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

4115浏览    620参与
小鸡仔啾啾🐤

记录。

瞧见眼前的小姑娘对自己的突然出现并没有感觉到奇怪,Herobrine神差鬼使的从兜里掏出一颗糖果伸手递出.


"怎么样,做个糖果和kiss的交易吧。"


脱口而出后隐约有些后悔,谁会接受一个陌生人的奇怪邀请?...Herobrine的手心已经有些汗水但却卡在那里也不好收回,低头看看地上的碎石却猝不及防的感觉到了脸颊上落下的轻轻一吻。


错愕抬头恰巧对上含着笑意的绿眸的星辰.


."这样就可以了吧?Alex大人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喔!"

瞧见眼前的小姑娘对自己的突然出现并没有感觉到奇怪,Herobrine神差鬼使的从兜里掏出一颗糖果伸手递出.


"怎么样,做个糖果和kiss的交易吧。"


脱口而出后隐约有些后悔,谁会接受一个陌生人的奇怪邀请?...Herobrine的手心已经有些汗水但却卡在那里也不好收回,低头看看地上的碎石却猝不及防的感觉到了脸颊上落下的轻轻一吻。


错愕抬头恰巧对上含着笑意的绿眸的星辰.


."这样就可以了吧?Alex大人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喔!"


yoska7
雀雀蹦蹦哒

【SW】【ALLA】点梗产物

OA,逼jian人夫【天灵玲】

 

年龄操作,年轻西斯学徒o/退役绝地英雄a

 

欧比旺坐在纳布议员家奢华的沙发上,看着在厨房和客厅之间忙进忙出的任务目标,头脑发懵。

被任务目标塞到手里的热可可还在冒着热气,由内而外散发着诱人的浓郁香气,欧比旺悄悄的吞咽口水,虽然原力清晰的指明这只是一杯毫无危险性的,纯粹的牛奶和巧克力混合物,但是出于西斯的自尊,他决心拒绝敌人的糖衣炮弹。

“你师父是达斯·摩尔?”端来果盘放在玻璃几案上的空档,安纳金终于有空问一下小客人的来历,十分钟之前举着光剑的小西斯按响了门铃,安纳金打量着一张营养不良的少年面孔,顺手把给自己泡的...

OA,逼jian人夫【天灵玲】

 

年龄操作,年轻西斯学徒o/退役绝地英雄a

 

欧比旺坐在纳布议员家奢华的沙发上,看着在厨房和客厅之间忙进忙出的任务目标,头脑发懵。

被任务目标塞到手里的热可可还在冒着热气,由内而外散发着诱人的浓郁香气,欧比旺悄悄的吞咽口水,虽然原力清晰的指明这只是一杯毫无危险性的,纯粹的牛奶和巧克力混合物,但是出于西斯的自尊,他决心拒绝敌人的糖衣炮弹。

“你师父是达斯·摩尔?”端来果盘放在玻璃几案上的空档,安纳金终于有空问一下小客人的来历,十分钟之前举着光剑的小西斯按响了门铃,安纳金打量着一张营养不良的少年面孔,顺手把给自己泡的热可可塞了过去,然后领着他坐到了客厅里。“你叫达斯什么?”

“谢谢,”欧比旺乖乖点头,嘴上一圈褐色的奶渍,“达斯·欧比旺。”

“达斯摩尔让你来杀我?”安纳金在他对面坐下,好奇地问,他把果盘推近男孩,“伊拉果,很甜的。”

“嗯,”欧比旺继续点头,想起师父给予的任务,忽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师父说要先奸  后杀。”

 

 

OA,美国农民生活【天灵玲】

 

“上吧R2-D2!”安纳金一叉子下去,又翻出一窝田鼠,灰色的小怪物们叽吱乱叫着四下窜开,R2-D2,安纳金饲养的猎犬欢快的叫着,紧扑过去。

而C-3PO,安纳金的另一只猎犬还躲在欧比旺腿后面,紧张兮兮的盯着田鼠。

欧比旺实在不明白安纳金为什么要养一只连田鼠都害怕的猎犬,就像他也不明白安纳金为什么要给猎犬取R2-D2和C-3PO这种仿佛机器型号的名字,不过既然安纳金喜欢,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也都无所谓了。

于是他现在只是一手扶着酸痛的腰,一手撑着铁叉,眯着眼看着依然干劲十足的安纳金和R2-D2,感慨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

安纳金注意到欧比旺的视线,停下手上的活,转过头来看他,草帽的边沿在他笑容欢快的年轻面孔上投下一块参差不齐的阴影。

“老欧比,你这就不行了吗?”

 

 

KA,想看kylo穿越单恋维达被同样穿越的卢克发现【卷湮金风】

 

“——Kylo,我们需要谈谈,关于维达的事。”

因为来自舅舅——kylo现在不怎么想这么称呼他,当然以前也不想——的消息,kylo坐到了这间喧闹酒馆的小隔间里。

他瞪着对面年轻的小个子男人,一言不发。意识到卢克是独自赴约,另外两位他更加不想见到的人不在,kylo微微松了口气。

“kylo……”年轻的卢克·天行者叹气,他揉着眉心,头痛欲裂。这个上辈子就让他伤透脑筋也伤透心的外甥,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依然没有消停,原力知道卢克眼睛一睁发现自己回到了几十年前的死星上,还来不及高兴的蹦起来亲老本和韩,就发现自己的外甥跟在他外公身边耀武扬威时的心情。

好在最后结果不错,奥朗德没炸,老本还活着,除了莱娅以为扑过去抱住她的自己是流氓之外一切都很完美,卢克甚至抽空丢给kylo一段约见的信息。

“他……维达……”卢克斟酌着言辞,思考怎么询问外甥那件上辈子就在困扰着他的事情,才能不刺激到他娇弱的心灵,“知道了吗?”

“我全都告诉他了,”kylo眼眉高飞志得意满,他偷偷撇了眼隔壁的隔间,他新的master正坐在那里,kylo想,如果不是维达想见卢克,他才不来这里。“我现在是他的徒弟,等解决掉皇帝,我们会一起统治银河系!”

“全都说了?”卢克捧着的水杯框的一声砸出去,他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外甥,“包括你十六岁开始就用他照片打  飞机?”

伴随着kylo的尖叫“你怎么知道!不对你在胡说什么!”,又是一声哐当响,卢克回头,看见一张同样瞪大眼睛,表情震惊的面孔。

“……父亲?”

 

 

HA, 老韩和一个美少年尴尬约会但是不知道对方其实是维达【爱斯基摩羊】

 

黑道au?偏题了

 

韩索罗对自己男女不拘的魅力值向来很有信心,他习惯美貌少年和女孩们挑逗的暗示眼神就像习惯随时从衣服上撸下一把楚巴卡的毛。

所以当那个少年推开酒吧大门,带着下午的阳光一起刺进灯光昏昏的室内时,他甚至还有余力判断少年身上看似朴素的高定时装价值几何。

大门合上,阳光流泻,然而少年如阳光般干净清澈的面容却留了下来。

少年轻挑着眉尾,环视一圈东倒西歪,仿佛是沉浸在彻夜狂欢中的尸体们,表情似乎很是嫌弃。

拿来的大少爷,迷路走错门了吗,韩索罗心想,他靠在吧台上,又灌下一大口不知道是什么的酒。

仿佛听到韩索罗的腹诽,少年的视线定格,韩索罗回头看了看,后面只有东倒西歪的空酒瓶。

“找我吗小美人?”韩索罗转头,对着径直向他走来的少年露出挑衅的轻浮笑容。“我不接帮写作业的任务。”

“赏金猎人韩索罗。”少年双手抱胸,在距离韩索罗一米的地方停下,似乎是嫌弃韩索罗身上的酒臭味和血腥气,他眉毛纠结在一起,甚至带起几层抬头纹,这让他看起来像个活人而不是橱柜里的玩具娃娃了。“我有任务找你,报酬你定。”

韩索罗笑了,他开始喜欢这个陌生的少年了,他就喜欢这样干脆的雇主。

“成交,不过……”韩索罗没有问任务是什么,他灌下最后一口酒,顺手打开一边的老旧唱片机,陈旧而舒缓的女声响起。韩索罗凑过去,轻轻揽住少年的后腰,他弯着腰,混杂酒气的灼热呼吸喷在少年耳垂,“你要先陪我跳支舞。”
  

小鸡仔啾啾🐤

「HA.超甜糖.」
「曲梗节选『Telescope』」
「点文 @LOFTER用户
「HA真的超好吃你们看一眼吧呜呜呜😭.」
♪「」♪←歌词
「」←人物心理

Alex一个人坐在窗边,她用左手手撑着自己的头.右手的食指在窗沿上打着转,窗外的夜空繁星点点.微风轻轻的吹拂,将她耳边的发丝吹起悬空着摇晃.她的心思此刻已经逐渐放空 ,她今晚将屋内的火把全都吹灭,独自一人抱着一个小茶杯发呆.她想起了什么人...那个令她每晚都会难以入睡的家伙.

「Herobrine...」

Alex痴痴的喊着对方的名字,其实她只是以为自己在默念.只是不知不觉的念出了声,但她周围也没有人,所以也没有人可以听见并且告诉她.她...

「HA.超甜糖.」
「曲梗节选『Telescope』」
「点文 @LOFTER用户
「HA真的超好吃你们看一眼吧呜呜呜😭.」
♪「」♪←歌词
「」←人物心理

Alex一个人坐在窗边,她用左手手撑着自己的头.右手的食指在窗沿上打着转,窗外的夜空繁星点点.微风轻轻的吹拂,将她耳边的发丝吹起悬空着摇晃.她的心思此刻已经逐渐放空 ,她今晚将屋内的火把全都吹灭,独自一人抱着一个小茶杯发呆.她想起了什么人...那个令她每晚都会难以入睡的家伙.

「Herobrine...」

Alex痴痴的喊着对方的名字,其实她只是以为自己在默念.只是不知不觉的念出了声,但她周围也没有人,所以也没有人可以听见并且告诉她.她望着天际,发现那里有两颗若隐若现的星星,这又勾起了她的想象.它们看起来就像那位先生的眼睛...

♪『I was looking at the sky, it opened up,
我望着无边的天际,

Saw you coming down, like Gabriel,
看着你如同上帝的使者般到来,

And my will began, right then and there,
此时此刻你便是我最大的祈愿,

Not even the angels could compare,
远比天使更令人着迷』♪

Herobrine今天来到这里,也是有原因的.他想见见那位金发的姑娘,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他,其实那位可爱的小姐早已勾起了他心头的兴趣.只是他觉得时机还没有成熟 更别说自己与她并没有接触太多,如果贸然出现在对方的生活中恐怕会引来厌恶.他不想如此,对待喜欢的人还是要谨慎而行.

他是在空中悬浮着靠近她的屋子,毕竟走的话会发出太大的声响.他只想在远方好好的望她一眼 其实并不是为了见面或着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单纯的为了望一眼对方.这种单纯的情絮在内心发芽,但还没有得到滋润.爱慕仅处于埋藏在心底的部分.这种微妙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

♪『A sight of, like a telescope,
在那望远镜中,

Just you and I, lost in the moment,
时光为你我停留在这一瞬,

You pull me close, and kiss me slow,
你轻轻地靠近我,落下你温柔的吻,

And everything comes into focus,
除了你整个世界度黯然失色』♪

Alex还在发呆当中,她甚至幻想起了以后的身后 如果与那位先生相遇且能相爱该有多么美好..?他们便可以相拥在一起去看天空的繁星,或者在繁星下接吻...Alex感到了自己的脸有些微烫.连忙用手背贴着自己的脸颊降温甚至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害臊的闭上眼.

Herobrine在Alex家屋顶上休息的时候,就已经听见了对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有些不清楚,他稍微凑近了一些.却听见了一些与自己相关的事情,内容甚至使他都感到有些内心涌动和脸颊发烫,他犹豫了一会.慢慢的移动着身体,到对方的窗前去.他看着心尖上的姑娘就在他的面前,微红着的脸颊,被微风吹起的金色发丝. Alex此刻的模样无时无刻不在撩动着他的心弦.

Herobrine忍不住亲吻上了Alex的额头.但只是落下了浅浅的一吻

Alex其实是看到了Herobrine的凑近,她并没有选择去躲开,这姑娘已经怀疑此刻是否属于幻境 ,心上人正准备吻上她,而背景正好是满天的繁星.此刻美好的甚至让她觉得有些窒息,额头上传来的温度如此的明显,恍惚间让她觉得这便是真的.既然已经肯定了梦境便更加的大胆起来.

她捧住Herobrine的脸,闭上眼吻上对方的嘴唇.

♪『A sight of, from a telescope,
透过望远镜的遐想是如此美好,

But I'm just happy to be there,
清醒后的我也不曾遗憾,

It's beautiful,
因为那是如此美丽,

Beautiful...
如此令人着迷』♪

Alex就算把这个当成了梦境也不敢太大胆,这是她平常只敢想象的人物.如今亲吻上了对方的嘴唇她就算从梦里面醒过来也会开心很久,她浅浅的吻过对方之后.摸着他的脸颊,抵着对方的额头盯着对方的双眼.咬着嘴唇慢慢的说道

"Herobrine先生..."

"你知道吗...我好喜欢你..每晚我都会..想起你.您的双眼...比今晚的星空还要美丽.."

"我的感情..您可以感受到吗.."

♪『I climb up to the stars, they stand in line,
我的目光越过星空,

Waiting for the change to cross your mind,像星星等待着月儿,我等待着你,

Maybe I lying is this one night?
也许今晚的一切只不过幻想,

But I see forever in your eyes,
但在你的眼中我看到了永恒.』♪

Herobrine此刻并没有说什么,他觉得此刻也无法说出什么.他不能去破坏此刻的气氛,Alex有些低声的抽噎起来,Herobrine刚想去安慰她的时候.抽噎声逐渐小了下去,传来的是耳边均匀的呼吸声,Alex就这样睡着了.
Herobrine不忍心吵醒她,缓慢的移动进她的房间.将那个可人抱起来,女孩子的身体柔软的有些不可思议他将Alex放在床上然后为她盖好了被子.在对方额头再次落下浅浅的一吻.然后悄然离开了.

「无需多语,只需一吻.」

小鸡仔啾啾🐤

『葡萄酒情人节』
『☆——10.14——☆』←是以前写的很甜的HA.于是存一下
「Alex视角」


          「.葡萄酒情人节.☆——WINK」

           「只是喝一点点,不过分吧☆」

「想要,看Herobrine先生,面红耳赤的模样☆」

坐在木椅上绕着手指玩,突然想起自己前几日被提醒到今天似乎算得上一个较为独特的日子,但似乎也有借口去做些什么了.跑向木质橱柜取出一瓶酒摆放在桌子上...

『葡萄酒情人节』
『☆——10.14——☆』←是以前写的很甜的HA.于是存一下
「Alex视角」


          「.葡萄酒情人节.☆——WINK」

           「只是喝一点点,不过分吧☆」

「想要,看Herobrine先生,面红耳赤的模样☆」

坐在木椅上绕着手指玩,突然想起自己前几日被提醒到今天似乎算得上一个较为独特的日子,但似乎也有借口去做些什么了.跑向木质橱柜取出一瓶酒摆放在桌子上,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好像还是缺少了点什么,再拿出两个高脚杯放在葡萄酒的旁边.突然的盯着便开始发呆.
想着将酒液倒入杯中的刹那,连映射出的光芒都转为猩红,控制范围的晃着玻璃杯,酒液不至于洒出来但也可以瞧见一个小小的漩涡在中央.
脸颊上浮现出来的绯红是被酒液的眼神所点染的吧,连同眼中都不知不觉里存在了粉红.那副迷醉的样子大概会是最可爱的,就算仅仅是想象这发生在Herobrine先生身上,那也觉得美妙.

       「唔...啊..。我的酒量...」

             「冒险家,可能本来就不适合喝酒吧...」

                      「绝对不是我自身的原因.!!!」

所以今晚绝对不能被率先灌醉,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将手背在身后蹑手蹑脚的来到他的背后,突然蒙住对方的眼睛,偷偷在对方的脸上亲上一口,然后在俯身到对方耳畔吐出一口热气.

"Herobrine先生,我准备了一点小礼物."

"希望你能过来一下."

虽然口气上是征求对方的同意,但行动上还是毫不犹豫的牵起了他的手将他拉到摆放了葡萄酒的桌子旁,似乎察觉到了对方眼里的疑惑,喝酒这种事情少之又少更别说是我主动.为两人都倒上了差不多一半的葡萄酒,勾起嘴角将酒放在他面前,将自己的酒杯抵至唇边,却看着他依旧盯着自己什么反应也没有.

"喝吧.?Herobrine先生."

"难道是说你在害怕什么吗.——www"

似乎被这种挑逗的话语终于引起了他的下一步动作,他并没有选择回答我的话语,只是极浅的饮入一点酒液便将杯子放下,遗留了一点半圆的红色透明珠子在他的薄唇上让人忍不住想要凑上去咬一口.将这种奇怪的想法强压回心中,不知不觉又再次将手放在桌上手指则绕起来.正在想下一秒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下一秒却听见了他的声音.

"...?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突然被这么问有些惊慌,将心情平复下来再紧盯着他的银眸,逐字逐句的开口.

"今天,就.葡萄酒情人节,"

"我只是想祝你情人节快乐啦...唔."

三轮玲儿

这里也发一下吧w
pygmalion ha
妆师橘队长
他真好看呀 后面三张滤镜后 前三张手机原图

这里也发一下吧w
pygmalion ha
妆师橘队长
他真好看呀 后面三张滤镜后 前三张手机原图

蜜絲海豹

【HA】一等再等

集梗&草稿專用。

留tag~

——————————————————————————————

以为一切残缺 都能用爱解决 

有了我 你是否什么都不缺 


集梗&草稿專用。

留tag~

——————————————————————————————

以为一切残缺 都能用爱解决 

有了我 你是否什么都不缺 



蜜絲海豹

一等再等 Ch.01

文筆散漫自由。 

-----------------------------------------------------------------------------

-1-

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结难解,竟然让你离不开这一切?


黎国柱曾经设想过许许多多和江新月重遇的场景,但是眼前这一种是他从来没想过的——前天刚分手的前女友在医院的停车场拼命地用手提包砸他。

那包要好几万块啊,来上晚班的黎国柱用手臂挡着脸,心里嘀咕着。

他一边躲,一边左右张望,庆幸人并不多。

他突然愣了一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过几步之遥,让他几乎忘了闪避。

此刻,她看着他们,抿着嘴,似乎是努力不...

文筆散漫自由。 

-----------------------------------------------------------------------------

-1-

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结难解,竟然让你离不开这一切?


黎国柱曾经设想过许许多多和江新月重遇的场景,但是眼前这一种是他从来没想过的——前天刚分手的前女友在医院的停车场拼命地用手提包砸他。

那包要好几万块啊,来上晚班的黎国柱用手臂挡着脸,心里嘀咕着。

他一边躲,一边左右张望,庆幸人并不多。

他突然愣了一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过几步之遥,让他几乎忘了闪避。

此刻,她看着他们,抿着嘴,似乎是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

她在笑他。

黎国柱只好尽力回了一个略带尴尬的笑容,随即朝着脑袋边上的手袋努力努嘴,女人只是耸了耸肩,微微摇了摇头,落在肩头的发梢也跟着摆动。

的确,和她没什么关系。

他又对她眨眨眼,一副卖乖讨好的样子。

一番无声的你来我往。

女人轻轻叹气,神色正了正,缓步走向黎国柱。她一手提着包,一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她伸手一把黎国柱拉到自己身边,硬是把缠斗在一起的的两人分开,“这位小姐,不好意思,虽然你和黎先生有情感上的纠纷,但是凭你刚才的行为,我们完全可以上法庭告你蓄意伤人。”说着,她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听了她的话,前女友小姐停下动作,手紧紧捏着细细的包带,瞪着黎国柱,又看向女人,“你是什么人?要你多管闲事?”

“我是他的律师。”

“律师?黎国柱你居然叫了律师!”前女友小姐的指尖指着黎国柱,“好啊,你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算了……”说完,生着气转身走了。

她没忍住嗤笑一声,“不去追她?”

“没这个必要,我们已经分手了。”

她挑了挑眉,“你不要紧吧,一把年纪还搞成这样?”

黎国柱习惯性的咂了下嘴,“有没有人说过,你讲话的样子和Paul很像。”他转身看着身边的女人,“好久不见……Annie。”

“好久不见啊,黎医生。”江新月只是睨了他一眼,“你有没有生意给我做?”

黎国柱没有回答,嬉皮笑脸的,早已不没了刚才的尴尬,“怎么突然回来了?”

“回来做事,有个客户前几天送进了A&E。”

黎国柱点点头,没再说话。

袭来的沉默让空气变得有些僵硬,他的指尖无意识地触碰到口袋里微凉的金属硬物。

她微抿着唇,没有拿出烟。

他看着她,她看着他,千言万语,悄无声息。

最终,还是江新月先开口,“你上班赶时间,不耽误你,我先走了。”

她提了提嘴角,冲他摆摆手,转身离开。

黎国柱双手插着裤袋,望着江新月渐行渐远的背影发了会儿呆,然后扭头走向医院。

她没有回头,一如当初。

黎国柱想象过各种与江新月重逢的情形,其中有些是悲伤的,但是绝大部分回想起来都是令人愉悦的。


他一直记得,临上飞机前,她最后一次拨通他的号码。

她说,Henry,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然后,挂了电话,从此退出了他的世界。


studio-naiko

2月抽选无料自由妆展示,总工时约10+小时

服装提供wbid/@神奇的Emma @女王V-白惟-BJDP在F14-F16 

内搭服装设计by @血茶

2月抽选无料自由妆展示,总工时约10+小时

服装提供wbid/@神奇的Emma @女王V-白惟-BJDP在F14-F16 

内搭服装设计by @血茶

* n e p t u n e

说改妆就改妆的GAB小宝贝~

这次画的超级粗糙不走心的[滚。

除了眉毛不一样跟之前的妆面差别不大(我不会说是因为之前那个眉毛画不出来了orz)。

另外这个造型真橡一个大坏蛋啊2333(琴酒?)

说改妆就改妆的GAB小宝贝~

这次画的超级粗糙不走心的[滚。

除了眉毛不一样跟之前的妆面差别不大(我不会说是因为之前那个眉毛画不出来了orz)。

另外这个造型真橡一个大坏蛋啊2333(琴酒?)

* n e p t u n e
哎,妆又磕坏了。又要重新画=...

哎,妆又磕坏了。又要重新画= =

哎,妆又磕坏了。又要重新画=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