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eisenberg

475浏览    9参与
adamlambert③胖

🖤H E I S E N B E R G🖤


点画✍🏻

🖤H E I S E N B E R G🖤



点画✍🏻

辛南风

“那么敏捷,那么热切”

这次能看到《哥本哈根》的演出真的很满足了。海森堡,与玻尔师生一场,想来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不仅测不准,而且费思量。自二战之后,三次登门解释,正哥本哈根四面围城之时,还未开口已五内俱焚于此。虽多说无益,但是……尼尔斯再听我解释一次。

具体来说矛盾主要在于海森堡的选择。首要问题在于是否要研究原子弹,即海森堡所问的,“作为一个有道义良知的物理学家能否从事原子能实用爆炸的研究”。如果他决定制造,可能造成他国的无辜人民的可怕毁灭;如果不,而盟军又在同时进行裂变研究,结果可能就是自己国家的毁灭——而这两者对于海森堡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诚然,他可以简单地选择甩手不干,但这样的结果就可能是自己被秘密处...

这次能看到《哥本哈根》的演出真的很满足了。海森堡,与玻尔师生一场,想来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不仅测不准,而且费思量。自二战之后,三次登门解释,正哥本哈根四面围城之时,还未开口已五内俱焚于此。虽多说无益,但是……尼尔斯再听我解释一次。

具体来说矛盾主要在于海森堡的选择。首要问题在于是否要研究原子弹,即海森堡所问的,“作为一个有道义良知的物理学家能否从事原子能实用爆炸的研究”。如果他决定制造,可能造成他国的无辜人民的可怕毁灭;如果不,而盟军又在同时进行裂变研究,结果可能就是自己国家的毁灭——而这两者对于海森堡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诚然,他可以简单地选择甩手不干,但这样的结果就可能是自己被秘密处决,而纳粹会立即让能力不及他十分之一但是对裂变的狂热十倍于他迪布纳接替他的课题。卸掉责任并不能推卸掉因此带来的悔恨和痛苦。为了控制局面,他必须留下,无论自己是否被迫卷进这种他原本无法理解的事件,无论他是否喜欢。

而下一个问题就在于,如果决定制造原子弹,他应该如何跟纳粹申报经费和解释课题难度,既能维持核反应堆的运行,又不足以投入军用。这里又有两条线:(1)海森堡没有计算扩散律,从而高估临界质量20倍,从而显著加大了研究难度,以至让决策方面望而却步甚至想要知难而退;(2)海森堡没有选好减速剂:用了重水而不是石墨,他故意如此还是疏忽所致?

他来哥本哈根是为了什么?为了让老师亲口要求他停下来?似乎不是,因为即便如此,出于上面解释过的原因,他也不会中止研究。为了一个赦免——让理论物理的教皇,拉着他的手臂告诉他,研究成果被用在什么地方,会造成什么后果,并不是你的错?似乎也不是,因为玻尔本人无法逃脱愧疚,而他的宽慰也不可能让学生摆脱长久的悔恨和自责。又或者,他希望玻尔能够从中斡旋,让盟军和德国的核计划一起停下来?似乎也不是,因为决策并非玻尔能够掌握。

这么多次的解释,从直观感受来说,也许海森堡一向是一个天真的人,习惯了单纯的研究生活,偶尔去滑雪,弹奏巴赫,在船上和姑娘跳舞。会让人有种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么单纯,这么天真,这么可爱的人,就应该一直能够安安心心呆在实验室里,不应该由他来背负这样生死存亡的重担,做如此沉重的抉择。现在他遇到了问题,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整件事情看起来都像是强行要把橡树种在花盆里,他受不了这样的重负——他想要来问一问自己的老师,甚至不是为了取得一个建议、一个命令,不是为了来讨一个许可或者赦免——或者只是受不了这一切,想要跟一位他自年轻时就尊重、敬佩、更有学问、更宽容勇敢、一位他多少年来认准了没错的人说说话呢?

玻尔在海森堡的事情上一向善良温厚,但是自己却也因长子溺水的事情长久自责。因而看着昔日最喜欢的学生陷于痛苦之中,三十年来忍受非难折磨,他仍然觉得是自己没有照顾好他,并且因此而深深自责。虽然海森堡已经在哥廷根执教多年,玻尔和夫人仍然一口一个“孩子”,对他百般同情,希望他回家来。但是再多的善意也已是事后,在1941年9月,在当时当刻,玻尔完全无法满足海森堡的期待,无法给他任何的建议,甚至无法给一个冷静的回应——这孩子只能怀着一点点的希望,惴惴不安、胆怯、痛苦地来到哥本哈根,再心碎地回到曾经伤毁、又将再度伤毁的德国,而且这一次他们还站在与正义对立的一方。所有“为了纯粹学术”的乌托邦理由,都不足以令人信服地解释他与纳粹的关系。

这也太意难平了。

另外,剧中有很多温情脉脉的感人细节。除了海森堡对于伤毁的德意志深沉的眷恋:“Germany is where I was born. Germany is where I became what I am. Germany is all the faces of mychildhood, all the hands that picked me up when I fell, all the voices that encouraged me and set me on my way, all the hearts that speak to my heart. Germany is my widowed mother and my impossible brother. Germany is my wife. Germany is our children. I have to know what I'm deciding for them…”这是对过去和现在算不上光荣的德意志故土的爱,很复杂,很沉甸甸的,相当能够激起共情。还有玻尔夫妇多年以来对海森堡的关怀,当他是孩子一样:“So quick and eager.…Too quick. Too eager…Those bright watchful eyes…Too bright. Too watchful.”以及玻尔听说海森堡在被盟军发现以前的两周在毫无辐射防护的条件下工作,躲在山洞里研究核反应堆的启动,相当感慨万千地说“You always needed me there to slow you down a little. Your own walking lump of cadmium.”你总是需要我帮你减速,我就像是你的一块镉——这一段一直以来尤其让我感动。类似的细节还有很多,都非常动人。剧中因为时间所限无法一一表现,也有些遗憾。

顺便谈一下演员。最开始玛格丽特开口以0.5倍速说“海-森-堡-为-什-么-要-来-哥-本-哈-根”的时候,我有点慌,很担心整场会这样令人尴尬地矫揉造作下去。但是很快就能感觉到张力和剧词里的顿挫起伏,一个字一个字很轻快地从舌头上出来,像小提琴一样宁静时温和,热切时澎湃。李晔老师台词相当好,眼睛在黑暗里亮晶晶的,真的是bright and watchful.

另外,这一次注意到了原来没想明白的一些小细节。例如玛格丽特说“…this wonderfulmachine may yet kill every man, woman, and child in the world…” 原来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说“男人、女人和孩子”,而不仅仅表述为“男人和女人”,现在想来,除了单独强调孩子的纯洁无辜以增加悲剧感之外,这样说似乎也是德语的逻辑,毕竟der Mann, die Frau,das Kind. 这次,海森堡建议出去走走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Möchten Sie spazieren gehen?

——也是中毒不浅了。





昼晚

维尔纳——维尔纳。


“从地板细长的裂缝中,从所有那些霉菌线饰里,从每一个隐蔽的角落,齐刷刷地长出无数令箭一样细长的东西,弥漫在灰蒙蒙的空气中,而且都有着亮闪闪的叶子般的花边:那简直是一片温室丛林,到处是呢喃声和闪闪烁烁的亮光

这个阶级原因,这个年龄原因,总之什么美好的东西经过我眼前,最终也不是我的。天地浩大什么都没有,也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事情。1921年有一个明媚的春日我错过了,现在那个春日不在了,我想走过去吻他,问他你还记得我吗,维尔纳?

——仿佛置身于虚假却又灿烂的春天。”

s.o.s d'un teerien en detresse


“从地板细长的裂缝中,从所有那些霉菌线饰里,从每一个隐蔽的角落,齐刷刷地长出无数令箭一样细长的东西,弥漫在灰蒙蒙的空气中,而且都有着亮闪闪的叶子般的花边:那简直是一片温室丛林,到处是呢喃声和闪闪烁烁的亮光

这个阶级原因,这个年龄原因,总之什么美好的东西经过我眼前,最终也不是我的。天地浩大什么都没有,也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事情。1921年有一个明媚的春日我错过了,现在那个春日不在了,我想走过去吻他,问他你还记得我吗,维尔纳?

——仿佛置身于虚假却又灿烂的春天。”

s.o.s d'un teerien en detress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