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eathers

8346浏览    144参与
荼蘼

  食腐、化蝶

  p3是原来的草稿

  食腐、化蝶

  p3是原来的草稿

换了头像的Discord

【Chansaw】sub rosa

  把她放下泥土里去:

愿她娇美无暇的肉体上,

生出芬芳馥郁的紫罗兰来!


有一件事需要在玫瑰之下被讲述,我从来没和别人讲过:我死时仍是一个处。女,严格意义上的。


我的希德和希德分享的所有性经历都是在《阁楼论坛》之类的杂志上读到的,那些姿势和道具什么的。我一般会说我只和年长的有钱男人做,比如我爸的合伙人什么的。我知道作为学校食物链的最顶层,我应该有一大群追求者随时愿意躺倒在我脚边央求我施舍一个眼神,我也的确拥有这些,找到一个性伴侣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一想到和男人做就让我......

  把她放下泥土里去:

愿她娇美无暇的肉体上,

生出芬芳馥郁的紫罗兰来!

 



 

 

 

 

 

有一件事需要在玫瑰之下被讲述,我从来没和别人讲过:我死时仍是一个处。女,严格意义上的。

 

我的希德和希德分享的所有性经历都是在《阁楼论坛》之类的杂志上读到的,那些姿势和道具什么的。我一般会说我只和年长的有钱男人做,比如我爸的合伙人什么的。我知道作为学校食物链的最顶层,我应该有一大群追求者随时愿意躺倒在我脚边央求我施舍一个眼神,我也的确拥有这些,找到一个性伴侣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一想到和男人做就让我恶心。我讨厌他们闻起来就让人反胃的味道,讨厌他们的声音,简直烦透了他们的愚蠢,每一个韦斯特堡的男学生都蠢得让人无法忍受,性是驱动他们做任何事的动机,他们的想象力唯有在这件事上大发光彩,一个马克杯,一个贝壳,一支铅笔都能和性扯上关系,这和畜生没两样。不然就是只在乎藤校的怪人,我是说,他进了普林斯顿又有什么意思呢,还不是去做和在韦斯特堡一样的事——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搞进更高级的地方。

 

杂志上说这种情况等我结婚了以后就会好。好了,现在我一直会想着结婚这件事了,婚姻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东西,我们都知道,很多人说完结婚誓词就赶不及要出轨。我的父母不爱对方,他们更像是同事而不是夫妻,事实上我都不能经常见到他们,他们彼此也不常见面,我也不在乎,只要我的卡里有钱就好;麦克纳马拉的父母闹离婚,她很少和我们提起这些,但是能看出这事打倒了我们的啦啦队长;维罗妮卡的父母很友好,但是出于某些原因,维罗妮卡觉得他们是假人。我不能想象我处在一段婚姻里的样子,实际上连不在韦斯特堡的样子我都想不出来,我似乎一直都在这里,最后我也确实留在了这儿。这让我喘不过气来,也许西尔维亚·普拉斯当初就有这样的感觉。我在读《钟形罩》,我读得很慢,可能我真有什么阅读障碍,同我不想做作业时拜托我爸搞到的诊断书上说的那样。上个学期我说我有阅读障碍的时候,阅读障碍瞬间在韦斯特堡流行了起来,我做什么都会有人模仿。只要我说什么,别人就会受到影响。比如我对希德说“你也太胖了”她就会在午餐后催吐;“你的胸应该再大点”她就会向她妈要钱做隆胸手术。我几乎是读个十几页就要停下来喘口气,去酒柜倒上一杯我妈收藏的红酒,她通常会醉得以为是自己喝完了那些发酵的葡萄汁。我也不是个书迷,相反,读书总是让我头大,我只不过是因为这本书的火爆而去读它,但是它却像一条寄生虫牢牢吸在我的腿骨上,等我要忘记它的时候它就在我的肉里扭动起来,疼痛从大腿传到骨盆。谢谢维罗妮卡替我写了一星期的写作课作业,省了我的力气和钱,虽然这是她该做的。

 

啊,对了,维罗妮卡,维罗妮卡。

 

女人们让我稍微不那么恶心,她们都是我的臣民,有几个勉强能算我的朋友,我像下象棋一样把所有人放置到他们应该在的位置。世界是个大棋盘,每一次移动都需要我的许可。天呐,我真享受这个过程。总有人需要担起领导这个责任,那个人刚好是我,希德·钱德勒。但是维罗妮卡·索耶,她太不一样了。在我的管理下,每个人都各有其位,各负其责,这个维罗妮卡好像不在乎我一手创造的并且引以为傲的等级制度。甚至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把她放在什么位置上。

 

我通常会按照希德教教义里的七宗罪:肥胖、丑陋、胆小、无趣、土气、贫穷、廉价,给人划分等级,犯的罪越多的,越是低级,如果七条都犯了就只配和垃圾桶一起吃午餐了。维罗妮卡一条都不沾边,于是我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她配成为我的朋友。我等了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等着她来向我投诚,而不是加入那个脑残的时刻不忘她的新毛衣的柯特妮,结果她两边都不选择,她宁愿和贝蒂·费恩玩芭比,像个小学生!我从远处看着她,从高一开始。我看着她在更衣室里解开衬衫的扣子,花洒里的水流过她棕色的头发;她总是在写她那本该死的日记,在法语课上她戴着滑稽的单片镜写啊写,写到世界都不存在。我从来没有花过这么长的时候去注视另一个人类,这算是很高级的赞美。我好奇维罗妮卡是否知道,也许没有,她仿佛不在乎我,我怎么能容忍?于是我给她的人际关系施加了点压力,然后在一节法语课后,我来到她的桌前,向她提供了一个和我们一起玩槌球的名额。她应该感激我,自那以后她也是一个希德了。我多希望维罗妮卡能看清楚,她选错了站立的位置,她属于我这边,她属于创造秩序的人,因为她身上有无穷的能量,甚至超越我的能量,如果不用,就太浪费了。希德·杜克没有这样的能量,她只是想着成为红色,却没有成为红色需要的本事,如果她有,她可以把绿色变成主导,而不是处心积虑取代我成为红色。我死后,虽然她看起来成为了韦斯特堡的统治者但是实际上她永远只能是绿色。更别提麦克纳马拉,谁是红色对她来说没有区别。

 

我其实不是很怕死,也不太后悔被JD那混蛋一刺激就喝下洁厕灵,只是我担心我死以后我的储物柜会被打开,而我无法阻止。储物柜里放了太多我和朋友们的合照,还有和维罗妮卡的。我本应该不在乎她们,就像我不在乎学校的其他人一样,可惜内心深处,我在乎她们,我们几乎形影不离。即使,杜克那个没良心的为我的死赞美上帝,麦克纳马拉想借我的死讨假期,而维罗妮卡......她们依然是我的朋友。更衣室的柜子里那块斯沃琪手表原先是为了维罗妮卡的生日准备的,我还没来得及送给她就死了。维罗妮卡糟糕的配饰品味该怎么办呢?蓝色看起来太冷漠了,我想要她身上带一些红色。最后她从杜克头上抢走了我的发带,我算是如愿,如果非要有一个人继承红色,我希望是她。

 

维罗妮卡很少送我礼物,鉴于她帮我做的这么多作业和伪造的请假条,她被原谅了。她在我上个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个马克杯,上面有我们四个人的颜色。维罗妮卡说那是她自己做的。我觉得这个杯子很傻,然后还是收进了厨房的柜子里。我没有下一个生日来看维罗妮卡会送我什么傻玩意了。多无聊啊!如果最后杀死我的洁厕灵被装在那个杯子里,事情就更讽刺了。

 

 

我早该知道害死我的会是蓝色,我一直都知道害死我的会是蓝色。当蓝色的消毒液流进我的喉咙,灼烧着我穿着红色的身体的时候,我竟然想说的是:维罗妮卡,你个脑瘫妹,你昨天买的玉米豆是原味的。结果,同样是四个音节的词,我喊的是玉米豆而不是维罗妮卡,我的遗言也太可笑了,某种程度上我感谢维罗妮卡替我写的遗书,多亏了她的妙笔生花,我甚至比生前更受欢迎了。同时我惊讶于她对我的了解,如果真的让我写自己的遗书,我估计也会写出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我不像优等生维罗妮卡·索耶一样能用文字写出我心中所想,对这世界的感觉堵在我的喉咙里,吼不出来。可惜维罗妮卡依然恨我。我一点也不在乎。

 

我安排谁和谁睡觉,这是个传统,是我权力中的一部分。但是维罗妮卡选择打破这个传统,把那个雷明顿大学男孩丢在派对上,她应该像我一样给他吹箫,这样别人就会高看她一眼。虽然给人吹箫简直太恶心了,男人的那玩意长得像生肉,我漱了三遍口还是不能摆脱嘴里腐烂植物那种味道。我还是这么做了,维罗妮卡凭什么不?她想像多萝西杀掉东方女巫那样杀掉我也无所谓,谁能想到她最后真的杀了我呢?虽然这是一场荒唐的意外。该死的JD,我能看出来她完全迷上他了,狗屎。这个穿黑风衣的男人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个好选择,我看一眼就知道他是什么东西,他差点把我幸苦建立起良好秩序的学校炸成灰烬,他是混乱本身,他就是个疯子。但是维罗妮卡那时没听进我的话,我怀疑她甚至都没听见我说了什么,我知道维罗妮卡会喜欢上他,她就爱和我对着干,她也是个疯子,只不过需要划根火柴把她引燃。我说过的维罗妮卡有太多的能量。维罗妮卡永远是我肉里的刺。

 

我还记得钟形罩的结尾:我怎么知道有一天——在学院,或者欧洲,某个地方,任何地方——那个钟形罩,还有它那种种叫人透不过气来的扭曲视像,不会再度降临呢?我有些恶毒地希望没有了我的韦斯特堡化成一团散沙,没有秩序,一片混乱。蜂群没有了蜂后就会这样,希德·钱德勒永远站在权力顶峰,即使她已经死了。所有人都会怀念我。希望所有人都怀念我,所有人。

 

维罗妮卡,如果有你的祝福,我腐烂的身体上就会长出紫罗兰来。

 

红与蓝自此不可分离。

 


 

 

陈与乔凌

【Heathers】Do that to me one more time

腿肉,音乐剧背景,深夜码字会放飞


1


维罗妮卡,你完蛋了。


凌晨两点,街道上没有一个人。维罗妮卡脚步踉跄,她走到一盏坏掉的路灯下,停了下来,黑暗让她不安,又让她感到一种舒适的倦意。


希德会宰了你。


她站在这圈阴影里,灯光和月光似乎都照不到她身上,漆黑的地面在她脚下软得像圣诞布丁。维罗妮卡的脑子一片混乱,跟她的胃一样——现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酒。


我不想走了,我还能去哪儿呢?还有30个小时。上帝啊,希德不会放过我的。


她还是踏了出去。


见鬼。见他妈的鬼。去死吧希德。...


腿肉,音乐剧背景,深夜码字会放飞


1



维罗妮卡,你完蛋了。

 

凌晨两点,街道上没有一个人。维罗妮卡脚步踉跄,她走到一盏坏掉的路灯下,停了下来,黑暗让她不安,又让她感到一种舒适的倦意。

 

希德会宰了你。

 

她站在这圈阴影里,灯光和月光似乎都照不到她身上,漆黑的地面在她脚下软得像圣诞布丁。维罗妮卡的脑子一片混乱,跟她的胃一样——现在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酒。

 

我不想走了,我还能去哪儿呢?还有30个小时。上帝啊,希德不会放过我的。

 

她还是踏了出去。

 

见鬼。见他妈的鬼。去死吧希德

 

维罗妮卡的脚步欢快了许多,她甚至想要唱歌,“Do that to me one more time ……”她脑子里面响起了旋律,多么熟悉的旋律,她今天还在希德·钱德勒的跑车上听到了这首歌。“Kiss me like you just did ......Oh baby do that to me once again ......”希德们把头探出车窗大声跟唱……

 

车……希德的跑车……

 

维罗妮卡想起自己如何拉开了鲜红色跑车的车门。屁股刚挨上座椅,希德·钱德勒就猛踩了一脚油门,副驾上的希德·麦克纳马拉发出尖叫:“噢!希德!”

 

希德·钱德勒发出更大的声音:“闭嘴!希德!”

“对不起,希德。”

 

希德·杜克递给维罗妮卡一片药片,她今天难得看起来比较友好。“这是什么?”维罗妮卡问道,还是接了过去。

“放心吧维罗妮卡,不是mariguana,不然希德才舍不得给你呢。”希德·钱德勒很不耐烦,维罗妮卡不知道她怎么做到一边开车一边对后座情况了如指掌的。希德总是这样无所不知。

“为这样的派对所做的一点小小准备。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希德·杜克示意她咽下去,维罗妮卡转头看见了后视镜里希德·钱德勒的眼睛。她咽下了药片,小声说了句谢谢。

“别吓到了我们小维罗妮卡,希德!她还是个小宝宝呢!”希德·麦克纳玛拉咯咯笑道。

“闭嘴!希德!”

“对不起,希德。”

 

维罗妮卡看着前方,希德·钱德勒握方向盘的两只手涂着血红的指甲油,上面的水钻反射着车灯光芒。

 

这是我第一次被邀请参加这样的派对。

 

喝了太多酒,现在仿佛有赫利俄斯驾着日辇在她胃里奔腾,她喉咙发干,嘴里泛苦,那颗几小时前咽下的药片仿佛还卡在她喉咙里。维罗妮卡甚至想要在路边花园的水龙头里接点水喝。

 

等等,这个门牌号……维罗妮卡不会比别人更清楚这是哪里。这是他家。她曾经从加油站一路跟他来到这里。

 

是啊,今晚。我可以为所欲为。

 

院子外的树篱不高,翻进来不算费劲,但维罗妮卡着实用不太清醒的大脑思考了好几分钟JD的卧室在哪个方向。好在她记得清楚。她揉了揉两颊,坚定地走了过去。

 

为什么不呢,维罗妮卡?为什么不呢?

 

她轻轻拉开了玻璃窗,先跨过一只腿,很好,很安静,她已适应夜色,可以看清JD在床上熟睡的身形。迈第二条腿时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她的皮鞋勾住了窗户的防盗扣,整个人身形不稳摔在了地上。

卧室窗台很低,摔地倒是不怎么疼,就是声响吵醒了JD,他打开了床头的落地灯,惊讶地过来扶她:“维罗妮卡?你怎么在我卧室里……”

“嘘——”维罗妮卡食指按在他嘴唇上,他刚醒,皮肤很热,“我不是维罗妮卡。但是——晚上好啊,JD!”她嘻嘻笑了起来。


他们坐在地板上,JD缓过来了一些,他闻到维罗妮卡身上烈酒、烟草和汽水味糖果的味道。落地灯光线有些暗,只有维罗妮卡的眼睛在发亮,她的手不太准确地在他身上探索,整个人贴了上去。JD僵住了,任她抱着。他从她头发上面拿下一小条粉红色的亮纸片,“你不是去兰姆的派对了吗?嘿,你还好吗?不是·维罗妮卡·小姐?”

 

维罗妮卡把他搂得更紧。

“是啊,兰姆的派对……好极了!糟透了!我得罪了希德·钱德勒,她这辈子都不会放过我,在韦斯特堡!他们都见鬼去吧!希德会扒了我的皮!星期一早上八点,希德可能会把我的头发挂在储物柜把手上……那倒还不算最糟……”

她的脸贴在他胸口,说话含含糊糊的。

JD感觉自己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希德?你和希德怎么了?希德——”

“让希德见鬼去吧!”维罗妮卡堵住了JD的嘴,她狠狠地吻了他,“去他的希德!今晚,一切都听我的!”

 

JD举手投降,“我没意见。”

换了头像的Discord

  首先是jd和Veronica到Heather Chandler家给她做“醒酒汤“的场景,在HC家众多红色元素中背景里装饰画的一抹蓝色很亮眼。查了一下,这幅画描绘了两位分别身着红衣和蓝衣的女子打槌球。不要太爱了......接下来JD打开了橱柜,里面有一个马克杯,上面四色条带的排列顺序:红、绿、黄、蓝。HC身上的特质都代表着秩序,姐妹帮用来联络感情的槌球游戏也时刻体现着韦斯特堡统治阶级内部的食物链:红、绿、黄以及游离的蓝。象征秩序的HC和崇尚混乱的JD只能是死对头。(今天读到幼儿秩序敏感期的内容,大致是幼儿1-3岁时有强烈的追求外在事物秩序化的欲望,秩序一旦遭到破坏,就会不安、焦虑,......

  首先是jd和Veronica到Heather Chandler家给她做“醒酒汤“的场景,在HC家众多红色元素中背景里装饰画的一抹蓝色很亮眼。查了一下,这幅画描绘了两位分别身着红衣和蓝衣的女子打槌球。不要太爱了......接下来JD打开了橱柜,里面有一个马克杯,上面四色条带的排列顺序:红、绿、黄、蓝。HC身上的特质都代表着秩序,姐妹帮用来联络感情的槌球游戏也时刻体现着韦斯特堡统治阶级内部的食物链:红、绿、黄以及游离的蓝。象征秩序的HC和崇尚混乱的JD只能是死对头。(今天读到幼儿秩序敏感期的内容,大致是幼儿1-3岁时有强烈的追求外在事物秩序化的欲望,秩序一旦遭到破坏,就会不安、焦虑,再过后就会要求我守的秩序别人也要守。我:这不就是Heather Chandler baby吗)电影里HC和HM的房间都出现过,分别有很多她们各自代表色的元素,但是HD的房间没有明确出现过,我可以猜想里面有很多隐秘的红色元素。我爱她的野心。

  然后,最重要的问题其实一开始就被提出来了。前后对应!

  电影真的很好,真的很好,浪漫透顶!

荼蘼
  一条小鱼🐟   (脚底下...

  一条小鱼🐟

  (脚底下的是南瓜

  一条小鱼🐟

  (脚底下的是南瓜

打架不准打厨子

  就是说杜克小姐真的好美啊……

  就是说杜克小姐真的好美啊……

文浅Literasty
之前剪视频的时候对carrie...

之前剪视频的时候对carrie版的I say no进行了一个降调变男声,听起来感觉还不错就把全曲降调了一下~  

之前剪视频的时候对carrie版的I say no进行了一个降调变男声,听起来感觉还不错就把全曲降调了一下~  

打架不准打厨子

  *设定全员姐妹帮成员

  p2是很早之前画的贝蒂姐妹帮服设

  

  我流BF,HD都心机,不过BF比较隐晦,HD和BF比更加张扬

  对付讨厌的人

  BF的场合:前前后后利用十来个人引起蝴蝶效应最后搞垮对方但自己似乎和整件事毫无关系

  HD的场合:利用地位威胁,进行吹狗哨式虐待(指只有受害者明白加害者所说的话有恶意,别人都不会发觉有特殊意味)

  

  

 最近来了好多新老师我好兴奋我兴奋地天天画给老师们营造我坑有饭的假象 兴奋地我抓耳挠腮上跳下窜搔首弄姿对各位老师进行一个求偶行为展示

  *设定全员姐妹帮成员

  p2是很早之前画的贝蒂姐妹帮服设

  

  我流BF,HD都心机,不过BF比较隐晦,HD和BF比更加张扬

  对付讨厌的人

  BF的场合:前前后后利用十来个人引起蝴蝶效应最后搞垮对方但自己似乎和整件事毫无关系

  HD的场合:利用地位威胁,进行吹狗哨式虐待(指只有受害者明白加害者所说的话有恶意,别人都不会发觉有特殊意味)

  

  

 最近来了好多新老师我好兴奋我兴奋地天天画给老师们营造我坑有饭的假象 兴奋地我抓耳挠腮上跳下窜搔首弄姿对各位老师进行一个求偶行为展示

明月與森林

三年了 还是不会她的袜子(悲

我之前甚至还买过两条研究

三年了 还是不会她的袜子(悲

我之前甚至还买过两条研究

打架不准打厨子

  靓妹和她们的学霸女朋友

  

  老师你不要太快走!!你多待一段时间!我真的太冷了你不要走呃啊呜呜呜

  我天天给你画饭你不要走

  靓妹和她们的学霸女朋友

  

  老师你不要太快走!!你多待一段时间!我真的太冷了你不要走呃啊呜呜呜

  我天天给你画饭你不要走

荼蘼

p2的Trigger warning:语言暴力

是shine a light(reprise)…有点阴间


p2的Trigger warning:语言暴力

是shine a light(reprise)…有点阴间



打架不准打厨子
 *有点多,都是乱脑的,看个乐...

*有点多,都是乱脑的,看个乐

  

  Duke以前应该也是V那样的好学生类型,然后和MD在一起玩,但是自己肯定是有点野心在的,所以进小团体应该会是自己主动,做了点小手脚让另外两位注意到她 自己本来就长得不错加上是年鉴主编有一定权力所以很顺利就进了

  不过虽然是好学生类型,并没有v那样对Heather的反抗意识反而是很顺从她

  (是爱,她女同,绝对喜欢)

  Heather反而不喜欢这种太顺从太容易征服的人,加上Duke总是讨好她,自然产生反作用,包括音乐剧里说她装腔作势,各种挑剔她的身材

  Duke 做了隆胸可能也是因为Heather 嫌弃她......

*有点多,都是乱脑的,看个乐

  

  Duke以前应该也是V那样的好学生类型,然后和MD在一起玩,但是自己肯定是有点野心在的,所以进小团体应该会是自己主动,做了点小手脚让另外两位注意到她 自己本来就长得不错加上是年鉴主编有一定权力所以很顺利就进了

  不过虽然是好学生类型,并没有v那样对Heather的反抗意识反而是很顺从她

  (是爱,她女同,绝对喜欢)

  Heather反而不喜欢这种太顺从太容易征服的人,加上Duke总是讨好她,自然产生反作用,包括音乐剧里说她装腔作势,各种挑剔她的身材

  Duke 做了隆胸可能也是因为Heather 嫌弃她不够丰满什么的

  本来挺厉害的小姑娘在hc的长期压制下自然也变得自卑起来

  嘲讽md拿花洒yy滋味的时候感觉也是在嘲讽自己,hd你自己都天天拿花洒想着hc滋味怎么好意思嘲讽md啊(指指点点)就像

  “不愧是曾经一起玩的人,我们都一样烂,我也和你一样卑微,得不到我喜欢的人”这种感觉

  

  

  先码到这里,hd是我姐妹帮最喜欢的角色!还脑了很多很多后面闲了继续发

打架不准打厨子

  这段真的好笑…有

  听说k和r因为gay love自杀

  Duke第一反应:no way!!!

  Macnamara第一反应*什么都不说缓缓转头看着Duke 

  os be like:

  M:那我俩咋办

  D:你看我干嘛

  就是那个呆呆的转头真的有戳到我笑穴了……

  老师快来画这个梗我画不出来那种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这段真的好笑…有

  听说k和r因为gay love自杀

  Duke第一反应:no way!!!

  Macnamara第一反应*什么都不说缓缓转头看着Duke 

  os be like:

  M:那我俩咋办

  D:你看我干嘛

  就是那个呆呆的转头真的有戳到我笑穴了……

  老师快来画这个梗我画不出来那种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