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Gyro

5467浏览    67参与
海风的sky

【RHG迎2020】写写性转

活动没人参加,奖金俺自己领了算了()


————

写写性转①

“小丫头看着很嫩嘛,一个人走夜路没有男人陪吗?”

Oryza怔了怔。此时正走在小巷子里的她被前后几个男人团团围住,男人们身上满是烟草和酒精混合的过于浓郁的臭味。

……不是吧?只是想抄个近路……

Oryza闭着眼叹息了一声,周围的男人愈发粗鄙的语言让她心中不禁摇摆起来。

拿出真刀真枪对付人的话不太好吧……?但现在她真的很想尽快赶路……

“哇!啊——什么?!——”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Oryza缓过神时,周围的男人都已被一个个地踹翻在地,他们各自捂着身体的要害部位,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和咒骂声。

“几个人想要对手无...

活动没人参加,奖金俺自己领了算了()



————

写写性转①

“小丫头看着很嫩嘛,一个人走夜路没有男人陪吗?”

Oryza怔了怔。此时正走在小巷子里的她被前后几个男人团团围住,男人们身上满是烟草和酒精混合的过于浓郁的臭味。

……不是吧?只是想抄个近路……

Oryza闭着眼叹息了一声,周围的男人愈发粗鄙的语言让她心中不禁摇摆起来。

拿出真刀真枪对付人的话不太好吧……?但现在她真的很想尽快赶路……

“哇!啊——什么?!——”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Oryza缓过神时,周围的男人都已被一个个地踹翻在地,他们各自捂着身体的要害部位,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和咒骂声。

“几个人想要对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做这种肮脏的事,真是够不知廉耻的。”

一双白净却又极有力的手将Oryza一把护在了身后。长长的发带轻轻擦过Oryza的脸,带着干净整洁的、令人舒心的味道。

“这里温馨建议您暂时闭上眼睛哦,小姐♪”

少年微微侧过脸来,映入Oryza睁大的蓝眼的,是一对明亮而温柔的青绿色眼眸。少年微微上扬的语调扰乱了Oryza平稳的心跳。不知为何,Oryza兀自为自己没有过快作出决定而暗暗微喜。



写写性转②

“………………Cree。”

“哈?”

“我们这次是要乔装打扮。”

“我不是已经换上便服了吗?”

Yun再次将Cree从头到尾扫视了一遍。

有明显烧灼痕迹和破洞。面料显得很清凉。异常地暴露身材。

“这身不行。”

“为什么?”

“……太奇怪。”

“我平常都是这么穿的。”

“三分钟内换一套新的过来。”

“——啧,你怎么这么挑剔。”

(三分钟后)

看着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的Cree,Yun突然觉得Cree的衣服可能风格都完全一致。

*最后Cree被强套了Yun的衣服



写写性转③

“Umb,货架上的米没了。”

Gyro平静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如实汇报给了一旁正仔细挑选着超市冷冻柜里的食品的Umbrella。黑发少女只是闷闷地答了一声“嗯”。

“怎么了?是觉得可惜吗?”

“……不是,Gyro。我对米饭的兴趣还没你大。”

“那速冻饺子?近来xx的三鲜水饺是华人购买次数排行第一的商品,还在打折。”

“……?Gyro,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Gyro没马上接话,只是拍拍Umbrella的肩然后给她递过一杯外表温热着的纸盖杯。

“你想要这个对吧?限定草莓口味奶昔。”

Gyro摘下一直戴着的兜帽,一头过肩白发送送散散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你把染的头发洗掉了?”

“没洗干净。发尾还有点蓝——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

“不错就分我一点。我可是特意跑了一条街去排队买的。”

Umbrella随即将奶昔递给Gyro,看着她满足地眯起淡退了淡漠的浅蓝色眼,又再次满足地轻叹出声。

“你的感情原来这么丰富。”

“当然丰富。不过你见的更多些……你也可以表现出更多情感的,Umb。”

“为什么?”

“二十几岁的大女孩,你多笑笑就会有很多男孩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太夸张了。我跟你在一起就不需要额外的交往活动了。”

“这算是表白吗?”

Umbrella没有回答。Gyro笑了笑,接过Umbrella手里的传过来的速冻饺子后妥当地把它放进了购物车中。

“走吧。外面的雪或许已经停了。”

银斯基Ginsky

第三张画完嘞!!是金发美女,嘿嘿嘿

第三张画完嘞!!是金发美女,嘿嘿嘿

—累 叶 重 麻—

总之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嗯,
//////

总之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嗯,
//////

海风的sky

巫师和猫。

觉得囤那么多不太好。至少把这个没能按时发送的万圣节粮发了。

巫师和猫。












觉得囤那么多不太好。至少把这个没能按时发送的万圣节粮发了。

HR幻刃
在生活充实的(划)已经上了两个...

在生活充实的(划)已经上了两个补习班的被其他人称赞的充实大佬暑假的空余时间铲铲草。
@海风的sky 在30fo时点的UG
大概是复仇那段的脑洞,然后就随手糊了一张(大概)
嗯我又要回到我那万恶的秋名山开我的车子了不然要被催稿了!

在生活充实的(划)已经上了两个补习班的被其他人称赞的充实大佬暑假的空余时间铲铲草。
@海风的sky 在30fo时点的UG
大概是复仇那段的脑洞,然后就随手糊了一张(大概)
嗯我又要回到我那万恶的秋名山开我的车子了不然要被催稿了!

祁逸◆丶Strange

霸道总裁的滑铁卢2(ru主,吐槽役)

  “Umbrella脚边堆叠着数不胜数的尸体,整个空间在一霎那变得死寂。这些倒地的人他几乎都有印象,也许有过一面之缘,也许更多。他不由得回想曾待在这个如今被大肆清洗的地方,护理人员机械般从他身旁走过,有些面熟的才会简短点头算作打招呼。伞部门的规矩很简单,不做无所谓的事,问好与交谈便是最没用的事情,几乎没人会对他那么做,更不要提高高在上的指挥官。

  

  “这回的任务便是清剿伞部门并击杀头目Commander Red。在Umbrella领命时,他就强调这条人命一定要断送在他的武器下。

  

  “完美的家庭,温暖的亲情,无忧无虑的童年……这都是本该他拥有的——然后那一切破碎了,他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跟...

  “Umbrella脚边堆叠着数不胜数的尸体,整个空间在一霎那变得死寂。这些倒地的人他几乎都有印象,也许有过一面之缘,也许更多。他不由得回想曾待在这个如今被大肆清洗的地方,护理人员机械般从他身旁走过,有些面熟的才会简短点头算作打招呼。伞部门的规矩很简单,不做无所谓的事,问好与交谈便是最没用的事情,几乎没人会对他那么做,更不要提高高在上的指挥官。

  

  “这回的任务便是清剿伞部门并击杀头目Commander Red。在Umbrella领命时,他就强调这条人命一定要断送在他的武器下。

  

  “完美的家庭,温暖的亲情,无忧无虑的童年……这都是本该他拥有的——然后那一切破碎了,他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跟随着捣毁一切的罪魁祸首工作数年,他被人当做棋子摆弄,被夸奖,被利用……

  

  “被放弃。

  

  “即使加入了nemesis,在无数个黑暗中,他的梦依旧停留在多年前的夜晚。他清楚地记得父亲与他隔着一扇车门拼命拍打玻璃,然后软软倒在陌生部队枪口之下的场景。但他记不清父母的脸了,那层玻璃似乎有什么厚厚的雾障住了他,他伸手去抓,只看到消散又笼罩的阴霾痕迹。梦里激烈的氛围在他意识中却恍如隔世,周遭的叫喊,冰冷的枪管,撒在地上的蛋糕……多年前的回忆已然褪色,留给他的只有少许不真切的印象罢了。

  

  “但恨意是继承下来的。从他回想起那一刻开始,他心中蹿出的星点火焰一瞬间席卷着整个世界。

  

  “他当然会恨,他怎么能不恨!

  

  “……

  

  “Umbrella回了回神,不能在这种不必要的地方浪费时间。他一直秉承着这种观念,不论是nemesis,还是他的前任上司,都有如此教导。

  

  “踏向舱室的步伐沉重着。现在他知道,这是从一开始就拟定好的结局。”

  

  ————

  

  Umbrella揉揉眼睛,端起桌旁的水一饮而尽。他已经连续在电脑前坐了三个小时,只为了看完这篇在ru论坛里热度最高的文章。这个文章讲述了Umbrella与Commander Red的深仇大恨,无论是从文笔还是剧情逻辑,显然比之前Foxnq念的那篇高上不止一个水平。最重要的是,这个作者写的Umbrella性格有血有肉,十分立体,打斗描写还狂拽酷炫叼炸天,让他有种“原来我在大家眼里这么帅”的谜之自豪感。

  

  都说好奇害死猫。这只Umbrella猫在刚刚和同伴做玩游戏回房休息后,就梦到了憨批Commander公主抱他去庄园参加盛世婚礼的奇幻场景。哦我的老天爷,这可太令人窒息了。Umbrella果断放弃了睡觉,正襟危坐跑到电脑旁浏览消遣……然后他就作死的又点开了那个论坛。

  

  论坛里全部都是小粉丝们用爱发电,图文相关也都是她们闲时自己一点一点弄的。这也太闲了,Umbrella敲敲鼠标大致浏览一下,便随意点进去了置顶文章。

  

  然后他一坐三个小时。

  

  Umbrella看着文章末尾的“tbc”字样,心底像小猫挠一样惋惜关闭页面,然后细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起身去给自己接了杯水,再回来点开置顶下面的另外一篇热度不算很高的文章。

  

  说真的,如果他前一秒有点思想斗争,他就不会犯这个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低级错误。

  

  “Gyro与Umbrella的孩子Jomm已经5岁了,他蓝紫色的身子正好继承了父母各一方。Jomm十分好动,这完全继承了Gyro的性格。在平常的日子里,Gyro就带着Jomm去赏花,Umbrella紧随其后,感叹自然的美好,远远望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穿梭在花海中,笑声银铃般地传来。”

  

  Wait,孩子?

  

  ……Umbrella花了20分钟去了解什么是alpha、beta和omega,再点回来时,他脑海中有一个强烈的声音在提醒他:“快点关闭页面!你不能在这里死去!”

  

  “Umbrella的笑容里带着悲伤,仿佛这样就能从初恋情人Commander Red带给他的阴影里走出来一样。他看着无忧无虑笑起来的Jomm,心头一暖,这抹去了他内心阴暗的灰尘。”

  

  嘶,前男友和自己的绝赞禁断之恋。

  

  所以我脑子抽什么风要点开这个鬼东西。

  

  Umbrella唯恐避之不及一般的出手砸起鼠标关闭页面,与此同时Gyro敲门走进看他如临大敌的惊恐眼神,以为他做了什么噩梦。

  

  “呃,Jomm邀请你去……”

  

  话音未落,整个门板飞也似的拍回Gyro脸上,说真的现在把脸从门上卸下来,Gyro很可能就拥有了Tom&Jerry的同款手办脸。

  

  Umbrella坐回电脑桌前,一遍一遍盯着ABO词条发呆,他一句都没看进去。Jomm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作为前soldier氏族族长,当时与他的交战简直是不分青红皂白一顿乱砍,若不是最后放了鸽子,他可能一条手臂都不保了,有时候回想起来,Umbrella脑海中就会不由自主出现自己X768被整个压进地里的无厘头画面。

  

  所以为什么,孩子的名字是Jomm呢?


——tbc——


K.L.Sky
“不可以假哭,嚶嚶嚶更不行,大...

“不可以假哭,嚶嚶嚶更不行,大男人哭什麼哭……”

在群里皮得被Cree揍了三顿的Gyro可惨了(并不),下定决心改正(不可能),听从副队教导将心中第一谨记的事变成“最喜欢Umbrella(天罚的)”

“不可以假哭,嚶嚶嚶更不行,大男人哭什麼哭……”

在群里皮得被Cree揍了三顿的Gyro可惨了(并不),下定决心改正(不可能),听从副队教导将心中第一谨记的事变成“最喜欢Umbrella(天罚的)”

K.L.Sky

GU哦
辣鸡手机遇上辣鸡指绘……

GU哦
辣鸡手机遇上辣鸡指绘……

海风的sky
*更正错误*和 @0℃ 讨论过...

*更正错误
*和 @0℃ 讨论过后,按照Jan的说法“Gyro does kill Red”,那么推测为Gyro杀死Commander  Red→Umbrella杀死Gyro
据此于今日修正昨日文本。

*更正错误
*和 @0℃ 讨论过后,按照Jan的说法“Gyro does kill Red”,那么推测为Gyro杀死Commander  Red→Umbrella杀死Gyro
据此于今日修正昨日文本。

K.L.Sky

【GU】要见家长了好紧张

☞看见太太的画有感而发

☞沙雕向


明天要见Umbrella的家长了好紧张啊……


Gyro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烦躁得索性起床去散步路上竟遇见了Fox.n.Q。


“你怎么还不睡?”“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睡不着。”


“……”“……”


在意识到这种对话很蠢后,Gyro首先解释自己失眠的原因是有心事。


“你别太紧张,见面的时候多说几句好话就差不多了。”Fox手指夹着着烟,弹弹烟灰。


“可是……不知道他家长凶不凶……毕竟是我先打人家的……”


“……”


第二天Gyro发现原来他爹Jan和Umbrella他爹Resh是好友,这才松了...

☞看见太太的画有感而发

☞沙雕向


明天要见Umbrella的家长了好紧张啊……


Gyro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烦躁得索性起床去散步路上竟遇见了Fox.n.Q。


“你怎么还不睡?”“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睡不着。”


“……”“……”


在意识到这种对话很蠢后,Gyro首先解释自己失眠的原因是有心事。


“你别太紧张,见面的时候多说几句好话就差不多了。”Fox手指夹着着烟,弹弹烟灰。


“可是……不知道他家长凶不凶……毕竟是我先打人家的……”


“……”


第二天Gyro发现原来他爹Jan和Umbrella他爹Resh是好友,这才松了口气。


“你想多了,”Umbrella拍拍Gyro的背,“平时这些事情都挺正常的。”


“我怕给岳父留下不好的印象啊。”



(没了:)


海风的sky

初夏是个容易感冒的时间段

/GU/

/很迷一短打/


“你不热?”


这已经是Umbrella今天第五次听到Gyro这么问他了。黑衣白发的人造人靠在沙发上,转动眼球将被一件长袖外套裹得严严实实的co—leader从头到尾细细看了一遍,看得Umbrella心里发毛。


“……你的错觉。”


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Umbrella第五次回答了氏族成员,同时也是自己的挚友的提问。


Gyro没有再说话。当Umbrella以为他终于不再提问而专心把视线放在书里的文字当中时,只见书突然从眼前飞走消失。Umbrella下意识抬起头,但被伸来的一只手阻挡了视线——


“你发烧了。”


将手从Umbrella的...

/GU/

/很迷一短打/


“你不热?”


这已经是Umbrella今天第五次听到Gyro这么问他了。黑衣白发的人造人靠在沙发上,转动眼球将被一件长袖外套裹得严严实实的co—leader从头到尾细细看了一遍,看得Umbrella心里发毛。


“……你的错觉。”


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Umbrella第五次回答了氏族成员,同时也是自己的挚友的提问。


Gyro没有再说话。当Umbrella以为他终于不再提问而专心把视线放在书里的文字当中时,只见书突然从眼前飞走消失。Umbrella下意识抬起头,但被伸来的一只手阻挡了视线——


“你发烧了。”


将手从Umbrella的额头上移开,Gyro以机器般不带感情的语调这么陈述道。


“你的错……”


“脸都是红的。说话的力气也比正常情况下小。说什么也不脱外套。”


Gyro快速地打断了Umbrella的话。Umbrella张张嘴,瞪着眼睛,却说不出什么话。


“难道你觉得我的温度感应系统出了故障?”


无言应对。紫眸与蓝眸对视良久。


“没问题。会自己好的。把书放下。”


“氏族成员拥有监督leader及co—leader的权利。当leader或co—leader做出错误举动时,成员间可以相互通知并制止leader或co—leader的行动。”


“……我知道。但这件事无关氏族利益。”


“难道co—leader身体不适也无关乎氏族利益?你觉得其他人——尤其是Jade,他们会怎么想?”


气氛一时僵硬。


“……那么我要做什么?”


Umbrella垂下眼,轻叹口气,没有了先前执拗的态度而对自家氏族成员做出了让步。Gyro扶住Umbrella的肩将他拉起,人造的手将Umbrella的手握得紧紧的。


“先去Kursura那里开药……你的手怎么也变烫了?人发烧时这么容易蹿体温的吗?”


“闭嘴。”


紫眸青年脱口而出一句短语。Gyro注意到Umbrella面部似乎多了层红晕。


“……先带我去,别的话不必说了。”


“……哦。”


海风的sky
“你在干嘛?”“测试人造人脸部...

“你在干嘛?”
“测试人造人脸部的舒适程度。”
“这算什么?”
“滥用职权。”

先拿摸鱼混更(。)

“你在干嘛?”
“测试人造人脸部的舒适程度。”
“这算什么?”
“滥用职权。”








先拿摸鱼混更(。)

海风的sky
。快看这个咸鱼又写戏了。不打架...

。快看这个咸鱼又写戏了。
不打架,日常流。
Gyro性格自捏有/
我 磕 GU

。快看这个咸鱼又写戏了。
不打架,日常流。
Gyro性格自捏有/
我 磕 GU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