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astur

6596浏览    75参与
伽藍

《Bang Bang Bong 邦邦嘭》 作者:jojo_joe

· 反转设定, 天使! 克鲁利 & 恶魔! 亚茨拉菲尔
· 不好笑不要钱,真的。
· 恶魔亚茨借用的是《吸引法则》里辛老师的扮相。

· 反转设定, 天使! 克鲁利 & 恶魔! 亚茨拉菲尔
· 不好笑不要钱,真的。
· 恶魔亚茨借用的是《吸引法则》里辛老师的扮相。

伽藍

《Ni Crudo Ni Cocido 半生不熟》 作者:jojo_joe

天堂与地狱达成了一项共识,他们放出了送子鸟,依旧很忌惮留在地面的那一对;亚当觉得天使和恶魔也有权利生个宝宝,他的小伙伴们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重点是,从头至尾,没人问过亚茨拉菲尔与克鲁利的意见。

警告:老蛇带球跑。


天堂与地狱达成了一项共识,他们放出了送子鸟,依旧很忌惮留在地面的那一对;亚当觉得天使和恶魔也有权利生个宝宝,他的小伙伴们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重点是,从头至尾,没人问过亚茨拉菲尔与克鲁利的意见。

警告:老蛇带球跑。


伽藍

《The White Cat》 作者:Crowley_Kitten

克鲁利出生在街头。他会死在街上。但是他依靠他的智慧,魅力,足智多谋和知识过活。他的城市贫富差距很大。许多有钱的新来者的到来,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喧嚣和兴奋。


在觅食的时候,为自己寻找食物,然后卖给酒馆和富人的厨房,他遇到了一只好奇的白乌鸦。

克鲁利出生在街头。他会死在街上。但是他依靠他的智慧,魅力,足智多谋和知识过活。他的城市贫富差距很大。许多有钱的新来者的到来,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喧嚣和兴奋。


在觅食的时候,为自己寻找食物,然后卖给酒馆和富人的厨房,他遇到了一只好奇的白乌鸦。

伽藍

《What If God Was One of Us?》

作者:elisi, promethia_tenk


如果... ... 第十三博士是好兆头之神呢?

作者:elisi, promethia_tenk


如果... ... 第十三博士是好兆头之神呢?

犬冢宿春
哈哈哈,救世主来咯!

哈哈哈,救世主来咯!

哈哈哈,救世主来咯!

伽藍

《How To Be An Emotional Support Snek (TM)》

作者:RangerHorseTug


以《亚当的创造》为基础


亚当至少可以说是一个古怪的孩子,总是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就像披着羊皮的狼,但不知道自己在羊毛下面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已经当了很长时间的羊。虽然亚当很爱他的父母,但他真的爱他的父母,有些事总是让他觉得... 不对劲。亚当想起了他给母亲带来的痛苦,他感觉到父亲是如何对待她的,然而他的父母却无可救药地爱着彼此,没有像亚当模糊记忆中那样对待彼此。但是在他的整个童年里,他总是有一个不变的消除他奇怪的记忆——一条蛇总是在他最需要它的时候找到他。


术士总是被告知他是特别的,他猜想他是,因为他是一位著名的美国政治家的儿子。但...

作者:RangerHorseTug


以《亚当的创造》为基础


亚当至少可以说是一个古怪的孩子,总是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就像披着羊皮的狼,但不知道自己在羊毛下面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已经当了很长时间的羊。虽然亚当很爱他的父母,但他真的爱他的父母,有些事总是让他觉得... 不对劲。亚当想起了他给母亲带来的痛苦,他感觉到父亲是如何对待她的,然而他的父母却无可救药地爱着彼此,没有像亚当模糊记忆中那样对待彼此。但是在他的整个童年里,他总是有一个不变的消除他奇怪的记忆——一条蛇总是在他最需要它的时候找到他。


术士总是被告知他是特别的,他猜想他是,因为他是一位著名的美国政治家的儿子。但他的父母并没有让他觉得自己很特别,他们只是让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宣传噱头。在他内心深处,他真正的父母,那个一直在他身边,那个真正爱他的人,是他的保姆。而且巫师不会用她来交换这个世界。

伽藍

《Every Demon Wants his Pound of Flesh》

作者:Mothfluff


叛徒克鲁利应该受到惩罚。他使地狱失去了战斗并最终获胜的机会。他一直在欺骗他们,背着他们干坏事,为此,他需要受到惩罚。更重要的是,至少对哈斯塔来说,他消灭了利古尔。事实上,反基督者在将世界变回原来的状态的时候把他带了回来,但这并没有改变哈斯塔对克劳利这一最令人发指的行为的巨大仇恨


圣水没有起作用,恐惧阻止了别西卜和其他人尝试更严酷的方式。害怕他会用他未知的力量对他们做什么,如果他们在地狱里再次受到惩罚而失败。


但这并不意味着哈斯塔不能找到惩罚他的方法,同时让他留在地球上。每隔一段时间——没有固定的时间,没有规律,或者他和他的受祝福的天使可以预测并阻止他...

作者:Mothfluff


叛徒克鲁利应该受到惩罚。他使地狱失去了战斗并最终获胜的机会。他一直在欺骗他们,背着他们干坏事,为此,他需要受到惩罚。更重要的是,至少对哈斯塔来说,他消灭了利古尔。事实上,反基督者在将世界变回原来的状态的时候把他带了回来,但这并没有改变哈斯塔对克劳利这一最令人发指的行为的巨大仇恨


圣水没有起作用,恐惧阻止了别西卜和其他人尝试更严酷的方式。害怕他会用他未知的力量对他们做什么,如果他们在地狱里再次受到惩罚而失败。


但这并不意味着哈斯塔不能找到惩罚他的方法,同时让他留在地球上。每隔一段时间——没有固定的时间,没有规律,或者他和他的受祝福的天使可以预测并阻止他们——他就会追上他。

☆土☆坑☆酸☆菜☆
进行一个黄衣章鱼的摸(?)

进行一个黄衣章鱼的摸(?)

进行一个黄衣章鱼的摸(?)

lsnsn_RYUJO

时间线上的哈斯塔

是平泽进老师的《时间线的终结》的二次同人
灵感来源于P2 无端联想到哈斯塔 所以就画了【
藏了一些师匠专辑封面的彩蛋

时间线上的哈斯塔

是平泽进老师的《时间线的终结》的二次同人
灵感来源于P2 无端联想到哈斯塔 所以就画了【
藏了一些师匠专辑封面的彩蛋

伽藍

《Conceptualize》 作者:CloseToSomethingReal

“我接生了这个孩子。”只有克鲁利非常希望这话不要这么刻板。至少亚茨拉菲尔不知道这一点。


“我接生了这个孩子。”只有克鲁利非常希望这话不要这么刻板。至少亚茨拉菲尔不知道这一点。


Monsieur Legris
做了一个十分生草的九宫格,是各...

做了一个十分生草的九宫格,是各种作品下的Hastur形象汇总(不全

第一排:安布洛斯比尔斯创造的最早Hastur形象牧羊人之神+潜行吧奈亚子黄王正太+某全年龄黄油塔塔(痛苦面具)

第二排:钱伯斯笔下黄衣王+黄衣团子+某生草黄油可攻略黄王

第三排:庄园铁板烧顶级下饭厨子(什么时候加强)+漫画《成为夺心魔的必要》中的黄王(很可爱,真的)+一波顶级生草分析(但个人觉得有理

做了一个十分生草的九宫格,是各种作品下的Hastur形象汇总(不全

第一排:安布洛斯比尔斯创造的最早Hastur形象牧羊人之神+潜行吧奈亚子黄王正太+某全年龄黄油塔塔(痛苦面具)

第二排:钱伯斯笔下黄衣王+黄衣团子+某生草黄油可攻略黄王

第三排:庄园铁板烧顶级下饭厨子(什么时候加强)+漫画《成为夺心魔的必要》中的黄王(很可爱,真的)+一波顶级生草分析(但个人觉得有理

伽藍

《Not an Angel but also not much of a Demon》

作者:reginangoh


在你最喜欢的电视剧中重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但是人类既有善良也有邪恶,那么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会怎样成为恶魔克劳利呢?

作者:reginangoh


在你最喜欢的电视剧中重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但是人类既有善良也有邪恶,那么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会怎样成为恶魔克劳利呢?

七七深情狗叫

【HC】无题

吉普歪歪斜斜地泊在停车位里。哈斯塔不记得抽到了第几根烟。克劳利靠在他肩上看上去睡得很舒服,哈斯塔静静地注视着他。也只有在这一时刻,他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一不留神,燃尽的烟灰掉落在他手掌里,哈斯塔被烫得呲牙咧嘴,但为了不吵醒克劳利,他硬是忍着没叫出声。

Full Text 

吉普歪歪斜斜地泊在停车位里。哈斯塔不记得抽到了第几根烟。克劳利靠在他肩上看上去睡得很舒服,哈斯塔静静地注视着他。也只有在这一时刻,他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一不留神,燃尽的烟灰掉落在他手掌里,哈斯塔被烫得呲牙咧嘴,但为了不吵醒克劳利,他硬是忍着没叫出声。

Full Text 

七七深情狗叫

【AC/HC】亚当的泳池

其他的一切在此刻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他只是想把那句话说出来——他六千年来不知道在心里排练过多少遍的话。不管克劳利曾经爱过谁、过去为谁着迷,不管他现在仍旧为谁牵绊,未来可能又会误入怎样的歧途,他们身上最重要的一部分——信任和真诚——是会永远属于彼此的。哈斯塔有见过哭泣的克劳利吗?撒旦有见过失落或崩溃的克劳利吗?地狱的人有见过克劳利露出最脆弱的一面吗?毋庸置疑,在他面前的克劳利是独一无二的,是同时在意和逃避着他的。那种小心翼翼又无微不至的爱和关怀曾无数次触动他心弦。

Full Text 

其他的一切在此刻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他只是想把那句话说出来——他六千年来不知道在心里排练过多少遍的话。不管克劳利曾经爱过谁、过去为谁着迷,不管他现在仍旧为谁牵绊,未来可能又会误入怎样的歧途,他们身上最重要的一部分——信任和真诚——是会永远属于彼此的。哈斯塔有见过哭泣的克劳利吗?撒旦有见过失落或崩溃的克劳利吗?地狱的人有见过克劳利露出最脆弱的一面吗?毋庸置疑,在他面前的克劳利是独一无二的,是同时在意和逃避着他的。那种小心翼翼又无微不至的爱和关怀曾无数次触动他心弦。

Full Text 

七七深情狗叫

【AC/HC】哈斯塔的忧郁

哈斯塔跪在地上将墨镜连同碎片一点点捡起来,钻石颗粒在他掌心滚动着熠熠光彩,像明净透亮的星子。他回忆起在交接撒旦之子的那个晚上,克劳利开着车风风火火赶到废弃的教堂与他汇面。那时候的夜空点缀着星星的微光。可雪亮的车灯一扫,他便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克劳利那双暗金色的蛇瞳在黑暗中幽幽闪烁,像摄人的鬼魅,像浑浊的星火。

——该死,这玩意儿该怎么拼起来?

哈斯塔盯着手中破烂不堪的墨镜一阵出神,他最终还是没想到让它复原如初的办法。头顶的灯又晃动了几下,倏地熄灭了。他在一片漆黑中爬起来,跪得有些发麻的腿直打颤。他将手举到自己嘴前——他确信现在这里一个人也没有,甚至连他都看不见他自己,否则他一定会被他接下来...

哈斯塔跪在地上将墨镜连同碎片一点点捡起来,钻石颗粒在他掌心滚动着熠熠光彩,像明净透亮的星子。他回忆起在交接撒旦之子的那个晚上,克劳利开着车风风火火赶到废弃的教堂与他汇面。那时候的夜空点缀着星星的微光。可雪亮的车灯一扫,他便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克劳利那双暗金色的蛇瞳在黑暗中幽幽闪烁,像摄人的鬼魅,像浑浊的星火。

——该死,这玩意儿该怎么拼起来?

哈斯塔盯着手中破烂不堪的墨镜一阵出神,他最终还是没想到让它复原如初的办法。头顶的灯又晃动了几下,倏地熄灭了。他在一片漆黑中爬起来,跪得有些发麻的腿直打颤。他将手举到自己嘴前——他确信现在这里一个人也没有,甚至连他都看不见他自己,否则他一定会被他接下来的举动恶心到背过气去——哈斯塔一点点低下头去,小心翼翼地吻了吻盛在掌心中的墨镜碎片。比想象中的凉,比想象中的热,仿佛还带着另一个人的体温……

Full Text 

Monsieur Legris
本子额外的小挂件,是专门为Gu...

本子额外的小挂件,是专门为Guest妈咪们做的!非对外售卖!

本子额外的小挂件,是专门为Guest妈咪们做的!非对外售卖!

Monsieur Legris

是黄衣王与黄衣之主(还有小小哈斯塔)的快乐漫展一日游!


黄衣之主:是时候该考虑跳槽的事了.jpg


祝食用愉快!


是黄衣王与黄衣之主(还有小小哈斯塔)的快乐漫展一日游!


黄衣之主:是时候该考虑跳槽的事了.jpg


祝食用愉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