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azbin hotel

289.7万浏览    9152参与
Tiny
虽然出新形象很久了但是我还是得...

虽然出新形象很久了但是我还是得嗷一句为嘛子胸小了,腰也没那么细了,虽然更辣了(毕竟是老婆)没那么娇了更像个人了

虽然出新形象很久了但是我还是得嗷一句为嘛子胸小了,腰也没那么细了,虽然更辣了(毕竟是老婆)没那么娇了更像个人了

四面楚鸽

xp是al的手。。。细长手指和细手腕。。。

会很想让人抓他的手腕(然后被鲨)

P2带一点苹果广播

xp是al的手。。。细长手指和细手腕。。。

会很想让人抓他的手腕(然后被鲨)

P2带一点苹果广播

南谷蛊咕菇🍄
之前在黑板报夹藏的私货(? 啊...

之前在黑板报夹藏的私货(?

啊啊啊啊!我好烂!!!

之前在黑板报夹藏的私货(?

啊啊啊啊!我好烂!!!

瑶池客花

论对阿拉斯托进行触手play的可行性

鹿右


OOC


无CP


"Hello!

纸系又一次放在了Alastor的床头柜上。

不同的是,现在的纸条了淡淡的粉色,上面还有几个印花,上面还喷了香水。旁边是一如既往的一束蔷薇。

Alastor 拿起花束,令魔意外的是,蔷薇并设有像往常那样迅速枯萎。

“哼~”

Alastor嗅了嗅花香,眼睛微微眯起。

"Wow!This is really a surprise!"


PS:又水了一章,流水账,想到哪写到哪。

拍照生成文字,所以会有错字落字,对付......

鹿右


OOC


无CP


"Hello!

纸系又一次放在了Alastor的床头柜上。

不同的是,现在的纸条了淡淡的粉色,上面还有几个印花,上面还喷了香水。旁边是一如既往的一束蔷薇。

Alastor 拿起花束,令魔意外的是,蔷薇并设有像往常那样迅速枯萎。

“哼~”

Alastor嗅了嗅花香,眼睛微微眯起。

"Wow!This is really a surprise!"




  

PS:又水了一章,流水账,想到哪写到哪。

拍照生成文字,所以会有错字落字,对付着看吧。

(:зゝ∠)

灵感缺失

摸鱼+1

后面3p是调色过的

ps.新设的al真的配色太草莓了画不出那种感觉(?所以就用偏旧设的颜色了

摸鱼+1

后面3p是调色过的

ps.新设的al真的配色太草莓了画不出那种感觉(?所以就用偏旧设的颜色了

瑶池客花

论对阿拉斯托进行触手play的可行性

鹿右


暂时无CP


有也只能是苹果广播


又是新的一天。

触手怪摆弄着一个小巧的装置。

今天中午,呃……大概是中午。

Alastor又和那个电视脑袋打起来了。

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vox

虽说我尽我所能的保护Alastor,但是他还是受伤了,差一点被捅了腰子

咳!言归正传。

这小东西是我从电视脑袋的老巢里偷出来的。

是的没错,vox麦巢,Alastor上赶子找茬。

但那又怎么样,我的草莓小鹿永运是对的,谁叫vo×待在家里的,不待在家能破打?【逐渐理直气壮】

……

自以手机拿回来后,触手怪就发现

他没网!

于是在触手怪发现这个可以连接网络的......

鹿右


暂时无CP


有也只能是苹果广播


又是新的一天。

触手怪摆弄着一个小巧的装置。

今天中午,呃……大概是中午。

Alastor又和那个电视脑袋打起来了。

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vox

虽说我尽我所能的保护Alastor,但是他还是受伤了,差一点被捅了腰子

咳!言归正传。

这小东西是我从电视脑袋的老巢里偷出来的。

是的没错,vox麦巢,Alastor上赶子找茬。

但那又怎么样,我的草莓小鹿永运是对的,谁叫vo×待在家里的,不待在家能破打?【逐渐理直气壮】

……

自以手机拿回来后,触手怪就发现

他没网!

于是在触手怪发现这个可以连接网络的装置后……


拿来吧你!

小装置就称之为WiFi吧。

wifi本身是由零件和不知名的肉块组成。

就像小说里写的

机械生命

这东西,好像是只要吞食肉块就可以产生除了天堂以外两个世界的网络

人间和地狱的网络。

然而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其实是vox试图去往其他环的传送门。

当然,是失败品。

瑶池客花

论对阿拉斯托进行触手play的可行性

鹿右


ooc

无CP向


你好!

泛黄的字条旁是一束蔷薇扎成的手捧花。

两样东西能不知是什么时侯放在了Alastor的床头柜上。

然而……

“?”

属于Alastor的电台发出了疑惑的充音。

Alastor并不认识中字。

很遗憾,某触手怪打招呼显然是失败了。

“我大意了!没有闪!”

对于英语,触手怪告诉你

他只会Hello    Hi

“要是能去现世就好了。”

……

许是愿力太强,触手怪又一次撕裂空间,却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原来的二十一世纪。

好家伙,这么牛B吗?

我到底是个啥?

转悠了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居所。...

鹿右


ooc

无CP向


你好!

泛黄的字条旁是一束蔷薇扎成的手捧花。

两样东西能不知是什么时侯放在了Alastor的床头柜上。

然而……

“?”

属于Alastor的电台发出了疑惑的充音。

Alastor并不认识中字。

很遗憾,某触手怪打招呼显然是失败了。

“我大意了!没有闪!”

对于英语,触手怪告诉你

他只会Hello    Hi

“要是能去现世就好了。”

……

许是愿力太强,触手怪又一次撕裂空间,却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原来的二十一世纪。

好家伙,这么牛B吗?

我到底是个啥?

转悠了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居所。

没有自乙的尸体,房间依旧像他穿越前一样,只是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了。

自己那所谓的父母忘记他记他也是正常现象,但是连房东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失踪了那就属实不正常了啊!

就像是被世界遗忘了一样。

要问感受的话……




还不赖。

瑶池客花

论对阿拉斯托进行触手play的可行性

鹿右


ooc,主要是阿拉斯托太不好下手了。


宝~你真该注意个人卫生了。

看着阿拉斯托黯淡无光的大黄牙,触手怪陷入了沉默,虽然祂本来就是沉默的。

大黄牙是阿拉斯托的标志之一,OK可以接受,但是口臭……

emmm……

说实话,作为阿拉斯托厨,有点幻灭。

……

说实话,咱不知道ala是不喜欢牙刷还是不喜欢刷牙,但是我可以肯定,如果突然出现,ala肯定是想尽一切办法除掉触手怪。

所以说还是得从头计议。

……

三天的时间,足以让他摸清阿拉斯托的日程。


比如说,下午三点准时到达咖啡厅。

在比如说,晚餐之后的公园散步。

触手怪悄咪咪的探出腕足,缠住几朵......

鹿右



ooc,主要是阿拉斯托太不好下手了。





宝~你真该注意个人卫生了。

看着阿拉斯托黯淡无光的大黄牙,触手怪陷入了沉默,虽然祂本来就是沉默的。

大黄牙是阿拉斯托的标志之一,OK可以接受,但是口臭……

emmm……

说实话,作为阿拉斯托厨,有点幻灭。

……

说实话,咱不知道ala是不喜欢牙刷还是不喜欢刷牙,但是我可以肯定,如果突然出现,ala肯定是想尽一切办法除掉触手怪。

所以说还是得从头计议。

……

三天的时间,足以让他摸清阿拉斯托的日程。


比如说,下午三点准时到达咖啡厅。

在比如说,晚餐之后的公园散步。

触手怪悄咪咪的探出腕足,缠住几朵蔷薇。

蔷薇花枝上带有细细的尖刺,腕足被尖刺扎伤,他却没有感受到一点疼痛。

这是最让他高兴的一点。

以后可以更加没有顾及的360度无死角保护ala了,反正触手断了还可以快速再生。

以后被阿拉斯托打的时候也不会痛!

那是打吗?那是温柔的爱抚!





米国的兔子

来,大家和我一起说“Charlie小姐姐好A”

算是稍微画了一下文中的Charlie吧

怎么说呢,我真的好喜欢克系掉san Charlie......几乎到了xp程度了呢

第二张是我的Charlie代餐......就......狠狠地代了。

来,大家和我一起说“Charlie小姐姐好A”

算是稍微画了一下文中的Charlie吧

怎么说呢,我真的好喜欢克系掉san Charlie......几乎到了xp程度了呢

第二张是我的Charlie代餐......就......狠狠地代了。

四面楚鸽
smile like u me...

smile like u mean it🎶

take a chance and u could seize it🎶

smile like u mean it🎶

take a chance and u could seize it🎶

shadow./丧.

【stolas角色】私人整理

作者:shadow

前文见合集

在最后时间发疯码字

有什么重复出现的我很抱歉,记不得了。

——

1.地狱等级十分严格

2.地位以父母双方里高的论

3.小恶魔在地狱生物之上

4.原生贵族有祝福武器杀

5.因为天堂和地狱有合同,所有天堂不能制造祝福武器

6.地狱黑市的商人可以改造天使武器为祝福武器,目前只有他们掌握

7.stolas在亲王中能力较低

8.他的认为是一年带愤怒之环的一群乡巴佬看月亮

9.薇娅在上学(名字翻译估计有问题

10.罪人会告诉地狱关于人间的制度,所有地狱人间才会怎么像,科技类推

11.一般恶魔可通过合法途径去人间,但小恶魔不可以,犯法的。所有没有...

作者:shadow

前文见合集

在最后时间发疯码字

有什么重复出现的我很抱歉,记不得了。

——

1.地狱等级十分严格

2.地位以父母双方里高的论

3.小恶魔在地狱生物之上

4.原生贵族有祝福武器杀

5.因为天堂和地狱有合同,所有天堂不能制造祝福武器

6.地狱黑市的商人可以改造天使武器为祝福武器,目前只有他们掌握

7.stolas在亲王中能力较低

8.他的认为是一年带愤怒之环的一群乡巴佬看月亮

9.薇娅在上学(名字翻译估计有问题

10.罪人会告诉地狱关于人间的制度,所有地狱人间才会怎么像,科技类推

11.一般恶魔可通过合法途径去人间,但小恶魔不可以,犯法的。所有没有stolas帮忙兜着。。

12.盖提亚夫妻是不是政治联姻不清楚,所有不要乱传

13.老大妹妹叫怀尔芭比,在戒酒所。

14.老大公司在傲慢之环

15.老大有三个环的血统,傲慢,嫉妒,色欲

16.老大头上的纹身是马戏团标志,可以看出你是哪里人这样

17.亲王真的哎老大,在小恶魔里他只叫过老大名字

18.斯黛拉离婚后是没有权利的,但对亲王和薇娅没有影响

19.贵族不永生,但他们不朽

20.斯黛拉愿意关心自己女儿,甚至为她付出,但感觉她自己还是个孩子

21.亲王想要薇娅,估计是想自己退休

22.天使武器什么都有

23.贪婪之环是玛门的货币通用,但汇率很高

24.在人间圣诞节,在地狱叫罪恶节,恶魔会回老家

25.莉莉丝算腿高2.9,夏利算腿高1.9,大概

路西法高1.6


&有什么看不懂在评论区踹我,因为时间不够所以码的很简略,sorry sorry sorry sorry



开水生生
其实是迟到的520(遗憾离场?...

其实是迟到的520(遗憾离场🥲

其实是迟到的520(遗憾离场🥲

Sunrise.

【L&A】Carnivore.

√.一些只看了试播集和一些科普后的不切实际产物。人物性格尚未琢磨透彻,是个实验品,因而放小号丢(。

√.是🍎📻无差,没有明显右向,且很粗糙很烂,属于是自割腿肉。

√.一些速食垃圾。


“你觉得他们看起来足够可口吗?”


Alastor眯起了眼睛,唇角以近乎不容置疑的力度推到染血的颊侧,他眼珠微微往下一转,像是在权衡一盘棋局那样谨慎又全然消遣般地抬起眼。


声音像是腐食的乌鸦,在上空优雅华贵地盘旋,带着微末的笑意。“噢,那看上去不算很赏心悦目。”声音俏皮地转到Alastor额前方,自言自语富有节奏韵律地打着趣,嗓音尾脚挟着难以遏制的愉悦。......


√.一些只看了试播集和一些科普后的不切实际产物。人物性格尚未琢磨透彻,是个实验品,因而放小号丢(。

√.是🍎📻无差,没有明显右向,且很粗糙很烂,属于是自割腿肉。

√.一些速食垃圾。



“你觉得他们看起来足够可口吗?”

 

Alastor眯起了眼睛,唇角以近乎不容置疑的力度推到染血的颊侧,他眼珠微微往下一转,像是在权衡一盘棋局那样谨慎又全然消遣般地抬起眼。

 

声音像是腐食的乌鸦,在上空优雅华贵地盘旋,带着微末的笑意。“噢,那看上去不算很赏心悦目。”声音俏皮地转到Alastor额前方,自言自语富有节奏韵律地打着趣,嗓音尾脚挟着难以遏制的愉悦。

 

Alastor视线升高,半空中那个悠然惬意的白色身影在黑暗的阴影中像鬼魅一般忽晴忽阴的闪动着,接着很快那个身影就俯低凑近了他。Lucifer穿着一尘不染的着装,帽檐压着前额,尖牙匕首般压藏在唇角。

 

Lucifer冲他露了一个堪称灿烂的笑,然后突然骤冷下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亲爱的。”

 

Alastor后退一步,笑得堪称自然,他压低下颌用布料拭去唇边枯涸的腥臭血液,嗓音也像被血液粘连一般尾音黏连:“或许不够那么可口,但足够理想,不是吗?陛下。”

 

Lucifer嗓子里发出清脆夹杂尖叫的笑声:“我赞同,亲爱的小鹿。”

 

“我不认为您来这里的理由足够充足。”Alastor略微歪头,抿起眼梢,像所有荧幕上眉眼花哨的喜剧演员一样戏剧化地笑到,嗓子深处传来电流刺啦的杂音,在寂静逼仄的室内跌宕飞溅。Lucifer的眉毛高高而夸张地向额头上方挑去,在空中转了个小半圈。

 

“不欢迎我吗?亲爱的。”毒蛇攀在帽檐上唯显艳红的果实上竖起细长的眼瞳,他搁置在颊侧装作休憩的细长手指滑过苍白的皮肤,狠狠抓住了Alastor的领结,广播恶魔的脖子倏地向后弯折成不可思议的弧度,被地狱之主另一只手掐住后领抵住,Lucifer呈现明亮金色的瞳孔正如蛇类般泛着残酷的戏弄,肆无忌惮地扫视Alastor猩红的眼底。

 

红色恶魔舔了舔唇角,匿藏进舌底的血液气味刺激着他的神经,肌肉组织在牙齿间碎烂牵扯的筋络感还在脑海中愉悦地循环,他悠悠地抓住Lucifer抵在他胸口的手腕,瞥过他苍白的脖颈,血液在后脑轻快地敲击血管,像是敲着破旧滑音的马林巴,他全然无视Lucifer停在后颈的那只足以构成麻烦的手,反而倾身向前,在对方语气还未销声匿迹之际自然衔接道:“当然不是了,很高兴您能来,但请允许我有些小小的困惑。”

 

Lucifer垂眼看了看交触的双手,不做表示的耸了耸肩,语气推波助澜般变本加厉起来:“比起困惑,你不觉得我们此时应该去做些更有享受意味的事情?”

 

地狱之主语气里向来带着天生的暧昧气味,但Alastor从周身迅速爆裂倾塌的魔压中读出了他的消遣显然不是这种倾向。血液气味粘稠的室内因空气的沉重附着变得更加难以忍受,白衣的身影因而显得突兀而残酷锋利。

 

“我不明白,陛下。”他压低喉间愈发紊乱的电流细碎声,坦然承受了Lucifer骤然倾泄的暴怒,手中修长的麦克风细杆转了个圈,发出尖锐的嘶鸣声。马林巴的节奏开始紊乱癫狂,兴奋因子点燃了引线,地狱其中的一个领主血液还泼洒在他的脚下,血肉还在他的喉头蠕动,粘腻的血液沾湿他的鞋底,微弱的光线下湿粘的鹿蹄印显得诡异怪诞。Lucifer短暂的笑起来,刹那间光线骤熄,Alastor后颈悚然惊觉,他当即扭头,双瞳刹那扭曲张开,指标盘在眼中狰狞显现,扭曲线路般纠结缠绕,轰然尖啸。麦克风细杆与Lucifer的权杖铿锵一撞,粘腻的触手趁虚而入,他攥紧地狱之主的手腕,牙齿尖锐地逼临后者的脖颈。

 

“你当然明白,亲爱的Alastor。”Lucifer却没再继续对他实施暴虐,只是冷眼淡声,猛然扣住广播恶魔的肩膀,将他压至眼前。脸色苍白的堕天使今晚似乎没有什么雅兴大动干戈,Alastor想,眼中表盘归零消失,手中话筒绕后不甘示弱地抵住腰间。

 

“我认为您的意愿似乎显而易见,”他语气堪称可怖的温柔,像是对待女士一般轻柔和善,“但恕我直言,那似乎对我是一种困扰。”

 

“耐心点,Alastor,”Lucifer语气显得漫不经心,“无非是撕咬活着的血肉罢了,况且又能损失什么呢?”

 

“您说的有理。”Alastor语音夸张而高亢,像是用双唇朗诵出什么爱意纠缠饱满欲滴的十四行诗——但与那相比他语调显然滑稽成分更多,但刺耳的音麦摩擦,红色恶魔略一低头,触及了另一张嘴唇。

 

与其说触及,倒不如说是分享——血腥味在燥热的口腔中酝酿,迫不及待地将血腥涌入另一张唇舌,尖牙碰撞下唇,新鲜的血液像灼烧的白兰地滚落下颌,像是发酵粉的催生,血液绳索般埋入喉头,牵拉骨肉,牵扯出血淋淋的欲望和嘲讽。这个实质性的动作事实上不能带来任何实际效益,仅能达成一个对他来说有别于消遣的成就——在漆黑酝酿着死亡和血腥的屋子里和Lucifer用嘴唇和牙齿撕扯,光是描述都是荒诞不经的。Alastor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停止了欲望的捕捉,他往后退了一步。

 

Lucifer愉悦地眯了眯眼,伸出手指抹拭唇角,黑色手套上洇开更深的阴影。

 

“谢谢,亲爱的。”他懒漫地站在原地挥了挥手,回头瞥了房间那头那具巨大的尸体,“你打算继续‘用餐’?”

 

“不了,”广播恶魔用他那迷人的嗓音调侃道,“多谢您的款待。”

 

“那么,”原本已经转身踏出半步的堕天使突然背着手灵巧地转了个圈,唇角高高勾起,“下次我的造访会有下午茶迎接吗?”

 

“我想是的。”Alastor笑容满面地摊开手,“或许您想要杯茶?”

 

Lucifer笑声华贵浑厚地滚落在空气里,白衣恶魔已经消失在虚空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