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KP

437浏览    14参与
水声声
hkp,心中之心。

hkp,心中之心。

hkp,心中之心。

水声声
最近点了新技能。做好后非常喜欢...

最近点了新技能。做好后非常喜欢,亦很有成就感。

很想寄出,终究怂。

千言万语,hkp加油💪。

最近点了新技能。做好后非常喜欢,亦很有成就感。

很想寄出,终究怂。

千言万语,hkp加油💪。

Erville

是徵家

特别沙雕的漫画

感受一下新生们的怨念吧【笑

是徵家

特别沙雕的漫画

感受一下新生们的怨念吧【笑

Erville

【高杨】关于一个设定的更改

意识流
设定有改动,大概是目前的事实来看比较符合的设定。
介于校拟和人类之间的存在

cp:杭高【高季】x杭四【杨徵】【无差???】

他清楚地记着,那个高家的少爷双手抱胸,站在他面前的样子。
“阿徵你以前说过,兄长是更厉害的存在吧。”对面的人伸手,一把扯住了他的领带。脖颈处短暂的疼痛后,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他在那双淡褐色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不知所措的样子,狼狈。
对方的脸贴的很近,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那股浅浅的樱花香钻入鼻腔。心中那一阵勃动传来,他心虚地撇开视线,却任由红色爬上耳尖。
“现在是我更强不是吗?”将他的小动作和细微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那人的手搭上他的脖颈,摩挲这那一处柔软的皮肤,“所以现...

意识流
设定有改动,大概是目前的事实来看比较符合的设定。
介于校拟和人类之间的存在

cp:杭高【高季】x杭四【杨徵】【无差???】

他清楚地记着,那个高家的少爷双手抱胸,站在他面前的样子。
“阿徵你以前说过,兄长是更厉害的存在吧。”对面的人伸手,一把扯住了他的领带。脖颈处短暂的疼痛后,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他在那双淡褐色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不知所措的样子,狼狈。
对方的脸贴的很近,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那股浅浅的樱花香钻入鼻腔。心中那一阵勃动传来,他心虚地撇开视线,却任由红色爬上耳尖。
“现在是我更强不是吗?”将他的小动作和细微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那人的手搭上他的脖颈,摩挲这那一处柔软的皮肤,“所以现在,我才是哥哥,杨徵。”
这是早就预料到的结果,但寒意还是从那指尖触碰的皮肤侵入。
杨徵无法反驳,也不愿反驳。他一直深爱着的弟弟,那个与他血脉相融的弟弟,早就在那个冬天死在了他的怀中。无论他如何呼唤,那个乖巧的男孩也只是艰难地动了动嘴,任凭那句道歉消失在寒风中。他无法阻止红色从男孩的胸口汩汩流出,无法阻止温热的生命从指缝中流逝。
“随便你。”
他还是回到了现实。

————————————————
就是这么短小
兄弟组太好吃

HKP粮食堆积小站

来自外国的友人【德杨无差】

脑洞源自现实
先发一发人设
邓·特罗辛根【Den·Trossingen】
出身乐器之都,有着日尔曼人的谨慎和出人意料的疯狂。
杨徵的外国友人之一。
原型,特罗辛根一级文理中学【好像是这名字吧待会去查查】
#英语渣,欢迎捉虫#
1
“Hey,Yang.Where are you?I've arrived in Hangzhou.”
杨徵睡眼惺忪地坐起,意料之外的凉意让他猛地打了个喷嚏。手机铃声不知道被哪个家伙改成了如此魔性的《PPAP》,按下接听键的时候他还暗暗吐槽这事。
“umm……Who?”
对面明显愣了愣,随即便轻笑起来。
“Den,Den·Trossingen.”
“欸?...

脑洞源自现实
先发一发人设
邓·特罗辛根【Den·Trossingen】
出身乐器之都,有着日尔曼人的谨慎和出人意料的疯狂。
杨徵的外国友人之一。
原型,特罗辛根一级文理中学【好像是这名字吧待会去查查】
#英语渣,欢迎捉虫#
1
“Hey,Yang.Where are you?I've arrived in Hangzhou.”
杨徵睡眼惺忪地坐起,意料之外的凉意让他猛地打了个喷嚏。手机铃声不知道被哪个家伙改成了如此魔性的《PPAP》,按下接听键的时候他还暗暗吐槽这事。
“umm……Who?”
对面明显愣了愣,随即便轻笑起来。
“Den,Den·Trossingen.”
“欸?”
混沌的大脑愣是没反应过来,半分钟后杨徵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他好像忘了什么。
“I…I'm sorry.”
2
当杨徵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说来这时间点其实也并不晚,然而对于他这种平常9点多就躺下休息的人绝对是煎熬。
“Here!”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
“I'm very sorry.”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好在大家并没有为难他,因为语言的原因,他们也无法互相交流。
估计给了他们不好的印象吧……杨徵真的心里过意不去。
“Well,this is our leader,he'll organize the activities in five days.”邓一把勾上杨徵的脖子,把人往自己这一拉,“I believe we'll have a good time together.”
他比杨徵高出小半个头,这一动作颇有种亲昵的感觉。
“别在意,大家不会在意这点的。”
杨徵被西方男孩的动作弄得一阵脸热,倒是像极了友人们印象中的东方少年含蓄而内敛的形象。
他暗暗叹了口气,默许了对方的热情。
“西方人大概都是这么开放吧……”他对自己说。
3
安顿好那群德国高中生,已经是后半夜了。
“你们西方人都这么早熟么……”邓送杨徵出旅馆的时候,他突然这么吐槽了一句。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把内心os说出口了。
“嗯?”
“怎么说呢……看上去就不像是高中生啊……”他揉揉头发,迎上对方玩味的目光。
邓笑笑:“你是在想他们怎么会这么高吧。”他比划了一下,“连女孩子们都和你差不多高了,小伙子们看起来都像是成年人了。”
对方的脸色瞬间变了。
“Oh,my friend.Don't be too serious about yourself.”特罗辛根家的男孩拍拍友人的肩膀,“It doesn't matter.”
杨徵拍开对方的手,撇了对方一眼,自顾自往前走。
“Well,well,I'm sorry.It's my mistake.Pardon me please.”邓双手背在脑后,虽是请求原谅的台词却说得毫无诚意。这一看就是没有道歉的意思,天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邓,我告诉你。”杭州男孩突然发话,“我的学生们才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没有之一。”
要是高中的小毛孩子一个个都像社会人一样了那就不是真正的他们了。他想。
—tbc—
这个tag太冷了……
拿篇还没写完的先暖一下

HKP粮食堆积小站

反正这个号也蛮废的只是想画一个老婆同款的十四大姐姐flag倒了请不要打我打我也不要打脸its my butter and bread😂😂😂
好久没认真画画了手生
知道我要把十四姐的头发画成菊花有多累吗(敲黑板)其实应该是女校就是十四前身但是世界观有点大可是我很咸
马克笔好难画哦crycry

反正这个号也蛮废的只是想画一个老婆同款的十四大姐姐flag倒了请不要打我打我也不要打脸its my butter and bread😂😂😂
好久没认真画画了手生
知道我要把十四姐的头发画成菊花有多累吗(敲黑板)其实应该是女校就是十四前身但是世界观有点大可是我很咸
马克笔好难画哦crycry

Erville

在你与我的时间里【绕江组】

意识流,绕江组【杭二x杭四无差】,甜到蛀牙
私设有

“不吃饭就会死。”这句话在我听来只是一句讨厌的威胁。

天知道他是闹什么别扭了。
蕙岚很是不解,那个天性淡然的家伙到底是犯了什么病,一整天就板着一张脸,连个正眼也不给他。他也很气,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偏要俩大男人挤在一小沙发上。杨徵低着头,满脸闷闷不乐,抱着蕙岚前一天出庄周时的鲲。蓝色的鱼型玩偶不够人两手抱的,那人就弓起身子,整个身子藏到了大鱼后,露出一截白颖的脚踝。
见他这样子,蕙岚倒也就不恼了。他大致能想到杨徵在气什么,不过这罪魁祸首的锅打死他也不会背。
“得了,阿徵你还吃不吃午饭了啊?”蕙岚饿得慌,迫于无奈之下端来了两碗泡面。不说他会不会做饭,人...

意识流,绕江组【杭二x杭四无差】,甜到蛀牙
私设有

“不吃饭就会死。”这句话在我听来只是一句讨厌的威胁。

天知道他是闹什么别扭了。
蕙岚很是不解,那个天性淡然的家伙到底是犯了什么病,一整天就板着一张脸,连个正眼也不给他。他也很气,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偏要俩大男人挤在一小沙发上。杨徵低着头,满脸闷闷不乐,抱着蕙岚前一天出庄周时的鲲。蓝色的鱼型玩偶不够人两手抱的,那人就弓起身子,整个身子藏到了大鱼后,露出一截白颖的脚踝。
见他这样子,蕙岚倒也就不恼了。他大致能想到杨徵在气什么,不过这罪魁祸首的锅打死他也不会背。
“得了,阿徵你还吃不吃午饭了啊?”蕙岚饿得慌,迫于无奈之下端来了两碗泡面。不说他会不会做饭,人做的饭可好吃了,可他愣是在家不肯做饭,一定要做那个享受的一方。杨徵的水平没比他好多少,但偏偏就愿意做给自家对象吃,让他做给别人吃——即使是他亲爱的表哥高季——那可是宁可饿着也不会做饭的。为此,小矮子还常常炫耀给同伴看,虽然次次都被顶了回来。“他怎么就没把你养得更高啊?”高季那张欠揍的脸说这样欠揍的话,蕙岚都控制不住自己,当时就拿起鲲砸过去。
杨徵终于是抬了抬眼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接着又把头埋进抱枕。
“把风油精拿远点儿。”闷闷的声音传出。蕙岚觉得这可爱的紧,不只是那人,还有那只鲲。
感情这大男孩还在因为昨天被强拉去武林大会,被迫穿上了毒奶扁鹊的装备,还被迫背上了那装满了风油精和绿色不明液体混合物的容量瓶——蕙岚前些日子买回来准备做实验用的器材。淘宝货终归是淘宝货,二十块一个的便宜货就别追究它的质量了,不巧的是那玩意竟然还真的漏了,当时还没反应过来的杨徵愣是被玩心大发的蕙岚撒了一身风油精。风油精的味道实在是刺鼻,杨徵一个没忍住,就被熏得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太羞耻了,若不是蕙岚当机立断把他拉到了附近的卫生间,估计这满身都是风油精味的扁鹊就要被围观了。
蕙岚起身把风油精放到柜子里,对方才终于是放过了他的鲲。“好了好了吃饭吧,我快饿死了。”杨徵一言不发得端起一碗泡面,再没看他一眼。蕙岚撇撇嘴,低头开始吃他的老坛酸菜。
刚下口他就感到不对了,这冲鼻的怪味激得他都端不住碗。
“行啊杨徵,”他白了身边那人一眼,“你竟然在我的面里放了风油精?!!”
—tbc—
这个tag太冷了,来暖一下

Erville

1p蕙岚
2p杨徵
诶呀没能拿到文的首发那就那图的首发吧
#没有脚系列#

1p蕙岚
2p杨徵
诶呀没能拿到文的首发那就那图的首发吧
#没有脚系列#

Erville

杭州重高拟人Project

Hangzhou Key High Hchool Personification Project,杭州重高拟人企划,简称HKP

目前仍在讨论设定状态

与2014年杭高同学出的拟人本不同,这是一个全新的计划。

计划中,每一所高校都有自己的名字,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有意加入我们的可加群:582578897

—占tag—

Hangzhou Key High Hchool Personification Project,杭州重高拟人企划,简称HKP

目前仍在讨论设定状态

与2014年杭高同学出的拟人本不同,这是一个全新的计划。

计划中,每一所高校都有自己的名字,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有意加入我们的可加群:582578897

—占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