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arley and ivy

70浏览    1参与
清风不识字(文盲

《我把你种在了花盆里》

#毒哈

我爱她俩一辈子/在备忘录里发现了八百年前写的东西/索性发了吧/给毒哈tag鼓鼓劲/角色死亡预警

(一)

        清水池里泛着不寻常的幽光,粗壮的藤蔓蛇一般扭曲盘卷着卧在池底,或交织着伸出水面。或大或小的重瓣白花点缀在墨绿色的茎条之上,青绿色的细须攀上水池壁,蛛网般爬满池边的米黄色粗砾石板。

        Ivy坐在池边,修长的双腿浸在池水当中轻轻搅动出涟纹。她掌间托着一朵花瓣边缘已然焦枯卷起的白花,花朵在她能力的帮助下抽枝展芽,绽...

#毒哈

我爱她俩一辈子/在备忘录里发现了八百年前写的东西/索性发了吧/给毒哈tag鼓鼓劲/角色死亡预警

(一)

        清水池里泛着不寻常的幽光,粗壮的藤蔓蛇一般扭曲盘卷着卧在池底,或交织着伸出水面。或大或小的重瓣白花点缀在墨绿色的茎条之上,青绿色的细须攀上水池壁,蛛网般爬满池边的米黄色粗砾石板。

        Ivy坐在池边,修长的双腿浸在池水当中轻轻搅动出涟纹。她掌间托着一朵花瓣边缘已然焦枯卷起的白花,花朵在她能力的帮助下抽枝展芽,绽放数层新瓣,却又很快地枯萎衰败,变回原先的消残模样。

       她救不了它,她也可能救不了她。

      白花细长的根茎从她指缝钻出,沿着水池一路蔓延至池中央。根根绿藤托起的女人的半层身体浸泡在水体当中,显出死人般苍白的颜色。白花延展出的绿茎覆上那人的脖颈,手腕间,根须刺破她的表皮渗入血管,为雪白的肌肤注入几丝绿意。

      Ivy拿着一把精巧的小剪刀滑下水池,透明的液体淹过她的大腿。这些“水”是她调配的营养液,极受她所养的植物们的欢迎。她做了点小改动,让这种营养液能适用于动植物间。

      Ivy站在Harley身边,凝视着对方腹腔上骇人的巨大贯穿伤。她想着,如果一个人的准头足够好,像绿箭那样的就可以把一个棒球从伤口那丢过去而不碰着身体。

      如果只是简单的贯穿伤那还好,她兴许还能想出办法把这东西修复一下,让她的小疯子吃下的东西不会从这里掉出来。

      可枪手使用的是达姆弹,铅头在Harley的体内旋转炸裂,感染了腹腔的每处脏器。

      绿灯救不了她,蝙蝠侠也不行。Ivy把她带到这来,试图尽可能地延长她的寿命。不管她变成什么,哪怕是现在这幅和植物共生的模样……和自己一样。

       Harley睁开一只眼睛,竭力做出欢快的表情,却难掩眉目间的疲态,“我今天可以吃东西了吗?”

      “亲爱的,你根本就不会觉得饿。”Ivy俯下身,轻柔地在Harley额头上烙下一吻,“如果你真的想吃的话,你可以嚼了再吐出来,虽然我不太确定你还有没有味觉。”

      Harley叹了口气,“我想死冰淇淋和绒毛睡衣了……还有海狸先生。”

    Ivy没有说话,她低垂着眼睑为Harley修剪过长的发丝,那似乎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事。Harley的视线焦点漫无目的地在巨大的玻璃温室内跳跃着,念叨着一些琐碎的事情,主题无外乎是她们曾经搞的大新闻。

      “你还记得展览馆那次吗?”Harley拍了拍身侧的水面,溅起的几朵细碎水花落在Ivy身上。

    

       “你为了救我,把我心心念念了一年多,可以控制整个哥谭的植物砸到蝙蝠侠头上那次?”Ivy小心地把剪下的头发拢在手中,“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迫不及待跳上我跑车那次?”

      “那株草!我砸了它之后你几乎一个月没理我!但我想着,我的小红总会原谅我的。”

     “我还能拿你怎么办?”Ivy低笑一声。

     Harley的唇瓣噙着丝丝笑意,眉头却微微拧起,神情稍显担忧,“小红,你还好吗?”

     Ivy故作惊讶地一挑眉,看向那双钴蓝色的深邃眼眸,“我怎么会不好?”

     “你要知道你在当着一位毕业成绩拿了全优奖·拥有丰富工作经验·和你同床共枕过几百次还被吊销了营业执照的心理医生的面撒谎。”Harley摇摇头,“我一点都不好,看着我现在半死不活的模样,你又怎么会好?”

     “我会治好你的。”

     “代价呢?”

     “我会——”Ivy这么多天来头一回对Harley动了气,她复杂地瞪了她一眼,“我也可以治好你。”

     Harley抿起嘴不再说话,偌大的温室里只有剪子剪断头发时发出的细微的咔嚓咔嚓声。规律,单调,让人昏昏欲睡。

     植物传感器给Ivy提了个醒,她有条不紊地把最后几缕长发剪下,“有访客来了,你等我一下。”

     “可别忘记你答应了今晚陪我看电影的。”

     “打发一个人花不了一个小时。”Ivy笑起来,“还是说你在吃醋?”

     Harley一仰头,后脑搁在手腕粗细的藤蔓上。她微眯起眼睛看向Ivy,挑衅和疯狂饰满笑容,“我总在吃醋,遇见你之后,我几乎变成了意大利人。”

      Ivy凝视着她家小疯子的招牌笑脸,对方红蓝两色的头发如今仅能在发尾窥见几分曾经的颜色,雪白的头发从她堆满皱纹的眼角垂下,松弛的皮肤刻满老年人的痕迹。

     和那朵花一样,这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抑制的衰老。

(二)

       来人融于夜色当中,曼妙的身材曲线随着她逐渐迈入光线很而一寸寸显露出来。她的高跟靴上嵌着锋利的金属钩爪,走起路来却和猫一般无声无息。

      Selina把一个装着浅褐色种子的小盒子交给她,“比开自己家的保险柜还轻松。”

      “我欠你个人情。”Ivy细细打量着玻璃盒里的种子,并未将注意力过多地放在Selina身上。

       “也得有命还才行。”

       “我很好。”

       “很好?”Selina抬高了音调。她与黑夜为伴,游走在正邪边缘,即使她和Ivy存在着观念上的差异也有过不少小摩擦,她也没法做到对这个曾经一同大闹哥谭的极端环境保护主义者撒手不管,“就算你没时间照镜子,也该有时间低头看看你自己的手吧?”

       Ivy没有看她,“抱歉猫女,失陪一下。”

       用不着别人提醒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很糟糕,一周前她的皮逐渐变回绿色,以往能轻而易举将色素压抑下去的力量不复存在。

      

       若仅仅是肤色变绿她倒不会太放在心上,麻烦的是,作为植物的那一面开始吞噬她的人性,她对感情的理解越来越偏离正轨。

       Ivy开始服用药剂阻断这种吞并,她的皮肤变回了正常的颜色,但指甲和嘴唇仍是纯粹的嫩绿色泽。她需要调制新的药剂,她需要世界一流的窃贼帮她取得原料。

但她不需要别人对她做的事指手画脚。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