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k

27499浏览    5150参与
玲兰or凌岚
就,搞不出那种感觉(那种)

就,搞不出那种感觉(那种)

就,搞不出那种感觉(那种)

万俟迭辞

刚好10张

HK摸鱼,好久没画它们了c

表亲,我的broken,啊,麦外敷


刚好10张

HK摸鱼,好久没画它们了c

表亲,我的broken,啊,麦外敷


Kryptonite

表哥可爱☺摸个鱼

仿的画师在图三(好牛)

表哥可爱☺摸个鱼

仿的画师在图三(好牛)

万俟迭辞

大概是,50粉的,福利 吧

(其实是快要放假,闲的)(?就这么说出来了)(好叭还是得学习)

首先承蒙各位厚爱(我好屑啊,该说些什么啊)

既然50粉了,就接点无偿叭,还有点图

质量跟图差不多 不过会画在白纸上,勾线(p12的,其它是之前画的)

这个因为快放学了,所以几分钟摸了亿下,有点急

ch,hk,ut,京剧猫,喜灰都可以点,oc也行

双人贴贴可,单人半身也可,p45的表情包也可,不过,慎约,除非你真的不怕我这多变的画风(卡姿兰大眼睛)

我个人认为,我挺杂食的(在ch里)

(这里还是说一下叭,拉郎cp不行,比如jjm的西门和墨邪,这类毫不相干的cp我是绝对...

大概是,50粉的,福利 吧

(其实是快要放假,闲的)(?就这么说出来了)(好叭还是得学习)

首先承蒙各位厚爱(我好屑啊,该说些什么啊)

既然50粉了,就接点无偿叭,还有点图

质量跟图差不多 不过会画在白纸上,勾线(p12的,其它是之前画的)

这个因为快放学了,所以几分钟摸了亿下,有点急

ch,hk,ut,京剧猫,喜灰都可以点,oc也行

双人贴贴可,单人半身也可,p45的表情包也可,不过,慎约,除非你真的不怕我这多变的画风(卡姿兰大眼睛)

我个人认为,我挺杂食的(在ch里)

(这里还是说一下叭,拉郎cp不行,比如jjm的西门和墨邪,这类毫不相干的cp我是绝对不会画的。还有官配不拆,其他都OK)

(p1瓷,p2是oc)

(对了,放假的时候才会开始画,因为现在得复习啊。估计到时候会删掉一些作品)(其实我有个习惯,就是撕掉自己的很丑的画,每次翻一次之前画的画就要撕掉一堆的那种)

归骨

如果有在香港想去海洋公园的可以联系我一下,按原价转售,1月2之前都可以去,我因为身体原因去不了,联系海洋公园同意能转售了

如果有在香港想去海洋公园的可以联系我一下,按原价转售,1月2之前都可以去,我因为身体原因去不了,联系海洋公园同意能转售了

H————K

【凹凸世界自设】HK(七边形骑士)

姓名:HK/Heptagon


性别:无性别


身份:守望星(已毁灭)后人,observer。


排名:11


身高:175/穿鞋180


体重:61.5kg


外貌:白色短发,粉瞳(情绪剧烈波动时会变为红色,且瞳孔会呈现暗红色心形)


衣着:连帽衫/高领卫衣,带固定腿环的衬衣,左耳黑曜石耳钉


性格:冷/外冷内热,默默观察,(但如果有人先示好,也会很容易获得信任,理智的颜控,战后喜欢画画平复心情


喜/恶:喜:芒果,摸摸,修勾修猫。恶:背叛者,有精神控制能力的参赛者,血。


血型:不知


武器:匕首(是辅助


元力简介:【星流霆击】...



姓名:HK/Heptagon


性别:无性别


身份:守望星(已毁灭)后人,observer。


排名:11


身高:175/穿鞋180


体重:61.5kg


外貌:白色短发,粉瞳(情绪剧烈波动时会变为红色,且瞳孔会呈现暗红色心形)


衣着:连帽衫/高领卫衣,带固定腿环的衬衣,左耳黑曜石耳钉


性格:冷/外冷内热,默默观察,(但如果有人先示好,也会很容易获得信任,理智的颜控,战后喜欢画画平复心情


喜/恶:喜:芒果,摸摸,修勾修猫。恶:背叛者,有精神控制能力的参赛者,血。


血型:不知


武器:匕首(是辅助


元力简介:【星流霆击】


       【极恶】:使视野内所有敌人拥有的元力-1,失去总血量的30%。此技能难度较大,使用时自身防御和行动力被削弱。自身血量低于50%时,使用此技能会导致昏迷。元力觉醒初期雷电会有极小概率落到友方身上造成伤害,所以只有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使用。[现象:场地内气温骤升,体积小的石块木条会被细碎闪电湮灭。白色雷电从天而降笼罩对方] 消耗:6元力 

       【熵减】:匕首携带电流飞出,穿梭在对方场地内,形成标记。被标记的敌人受到到时间回溯前五分钟内的总攻击60%。匕首在敌方阵营被打落是必然,被打落后自身失去3%血量,匕首可召回。消耗:3元力

       【回唱】:恢复自身5%血量,友方(友方buff)10%血量,随机驱散一个友方单位的一个负面效果。[现象:柔白色雷电缠绕] 被动技能,消耗:0元力


背景:“或许这就是命运吧,孑然一身,踽踽独行。”


参加大赛目的:前辈格瑞是光,是引领者,是无尽的传说之源。“我将尽我所能,找到当年守望星的真相,替前辈完成使命”


备注observer




来自QQ群秃头大赛(下届凹凸大赛)的参赛者!

欢迎一起van🤩

帝一鸣嘿嘿嘿嘿
改了,是我的傻逼拟人 我好饿啊...

改了,是我的傻逼拟人

我好饿啊给点饭

没有后续

左特:看了觉得真可怜,哈哈哈(指小骑士)

改了,是我的傻逼拟人

我好饿啊给点饭

没有后续

左特:看了觉得真可怜,哈哈哈(指小骑士)

泥吼窝素提米

就当是一个无聊的脑积水产物吧,3P害羞小骑士

污染tag警告

就当是一个无聊的脑积水产物吧,3P害羞小骑士

污染tag警告

这里鸽猫子!擅长ooc!

p1是准备新数位板到货就开始画的一个漫画(我当邪骨团员工只是为了近距离磕cp()


(hk标签我就是想打()

p1是准备新数位板到货就开始画的一个漫画(我当邪骨团员工只是为了近距离磕cp()


(hk标签我就是想打()

汉原忽律
1st 120film 09...

1st 120film 09

503cm


500px/flickr/instagram/irvinelee

1st 120film 09

503cm


500px/flickr/instagram/irvinelee

Anna_Sun

[GR/JP]清水文 一发完

第一次写文,灵感来源于HK早期一集Gordon和副厨被气到直接离开厨房。

创作不上升真人。

私设GR/JP是恋人,两人都没有结婚。


难得让JP主动一次。


“Did they just left?”


嘈杂的大厅里,JP抬起头,发现他的主厨就这样离开了厨房。在他和Chef Ramsay共事的十几年里,鲜少有看见这位来自苏格兰的大厨如此无可奈何。天哪,这真是一个混乱的夜晚。由于厨房的低效,他被顾客们的责怨声牵引着跑东跑西,感觉自己也要被榨干了。


可他不能。


Jean-Philippe是一个合格的Maitre'd,无论是在Petrus...

第一次写文,灵感来源于HK早期一集Gordon和副厨被气到直接离开厨房。

创作不上升真人。

私设GR/JP是恋人,两人都没有结婚。


难得让JP主动一次。


“Did they just left?”


嘈杂的大厅里,JP抬起头,发现他的主厨就这样离开了厨房。在他和Chef Ramsay共事的十几年里,鲜少有看见这位来自苏格兰的大厨如此无可奈何。天哪,这真是一个混乱的夜晚。由于厨房的低效,他被顾客们的责怨声牵引着跑东跑西,感觉自己也要被榨干了。


可他不能。


Jean-Philippe是一个合格的Maitre'd,无论是在Petrus还是在Hell's Kitchen,无论后厨有多么混乱,他从来都不会放下他所掌管的大厅。他冷静的呼了一口气。短促的给旁边的服务生交代了状况。在确保前厅没有问题后,便往后厨走去。还杵在那的选手对他抛来困惑的目光被他短暂忽略,此时的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得把他的大厨给找回来。


Chef Ramsay并没有走远。JP发现他的时候,他微闭双眼,额头正对墙,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敲打着。JP有点无奈的笑笑,他的大厨还和20岁刚刚认识时一样,发脾气的方式依然那么孩子气。


“Gordon”,他轻轻喊道。

比利时人的口音很好辨认。Chef Ramsay抬起头,有些惊讶的发现他的Maitre’d正在一旁望着他,棕色眼睛里的心疼和温柔都快溢了出来。


“JP,你在这干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但是Chef Ramsay还是想听他的Maitre-d’亲口说出来。


“他们说你离开了后厨,”JP停顿了一下,不想让他的担心显得太明显,“我过来看看。”


“我没事,”Gordon似乎对刚刚的回答不太满意,撇过头说道,“我很快就回去了。”


“你敲了墙那么久,有敲明白什么吗?”JP无奈的笑到。


“没有,我就是—”此时的Gordon像撒谎被拆破的孩子一样,急着解释,但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的恋人把头摁进了胸口。


“我知道。我知道今天晚上红队和蓝队都没做好,我也知道你很累了。”JP轻轻的抚摸着他主厨的金发,哄劝着说:“但你不能总敲墙啊。”


Gordon抬起头,看着他的恋人,他的Maitre'd,那个只要在他旁边就会让他感到心安的人,看着他有些无奈,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我会心疼的。”


他心里的怒气就这样被扑灭了。主厨闭上眼,鼻子蹭了蹭JP没有任何褶皱的西装。比利时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总是那么迷人,就像甜酒的清香一样让他永远贪恋。


“JP,我没了你该怎么办。”Gordon最后一个词的语调微微上扬,JP的脸有点红,他知道,他的主厨哪怕在别人面前多么咄咄逼人,此时此刻,就像一条金毛犬一样,正摇着尾巴对着他撒娇。


“我知道,”比利时人笑笑,捧起他的主厨的脸,轻轻抚摸着额头上的红印。十多年了,Gordon的脸上多了不少的皱纹。比利时人知道,他的主厨早已不再是那个在Cannes海边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了— 他吼多了,嗓子也会哑,气多了,也会崩溃。但他也清楚的知道,他于他的爱,丝毫未变。他看着那双依旧清澈的蓝眼睛,缓慢,又认真的说:


“所以,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听着他的Maitre’d如此庄重的誓言,Gordon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留恋的蹭了蹭他恋人的西服,抬起头,又变成了那个威风凛凛的米其林主厨。


“我们回去吧,JP。那群笨驴在我离开的时候肯定又和往常一样completely useless。”


JP笑了笑,他知道他的主厨又回来了。


“Oui, chef.”



Some Notes

  1. JP在现实生活中是GR伦敦米一Petrus的餐厅经理和Maitre’d,不过现在已经离开了。

  2. GR和JP第一次见面是在1990年代法国嘎纳的一家米二。两人有一些共同好友。

  3. Marco Pierre White(GR早年导师)在一次采访中形容GR本人年轻时胜负心很重,很在意输赢,所以文中会用“年轻气盛”来形容年少的GR。

  4. Did they just left? 这句话是病句。但是HK里面JP经常过去式后还用past tense,所以就在文章中模仿了一下他的说话方式(小天使不要打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