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ermione granger

4125浏览    667参与
Hermèspallas

目前老福特上还没有的伏赫文集合

  1. 灯澳太太的逆流 贴吧链接 https://tieba.baidu.com/p/5467904823  这篇是我的入坑文,结果坑了。。。不过真的超级好看!!!强推

  2. 哈暮都爱太太翻译的Capre Diem(及时行乐)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4940223073?pn=16  这篇我真的很喜欢,化学反应描写得很出色,这不过作者太太在细节上有点瑕疵,不过瑕不掩瑜,强推

  3. yuk__jj太太翻译的Ultima ratio(最后的方法)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

  1. 灯澳太太的逆流 贴吧链接 https://tieba.baidu.com/p/5467904823  这篇是我的入坑文,结果坑了。。。不过真的超级好看!!!强推

  2. 哈暮都爱太太翻译的Capre Diem(及时行乐)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4940223073?pn=16  这篇我真的很喜欢,化学反应描写得很出色,这不过作者太太在细节上有点瑕疵,不过瑕不掩瑜,强推

  3. yuk__jj太太翻译的Ultima ratio(最后的方法)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92408160 这是Ultima ratio最早的译版。但太太没译完(可能是太长了?)很好看,不过有点虐就是了。看你喜不喜欢虐文吧,如果喜欢就是强推

  4. 哈暮都爱太太续译的Ultima ratio(最后的方法)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4992610466 这次也没译完(应该是因为太虐了吧。。。)

  5. 扑克脸icy太太再续翻的Ultima ratio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5958060395 还是没翻完,可想而知这篇文有多虐心,有多长了。。。所以说入坑需谨慎

  6. 怀念逝去的神话太太从三十九章开始翻的Ultima ratio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465577617?pn=26 忘了翻没翻完了,大家就自己看看吧(感觉我这话说的好不负责任)

  7. 甄应嘉袖太太翻译的Somewhere in time(时光某处)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4997851997 这篇。。。似乎又黑老邓的嫌疑,反正我不太喜欢,不过这位太太没翻完

  8. 不忘不羡太太翻译的Somewhere in time(时光某处)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5853706487 额,这位太太也是没翻完

  9. 断魂ぬ残梦太太翻译的Somewhere in time(时光某处)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173618861 翻完了,撒花!!!

  10. 浅吟的涟漪太太翻译的Absence(缺失)贴吧链接 https://tieba.baidu.com/p/6467560228

  11. 清新柠檬茶319太太原创文Snowflake <雪花> 贴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1898324850


  • 未完待续














Hermèspallas

【授权搬运|犬赫|完结章】克利切日记

1995/11/8 Wed
  起死回生术可以笼统地分为两个方面,其一是精神层面,其二是肉体层面。中世纪是此秘术最为盛行的时代,当时女皇命格林格拉斯家族秘密经管精神层面,命布莱克家族秘密经管肉体层面。十多年后,战争爆发了,女王退位,格林格拉斯家族选择把此秘书公开经营,以求得高额利润;而布莱克家族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选择了保留此秘术。
  因此,现在才有很多学者错误地认为,起死回生术是专为格林格拉斯家族所有的。接下来,本书将论述起死回生术的相关原理。
  ——节选自《布莱克家族的兴盛》

  今天乌姆里奇被福吉叫到魔法部里去了,十有八九是关于协议的事情。
  大少爷此刻正焦躁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可乌姆里奇...

1995/11/8 Wed
  起死回生术可以笼统地分为两个方面,其一是精神层面,其二是肉体层面。中世纪是此秘术最为盛行的时代,当时女皇命格林格拉斯家族秘密经管精神层面,命布莱克家族秘密经管肉体层面。十多年后,战争爆发了,女王退位,格林格拉斯家族选择把此秘书公开经营,以求得高额利润;而布莱克家族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选择了保留此秘术。
  因此,现在才有很多学者错误地认为,起死回生术是专为格林格拉斯家族所有的。接下来,本书将论述起死回生术的相关原理。
  ——节选自《布莱克家族的兴盛》

  今天乌姆里奇被福吉叫到魔法部里去了,十有八九是关于协议的事情。
  大少爷此刻正焦躁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可乌姆里奇还没等到,却等到了麦格教授给他的代课通知。
  五年级的黑魔法防御术刚好学到“第四章复苏”,大少爷学着乌姆里奇的样子,给孩子们从书上选了一段定义按要求抄写,可格兰杰小姐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先生,您教我们点儿有意思的东西吧,今天乌姆里奇教授又不在,是不是?”她吐了吐舌头。
  哈利小先生似乎被她的举动吓坏了。
  “教授,我听我的母亲说起过,您的家族是唯一一个掌握复苏秘术的家族。”斯莱特林的小扎比尼先生似乎也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的样子,“不知您是否可以演示一下呢?”
  好你个格兰杰,大少爷优雅地推了一下眼镜。他打开了随身工具袋,从里面拎出了一只裹着塑料袋的死狗。
  这条小黑狗应该死了很久了,左腿上的皮毛已经溃烂,但在魔咒的作用下,依然保持着死时候的形态。
  小狮子们纷纷倒抽了一口冷气。
  大少爷把黑狗放在讲台前,开始念咒。伴着吟诗一样的咒语,开裂的皮毛开始逐渐愈合,皮下的血液开始流动,干燥的鼻子渐渐变得湿润,就在所有小巫师的注视下,它使劲呼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
  教室里一片寂静。
  大少爷无视了格兰杰小姐望向他的意味深长的目光,轻轻敲了敲黑板。
  “你们都记住了吗?”
  学生们纷纷摇头。
  “很好。”大少爷开心地笑了,“课后写一篇关于‘复苏’的魔咒论文,步骤不全的期末都按不及格处理。下课。”
  1995/11/23 Thu
  哈利小少爷和格兰杰小姐等人被乌姆里奇抓住了,他们被扣押在了二楼的空教室。
  得意忘形的乌姆里奇下楼审他们时,居然忘了带上她的保险箱。那里面装着一周前福吉给她的协议原件,往常她从来不离手。
  大少爷顾不上其他,趁着空挡撬开了这个小箱子。
  里面居然全都是白纸。
  果然是个圈套,食死徒的真正目标是神秘事物司。大少爷懊悔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连忙把消息给邓布利多传了过去。
  白胡子老头的回复是,将计就计。提前安排凤凰社成员埋伏在司里,重创食死徒。
  “哈利不会受伤的,所有凤凰社成员都在保护他,他是我们的希望。” 
  “汤姆不敢亲自来,他绝不会贸然地出现在公众面前。”邓布利多承诺。
  “知道了。”大少爷回答。
  他使劲儿吸了一口气,打开门跑下楼梯。
  无论在走廊里多么慌乱,等到了门口大少爷还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理了理额前的银发,轻轻敲了敲门。
  “加里,你怎么下来了?”乌姆里奇用甜腻腻的声音说道。
  “多洛雷斯,你可能忘了,我不是最喜欢折磨人这种事情了吗?”大少爷轻蔑地回答。
  他走到哈利小先生的面前,捏了捏男孩的脸。
  还好都是皮外伤。
  “救世主还是这么不服输,嗯?”大少爷嘲讽的问。
  “呸!”旁边跪着的格兰杰小姐狠狠吐了他一口,鲜血溅到了他白袍子的前襟上。
  大少爷似乎被激怒了,他猛地拽起格兰杰小姐的手,“小姑娘,你得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他一边恶狠狠地说着,一边偷偷把把左手食指上的普兰德魔戒蜕了下来,塞进格兰杰小姐的手心里。
  “我去换身衣服,多洛雷斯。”大少爷丢下这句话便迅速离开了房间。
  因为失去戒指的缘故,他的脸也慢慢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但大少爷顾不上变形他的外貌,他现在必须尽快赶到神秘事务司做好埋伏。
  …
  神秘事务司里绿光交错,哈利小少爷紧紧地握着预言球;唐克斯在对付卢克伍德,她沉稳地念出咒语,遮挡在敌人前面的石柱一下子碎成粉末;大少爷此时正与莱斯特兰奇夫人激战,对方明显不敌大少爷,一束红光便把她击到了后面的墙壁上。可就在这时,伏地魔居然来了。
  大少爷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这可是邓布利多计划之外的。
  原本对凤凰社有利的局势瞬间被逆转,食死徒又猖狂了起来,那些翻倒的陈列架使场面变得更加混乱。大少爷顾不上其他,立刻往哈利那边跑,莱斯特兰奇似乎抓到了这个机会,立刻朝着大少爷发射出一个死咒,大少爷虽然躲开了这道咒语,但他没能躲开伏地魔朝他发射的那道红光。光束刚好击中他前胸。
  他脸上的担忧还没完全消失,脸还直直地望着门口的那个方向。
  邓布利多来了。
  大少爷似乎过了很久才倒下去,他的身体弯曲着,落下时穿过了悬挂在拱门上的破旧帷幔。
  …
  
  帷幔那头是一个白茫茫的世界。
  “第113个。”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大少爷连忙从白地板上爬起来,发现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隔着一张桌子坐在他面前。
  “菲尼亚斯?”大少爷不确定地问。
  老者慢慢从桌子上的文件抬起头,锐利的眼神把大少爷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别告诉我你是一个布莱克。”他扯了扯嘴角,“你得犯了多大的罪过才能享受到’拱门’的刑罚?真是为家族蒙羞。”
  “不是的,曾祖父,”大少爷露出尴尬的神色,“我是不小心掉进来的。”
  “那更是为布莱克家族蒙羞,你想想自己是有多愚蠢才能不小心掉进来?”菲尼亚斯哼了一声,扯下了一页登记表递给他。
  “把这个填了。”
  表上的问题无非是记录一些生平,大少爷边想边写,同一个问题勾勾抹抹了好几次,菲尼亚斯倒是站在他身后饶有兴趣地看着。
  就在大少爷写到波特夫妇死亡,自己进阿兹卡班的时候,菲尼亚斯突然用羽毛笔戳了戳他的后背。
  “你还愧疚吗?”老头撅着他的胡子问。
  “坦白说,已经不了,”大少爷挠了挠头发,“但还是有点难过。”
  菲尼亚斯叹了口气,“不是你的错。”
  等写到1995年9月之后,大少爷的语言明显顺畅了许多,毕竟这是他最能找到自己生命价值的日子。写得正开心,菲尼亚斯又使劲儿戳了戳他的后背。
  “字数超了,”菲尼亚斯恶狠狠地看着他,“看来你真的很喜欢以别人的身份生活不是吗?”
  “如果相对比于荒诞的学生时代和阿兹卡班那几年的话。”大少爷耸了耸肩。
  “蠢货,”菲尼亚斯用笔敲了敲大少爷的头,“能否实现自己的价值取决于自己的内心,布莱克家族也从不出废物。”
  大少爷马马虎虎地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刚才那些话真的听进去多少,“还有,曾祖父,你怎么会呆在帷幔的这头?”
  “我死后就在这儿找了个工作,跟米兰达·戈沙克三班倒。”菲尼亚斯简单地回答。
  “好吧,”大少爷晃了晃手里的登记表,“那我接下来是要接受轮回了吗?”
  “谁说你死了?”菲尼亚斯反问。
  “我没死填什么轮回登记表啊?”大少爷简直要被气笑了。
  “我就好奇一个不小心掉进帷幔的人以前做过什么事儿。”菲尼亚斯的眉毛扬得高高的,一脸恶作剧得逞的表情,“托梅林的福,有人救了你。在你堕入帷幔的时候,她念了起死回生咒,因此你得到了一个重返巫师界的机会。”
  “谁?”大少爷的声音激动地微微颤抖,他能猜出来那人是谁,他只是需要确认——
  “还能是谁?”菲尼亚斯的笑容里带着揶揄,“你把普兰德魔戒给了谁?”
  “那我现在能回去吗?”大少爷抹了一把脸,此时他的身体轻盈的就像是所有伤口都痊愈了一样。
  “不急,”菲尼亚斯悠悠地回答,“等你下了葬再走,毕竟为一个死人平反要比活人容易得多。”
  1995/12/6 Wed
  大少爷回来了,以一个清白的身份。
  凤凰社里的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开心,麦格教授为了给大少爷庆功,在南部的海滩边举办了长达一天一夜的狂欢。食物和酒水都是韦斯莱双胞胎们负责的,我这个小精灵也落得清静。
  格兰杰小姐没有混在人群中,她独自一人坐在栈桥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少爷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他拿起一件斗篷,赤着脚朝女孩走去。
  “怎么在这儿?”大少爷用手把着木头栏杆了下来,顺手把斗篷披在女孩瘦弱的肩膀上,“我回来你不开心吗?”
  “怎么会,我当然很开心。”格兰杰小姐连忙否认道。
  “那如果我现在请求你和我在一起,你会不会再开心一点儿。”
  格兰杰小姐似乎被吓了一跳,“别开玩笑了,小天狼星,你喝醉了。”
  “我才没喝醉,”大少爷转过头认真地看着格兰杰小姐的眼睛,“做卧底的时候让你难过了那么多次,做我夫人补偿你吧。我现在可是自由身了。”
  他把格兰杰小姐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真挚的灰眼睛里没有一丝玩笑的影子。
  “如果我说不呢?”格兰杰小姐的脸隐藏在阴影里,说不清情绪。
  “你可没法说不,”大少爷小心地拥住女孩,语气里夹杂着有点委屈的小情绪,“都收了我的戒指了,你早应该是我们布莱克家的人了。”
  格兰杰小姐微微顿了一下,随后紧紧回抱了面前的男人。
  “恭喜重获自由,布莱克先生。”
  “我爱你,赫敏。”

Hermèspallas

【授权搬运/犬赫/第十三章】克利切日记

  1995/10/30 Mon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福吉再也没出现过,多洛雷斯似乎也有些安静的不正常。
  大少爷手里正拿着刚刚从魔法部批准的教师审查令,密密麻麻的纸上写的都是废话,他不禁想起那天晚上格兰杰小姐那个“空头协议”的推测。
  会不会这个协议真的只是一个障眼法呢?他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回忆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可当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身后好像有一个人在跟着他。
  无声咒,隐形衣,但却不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样子,他第一反应就是哈利。
  于是大少爷没有选择直接回办公室,他七扭八拐地走到一处死胡同里站定,慢慢地转过身,想看看他的教子要做些什么。
  没想到格兰杰小姐在他面...

  1995/10/30 Mon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福吉再也没出现过,多洛雷斯似乎也有些安静的不正常。
  大少爷手里正拿着刚刚从魔法部批准的教师审查令,密密麻麻的纸上写的都是废话,他不禁想起那天晚上格兰杰小姐那个“空头协议”的推测。
  会不会这个协议真的只是一个障眼法呢?他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回忆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可当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身后好像有一个人在跟着他。
  无声咒,隐形衣,但却不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样子,他第一反应就是哈利。
  于是大少爷没有选择直接回办公室,他七扭八拐地走到一处死胡同里站定,慢慢地转过身,想看看他的教子要做些什么。
  没想到格兰杰小姐在他面前揭下了隐形衣。
  “调子很好听,先生。” 
  “为什么跟着我,格兰杰小姐?我可不记得我是你的声乐课教授。”大少爷推了推眼镜,一副傲慢的口气。
  “那你又是为什么篡改了我的记忆呢?”面对着最直接的坦白,格兰杰小姐显得有些害怕。
  “篡改记忆?”大少爷皱起眉毛重复了一句。
  他的记忆魔法是儿时跟着奥莱恩学的,按理来说很少有被人识破的可能性,更别提对面是一个才上五年级的小巫师。
  “是的,就是我去关禁闭那天。”格兰杰小姐似乎勇敢了起来,“从表面来看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但那天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您办公室,现在却能把所有物品的细节摆放记得清清楚楚。”
  “我暑假时读过一本书叫《无法估测的魔咒弱点》,那上面说,就算是再优秀的巫师,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可能把所有细节全部还原到记忆里。所以我断定有人改了我的记忆。”
  大少爷赞许地拍了拍手,“聪明的小姑娘,那你又是怎么断定是我改的呢?”
  格兰杰小姐扑哧笑了,就像拿到了什么好吃的糖果一样,“这不是很容易了吗,先生,您就是那个最熟悉您办公室的人呀。”
  “可是…先生,”格兰杰小姐又变得吞吞吐吐,她紧紧地咬着嘴唇,“您到底是谁呢?”
  外面的月光透过窗子洒进走廊里,把站在窗子左右的二人分隔开来。
  大少爷就只是安静地看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赫敏!我在活点地图上看到你在这儿,”远处跑来的西莫小先生打破了僵局,“是哈利,哈利梦到了罗恩的爸爸受伤了,邓布利多叫你也过去。”
  “在哪受伤?”大少爷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严肃。
  “听说在,在,神秘事务司。”这个小先生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
  1995/11/2 Thu
  韦斯莱先生平安读过危险期,孩子们的假期是在格里莫广场过的。
  我受命令回到格里莫广场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尽管我真的不想面对救世主那张焦虑的脸。
  “小天狼星去哪了?”哈利小少爷几乎问过了格里莫广场里的每一位凤凰社成员。
  大少爷的潜伏是绝密,除了穆迪金斯莱邓布利多谁也不知道,卢平先生也只能给他一个模糊的答案:“邓布利多把他派到南方执行任务去了。”
  “教授,那您能改变活点地图上的名字吗?”格兰杰小姐插了进来。
  “我不太清楚,赫敏。”卢平先生回答。“那个地图大部分都是小天狼星和詹姆完成的。”
  “教授,那您知道什么歌是这个调子的吗?”格兰杰小姐演示了一遍。
  “很抱歉赫敏,我也没有听过这首歌。”卢平先生温和地笑了。
  格兰杰小姐的脸上露出有点儿失望的表情。
  “听起来像是阿兹卡班的教歌,”珀西小先生走了过来,脸上露出明显的厌恶,“克劳奇先生曾带我去过那里。听说每每开饭的时间,阿兹卡班的死囚们总会嘶喊着这首歌,祈求梅林的宽恕。”
  噢!这是那天大少爷在走廊里哼的那个调子。
  八成是暴露了,我乐观地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