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eart

14652浏览    606参与
这个名字用了九个字

我只是想睡个觉为什么醒来之后会变成恶路程式

切傻的演员上远野太洸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居然变成了切傻?!

演员可能会ooc,但是大概率角色不会(毕竟跟着原剧走),时间线是drive的14集,可以配合原剧观看


正剧分割线————


[都有这样的伏笔不出续作都说不过去了]

制作人大森敬仁在搭建好的舞台上拿着话筒对旁边的演员上远野太洸和台下的观众这样说。

台下响起阵阵掌声,太洸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啊,你说了要出是吧,请一定要出啊,不然刚也太可怜了!]

[请一定要出!]

主持人也在旁边跟着太洸应和着。

不过谁知道这个大森编剧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虽然但是,太洸还是抱着期待的心情对台下的观众说。

[制作人可说...

切傻的演员上远野太洸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居然变成了切傻?!

演员可能会ooc,但是大概率角色不会(毕竟跟着原剧走),时间线是drive的14集,可以配合原剧观看


正剧分割线————


[都有这样的伏笔不出续作都说不过去了]

制作人大森敬仁在搭建好的舞台上拿着话筒对旁边的演员上远野太洸和台下的观众这样说。

台下响起阵阵掌声,太洸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啊,你说了要出是吧,请一定要出啊,不然刚也太可怜了!]

[请一定要出!]

主持人也在旁边跟着太洸应和着。

不过谁知道这个大森编剧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虽然但是,太洸还是抱着期待的心情对台下的观众说。

[制作人可说了哦]

就这样,带着能够再次饰演chase的心情,太洸结束了今天的临时发布会。

他回到公寓里,躺在床上准备好好休息一阵子。

也许明天的twitter热搜上会出现假面骑士drive的词条吧。

……………………

(一)

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太洸睁开了眼睛,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还在做梦。

天还是黑的就算了,自己居然睡在树的旁边。不仅如此,在他试图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的时候还发现自己的手突然变得冰冷而又僵硬,就好像自己突然之间有了一条机械胳膊。

大概不只是胳膊,自己的整个身体就如同铁的一样,轻轻敲还能听见响亮的[咣咣咣]的声音。

果然自己还没睡醒吧!又或者是以前参加的某个综艺又整蛊自己了?

他又拍了拍自己的脸,依旧是那个触碰到铁发出的声音。

[你没事吧……chase?]

太洸的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顺着声音的方向,他看见穿着卡其色外套围着白色围巾的女性正用震惊的表情看着他。

[理央酱?好久不见!自从几年前的drive聚会之后都没见到你了,最近过得咋样?]

此时的太洸似乎暂时把自己为什么会[睡在树下]这种事抛之脑后,他带着轻快的步伐和灿烂的笑容跳到了[理央]的身边。而后者用着比刚刚还要震惊的表情使劲推了他一把,太洸就这样又和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推开了太洸的女性朝太洸喊。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也不知道啊!]

太洸摸着自己的脑袋不知所措。

[为什么你要跟踪我,chase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chase?跟踪?你在说什么?]

太洸仔细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上已经穿上了谜之紫色皮衣皮裤,这时的他才反应过来眼前的理央的造型很像雾子……不,倒不如说就是雾子。

自己居然穿越成chase了,简直是又不可思议又有趣!

此时雾子也一脸不可思议,她只不过是问了眼前的chase一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chase就如同短路一样笔直倒了下去。在她小心翼翼上前查看的时候,chase又突然醒来,但是醒过来之后的他突然以一种在chase的脸上就特别诡异的笑容喊着[央理]这种陌生女人的名字。现在还突然变得异常亢奋。

chase该不会是被摔傻了吧?

在雾子这样想的时候,远处传来了摩托车的轰鸣声。

在黑夜中被映衬得特别显眼的白色摩托奔驰过来,摩托上的男人脱下了头盔,随后冲太洸喊着:

[喂!离我姐远点!]

是刚,居然是活生生的刚。

太洸过于震惊以至于他没注意到刚呵斥的对象是自己。

[喂,你到底听到了没!]

刚举起了mach驱动器炎对准了太洸。

[请问……你是……刚吗?]

太洸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刚拿着驱动器对准自己的事,反正自己现在好像是恶路程式,即使挨了一枪也不会怎样吧?大概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再不离我姐远点我就开枪了!]

刚扣动扳机,一瞬间chase的脚下多了零星火光。

[好厉害,原本在拍摄的时候都是用提前设定好的炸药完成的]

[啊?]

刚举起驱动器的手又慢慢放下。他被chase这一谜之行为搞得整个人有些混乱。

[你再不走,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

被刚吼了几次终于冷静了一点的太洸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好像确确实实变成了chase,虽然这种时候总感觉还是得按照原剧走会比较好……但是似乎另辟蹊径也不错。

不过这种情况似乎还是暂时撤退会比较好?

太洸立马绷住了他那张无时无刻不在笑的脸,从旁边挪着步子灰溜溜地逃到了一旁。

当然真的只是逃到一了旁而已,太洸怎么可能会放过这种好机会,他贴着墙角偷听起雾子和刚的对话。

[那家伙……想干什么]

只见刚快步跑到了雾子的旁边,一边气得牙痒痒一边说。

[我也不知道,但是他好像有点奇怪……]

[不管他说什么,都千万别上当!]

刚激动地举起驱动器往太洸躲的方向指去,太洸第一反应是自己被发现了,心脏好像在那一瞬间怦怦乱跳。

不对,现在的自己好像没有心脏。

算了,无所谓了。太洸继续偷听着两人的对话。

[上当?刚你知道些什么吗?]

我知道我知道,刚后面会变得很偏执,但是成长起来了最后会变成chase的死党,最后chase为了救刚而死,到现在都没复活。不过假如自己真的穿越到了chase身上,说不定就能挽回chase死亡的命运。

[啊……不,没有]

刚躲闪着雾子的眼神,然后以极其迅速的速度坐上了摩托逃离了现场。

[刚!]

居然把姐姐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一个人逃走,他居然不怕chase还没走远?当时的剧本真的是这样写的吗?

不对,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那个时候好像已经转场到早上了。

还好因为要去drive发布会的关系,自己花了几天重温了一遍drive,所以才能记得这么清楚。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突然跳出来给雾子一个安慰?不对啊,雾子的官配可是进之介,这样突然介入不太好吧?可是这里剧本也没有写……

太洸盯着雾子的反应,后者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快步走到了街道对面。

果然今天就到这里吧。这个时候的chase理应要回恶路程式所在的基地,所以还是遵循原设定回去吧。

这样想的太洸迈出了一步,随后又犹豫地把脚收了回来。

等会……基地……咋走来着?

[chase,你在这里干什么,该回去了]

还在犹豫要怎么去基地的太洸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他慢慢转过头,穿着一身红衣的高大男人站在他的面前,还摆着一副比chase还严肃的脸。

[友也君……啊不是,是heart啊哈哈]

[chase,你这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回事]

[说得也是啊heart哈哈哈]

明明这个时候应该严肃才对,为什么自己就是忍不住在笑。

[要走了,chase]

heart带着太洸来到了恶路程式的基地。

说是恶路程式的基地,其实也就只有几个干部在住而已。

果然应该先混入基地,然后等到明天早上将恶路程式的基地告诉进之介他们,最后把brain手上拥有着蛮野意识的笔记本摔了,就此假面骑士drive正式完结。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太洸的脑中突然蹦出这种奇怪的想法。


(二)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明明只是个恶路程式却能拥有这么一大片豪华的空宅,但不得不说这栋宅子好像已经成为反派专业户了。

[我记得W,OOO的怪人基地都是这里吧?东映还真会省场地费]

太洸吐槽着,然后就一直和呆在宅子里的brain一直大眼瞪小眼直到天亮。

[一个非常不自然不愉快不必要的恶路程式诞生了,chase,马上reset他]

大概是brain终于受不了了,他给太洸找了一个借口让他出去。

[喂brain,你一定要用这么多形容词吗?]

太洸对着现在还很高冷的brain发问。

[诶?你在说什么,让你去你就去!]

[哈,正合我意]

太洸带着略显愉快的步伐走出了基地。

chase今天是不是活泼过头了……

看着跳着离开的chase,brain连忙拿出了手帕给自己擦了擦身上的汗。

太洸可没有想这么多,他想的是毕竟自己好不容易穿越成了chase,怎么能放过这种好机会。他决定要好好观察一下剧中的角色放到现实生活中究竟是怎样的。

首先先去泊进之介所在的特状课。

况且这里毕竟是反派的基地,又不是什么观光景什么人都能进。但是主角团就不一样,即使是在完全不知路的情况下,随便问一个人也能轻易找到主角团基地的地点。

比如说下面这种情况。

[请问小哥,久瑠间驾驶执照考场在哪?]

[哦,前面直走,然后第一个红绿灯左拐弯,到了十字路口右转就到了]

[thank you~]

太洸正想走,刚刚给他指路的小哥拉住了他。

[那个……我能问一下,你这是在cos什么角色吗?]

[啊……不是,怎么可能哈!]

果然这身紫色的皮衣很奇怪吗!看来得找机会换身衣服。

太洸就这样躲避着行人略显疑惑的目光一边快步跑向久瑠间驾驶执照考场,特状课和秘密基地[Drive Pit]都位于此处。

他好不容易来到考场,望着偌大的考场,他居然有点不知所措。

毕竟这里只是个外景,平常特状课内的场景都是在搭建的棚内完成的。再说了自己每次出外景都是在外景的巴士上,眼一闭一睁就到达了目的地。

太洸试图以捉迷藏式的躲避方式接近特状课,毕竟要是在这里被进之介他们发现就不好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只有对着进之介严肃地说[泊进之介,来单挑吧]才比较符合人设吧?

[请问您是来考驾照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走神的关系,蹲在草丛后面的自己居然被轻易发现了。

[啊对……啊不对,我是来找泊进之介的]

[泊警官今天不在哦,他去当莉拉的保镖了]

[莉拉?是那个明星莉拉?]

太洸仔细回忆起以前拍戏和前段时间重温drive时的单元剧角色。

[对啊,听说她好像被怪物盯上了,所以泊警官就和现警官诗岛警官一起去了]

[是吗……]

果然现在见面不行吗。

不过要是现在见面的话或许会被刚狠狠揍一顿吧。就算现在能变成魔进追踪者,但是自己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演员,特摄剧里的动作都是由专业皮套演员完成的。

说起来,要是再晚穿越一点,自己就能变成假面骑士了。

太洸快速远离人群,然后拿出了[破坏枪手]往自己手上一按,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飞出来了音效和特效,太洸变成了魔进追踪者。

[好厉害,好帅,即使不是假面骑士也很帅]

不对,现在不是玩这个的时候,得先找到进之介他们。

刚刚那个人有说过被怪物盯上了,所以我只要找到了恶路程式,那他们几个应该也会在附近。

况且brain也说过要我处理恶路程式,这样既不会破坏原剧情,还能做我想做的事,双赢。

这样想的太洸,连忙朝着恶路程式的方向走去,毕竟自己现在是[死神],能够准确定位要reset的恶路程式,这很合理吧?

小墨音乐屋
怀念旧时光,后街男孩《Shape Of My Heart》
怀念旧时光,后街男孩《Shape Of My Heart》
Adam_Lee
【Liella! First Live】Dancing Heart La-Pa-Pa-Pa!
【Liella! First Live】Dancing Heart La-Pa-Pa-Pa!
下地芋

瘟下萝莉少女

含大量医脑组及脑女装注意


瘟下萝莉少女

含大量医脑组及脑女装注意


须佐驯鹿

呜呜,我被heart迷晕了,他怎么这么好看呢😥😥🤧🤧🤧

呜呜,我被heart迷晕了,他怎么这么好看呢😥😥🤧🤧🤧

须佐驯鹿

自己买的杂志,拍点,,私心tag,进心那么配那么真那么涩没有饭吃我真的会饿死。。。。😭😭😭👊👊👊👊

自己买的杂志,拍点,,私心tag,进心那么配那么真那么涩没有饭吃我真的会饿死。。。。😭😭😭👊👊👊👊

十焦耳

折纸心

泊进之介和Heart友情向,进雾前提下进之介对英志的死亡教育。进雾提及不多,主要是家庭内部亲情向(?)

OOC警告。

接受则请——


  泊进之介稍微会一点折纸。

  理所当然,这不是为了在青春期讨女孩欢心的时候学会的,千纸鹤之类的会一点,莲花之类的,还有用来逗小孩的桃子和青蛙,许愿的纸星星,用糖纸叠蝴蝶,心形,小猫的头,还有在更小的时候学会的纸飞机还有小船,这些零零碎碎的知识就像踢罐子的技巧或者是怎么玩蹦床,不怎么重要,可以开发小肌肉和小脑,从幼儿园或者小学校园里或者在有人生病的时候可以学到,但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忘记。泊进之介把这些记忆保留到了成年,就像他对于奶糖的爱好一样,无伤大...

泊进之介和Heart友情向,进雾前提下进之介对英志的死亡教育。进雾提及不多,主要是家庭内部亲情向(?)

OOC警告。

接受则请——


  泊进之介稍微会一点折纸。

  理所当然,这不是为了在青春期讨女孩欢心的时候学会的,千纸鹤之类的会一点,莲花之类的,还有用来逗小孩的桃子和青蛙,许愿的纸星星,用糖纸叠蝴蝶,心形,小猫的头,还有在更小的时候学会的纸飞机还有小船,这些零零碎碎的知识就像踢罐子的技巧或者是怎么玩蹦床,不怎么重要,可以开发小肌肉和小脑,从幼儿园或者小学校园里或者在有人生病的时候可以学到,但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忘记。泊进之介把这些记忆保留到了成年,就像他对于奶糖的爱好一样,无伤大雅又足够恋旧。

  他会折纸这件事被雾子发现的时候天气晴朗得像给万物鎏金。抓获翘班警察的雾子在某天看见他躺在公园绿地里折腾自己吃完糖之后留下来的的糖纸,彼时他正把印着可爱奶牛头和圆润字迹的糖纸叠成蝴蝶。他很熟练,所以在雾子试图抓住他之前他就叠完了蝴蝶,对着太阳端详了片刻之后他看见雾子突然出现在他举着奶牛小蝴蝶看的正上方。

  好吧,你也知道,泊进之介一直都有着不灭的童心。

  泊进之介一直是一个好男人,虽然在很多方面他好得并不如他的上司照井龙那样明确又直白,他不是那种会被交口称赞的好男人。他吃奶糖,爱好车,经常被妻子逮捕,更经常偷懒晒太阳等等等等——有时候这些特质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帅,但他不缺乏爱,也很擅长去爱人和世界。

  在这其中他尤其爱雾子和英志,给他折桃子,和他讲桃太郎的故事,在某个假期带着他去乡下,用酒泡了菠萝之后去诱捕独角仙,儿童的夏天通常浸没于昆虫的振翅声和呼呼响的风扇声之中,独角仙偶尔会飞,剧烈的振翅声像一架小小的直升飞机。

  

  英志那时候年纪还小,他午觉醒过来,去看他最喜欢的独角仙,然后看到完全不动的独角仙的时候捧着已经死去的独角仙跑到他身边问他为什么独角仙不会翻过来了。独角仙显然已经死去,反过来或者往壳上喷水它都没有活过来,他看着自己第一次面对死亡的孩子,已经做好准备。他犹豫过是应该用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还是用安房直子的某篇童话切入。但是当他意识到自己年幼的孩子还不怎么会认真名,假名也很磕磕绊绊的时候,他发现英志接触死亡的时间是那么早,早到不能用阅读来作为桥梁。于是他只好干巴巴地说,英志,这只独角仙死去了,独角仙只能活一年,它已经是一个老爷爷了。英志自然地问他什么是死。他盘腿坐在榻榻米上,英志跪坐在他面前,他伸出手去摸英志的肩膀和脖子。

  “死就是再也不会动,不会说话,不能再陪你玩,也不会再飞。死去的东西的一部分离开了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回来。”他慢慢地说,英志呆呆地看着他,就像是没有完全理解他的话。

  “那他去哪儿了呢?”孩子认真地问,“它还会有苹果和独角仙果冻可以吃吗?”

  老实说这个问题泊进之介本人也并不知道,他只好说,大概是另一个世界,大概。英志慢慢地把死去的独角仙放回透明的小盒子,握着父亲的手,大概是有些害怕自己也会在某一天突然死掉,没办法再吃妈妈做的食物等等会让一个孩子心碎的事情。泊进之介抱住英志,孩子在他怀里突然开始小声哭泣起来。他哭得很可怜,像是整个世界都从中间撕裂开来,落下了第一颗夏天的雨。

  泊进之介慢慢拍英志的背等他哭完,用纸巾擦英志的脸,大概是父亲的怀抱太温暖,又太安全,他没法不哭。今天他失去了一个不会说话但是很擅长飞的朋友。等他停下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父亲正默默地看着他。

  “我们出去吧?”他柔声对刚刚哭完的英志说,英志还有点一抽一抽的,于是他牵着英志走到夏季蝉鸣之中,外面不是特别热,他给英志戴上小学生的帽子。

  他们穿过漫长的街道,进之介牵着英志的手,英志在走到某一棵挂着蝉蜕的树下时扯了扯进之介的手,问:“爸爸,你也会死吗?”

  “是的,我也会死。”他挠了挠英志的手掌,微笑着说,“人都是会死的。”

  “那有没有什么东西不会死呢?或者是说不会变成老爷爷老奶奶?”孩子被父亲的微笑安慰,颇为孩子气地问,声音里还带着微弱的鼻音。进之介犹豫了一下,轻轻地说:“我有一些朋友可能可以活非常非常久。”

  “那如果和他们做朋友的话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失去朋友?”英志问。

  “不是这样。”进之介说。不是这样,不是所有有长长久久活下去能力的生命都能活到老,“他们不会老死,但是他们也不在了。他们是我和你妈妈的朋友,在你出生之前认识的,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经死去了。”

  他们在一家公园里的小店门前停下来,泊进之介把孩子留在树下,自己去给他买冷饮,他给英志和自己买了盒装的哈根达斯,巧克力和香草味,顺手还买了奶糖放在口袋里。英志拿了巧克力味,于是他拿起香草味。

  把冰激淋用小勺往嘴里挖的时候他想起Heart。

  他总是在某些时候想起恶路程式。常出现的会是Medic,Brain和Chase。但是最常出现的却是Heart。泊进之介偶尔会想如果Heart不是Heart那么他们很有可能成为非常亲密的朋友——或许也可能不会,因为Heart总是太潇洒。他会笑,像那样看向任何人或者恶路程序,然后肌肉提拉出独属于Heart的那种妩媚又温暖的笑纹。他的眼睛总是像火苗一样在腾腾的跳跃。自尊又强大,眉毛有时候皱起来,然后又舒展开——无论是怎样的表情都无疑带着Heart独有的自信。在泊进之介脱离drive的时候Heart不会继续战斗。他知道为什么。他理解Heart。

  他曾来过这世界,生活过,战斗过,有很多恶路程式朋友,也失去过很多,有人类朋友,有短暂而明亮的一生。他追寻着“喜悦”这种情绪,有可能也有许许多多想做的事,大概率和人类想做的事大不一样,但是大概总会有。如果有机会的话。

  那时候他看着他,笑了。Heart因为在最后认识的第一个人类朋友而高兴,即使已经没有时间像朋友那样相处,所有可能性都在那时候被切断,短暂到如同樱花,甚至比樱花还要短。

  在他死之前的大雨之中他和雾子看着他逐渐消失,世界上的恶路程序再不存在,他也不再是假面骑士。平顺如湖面的幸福接二连三遍布他的生活,就像花朵一样静静摇晃着,落下一朵,另一朵又盛开,就像是永远不灭的花季。而Chase,Heart,乃至于刚,全部被这种幸福抛下。

  

  英志想尝尝他的香草味,于是用小勺子挖来巧克力味的用以交换。他吃掉那一点,用自己的勺子挖了一小块给英志。太阳渐渐落下去,他忽然想起某一天看到的新装上树上的喷淋器,因为很近的地方是一片空旷的太阳可以在另一侧穿透的草坪,因此从树上落下来的水会非常漂亮。泊进之介就是这样会盯着一些并不那么重要的让人舒服的东西,然后记住的人。他舒舒服服偷懒的地方总是这样泛着金纱一样的灿烂。

  “要不要去看很好看的树?”他问英志,他很乐意把这些细小的东西分享给他深爱着的孩子,无论是独角仙,折纸还是踢罐子的技巧还是这样那样美丽的,深藏的秘密基地。英志吃完了冰激凌,很认真地点头。他还没有毫无阴霾地开心起来,但是已经不再像刚刚那样难过。

  于是他们还是继续往公园里一片相对来说比较空旷的地方走去。英志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大概还在害怕。他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因为突然失去的独角仙朋友骤然回到更小的时候一般紧紧地抓住父亲的手。

  

  那一天他们走过了在英志看来非常长的路。穿过在儿时的英志觉得很长很长的路之后他们到了一个英志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他虽然觉得陌生,却始终没有害怕,因为爸爸就在身边,就像在害怕的时候他会抓住妈妈的手一样,如果身边有亲近的大人,似乎就没有什么太值得害怕的。因为这一片地方是他们熟悉的,所以他们才会带他到这里。但是那些树并没有像父亲说的那么好看,他们就像所有树一样闪着夕阳下的金光,在风中翻动叶子,树顶上还装着并不那么漂亮的喷淋器。

  但是突然金色的水雾就从树的顶上飞了起来,向四面八方散开,树的叶子很快就被打湿,闪着明亮的金色光芒。他不自觉地更加抓紧了父亲的手。很快叶子就都被打湿,千千万万的明亮水滴饱浸阳光从树上不断地落下来,像流动的金子或者乐佩的头发,或者像年纪尚小的英志能够想象的流星一样美丽。金色的轻纱一样的水雾就像梦境一样,让他在突然间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悲伤。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这样美丽的东西爸爸妈妈的朋友再也看不到,或许从来没有看到过,因为爸爸没办法带他到这里来,就像独角仙没有他喂了一样,都是坚定而不可回转的撕裂。

  “爸爸,”于是他拉了拉父亲的手,“你还会难过吗?”

  他看到父亲的脸上闪过一刹那怀念的裂痕,然后父亲蹲下来,在他身边,似乎想说话,但是他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于是他明白,父亲还会难过,为了他已经死去的朋友。

  英志一直是一个开心的小男孩,即使是有时候被舅舅或者是爸爸捉弄生气了,或者是摔倒之后在膝盖上留下很痛的伤口,又或者是生病之后,只要好起来,然后吃到妈妈做的喜欢吃的东西或者是喜欢的零食就会变回那个非常开心的小男孩。他一直被爱着,因此也很难因为害怕爸爸妈妈抛弃而恐惧或者难过。但是今天独角仙死去之后他在吃他很喜欢的冰淇淋的时候也并没有开心起来。

  这世界上原来还是有一些没法被好吃的东西治愈的伤口。

  在他得到父亲需要安慰的信息之后,他想去抱住父亲,但是父亲已经在他思考的时候剥了一颗奶糖给他吃,然后带着他平时那种稍微有点炫耀的表情说:“英志,我来给你折一颗心。”

  小小的糖纸在大人的手里翻转着折成一个扁扁的形状,最后凑到嘴边吹一下,一颗银色的心就鼓起来。

  在英志把糖塞进进之介嘴里,然后学会折一颗心之后,他听到父亲说:“我有一个朋友的名字也叫Heart。”语气非常轻松,就像晨雾从湖面飘过去。

  于是英志安心下来。

  “我们下次也带妈妈来看吧?”他拉着父亲的手说。

  “等雾子哪天没这么忙吧。”他说,摸了摸他的脑袋,把自己折的心递给英志,“今天就先把这个送给妈妈?”

  “嗯!”英志很开心地点头。

  等到暑假结束的时候,英志已经几乎忘记他的独角仙了,那只独角仙被埋进花坛里,盒子也早就被收起来。

  偶尔他会想到那天他看到的他的父亲的悲伤。在经过了比他还要大的那么多时间里他还会为之难过的,已经逝世的朋友,一定是非常,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吧?

  

  在那时候,他和雾子跪在地上,肩并肩目送Heart死去。坍塌的机械,飞翔的光点逐渐熄灭。泊进之介低下头,他在心里说:我也很高兴,Heart。

Fiona的英语美食
【英语美文】A Gift to Heart heart~
【英语美文】A Gift to Heart heart~
我de小阿姨呢

很杂的摸鱼集子

P1士郎哥,P2蛮野,P3心哥,P4葛巧,后面都是柠檬火龙果,含女装和性转

很杂的摸鱼集子

P1士郎哥,P2蛮野,P3心哥,P4葛巧,后面都是柠檬火龙果,含女装和性转

Rouge

2022年北京冬奥会

2022.2.4

立春

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开幕了

晚上看了开幕式,内心充满自豪与感动

眼眶湿润了......

我爱我的祖国

此生不悔入华夏

愿我的祖国繁荣昌盛❤️

【晚安】

2022.2.4

立春

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开幕了

晚上看了开幕式,内心充满自豪与感动

眼眶湿润了......

我爱我的祖国

此生不悔入华夏

愿我的祖国繁荣昌盛❤️

【晚安】

一头犟驴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集人格魅力及颜值于一身的迷人反派-Heart

每一帧都是壁纸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集人格魅力及颜值于一身的迷人反派-Heart

每一帧都是壁纸

阿男不渣

谁能拒绝心哥的黑西装呢……

谁能拒绝心哥的黑西装呢……

MyMuoo
Matt Cooper - All Of My Heart (One Shot Video)
Matt Cooper - All Of My Heart (One Shot Vide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