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root

7684浏览    354参与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生命-树熊(主树)

树熊某官方小说的延伸,“我”是其中一个具有神力的机器人,失忆?和树熊一块儿过,封神过老树。但性格和后续发展都是我瞎想的,非官方的。

短。梦到的故事所以逻辑什么的让它见鬼去吧。半意识流。颠疯文风。指代混乱。主写树。疯狂吹树。

我最近都写不出沙雕了……


正文


从什么时候说起呢?我都快不记得这个宇宙的周期了,它存在得太久太久,我几乎以为它突破了周期不会消失;但它终于还是开始消减了。时间终于步入停滞,乱流与漩涡开始平息,时空的逆流像平缓的座鲸尾叶扫过星辰与一大片群星泪光,汇不到一起去,互不相干的,并不确切的。没有生命能够承受这种美,没有生命能够承受这种孤独,尽管生命本身是可以做到的。我...

树熊某官方小说的延伸,“我”是其中一个具有神力的机器人,失忆?和树熊一块儿过,封神过老树。但性格和后续发展都是我瞎想的,非官方的。

短。梦到的故事所以逻辑什么的让它见鬼去吧。半意识流。颠疯文风。指代混乱。主写树。疯狂吹树。

我最近都写不出沙雕了……


正文


从什么时候说起呢?我都快不记得这个宇宙的周期了,它存在得太久太久,我几乎以为它突破了周期不会消失;但它终于还是开始消减了。时间终于步入停滞,乱流与漩涡开始平息,时空的逆流像平缓的座鲸尾叶扫过星辰与一大片群星泪光,汇不到一起去,互不相干的,并不确切的。没有生命能够承受这种美,没有生命能够承受这种孤独,尽管生命本身是可以做到的。我已经不算是生命了,不过我还是闭上眼睛没有看。总归还是害怕的。但我毕竟是最后一个观察者。


哦不对。还有一个人陪着我,虽然他完全不知道,我也没办法让他知道。


他就是生命本身。


他就是生命。


他有多久没见过生命了?我真的不记得了,记忆珍贵但实在不可靠。不过我还记得原来他身边是有很多生命体的,是我当时不愿称之为生命体的生命体,不过名字、种族和情感同记忆一样不可靠。只有熵与基本性质最可靠。他应该还记得,但他最好不记得。对于任何永生的生命来说,记忆都是一种折磨。


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尽管它没有意义。


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就从他的名字说起吧。


最早的时候他的名字是一个简单的单词,G-R-O-O-T,没有其它生命体通常拥有的前缀或代号。他那时候好像是一种普通的生物,拥有植物的一切特性以及温和安静的个性。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浸泡在孤独里,我一时忘记了原因。不过他大概已经习惯了。可是他尽管习惯了却没有麻木,一直在悄悄地希冀着寻找着,直到他找到另外一个生命体而那个生命体再次离开。那个生命体是谁呢?我不该忘记的。我当时好像与他们非常、非常亲近,但记忆真的不可靠。无论怎样剧烈的疼痛,都只剩下一点点遗憾了。


不过对于生命来说,或许这一切不成立。看看他的叶与花此刻依然鲜亮,只不过没有人能欣赏。他本来不应该这样孤独的。是我导致的,是我导致的,但我甚至没有歉疚的感觉。那是歉意吗?那是责任吗?我怎么会有权力感到歉疚,就好像我当时有选择一样。我不该想这些,不过这些古久的情感让我又想起来了一些事情,算是一件好事。


我记得当时我还不知道自己的使命,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了。


我记得当时我像个失忆的小孩一样被他们捡到,又十分狗血地被追杀。他很少找事,但他身边那个生命体很喜欢搞事,剧烈燃烧的火光一样飞快地跃动。温度升高,烙在地上的脚印都发烫了产生裂纹,像火山爆发的前兆,发出低沉地浮动着的隆隆响声。他除了本性足够暴躁,我想也只是渴求热闹。而明明最温和的人乖乖地跟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奔跑,明明可以结出果实的枝条抽裂在想要向我开枪的机器人的肩膀上,明明可以在风中安宁伫立的与树干相同的脊背与肩膀上站着刚刚爬上去的闹腾的生命体。他倒没有怎么看那个生命体而是时常看向我,确保那时几乎无力自保的我不会被落下。但他看向肩膀上的——R——Ro——还是记不得——的时候,他的眼睛不只是树的眼睛了,他的眼睛是生命的眼睛。那种眼神比爱高得多,甚至带上了一种圣洁的味道,又混进了一点近乎卑微的宠溺。像火焰最外层的边缘的光,又冷又烫。


那时候这宇宙不像现在这样千疮百孔苟延残喘,宇宙正值青春好时光在愉快地茁壮成长,我在没被完全激活的情况下都能模糊地感觉到那种自由与快乐,我自己也足够自由,足够用那么那么短的时间与他们建立那么深的信赖等级,足够让我在那个最后的时刻与他分享那种力量,给他一个新的名字;足够把他拉入我都还没勘探明白的深渊。


他没有让我失望。我想除了他也没有人能够看得那么明白,愿意在拯救一切以后原封不动地把它还回来。他那么纯净,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拒绝他,也没有任何力量忍心玷污他,在他不自愿的时候。然而他又那么不自惜,如果不是他肩膀上的小家伙,他几乎可以为任何人舍命。不过他足够强大,尤其是与时间扣在一起的时候;所以现在如此孤独而沉静的他才最强大。他没有被孤独切碎,没有因失落崩溃,那么他就像黑暗中的灯塔一样醒目,也像灯塔的光茫一样柔和而迷茫了。


他把一切都还了回来,无偿地献给了世界,但一小团本该被永久封存的力量贪睡在他身上。树皮是褐色的,树心是白色的,这种纯净的白吸引着一切同样纯净的生物和没那么纯净的生物。与之相比竟显得漆黑的力量沉迷着拥抱着,把永恒的祝福当诅咒向神交换了容于他的身的权利,宇宙在笑。这时候还没有人能理解世界的规律,恢复了记忆的我也只零星能意识到一点点,但我无法阻止。


一开始没有人意识到。


他送走了很多人,一开始没有人意识到。


他本就是近乎不死不灭的种族,而他肩膀上的生命体重新改造了自己。——没有人知道,除了已成为观察者的我。这个生命体极端恐惧和厌恶改造自己,但为了陪伴他,他悄悄地延长了本来并不那么在乎的生命,以更惨烈的混乱和将来分崩离析般的死法为代价。无机体覆盖率提升,他失去了一部分自由,而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而对于他因其他生命体的死亡产生的情绪的紊乱,他有足够的耐心和包容去陪伴与保护,同他自己的悲伤一起。


直到没有他们认识的生命体还保持基本无变化。直到他们一同送走自称为神的、寿命达千年的生命体。


直到泰坦一族开始衰落。


直到宇宙终于发现万物终有尽头。


直到他肩膀上的生命体终于摔了下来,而他终于意识到,花神巨像族不可能有这样长的寿命。


我记得,我当时把视线从寂灭的群星上移开,观察着他的眼睛。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死的。但他本身就是生命。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第二个名字。最后一个名字。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我同他一起哀悼。


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座鲸悠然的一瞥宣告了一切的终焉,除了我与他。我其实还算幸运,知道他的存在;不过他有足够的记忆和情感陪伴他。虽然那样可能更孤独,可也许也更幸福。


我离开的时候,他没有离开。但对于这片虚无的宇宙,还需要非常、非常长的时间,它才会再次醒来,复苏,开始新的故事。


我不知道这样的等待有什么意义。我只记得,他很久很久没有那么专注地想着什么过了。


也许,他已经等不及了。


fin.


无意义……

不过也许能开新坑?创世神老树and毁灭神小浣熊?好中二……

树熊复健,大概吧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汤上的列文虎克……拖出银护一的树熊老刀又来了一遍……


翻译:

我注意到了什么——

在银护1结尾我发现了点小细节:

火箭的左边眉毛在流血。我的小可爱在流血。但那不是重点。

我在想“我的小可爱是什么时候流血的因为我之前从来没看到他在电影里流血”,于是我查了一下,发现他是在开飞船撞进暗星号的时候流的血。于是我就看到了这里。

看到了吗?Groot在和火箭对视,但他实际上在看什么?

他在看他的眼睛旁边的划伤

他在擦拭他的伤口

他在擦拭他的伤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汤上的列文虎克……拖出银护一的树熊老刀又来了一遍……


翻译:

我注意到了什么——

在银护1结尾我发现了点小细节:

火箭的左边眉毛在流血。我的小可爱在流血。但那不是重点。

我在想“我的小可爱是什么时候流血的因为我之前从来没看到他在电影里流血”,于是我查了一下,发现他是在开飞船撞进暗星号的时候流的血。于是我就看到了这里。

看到了吗?Groot在和火箭对视,但他实际上在看什么?

他在看他的眼睛旁边的划伤

他在擦拭他的伤口

他在擦拭他的伤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闻否,心声

搬点儿旧图

P1-2是漫画《格鲁特》画师的平时摸鱼,
P4-6是一堆官方漫画奇奇怪怪的变体封面。

搬点儿旧图

P1-2是漫画《格鲁特》画师的平时摸鱼,
P4-6是一堆官方漫画奇奇怪怪的变体封面。

Augusta肆
背景动物世界实力抢镜

背景动物世界实力抢镜

背景动物世界实力抢镜

SkySunnymQ

明天CD24创作者自由行作品一览。

没错我投的是火箭和格鲁特那张!


明天CD24创作者自由行作品一览。

没错我投的是火箭和格鲁特那张!


熊蕴白

We Are A Family——大宅子里的小日子(六)

#ooc归我


#超短睡前小故事


#关于EC一家子小故事


#持续更新


#除了EC和ggad是爱情向


#私设看第一章


#复联银河护卫队 Pietro(快银)x Groot(小树人)友情向 万蛙梗bushi


自从姐姐去了霍格沃茨,Pietro总是异常的感到无聊和空虚,Lorna执着她的金属,Nina总是待在森林里跟她的动物朋友玩耍。他对魔法一点天赋都没有,他尝试过意念移动电视遥控器,最后还是失败了。他开始沉迷游戏,但是单机游戏玩久了那一点点快乐也变成了虚无。


直到有一天,宅子门口砸下来一艘飞船。星爵一行人开着音乐一边尬舞的走了出来,意图掩饰真正的尴尬。...

#ooc归我


#超短睡前小故事


#关于EC一家子小故事


#持续更新


#除了EC和ggad是爱情向


#私设看第一章


#复联银河护卫队 Pietro(快银)x Groot(小树人)友情向 万蛙梗bushi


自从姐姐去了霍格沃茨,Pietro总是异常的感到无聊和空虚,Lorna执着她的金属,Nina总是待在森林里跟她的动物朋友玩耍。他对魔法一点天赋都没有,他尝试过意念移动电视遥控器,最后还是失败了。他开始沉迷游戏,但是单机游戏玩久了那一点点快乐也变成了虚无。


直到有一天,宅子门口砸下来一艘飞船。星爵一行人开着音乐一边尬舞的走了出来,意图掩饰真正的尴尬。Charles和Erik听到巨响和感受来自己家地板剧烈的震动,连忙连拖带抱地带着孩子来到门外。


Lorna看见巨型金属飞行模型很兴奋,就要伸手去操控,被Erik阻止了下来。Charles看在之前Lorna打扰了复仇者联盟不少安宁日子的份上,收留了银河护卫队一行人并帮他们修理飞船。但让Charles意想不到的是Pietro和Groot成为了好朋友,Pietro终于有小伙伴陪他通关,所有的双人模式了,这让Groot和Pietro相当兴奋。Pietro央求Charles和Erik让他去跟随银河护卫队去宇宙溜达一圈。Erik很赞同,男孩子就应该闯荡四方,Pietro走了就再也没有孩子缠着Charles,霸占他和Charles的时间。Charles表示各种担心,他没读出Erik的小算盘,但脸上大写的不乐意。


最后修好飞船后那个晚上,Erik半夜偷偷叫醒Pietro和银河护卫队众人,送走了他们,临走前Erik塞了一张他拍宅子池塘外的青蛙照片放进了Pietro的口袋,背面写着“担心儿子想家,想就看看这个”。Pietro对父亲的迷惑行为哭笑不得,他们拥抱了一下,Pietro毅然地走上了飞船。


Charles一早起来得知这件事情,气得让Erik滚去沙发睡了三天。Erik表示很郁闷,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摸了摸鼻子,各种黏Charles道歉情话通通说了个遍,Charles就是柴米不进。


牧原

[Bucky中心] 地尽头(下)

·

上篇

中篇


下篇 ·  Go To Mars


 It takes a lot to give

To ask for help

To be yourself

To know and love what you

It takes a lot to breathe

To touch, to feel

The slow reveal

Of what another body needs【1】


1

Bucky走在黑暗的树林里。天下着大雪,光秃秃的树干裂着发白的伤口,沉默地伸向幽冥的...

·

上篇

中篇


下篇 ·  Go To Mars

 

 It takes a lot to give

To ask for help

To be yourself

To know and love what you

It takes a lot to breathe

To touch, to feel

The slow reveal

Of what another body needs【1】

 

1

Bucky走在黑暗的树林里。天下着大雪,光秃秃的树干裂着发白的伤口,沉默地伸向幽冥的天空。没有星也没有月。

他沿着一条干涸的水道茫然的走着。森林过分安静,并不危险,但毫无生气。走了不知多远,眼前出现了一块不大的空地,被黑色的树木紧密的围着。空地上燃着一团惨淡的篝火,篝火旁站着一个黑漆漆的背影。

听到声响,背影转身看过来,依然是黑漆漆的,像是被粗糙的蜡笔涂出来的一团。雪花一刻不停的飘过他模糊的脸庞,映出他空洞的眼神。

“你有办法到对岸去吗?”黑影看着他,发出沙哑的声音,像生了锈一般。

Bucky警惕地与黑影保持了一段距离,又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发现面前是一处断崖,对岸笼在一片浓雾中看不真切。

悬崖下传来水声,Bucky探头看了一眼,猩红的血水奔涌着,不时猛烈地拍在崖壁上,溅起血沫。水流中浮浮沉沉地隐约是些尸体,半腐烂了,青白的脸上鼓着变形的眼睛,仿佛在瞪着自己。

那都是他以前杀过的人。

Bucky感到一丝慌乱,更多的是诡异。他极力地想分辨这是不是陷阱,与此同时,黑影喑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想过去。我不喜欢他们。”

他们?Bucky下意识的转过身,每一颗树干上都映出了一对人。那是他和Steve。他们在Steve家玩耍,他们在街上打架,他们在游乐园、在医院、在营地,在战场……

层层叠叠林林种种,他和他的过往。

每一个Steve都是背对着他的,而突然,每一个自己都同时抬起头来,冷冷地盯着自己。

Bucky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身旁传来一声拉开枪栓的声响。

扭过头,黑影终于褪去了那一片模糊,金属手臂和机枪相互映出光。

那是冬兵。

他端起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Bucky。

 

Bucky挣扎着醒来时,一度发不出声音。

他大口喘着气,冷汗湿透了睡衣。痛苦地捂住脖子,他感到梦里的窒息感依然环绕在身边。喊不出来。

那片森林就是他上锁的房间。

他起身用冷水冲了冲脑袋,才觉得思绪渐渐回到身体里。

盥洗室的镜子映出一张乱糟糟的苍白面孔。

 

2

Steve特别顽强地从病危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转到了普通病房,还天天问医生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我觉得我已经好了云云。

医生哭笑不得地对Bucky说,不愧是美国队长。

Bucky笑笑,有些欣慰,有些累。

他将看护任务交给了好奇又热情的小护士们,她们像一群欢快的小鸟,将老金毛般的罗杰斯手足无措的困在了病房里。

很好。总得有人管管他,我快管不动了。老巴恩斯活动活动筋骨,加倍地干起了危险的活计。

他不是不厌倦。但他知道永远有黑夜。而他刚好比其他人有更多夜行的经验。

如果这是所谓的赎罪,那就当它是吧。

 

Clinton一般不会和他安排在一个任务组,那意味着更诡谲的迷局,更不择手段,更多的杀戮。

Clinton拖着他爬出某个武装组织的营地时,手都在抖。

Bucky潜伏的身份被出卖了,准备迂回营救的Clinton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突然像兽一样跃起,单枪匹马干翻了一个武装连。

代价是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里,全身上下没一处完整的皮。

Clinton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但至少头脑清醒。瘫在前来接应的飞机里,Clinton直接接通了Nick的电话。

“巴恩斯不对劲。你得管管。不然他总有一天把自己弄死。”

 

三天后,Bucky身上的伤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狗娘养的血清。还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的Clinton骂得特别响亮。

但Bucky并没有醒来。

 

3

“他的潜意识异常活跃,但对外界毫无反应,他被困住了。”连续几天为Bucky做精神扫描的Wanda显得异常疲惫,共情带来的痛苦令她难以忍受。

Nick看起来也不太轻松,“瓦坎达也没有办法吗?”他问道。

“生命科学再厉害也没法直接治疗心理问题。”Wanda摊开手,“也许跟着Strange博士修行可以有帮助,但在能联系上博士之前,我们至少要保证他不会在自己的梦里疯掉。”

Nick揉着眉头:“所以到底该怎么做?”

“我也不确定……”Wanda忧愁地看着病床上的人,“也许有什么镇定剂可以降低他的脑细胞活跃度?首先他需要进入深层睡眠才能获得休息。”

“哦,”Nick终于稍显轻松,“这个也许不用那么麻烦。星爵今天联系过我,说他们晚上会抵达地球。我们也许可以请Mantis让他好好睡一觉。”

“他们怎么突然回来了?”

“Thor似乎找到了一个适合定居的星球,想和女武神商量迁居重建阿斯加德的事。毕竟地球现在的资源很有限,他们作为外星移民也承受了很大压力。”

Wanda有些意外,“我以为他只是去流浪宇宙找寻自我了?”

Nick笑了一下,“他毕竟是一个国王。”

 

Mantis的手刚一触到Bucky,眼泪便“唰”地落下。

Wanda站在一旁低声安慰她:“我知道、我知道,不要一直感受那些……”

Mantis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强迫自己的意志集中在催眠上。Bucky似乎有一瞬间的抗拒,但最终安静地沉入深眠,所有的脑部监测器终于逐步恢复到正常值。

Wanda扶着有些虚脱的Mantis,长舒一口气。

 

两天后,Bucky睁开眼时,Sam正在接Steve的电话:“……不Steve,他只是真的非常需要睡觉——哦他醒了你要跟他讲话吗——”

还不太清醒的Bucky本能地冲Sam摇了摇头,而后呆了呆。

Sam结巴了一下,很快替他遮掩了过去:“哦哦不,是我搞错了他只是翻了个身……是的是的不用担心我在呢……”

好容易挂了电话,Sam半是欣慰半是担忧地看向他:“Hey,感觉如何?”

Bucky有些茫然地继续摇头。他居然拒绝了Steve。

“你知道,有时候过于亲密的关系反而让人想逃离。”Sam拍了拍他,认真地安慰道。

并非全然如此。但Bucky还是感激地冲他笑笑。

比起逃离Steve,他更想逃离自己。

 

4

他依然噩梦连连,或是夜不能寐。

 

5

Bucky靠着坚硬的橡木房门坐在地上,怀里抱着冰冷的来复枪。

唯有这样才能带来一丝安慰。

仿佛回到那些不需要感情和思考的战斗之夜。

 

门外突然的脚步声令他一激灵,本能的摸上了枪栓。

“Buck。”那个声音止住了所有动作。

“Buck,开门。”苍老、痛苦。那个声音带着他不堪忍受的一切,说,“求求你。”

Bucky跳窗而出。

他故意撞碎了玻璃,触发警报,那个人就不至于在门外守一夜。

他在半明半昧的天光里跃过鳞次栉比的楼顶,不知要去向哪里。

只有墨一样的深蓝和莹白的弧线在他身后绵延到天地尽头,像笼罩他一生的色彩。

而红日就要喷薄而出,如果他不快点,就会被融化在空中。

 

6

确信大楼里的人都外出忙碌了,Bucky才从破损的窗户爬回自己的房间。脚刚沾地,一个突兀的声音便吓了他一跳。

“你想去太空吗?”

他稳住身形,循声看到自己床上的火箭。坐下来的身子更小,仿佛一个毛绒玩具,他浑浑噩噩的才没有发现。

毛绒玩具并不在意他的反应,锲而不舍的问道:

“你想去太空吗?”

Bucky并不答话,重新抱着枪坐回门前的地上,身体才微微放松。

“你放心,不是想拐骗你的金属臂。”火箭讲着干巴巴的冷笑话,“我们都得在地球上待一阵子,Groot一个人巡航我不放心,想找个人看着他。”

“你们要待在这儿?”Bucky终于正经看他一眼。

“对。Thor要举国迁移,有好多事要处理,星爵他们留下来帮忙解决大型飞船的问题。Nick和Pepper也拜托我协助维护Stark留下的各种机器人什么的。但我们需要定期和 Carol交换情报,这也是之前约好的,所以Groot得继续巡航,我希望你能帮忙照看他。哦,Mantis会和你们一起,至少你能睡上好觉了。怎么样,你去吗?”

Bucky若有所思的擦着枪,半晌才说:“为什么找我?”

火箭耸耸肩:“你够强。而且反正你也想离开这里不是么?”

Bucky抬起头来盯着他,火箭坦然的望回去:“你要知道我一开始被造出来是为了看管精神病院的。”

Bucky眯起眼:“你让一个疯子去照看你的小朋友吗?”

“你还没疯。”火箭跳下床,“但你再待在这儿就不好说了。换个环境,呼吸一下航天氧气,说不定能让你焕然一新呢——你刚才是翻了个白眼吗?!”

Bucky起身道:“什么时候出发?”

 

宇宙比他想象的更绚丽,也更荒凉。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漂泊在黑暗的寂静里。

有时Bucky长久的注视着一片明亮的星系或燃烧的星云,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不干不脆的,却又找不到解决之道。

生着自己的气,作困兽斗。

 

7

有一天他们需要停靠在一个公共中转站的小行星上待命,但航道安排出了问题,他们一直等不到空位,只好绕着行星盘旋,等塔台命令。

正值傍晚,他们向西兜着圈子,看了几个小时迟迟不落的斜阳。行星太小了,却离太阳很近,完全被当做天然的太阳能补给站,除了密密麻麻整齐排列的各色飞行器,几乎看不到其他东西。半个巨大的太阳躺在天际线的尽头,暑气蒸腾间,逆光的飞行器阵列拖着长长的影,仿佛在血色里静默地燃烧。

Mantis在倒班休息,驾驶舱里只有Bucky和Groot。Bucky开了定速巡航,沉默的空间里只剩下Groot玩电动的游戏音。

Bucky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落日终于更多地沉没了一些,茜红和缇紫斑驳地晕上整片天空,苍蓝色的远处,雾白的月亮已经隐约升了起来。

毫无征兆地,他出声道:“在伦敦的时候,我和Steve也曾看过不少次夕阳。”

沉迷游戏的Groot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下,惊讶地看了身边人一眼。而Bucky并没有看他,似乎也不在乎他有没有听,就只是盯着天色,陷入回忆般,自顾自说了起来。

1943年的圣诞节;不知哪一年的冷战,他懵懵懂懂地爬上去纽约的火车;布加勒斯特明明是海港却没有鲜鱼;莫斯科的街道比他印象里逼仄,古姆百货的夜灯却依旧漂亮;瓦坎达的草原伟大得像埋葬了众神,羊群却又馋又傻……

颠三倒四,毫无章法。他慢慢地将所有的事都讲了出来。他的声音沉稳、平静,残破的字句漂浮在燃烧殆尽的夕阳和逐渐弥散的墨蓝之间,染上霜华的月亮给它们镀上了朦胧的光,像一段事不关己的、古老的叙事诗。

Groot一开始还按着控制键,在打怪的间隙里捕捉只言片语,后来不由自主地放下游戏机,被Bucky深深吸引了。

有些故事里有Steve,但更多的时候只有Bucky自己。

他像一道拉长的扭曲的影,逆着光,在明暗模糊的地带,一路向Groot走来,又触不可及的走远。

“……当灭霸打了那个响指时,我能感到自己身体不对劲。我从来没有那么慌张,掉下悬崖的时候,在西伯利亚和Tony对峙的时候,都没有。我突然非常想跟Steve说话。

我只来得及喊了他的名字,天哪,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当时的脸。我想我比任何时候都更确定我是多么爱他。也许那就是生命消亡的瞬间,灵魂告诉你的事吧。”

“我不是说他不该和Peggy共度一生。我立刻就猜到了,在他来找我的时候。我很为他高兴,真的。他想了这个女人太久了。我真的、真的,为他开心。”

Bucky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他终于停了下来,难过地闭了一会儿眼睛。

“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件事会让我这么痛苦。”

 

说完那句,他便再也没有说话了。他只是带着悲戚的神情,再次凝望窗外。夕阳只剩下一条若有若无的细线,宇宙间漫长的黑暗将再次笼罩他们。

Groot突然很想哭。

尖锐的电台呼叫突兀的响起,Groot吓得一抖。滋滋的电流音里,塔台的工作人员有气无力地告诉他们有空地可以停靠了。

Groot手忙脚乱的回复了,收线后船舱里重新陷入沉寂。他下意识去看Bucky,发现对方也在默默地看着自己,眼中是他看不懂的复杂感情。

他犹豫地张开口,想安慰一下这个被忧伤浸透的男人。

 

“……I'm Groot……”

“……thank you。”

 

 

下篇   

 

 

尾声

 

Bucky返回地球时,舱门刚一滑开,便看到了等在舷梯下的Steve。

苍老、瘦弱,却挺拔。

他扬起脸,皱着眉,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Bucky飞快的跑下去抱住了他。

Steve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背,在他耳边小声说:

“我很想你。”

Bucky不由翘起嘴角笑了,翻腾的泪水却又让他紧闭的眼角发酸,连一句“我也是”都说不出来。

 

 

全文完

 

注:

【1】《It takes a lot to know a man》by Damien Rice,歌词。简直想把整首歌词都抄在这里做注脚。

 

像我之前说的,这篇文章的初衷完全是因为自己接受不了A4。

不仅A4本身,无论是fix-it,还是蛇盾浩克盾各种盾,都救不了我的如鲠在喉。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

不是太太们不够好,是我特别难搞,非要和A4盾较劲。

唯一能说服我的只有Bucky自己move on

Bucky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悲欢和追求,不依附于任何人,与Steve的感情也不是他存在的唯一理由。哪怕Steve对他来说真的同时意味着朋友、亲人和爱人,但他终有一天可以放下,自己站起来继续走。

生而为人,不得不克服这一关,才能真的完全拥有自我。

于是我试图揣度Bucky在A4后move on的心路历程,从而治疗自己的PTSD。可以说是非常私人的一篇。

下篇卡了这么久,主要是因为前面的痛苦容易想象,一条能说服自己相信的出路却很难理清。

(中途桃总在漫展上的表现也让我心情舒畅了不少以至于想弃坑(。

硬着头皮一点点挤,写写删删不知所云。

 

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后还是用了塞老师在漫展上的分享。

有人问他,如果Bucky可以去太空会带谁。塞老师说,“我想他会带上Groot,这样他可以告诉他所有的事,then‘I’m Groot’,that’s all.”

你们真的要去看看塞老师说这番话的神情,那一刻塞老师和Bucky是合体的😭

我被这句话钉在地上虐得起不来,同时也被点化了。

因为我始终觉得,敢于倾吐一切,是面对真实的自己的第一步。

那之后,一点点都会慢慢好起来。

 

想象Bucky在太空里向Groot说出一切的画面时我又动了真感情,以至于说出“thank you”后,我脑子里的画面就是咔的一黑开始滚动片尾字幕了(。)

真的,后面的废话都不需要了。就像一句真诚的I'm Groot,对Bucky来说就是最好的回应。

加个尾声是觉得咔得太开放式了,还是交代一句Bucky有在慢慢向好的结局。

(希望不要有人觉得那句I'm Groot是搞笑啊真的不是ORZ)

 

说Bucky会真心为A4盾高兴的也是塞老师,具体哪场记不清了。罗马漫展和伦敦漫展是连着看的,两场都好值得看一遍,有很多关于A4 Bucky的讨论,塞老师特别真诚,特别治愈😭这篇文很大程度是因为看了那两场漫展才想真的付诸笔尖。

哦,之所以会设定Bucky一度快要崩溃也是因为塞老师说Bucky恢复记忆后没有自杀的唯一理由是Steve……对又是一句钉在地上起不来的大刀😭

 

下篇的注脚歌词也想了很久,有好多歌词都想用,因为确实关于这一段的心情极其复杂,又想Bucky潇洒,又想他坚韧,还想他情深,组了个好惨的歌单出来,最后选了一首特别沧桑成长的歌,人到中年终于悟道的那种……

 

不过说到底,用“地尽头”做文题,也是因为整首歌里伤痕累累也要守着本心坚韧不屈的态度,特别Bucky哥哥。

无论命运对他多么残酷,无论要花费多少时间,咀嚼多少痛苦,他都能以凡人之躯重新站起来。

他有一个高贵的灵魂。

 

深更半夜胡言乱语了许多,非常感谢看到这里。


会飞的蚂蚱
哈哈哈Groot有史以来受到的...

哈哈哈Groot有史以来受到的最大挑战
I am Groot!

哈哈哈Groot有史以来受到的最大挑战
I am Groot!

yumiaoyouayou

复联4意难平产物( ˘•ω•˘ )

设定风格什么的跟电影保持了高度统(随)一(意)!锤哥肥宅不存在的,弟弟是一定会找到的,就看你要找的是这个金洛基还是银洛基了৫(”ړ৫)

复联4意难平产物( ˘•ω•˘ )

设定风格什么的跟电影保持了高度统(随)一(意)!锤哥肥宅不存在的,弟弟是一定会找到的,就看你要找的是这个金洛基还是银洛基了৫(”ړ৫)

元奡息

继续快乐。之前复联3的时候就觉得我队和GROOT某种意义上能达成无障碍交流(?

继续快乐。之前复联3的时候就觉得我队和GROOT某种意义上能达成无障碍交流(?

-倾清-

一株盆栽快死了,告诉它活下去的理由

Groot,Come!活下来,我相信你是一棵坚强的小树仔,对吗?虽然你现在看起来像一根干树枝。


Groot,灭霸的那个响指毁灭了宇宙一半的生物,但我相信你不是个普通的植物对吗?今天我看到队长又在拨弄那个破手机了,还老是看着我发呆,为什么老看着我发呆?


Groot,他们说我也算是复仇者的一员,复仇者,噫……我们银河护卫队听起来不是更帅气一点吗?我们更大,银河系都归我们,他们应该算我们的一员。


Groot,,那个破游戏我都打通关了,不能理解你居然为了那个玩意儿跟我们闹脾气,Teenager!顺便说一句,我发现了个更好玩的。...


 

Groot,Come!活下来,我相信你是一棵坚强的小树仔,对吗?虽然你现在看起来像一根干树枝。

 

Groot,灭霸的那个响指毁灭了宇宙一半的生物,但我相信你不是个普通的植物对吗?今天我看到队长又在拨弄那个破手机了,还老是看着我发呆,为什么老看着我发呆?

 

Groot,他们说我也算是复仇者的一员,复仇者,噫……我们银河护卫队听起来不是更帅气一点吗?我们更大,银河系都归我们,他们应该算我们的一员。

 

Groot,,那个破游戏我都打通关了,不能理解你居然为了那个玩意儿跟我们闹脾气,Teenager!顺便说一句,我发现了个更好玩的。

 

Groot,今天我给你浇了水,瓦坎达的小孩建议我施点肥料,我对着马桶看了半天还是没下得去手,太恶心了,我相信你是一个干净的小树仔,会靠大自然的灵气来使你发芽的对吗?

听说他们找来一个大帮手,这会是扭转战局的一个制胜点吗?

 

Groot,他们今天送了我个音响让我摆在你旁边,如果想跳舞的话,尽情跳吧,你最喜欢的《I WANT YOU BACK》,舞动吧,树男!

 

Groot!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他们说找到了什么铁罐的消息,天啊,一个装着人的铁罐居然从宇宙的另一边回到了地球,他们甚至没掌握星际跳跃的技术!如果这都可以,那么你还没有化成灰,你还是根健康的小树枝呢!

 

Groot,我跟你说……OH!FXXK!没人能管管这只该死的噬元兽!他把Groot从花盆里刨出来了,哎哟我的树仔,堆上土,站回花盆里,你一定会没事的。这是春天,植物都应该发芽对吗?

 

Groot,听说有人曾在DCDWKA星看到了灭霸的踪迹,咱们正在集结姑娘小伙们,Thor会开启彩虹桥带着大家找到他的老巢,听别的家伙讲那个能操控时间宝石的长脸曾说他见过14000605个结局,有一个结局是我们取得了胜利,那就是还有希望不是吗?能有最好的消息,我们干吗不去期待HAPPY ENDING?

 

Groot,那个铁罐也回来了,奄奄一息,他们说都是他给自己家AI没起好名,叫什么星期五,结果自己居然真成了鲁宾逊,虽然不懂是什么梗,但是我相信你不会就这么离我而去的对吗?


Groot,我就要走了,有了惊奇队长和她家的疯猫,我相信我们会有一丝胜算的对吗?毕竟她家的疯猫什么都吃,灭霸看起来像一块美味的紫薯是不是?但也说不定,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了,我是说你知道的,说不定打败灭霸后我看上了什么星,抢下他并住在那,你又一直是根小树枝,没有办法带你走,或许……或许有一天你就发芽了呢?


Groot,队长集结了,再见我的小树仔。

 

说完火箭打开了音响,那首《I WANT YOU BACK》又在屋子里响起来,他大步离去,边走便抹掉控制不住溢出的泪水,踏上了Thor创造的彩虹桥。这是一群失去至爱的人们在为这个宇宙做最后的斗争,惶恐又决绝。

 

“Now it’s much too late for me to take a second look,Oh,baby give me one more chance……”


阳光下,花盆里的树枝似乎动了动,冒出了嫩芽,又迅速长出了手脚、眼睛、嘴巴。


“I am Groot!”


仿佛在应和刚刚勇士们那句宣言:Avenger Assemble!

酒蛊子
赶了一张圣诞图_(:3」∠)_...

赶了一张圣诞图_(:3」∠)_刚好是LOF这边发的第300篇哈哈。

圣诞节是家人团聚的日子呢。

Ps.为啥火箭梦里有一大一小两个格鲁特,因为他们是不同的个体,老格鲁特对火箭来说是mate,小格鲁特对火箭来说是son。他一定做梦都想见到一家人齐齐整整吧。

赶了一张圣诞图_(:3」∠)_刚好是LOF这边发的第300篇哈哈。

圣诞节是家人团聚的日子呢。

Ps.为啥火箭梦里有一大一小两个格鲁特,因为他们是不同的个体,老格鲁特对火箭来说是mate,小格鲁特对火箭来说是son。他一定做梦都想见到一家人齐齐整整吧。

枫C关贱
给slo13准备的交换无(da...

给slo13准备的交换无(dao)料(pian)贴纸

给slo13准备的交换无(dao)料(pian)贴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