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ood  omens

474浏览    37参与
孜夏SUMMER

【CA/身份互换】part1

身份互换pa,天使C恶魔A。

ooc致歉。

语言流。

还会再写身份互换但不一定多久以后。


白色的蛇爬到女人的面前,立起身子吐着信子。“嗯……我想你应该去吃那棵树上的苹果。味道很不错,真的。”它的尾尖不安分的甩来甩去。女人将信将疑,但好歹还是吃了那苹果。

白蛇又爬上高墙,变成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奶金色的头发,蓝眼竖瞳,有点微胖,背后有双黑翅膀。“下场可真惨。”站在一旁的红发男人转过头用金色的眼睛看着他。“是啊,的确。哦,我喜欢你的衣服。”“是啊,我也喜欢你的。说实话,我更喜欢白色。”其实两个人的衣服除了颜色基本一样。

穿着黑衣的小白蛇又开口。“反应太过度了,我怎么都想不通。有...

身份互换pa,天使C恶魔A。

ooc致歉。

语言流。

还会再写身份互换但不一定多久以后。



白色的蛇爬到女人的面前,立起身子吐着信子。“嗯……我想你应该去吃那棵树上的苹果。味道很不错,真的。”它的尾尖不安分的甩来甩去。女人将信将疑,但好歹还是吃了那苹果。

白蛇又爬上高墙,变成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奶金色的头发,蓝眼竖瞳,有点微胖,背后有双黑翅膀。“下场可真惨。”站在一旁的红发男人转过头用金色的眼睛看着他。“是啊,的确。哦,我喜欢你的衣服。”“是啊,我也喜欢你的。说实话,我更喜欢白色。”其实两个人的衣服除了颜色基本一样。

穿着黑衣的小白蛇又开口。“反应太过度了,我怎么都想不通。有什么不好的呢——我是指明辨善恶。”“谁知道,反正总是哪里不好的——嗯——demon。”“实际上,我叫Aziraphale。”“无所谓。反正没坏处你就不会让她那么做了。”Aziraphale微微皱眉,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他们非让我上来制造麻烦。”“实际上你也就是做这个的,demon。”“可我并不擅长这么做啊。”“好吧其实和你没关系。那颗苹果树就种在园子正中间,还挂了个「别碰」的标识。要我说,就算没有你他们也会吃的。干嘛不种在高山的顶上,或者干脆种在月亮上?我是想不通了。这都是伟大计划的一部分,不是我们能懂的。”“不可言喻。”小恶魔附和,又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你的烈焰之剑呢?”“呃,肯定是在哪里的,火还烧的很旺——我是说,我把它送人了。”天使别过头。“什么?”“我把它送出去了!她毕竟还是个孕妇,外面那么危险!”“……你是个天使,一定不会做错什么的。”小恶魔绞尽脑汁说出了自认为是安慰的话。“那可真是谢谢你了。我一直在担心这个呢。”“嗯……我也在担心。万一我做的是好事,你做错了怎么办。”

“那岂不是很好笑。”“那就一点也不好笑了。”两人一同开口。天边全是乌云,这个世界第一声雷响起了。谁知道万能的主在想什么,就算是新世界的第一场雨,也没必要下圣水吧。Crawley伸出靠着小恶魔的翅膀遮住他。Aziraphale收收翅膀,靠的更近些。他听到身边天使低语。“Crawley,我叫Crawley。”

Ivy
Good omens 一念天堂...

Good omens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都不如人间有趣


甜甜的天使和善良的恶魔真的可可爱爱啊💕


Good omens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都不如人间有趣


甜甜的天使和善良的恶魔真的可可爱爱啊💕



寻

老蛇🐍和天使~

(这图在我脑子里的时候还是很精致的…都怪手不好!√)

老蛇🐍和天使~

(这图在我脑子里的时候还是很精致的…都怪手不好!√)

五合

恶魔的爱

CP:CA

~同人脑洞向,ooc见谅~

亚茨拉斐尔:“万能慈悲的主啊,请你原谅我私自将剑交给亚当。他有孩子需要保护。”

主:“我亲爱的天使,你把庇护送给了人类,那你呢?”

克鲁利:“我会保护他。”

于是,天启之战,克鲁利开着他的车,义无反顾冲进了火海;为了不被他讨厌,违背上司阻止战争。

最后,在长椅上。他说:“我可以诱惑你一起共进午餐吗?”

那个“I am  soft ”的天使说:“诱惑成功。”

CP:CA

~同人脑洞向,ooc见谅~

亚茨拉斐尔:“万能慈悲的主啊,请你原谅我私自将剑交给亚当。他有孩子需要保护。”

主:“我亲爱的天使,你把庇护送给了人类,那你呢?”

克鲁利:“我会保护他。”

于是,天启之战,克鲁利开着他的车,义无反顾冲进了火海;为了不被他讨厌,违背上司阻止战争。

最后,在长椅上。他说:“我可以诱惑你一起共进午餐吗?”

那个“I am  soft ”的天使说:“诱惑成功。”

甘棠倚风

【好兆头/good omens】本公主叫克劳利

沙雕玛丽苏文/模仿小学生文风/没头没尾但还是祝您食用愉快。


——————————————


本公主叫克·圣殇雪之梦·劳·地狱螺旋小旋风·利。我是一条六千岁的年轻帅蛇。我的眼睛是最高贵的金色,象征着纯正的血统;我的头发开心时是卷的,不开心时是直的;地狱里所有人都被我迷得神魂颠倒不能自已原地爆炸光速去世反复跳楼,尤其是个叫什么阿伟的。于是我自己决定带着为数不多的家当搬来人间,没办法,谁叫我长得太好看了呢。


今天早上8点30分,本公主在占地二百五十平方米的大床上醒来。三层席梦思的床实在太软了,对腰多不好啊~下回让管家到地狱买个红...

沙雕玛丽苏文/模仿小学生文风/没头没尾但还是祝您食用愉快。


——————————————


本公主叫克·圣殇雪之梦·劳·地狱螺旋小旋风·利。我是一条六千岁的年轻帅蛇。我的眼睛是最高贵的金色,象征着纯正的血统;我的头发开心时是卷的,不开心时是直的;地狱里所有人都被我迷得神魂颠倒不能自已原地爆炸光速去世反复跳楼,尤其是个叫什么阿伟的。于是我自己决定带着为数不多的家当搬来人间,没办法,谁叫我长得太好看了呢。


今天早上8点30分,本公主在占地二百五十平方米的大床上醒来。三层席梦思的床实在太软了,对腰多不好啊~下回让管家到地狱买个红木板床送过来吧。


12点02分,本公主收到了小天使的信息。打开我的8848,小天使要请我去丽兹酒店吃可丽饼啦!


本公主十分高兴并准备好好打扮一番。我穿上抛光了六千年的蛇皮西服,叫管家运了一车发胶过来。接下来是最关键的,墨镜!我打开衣柜的门,开始翻找。咦,这一衣柜的墨镜怎么也没个好看的?这副鎏金的不行,那副绿宝石的也不好看……最后我只得戴了一副镶了十斤钻石的,至少压在鼻梁上很踏实。


就这样吧!12点10分,本公主跨上我加长版一百米的宾利,从一万公顷的庄园中开了出去。


丽兹酒店可真是远,我让管家开足了马力都花了十秒钟。本公主下了车,走进酒店,看见小天使都已经在等我了——该死的,本公主来晚了!下次……下次……算了,不换车了,和天使吃饭要紧。


说实话,我并不觉得人间的食物好吃,但是小天使实在是太可爱了,我的纤纤玉指不由得放下了银叉,托颐而笑,看着小天使。也许是不敢对上我潋滟的美目,天使自顾自地吃着,我也就心安理得地看了两天。


两天之后,天使和我走出了酒店大门,巧的是外面正下着大雨。这下没法走了,我看着小天使焦急的表情实在于心不忍,于是我提出要叫车送他回家。小天使却摇了摇头继续焦急,这……不想回家吗……所以,小天使一定是想回本公主的家!哎呀,怎么还不敢直说呢~我想叫车,摸摸口袋,发现我的8848不见了!这可怎么办?


当然没关系啦,本公主这次出门带了十二部,您可慢慢偷呢。拿出黄金机壳的那部叫了管家,再扶着小天使坐上宾利,本公主简直太绅士了~


本公主吩咐管家提前放了一圈桶装熏香在席梦思22号旁边,我撑了一把鎏金丝绸伞给天使遮雨,一同走进了我家12米高的主卧。


獨笑
第一次畫他倆!!他們真的超可愛...

第一次畫他倆!!他們真的超可愛...

第一次畫他倆!!他們真的超可愛...

甘棠倚风

『好兆头/good omens』成语曲解

*真的,不好笑

*所有成语均不是其本意,可自行查询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百不穿羊】

释义:加百列从来不穿羊毛做的衣服。


2.【克进直守】

释义:克劳利因为太过基化而进了直男养成看守所。


3.【惺惺相西】

释义:总是假惺惺笑着的加百列相亲时遇到了别西卜。


4.【见利忘义】

释义:因为见到克劳利而忘记了自己看好兆头学习英语的意义。


5.【兹兹不倦】

释义:阿兹拉斐尔在丽兹酒店孜孜不倦地寻找可丽饼。

*真的,不好笑

*所有成语均不是其本意,可自行查询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百不穿羊】

释义:加百列从来不穿羊毛做的衣服。


2.【克进直守】

释义:克劳利因为太过基化而进了直男养成看守所。


3.【惺惺相西】

释义:总是假惺惺笑着的加百列相亲时遇到了别西卜。


4.【见利忘义】

释义:因为见到克劳利而忘记了自己看好兆头学习英语的意义。


5.【兹兹不倦】

释义:阿兹拉斐尔在丽兹酒店孜孜不倦地寻找可丽饼。


玉生烟
为什么亚当作为撒旦之子具有造...

     为什么亚当作为撒旦之子具有造物,改变世界的能力?
      作为一个多年站在神路坑里的人,莫非亚当是神和撒旦的娃,so天堂和地狱都格外关照他
  

     为什么亚当作为撒旦之子具有造物,改变世界的能力?
      作为一个多年站在神路坑里的人,莫非亚当是神和撒旦的娃,so天堂和地狱都格外关照他
  

ZOE-TANLIN
就……重生的幼体war和dea...

就……重生的幼体war和death???
(悄咪咪death右)
来人嗑邪教嘛来人嗑邪教嘛(*/ω\*)

就……重生的幼体war和death???
(悄咪咪death右)
来人嗑邪教嘛来人嗑邪教嘛(*/ω\*)

许浮咕了

自己搞辽一个战争和污染的壁纸。╮(‵▽′)╭

自己搞辽一个战争和污染的壁纸。╮(‵▽′)╭

ZOE-TANLIN

【good omens】【war X death】CHERRY

  鬼知道我怎么开始吃的。(回去看看war扭头那个微妙的表情我就很……并且原作war对death的评价也很有趣。)

         大概是末日之后其他三个开始复活。

         之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大叔和萝莉。(虽然可能和大部分人想象的萌点不太一样)


-----------------------------分割线---------------------------


chapter.1

   ...

  鬼知道我怎么开始吃的。(回去看看war扭头那个微妙的表情我就很……并且原作war对death的评价也很有趣。)

         大概是末日之后其他三个开始复活。

         之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大叔和萝莉。(虽然可能和大部分人想象的萌点不太一样)


-----------------------------分割线---------------------------


chapter.1

        

         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她跌跌撞撞地爬过废墟,周围炮火纷飞,硝烟弥漫,天空的颜色就像是没有好好保管的石灰。

  她掉了个指甲。

        

  按正常情况来说,她得11岁才能明白一切,她原本的记忆才会和现在的这个身体接上。

  但是她现在就清醒了。可她现在应该才7岁。

  

  那么她大概是快死了。

  

  而种种迹象表明----她确实快死了。

        

  她飞快地扭头看了一眼。

  妈的,都这么久了,他还是他妈的一点都没变。

         走在破碎的水泥钢筋折成的废墟上,不紧不慢地跟着你,如履平地。她低头注视水泥板上因白灰吸收了汗珠而形成的斑。

  

  死神跟在我背后。谢了。她想。

  他无处不在。她想。去你妈的。



  

  末日之后他们就在不断复活。

         只要他们能扛到十一岁一切就能恢复原状,但是war总是出生在战区,剩下的两位也是差不多的境遇,这种“轻松”获得廉价身体的复杂的痛苦的活动不断重复地进行,当然可能也是伟大计划的一部分。



  死神不做干预,很明显帮同事顺利彻底重获新生并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只要战争继续、饥荒不止、污染不消他们迟早会彻底复活----主要就看他们自己了----看他们自己的运气。



  有一次很凑巧,他们几乎是同时死的,所以死神同时在三个地方出现,这也是众所周知的,死神无处不在。他无处不在,这有点类似于分身,但是更为玄幻神奇,他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处理不同的事。

  当然他也在空军基地----不得不承认,跟着剩下三个家伙骑车过去有点类似于走形式。



  他在刑台上,在监狱里,在杀人犯的刀尖上,到处都是他的子程序,无穷无尽的子程序在世界上如海洋一般涌流,事件触发一个程序后,它脱离出来,带着一种威严孤寂的气氛浸透整个现场,让人胆寒发毛,效果如同地下室发潮的墙壁。



  她当然早就意识到这个情况了。



  没人接触得到整个死神。碎片,全是碎片。想到这儿她就气,翻过下一个带了一半窗户玻璃的断壁时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估计就没人彻底得到过死神的全部注意力,可能除了敌基督。



  不过她不是敌基督。



  她早就没力气了,翻过那块断壁时更是手下一滑。



  

--------  

  

  好运来了。



  她坐在孤儿院的小板凳上,刚刚午饭时间有男孩为她而战,鸡蛋汤和酱汁飞得到处都是。她就坐着,吃着午餐,看着他们在她周围打架。表情像是在吃着爆米花看电影。(不过她并没有安安静静看电影这样的经历,虽然这是她万分渴望的,她旁边经常坐着想和她玩的人。)

  现在红发小女孩满不在乎地看着自己的指甲,她受够了这群傻子,她只想要一个新的收养家庭……或者说一个监护人(最好是对她百依百顺的本地人……百依百顺的外地人也不错)----一个能把她从这个破地方带走的人。

  老院长让她感到恶心(虽然老院长带她和孤儿院的合唱队去看过电影,但是他坐在她旁边,其他人都坐在前面一排),而目前她离11岁生日还有24小时44分,她想要个特别的生日礼物。(比如一个昂贵蛋糕上用巧克力写着“女王生日快乐”)



  她在附近也算小有名气了----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拥有东方水墨里一种叫花青的颜料掺水过多时晕染宣纸的颜色的蓝眼睛和一头铜红色的头发,并且天生有洋娃娃一般蓬松又自然的小卷----你们懂的,这就是人们通常议论的那种小女孩----一袭红色派对小礼服,棕金色的眼影(不需要假睫毛),再加上无色的润滑樱桃味唇膏,甜美的嗓音,她足以让所有的人疯狂。当她上台时所有的人的视线都别想留在真正的派对主角身上。



  她原先是孤儿院的个子参差不齐的小合唱团的,之后被分出来独唱,再之后莫名被人请去唱歌,甚至有人不远万里来参加一个当地请了她的小派对。(当然这也可能是孤儿院为了增加她魅力以增加收入的一次相当成功的杜撰)



  她被收养过几次,好心的养父母会希望她拒绝邀约,不行,她说,并且是不可一世地说,之后就甩甩头走开,他们受不了她把他们当成仆人,忍受不了她不合年龄的冷漠,于是她被送回来。



  而利欲熏心的则会希望她多参加派对,不行,她又说,我累了,就算杀了我也不唱,之后她就又回到孤儿院了。



  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永远不用坐笨蛋盒子,作为孤儿院的摇钱树,她用不着去卖饼干,她不听课,欺负所有人,在午饭时转着餐刀大笑,带着几个小姑娘闯进一家富人的游泳池----没关系的,人们爱她,特别有一些老家伙非常爱她。

  她在老男人中是枝头海棠或者绿果子,在另一些人眼里就是误入歧途道德败坏的女巫。



  

  

  

  突然间,在餐厅打闹着顺便收拾餐具和一地狼藉的孩子们都嗡一下地飞到后面,就像是在躲避瘟疫。



  有人来了,孩子的尖叫声没人受得住,她挠了挠耳朵,没有动。

  

  现在是夏天,门开的时候刺眼的阳光冲进来,几乎弄瞎这群穴居小动物的双眼。一片白光中冲进来两个人影,光线把他们啮得不成人形,仅剩下几条晕开的细线----其中一个高成一条线,另一个还看得清穿的裙子,好像是孤儿院的女教师。他们步速很快,没等像青蛙一样被光线定住的孩子们反应过来就快速通过了餐厅。

  有个孩子叫着冲过去把大门关上了,当时那两位刚好走到餐厅另一端的走廊口,拐了弯。她快速地扭了个头,刚好看见陌生人的骑行斗篷尖甩了一下,然后没在门框边,因为有女老师的白衣服当背景,所以能看得格外清晰。

  她心底莫名慌起来。

  

  她也算是很漂亮的孩子了。

  

  那么他刚刚看见她了吗。

  

  

  她把一杯牛奶朝门框砸过去,炸裂和泼溅声结束时餐厅也安静了。小动物们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的女王,女王拍拍裙子站起来,皱着眉头进了走廊。



  院长是个老男人,当然他不信任男人,特别是这种带着高档镜面头盔,穿着黑色皮衣的家伙。在院长眼里,他看起来就像是那种会和小男孩一起,以独特的方式玩耍的人。(有这种可能性,但会和小男孩小女孩一起玩耍的人,倒和院长长得更像一些)他的摩托看起来相当诡异----像是在有意模仿骨头似的。他像是个撒旦信徒,至少院长这么揣测。

  但是收养人是什么玩意儿也不关他的事。这个老头倒希望他随便选个孩子,把赔钱货带走。

  

  当然希望他别选到那个红头发的婊子。

  

  但对方很明显就是冲那个小姑娘来的。

  

  几个小时后,院长万分悔恨地看着手续文件时,对着那段模糊不清的记忆,他会这么安慰自己----比如对方当时一定给出了相当充足而有理且有利的理由。

  老院长记得他打开了头盔,但记不清他的面孔,其实那个男人露出什么样的脸并不重要,只要一定是一张值得信任的脸。

  

  而事实是那个男人打开了头盔,一句话都没有说,而院长和那个女教师被催眠一样地盯着他。恍惚了一会儿后,院长看见躲在门口的她便打了个哆嗦,清醒过来了一般。

  而那个男人咔哒一下合上了头盔,转过身,右足尖在地板上轻巧地划了一道弧线。

 

  “那么,你愿意跟这位先生走吗?”

  

  她原先和院长单独呆在一起时才听过这种模糊且似是而非的语气,灵魂仿佛是提前从这个老头的身上飞走了似的。

  

  她扫了扫“这位先生”背光的剪影。

  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声音似乎是在头脑中响起的。

  (十分钟后她在摩托车后座上问他们要去哪里时,心想自己一定是记错了。)

  

  她迟疑了,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答了一遍。

  “我能给她改名字吗?”“当然,很多孩子走的时候都希望换个名字。”

  

  “那就迪娜。”

  

  什么草率的鬼名字。不过她不介意。

  名字只是个代号,实在不行了等到了以后她还能说服他改掉,甚至自己改掉。

  她怀疑这是个猫的名字,还很有可能是这个男人上周被卡车碾死的猫的名字。

  

  她,哦,或者说是迪娜,现在眯着眼跟着那个一身黑的男人冲到七月的阳光下。幻想着美好的将来,时尚杂志、碎花裙子、珠宝和雪糕,科尼岛还有好莱坞,未来仿佛触手可及了。

  她路过餐厅时,那两个男孩又打了起来,都下了死手,其中那个蓝衬衣的在这天晚上因为失血过多身亡了,另一个毁掉了一只眼睛,在之后的人生中备受煎熬。(他们曾经是朋友来着)

  

  孤儿院外边停着一辆奇怪的摩托车。给人一种它是墓里挖出来的尸骨拼凑出来的错觉。

  

  此外她还隐约感觉这原本应该是辆单人摩托车。

  她的直觉这么说的。


-----------------etc---------------------------


今天就这样٩( 'ω' )و

  

  


盖勒特格林德沃尔玛

【AC】先生,这得加钱(PWP,无脑爽文)

短小rua🐍,ooc属于我

链接见评论

短小rua🐍,ooc属于我

链接见评论

今宵酒醒何处情

我想知道,有没有一起吸提提,嗑cp的,有的话建个群一起快乐(❁´ω`❁)

我想知道,有没有一起吸提提,嗑cp的,有的话建个群一起快乐(❁´ω`❁)

ZOE-TANLIN
我就问一句那么帅的死神没有人舔...

我就问一句
那么帅的死神没有人舔嘛?!!!!!

我就问一句
那么帅的死神没有人舔嘛?!!!!!

鱼京

☆昨天刚入坑,今天就把剧看完了。这两个人真的太好磕了,神仙剧。对于他们最终对对方说的一些话有些思考打在下面了,有兴趣的话可以一起讨论讨论。两个人最后的对望我真的是爱极了。遇到Aziraphale和Crowley真的太好了!

·
从亚当夏娃的时候,他们就看着人类不断成长发展。他们愿意接受人们的文明一些好的东西和一些坏的东西,他们的包容性比其他天使与恶魔更强,所以用天使和恶魔去划分这两个人,是片面的。(作品里阵营对立矛盾的存在才是吸引人的地方。这里片面只是说Azi是天使,Crowley是恶魔这样划分两个人。)

世间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即使是上界的天使也会像下界恶魔一样想着发...

☆昨天刚入坑,今天就把剧看完了。这两个人真的太好磕了,神仙剧。对于他们最终对对方说的一些话有些思考打在下面了,有兴趣的话可以一起讨论讨论。两个人最后的对望我真的是爱极了。遇到Aziraphale和Crowley真的太好了!

·
从亚当夏娃的时候,他们就看着人类不断成长发展。他们愿意接受人们的文明一些好的东西和一些坏的东西,他们的包容性比其他天使与恶魔更强,所以用天使和恶魔去划分这两个人,是片面的。(作品里阵营对立矛盾的存在才是吸引人的地方。这里片面只是说Azi是天使,Crowley是恶魔这样划分两个人。)

世间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即使是上界的天使也会像下界恶魔一样想着发动战争去毁灭地球。天使也会成为恶魔,恶魔也能成为天使。

所以每个人能做的最伟大的事情,就是做自己了。我们总是说那句:我对你的要求不高,只要你做个好人。但好人,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真的很难,好人做一件坏事就被无限放大,其他人都可能ta变坏了。所以做一个好人,其实压力也是很大的。

不如这么说,可以这样选择,不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有恰到好处的坏的好人或者做一个有恰到好处善良的坏人就足够。对好人的坏不应该是零容忍的,当然坏也不能坏的完全而丝毫没有善。这样边界暧昧无法用理论完全分类好与坏矛盾并存的,是人性魅力的表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