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geralt of rivia

297浏览    28参与
御惠真生

【Gerlion/狼詩】Burn Butcher Burn

* Summary:當人以為自己被逼到絕境時,他們會說蠢話,而Jaskier不想讓Geralt知道自己做了甚麼蠢事。


* Tag:Kaer Morhen、S2後、稍微的角色研究


* 看完The Witcher S2之後,終於寫完這篇了......



Jaskier依然不太清楚他在Kaer Morhen的意義在哪裡,顯然而見地,在一個充滿獵魔師和女巫的地方,區區一個吟遊詩人在這裡根本毫無目的。要是說他能唱歌的話...是的,沒有任何錯,作為一位吟遊詩人,他當然懂得怎樣唱歌,只是最近他的創作......


Well,首先你得知道,作品都是創作者的一部份,每......

* Summary:當人以為自己被逼到絕境時,他們會說蠢話,而Jaskier不想讓Geralt知道自己做了甚麼蠢事。


* Tag:Kaer Morhen、S2後、稍微的角色研究


* 看完The Witcher S2之後,終於寫完這篇了......




Jaskier依然不太清楚他在Kaer Morhen的意義在哪裡,顯然而見地,在一個充滿獵魔師和女巫的地方,區區一個吟遊詩人在這裡根本毫無目的。要是說他能唱歌的話...是的,沒有任何錯,作為一位吟遊詩人,他當然懂得怎樣唱歌,只是最近他的創作......


Well,首先你得知道,作品都是創作者的一部份,每件作品都會包含著創作者的「自我」。在經歷過山上的事件後...這樣說吧,Jaskier的靈感離開了他,剩下來的只有心碎和痛苦,他的歌曲也一樣。靈感和作品都是一樣,無法被逼出來的,所以他只能創作出三四首,而投注最多感情的那首就是Burn Butcher Burn。


Jaskier可以肯定地說Geralt of Rivia絕對不可能想聽見Toss a Coin to Your Witcher,畢竟他可不是一次半次表達過對這首歌的厭煩,更別說Geralt認為他的音樂是沒有餡的批。所以,他不認為在Geralt面前唱歌是個好選擇。


綜合以上公式,他是個只會唱歌的吟遊詩人,Geralt不喜歡他的歌聲,最近也沒有甚麼適合的歌曲現在唱。那麼,他在這裡的作用是甚麼呢?亦不是說他能融入在獵魔士的關係之中,更別說是在Geralt、Cirilla Fiona Elen Riannon和Yennefer of Vengerberg的小家庭裡,Ciri看上去也不想和他有甚麼交集。要是他想要離開,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情。


他沒打算和Geralt討論離開Kaer Morhen,反正在他看來,Geralt也不太在意。他決定和比較相熟的Yennefer說,看看能否給他開一道傳送門。「為甚麼你要一傳送門?」Yennefer瞇著眼睛看向Jaskier,後者不知為何來了一陣心虛。「離開這裡?」很好,Yennefer現在不單是瞇起那些懾人的紫色眼眸,連眉頭也鎖得更深︰「我知道傳送門的作用,Bard,而我在問你為甚麼要離開。」


「噢,你不認為你能問得更清楚一點嗎?」Jaskier給她翻了個白眼,仍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你打算用另一道問題來迴避我的問題?沒用的。」Jaskier的指頭揉動緊皺的眉心,他不想和任何人說出離開的原因,Yennefer是其中一個他絕對不想回答這道問題的人。說不定他找錯了幫忙的對象,也許他應該直接和Eskel說他要離開,然後讓他向大家轉達道別的話,Eskel看上去是個很友善的人。


「那是因為Geralt。」Yennefer的語氣不是向他取得確認,而是確定地說。Jaskier的確很討厭她的洞察力,沒有人會想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不,不不不。不是所有事情都和Geralt有關,好吧?我想要離開只是因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但在這裡我無法做到想做的事,所以我現在要離開,懂了?」Jaskier把食指遞出來,不斷搖晃著它,然後又指向Yennefer,再指向地上。


不過她看來就不吃他的這套,她雙手抱在胸前,挑起一邊眉角︰「所以,不要認為我忘記你那首新歌...那首歌叫甚麼來著...Burn all the memories?」Jaskier知道這是個圈套,他閉著眼咬著牙搖搖頭︰「不,那叫Burn Butcher Burn。」她怎麼可以喊錯他的歌名,這是對他的不尊重!看吧,他就知道這是個陷阱,她得意地揚起嘴角。


「Fine! Fine fine fine,是因為Geralt,所以我要離開,滿意了?」Jaskier瞪向她,為甚麼偏要他承認?他真的是搞不懂Yennefer的想法,她已經得到了Geralt,何必又要他承認自己的不重要。「你和他發生了甚麼事?」Yennefer知道Geralt必定做了甚麼,不然一直以來像是頭小狗的Jaskier不會離開,即使當時被鎮尼詛咒過之後,Jaskier也沒有離開過Geralt。


每個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Jaskier有多愛Geralt,Yennefer從不理解獵魔士要有多遲鈍才沒有發現。她的語氣中帶著不可拒絕,Jaskier甚是懷疑自己能否迴避她的問題,似乎也沒留給他多少選擇。「還記得獵龍那次?他把我丟在山頭上,很顯然他認為我是他一切問題的根源。」Jaskier又一次闔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Geralt已經向他道歉了,那已經是個進步,他不應該要求更多。


Yennfer凝視著Jaskier,已經過了這麼多年,詩人早已能稱得上是她的朋友。無論她是否想幫助他倆解決問題,試煉的道路早已關上,寒冬的風雪會殺死這個固執的男人,她不可能讓他獨自離開的。「所以你要幫助我還是怎樣?」一直沒有得到回答的Jaskier有點不耐煩,要是她不願意給他開傳送門的話,他自然得想個辦法離開,也許當風雪減弱的時候,他就能找到離開堡壘的道路。


「事實上,我的法力還沒有完全恢復,也許我們之後再說。」瞇著眼的人換成是Jaskier,他懷疑她在說謊,只是他沒有證據。「Fine。」他特意拖長了尾音,以表自己的不滿。Yennefer看著他轉身離開的背影,嘴角露出一個若有似無的笑容。Well,你可以以後再感謝我,詩人。


那天晚上他們聚在一起吃飯的時候,Jaskier依然保持安靜,盡量不想打擾眾人的平靜,把碗裡的食物都吃完便想要回到房間。然而這個時候,Yennefer卻出乎意料地提出了建議︰「Jaskier,這麼快吃完的話,給我們唱幾首歌吧。」噢,不不不,不。Jaskier瞪向女巫,他大概猜測出她想打甚麼主意。


「我認為眾多紳士並沒有多大興趣聽我唱歌,現在也許就讓我先行告退。」Jaskier依然想離去,可是卻被粗獷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動作︰「她說得對,來給我們表演些甚麼吧!這不是吟遊詩人應該做的事嗎?」Lambert需要一點娛樂,去忘記前陣子死了那麼多兄弟的事情。「要是你不想演奏的話也沒有關係。」果然如同Jaskier所想,Eskel是個非常體貼的人。


Jaskier看向一言不發的Geralt,等待他的...不,等待獵魔士說不,然後讓他回房間。可是男人只是「Hmm」一聲,該死的,Jaskier真的十分痛恨自己過分了解Geralt的心思,誰他媽能分辨出每個Hmm是甚麼意思?他很清楚現在的Hmm代表他同意Yennefer的說法。Jaskier在內心掙扎數秒,眼睛飄到坐在Geralt身邊的女孩身上,Ciri滿臉寫著期待,最後他點頭輕喃一句︰「那我去把魯特琴拿下來。」


在來回的過程中,Jaskier已經擬定好要唱哪幾首歌,肯定不包括Burn Butcher Burn。不,雖說他在寫這首歌的時候痛苦而心碎不已,但他知道Geralt對「Butcher」這個詞有多敏感。即使Geralt傷害了他,不代表他也要傷害Geralt。 


不過就算他經歷過心碎,亦沒有甚麼使人愉快的靈感也好,他依然是個專業的吟遊詩人,他永遠不會失去他歌唱的聲音。先是The Fishmonger’s Daughter,然後是The Golden One,再來是Whoreson Prison Blues,和Geralt有明顯關係的他都不想在對方面前唱出來。Jaskier喜歡唱歌,不單是因為他喜歡而已,更重要的是他喜歡看見自己的歌曲怎樣感染別人。


就像現在一樣,他看著眼前人數不多的獵魔士隨著他的音樂唱起來,舉起手中的啤酒。他們看上去暫時忘記了前陣子發生的事情一樣,愉快地享受此刻,就算是一直悶悶不樂的小公主也勾起了笑容,音樂就是Jaskier的魔法。每次表演Jaskier都會把自己完全投入在其之中,他走到不同人身邊,靠在他們身上,給他們眨眨眼睛,展出自己最燦爛的笑容。


他能感覺到Ciri的眼睛一直落在自己身上,所以當The Golden One演唱完的時候,他帶著笑容走到Ciri身邊︰「不知道公主想要聽甚麼音樂?」Ciri看著他,有點猶豫地說︰「我不再是公主了,但我想聽柔和一點的歌,也許是情歌之類?」Jaskier下意識地瞄了眼坐在她身邊的Geralt,那些異人卻令人沉醉的金黃色眼眸盯著他,獵魔士朝他點點頭,他的眼神柔和,嘴邊似乎還漫延著一個淺笑。


Jaskier暗地提醒自己這份溫柔並不屬於自己,只是因為自己就在Ciri旁邊。他清了清喉嚨,然後唱出了Her Sweet Kiss。他忽視了Yennefer朝他投過來富有意味的眼神,或是Ciri微皺的眉頭,他甚至沒需要把眼神投向Geralt,因為獵魔士聽過他唱這首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對了,之前我在外面有聽過那首甚麼...White Wolf的那首,也是你的作品吧!」「噢,那讓Geralt變得有名的歌!」Jaskier在心中輕嘆口氣,他又把視線瞥向Geralt,後者似乎沒有露出半絲不悅,只是輕輕地「Hmm」了一聲。Fine,那他也沒有必要去忌諱甚麼事情。


事實上距離他上一次演唱Toss a Coin to Your Witcher已經過了很長時間,久得他都忘記是甚麼時候......好吧,他不應該那般戲劇化,是在Geralt把他扔在山頭上的那時開始就沒再唱過。他本以為這首歌會帶給他痛苦——因為這首歌會讓他想到白狼,他的英雄。可是現在卻沒有想像中的難過,他偷瞄Geralt,有些意外地看見男人神色放鬆,甚至還在輕哼著旋律的模樣。


每個人看上去都很是高興,他們知道這首歌對於獵魔士造成多大的正面影響,在白狼的形象得到改善的同時,人們對於獵魔士的態度也不再像之前一樣充滿敵意,亦不再老是剋扣所得酬勞。創作歌曲的時候,Jaskier沒有想太多,一開始更多只是希望可以讓Geralt的英雄事跡宣揚開去,但現在的結果他也挺滿意的。


「我想聽你的新歌。」果然,果然Yennefer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種要求,Jaskier瞪向坐在Ciri旁邊的女巫。「不好意思,我沒有新歌了,女巫。」然而Yennefer沒打算放過他,她繼續饒有趣味地說:「噢,你剛才和我說的那首Burn Butcher Burn?前幾天還聽見你在酒館裡唱的那首。」Jaskier發誓他用了全身的力氣,才能制止自己衝上去擊在Yennefer好看的臉上,她在盤算甚麼!


聽到Yennefer的話,幾乎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Butcher?這個世上能有多少個被稱為Butcher,而Jaskier又認識的人。Jaskier深呼吸一口氣,他現在不想談及這件事︰「這首歌我還沒有完成,也許某天我完成的話再說吧。」他不想在Geralt面前討論這首歌,Geralt已經道歉了,就這樣吧,他沒有甚麼好生氣的。


「Nah,在我耳裡當時聽起來已經很完整。Geralt,你也想聽聽這首歌的,對嗎?」Yennefer冷靜地喝了口酒,如同不知道Geralt就是曲中的那個Butcher一樣。Melitele!這個女巫到底懂不懂得看場合!Jaskier的眼神撞在Geralt的神色之中,獵魔士咬緊了下巴, 金黃色的雙眼盯著Jaskier的,神色滿是受傷。


不要答應她,不要聽從她的,說不,Geralt,說不想聽我的歌,就像之前每一次的一樣。不要強迫我傷害你。


Jaskier在心裡祈求,因為要是Geralt說好的話,那他也沒有拒絕的餘地。等待Geralt回應的數秒,彷彿在等待審判的結果一樣。「對,我想聽。」Fine,Fine,Fine,Fine,Fine。Great!現在他要揭開他的傷疤,展露在親手於他心頭上留下傷口的人面前。是你自己要求的的,Geralt。


Jaskier咬著下唇,深呼吸一口氣,希望他的聲音不會過於顫抖。Jaskier依然在飯廳內邊唱邊走動,可這次他的眼睛無法離開Geralt。他貪婪地想要知道Geralt聽到這首歌後會有甚麼反應,他會和他一樣受到傷害嗎?會因此而不高興,甚至是後悔他所做的一切嗎?要是說Jaskier完全不想看見Geralt因為這首歌而受傷的話,那是個謊言。


他不是聖人,每唱一句他便回憶起一年前的那份痛楚和痛恨。Geralt怎麼敢這樣和他說話,怎麼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在他的頭上!熟悉的怒火逐漸在肚皮裡沸騰,火氣傳遍他的全身。他彈在魯特琴的手指因為過於用力而變得生痛,要是他稍微不夠專業的話,也許他不會彈弦,而是直接指著責罵他。但也許他並沒有自己所想的一樣專業,他的聲音過於用力,甚至連嗓子也開始微微作痛,但Jaskier不會承認的。


這首歌確實是他這麼多作品之中最真切的那首,Geralt背對自己的身影然而歷歷在目,他想看見他轉過身和他道歉,但他甚至沒有打算找自己!一年後會見面,只是因為他需要得知Yennefer的消息!他本來不應該那麼生氣的,可是怒火正朝他襲來,每一句歌詞都在勾起他的怒意。


Burn, Butcher, Burn!


Burn, Butcher, Burn!


Burn!Burn!Burn!Burn!Burn!Burn!Burn!Burn。


Jaskier幾乎是以全身的氣力詛咒獵魔士燃燒起來,而那讓他冷靜下來,把埋藏在肚皮中的火氣全吐出來。飯廳裡很寧靜,就像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一樣,他們都想知道當此曲奏完之後,到底會發生甚麼事。Jaskier凝視著Geralt,他可以看見男人神色凝重,卻又帶著藏不住的悲痛。


憤怒過後,是一陣無處可逃的悲傷。「Watch me burn, all the memories……of you……」最後幾個字,Jaskier幾乎是輕喃出來,不知道是想要說服自己或是Geralt。Jaskier能感覺到他的臉頰來了一份濕潤,一滴淚水從他的眼角滑下來,然後他看見Geralt眼中有甚麼破碎了。該死的,他不想再待在這裡了。


「所以,我認為我真的需要休息了。晚安,各位紳士和女士們!」Jaskier快速地擦掉臉上的淚水,希望沒有人會在意他的失態或是落慌而逃。他能聽見身後傳來的聲音,但他不知道他們在說甚麼,也沒興趣得知。現在他所能想到的,是盡快回到房間,也許明天一早他便直接離開Kaer Morhen。


Jaskier把魯特琴收好,把本就不多的行裝也收拾好。他躺在床上,等天一亮便離開。他沒有打算一首作為自己告別對Geralt的愛的歌曲,會這樣展示在Geralt本人面前,更沒有料到他會在所有人面前哭,因為那該死的獵魔士使他心碎!這實在過於羞恥,他無法想像自己竟然過了一年後還在哭泣。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他對Geralt的感覺,也知道他最丟架的一面,一個無用的吟遊詩人。Great,他必須要離開這裡。


可是外頭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Jaskier敢打賭那十有八九是Yennefer想要和他來場「友善的聊天」,這是他現在最不需要的事情。他把枕頭捂住臉頰,試圖隔絕敲門聲,然而看上去沒有任何用處,外面的人還在敲門。Jaskier抱怨地低吼一聲,最終還是下了床, 前往應門。


「噢天啊,Yennefer你不想幫助我的話也沒有關係,但是也沒有必要這樣…噢,是你,Geralt。你在這裡幹甚麼?」Jaskier沒有想到竟然是Geralt,他本以為獵魔士看見他剛才的反應後,不會想和自己有任何關係。只見男人板著臉,神色凝重得如同在面對勁敵一樣。「我可以進來嗎?」

Jaskier不認為是個好的提議,但也許現在也是時候要接受Geralt正式的拒絕,好讓自己可以心死。


他點點頭,讓出了位置好讓對方可以進門。「所以,有甚麼能幫到你的嗎,我親愛的獵魔士先生?」說不定和Ciri相處久了,Geralt也有點不一樣。「我很對不起,Jaskier。」吟遊詩人下意識地大笑,想要迴避這個話題,他不太想知道為甚麼獵魔士要向他道歉,也不想要知道。「你真的是過於戲劇化,那件事已經過去了,不需要再向我說對不起。」Geralt皺起眉角,他不明白為甚麼Jaskier要堅持說他原諒了自己。


第一次道歉的時候,Geralt相信了他,相信對方已經原諒了自己。然而剛才的狀態,論他再何等遲鈍,他也可以嗅到男人傳來的痛恨和怒火,所有獵魔士都能聞得到。就算他真的意識不到男人身上傳來的味道瓶不一樣,也不代表他能忽視兄弟們所傳來的目光。當Jaskier倏然離開之後,他們都讓他趕緊處理好和吟遊詩人的事,即使是Ciri也要他趕緊追上去。


「你沒有原諒我,我能嗅得出來。」Great!可惡的獵魔士能力,Jaskier差點忘記了他們有這種小小的能力。Jaskier不想回答他的話,他決定沉默。「為甚麼假裝原諒我?」Geralt的語氣中沒有責怪,可是他的用詞卻使Jaskier的怒火再次燃燒起來。


「假裝?你在說甚麼,我在嘗試忘卻你所說的話,埋藏那段令人不快的回憶,所以對你來說我的努力只是假裝?」Jaskier咬著牙,他的食指指在Geralt的鎖骨上,天藍色的眼眸裡全是火紅的火焰。Geralt怎麼可以將他的努力說成是假裝,對於獵魔士的愛早就已經到達他無法對他產生恨的地步。是的是的,Jaskier或者會對Geralt憤怒,但不代表他能做到不去原諒這個男人。


Geralt不懂得為何Jaskier會如此生氣,他完全不曉得自己說錯了甚麼。雖然現在他在努力改善,但是言辭從來不是他的朋友。「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那首歌...我明白你恨我。」聽到他的話,Jaskier不住大笑起來,可是他的笑聲卻不像往日爽朗,而是染上一陣Geralt並不喜歡的破碎,就像有甚麼被打碎了一樣。


「恨?認真的嗎?這麼多年過去了,你認為我真的能恨得了你嗎?」Geralt無法完全理解Jaskier的意思,畢竟他把所有自己的過錯怪罪到吟遊詩人的頭上,彷彿一切都是他所造成似。然而他卻只是把自己的怒火全發洩在男人身上,忽視了他活著的這麼多年來,Jaskier是第一個願意主動留在他身邊的人,漠視了自己對他的感情。如此糟糕的他,Jaskier怎麼可能不恨自己?


「但你的歌詞,你想我被焚燒。」Jaskier止住了笑聲,深深吸了一口氣,試圖控制已經無法控制的情緒。「我說過了︰人以為自己被逼到絕境時會做出蠢事,說出蠢話。」當時Jaskier表面上似乎在說Yennefer的事,但從他那若有所思的神情中,Geralt知道他暗指的是山頭上的事,所以那刻他向Jaskier道歉。直到現在他才理解,原來Jaskier說的還有他自己。


「我不想你被焚燒,你想知道我真正燃燒的是甚麼嗎?」Jaskier的問題不需要Geralt回答,因為他知道獵魔士不可能知道,而他控制不住他的嘴巴。「我真正燃燒的是寫滿了你的事的筆記,在我意識到你沒有尋找我的時候,我一張張把紙撕下來,扔進火焰中。」Jaskier從不缺乏靈感,他的創作全源於愛。然而這些年來,他的靈感只在一個人身上出現。所有的設想全都被他燃燒掉,如同這樣就能把他的思緒和記憶一同燒毀般。


可是那沒有成功,他的腦海裡只有Geralt,即使對方如此討厭自己。「要是我有能力的話,我也希望自己能恨你,那麼我就能毫不猶豫,不帶留戀地離開你!」Jaskier的視線變得模糊,他很清楚要是他不閉上嘴巴的話,那麼將要說出的話便會像他的眼淚一樣,無法抑制地展示在Geralt面前。


「你想要離開?」Geralt終於看見Jaskier床上的行裝,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自己應該要關注哪一件事,是Jaskier的眼淚還是已經收拾好的行李。「是的,我想要離開,因為我看不出自己在這裡有甚麼用處!」Jaskier甚至沒有打算擦掉臉上的淚水,他感覺自己被打敗,沒有任何價值,特別在每個人都有能力的Kaer Morhen這裡。


「所以拜托了,Geralt,只要你現在說一聲,我馬上便回離去,好嗎?」Geralt猶豫地看著他,依然沒有說出任何話。「該死的,說你討厭我,想我馬上離開!」Jaskier拉著Geralt的衣領,激動地吼到。他要Geralt現在就拒絕他,切斷他無謂的幻想,只有這樣他兩才能過得好起來。Jaskie不再認為自己是特別的那個人,Geralt也終於能真正地享受安寧的生活。


「但我不想你離開。」Geralt的手搭在Jaskier的肩膀上,後者應該要把他的手甩掉,但是獵魔士比平常人的體溫要涼,這份微涼的溫度卻使Jaskier無法動彈。「那告訴我,我在這裡有甚麼用處?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吟遊詩人,你們顯然不需要一個包袱。」Jaskier討厭自己光是被Geralt觸碰便無法再維持他的憤怒,可是眼角的淚水依然沒有停下來。更糟糕的是,Geralt的話讓他有了可悲的希望。


「你令...我們開心。」Jaskier閉著眼眸搖搖頭︰「我見過Ciri也能讓你們高興。」Geralt沒有說話,Jaskier也只是安靜地流淚。他祈求上天,Geralt不要再給他假希望。「因為我想你留在這裡。」Jaskier吐出一聲破碎的哽咽,山頂上的對話自動在他的腦海裡播放。怒火中燒的Geralt向他吼道︰為甚麼所有最近遇到的所有狗屎事都和你有關!要是上天給我一個祝福,就是把你從我的手中弄走!


Jaskier又一次搖搖頭,到底假希望或是直接的傷害更能傷害一個人?「你在山上說得很明確,不要假裝你希望我在這裡。」他能感覺到Geralt搭在他肩上的手收緊了,施加力氣攩著他,遠不致疼痛,彷彿只是想要握著他,不想讓他離開一樣。「我沒有假裝,Jaskier。我想你在這裡,我...需要你在這裡。」Jaskier睜開雙眼,平視那雙就在眼前的金黃色眼眸。他害怕在裡頭所尋到的東西,生怕那是痛苦的偽裝,只是Geralt擔心會失去一位朋友才說出這樣的話。


吟遊詩人清楚眼睛是無法隱藏人的情緒,他能在Geralt眼中看見痛苦,卻帶著Jaskier從未曾看過的柔軟。不,他不是沒有看見過,而是Geralt從未這樣看著自己。「你的需要只是因為你需要我替你完成某些事,你第一次和我說你需要我,是因為你要我告訴你有關Yennefer的事。」Geralt抿著唇,他當時便應該要把話說清楚,只是他沒料到Jaskier會有這樣的誤解。


「我很對不起,Jaskier。你不應該承受我的憤怒,那樣對你不公平。」Geralt終於忍不住伸手把Jaskier的淚水擦掉,他本不確定對方是否會拒絕,還好Jaskier沒有推開自己。「我知道不公平,可是愛就是不公平的。我知道你愛她,你的愛從來不是我的,所以對不被愛的那方從不可能會公平。」Jaskier沒有想過Geralt居然會替自己擦掉淚水,但願他不會沉醉在他的溫柔之中。


聽到他的話,Geralt的手一頓,眉頭輕皺︰「她?你說的是Yennefer?」Jaskier咬著下唇,他無法做到親口承認,只能做到點頭確定。「我不...我們之間甚麼也沒有,Jaskier,只是因為鎮尼把我們綁在一起,我沒有愛她。」Jaskier無法相信他所說的話︰「可是每次和她有關的事,你都會不顧一切地選擇她。」不經不覺,Jaskier收住了淚水。看到Jaskier不再哭泣,Geralt亦把他的眼淚都擦拭掉之後,獵魔士收回了手,他認為Jaskier不一定希望自己和他有接觸。


「因為我認為我對她有責任,但不是出於愛,我只是認為她不應該死去。我不愛她,因為我已經有愛的人了。」Geralt說話之前先用了數秒想清楚自己要說的話,因為他不擅言辭,偏偏Jaskier卻是這方面的專家,獵魔士不想他的吟遊詩人再誤解他的話。「你有...愛的人?」Jaskier的腦袋被他的說話弄成一團,彷彿一切都絞在一起。要是Geralt愛的人不是Yennefer,那麼他愛的人是誰?Geralt和他分開的這一年,他錯過了甚麼?


內心的苦澀混合撕裂似的痛楚,使得Jaskier的眼眸又一次泛過一陣酸楚。「是的,我...愛的人是你。」Jaskier震驚地瞪大了雙眼,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轉折,更沒想過他的心意會得到回報。「你甚麼?」Jaskier感覺他的心臟快要從嘴巴裡吐出來,他剛才是幻聽了?「我愛你,即使我知道你不會愛我。」Geralt有點猶豫地說,在他把Jaskier趕走的那段時間,他想了許多事情。


只是由於Citra的殞落使他必須要找到Ciri,知道這個冬天他必須要把女孩帶到堡壘之中。他本已計劃好要在春天到來的時候,像每年一樣,他會在春天和Jaskier會合,縱使他並不肯定吟遊詩人是否會出現。「不要同情我,Geralt,求求你.....我承受不住,不要把我對你的感情當作玩笑。」Jaskier用力地吸一下鼻子,他不想再哭泣了。


「同情?我沒有同情你,Jaskier,我所說的都是真話。」Jaskier的眼眶再一次紅起來,而Geralt依然不知道自己做了些甚麼導致他又一次難過。「你不明白,Geralt,我太愛你了,所以我無法承受你的同情。」愛?Jaskier愛他?這是真的嗎?Geralt一時間不知道該怎樣反應,他重覆似地呢喃︰「你...愛我?」


Jaskier沒有預料Geralt會是這種反應,他本以為Geralt會說剛才只是開玩笑之類,可獵魔士看上煞是茫然,就像剛才Jaskier和他說了一個驚天大秘密一樣,如同他根本不知道他的愛似。「等等......你不知道我愛你?」這個發現驅散了Jaskier的擔憂,更多的是開始質疑Geralt是有多遲鈍。Geralt搖搖頭,更是使得Jaskier不再有想要哭泣的心情。


「你是認真的嗎?我敢打賭外面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對你的心情。你沒有聽懂我的歌嗎?我的所有,甚至連情歌都是和你有關!」Jaskier不可置信地向Geralt確認,天藍色的大眼睛瞪得更大。「我以為是和你其他的經驗有關......」Geralt候然感覺自己像是個傻子一樣,他不知道原來Jaskier所有歌都和他有關,特別是情歌那部份。


「我的天,你真的不知道,真是令人難以置信。」Jaskier對於Geralt此遲鈍的震驚大於一切,他甚至沒能即時思考他們是兩情相悅。直至驚訝過後,Jaskier才思考這點。「所以,你說你愛我,那是真的嗎?」過了半嚮,Jaskier才再次開口。「是的,我愛你。」Geralt沒有半分遲豫便馬上回答。


「我也愛你,從一開始就是,到現在也沒減少。但是,那不代表我沒有被你傷害到。你傷害得我很深,Geralt。」聽到Jaskier承認自己的感情,Geralt並不確定他應該要怎樣做,只知道他會做Jaskier說的任何事,去讓男生原諒自己。Jaskier往前踏出一步,手放在Geralt的心臟上,他們接近得幾乎可以親吻上對方,可是Geralt不敢動作。


「我要你知道,要是以之前的方式,我們是不可能一直在一起的。你也要明白,我無法再承受你給我更多的傷害,Geralt,你懂得嗎?」Geralt凝視著Jaskier清澈的藍眼睛,依然等待Jaskier的靠近。「我懂得,我不會再傷害你,即使你要燒死我也一樣。」Jaskier終於勾起一個真正的笑容,不像這幾天來那些僵硬的笑容。Geralt能嗅到Jaskier原本的味道,散發著一陣清新的花香,不再混著難過的酸味。


「我很對不起,Geralt,我知道那個稱呼有多傷害你。」Jaskier的眼神稍微往下移,落在Geralt的薄唇上。「我不怪你,是我活該,相比我對你的傷害,那根本不算甚麼。」詩人把臉頰往前靠,使二人的鼻尖互抵,交換著互相的氣息。Jaskier拉著Geralt的雙手,要獵魔士的手環在他的腰間,Geralt會意地收緊了雙手,把男生緊擁在懷中。


「來親我吧,我的白狼。」Geralt不需要Jaskier再多說,終於把嘴巴貼在對方的唇辦上。如同Geralt所想,Jaskier嚐起來很甜,就像蜜糖一樣,而他發誓無論發生甚麼,也不會放開抱著Jaskier的手。





-Fin-




* 寫著寫著不知道為甚麼就這麼長了!


* 沒想到自己還在這個坑裡hhhhhh都已經兩年多了


* 期待S3 Jaskier的新歌!!!!!Give me more!!!!!




₁ аршин
是白狼💓💓 然后我现在手好...

是白狼💓💓 然后我现在手好疼啊啊…

是白狼💓💓 然后我现在手好疼啊啊…

古龙岩失色锻造石

也是稿子,但是杰洛特*

我爱死这个男人,能画他真的很开心。


补充上金主

感谢@陆纪 的约稿

也是稿子,但是杰洛特*

我爱死这个男人,能画他真的很开心。


补充上金主

感谢@陆纪 的约稿

Lily
狼丹,是老师给的约稿,我是白狼...

狼丹,是老师给的约稿,我是白狼铁血攻抚慰

狼丹,是老师给的约稿,我是白狼铁血攻抚慰

一只每天想碰瓷酥皮的刺蝟

口紅系列

紅唇也很贊!不過有點像血沒擦乾淨😂

蘇洛: 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把圖放出來_(´ཀ`」 ∠)__ 

不願意塗紅色的白狼: 蘇洛!!!!(拔劍)


超人版的: https://shaciwei564.lofter.com/post/1f1f436d_2b4c72e9f 

口紅系列

紅唇也很贊!不過有點像血沒擦乾淨😂

蘇洛: 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把圖放出來_(´ཀ`」 ∠)__ 

不願意塗紅色的白狼: 蘇洛!!!!(拔劍)


超人版的: https://shaciwei564.lofter.com/post/1f1f436d_2b4c72e9f 

炮灰史蒂夫
平常不忙的时候:画啥画啊,st...

平常不忙的时候:画啥画啊,steam, 启动

考试月忙的要死:诶嘿画画真香


心音听诊取我狗命(点烟

平常不忙的时候:画啥画啊,steam, 启动

考试月忙的要死:诶嘿画画真香


心音听诊取我狗命(点烟

仲夏夜之狼

床单【夹带私货的狼叶饭

Geralt POV


简介:有关皮夹克里面缝补的一块补丁的故事


十月份,在收割完麦田后农民又种上玉米,我们在绿色的高杆和大叶子间穿行,诗人嘴里叼了一根不知道哪儿捡的麦秆(或许不是麦秆,我对此几乎一窍不通),正在试图把第六根没长成的玉米棒子往怀里揣。


对,至少我知道那个没熟。因为从叶子顶端露出的玉米粒干瘪而苍白,像老迈牲口的乳头。但我并不想告诉他这件事,而是打算让他晚上对着苞米棒子发愁。毕竟我们正在吵架。


丹德里恩突然停下脚步,一脸狐疑的四下打量——除了玉米杆还是玉米杆,只有风吹动叶子的哗哗声。他迟疑了一会儿,不忘用手摘了摘蓝色丝绒外套上挂上的玉米须...

Geralt POV



简介:有关皮夹克里面缝补的一块补丁的故事




十月份,在收割完麦田后农民又种上玉米,我们在绿色的高杆和大叶子间穿行,诗人嘴里叼了一根不知道哪儿捡的麦秆(或许不是麦秆,我对此几乎一窍不通),正在试图把第六根没长成的玉米棒子往怀里揣。


对,至少我知道那个没熟。因为从叶子顶端露出的玉米粒干瘪而苍白,像老迈牲口的乳头。但我并不想告诉他这件事,而是打算让他晚上对着苞米棒子发愁。毕竟我们正在吵架。


丹德里恩突然停下脚步,一脸狐疑的四下打量——除了玉米杆还是玉米杆,只有风吹动叶子的哗哗声。他迟疑了一会儿,不忘用手摘了摘蓝色丝绒外套上挂上的玉米须,然后小声地开口问我。“Geralt,你的驴耳朵(他只是延续了对我的外号,一头犟驴)听见什么声音没?我好像听见狗叫……还有农夫的声音!”


我刚想张嘴说他这个大嘴巴多半是做贼心虚才疑神疑鬼,却也清楚地听见中型生物的皮毛擦过玉米杆的声音,紧跟着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男人愤怒的喊叫。


显然一个吟游诗人的耳朵在关键时刻不比猎魔人差到哪儿去,我再转头的功夫,他已经开始撒开腿狂奔,背上斜挎着鲁特琴,两只手死死地兜住自己的衣服,以免玉米掉出来,看上去活像一只急于逃命的古怪松鸡。(丹德里恩说他不是鹌鹑


我们逃脱愤怒农夫的追赶,在野地里生火,木柴在法印下燃烧,传出噼啪的炸响。诗人臭屁地拿出玉米摆成一行,还斜着看了我一眼,大意是“我有新鲜玉米可吃”的得意洋洋。


这个表情在他扒掉第三个玉米皮之后彻底垮掉,没成熟的玉米粒在玉米棒上稀松到可怜,像缺牙老头的牙槽。扒到最后,六个赃物里只有一个饱满的。我没忍住从鼻腔里溜出一声近似笑声的哼哼,立刻接到两把眼刀。


我从马鞍袋里掏出一块黑麦面包和三个苹果。后者是一位农妇为我赶走野狗而赠予的报酬。他拿着根木棍插上苞米支在篝火旁边。


“Geralt…”


“……”


不辞而别真不是你这个年纪该干的事儿,你知道的。”


“……”


“特别是还在床头给人留下一束花?看在瘟疫的份儿上……”


“Dandelion.”


“她那么骄傲,你这样做,会让她恨你的。”


“……我知道。”


诗人撇撇嘴,看了眼他的烤玉米,结果惊恐的发现离火太近而糊了半边,边转动树枝边爆出了一串诅咒。


我扔给他一个苹果和一半面包,我俩开始像马一样努力地仔细咀嚼干燥的黑麦面包,就着麦酒把口感粗糙的干粮咽下喉咙。他开始啃那根苞米的时候我找了大树的树根枕着,手摸进皮夹克里层靠近心口的地方。那里缝着一块巴掌大的黑色丝绸,在指尖下传来细腻的触感。


我清楚的知道上面有银线缝就的一只渡鸦。这是Yen的东西,她的床单,我想起她说要送一张床单时歪着头的样子,蓬松的卷发落在锁骨上,想起她坐在床边点燃提灯的样子,流畅的线条消失在睡衣里。我告诉她没有带着丝绸床单到处跑的猎魔人,女术士思考了几秒,剪了一块下来,直接用魔法针将其缝在皮夹克的内衬。


我深吸口气,在夜晚降临的潮湿空气中嗅到一丝丁香与醋栗的味道,日头落下点燃的云层里也透出一抹极淡的紫色。我知道前者多半只是一种幻觉,因为气味很难保持这样久的时间。此时吟游诗人似乎啃完了他的战利品,在沉默的黄昏下问出一个胸有成竹的问题。


你爱她,对吧。”


我转了个身,把脸朝向树根,不再看向云里的紫色。


炮灰史蒂夫
白狼,我永远的外敷 背景参考了...

白狼,我永远的外敷


背景参考了太阳石任务的精灵遗迹,我永远记得我在里面绕了四十分钟找不到路,大半夜急得差点哭出来.jpg

白狼,我永远的外敷


背景参考了太阳石任务的精灵遗迹,我永远记得我在里面绕了四十分钟找不到路,大半夜急得差点哭出来.jpg

Samtree

【狼诗|猎魔人】最近扫的Geraskier文推荐

入坑过晚,错过了2020年初这个神仙cp崛起的那段时间。这是我过去几个月读过一些geraskier经典好文,有甜饼也有虐文,基本都是基于网飞电视剧的,也有书和游戏混杂的成分。

配上Joey Batey的乐队The Amazing Devil的歌,就都很上头。这个cp各位会写会画的神仙太太和TAD的两张专辑真是我度过疫情的两大精神支柱。

不过猎魔人第二季迟迟不出,圈子也渐渐冷了一些。如果有同好可以来汤不热找我玩耍呀~ 

Tumblr:Samstree,AO3:Samtree

**

Lavender by vands38

don't tell me we've grown ...

入坑过晚,错过了2020年初这个神仙cp崛起的那段时间。这是我过去几个月读过一些geraskier经典好文,有甜饼也有虐文,基本都是基于网飞电视剧的,也有书和游戏混杂的成分。

配上Joey Batey的乐队The Amazing Devil的歌,就都很上头。这个cp各位会写会画的神仙太太和TAD的两张专辑真是我度过疫情的两大精神支柱。

不过猎魔人第二季迟迟不出,圈子也渐渐冷了一些。如果有同好可以来汤不热找我玩耍呀~ 

Tumblr:Samstree,AO3:Samtree

**

Lavender by vands38

don't tell me we've grown (for having loved) by SummerFrost

favorite by asweetepilogue

whiskey in candlelight by anoddconstellationofthoughts

A Lover's Lament by Somedrunkpirate

The god of scraped knees by spqr

you're not flawed, darling (just a little under-rehearsed) by sparrow30

Connecting dots by TinyThoughts

Make me Breathe by Naughty_Yorick

Flying Off The Edge by unwhithered

Anything by inber

Even if it Hurts (Even if it Makes Me Bleed) by DrowningByDegrees

The hunter and his wife by FirenzeSun

Three Steps from the Sky by bunnyofnegativeeuphoria

My Heart by lesdemonium (winnerstick)

You Say You Need No One, Yet Here We Are by ArcticKiss

The Path Not Taken by sospes

Shadowplay by sospes

The First Language and the Last by didoandis

all the liars in the world by kageygirl

Rare Bird by spqr

Lovely Bitter Water by QueenForADay

Into Darkness and Howling I'll Keep You From Drowning by whisperedstory

The Paths You Take by CosmicOcelot

Tale of Two Masters by ArthurtheGatekeeper

Sorrow Twines Her Thorns Unceasing by stonecoldsilly for writterings

I'm Only Human After All by ghostinthelibrary

What we found in the fire by KikiDoesFanfic

You'll Be the Death of Me by JustJReally

As Though They Were Nightingales by I_bite_my_thumb_at_thee

dear witcher, by transmothman

to render it transparent by theundiagnosable

Everything by lesdemonium (winnerstick)

Honey You're Familiar by WednesdaysDaughter

the roads we walk are winding by shellybelle

**

顺便给自己打广告 ¯\_(ツ)_/¯

You are too well tangled in my soul by Samtree

Leonardo

“敢告诉维瑟米尔我在这里的话,你就死定了。”

画一张 花丛里的小师妹 好久不见了 细水长流缓慢更新

“敢告诉维瑟米尔我在这里的话,你就死定了。”

画一张 花丛里的小师妹 好久不见了 细水长流缓慢更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