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rocket

729浏览    21参与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生命-树熊(主树)

树熊某官方小说的延伸,“我”是其中一个具有神力的机器人,失忆?和树熊一块儿过,封神过老树。但性格和后续发展都是我瞎想的,非官方的。

短。梦到的故事所以逻辑什么的让它见鬼去吧。半意识流。颠疯文风。指代混乱。主写树。疯狂吹树。

我最近都写不出沙雕了……


正文


从什么时候说起呢?我都快不记得这个宇宙的周期了,它存在得太久太久,我几乎以为它突破了周期不会消失;但它终于还是开始消减了。时间终于步入停滞,乱流与漩涡开始平息,时空的逆流像平缓的座鲸尾叶扫过星辰与一大片群星泪光,汇不到一起去,互不相干的,并不确切的。没有生命能够承受这种美,没有生命能够承受这种孤独,尽管生命本身是可以做到的。我...

树熊某官方小说的延伸,“我”是其中一个具有神力的机器人,失忆?和树熊一块儿过,封神过老树。但性格和后续发展都是我瞎想的,非官方的。

短。梦到的故事所以逻辑什么的让它见鬼去吧。半意识流。颠疯文风。指代混乱。主写树。疯狂吹树。

我最近都写不出沙雕了……


正文


从什么时候说起呢?我都快不记得这个宇宙的周期了,它存在得太久太久,我几乎以为它突破了周期不会消失;但它终于还是开始消减了。时间终于步入停滞,乱流与漩涡开始平息,时空的逆流像平缓的座鲸尾叶扫过星辰与一大片群星泪光,汇不到一起去,互不相干的,并不确切的。没有生命能够承受这种美,没有生命能够承受这种孤独,尽管生命本身是可以做到的。我已经不算是生命了,不过我还是闭上眼睛没有看。总归还是害怕的。但我毕竟是最后一个观察者。


哦不对。还有一个人陪着我,虽然他完全不知道,我也没办法让他知道。


他就是生命本身。


他就是生命。


他有多久没见过生命了?我真的不记得了,记忆珍贵但实在不可靠。不过我还记得原来他身边是有很多生命体的,是我当时不愿称之为生命体的生命体,不过名字、种族和情感同记忆一样不可靠。只有熵与基本性质最可靠。他应该还记得,但他最好不记得。对于任何永生的生命来说,记忆都是一种折磨。


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尽管它没有意义。


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就从他的名字说起吧。


最早的时候他的名字是一个简单的单词,G-R-O-O-T,没有其它生命体通常拥有的前缀或代号。他那时候好像是一种普通的生物,拥有植物的一切特性以及温和安静的个性。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浸泡在孤独里,我一时忘记了原因。不过他大概已经习惯了。可是他尽管习惯了却没有麻木,一直在悄悄地希冀着寻找着,直到他找到另外一个生命体而那个生命体再次离开。那个生命体是谁呢?我不该忘记的。我当时好像与他们非常、非常亲近,但记忆真的不可靠。无论怎样剧烈的疼痛,都只剩下一点点遗憾了。


不过对于生命来说,或许这一切不成立。看看他的叶与花此刻依然鲜亮,只不过没有人能欣赏。他本来不应该这样孤独的。是我导致的,是我导致的,但我甚至没有歉疚的感觉。那是歉意吗?那是责任吗?我怎么会有权力感到歉疚,就好像我当时有选择一样。我不该想这些,不过这些古久的情感让我又想起来了一些事情,算是一件好事。


我记得当时我还不知道自己的使命,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了。


我记得当时我像个失忆的小孩一样被他们捡到,又十分狗血地被追杀。他很少找事,但他身边那个生命体很喜欢搞事,剧烈燃烧的火光一样飞快地跃动。温度升高,烙在地上的脚印都发烫了产生裂纹,像火山爆发的前兆,发出低沉地浮动着的隆隆响声。他除了本性足够暴躁,我想也只是渴求热闹。而明明最温和的人乖乖地跟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奔跑,明明可以结出果实的枝条抽裂在想要向我开枪的机器人的肩膀上,明明可以在风中安宁伫立的与树干相同的脊背与肩膀上站着刚刚爬上去的闹腾的生命体。他倒没有怎么看那个生命体而是时常看向我,确保那时几乎无力自保的我不会被落下。但他看向肩膀上的——R——Ro——还是记不得——的时候,他的眼睛不只是树的眼睛了,他的眼睛是生命的眼睛。那种眼神比爱高得多,甚至带上了一种圣洁的味道,又混进了一点近乎卑微的宠溺。像火焰最外层的边缘的光,又冷又烫。


那时候这宇宙不像现在这样千疮百孔苟延残喘,宇宙正值青春好时光在愉快地茁壮成长,我在没被完全激活的情况下都能模糊地感觉到那种自由与快乐,我自己也足够自由,足够用那么那么短的时间与他们建立那么深的信赖等级,足够让我在那个最后的时刻与他分享那种力量,给他一个新的名字;足够把他拉入我都还没勘探明白的深渊。


他没有让我失望。我想除了他也没有人能够看得那么明白,愿意在拯救一切以后原封不动地把它还回来。他那么纯净,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拒绝他,也没有任何力量忍心玷污他,在他不自愿的时候。然而他又那么不自惜,如果不是他肩膀上的小家伙,他几乎可以为任何人舍命。不过他足够强大,尤其是与时间扣在一起的时候;所以现在如此孤独而沉静的他才最强大。他没有被孤独切碎,没有因失落崩溃,那么他就像黑暗中的灯塔一样醒目,也像灯塔的光茫一样柔和而迷茫了。


他把一切都还了回来,无偿地献给了世界,但一小团本该被永久封存的力量贪睡在他身上。树皮是褐色的,树心是白色的,这种纯净的白吸引着一切同样纯净的生物和没那么纯净的生物。与之相比竟显得漆黑的力量沉迷着拥抱着,把永恒的祝福当诅咒向神交换了容于他的身的权利,宇宙在笑。这时候还没有人能理解世界的规律,恢复了记忆的我也只零星能意识到一点点,但我无法阻止。


一开始没有人意识到。


他送走了很多人,一开始没有人意识到。


他本就是近乎不死不灭的种族,而他肩膀上的生命体重新改造了自己。——没有人知道,除了已成为观察者的我。这个生命体极端恐惧和厌恶改造自己,但为了陪伴他,他悄悄地延长了本来并不那么在乎的生命,以更惨烈的混乱和将来分崩离析般的死法为代价。无机体覆盖率提升,他失去了一部分自由,而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而对于他因其他生命体的死亡产生的情绪的紊乱,他有足够的耐心和包容去陪伴与保护,同他自己的悲伤一起。


直到没有他们认识的生命体还保持基本无变化。直到他们一同送走自称为神的、寿命达千年的生命体。


直到泰坦一族开始衰落。


直到宇宙终于发现万物终有尽头。


直到他肩膀上的生命体终于摔了下来,而他终于意识到,花神巨像族不可能有这样长的寿命。


我记得,我当时把视线从寂灭的群星上移开,观察着他的眼睛。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死的。但他本身就是生命。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第二个名字。最后一个名字。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我同他一起哀悼。


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座鲸悠然的一瞥宣告了一切的终焉,除了我与他。我其实还算幸运,知道他的存在;不过他有足够的记忆和情感陪伴他。虽然那样可能更孤独,可也许也更幸福。


我离开的时候,他没有离开。但对于这片虚无的宇宙,还需要非常、非常长的时间,它才会再次醒来,复苏,开始新的故事。


我不知道这样的等待有什么意义。我只记得,他很久很久没有那么专注地想着什么过了。


也许,他已经等不及了。


fin.


无意义……

不过也许能开新坑?创世神老树and毁灭神小浣熊?好中二……

树熊复健,大概吧

酒蛊子

大半夜腹痛到睡不着觉,莫名其妙想起《全新银河护卫队》漫画里火箭曾经腹部中了一毒爪😂然后我就开始琢磨起那段火箭中毒失明无法动弹时候的情景……(这个系列暂时没人汉化……我想接手但是我有点忙不过来orz)

怎么讲呢……这个情境下,漫画里护卫队对火箭的态度一目了然……火箭都这样了卡魔拉还指望着趁他还能喘气儿的时候指导她学会修飞船,而德拉克斯对火箭的情况几乎没啥表示……帮火箭的只有奎尔和格鲁特。

然后火箭星和树带熊的区别就来了。【注意,漫画里的火箭和格鲁特完全没有父子情,格鲁特变小了但内心仍然是个大龄青年x】

●首先是为火箭做的事:
奎尔——舍命单独冲进敌阵去找解药。
格鲁特——陪在火箭身边,试图亲...

大半夜腹痛到睡不着觉,莫名其妙想起《全新银河护卫队》漫画里火箭曾经腹部中了一毒爪😂然后我就开始琢磨起那段火箭中毒失明无法动弹时候的情景……(这个系列暂时没人汉化……我想接手但是我有点忙不过来orz)

怎么讲呢……这个情境下,漫画里护卫队对火箭的态度一目了然……火箭都这样了卡魔拉还指望着趁他还能喘气儿的时候指导她学会修飞船,而德拉克斯对火箭的情况几乎没啥表示……帮火箭的只有奎尔和格鲁特。

然后火箭星和树带熊的区别就来了。【注意,漫画里的火箭和格鲁特完全没有父子情,格鲁特变小了但内心仍然是个大龄青年x】

●首先是为火箭做的事:
奎尔——舍命单独冲进敌阵去找解药。
格鲁特——陪在火箭身边,试图亲自为火箭解毒但被火箭拒绝。
两种行为都足够表示"在意"了。哪种更像"爱"看各CP党的滤镜哈。

●然后是虚弱的火箭对身边的格鲁特说的话:

粗译一下火箭的话:
【嘿!不!你在没试着帮忙解毒之前你自己的情况*就已经够呛了。你只要陪…呼…陪着我就好。我相信奎尔能…呼,呼…能救我……】
*这个"够呛"的情况指格鲁特因为被反派打碎后其他碎片被种成一支食人树大军导致格鲁特本体长不大的情况

这段既提到奎尔又提到格鲁特的话,如果代入单独CP滤镜看真的挺有意思……

火箭星滤镜→
火箭完全信任奎尔,信任他的实力也信任他的忠诚,愿意把自己悬于一线的生命交给奎尔,用自己的命去赌奎尔的成功。如果奎尔回得来他也能得救,奎尔回不来他也会去往彼岸,有点同生共死的感觉。而拒绝格鲁特的帮忙则是客套一类的,在完全信任奎尔的情况下不让格鲁特去冒险解毒。

树带熊滤镜→
火箭完全不确定奎尔的能力是否能活着带回解药,但他以前目睹过格鲁特中了毒无法再生的情况、加上格鲁特正处于虚弱的幼苗状态,他宁可让奎尔拿命冒险也不愿让格鲁特拿命冒险,即使最终都是在拿火箭自己的命冒险。他说相信奎尔的话也只是为了安抚格鲁特不让他做傻事。他只让格鲁特陪着自己——在自己很有可能只剩下几小时的生命里陪在自己身边。

……至于想带哪种滤镜大家自己选就是_(:3」∠)_我真的觉得自己真的太爱火箭,所以关于他的什么CP都很想抠个明白哈哈……

酒蛊子

Broken Glass3-树熊天使恶魔AU

@喜欢树熊的陶陶 玩开心接龙文😇是个混血恶魔火箭捡到天使格鲁特的小故事(x)~

前两章看这里→[1] [2]

第四章由陶陶再继续~

————————正文————————

"坐那儿。"进了门,火箭划了划手指点亮屋里的灯,随随便便指了一下家里那条长沙发。

天使乖巧地迈过去坐好。这儿作为单人住的屋子还挺宽敞,摆设不多,除了有客厅还有一个锁紧的卧室和一个工作车间,车间联通火箭那八百年不不开一次门的武器修理铺——当然啦,真正想找火箭修武器的也不是什么会从店铺正门迈进来的普通货色。而客厅里满地散落的啤酒罐和披萨盒子展现了屋子主人的生活习惯。火箭扒拉了一下那些杂物,清出一...

@喜欢树熊的陶陶 玩开心接龙文😇是个混血恶魔火箭捡到天使格鲁特的小故事(x)~

前两章看这里→[1] [2]

第四章由陶陶再继续~

————————正文————————

"坐那儿。"进了门,火箭划了划手指点亮屋里的灯,随随便便指了一下家里那条长沙发。

天使乖巧地迈过去坐好。这儿作为单人住的屋子还挺宽敞,摆设不多,除了有客厅还有一个锁紧的卧室和一个工作车间,车间联通火箭那八百年不不开一次门的武器修理铺——当然啦,真正想找火箭修武器的也不是什么会从店铺正门迈进来的普通货色。而客厅里满地散落的啤酒罐和披萨盒子展现了屋子主人的生活习惯。火箭扒拉了一下那些杂物,清出一片空地,站在那儿,面向天使,清了清嗓子。

"既然住在我家,那得遵守我的规矩。"火箭让自己显得威风凛凛(?)地掰着手指,"1.不能进我卧室,以及那边的工作车间,其他地方你想住哪儿住哪儿。2.寄人篱下嘛总该付点报酬,不过看你也不像有钱的模样,大爷我宽宏大量,每天捡你几片羽毛就抵了吧,成交?"

天使乖巧地点头。火箭盯了他一会儿,心里偷笑,这傻天使那模样简直像一个乖巧的小动物,让他几乎想去摸摸他的头了——哦等等那当然不行他的手肯定会被灼到。

"好了你熟悉一下这儿的环境啊,我去忙点东西。别乱动我东西,有的东西说不定能把你炸飞。"火箭从柜子里摸出一罐啤酒,拐进他的车间叮叮咣咣了起来。

天使坐了一会儿,想起火箭让他熟悉环境的指令,于是站了起来。他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确定不会碰翻什么东西后,抻开了方才一直耸着的大翅膀,泛起一阵云气。

大概因为有凡界的血统,火箭这个混血恶魔完全不喜欢地狱那些硬邦邦的熔岩石头做的家什,反而偏爱各种从凡间淘来的家具,也亏得这样,这天使住进来才不会导致一场惊世骇俗的大爆炸。那些莹白的气流在地板上流淌,盖住一地狼藉,同时被精准控制着不触到卧室和车间的区域。

——于是火箭从车间出来的时候得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客厅。

真的是,物理上的闪闪发光,垃圾啊灰尘啊都无影无踪,地板打了蜡似的能映出影儿,墙壁白得跟天使的羽毛一样。啊等等那确实是那傻天使正伸着翅膀贴着墙。

"……靠。"火箭半天没合上下巴。

天使转头看他,腼腆地笑了笑。

"……"混血恶魔感觉差点被圣母光辉照耀致死了。

揉了半天眼睛火箭终于回过神来。路西法在上啊他不光捡到个能剪金羊毛的肥羊还同时捡到个免费高级清洁工啊。这赚大的他都几乎要有负罪感了。

"多谢啊,不过作为房客这是你应该的嘛。"火箭最终还是厚着脸皮表示我不会减你房租的。他开心地想再开一罐酒,然而发现酒柜子,空了。柜板上只留几个焦黑的瓶底印。

"……老子存了N多年的地狱佳酿啊啊啊!!!"

-

火箭气鼓鼓的走在前面,傻天使在他后边儿一脸抱歉甚至有些泪汪汪地跟紧。

只有火箭能看到的云气在他身边晃晃悠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你别生气好不好】【我去帮你找那些饮料好吗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行了行了,哭爹喊娘的……"火箭烦躁地抬手扇开那些字,"真要卖……啊不,丢掉你我还会带你出来买东西吗你个蠢蛋。"

其实买东西只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火箭想试试自己的新发明。他留心着周围,果然没什么路人把视线投在那天使的身上,走过的路上也没了明显的脚印。

天使脑袋上套了一个枝冠,火箭刚刚就是在忙活这个。也不知道他拿了什么当原料,这看上去普通的玩意被他刻上了复杂隐秘的纹章,天使的荣光被收敛掩盖起来。现在在普通恶魔的眼里,这天使就是个普通的高个子森魔,白袍变成斑驳的绿袍,大翅膀上盖的都是树叶子。

刚搞出来这个枝冠的时候火箭还有点担心它会不会被天使自己的光环弹飞什么的,结果它稳稳地能套在那里。混血小恶魔相当得意,毕竟这是块到哪儿都会发光的金子,还是傻的不会说话却会走路的金子,老把他关着藏着也不现实,不弄点伪装带在身边他放心不下,他可不想再惹一次前那天的麻烦。

至于为什么是森魔,火箭有他自己的理由。

七拐八拐,火箭领着"森魔"跟班走了一条与前那天不一样的路线回到了那个杂货铺。

白天的店里没什么人(虽然这破地方的白天黑夜并不明显),那个逗比老板不在,这会儿应该是老板娘在看店。她叫卡魔拉,是个冷艳型女,虽然她的角和翼平时被隐起来,但绿色的皮肤、银色的眉纹和火焰色的发梢仍能彰显出她的龙族血统。

且不说龙族的超高战斗力,就冲着她那臭名昭著的爹,火箭每见到她一次都会怀疑一遍奎尔那个肥仔到底是怎么泡到她的。

不过他才懒得问。

"一打希阿特调酒。再给我一把新的黑曜石刻刀……不,两把。"火箭一边讲一边从背后拿下那把之前她拜托他调整的剑刃递给她。卡魔拉没奎尔那么多废话,火箭也没必要跟她扯东扯西。

卡魔拉也没多话,而接过那柄剑的时候古怪地看了一眼火箭身后。

"哦他我捡来的。"火箭很随便地一提。

眼前这老板娘忽然一转手腕,一剑朝他身后挥了过去。

"——你他妈疯了?!"

火箭窜起来把这暴力龙女的胳膊撞到一边,但剑刃还是蹭过了天使的胳膊。天使被吓到了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惊恐的捂着胳膊,身边的云气变成了一连串的【嘤嘤嘤嘤嘤嘤】。

"疯丫头!他好歹是老子的东西,老子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让你这么对他???"火箭心疼炸了,龙女老板娘的武器都是特别的不属于三界的材料,据说连她的撒旦爹都能被伤到。他扑回去天使旁边瞧了瞧,却只看到袍子开了点口,一点伤都没有,圣气弥漫之下连袍子都很快被修复。

"别唉唉了,毛事没有。"火箭松口气又换上不耐烦的脸。他气冲冲看一眼老板娘,她正把剑尖沾染的那一点泛着莹白的血液顺着剑刃擦拭下去,于是整把剑都成了神圣属性。

"……成吧,你一遇到能给向你爹复仇加buff的东西就激动。可你想给剑附魔先跟老子说一声啊!大不了给你打折,两瓶好酒换十根羽毛!"

"我之前又不知道你旁边跟着个天使。"卡魔拉一脸无所谓,龙族血统能让她看破火箭做的伪装。她尝试地挥两下剑,旁边的地狱空气随之发出了嘶嘶的灼烧声,她才满意地收剑回鞘。

火箭气得想给她翻个白眼,可惜眼下他可是更打不过她了。"奎尔没跟你说这事吗。"

"……"好吧她这表情一看就是没说。

"奎尔说不定连德拉克斯都告诉了却没告诉你?哎呀对不起说漏嘴了,好了谢谢我走啦。"火箭耍了个贫嘴,捞起东西带着天使赶紧跑路,出门的时候撞到了正在往回走的奎尔。他没理睬奎尔的一脸懵逼,只能一边暗笑一边祝他在接下来的家暴中自求多福了。

-

回到家,火箭身边那缠了他一路的【谢谢】云气终于被天使收了回去。

混血恶魔擦擦汗。他心虚啊,出于担心利益受损而不是善意的动机却得到这么诚恳的感激,他不习惯。或者该说他从不习惯得到感激。

——不过当时自己想都没想就冲到卡魔拉面前档开她也太奇怪了吧。火箭想,就好像不是为了保护一棵结羽毛的摇钱树,而是为了保护格鲁特本人一样。

火箭甩甩脑袋把这个奇怪的念头甩出去。本大爷想啥呐本大爷才不会在意任何人。

好在实验算是成功了。火箭把换来的东西放好,琢磨着,这个发明既然能掩盖天使气息伪装成魔,也许能掩盖恶魔气息装成凡人或者天使,然后他就可以继续大赚一笔……hia-hia-hia-hia……

火箭正在心里偷笑,忽然听到天使那边【咔】的一声。

他转头,然后差点被天使突然外泄的圣光闪瞎眼;定睛看去,对方正手忙脚乱想把断掉的枝冠重新戴好,然而那枝条却裂开更多的缝隙,最后,碎成了,渣渣。

然后天使捧着那些碎片渣渣一脸委屈地看向他,身边飘出几个无辜的字:【对不起    弄坏了】

"……"火箭没法发火。

看来这东西的耐久度是个大问题……火箭想,还好刚才拿的新刻刀有两把。

以及,以后果然还是让他少出几次门算了。

-

天使最终在沙发上安了"窝"。

火箭不让他进卧室,他当然不会进。他就把自己那么团在那儿,耸着翅膀,像只把自己团在公园长椅上的白鸽。

天使恶魔都不需要睡觉,但只是个混血恶魔的火箭需要。房间里灭了灯,黑暗里只有团在沙发上的天使无意识地发着莹莹的光。他盯着那个卧室的门口,有点百无聊赖,于是拿了自己一片换下来的羽毛,叼在嘴里玩着。

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愿意住进这个小小的房子里。这里不似那座安静而纯白的高塔,却莫名让他觉得亲切。——或者说,只要那个混血小恶魔拥有的一切,他就觉得亲切。

虽然他的思维很迷糊,不过透过他自己的圣光,他隐约能看出混血恶魔那毛绒而小巧的本相——属于凡间动物的本相。那是哪种动物呢?他也不太清楚,但冥冥中似乎就是有什么在告诉他,他就是可以信任对方。

混血恶魔的卧室忽然传出突兀的声响。天使惊了一下,拍了一下翅膀,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飞到了卧室门口。他赶紧刹车,侧耳凑近卧室门。

他听到了轻轻的啜泣。

天使又给吓到了,平日里这个傲娇啊不骄傲的小恶魔怎么看也不像会哭的样子。他又不能进卧室,门上设了报警符文他贸然进入只会让对方生气吧……干着急半天,他总算想出个办法——把羽毛在门上避开符文插了个圈儿,那一圈的门板便变得跟窗户一样通透。他往里看去,第一次瞥见火箭卧室的模样。

里面出乎意料的整洁,要知道天使可没打扫过里面。没有杂物和灰尘,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张带抽屉的书桌,和一截树桩做的床。

没错,树桩。混血恶魔就睡在那树桩上。那树桩支棱出些许光秃秃的枝杈,天使看出它虽然仍有生命力,却似乎再难生出新叶。火箭抱紧着身边一段枝杈,双眼紧闭,在梦中喃喃,带着哭腔。

他细细听去,对方的啜泣中夹杂着断续的词汇:

"……妈妈……哥哥……姐姐……"

"你们在哪……"

"……不要……不……不要怕我…………我不是……怪物…………"

"…………不要……离开我…………"

天使惊诧着。他不擅长推理,从这些词里他无法抓住火箭的过去究竟如何,但那一定是只有在毫无防备的睡梦中才可以道出的痛苦经历。他看着那段树桩,意识到这是火箭给他做的那个枝冠的来源。

他愿意与我分享这重要的东西,我就得帮他疏解痛苦才行。

略微沉吟了片刻,天使悄悄让云气顺着门缝钻进房间——他本人可没进去,不算违反规定。那些云朵般柔软的力量在他的操控下,顺着树桩的枝杈走向汇成枝叶与藤条的模样,轻轻托起梦中哭泣的火箭,让他陷入一个安稳又柔软的"怀抱"。

火箭渐渐平静下来,之前因为不安而乱抖的翅膀和尾巴也服帖地趴了下来。

天使长出一口气,笑笑,撤掉了门上插着的羽毛。

晚安,小火箭。

愿你做个好梦。

TBC.

————————————————

Ps.我根本不擅长写日常1551一写就忍不住正经起来……希望别嫌弃……

Pps.卡姐不打招呼就挥剑致敬电影里砍掉老树双臂的部分(靠用这个桥段我都想打我自己),以及搭床当然是致敬漫画《格鲁特》的片段。

下一章在陶陶那里呦!!

酒蛊子

树熊的漫画40个瞬间

没错还是我,整理狂魔蟲叔~给小伙伴们指路是我的荣幸~今天再给大家带来【树熊的漫画40个瞬间】的整理,出处都标在后头啦,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Ps.别问我没汉化的资源去哪里找……可以去贴吧里到处问问。

1.火箭和格鲁特最早设定一起组队的漫画里,火箭是个乖乖熊,格鲁特是暴躁傲慢的树人王储,而他们在监狱里一见面就愿意跟对方组队。火箭跟格鲁特讲话的时候一口一个"陛下",还为他找水源;格鲁特也愿意帮火箭运军火。——《星际湮灭-征服:星爵(2007年)》

2.做任务的地下通道坍塌,格鲁特及时把火箭送了出去,自己留下来帮队友拖住敌军火力。还并不知道格鲁特能断枝重生的火箭急得想往回冲:【我...

没错还是我,整理狂魔蟲叔~给小伙伴们指路是我的荣幸~今天再给大家带来【树熊的漫画40个瞬间】的整理,出处都标在后头啦,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Ps.别问我没汉化的资源去哪里找……可以去贴吧里到处问问。

1.火箭和格鲁特最早设定一起组队的漫画里,火箭是个乖乖熊,格鲁特是暴躁傲慢的树人王储,而他们在监狱里一见面就愿意跟对方组队。火箭跟格鲁特讲话的时候一口一个"陛下",还为他找水源;格鲁特也愿意帮火箭运军火。——《星际湮灭-征服:星爵(2007年)》

2.做任务的地下通道坍塌,格鲁特及时把火箭送了出去,自己留下来帮队友拖住敌军火力。还并不知道格鲁特能断枝重生的火箭急得想往回冲:【我的神啊!他的伤越来越重!我不能就这么丢下他,我们不能……】最后螳螂女把他抱离了现场。——《星际湮灭-征服:星爵》

3.第一次看到重生为小个子的格鲁特时,火箭主动让他坐在自己肩上走。火箭在格鲁特要水源但临时找不到的时候向他吐了点口水,惹得格鲁特不高兴了好一阵但还是原谅了他。——《星际湮灭-征服:星爵》

4.星爵被抓,火箭想不出备用计划的时候求助于格鲁特;而当格鲁特提出用牺牲他自己毁掉塔的计划时候,火箭同意并协助他完成了这个计划,而在分别的时候随身带了格鲁特的一段枝丫:【他怎么能死呢,我们可是好哥俩,我有他的嫩叶,我能再种他一次,对吧?】事件过后,火箭按照约定在花盆里种下了格鲁特。——《星际湮灭-征服(2008年)》

5.火箭在星爵请他喝酒顺便拉入伙进银河护卫队时,带上了还在花盆里的格鲁特,表示自己喝不了的酒还能倒给格鲁特土里。——《银河护卫队v2(2008年)》

6.火箭离队独自工作时遭到小丑人偶攻击,追查人偶来源时第一个想起格鲁特:【我认为只有他能帮助我。】——《散装干脆面(2011年)》

7.火箭能听懂[他的]格鲁特说话,但要听懂格鲁特的族人说话却很费劲,嫌他们【口音实在太重】。——《散装干脆面》

8.火箭去树人的监狱岛救格鲁特的时候,没能制止机器啄木鸟放火烧格鲁特,以为自己没能救到格鲁特的时候哭了:【不!我大老远赶来不是为了在这种时候失去你的!】——《散装干脆面》

9.火箭在半世界星陷入幻境中,格鲁特通过控制幻境的树木与火箭对话,唤醒了他。——《散装干脆面》正在汉化的3-4话

10.贝度恩人袭击地球,格鲁特在混战中被打碎,火箭枪都不要了去把他的碎片抢回来,仗还没打完就跑回去把碎片种下。彼得:【把格鲁特叫起来,我们需要他。】火箭:【急什么急他必须得长回来。】——《银河护卫队v3(2013年)》

11.银河护卫队被斯巴达克斯星人抓住、沉睡囚禁起来,花盆里的格鲁特逃过一劫,他意识到护卫队被擒后瞬间长大暴走。而格鲁特在看到囚禁着火箭的液体皿后冷静下来凝望了他很久,试图按按钮把他放出来结果还按错了,急得格鲁特直接上手打翻了液体皿救出火箭。——《银河护卫队v3(2013年)》

12.银河护卫队被斯巴达克斯星的皇帝詹森暴力拆散,火箭被和格鲁特分开。众人先找回了火箭,而火箭醒来就问:【我的格鲁特哪儿去了?(是的原文就是"Where's My Groot")】

13.而看到被布鲁虫族丢在荒漠里、只剩下半个头的格鲁特时,火箭气得直骂【我们把他安顿好之后,就去找点布鲁虫,把他们都他喵的糊到墙上去。】——《银河护卫队v3》

14.格鲁特被共生体附体暴走,火箭没办法了只能向他开枪的时候一边大哭一边射击,打散了共生体。——《银河护卫队v3》

15.火箭被人陷害入狱,格鲁特正好被打碎了,火箭就把他的碎片藏在了嘴里。到了牢房里火箭把格鲁特种了下去,格鲁特却因为火箭把他含在嘴里这事闹别扭不肯长大,火箭【你对我来说是个非常特别的存在】这般哄了半天才把格鲁特哄得愿意长大。——《火箭浣熊v2(2014年)》第1-2话

16.火箭和格鲁特二人度假的时候抛锚在一个冰冻行星,格鲁特中毒无法再生。火箭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失去他,抱着他哭了一会儿,丢下一句【要是我千辛万苦回来发现你已经倒了,我会觉得我还不如就这么回不来】然后去狼穴冒险为他取解药。——《火箭浣熊v2》正在汉化的7-8话

17.在被冰冻星球的公主问起怎么认识格鲁特的时候,火箭表示【it’s a classic meet-cute(那是个经典的美丽邂逅。)】【That guy has taken a lot of hits for me. More than I should have ever asked for. So there is no risk here.(那家伙为我挡了很多火力。比我向他要求的还要多。所以我决定为他义无反顾。)】——《火箭浣熊v2》正在汉化的7-8话

18.火箭陪同格鲁特去地球找一个曾经改变了格鲁特一生的女孩,然而途中遇到一个女赏金猎人袭击。格鲁特受了伤,火箭掩护格鲁特逃走,明知格鲁特能自愈但还是自己替格鲁特挡了一枪而被抓走。——《格鲁特(2015年)》第1话

19.格鲁特去向人求助的时候因为没人能听懂他而忧伤,想起他和火箭在狱中的初遇:火箭是唯一一个愿意倾听和照顾他的。于是格鲁特重燃信心继续前进。——《格鲁特》第2话

20.火箭的武器包里随时带着一个高浓度太阳能-常量营养元素炸弹,专门给格鲁特备着,以让他在紧急情况下能瞬间长大,但副作用是会让格鲁特暴走。火箭面对暴走的格鲁特:【真没想到居然要我来安抚你……】——《格鲁特》第5话

21.因为知道格鲁特不想直接传送到地球,而是【走一条悠闲的、能够欣赏优美风景的路线】慢慢搭船过去,火箭谢绝了新朋友的帮忙,自己陪着格鲁特继续前进。——《格鲁特(2015年)》第1话

22.火箭开船的时候格鲁特靠在他肩上打瞌睡,流了他一肩膀的口水,他也没埋怨,到了地球才把格鲁特叫醒。——《格鲁特》第6话

23.火箭替格鲁特做了一张地球之旅计划表,他俩一起去听了音乐会、吃了披萨、看了电影、揍了反派,还去了X战警的派对。——《格鲁特》第6话

24.而其实火箭明白格鲁特其实心不在度假上,陪他干完这些后给他建议让他找到了那个已经变成老妇的女孩。——《格鲁特》第6话

25.格鲁特一天在一个荒芜的星球醒来,身边是坠毁的双人飞船,火箭不见踪影。他浑身刻满火箭留下的信息,于是绕过整个宇宙去寻找火箭,为了不让信息被自己的自愈能力消磨,格鲁特不顾疼痛一遍又一遍加深这些刻痕。——《火箭浣熊与格鲁特(2016年)》1-3期

26.探索一艘陵墓飞船的时候,火箭被德拉克斯拎起来当掸子扫灰,格鲁特赶紧用他自己的枝条弄了个刷子替火箭扫。——《无限守护者(2015年)》

27.打贝杜恩兄弟会的时候,毒液特工和格鲁特被分在一个组,毒液问火箭他听不懂格鲁特说话要不要紧的时候火箭得意地回答:【哪部分听不懂?……那你得听仔细点了。】——《银河护卫队v4(2016年)》

28.飞船在地球上被炸了,火箭生气暴跳的时候格鲁特把他捞在怀里搂了老半天。——《银河护卫队v4》

29.在地球搁浅的时候,火箭谁也不想见——除了偶尔会到格鲁特伪装成的树下面,一边颓废地吃垃圾食品一边向他抱怨一通。——《银河护卫队v4》

30.搁浅时期,格鲁特安慰火箭:【我爱你,小火箭。(原文就是"I love you, little Rocket.")你就消消气吧,把你那把枪收到口袋里去。】——《银河护卫队v4》

31.搁浅时期遇上怪兽出笼事件,格鲁特在对树人天敌【熔炉怪】的恐惧之下被怪兽吃掉,火箭抢了奎尔的装备,只身冲进怪兽肚子里救格鲁特:【要么我们一起走,要么我们一起死。】——《银河护卫队v4:怪兽出笼番外》

32.火箭与格鲁特受死侍邀请去拍圣诞贺卡照片,却被卷入一场荒诞的连环谋杀案。火箭在斧头砍向格鲁特的时候一把推开对方,自己被砍死(后来被死侍救回来了)。——《死侍:措手不及》

33.火箭外出散心,奎尔在酒吧里找到他想把他拉回队伍,提到【Groot missed you.(格鲁特想你了)】的时候,火箭放下酒和前女友的照片就跳下椅子跟奎尔回去了。——《火箭v4(2017年)》第6话正在汉化

34.树熊在船舱里玩游戏,玩得奎尔发来的求救信号都听不见;火箭输了游戏气的跳起来小拳拳锤树胸口,格鲁特就这么笑着任他打。——《星爵v1(2017年)》无汉化

35.格鲁特陪着火箭去黑市买情报的时候,遇上一个宇宙长老【园艺者】的袭击,火箭甚至没来得及射击就被打晕。格鲁特让火箭坐上自动驾驶飞艇逃走而自己被劈碎,临走前对火箭说【You are Groot.】。——《全新银河护卫队(2017年)》(无汉化)

36.火箭清醒后,因为没能抢回格鲁特的碎片而痛哭流涕:【这是我此生中最低落的一刻。】而火箭哭着哭着发现手上扎了一根格鲁特的木刺,立马冲回去飞船上种下他:【格鲁特,我有备用的泥土,我有新鲜的清水,我会天天给你晒恒星光,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去把星爵的播放器拿过来放给你音乐听。求你,不要死。】——《全新银河护卫队》(无汉化)

37.格鲁特重生后却保持在宝宝的体型长不大,火箭安慰他【没人管你叫做小宝宝,我们都爱你,我也知道长不大不是你的错……】——《我是格鲁特(2017年)》

38.火箭中了猛禽兄弟会首领塔罗纳/利爪(Talonar)的毒而无法动弹,小苗格鲁特想帮他解毒但被制止:【你在没试着帮忙之前你自己的情况就已经够呛了……你只要陪着我就好。】——《全新银河护卫队》(无汉化)

39.火箭在再一次见到劈碎格鲁特还害他长不大的园艺者的时候,愤怒地冲上去近身用小刀捅他。(整理者吐槽:有种复联三洛基捅灭霸的既视感……)——《无限倒计时(2018年)》

40.护送力量宝石去地球的时候,靶眼对带枪的火箭表示不满,而火箭还没开口,学会正常说话的格鲁特就拦在前面怼靶眼:【格鲁特的朋友火箭总带着枪。】——《无限战争2(2018年)》

【●整理者小声哔哔:不是我偏心树熊哈,漫画里树熊在星爵刊里都互动得甜蜜,还有单独的双角色刊,相比下来火箭星同框都算糖了。所以树熊篇的数量是火箭星篇的两倍是很正常的啦。】

【●更小声的哔哔:火箭好像老是为格鲁特哭哭哦……(被打死)】

酒蛊子

【树熊】【Я-18】Green bed


 废话预警:
 ○虫叔我终于重新捡起车文写手的本业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打)
 ○主树熊车(是老树而不是小树,小树我之后也许会另写写看……),附星卡打情骂俏。暂时没有螳螂妹出场
 ○我知道树熊这对儿感情很纯,但我就是想写车,纯纯的车,打我呀(被狠打)
 ●总之吃得下动植物原型的车再继续看下去!
 ●发忄期/藤蔓触手/初体验设定注意!
 ●为了避免老福特吞文,一些词汇会用错别字代替,看得懂就行,如有影响阅读请见谅。老福特这里只放试阅,飙车的部分为了稳妥我会丢外链。
 ●私设如山,逻辑缺失,狗血注意,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他们彼此
 ...


 废话预警:
 ○虫叔我终于重新捡起车文写手的本业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打)
 ○主树熊车(是老树而不是小树,小树我之后也许会另写写看……),附星卡打情骂俏。暂时没有螳螂妹出场
 ○我知道树熊这对儿感情很纯,但我就是想写车,纯纯的车,打我呀(被狠打)
 ●总之吃得下动植物原型的车再继续看下去!
 ●发忄期/藤蔓触手/初体验设定注意!
 ●为了避免老福特吞文,一些词汇会用错别字代替,看得懂就行,如有影响阅读请见谅。老福特这里只放试阅,飙车的部分为了稳妥我会丢外链。
 ●私设如山,逻辑缺失,狗血注意,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他们彼此
 ●●●不拟人!不拟人的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确定接受再食用本文!被雷到我不负责啊!
 ○最后,祝我自己生日快乐_(:3」∠)_

——————正文试阅开始——————

——

火箭的房间里一直有一片绿色的角落。

那是格鲁特用树藤和绿枝为他搭建的床铺,像个郁郁葱葱的小帐篷。它看上去和火箭那充满金属、工具、火药味和机油味的房间很不搭,却是火箭最喜欢的一个地方——它是火箭和格鲁特头一回一块儿蹲监狱时的一个颇具纪念意义的标志,不论火箭和格鲁特住到了哪里,格鲁特都会忠实的还原它;如今在银河护卫队的米兰号飞船上也不例外。

不过,除了单纯的舒服床铺的部分,火箭也向格鲁特要过其他一些东西。

当每过一个恒星周期——格鲁特知道的很清楚,植物的节律性可是非常准确——的时候,火箭会要求格鲁特加厚他的绿床,以及添一些味道和质地特殊的植物。
 "那些挨千刀的机器科学家们对我拆拆装装的时候没有去除我身上的一些腺体,说是为了保持什么动物式的攻击性和占有欲——啧,难得感谢它们,老子现在既有暴力倾向,又不得不每年都要面对一整个星期的生●理●期。"火箭是这么咬着牙告诉格鲁特的,语气复杂得令格鲁特都听不出哪些是真心哪些是讽刺。

不管怎样,格鲁特还是满足了火箭的要求。

作为植物集合型生命的花神巨像族,格鲁特不是很清楚哺乳动物的繁衍方式,更无法了解发忄期对于知觉动物是怎样的存在。在自他认识火箭以来的印象里,他只知道发忄期对于火箭是十分痛苦的事情:他眼看着火箭在那个月里变得更加暴躁易怒,在各种除了他的树根腿以外的地方刨爪子留痕迹,以及整天地窝在挡得严实的绿床上发出各种痛苦的呻吟——在格鲁特听来那是痛苦的;有飞船的时候格鲁特永远住在火箭隔壁,火箭的哽咽和咆哮总会穿透墙壁传到他那里。他担心火箭,但火箭完全不让他接近。他只有尽量满足火箭对那些特殊植物的需求:他相信那会缓解火箭的痛苦。

——如今是一树一熊加入银河护卫队的第一年,这会儿火箭刚好遇上了第一次发忄期。

果不其然,护卫队家人们在火箭自个儿躲起来解决问题的时候跑来问格鲁特情况了。

尽管交流有障碍、并且障碍不是一般的大,但在格鲁特相当努力地比划以及生动地用枝叶捏了个火箭浣熊形状的团子来演示下,护卫队员们都露出了恍然大悟而又微妙的表情。

"这……该怎么说呢,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就算是改造强化过的原低级生物也有这些方面的需求啊,能理解……"卡魔拉固然强悍但到底是个女眷,她微红着脸表示了些微的尴尬。

"话说他怎么要躲着自己解决??不去酒吧什么的地方约个女伴什么的……呃……当我没说。"奎尔这个不要脸的大嘴巴,话还没说完就被卡魔拉狠瞪了回去。

瞪奎尔的居然还包括德拉克斯。"身体的交和理应是愉悦而神圣的行为!拥有伴侣(partner)的情况下怎能做出这种不忠的事!"

这回轮到大伙儿齐刷刷朝德拉克斯瞪了过去。

"???怎么?我以为你们是一对儿(a couple)来着?不是吗?我想错了?"傻大个指着树人一脸懵逼。奎尔和卡魔拉对视一下,他们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来,虽然德拉克斯的脑子只有直的不能再直的一根筋,但他的恋爱婚姻观以及家庭观倒是正得不能再正;只是眼下……树熊的关系……也许不是能用他们这些社会性人型生物的观念去硬套的一种微妙关系。

当事树人格鲁特倒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愣在那了。
 愉悦而神圣?那是真的吗?
 为什么火箭只跟他强调了痛苦的部分?
 自己明明是他的搭档(partner)啊?
 为什么火箭要对自己隐瞒,还拒绝自己的参与?
 是因为会有痛苦的部分吗,可他知道自己明明不会在意的?
 为什么他还是宁愿只躲在自己给他的床上独自承受一切?
 …………

格鲁特有点不开心了。他很少会不开心的。

而他尤其会为了火箭完全不跟他打招呼就擅自去干点什么事甚至骗他这种行为而不开心。

"啊,伙计,有话好说,别想不开拿我飞船撒气啊……"奎尔看着老树有点阴沉下去的表情有点慌,虽然以格鲁特的性子大概并不会因为这种事就突然暴走……什么的吧,但说实在的奎尔真没怎么见过老树这样的表情。"德拉克斯说的不用太放在心上……"

"不,我觉得德拉克斯其实说的很对。"卡魔拉插话进来,虽然是在对着格鲁特讲但实际上在怼奎尔,"伴侣应该有的事情就该在伴侣之间好好解决掉。坦诚地、真挚地……而不是把彼此之间的信任都耗得没影才罢休。"她又瞪了一眼奎尔。

接下来奎尔手舞足蹈地对卡魔拉的冷嘲热讽表示不满,卡魔拉只淡定而恶毒地怼回去。老树早就看惯了小两口的打情骂俏,于是转身看了看在一旁几近隐身了的德拉克斯。" I am Groot?"

"和伴侣发生关系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那是灵魂层面的交融,托付身心的信任,也是确认真正亲密关系的仪式。如果这件事情妨碍了沟通,只能让事情变得糟糕吧。"德拉克斯只抱着双臂,盯着他胳膊上的文身,仿佛沉浸在对他死去妻子的回忆里。也不知道他听没听懂格鲁特说了什么……也许根本没注意到格鲁特说了话也不一定。

但格鲁特听进去他说的话了。

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大树已经转进飞船卧舱去了。

尴尬的面面相觑之后……大家只能希望他们能悠着点了。

——

格鲁特进门的时候火箭完全没有注意到。

绿床的藤蔓被狂躁的小浣熊扒拉得垂下来了不少,帘子一样虚虚掩住他缩在床上的身影。房间里到处布满狂乱的爪痕和乱扔的小零碎,格鲁特小心地跨过一地凌乱不发出声。

其实那根本没什么必要。藤蔓完全挡不住火箭低低的咆哮和耑息,他努力在忍耐而没办法听到旁边的动静。但恰是声音里透出来的这份忍耐让格鲁特一阵心疼。

——不过火箭忍耐的东西似乎并不全是痛苦。格鲁特意识到自己这次离得足够近,似乎听出了一些以前没能留意到的东西。他继续慢慢靠近了那边,轻轻拨开了床上的藤蔓。

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这幅样子的火箭。

火箭整个熊看起来非常拧巴。他半背对着这边,弓着背跪伏着,一只手爪撑地,另一只手深埋在下腹阴影里匀速而剧烈地扌由动,全身小幅度地颤动。他平时穿的连身制服被揉成皱巴巴一团扔在一边,铺上的一层绿植大概因为他曾经翻滚过而被碾得很平整,同时也显得潮乎乎的。空气里弥漫着侵略性的性息素,如果有火箭的原始同类在场的话恐怕会因此闹得够呛,好在格鲁特作为植物倒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火箭紧闭着眼,脑袋埋得很低,几乎要抵到他支撑的那只胳膊上了,耳朵和尾巴都绷着乱抖个不停。他的体温比平时明显要高,但碍于没有体表汗腺他只能急剧喘气来试图降下温度。他嘴里咬着半截扯下来的粗藤蔓——临时添的几种植物之一,多汁的藤蔓被他的锋利犬齿深深嵌入,溢出甜而辛的汁液被他呜咽着吞咽,补充着他剧烈消耗的体力。他在呻吟,咆哮,呜咽和耑息,而由于他的克制和忍耐以及嘴里咬紧的东西,那些声音中听不出什么具体的语句——但能听出其中自暴自弃式的欲望,以及在深深压抑的欢愉中透出的绝望与孤独。

"——!"

火箭颤抖着瘫在了那里。刚刚的释放让他的思维得到了一阵稍微轻松的空白,然而很快空虚感就随着他感知的恢复升腾起来。操蛋的发忄期操蛋的自然本能……他呸掉嘴里的藤条,喉咙里滚动着一串串低哑的咆哮。下腹还在涌动着热流,这种干巴巴的释放根本不足以缓解他的躁动;但他很明白自己不比那些猴子进化来的傻大个那样,找个玩具或者玩伴就能解决问题——见鬼的,也不知道改造者给他混了什么奇怪物种的基因,除非是在"具备爱意"的条件下,否则随便找来的对象对他来说做了也跟没有一样。

——所以火箭才会那么依赖这张绿床。

火箭长叹一口气,抿了抿爪心里的黏腻,先歇一下,也许再来两三次就足以让他撑着下床修个发动机什么的了吧,他一边想着一边疲惫地睁开眼。

——然后一眼望见床边赫然立着一棵树。



——【试阅结束,后续走:随缘居(可以挂梯子看) 或 A03(补档,不需要梯子) 】——

魏先生是喻太太

【樹熊】我不知道寫這樣會不會被屏。

P站裡面樹跟浣熊的打砲圖害我從此一直下地獄
全新全異的火箭超辣的。

--

當Groot幾乎將他的體內塞滿時,Rocket的感覺居然是放鬆、安心甚至是想要哭泣的。

“I am Groot?”那樹人用擔心的語氣說著,他嘗試著要重新將他的樹藤拔出,可Rocket只是在勉強踢了他一腳後,就像被抽乾力氣似的全身趴在樹人的懷抱裡。
“I am……”
“你他媽閉嘴行不行?”Rocket恨恨的咬著牙:“安靜的做,只要是你,我都沒問題。”
興許這就是Partner(搭檔)--或者是Partner(伴侶),之間的默契。他懂如何安撫他,他懂如何取悅他。
“好孩子,真的,可以隨便你動。”Rocket吐出了一口氣:“我想我...

P站裡面樹跟浣熊的打砲圖害我從此一直下地獄
全新全異的火箭超辣的。

--


當Groot幾乎將他的體內塞滿時,Rocket的感覺居然是放鬆、安心甚至是想要哭泣的。

“I am Groot?”那樹人用擔心的語氣說著,他嘗試著要重新將他的樹藤拔出,可Rocket只是在勉強踢了他一腳後,就像被抽乾力氣似的全身趴在樹人的懷抱裡。
“I am……”
“你他媽閉嘴行不行?”Rocket恨恨的咬著牙:“安靜的做,只要是你,我都沒問題。”
興許這就是Partner(搭檔)--或者是Partner(伴侶),之間的默契。他懂如何安撫他,他懂如何取悅他。
“好孩子,真的,可以隨便你動。”Rocket吐出了一口氣:“我想我可以了。”
但也許是不行的,畢竟樹皮真的比動物的器官要來的粗糙許多,Rocket實在不太確定自己到底習慣了沒有、受傷了沒有、高潮了沒--

“I am Groot?”睡在他身邊的樹人聲音是如此高亢,而且他甚至只比Rocket要高上那麼四、五公分而已,不是夢裡那個剛好能夠完全覆蓋住他的樹人。
“不,我沒事,Groot。”浣熊用他的肉掌揉著自己毛絨絨的臉:“我沒做惡夢。”
“I am Groot?”
“對對。”Rocket說著:“我是有說些夢話,但那夢真的是好的,別擔心。”他重新翻過身來,將那個他一手拉拔長大的樹人拉入懷抱之中,這讓Rocket安心的嘆息著:“睡吧。”
“I am Groot。”Groot回應道。

浣熊的鼻息又逐漸平穩了,Groot悄悄的伸長他的樹藤、擴大他的枝葉,然後將正做著夢的浣熊撈進懷裡。

他單調的三詞句子並未表達出的是,他總是會伸長他的樹藤,輕輕的撫摸浣熊的疤痕。
他單調的三詞句子並未表達出的是,他已經大的能夠擁抱住這個可以稱為養父的浣熊。
他單調的三詞句子並未表達出的是,他日日夜夜都靜靜聽著浣熊夢囈著Groot的名字。
他單調的三詞句子並未表達出的是,他想讓他的養父忘記從前的Groot,因為他們不是同一個Groot,以前的那個只能說是父親一類的身分。

他是多希望這個溫柔的浣熊能夠遺忘以前的那個他,然後重新愛上新的他。


-----

導演有說以前那個樹跟現在的樹是不同人。
覺得喜歡這種方式我以後就這樣寫嗯……這篇也不好意思要評論

魏先生是喻太太

【Groot/Rocket】嘿!青春期的樹!

MCU背景/GG2電影後

青春期的人類,稍微有點難辦。
青春期的外星人,這有點困難。
青春期的……植物?

“為什麼植物也有青春期?到底是為了什麼植物必須要有青春期?”
“先說好,他不能只算是植物。”瞪著大吼大叫的Quill,Rocket左手扠在腰上,然後伸出右手,用他小而尖利的毛茸茸爪子指著Quill冷冷的開口:“我勸你不要讓我不高興,想想你的武器誰造,想想你的船誰修。”
似乎不太敢惹毛這只把花神巨像族當寶貝寵的浣熊生氣,Quill先是氣憤的用力踢了一下他自己的座椅,然後咬著牙齒並且發出可怕的悶聲後大步離開。

“他活該,老早就要他別煩Groot。”Rocket哼聲:“青春期又不是叛逆期,他還是挺...

MCU背景/GG2電影後

青春期的人類,稍微有點難辦。
青春期的外星人,這有點困難。
青春期的……植物?

“為什麼植物也有青春期?到底是為了什麼植物必須要有青春期?”
“先說好,他不能只算是植物。”瞪著大吼大叫的Quill,Rocket左手扠在腰上,然後伸出右手,用他小而尖利的毛茸茸爪子指著Quill冷冷的開口:“我勸你不要讓我不高興,想想你的武器誰造,想想你的船誰修。”
似乎不太敢惹毛這只把花神巨像族當寶貝寵的浣熊生氣,Quill先是氣憤的用力踢了一下他自己的座椅,然後咬著牙齒並且發出可怕的悶聲後大步離開。

“他活該,老早就要他別煩Groot。”Rocket哼聲:“青春期又不是叛逆期,他還是挺聽話的,有關係嗎?”
嘆了口氣, Gamora蹲下來直視著暴躁的改造浣熊:“但的確造成了大家一些困擾,Rocket。”她說:“他的藤蔓、他的葉子,到處都是。”
“甚至打電動打過頭了,老是熬夜又睡過頭,戰鬥也恍惚,會受傷。”Drax放下一些屬於Groot的樹枝提醒道,一旁的Mantis表示同意。
“那你要我怎麼辦?哼?”Rocket呲牙咧嘴,活像個怪獸家長的教育方式受到質疑:“我生氣了,他是個小大人,他應該自己負--”
“不行,他還是需要監護人監督,懂嗎?”Gamora搖頭:“而你,就是他的監護人。”

“倒楣死了!”這次換Rocket用力的踢某些東西出氣,諸如Quill的座椅Quill的武器Quill的衣櫃Quill的船(Quill:嘿!)。他跨著腳步,循著樹藤--這些樹藤蔓延的有點誇張,他幾乎佔據了船的食物儲藏室、休息室和某些船比較隱密的小暗櫃之中--走到Groot的房門口。
好吧,這傢伙的確造成大家的困擾了。
就衝著這個小渾蛋也把樹藤伸到他的窩就不能忍了。
就是他幫忙弄了個森林小帳篷也不可以!

“Groot!”他敲敲門,但沒有等到他的小樹人回應自己打開門鑽了進去--然後看到樹人拔下耳機,用困惑的表情看著一臉氣呼呼的站在他面前的監護人。
“大家告訴我說你最近非常不受控制。”他站在Groot擺滿遊戲的桌子上,雙手扠腰,並且彎下腰來瞇著眼睛瞪著Groot:“你在我面前都很乖,所以他們告訴我的時候我不是很相信,直到我剛剛過來的時候看到你的樹藤實在長得太誇張了,我需要一個解釋,他們甚至都長去了一些大家公用的地方!”
“……I am Groot。”Groot唔了一聲,乖巧又小心翼翼的回答。
“不,你不能因為覺得這樣方便所以就把你的樹藤長得到處都是。”Rocket說:“而且認真的?你把樹藤長到我的窩去做什麼?難道我半夜會掉下床然後你可以比較方便的把我撿起來嗎?”
“I am……Groot?”Groot聽到這樣的疑問,他先是用樹枝似的雙手輕輕的敲敲碰碰,然後有點不安的回應Rocket。他睜著單純的、黑黝黝的雙眸看著浣熊,可浣熊只是擺了擺手開口:“對對,我也喜歡你,看我這麼無怨無悔的把你養的這麼大就知道了,哪個父母不喜歡自己的孩子你倒是告訴我。”Rocket理所當然的回答,Groot跳了起來,有些緊張又有些慌亂的解釋著:“I、I am Groot!”
“好、好,你好愛我我知道,所以你必須要讓我可以放心啊。”Rocket嘆了一口氣:“做個乖孩子,好嗎?把你的枝蔓收回來,好好整理這裡,我會考慮今天來陪你的,好嗎?”他伸手讓明顯沮喪的Groot臉靠了過來,接著輕輕的吻在樹人的額頭上。
“I am……Groot?”Groot緩慢的將屬於他的分枝們收回來了,並且連同那些落葉、花苞也一併的重新收回來。他又抬起頭來看向Rocket,一臉期望他答應他的請求。
“嗯?可是我現在在我的窩好好的,而且你現在可是小大人了--”
“I am Groot?”那樹人又沮喪的低下頭,他長出細細的小樹藤,輕巧緩慢的纏住Rocket的小指。又嘆了口氣--Rocket覺得面對這種單純的生物,他總是無法拒絕任何要求。

“好吧好吧,我們先約定好。”Rocket說:“你,要維持你的房間、維持船上的乾淨整潔,那成為你的工作了。”他用爪子點了點Groot歪著的頭,接著看了一下四周再想了一下剛剛Drax他們的意見。
“再來--就是我們要談談你不睡覺熬夜打電動,結果戰鬥中恍神的問題,這非常嚴重!我需要一個解釋。”
“I am……I am Groot!”樹人小小的反抗了,這讓浣熊抓狂:“如果不想改那麼你!以後!休想!來找我!休想!一起上去戰鬥!我會把你當船上的盆栽植物!你的工作就是負責吸收我們的二氧化碳!”Rocket大聲咆哮著,他跳下桌子,義無反顧的往門口走去準備離開--然後被Groot抓了回來。

“I am Groot。”樹人可憐兮兮的抱著浣熊,聲音帶著點微微的歉意。Rocket再度嘆了第三次的氣--就說了,他老是無法拒絕這種單純生物的任何要求。
“聽著,戰鬥中恍神是非常危險的事情。”Rocket彈了彈Groot冒出來的小枝椏,眼神疲憊:“雖然你沒有以前的記憶,但你現在真算我一手拉拔長大的,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I am--”
“噓,閉嘴,生活作息調好,遊戲我沒有不准你玩,但是要適量--我想想,一天兩片就夠了……不准頂嘴!等你是夜行性動物再來告訴我你要熬夜!”
“I am Groot……”Groot委屈,Groot難過。Rocket好笑的看著樹人頭上的小花兒耷拉下來:“如果你做到了,我再考慮重新當你的室友,好嗎?”
“I am Groot!”樹人的小花又重新挺直腰桿了,Rocket大笑著聽Groot連連的保證,好吧,也許他真的過於溺愛這個孩子了。
但是自己的小孩嘛,再疼也沒關係。




後來:

青春期的樹人順利解決了,但是身為樹人家長的Rocket又有了新的煩惱。

“嘿……Gamora,能問問嗎?關於Groot的事。”
“怎麼了?”難得看見一向囂張的Rocket垂著耳朵尋求幫助,Gamora蹲下來溫柔的捏了捏浣熊的耳朵:“Groot最近很認真在改進呢,他怎麼了嗎?”
Rocket把頭抬了起來,在Gamora溫柔的手掌心蹭著:“你覺得我這個監護人做的好嗎?”
“認真的嗎?除了你以前的確是個怪獸家長以外。”Gamora比出了勝利手勢彎了彎--Quill教的,她笑著說:“你現在可是最好的監護人呢。”

“真的嗎?”Rocket垂著肩膀:“可是最近Groot常常喃喃說著I love you,有時候會對我大聲的說,但是在我說出是是是謝謝你還記得我照顧又氣呼呼的走了。”
“那我想是那個吧……母親節?”
“母親節?”Rocket抬頭看著Gamora:“那是什麼?”
“Quill告訴我的,感念母親、感謝母親的節日,說不定他是要表達謝謝你的照顧,畢竟你跟母親一樣保護他,可是你就是敷衍的回應所以才會生氣吧。”
”哈!原來如此!那我以後會好好的回應他謝謝的!”

Quill:Gamoraaaaaaaaaaaaaaa!!!!!!!!!!!





--

Gamora,助攻零分(幹
請大家先用這個止飢一下,我正在猶豫怎麼讓ABO樹熊打砲生小浣熊。
青春期的樹人與奶爸真的好好吃喔嚶嚶嚶嚶怎麼這麼好吃這種養成攻最好吃了

然後還請各位大大喜歡就讚我一下或者留言一下,讓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個變態><(媽的

魏先生是喻太太

【銀護/星際異攻】【Groot/Rocket】樹熊ABO!(?)

警告!請務必看完!
1、此為片段
2、背景大概是MCU混一點AA
3、有星&鐵喝茫然後隊長揍人(?)
4、我不太確定是否要標盾鐵還是星鐵,因為他們大概都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所以兩者都有,請確認自己沒問題之後再往下拉。
5、不過說他們是有CP其實更像三個大學生的日常茫事。
7、看情況,也許會有長篇……!如果有人想看啦(欸幹

說實在的,其實樹人-- Flora Colossus花神巨像族。沒什麼所謂Alpha Omega Beta的性別差異,頂多就是再從雌雄分成雌雄同株、雌雄同株異花或者雌雄異花*之類的……
這好像也很ABO?

“跟蘆筍*一樣。”Quill發表意見:“但是我討厭蘆筍。”
“那才不是食物...

警告!請務必看完!
1、此為片段
2、背景大概是MCU混一點AA
3、有星&鐵喝茫然後隊長揍人(?)
4、我不太確定是否要標盾鐵還是星鐵,因為他們大概都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所以兩者都有,請確認自己沒問題之後再往下拉。
5、不過說他們是有CP其實更像三個大學生的日常茫事。
7、看情況,也許會有長篇……!如果有人想看啦(欸幹

說實在的,其實樹人-- Flora Colossus花神巨像族。沒什麼所謂Alpha Omega Beta的性別差異,頂多就是再從雌雄分成雌雄同株、雌雄同株異花或者雌雄異花*之類的……
這好像也很ABO?

“跟蘆筍*一樣。”Quill發表意見:“但是我討厭蘆筍。”
“那才不是食物,絕對不是。”Tony接著舉手,他跟Quill用力擊掌,然後兩個被Captain America各巴一掌並且做一堂飲食健康教育課。

“那Rocket有嗎?”Gamora問,她好奇的看著那只小浣熊:“我知道人類與部分宇宙人都有,但我不太了解這種地球生物有沒有。”
“事實上在地球生物上,只有狼和人類有。”Friday盡心的為自己的Boss回應,因為此刻的Tony和Quill兩個人手牽著手躲在沙發的另一頭對著隊長大肆批判,接著被隊長的盾牌重擊後雙雙殉情。

“但其實問他人的第二性別是不禮貌的。”Steve說,他放下那沾滿神秘紅色的星盾--那到底是星盾本身的紅色還是人類血液的紅色呢?不過Rocket不在乎,他只是聳了聳肩膀開口:“誰在乎那個什麼性別的……有差嗎?”斜睨著眼瞪著雙雙倒在眼前的兩個死屍--一個是地球的英雄一個是宇宙的英雄,這個世界可能沒救了。Rocket想,然後重新仔細研究地球的有機肥料與泥土,打算為Groot做些什麼什麼類似營養餐點之類的東西。(“不是我說,Rocket,你跟老冰棍越來越像了,上次他也是這樣研究我的健康兔子餐,就怕我少了什麼營養然後掛了。”Tony第一次看到Rocket的筆記時發表感想,接著他被浣熊用力的踢了脛骨,痛的Tony在地板上抽搐。)

“當然有,這決定於我是否要把你塞給Bruce做實驗。”Ironman的表情有些夢幻,似乎這件事成為他的第一夢想之類的。但這反而招來了Star Lord的抗議:”不可以--不可以研究Rocket!就算我很想知道也不可以!”Quill用力的抬起頭來,然而這樣護犢的下場卻是被Rocket再度踢倒在地。但難得的是Rocket沒有炸毛,他只是小小的咕噥幾聲,然後抱著他最喜愛的那棵樹--現在是傻呼呼小樹苗的Groot就隨便的敷衍過去。

“好……吧。”Tony哼了哼:“晚點來找我,我得確實的讓Friday為你們倆做詳細的健康檢查,我不太確定地球上的東西是不是適合你們這些可愛的異客。”Tony比出了一個YA手勢並且彎了彎,然後遞給Rocket一張卡片。
“頂樓溫室的卡片,Bruce的最愛,也許Groot會喜歡--你想休息,那裡也有吊床可以讓你休息。”
“為什麼我沒見你對我這麼上心!”Quill又開始發出抗議聲。Tony嘖嘖:“少跟萌物比身價,你甚至連Rocket毛茸茸的小手掌都比不上。”

於是Steve Rogers AKA Captain America與Peter Quill AKA Star Lord有幸見到Ironman被小小的毛毛手掌打了一巴掌在臉上。
而且毛毛手掌的主人帶著萌物大搖大擺的走出門。

“我累了。”Rocket說,他帶著Groot去了頂樓溫室--的確是個美好的地方,他把Groot安放在盆栽裡頭,並且確認肥料跟水分都有。
“你最好安分點。”Rocket拍拍枕頭,上頭有些巧克力餅的碎屑,但浣熊不介意:“不許吵鬧、不許跳舞不許聽音樂,讓我休息。”
“I'm……Groot?”睜著那雙黑黑圓圓的眼睛,Groot表演一個最無辜的表情。
天知道Rocket對這種表情--限定Groot,多沒抵抗力。他咬著牙,發出某種生氣又無處發洩的可怕咕嚕聲,便撈過那幼小樹苗安放在懷抱中。
“……不准惡作劇。”Rocket發出警告,便無奈的任由小樹苗緊緊扒在他身上睡著。
然而其實Rocket是睡不太下去的。大約過了半小時,確認了Groot安穩的窩在他的弄出來的小被窩裡頭,Rocket悄悄的走進廁所--他沒說的是,他擁有人類的基因,他不是只普通的毛茸茸生物,所以他有性別--就是那種兩個性別再分三個性別的那種。
反正他本身的存在就很不合理了,再不合理也很合理。
只是困難的點在於如何隱瞞他的發情期--是的,一只Omega浣熊,天殺的,這樣的笑話真好笑。

FUCK。

※※

單性花:花僅具雌蕊或者雄蕊。
雌雄同株:植株具備兩種單性花,如稻、麥。
雌雄同株異花:雌雄在同一植株,但是花有分雌性花與雄性花。香蕉、玉米都是。
雌雄異花:植株僅具雄花或者雌花,有點類似純男Alpha(雄)或者純女Omega(雌),蘆筍就是。
喜歡請給我評論拜託拜託(幹

SSD

作者:zzigae

D站:http://zzigae.deviantart.com/

Source:http://zzigae.tumblr.com/post/93857245293/i-am-groot

SPOILERS! 不过没看过的人也看不出来剧透在哪里吧(。

groot的台词太省心了

好想摸摸火箭的耳朵和尾巴,还有肚子,还有爪子,总之就是摸遍全身

入了树带熊的兵人,不用砍手了。




作者:zzigae

D站:http://zzigae.deviantart.com/

Source:http://zzigae.tumblr.com/post/93857245293/i-am-groot

SPOILERS! 不过没看过的人也看不出来剧透在哪里吧(。

groot的台词太省心了

好想摸摸火箭的耳朵和尾巴,还有肚子,还有爪子,总之就是摸遍全身

入了树带熊的兵人,不用砍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