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rave

734浏览    26参与
wings0504
是帅气Grave!战斗疯子我好...

是帅气Grave!战斗疯子我好爱

是帅气Grave!战斗疯子我好爱

老苏
《烦人的村民》同人——《聚会》...

《烦人的村民》同人——《聚会》

(此文为mc动画同人)
乐乎这里也放一下吧,粮少得可怜。
贴吧一群写文的,但都是只套个世界观,搞原创。
_(:з」∠)_

《烦人的村民》同人——《聚会》

(此文为mc动画同人)
乐乎这里也放一下吧,粮少得可怜。
贴吧一群写文的,但都是只套个世界观,搞原创。
_(:з」∠)_

烟九年ChaoS
《生吃》里面的姐姐

《生吃》里面的姐姐

《生吃》里面的姐姐

提奥Theo

重发一下,稍微铺了一下阴影

重发一下,稍微铺了一下阴影

仙貝Reya

[Gradence / 暗巷組]Drowning in your eyes ,02。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前面劇情:這裡



    即使是不請自來的訪客,基於禮貌以及來訪者的身分,Newt只好向旁退了一步,讓這Graves進門。

    可讓Graves進屋內的主要原因不是禮貌、也不是身份,而是Credence。

    對Newt來說是Credence願意讓他幫助的,那麼他的第一步便是要少年學會面對,而不是壓抑、忍耐,那只會把自己逼到絕路。...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前面劇情:這裡



    即使是不請自來的訪客,基於禮貌以及來訪者的身分,Newt只好向旁退了一步,讓這Graves進門。

    可讓Graves進屋內的主要原因不是禮貌、也不是身份,而是Credence。

    對Newt來說是Credence願意讓他幫助的,那麼他的第一步便是要少年學會面對,而不是壓抑、忍耐,那只會把自己逼到絕路。

    三人各坐在餐桌的一方,前方都擺著冒煙的熱茶,卻沒人去喝它,也沒有人願意先開口,就這樣任由尷尬以及沉默蔓延。

    Credence從Graves一進門,便低下頭攪玩著他不滿疤痕的手指,Graves一附若有所思的表情,看著Credence的頭頂,而Newt則是偷偷觀察著兩人,還得阻止仍在生他氣的Pickett拿著茶匙不斷地將一匙又一匙的糖往他的熱茶裡丟。

    Newt從沒想過人際關係從沒及格過的他,有這麼一天要做為協調者這角色。

    他現在只想躲進皮箱中,面對裡頭單純且情緒直接的奇獸,也不想要繼續待在他的屋內。

    「Pickett!」在Newt恍神時,木精成功在他熱茶裡加滿了溢出茶面的砂糖,這讓Newt意外的成為先打破這沉默的人。

    Newt瞬間成為兩人目光的焦點,他抓起Pickett放到肩膀上,低頭小聲解釋著,「他平常不是這樣的,是因為前陣子我們發生得一些事,他仍在鬧彆扭……」

    Graves點點頭,只要不要干擾到他,對於奇獸的行為他一點也不在意。

    「Mr. Scamader.」Graves瞥了眼終於抬起頭的Credence一眼,視線再度移回Newt身上。

    「有什麼我可以幫助你的嗎?Mr. Graves.」

    「我只是告知你,我來這裡主要的目的是帶走這孩子。」

    「他才剛……」Newt皺起眉,疑惑且不滿的眼神看著Graves。

    「我沒有要徵求你的同意,我只是告知。」Graves扯了扯兩邊唇角,喝了口茶

    「這裡是英國,不是……」嘴拙的Newt還沒講完話,Graves便打斷了他的話。

    「可這孩子並不是英屬,而且他並不是爆竹,他需要……」Graves半瞇起雙眼,看著眼似乎因為兩人稍大的交談聲,而害怕地微微顫抖的Credence,他稍微降低了些音量,季旭接著說,「他需要回美國,去魔法學校從新學習如何控制魔法,而不是壓抑。」

    「英國有很好的魔法學校。」

    「我想Ilvermorny是不差的學校,可以讓他好好學習。」

    「Hogwarts裡的教授們都是優秀屬一屬二的。」Newt儘管表達的詞彙並不多,可仍認真、努力的想傳達Hogwarts是適合任孩子的學院,尤其Dumblsdore是個好教授。

    「厚重的英國腔,我想從小生長在美國的孩子應該無法適應。」Graves一臉嚴肅、認真的和Newt爭辯。

    在兩個大男人似乎因為學校的因素又快要大聲起來,Credence開口說話了。

    「Mr. Newt……我可以休息嗎?」Credence咬著下唇詢問,眼尾餘光偷偷瞧著Graves。

    眼前這張臉是他所熟悉的,可Credence清楚儘管眼前的人,並不是既溫柔、又殘忍對待他的那位。

    他心裡不斷告切自己不能將自己那又愛又怨的情感放在對方身上,可仍無法完全做到。

    他腦袋滿滿的都是和那Graves的記憶。

    第一次兩人的見面,Graves勾起好不迷人的笑容,輕撫他的臉頰,稱讚著他有多特別。

    每次見面在他耳邊低喃多需要自己的Graves。

    還有更多、更多,在他完成任務時給予他獎賞、以及在他沒辦好事情,給予的柔性懲罰,這些記憶因為眼前這張臉,讓他不斷的回想起。

    「當然可以,但等我一分鍾。」Newt扯起笑容,拿著魔杖起了身。

    他可沒預料到會帶個人回家住,根本沒有時間整理出房間給Credence休息。

    Newt離開前,他停在Graves後方,「Mr.Graves不會不顧孩子的意願,強行帶走人吧?」

    Graves沒有立即回應,他的沉默讓Newt有些緊張,畢竟當初MACUSA的主席可是強硬的說總得為那條麻瓜的生命負責,他不覺得被釋放出來的真安全部門部長會比主席好講話。

    Newt的想法是對的,Graves的確沒有打算理會Newt,只想照自己的想法做事,直接帶走Credence,可他感覺到Credence偷偷瞧過來視線,裡頭帶有著恐懼、渴望、怨恨,這讓他打消了念頭,也想起了他臨行前屬下Tina對他說的話。

    『Mr. Graves sir, 雖然我不該這麼說,但我很高興原來Credence那孩子還活著,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不要那麼的強硬,他是個好孩子。』

    「Mr. Graves?」Newt又喚了一聲。

    回過神的Graves,生冷的口吻說著,「Mr. Scamader, 麻煩你順道為我整理一間客房,可以嗎?」

    Newt聽到Graves的話,既開心又苦惱。

    看來短期內,他還是進皮箱,與奇獸們住一起好了。


TBC.

s

【授权转载】Graves/Newt 2P

皮箱里的恋人。

虽然部长睡梦中依然板着脸,但是仔细看,第一张自己双手交叠,第二张两人的手在被子下面握在一起 o(*////▽////*)q

并且纽特回来后,部长的眉头也松开了。


作者太太:30

推特: @30_0314


授权书见P3


【授权转载】Graves/Newt 2P

皮箱里的恋人。

虽然部长睡梦中依然板着脸,但是仔细看,第一张自己双手交叠,第二张两人的手在被子下面握在一起 o(*////▽////*)q

并且纽特回来后,部长的眉头也松开了。


作者太太:30

推特: @30_0314


授权书见P3


仙貝Reya

[Gradence/ 暗巷組] Drowning in your eyes 01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ra

   Newt偷偷地看著縮在他身旁的高大少年。

    他沒想到他一句,「I can help you, Credence.」就這樣讓少年願意跟著他。

    當他與Tina告別,上了船之後,他努力找一個合適的位置,好讓他可以充分的與他皮箱裡的孩子們講話也不會當怪胎時,他看到對方坐在船上最不起眼的一角,相當的訝異。

    Credence察覺到注視他的眼神,抬起頭...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衍生同人

CP:Grave X Credence

ra

   Newt偷偷地看著縮在他身旁的高大少年。

    他沒想到他一句,「I can help you, Credence.」就這樣讓少年願意跟著他。

    當他與Tina告別,上了船之後,他努力找一個合適的位置,好讓他可以充分的與他皮箱裡的孩子們講話也不會當怪胎時,他看到對方坐在船上最不起眼的一角,相當的訝異。

    Credence察覺到注視他的眼神,抬起頭,瞬間欣喜的看著Newt,可個性的關係,他下秒便縮回椅子上,小小聲地喊了聲,「Sir……」

    Newt不太會應附這種場面,扭了扭脖子後,緩步走到Credence旁邊,他坐到Credence身邊,放下手中的皮箱。試著自己像哄奇獸們一樣,輕聲的跟Credence示好。

    「Newt, call me Newt, Credence……」

    Credence微微地點頭,Newt牽起唇邊的笑容,手輕輕地放在Credence的肩膀上,為了增加對方的安全感以及信任感,他稍稍用力地向下一壓。

    即使船才剛起航,根本還在美國領地上,Newt仍友善的說,「Welcome to London.」

 

   ※

 

    老實說Newt並不覺得倫敦是適合居住的地方,畢竟倫敦的氣候並不是那麼的迷人,可和美洲相較之下,倫敦的法律可比美洲要來得可愛許多。

    所以當他重新踏上這潮濕的土地時,他心情相當的愉悅,可他身旁的少年呢?

    「Credence,Are you okay?」

    Credence微微點頭,表示自己還可以,他小聲的詢問,「可以……讓我抓住你嗎?」他瞧見到Newt疑惑的視線,用著顫抖的嗓音,趕緊接著說,「衣服就好,一小角……就一小角……」

    「Of course, You can grab my clothes……or my hand?」Newt牽起唇角,友善的回應。

    「Clothes……」Credence蒼白的手抓住了Newt灰藍大衣的一角,跟著Newt的步伐。

    這時倫敦的天空開始飄起了細雨,Newt看了看天空,他抬起皮箱替兩人遮擋雨水,Newt看了眼不遠處的巷口,再看了看縮在他身旁的高大少年。

    「我們加快腳步,可以嗎?Credence.」

    「可以的,Mr. Newt.」

    Newt對Credence的稱呼感到有些怪異,而皺起了眉頭,但也沒再開口請對他改正。

    他們兩人並沒有熟悉到那地步,還是讓時間淡化兩人之間的尷尬才是比較好的選擇。

    畢竟才剛開始,Credence至少現在是願意依賴他的,這就已經足夠了。

    Newt和Credence兩人加快腳步,腳下的皮鞋在倫敦街道上發出答答答的聲響。

    一拐進巷中,Newt一直藏在衣內的魔杖一揮,兩人便消失在倫敦麻瓜的街道上。

    

    ※

   

    倫敦這糟糕的天氣,對第一次來的人來說還是不太習慣,Newt認為Credence可能需要一杯熱茶,所以一進到他久未回歸、佈滿灰塵的屋子,Newt先用魔法整了了下他雜亂的廚房,燒了壺熱水,泡了茶要給Credence。

    「Tea?」Newt詢問著乖乖待在餐桌上的Credence。

    Credence沒有發現Newt在叫他,他專注地窗外沿著棚子不斷落下的雨滴發呆。

    Newt順著Credence的視線望過去,恰巧看到他的木精Pickett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他身上離開,坐在窗框上,朝著他吐舌頭,他只是挑挑眉看了下對方,用唇語無聲的要對方安份點,便將注意力再次轉回Credence身上。

    他將手中的熱茶放在餐桌上,拉開椅子,坐在Credence對面。

    「可以讓我問一個問題嗎?Credence.」

    Credence聽到自己的名字,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

    「什麼問題呢?Mr. Newt.」

    「我知道這問題問的很慢……可是……為什麼是我呢?」

    「我知道在地鐵時,你一直看著我,在等著我離開……才開口和那些巫師說話……」Credence直視著Newt。

    就是Newt的細心,讓他知道這在地鐵溫柔勸導他、安慰他的人,不像其他人一樣,這人是可以依靠的,

    Newt挑了挑眉,他沒想到這少年觀察力那麼敏感。

    是因為環境關係所致吧?既敏感、又善良,所以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在意他人的言語,導致變成如此強大的闇黑怨靈。

    突然地類似警示的聲音響起,讓Newt戒備了起來。

    通常他這裡並不會有什麼人來拜訪,也不會有人知道他今天抵達倫敦,就算來者沒有惡意,可Newt仍警戒的拿起了魔杖,看向門口。

    「Mr. Scamander, MACUSA comesto visit you.」
    熟悉的嗓音讓Newt困惑了起來,可一聽到是MACUSA的人,他仔細想了下自己還有做了什麼,才讓MACUSA追到倫敦。

    他瞥了眼對面的Credence,發現對方的眼睛閃爍著某種激動的情緒,可同時的Credence也緊咬著下唇,這壓抑的行為,讓Newt大概猜到前來拜訪的人是誰。   

    Newt離開了剛坐不久的椅子,半瞇起雙眼,悄聲走到了門口前,他一手舉著魔杖,一手打開門,映入他灰藍色眼中的果然是他腦袋所想的那個人。

    「Mr. Grave?」Newt用疑問句詢問。

    畢竟對方的氣質和Grindelwald所演繹的Grave氣質仍有點相似,這讓Newt不免懷疑對方仍是那襲捲全歐洲的黑魔法巫師。

    「貨真價實。」Grave拍了拍他肩上的雨水,對於倫敦的天氣他並不是很喜歡。

    「你怎麼找到這的?」

    Grave淡淡地掃了眼Newt,眼便直接看向對方身後,坐在餐桌那的少年。

    「別小看了MACUSA,Mr. Scamander.」他用著生冷的口氣回應。

 

To be continue

玮砸

【性转】(辣眼深入_(:з」∠)_

今天终于画了部长大人和gre小天使的!

gre小姑娘鉴于畏缩孤独又缺爱的性格,所以用黑色调的女士大衣和高领毛衣外加黑帽子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真的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姑娘QWQ,手也经常缩进袖子里,为了遮住养母施虐的伤疤,身上也有很多被养母毒打的地方,所以裹得很严实但又希望有人注意到自己的伤痛与孤独
任然是蘑菇头xxx不过长长了些
而部长大人则是妥妥的御姐啦!大衣和围巾没怎么变,不过我选择直接用大衣披着,是不是很帅气(嗯像极了黑手党某大佬)下面有黑丝哦xxx
两位都直接用了当时流行的短发发型,不过我给部长大大留白了(๑•̀ㅂ•́)و✧

另附一张newtina...

【性转】(辣眼深入_(:з」∠)_

今天终于画了部长大人和gre小天使的!

gre小姑娘鉴于畏缩孤独又缺爱的性格,所以用黑色调的女士大衣和高领毛衣外加黑帽子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真的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姑娘QWQ,手也经常缩进袖子里,为了遮住养母施虐的伤疤,身上也有很多被养母毒打的地方,所以裹得很严实但又希望有人注意到自己的伤痛与孤独
任然是蘑菇头xxx不过长长了些
而部长大人则是妥妥的御姐啦!大衣和围巾没怎么变,不过我选择直接用大衣披着,是不是很帅气(嗯像极了黑手党某大佬)下面有黑丝哦xxx
两位都直接用了当时流行的短发发型,不过我给部长大大留白了(๑•̀ㅂ•́)و✧

另附一张newtina(哦不应该反过来叫了)食用愉快!

叶未改

【日蚀—01】

Title:《日蚀》
CP:Persival.Grave x Newt.Scamander  [《Fantastic  Beats》]
Type:第三人称
Tips:架空
Attention:有私设以及ooc/后文涉及较为详细的性爱描写/表白全员

***Warning:文中角色最终归属权属于J.K.罗琳女士,任何错误以及ooc均归本人承担。**

Free Talk:我就是想看那种不自知地散发着性感而诱惑气味儿的Newt被Persival干到哭【捂脸】。
不急,我尽量把车控制在五章之内开【噢你看着办吧】
无心写文只想干他。

以下正文。

酒吧里的阳光很灰暗,染着薄薄的冷意嵌进地板。...

Title:《日蚀》
CP:Persival.Grave x Newt.Scamander  [《Fantastic  Beats》]
Type:第三人称
Tips:架空
Attention:有私设以及ooc/后文涉及较为详细的性爱描写/表白全员

***Warning:文中角色最终归属权属于J.K.罗琳女士,任何错误以及ooc均归本人承担。**

Free Talk:我就是想看那种不自知地散发着性感而诱惑气味儿的Newt被Persival干到哭【捂脸】。
不急,我尽量把车控制在五章之内开【噢你看着办吧】
无心写文只想干他。

以下正文。

酒吧里的阳光很灰暗,染着薄薄的冷意嵌进地板。古旧的柜台有些破损,深色的木板被阳光照射,泛着奇异的金属光泽。

一切都很平常。

Newt百无聊赖地用布擦拭着玻璃杯,尽管老板说了多次他可以用魔法去解决这些整天被那些巫师又或其他种族摔来摔去的可怜杯子的清洁问题,但他还是执着的选择用手工的办法把它们打理干净——因为那是他打发时间的不多的办法之一。

早上客人是不太多的,Newt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暗暗的阳光给他的灰蓝色眸子铺上了一层微妙而隐晦的诱惑意味,脖颈的线条在光与影的雕刻下显得修长流畅,影子浅浅地落在锁骨的凹陷里,像是一小洼圣水,让人忍不住想要低下头去啜饮亲吻。

因为昨天他箱子里的动物跑出去了一只给老板惹了不少的麻烦,于是他被勒令“待在店里半个月,且不许带那些该死的动物(他们不是该死的!Newt在心里纠正)出去”,而且他的箱子也被老板收走了,美名其曰:“保管。”

呼。
Newt眯着眼睛把杯子放回原处,叹了口气。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期待夜晚的到来——那好歹能让他不这么无聊。让Newt呆在那不动还不如让鸟蛇不吃虫子。Newt在心底抱怨着,但他不想丢掉了这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尽管这让他每晚都会遭受一定量的性骚扰。

他原来并不知道世界上同性恋是每个种族共同的问题。这个“知道”是在他发现每天收到的男性骚扰人数居然比女性骚扰人数还多时的发现。

他并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他自认并不好看,甚至比不上那些最低级的男妓长的样子,但那些男人女人简直就像听见了金币落地声的嗅嗅——唯一不同的是,他是金币。

他吹了口气,额前柔软的卷发被吹起来,他盯着自己有些杂乱的头发好几秒,等他低下眼眸看着面前的时候酒吧里已多了一个穿着黑衣衣服的男人。

“你好。”男人看了眼他,用很平常的语气打了个招呼,目光打量着他。Newt注意到男人的声线很好听,像老板珍藏的那瓶陈年中国酒,低沉熨醇。

“你好。”Newt朝他露了个大大的笑脸,眨了眨眼睛。“那么,要什么?”

“嗯...随意。”男人观察了一下酒吧,耸耸肩朝Newt所在的柜台走来。

Newt熟练地兑着酒,显然比起用魔法他更喜欢用这种麻瓜称为“调酒”的方法,这使他有一种美妙的感觉,就像是飞过星空。

因为混杂在一起而显得色彩驳杂却又剔透的酒液顺从地在Newt手中绽开一朵一朵令人炫目的花样,最终落入Newt准备好的玻璃杯中,卷起细小的泡沫堆叠在杯沿。Newt对着酒低声念了一句什么,酒的表面就卷起一层火焰,颜色变幻着,鲜艳而夺目,热烈地燃烧着。

“给,烈焰美人。”Newt把酒朝男人面前推了推,有些羞赧地冲男人笑了笑,脸上细小的雀斑被阳光照耀,闪出一种无法言明的光芒。

“谢谢。”男人很有礼貌地道了声谢。

“没关系。”Newt笑了笑,用布擦掉了粘在手上的酒液,甩了甩纤细的手腕。

“Persival.Graves。”男人突然冒出一句,Newt愣了一下,才意识到男人是在说自己的名字。

“Newt.Scamander。”Newt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地回答了自己的名字,他并不是太擅长与神奇动物之外的人交流,于是那些客人都戏称他为“腼腆的调酒小美人儿”,每当他们这么叫Newt的时候Newt脸上都会浮起一朵很浅的粉色,羞赧地笑着,灰蓝色的眸子有些局促不安的意味,让人想要亲吻他的眼睑,触摸他微微颤动的睫毛 又或者是对他做出更大胆下流一点的动作。

Persival眼底闪着意味不明的光芒,笑得有些暧昧不清。

很好。

New York地区的地下巫师组织老大Persival.Grave今天只是想来一杯酒,平息一下今早那个女人带给他的郁闷——尽管她的尸体已经不知道躺在哪家垃圾场了,便莫名其妙地到了这家不起眼的巫师酒吧——现实总是给他许多惊喜,谁会知道这种小酒吧里会有这么一个...腼腆而引人犯罪的小调酒师?

Newt这时正转过身继续擦拭他的玻璃杯,阳光给他描上了一层金边。修长紧实的腰线,露出的一截脖颈,有些苍白的手腕,一切都在引诱着Persival去拆开这份天赐的礼物,用最炙热的吻去融化他。

Petsival漫不经心的笑了笑,像是耳语一般小声说着。

“Newt.Scamander...”
“Well,you  will  be  mine.”

judy小窝

救赎

佐伯觉得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恋人、好友、家人,这一切对自己来说都遥不可及。上班时,他可以和同事们畅所欲言,可是,佐伯却没有信心和他们建立更深厚的关系。
一旦把那个欲望当成心中的秘密,在与他人接触的过程当中最便无意识地形成一堵排斥他人的高墙。佐伯不可能将这个可怕的心魔向世上任何一个人倾诉。

佐伯从小就没有对任何人用过暴力,看到电视上播放虐待儿童的新闻时,他胸中总是充满了厌恶。可是如今,自己却殴打一名少女并使她受伤,直到现在,手上还留着刚才打人的那种触感,这种感觉就像有无数只不停蠕动的小虫爬满了自己的手掌。佐伯感到害怕,他挥动着双手,想将这种异样的感觉甩掉,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手上的感觉始终没有...

佐伯觉得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恋人、好友、家人,这一切对自己来说都遥不可及。上班时,他可以和同事们畅所欲言,可是,佐伯却没有信心和他们建立更深厚的关系。
一旦把那个欲望当成心中的秘密,在与他人接触的过程当中最便无意识地形成一堵排斥他人的高墙。佐伯不可能将这个可怕的心魔向世上任何一个人倾诉。

佐伯从小就没有对任何人用过暴力,看到电视上播放虐待儿童的新闻时,他胸中总是充满了厌恶。可是如今,自己却殴打一名少女并使她受伤,直到现在,手上还留着刚才打人的那种触感,这种感觉就像有无数只不停蠕动的小虫爬满了自己的手掌。佐伯感到害怕,他挥动着双手,想将这种异样的感觉甩掉,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手上的感觉始终没有消退。

自己的存在,完全孤立于亲友、家人等相互维系着亲密关系的群体之外。否则,自己便无法生存。虽然表面上也会笑着和他人随便闲聊一阵子,但真诚的交心是绝对没有的。女孩的话使佐伯想到这些,他的心绪被扰乱了。

除了羞愧得低头不语外,自己的眼前也会变成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的黑暗吧!那时,羞耻的烈焰一定会在自己的胸中熊熊燃烧。

当墙壁挂钟的指针指向深夜十二点时,佐伯关掉电灯,蜷缩在自己房间的一角。黑暗中,他抱着自己的膝盖,屏住了呼吸,身体的颤抖久久无法平息。从太阳刚下山的时候起,他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现在,他既分不清寒暑,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死是活。
挂钟的长针移动了一格,刚好反射了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指针闪耀着银色的光辉。佐伯见状,终于下定决心站了起来。走下楼梯后,他先来到车库,从车库里取出铲子和打开箱盖用的撬棍,然后朝庭院的方向走去。

其实,自己也想像普通人一样活着,不去杀人,也不以杀戮为乐。自己不愿意脑子里再出现想要将人活埋的妄想,也不想以夜里一个人挖坑的方式来放松心情,只希望悄无声息地活着,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自己绝没有过分的奢望,只需要一点点幸福便满足。自己一直梦想能过普通而平常的生活,向上司那样看儿子的照片,像同事那样上班时穿着全新的衬衫。要是这一切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那该是多么快乐的事啊!
佐伯的双眼悄悄地淌下泪水,他人仍然跪在地上,看着自己的眼泪落在地上,渗入泥土,并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到底该如何是好呢?昨晚完全没有头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佐伯觉得自己被关进一口为痛苦和压迫所笼罩的无形棺材里。


我常常双脚并拢站在死过人的地方,并用自己的脚底去感受沥青地面的弹力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她体内似乎能分泌一种吸引变态狂的荷尔蒙。”


缺爱用得不到拯救的人生,也就只能以悲剧结尾吧。

Noah

格雷夫xADD安利哒呦♪!

呜喵……

吃格雷夫xADD的人真少……粮不够啊嘤……

难道都不觉得这对很萌嘛?!特别是DE……!

嗯吾辈只是想安静的发个安利……

愿以后不用总吃自己的大腿肉……【蹲墙角哭唧唧x】

呜喵……

吃格雷夫xADD的人真少……粮不够啊嘤……

难道都不觉得这对很萌嘛?!特别是DE……!

嗯吾辈只是想安静的发个安利……

愿以后不用总吃自己的大腿肉……【蹲墙角哭唧唧x】

星の继承者

怪谈少女

◎译  名 怪谈少女/少女坟墓/怪谈少女

◎片  名 ????/Mourning Grave

◎年  代 2014

◎国  家 韩国

◎类  别 喜剧/恐怖/爱情

◎语  言 韩语

◎上映日期 2014-07-02(韩国)

◎IMDB评分  7.3/10 from 20 users   

◎导  演 吴仁川

◎主  演 姜河那

      金素恩

      李雅铉


◎简  介

 

       由韩国导演吴仁川执导的《怪谈少女》是一部以情感为题的恐怖片,描述拥有阴阳眼的少年与...

怪谈少女 - 啊J - 星の继承者

◎译  名 怪谈少女/少女坟墓/怪谈少女

◎片  名 ????/Mourning Grave

◎年  代 2014

◎国  家 韩国

◎类  别 喜剧/恐怖/爱情

◎语  言 韩语

◎上映日期 2014-07-02(韩国)

◎IMDB评分  7.3/10 from 20 users   

◎导  演 吴仁川

◎主  演 姜河那

      金素恩

      李雅铉

 

◎简  介

 

       由韩国导演吴仁川执导的《怪谈少女》是一部以情感为题的恐怖片,描述拥有阴阳眼的少年与神秘女鬼的校园故事,由《马医》金素恩睽违七年回归大萤幕,挑战女鬼角色,与《继承者们》姜河那演出一段人鬼恋,以及《新妓生传》韩惠琳、资深演员金正泰等合演。此片获邀参展富川国际奇幻电影节,并在欧洲幻想电影节联盟获亚洲电影奖大赏。

       故事讲述少年仁秀(姜河那饰)具有可以看见鬼神能力,因而招惹不少灵体,在学校遭受欺凌,于是他决定搬回家乡,与同样有通灵能力的叔叔善一(金正泰饰)一起生活。当仁秀转入新学校,遇上来自阴间的少女(金素恩饰),他们竟一见锺情,并联手追查校内学生接二连三失踪的离奇事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