是加进去的还是放在——”
 
Richard的心思已经从这堆冷冻乳脂上飘远了。或许回去后可以把几天前遗留的补丁做掉,然后是美滋滋的netflix时间 ;或许一回去就打开电视也无妨,考虑到这段时间他已经足够努力—他一个人每天能完成3.5个资深程序员的任务量—Richard胡思乱想着,心不在焉地瞅着同事的肉桂焦糖冰淇淋被浇上多得吓人的夸张糖霜,一层,又一层,他动态捕捉一样盯着手指的运动轨迹,目光逐渐转移到老板本人身上;通常Richard打量别人时都躲躲闪闪,偷偷摸摸的,而现在他可以大着胆子观察老板,因为那人实在太不寻常了:黑色的夹克与套衫,黑色的大尺寸口罩,黑超架在鼻梁上,比起老实巴交的冰淇淋车老板,更像是名保安(或者类似的什么从业人员,职责涉及安全,秘密和武力)。他的心里有一丝异样,一丝不可名状的似曾相识的不详,甚至能听到这处镜头里的背景音效—从这个特定的时刻起,主角的命运开始急转直下。他带着“请告诉我这是错觉”和“做梦的话这会儿该醒了”的恍惚再次打量了那人一遍,机械地如同扫描二维码一般,而系统给出的结果是——
 
哦。哦!
 
“搞什么!”
 
从几个人齐齐扭头的动作判断,Richard知道他又说出口了,再一次地。“呃,薄荷巧克力碎还,还没没好吗。抱歉,大伙儿,最近压力有点大。”他下意识搪塞过去,大脑仍一片空白。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要急性焦虑发作了,想跑得远远的,想抱头蹲下,想四肢摊平躺在不管是哪个无人空间的地面上。他在Gavin面前戏耍了他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妈的,就像过去一个多月里的一些夜晚一样,Gavin家里的狼藉和碎片在他脑海里重复地,再三地出现了。可鄙的记忆,从来不听他的命令,总逼着他还原Fiona运行情感解析程序的那一刻:一些他不想提的负面品质,小气,应得感,不成熟,自我中心,更多他不愿回顾的负面品质。应得感。应得感。应得感。当然Gavin会选择在关键时刻背叛他,他,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淘汰了互利旗舰产品的竞争对手,理所当然地认为,相信,信任,处于人生低谷事业绝境自身都难保的Gavin会拉他一把。走投无路时一个人最不该有的念头就是依赖Gavin和他巨大丑恶的,没有灵魂的垄断组织。如果Richard还能在一系列自我厌恶的念头里保持理智并理清因果关系的话,他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他讨厌一厢情愿期待Gavin Belson伸出援手的自己。他讨厌不仅利用并欺骗了Gavin Belson,还对他进行了侮辱的自己。他讨厌共情技能点得太多,以至于今时今日还在为Gavin Belson感到抱歉的自己(这样过分的幸存者综合症不会闪现在正常人身上哪怕一秒,他知道)。他讨厌持续讨厌着自己的自己。但他不能,他陷入了由自己编写的无限递归程序,看着窗口那个眼熟的人形(也许过于熟悉了,鉴于他是全硅谷第一个认出下岗再就业人士的食客),只能想起当天临走前他把Gavin的冰淇淋碗摔得稀碎的动作。笑一笑,松开手,多爽啊——当时的痛快转化成了此刻覆上他脊背的患病感。


“好了,给。两个香草,一个肉桂焦糖,和你的薄荷巧克力碎,17刀。”


“………”

 

“谢了。下次再来。”

 

“呃,好。再,再见。”

 

他差点把蛋筒摔在地上。手太抖,大脑太乱,太乱的大脑控制不住太抖的手,更不用提他呼吸不上气。他哽哽喉咙,鼓着眼睛去确认那个既定事实:冰淇淋车的黑衣主人戴着他黑色的配饰,两圈装模作样的佛珠缠在他伪善者的手腕上。他想起来Gavin叹着气说出的那句话:“Richard,我做什么都是新闻。”而这个科技小报记者竞相追捧的前CEO在卧底时甚至不屑于摘下标志性的老头手串。让他停止做自己,一分钟都不行。

 

Gavin表现得再正常不过了,他甚至没有多看Richard一眼,只是将冰淇淋匙放回格子里,就像任何一个疲于生计的普通甜品老板一样(除了他的装束,能够和一辆运钞车完美搭配,而不是在消费心理学指导下漆成暖色的冰淇淋车)。直到被人拍了拍肩膀,Richard才回过神来走在同事的身后,把车侧手写体的(交互界面设计时会被当作反面典型规避,但在食品广告里相当常用),透着傻劲儿的名字记在心里:


ValleyCones。

 


TBC


洗手池创业板

[无授权翻译][SiliconValleyHBO]Exploitable Vulnerability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40119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预警:本节大部分为sex toy预设下的G受描写,但原作者仍使用G/R标签,请注意区分现象与本质,不能接受请终止阅读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of Enemies系列第五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期末月...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40119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预警:本节大部分为sex toy预设下的G受描写,但原作者仍使用G/R标签,请注意区分现象与本质,不能接受请终止阅读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of Enemies系列第五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期末月了,计划暂告一段落,有缘再见 (?

  5. 看我睡前刷出了什么:

    https://www.gq.com/story/zach-woods-in-the-woods


链接:

https://m.weibo.cn/5769728212/4245915206359302 



洗手池创业板

[无授权翻译][SiliconValleyHBO]Contractual Renegotiation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62817#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of Enemies系列第四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结果是兴致勃勃地读了一大堆BDSM小论文。


依旧原图,请:

https://m.weibo.cn/5769728212/...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62817#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of Enemies系列第四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结果是兴致勃勃地读了一大堆BDSM小论文。


依旧原图,请:

https://m.weibo.cn/5769728212/4243333020807740


洗手池创业板

[无授权翻译][SiliconValleyHBO]DDoS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781165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 of Enemies系列第三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写盖总有句"and his hands are everywhere",我疯狂出戏到隔壁Doobs。...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781165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 of Enemies系列第三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写盖总有句"and his hands are everywhere",我疯狂出戏到隔壁Doobs。


合理使用查看原图:

https://m.weibo.cn/5769728212/4240350123447252 

 

洗手池创业板

[无授权翻译][SiliconValleyHBO]No Room for Affection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903787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of Enemies系列第二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以上是我复制粘贴Part 1的。


惨噢,Zine和简书都挂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https://m.weibo.cn/5769728212...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903787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of Enemies系列第二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以上是我复制粘贴Part 1的。


惨噢,Zine和简书都挂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https://m.weibo.cn/5769728212/4236805613880120



洗手池创业板

[无授权翻译][SiliconValleyHBO]Arbitration Clause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1215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of Enemies系列第一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真的,去看看原文吧。


五分钟内被Lof屏了我觉得很不行。只能走:

 仲裁...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1215

 

By rillrill

分级: Explicit

配对: Gavin Belson/RichardHendricks

 

  1. 申请授权暂无回复,Lof内部阅读可,侵删致歉。

  2. 此文为Bestof Enemies系列第一部,全文共六部分,后续翻译仅计划。个人力推原文(63k+)。

  3. 自译无beta,水平有限,欢迎挑错。

  4. 真的,去看看原文吧。


五分钟内被Lof屏了我觉得很不行。只能走:

 仲裁条款 | DISCO2000,https://zine.la/article/81ae8e9a4dcd46e6964dea272b1825a9/

 



I-I/\L
inspired by @酪王...

inspired by @酪王 

交后续吧#推眼镜


inspired by @酪王 

交后续吧#推眼镜


酪王

蓝花 (Gavrich)

blue flowers

蓝花


couple: Gavin Belson x Richard Hendricks

没想好,没写完   先不展开说了。


他左脚踩着puma右脚踩着vans朝Gavin Belson走去。


他没得盔甲也没得剑鞘。皮肤的温度折成一张温暖的弓,朝Gavin拱去。可那又有什么用呢?蓝色的花蕊在黑夜噼里啪啦地绽开,碎片落在他虹膜边缘一抹蓝。他脆弱得空洞而璀璨,像头顶上黑麻麻的银河。


他做那熟悉的咬下嘴唇动作。Mr.Carver在百无聊赖中尖声诟病的那个。他需要一片aderall,他需要jared。哦该死的——他为...

blue flowers

蓝花


couple: Gavin Belson x Richard Hendricks

没想好,没写完   先不展开说了。



他左脚踩着puma右脚踩着vans朝Gavin Belson走去。


他没得盔甲也没得剑鞘。皮肤的温度折成一张温暖的弓,朝Gavin拱去。可那又有什么用呢?蓝色的花蕊在黑夜噼里啪啦地绽开,碎片落在他虹膜边缘一抹蓝。他脆弱得空洞而璀璨,像头顶上黑麻麻的银河。


他做那熟悉的咬下嘴唇动作。Mr.Carver在百无聊赖中尖声诟病的那个。他需要一片aderall,他需要jared。哦该死的——他为什么就不能像Erlich Bachman说的那样,做一个无可救药的混蛋?可那又有什么用呢?在这凌晨三点的夜他穿越了大半个帕洛阿托,朝Gavin Belson走去。

酪王

盖总让人非常动容的一个瞬间,还有Richard终将走进的门。这集硅谷很有意思。这两位大可爱啊…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盖总让人非常动容的一个瞬间,还有Richard终将走进的门。这集硅谷很有意思。这两位大可爱啊…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