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t

6101浏览    475参与
拾贰

【罗比HT】一个段子

一日,恰逢月圆。

某条大尾巴狼又凑到狐狸身边,

“HT,今晚继续吧。”

火红色的狐狸露出了阴郁的眼神,扶着腰,指着被开了很多个洞的墙壁低声吐出三个字:

在?墙?懂?”

一日,恰逢月圆。

某条大尾巴狼又凑到狐狸身边,

“HT,今晚继续吧。”

火红色的狐狸露出了阴郁的眼神,扶着腰,指着被开了很多个洞的墙壁低声吐出三个字:

在?墙?懂?”

拾贰

【罗比HT】一个问题。

Q:到底你们是怎么定的上下位?

A:罗比:我力气更大。

HT:他的头离墙只有半个身位的距离,但我忽然被按住了,一晚上都没起来过。色狼实锤!

Q:到底你们是怎么定的上下位?

A:罗比:我力气更大。

HT:他的头离墙只有半个身位的距离,但我忽然被按住了,一晚上都没起来过。色狼实锤!

legoshi.

罗比×ht短文 (1)酒精 后续

ohhhhhhhh我来了!!!

带着我的第一篇车文

这是我第一次写车文,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我打开了可以编辑模式,就可以直接在上面改,还请多多指教嗷~

emmmmmm废话不多说,寻找美丽传送门进入吧

ohhhhhhhh我来了!!!

带着我的第一篇车文

这是我第一次写车文,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我打开了可以编辑模式,就可以直接在上面改,还请多多指教嗷~

emmmmmm废话不多说,寻找美丽传送门进入吧

legoshi.

罗比×HT短文 (1)酒精

emmmmm之前很早就想写罗比和HT的短文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写。

看这个标题(第一篇上来就这么刺激的吗?)

没什么废话,下面就是正文了


“罗比,你有什么梦想?”ht拿起了易拉罐,又往嘴巴里灌了一大口果酒。

虽然是度数不高的果酒,但是两人却没有发现这酒里面有咖啡因(1)的成分,所以,就算酒量再高的人,喝断片也是一瓶两瓶的事情。

“我的梦想?”

“我怎么感觉我就像是咸鱼一条。”过了一会儿,罗比才说道。

“抛开我自己来说,我可能正在期待着全世界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那一天吧。虽然我们目前的情况,是对同性恋者非常友善的,但是在一些国家,同性情侣被发现还会被判刑,甚至死刑,我觉得这是在思想...

emmmmm之前很早就想写罗比和HT的短文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写。

看这个标题(第一篇上来就这么刺激的吗?)

没什么废话,下面就是正文了


“罗比,你有什么梦想?”ht拿起了易拉罐,又往嘴巴里灌了一大口果酒。

虽然是度数不高的果酒,但是两人却没有发现这酒里面有咖啡因(1)的成分,所以,就算酒量再高的人,喝断片也是一瓶两瓶的事情。

“我的梦想?”

“我怎么感觉我就像是咸鱼一条。”过了一会儿,罗比才说道。

“抛开我自己来说,我可能正在期待着全世界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那一天吧。虽然我们目前的情况,是对同性恋者非常友善的,但是在一些国家,同性情侣被发现还会被判刑,甚至死刑,我觉得这是在思想上的禁锢。”

“对啊,像我们这样的同性情侣,刚好又是不同的物种,有时,会被迎来异样的目光。”

“嗯?情侣,这是一个,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词汇。”罗比意识到了什么,心头不禁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该死,头痛。”

“但是,我说过的,不管遇到什么,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就算被误解,被孤立,被别人歧视,我也,永远都在你身边”

罗比的眼睛,又开始变得湿润了起来

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摄入了太多的咖啡因,情绪也会不易控吧?

“我爱你,罗比。”HT脱掉薄外套,把罗比扑倒在由树藤编成的床上,双腿微张,将自己置于罗比的上方。

“我也......爱你,HT”罗比的脸已经红得不可控,他微微张开眼睛,犹豫着,说道。

“这么不确定?”HT取下了罗比的新的圆眼镜,托住了他的后脑,把嘴迎了上去

从罗比鼻子里呼出的温暖的气息打在HT的鼻翼上,让他感觉十分舒服。两人的舌头互相触碰着,湿润着。

罗比的嘴巴里除了蜜桃的甜味,还有一股很浓的酒精味。

当然了,HT也不例外。


之后发生了什么,大家肯定知道吧?(我不会开车www)。就算是留给大家一个想象空间吧。

集美们还要记得给点思路嗷~

——————————————————————————————

(1)咖啡因:是一种有刺激中枢神经的功能的物质,具有成瘾性。


萧炎
嘻嘻ghs我可以我真的好想知道...

嘻嘻ghs我可以
我真的好想知道这个p站叫啥名字
或者求个推特
呜呜呜
图往下拉看到真相

嘻嘻ghs我可以
我真的好想知道这个p站叫啥名字
或者求个推特
呜呜呜
图往下拉看到真相

蛋花花花花_汤

还有人在么?

还记得takeru抱过的这只名叫春马的猫咪么~

20200213haruma的节目,人猫同框啦哈哈哈哈,纪念一下~

同时,2019年两人终于同框了。15th shl的宣传海报,两个人竟然不是p的,真的是一起拍的,有些惊喜呢!❤️(最后一张神木dd乱入嘻嘻嘻)

祝两位优秀的演员,未来越来越好!

还有人在么?

还记得takeru抱过的这只名叫春马的猫咪么~

20200213haruma的节目,人猫同框啦哈哈哈哈,纪念一下~

同时,2019年两人终于同框了。15th shl的宣传海报,两个人竟然不是p的,真的是一起拍的,有些惊喜呢!❤️(最后一张神木dd乱入嘻嘻嘻)

祝两位优秀的演员,未来越来越好!

AKIRAMOMOTO【SAIRIA】

子博客的賤蟲應該是沒搬到這邊來過,emmm刷屏抱歉。

子博客的賤蟲應該是沒搬到這邊來過,emmm刷屏抱歉。

圣瓦克莱

HT今天晚上公布了这个头雕,结果网上一片骂声😅😅😅大家觉得这么差吗?我只觉得有点像个微胖的小姑娘😵😵😵

HT今天晚上公布了这个头雕,结果网上一片骂声😅😅😅大家觉得这么差吗?我只觉得有点像个微胖的小姑娘😵😵😵

圣瓦克莱

【即将进行预购登记】Hot Toys上海旗舰店将以现货形式发售《复仇者联盟》钢铁侠Mark 7 1:6比例合金珍藏人偶特别版及普通版!

网上登记时间: 2019年12月10日早上10时起至12月12日晚上11时59分

网上登记网址: 2019年12月10日早上公布

【即将进行预购登记】Hot Toys上海旗舰店将以现货形式发售《复仇者联盟》钢铁侠Mark 7 1:6比例合金珍藏人偶特别版及普通版!

网上登记时间: 2019年12月10日早上10时起至12月12日晚上11时59分

网上登记网址: 2019年12月10日早上公布

十二

等了好久,荷兰弟头雕好帅!!(默默擦口水)

等了好久,荷兰弟头雕好帅!!(默默擦口水)

九千

【MIB黑衣人4/HT】E.T(年龄差提及/原作向)

Chapter 1

H又迟到了,不过按照惯例,N肯定是轻描淡写地说两句就算了。C在本子上记下——H迟到+1。

H是T招募进来的,谁也不知道T看上了他什么,谁也不敢问。

除了长得高大长得帅,胸肌发达屁股翘,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可以迷死人,是一个行走的荷尔蒙发射器以外,也没什么优点,不过他倒是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进入伦敦办事处的第一秒开始就不停放电,把沿途的所有特工和外星人电得心花怒放。

哦,很好,他终于走进会议室了。

T看着H,微微皱眉,但C能看得出来,他的眼神里完全没有生气。

“H探员,这是你本月第5次迟到。”C先发制人。

H耸肩,毫不在意地坐下,“5次也不是很多。”

“但这是本月...

Chapter 1

H又迟到了,不过按照惯例,N肯定是轻描淡写地说两句就算了。C在本子上记下——H迟到+1。

H是T招募进来的,谁也不知道T看上了他什么,谁也不敢问。

除了长得高大长得帅,胸肌发达屁股翘,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可以迷死人,是一个行走的荷尔蒙发射器以外,也没什么优点,不过他倒是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进入伦敦办事处的第一秒开始就不停放电,把沿途的所有特工和外星人电得心花怒放。

哦,很好,他终于走进会议室了。

T看着H,微微皱眉,但C能看得出来,他的眼神里完全没有生气。

“H探员,这是你本月第5次迟到。”C先发制人。

H耸肩,毫不在意地坐下,“5次也不是很多。”

“但这是本月的第五次会议,你每一次都迟到了。”

“昨晚和塔纳斯公主出去聚餐,今天睡过了头,C探员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N看了两人一眼,转身指着显示屏,“讨论到此为止,今天的会议主要是讨论普发飞蛇走私的问题。T,你来介绍一下。”

普发飞蛇是普发星的主要居民,与其说是蛇,倒不如说是壁虎,因为他们是长了四条腿的蛇,滑溜溜的很难抓住,而且有趣的是他们还会膨胀起来,变成一个气球——长着四条腿的气球,皮肤因为拉伸变成了透明的薄膜,甚至能透过他们的身体看到远处的东西。

这么可爱的小生物,却是恶名远扬的星际走私犯,他们走私的东西是氧气。在某些星球上,氧气不是维持生存必须的,但可以作为兴奋剂使用,吸氧一时爽,一直吸一直爽,在那些星球上,氧气成了高价品,普发飞蛇就从地球不停地走私氧气去各个星球。

虽然短时间内氧气这种程度的减少不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但长期以往,必然会影响到地球大气层的平衡。

“昨天我们收到线报,普发飞蛇的走私团伙头目卡普会在三天后离开地球,带着他们团伙的500名成员。H,你负责和卡普接触,找出他们的藏身地点,我们将他们一网打尽。”T将iPad递给H,上面都是卡普的资料。

H是MIB里负责外交事宜的特工,他的工作一般是和外星贵族喝酒,在反派头目身边当卧底,反正靠脸的工作交给他就对了。至于打架,虽然他格斗课程分数很高,却因为太不谨慎,经常打得浑身是伤,或者高空坠落,后来N都不派H需要动武的任务了,如果必须要去,必须由T作为搭档——总要有人收拾烂摊子,除了T,没人愿意。

H接过iPad,毫不在乎地说:“行了,这事交给我吧。”

紧接着C将另外的任务分配给其他探员,宣布散会。

“H,你等一下。”T叫住H。

其他人纷纷离开了会议室,C探员回头看了一眼,两人之间似乎有无形的张力。

等到会议室的门关上,察觉到H的轻敌,T双手撑在桌上俯身看着他,“普发飞蛇是很狡猾的种族,他们的人和他们的外形一样难抓。”

H看着T的眼睛,那双深邃的眼睛像是看不到底的大海深处的颜色,让人一不小心就溺死在里面,“咳咳,”H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目光,“我知道了,Daddy。”

MIB伦敦办事处一直有个传言,T对H的关照似乎超过了上司和下属,不少人和H说T是他的Sugar Daddy,H也不生气,甚至拿这个称呼和T开玩笑。

对于H的大方,众人反而觉得两人光明磊落。

真是奇怪的心理。

H站起来扯松了领带,T站在自己面前带来的压力徒然减少,毕竟两人几乎一样高,“我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任务比吃生菜还轻松,你不用担心了。”说完H转身想离开会议室,刚打开了一点,就被T从自己身后伸手关上了。

两人的距离是如此的近,H都能闻到T身上的味道,混杂着森林的幽森和海洋的宁静,淡淡的绕在鼻尖,若有若无,想仔细分辨又扑了个空。

H不敢转头,太近了,他怕一转头两人脸贴着脸。

幸好T关上门之后又退开了,“H,你还是这么冒失,会出事的。”

H嘟囔着“反正有你”之类的话,从会议室逃跑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H发现自己对T抱着不是搭档之间应有的情感,不是徒弟对师父的情感,甚至不是儿子对父亲的情感,从那以后H就尽可能避免和T单独相处,天呐,如果让T知道了,按照他的个性,肯定会把自己送到地球的另一端,南美洲的某个地方,或者地球以外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

 

Chapter 2

在诺森伯兰大街的一家酒吧里,H找到了卡普。

这家酒吧是外星人开的,所以能找到适合卡普喝的酒杯——大概拇指大小。H走进酒吧的时候卡普刚坐下,点了一杯威士忌。

H穿过正在跳舞的拥挤的人群,坐在卡普身边的空位上,同样点了一杯威士忌。

“最近经济不景气,我都快要失业了。”H接过酒杯,和服务业吐苦水。他今天没有穿外套,领带也取下来了,扣子解开了两颗,就和普通白领一样。

卡普作为商人,马上意识到商机的到来。

“现在日子都很不好过。”他伸出小触手,拿拇指大的酒杯和H碰杯。“谁又能知道明天是不是世界末日呢?”

H点头表示认同。

“也许我们已经经历过世界末日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说完H低头凑近卡普,“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听说你有赚大钱的途径,能不能让我入伙?”

卡普不为所动,显然内心在评估这人是否值得信任。

仔细看看H,真诚的大眼睛正期待地看着自己,一眼就能看到底的清澈蔚蓝,在酒吧的灯光下熠熠生辉,几缕头发从整齐梳到脑后的头发里散落出来搭在额前。

这天杀的性感。

“你跟我来吧,我们的确有个大买卖。”卡普干了酒杯里剩下的威士忌,摇摇摆摆地走向后门,H马上伸手打开了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卡普没有坐车,沿着马路走了三个路口,左转进入了一间隐蔽的房子。

如果没有猜错,这里就是卡普的老巢了,竟然就光明正大地住在这种地方,而不是郊外隐蔽的森林里。卡普领着H走上二楼,最尽头的房间门开着,里面也有四条普发飞蛇,但他们的状态和卡普不同,是充满气体,圆滚滚的。

“你们招待一下这位客人,我去去就回。”说完,卡普一扭一扭离开了。

H左右打量了这个房间,灯光昏暗,窗户紧闭,旁边有一张沙发,H坐下来就把沙发填满了。

一条普发飞蛇拿着咖啡杯走过来,H刚接过杯子,就听到“噗噗噗”的声音。

原来这四条普发飞蛇在同时放气,并且满屋子乱窜。

H以为他们放的是氧气,结果很快就闻到了刺鼻的气味。

乙醚。

掏出通讯仪准备和办事处联系申请增援,一条普发飞蛇勒住了他的手,并且把通讯仪扔到一边,另外的几条蛇同时行动,禁锢了H其余的手脚,因为闭气而渐渐缺氧的H忍不住吸进一口空气,晕过去之前想的是,真后悔没和T一起来。

卡普大摇大摆地回来了。

“这个MIB身份虽然讨厌,肉体却很美味,我们先尝一下再把他杀死。”

 

Chapter 3

在办公室写结案材料的T突然没来由觉得一阵心悸。

几乎是条件反射,他马上调出了H开出去的车的位置信息,诺森伯兰大街10号,是一家外星人酒吧,里面鱼龙混杂,最重要的是,那是H和卡普这个奸诈的走私团伙头目见面的地方。

T立刻赶到酒吧,进去逛了一圈,都没有看到H,也没有看到卡普。显然两人一起离开了酒吧。H是一个胆大心细的特工,他肯定留下了什么线索,可以逃过卡普眼睛的线索。

T的气质和整个酒吧格格不入(这也是H单独过来的原因),成功避免了被人搭讪的可能性,很快他就发现了酒吧后门把手上的小印记,那是特工戒指上微型高温喷枪造成的,应该是H开门的一瞬间印在上面的。

推开后门,伦敦午夜的冷空气吹到脸上,让T清醒了一点,明明滴酒没沾,在酒吧的人群里一段时间竟然觉得有点微醺。酒吧后门是在内巷的尽头,T步伐沉稳地走到巷子口,果然在左边转角的墙上也有一个印记,看来两人是步行离开的,那么卡普的据点就不会离这里太远。

果然三个路口后印记就消失了,T环视四周,都是两三层的楼房,带地下室,这种地方是走私犯的最爱,非常难找,你永远不知道哪一间屋子里住的是什么人。

T信步走过这条街,在其中一栋房子的门口找到了印记。

大长腿的优势显现出来了,T一步三阶走上二楼,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他敏锐地闻到一些刺激性的气味,立刻走向源头。

门是紧闭的,T一脚踹开了门,看到H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身上还爬着几条普发飞蛇,一条将他双手束缚在头上,一条缠在他的大腿上,甚至还有一条从他的衬衫的胸口探进里面,只露出尾巴。

T拿出便携捕捉箱,这是MIB专门用来对付爬行类生物和小体型生物的装备,一言不发迅速将屋子里的普发飞蛇装到捕捉箱内,然后联络伦敦办事处的后勤保障部门过来收拾残局,将其余495条普发飞蛇逮捕遣送出境。

然后开窗让屋内剩余的乙醚气体散去。

很好,现在就剩下一件事了,躺在地上的H。

H吸入了乙醚气体,幸好没有外伤,T单膝跪在地上拍了拍他的脸,企图叫醒他。

H甩开他的手,转了个身,继续——睡了???

“Henry.”T加大力度,这次终于有效果了。

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H睁开了眼睛,努力聚焦到T的脸上,“嘿,Terrence,你又救了我一命。”

T无奈地笑了,“你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记性?”

H眨眼睛,显然还处于乙醚的后遗症中,呼吸有些急促,他忽然意识到T离自己这么近,近到自己一伸手就可以将他拥入怀中,行动比头脑动的更快,他已经这么做了。

有些猝不及防,但T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背,无论是谁被几条蛇爬过身体,都会觉得后怕的,“先起来吧,H。”T将同伴扶到旁边的沙发上,幸好两人体型相差不大,否则没有谁能搬得动腿软的大块头。

H的体温有些下降,T体贴地找来一张毯子盖在他身上,然后坐在他旁边,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沙发有些拥挤,H往里面挪了一下。

“谢谢你,T。”H再一次郑重地道谢,同时也为自己的大意感到后悔。

“以后不要再这么大意了,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H瞪大了眼睛,“我们不是搭档吗?”

T看着H,淳厚的声音安抚着他,“我老了,总有一天会比你先走,到时候你就成了替人收拾残局的那个了……”

没等T说完,H打断了他的话。

年龄差,一直都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大山,也是悬在H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无法想象T离开自己的情景,所以一直回避这个话题。其实他心里明白,也正是因为他明白,才将自己禁锢在原地,无法向T踏出那一步。

“我们回去吧,现在我只想睡个觉。”

 

Chapter 4

回到MIB伦敦办事处后,H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确认并无大碍之后就回家了。

这个家,当然是MIB为他们安排的,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搬家,这样才不被邻居留意到,黑衣人守则第9条:不能和邻居成为朋友。

而且为了培养搭档之间的默契(也有可能是经费不足),MIB安排互为搭档的两个人住在一起,房子不大,两个房间,客厅,饭厅,卫生巾,和一间小小的厨房。这个小厨房是T特意申请的,一般MIB的探员精力都放在别的地方了,吃饭这件事情基本上是随便应付过去,而且办事处有饭堂,还有茶水间,很少探员选择自己下厨。

一开始H也不懂,但每次执行任务后回家,T在厨房端出两份意大利面或者牛排的时候,他也开始不满足于饭堂的伙食了。T在成为MIB之前,肯定是一个厨师,米其林级别的,H这么认为。

回到家后,T让H洗了个澡,洗去身上那些滑溜溜的粘液。洗完澡后,T已经把菜端上来了,H饿极了,一阵风卷残云将菜全部吃完,然后拿起盘子去洗。

这时候,T站在厨房门口。

“H,我想和你谈一谈。”

H一边洗盘子一边回答。“你想要谈什么?”

其实他心里面清楚。这一段时间他的行为实在是很反常。在办事处,他们的每一次对话。都是以他的落荒而逃结束,在家里,他也是吃完饭就将自己锁在卧室里。

“我们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会呢?”

“Henry,如果你不想再和我继续搭档,你可以选择其他人。我不希望因为我让你受到伤害。”

H叹了口气。转过身。对上T的眼睛。

是的,T,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出了点问题。

他已经决定了跨出这一步。

哪怕前方是悬崖。

“我爱你,Terrence。”

“我也爱你,孩子。”

不,不是那一种爱。H放下洗好的盘子。走到T的身前,两人身高相仿,但现在H的气势更强,这也许是绝望的爆发。

他从T的眼神里看出了受伤和难以置信,他已经知道了。

“对不起,T。我无法假装我们依然是朋友,我也没有办法把你当成我的父亲。那么多次出生入死,我早就把你当成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这只是吊桥效应,我一直把你当儿子看。”

吊桥效应:吊桥效应是指当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另一个人,那么他会错把由这种情境引起的心跳加快理解为对方使自己心动,才产生的生理反应,故而对对方滋生出爱情的情愫。

得到明确的拒绝,H退开两步,“我知道不是,但我会把这当成是你的回答。”然后转身走回自己的卧室,H的背影写满了沮丧。

第二天T敲开H的门,发现他已经出门了。

看着H的卧室,里面的家具都是两人一起去宜家买的,没有工作的时候一点一点将家具拼好,H很擅长手工,他说自己曾经是学校里的手工达人。还没拼好的时候H还会和自己挤在一起睡,床不大,毕竟这张床不是给两个190以上身高的人准备的,睡到一半H会像章鱼星人一样扒在自己身上,睡眠质量不如年轻人的T没少失眠。

T知道,自己沉沦了。

 

三天后,C找到了H。“T申请调到纽约办事处了。”

“什么?”H马上找到了T,他正在收拾自己的办公桌,桌面的相框倒扣放着,“你为什么要调走,是不是因为我?”

T抬头看着H,几乎被他的眼神灼伤,“我在伦敦太久了,是时候换个地方了。”

“你胡说,这里的每一条街,每一个外星移民你都了如指掌,你明明这么热爱伦敦,要走也应该是我走。”H的语气放软,“T,我很抱歉,但我不希望你离开伦敦,留下来好吗?”

H很少这样哀求人,明明站得那么高,却卑微得快要接近泥土里。

可是T不得不狠心拒绝,他不能让两个人的感情继续发酵,他们的年龄相差太远了,总有一天自己会死在H前面,为了将伤痛减到最低,他宁愿自己作为老师和父亲,而不是爱人。

“黑衣人守则第2条……”探员之间不得恋爱。

“去他的第2条!”他根本不会把自己锁死在条条框框里,而且他现在就要砸破这个条框,将T从里面扯出来,赤裸裸地站在自己面前对质,他能感觉到T是爱着自己的,为什么要逃走?!

T刚想说什么,办事处的警报灯突然亮起。

蜂兽入侵。

两人匆忙赶去处理,碰落了桌面上倒扣着的相框,那上面是H和T的合影。

 

Chapter 5 最终章

午夜的埃菲尔铁塔在城市灯光的点缀下辉煌而又寂寞,只有一对准备求婚的小情侣在塔顶,H和T将他们的记忆消除,送到了地面,然后真正面对——世界末日。虽然MIB日常就是应对世界末日,这一次却尤为惨烈。

H受了重伤,如果T倒下,就没有人能够阻止蜂兽了。

远在地球另一边的纽约办事处的探员根本来不及赶过来。

这时候蜂兽开口了——确切来说是伸出触手,侵入T的神经系统,T才意识到,比起现在就毁灭地球,蜂兽更想要先获得一个可以毁灭星球的武器然后再摧毁地球。

现在眼前的路有两条,给地球判死刑,还是死缓。

T回头看了眼H,他躺在地上,已经失去意识了。

我希望你能快点成长起来,然后,阻止这场浩劫。

在你成长起来之前,我会尽可能苟延残喘,换取更多的时间。

T选了死缓。

 

H醒来,只知道自己拯救了世界,和T一起。

事后伦敦办事处举办了庆祝party,庆祝地球又一次死里逃生,大家都祝贺H和T,看着H闪耀着近乎灼目的光,T选择默默离开。因为只有T知道,地球即将死去,而他只能是唯一一个背负真相的人。

但他没有看到,H在众人环绕之中,一直看着自己离开。

蓝色的眼睛里蕴藏着风暴。

一个月后,T申请了文职,用H的话来说,他是把自己锁在办公桌(desk)上。H不明白,他不认为T是那种可以长期坐办公桌的人——不是对他的能力有所怀疑,而是他这种人,天生就是适合出外勤。

T找人画了一张油画,油画上是T和H两人对抗蜂兽的情景,这幅油画挂在T的办公室墙上,C曾经无意中进过T的办公室,他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我的名字是Terrence……”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进来了。

C有些担忧,似乎H和T的关系越发微妙。

T也从H的家搬走了。

 

没多久,H接到任务,卧底接近军火商Riza调查军火案,这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T两次问H要不要他一起行动。H拒绝了,T自己决定去做高层,就不需要为了自己的事情离开办公桌。

然后不出所料的H和Riza好上了,在H看来这多少有点自暴自弃的意味,只要不是和你在一起,那对象是谁也无所谓。没多久卧底结束,两人也结束了。

在伦敦办事处,每次会议H都能见到T,但除此之外很少单独碰面,不知道是不是两人都有意为之,一切公事公办,本来出外勤的探员和管理层之间就没有过多的交往。

T有时候很怀念出外勤的日子。

但显然他已经不再适合了。

蜂兽的入侵让他有了幻听,时常半夜在噩梦中惊醒,要想很久才记起来自己是谁,但这不能怪他,如果不是他强悍的精神力,换成别人早就垮了,而他还能勉强管理伦敦办事处的日常事务,以及给H擦屁股。

当然这也和挂在办公室的油画有关。

全凭这幅画,让他得以苟活。

 

M的到来让T尤为重视。

他觉得,似乎这似乎就是解决世界末日的钥匙。

 

还是午夜的埃菲尔铁塔。

H和M拿枪指着T。

记得出发前C问H,如果你阻止不了T怎么办。

H脱口而出,“就说我是叛徒,所有事情都是我干的。”我愿意为了你,承担一切的罪名,哪怕这条罪是背叛地球。

“I loved you, son.”

“I hate you!”

恨你自己承担了一切,午夜在房间角落里独自舔着伤口,却不告诉我,难道我不是曾经和你并肩战斗的人吗?我们还一起拯救了地球——尽管那是一个谎言——明明是可以托付生命的伙伴,现在要自己亲手了结他的生命。

H怀疑T根本就不想活下去,只想借由自己的手了却一切。

这,太残忍。

你说过,我们必须对世界说谎,除了彼此。

可是到最后,你还是对我说谎了。

 

M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H只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

他的良师,他的挚友,他的……爱人,死在了他的面前。

 

“请记住,命运自会在恰当的时机,把你引去该去的地方。”

T挂在嘴上的话,H还记得,当初T的谆谆教导,温柔地语气让人觉得无比安心,从H进入MIB的那一天起,T就一直在自己身后默默地守护着自己,但是从今以后不可以了。

T身上蜂兽的形态被轰成渣渣,恢复原本的面貌。

H爬到他身边,将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臂弯,手指轻轻触碰过T的眉峰,这个动作他想做很久了,没想到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竟然是在T死去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呼吸,但身体还是温暖的,一如既往的温暖,好像只是睡着了。

H没有哭,甚至都没有表情,只有颤抖的指尖暴露了他内心的痛苦。

不想打扰两人,M拍了拍H的肩膀,先离开了。

H最终低头,在T的唇上虔诚地轻轻一吻。

巴黎璀璨的灯光上方,有一个人在无声地嘶吼,在无声地痛苦,如果自己能早点察觉,事情会不会和现在不一样?

 

T死后,H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为了伦敦办事处主管,最终他成为了T,坐在T曾经办公室的椅子上,一抬头,还是那幅两人一起对抗蜂兽的油画。办公室里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变动,这样让H觉得安心。

“如果这就是命运,我会替你继续活下去。”

 

结束感言:

MIB4里T的形象不是很丰满,我写着写着就往奎刚大师身上靠了,QO和HT真的太像了,就是锤哥比欧比旺攻了一千倍左右……额不对,欧比旺的攻气是负的,确切来讲是负一千倍吧,额扯远了。都是师徒恋,都是先走一步,而且都是在徒弟面前被杀的,这对于另一个人来说是多大的伤害啊,写完我自己都陷入了抑郁。

因为三次元的事情忙,我大概两年没有剪视频和写文了,甚至电影都没时间看,好不容易补完了这部,粮又这么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希望大家原谅我这小学生的文笔,看到这里真是委屈你们了哈哈哈。

有缘下个CP再见。

skydoggie

#瓶盖挑战#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完这组图我又好了,作死的铁,大概之后会被“教♂育”吧。

自从复4美队可以拿起锤子以后就感觉多了不少梗可以玩🌚,不说了下单ht去了。

(不知道图片原始出处,图源于冷兔微信公众号,侵删。)

#瓶盖挑战#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完这组图我又好了,作死的铁,大概之后会被“教♂育”吧。

自从复4美队可以拿起锤子以后就感觉多了不少梗可以玩🌚,不说了下单ht去了。

(不知道图片原始出处,图源于冷兔微信公众号,侵删。)

十二

喜欢还是要一睹为快嘛~

竟然没有复联四的小娜!!当然现货是只有反浩克和死侍。

喜欢还是要一睹为快嘛~

竟然没有复联四的小娜!!当然现货是只有反浩克和死侍。

青檀 与 水墨
又来皮了 海拉没收了Thor的...

又来皮了

海拉没收了Thor的酒,和黑寡妇喝的不亦乐乎

Thor和Loki只能喝果汁啦......

又来皮了

海拉没收了Thor的酒,和黑寡妇喝的不亦乐乎

Thor和Loki只能喝果汁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