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obbit

3707浏览    220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02 12:32
Nanagi
明明是个温馨的故事.........

明明是个温馨的故事...........

明明是个温馨的故事...........

Nanagi

“莱戈拉斯!看清楚!为父教你高冷的喝法!高冷的精灵在任何情况下也要抬起我们高傲的下巴!”

“是”


#酒鬼不要带孩子#

“莱戈拉斯!看清楚!为父教你高冷的喝法!高冷的精灵在任何情况下也要抬起我们高傲的下巴!”

“是”



#酒鬼不要带孩子#

烟水旧章台

【Hobbit/霍比特人】【索博】Nightmare(短篇HE一发完)

CP:Thorin Oakenshield/Bilbo Baggins

          索林/比尔博

分级:NC-17

简介:一个失眠互助小组的故事,一半时间都在道歉的索林,不停安抚矮人国王的比尔博,一点点误会,以及很多的糖。


比尔博猛地睁开眼睛,惊跳着撑起上半身,一声尖叫卡在喉咙里。


四周一片黑暗。他花了些时间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房间,他的床。他倒下去,像个溺水的人终于挣扎出水面,大口喘气,胸口突突跳着,肋骨发疼,耳朵嗡嗡作响。


他躺着,等待身体平复下来...

CP:Thorin Oakenshield/Bilbo Baggins

          索林/比尔博

分级:NC-17

简介:一个失眠互助小组的故事,一半时间都在道歉的索林,不停安抚矮人国王的比尔博,一点点误会,以及很多的糖。





比尔博猛地睁开眼睛,惊跳着撑起上半身,一声尖叫卡在喉咙里。


四周一片黑暗。他花了些时间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房间,他的床。他倒下去,像个溺水的人终于挣扎出水面,大口喘气,胸口突突跳着,肋骨发疼,耳朵嗡嗡作响。


他躺着,等待身体平复下来。这是第几个夜晚了?他茫然地想,冷汗浸湿衣衫。


累积的疲倦几乎压垮了他,而噩梦必定会再度来临的恐慌正对他发出警告。他起身下床,披上外套走出门去。


他已经不会半夜醒来朦朦胧胧以为自己还在袋底洞的大床上了。习惯了金属与岩石的气味,夏尔变成了遥远的奢侈怀念。


走廊里冰冷的空气令他清醒了些。巡逻的守卫隔一阵子才会到来,静谧之中只有火把噼啪爆裂的声响。比尔博来到窗边,月光柔和黯淡,令人感觉舒畅。他闭上眼,享受夜风的吹拂。



++++++++++++++++++++++++++++++++++++



或许是过分沉醉于头脑中空无一物的放松感,比尔博意识到那脚步声时,对方已到了跟前。


“……巴金斯老爷?”


比尔博疑惑索林为什么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对方显然也是一样。国王皱眉看着他,混合着疑惑和不悦的神色让比尔博意识到自己看起来想必不怎么好。“你在这里做什么?”


“……呃。”比尔博含糊地应了一声,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了一跳。


没有穿戴厚重毛皮和护甲的国王不太常见。索林衬衣上随意披着外套,站在昏暗闪烁的火光中,显得非常不真实。比尔博的脑子依旧有些混沌,他茫然地盯着索林,后者眉头皱得更深了。


“你近来一直气色不佳,巴金斯老爷。有哪里不舒服吗?”索林问,责备里暗含关切。“现在是半夜,恐怕你穿得过分单薄了。为何不回房间休息?”


“我……我不想回去。”比尔博脱口而出,心头一阵恐慌。国王好奇地挑起一边眉毛。


“如果是迷路的话我可以帮忙。”索林语带嘲讽,显然没忘记一开始比尔博被安排到皇家侧翼居住后,连着几天找不到房间位置的事,同时瞟了一眼尽头的方向,从那里拐弯,再穿过两条走廊,就能到达比尔博的住处。


“我不是白痴,多谢关心。”比尔博愤愤不平地哼着,“那么国王陛下又为何深夜在此逗留?噢,我以为伊鲁博的宫殿走廊比起夏尔的乡野小路来说多少要容易些,至少是对于自小在此生活的陛下而言。”


哈比人无视了国王的住处就在走廊另一边,显然比他的更近的事实。索林发出被呛住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比尔博才分辨出那是一声压抑在喉咙里的大笑。这不是哈比人预料中的反应,但国王侧过头,笑得肩背颤动,几乎称得上愉快。


“如果战场上能够凭口舌之能杀敌,你必定横扫千军,所向披靡,巴金斯老爷。”索林道,明亮的笑意仍留驻在眼角。


“谢谢,”比尔博涨红了脸,“你知道那绝非我唯一可取之处。”


“我从未否认。”索林用余光瞥向哈比人,比尔博努力分辨着那是否是新一轮嘲讽游戏的开端,但国王只是回过头,背着双手面朝宽阔的窗台,将视线投向城垛和远处黑黢黢的大山。


“疲倦有时对睡眠并无助益。”国王沉声道。比尔博反应过来这是在回答他先前的问题。


索林有明显的黑眼圈,发间的银丝也变多了。比尔博听过一些有关国王健康状况的传闻,但索林一直在以实际行动作出有力的反驳。比尔博在心里叹气,他太了解了,关于矮人的傲慢,责任感和自尊心。


索林并非在寻求慰藉。哈比人摇摇头。就在这时国王转过身,盯着他仔细打量,忽然倾身向前,大手撩起比尔博的刘海,掌心覆上前额。比尔博吓了一跳,不由自主退避,索林迅速用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把他固定在原地。


“我只是想确定你是否发烧,”索林嘀咕,很快放开手,“看来没有。”


“我的样子有那么糟吗?”比尔博忍不住问,皮肤上残留的触感轻微却鲜明,令他分心。


“好不到哪儿去。”索林答道。


“真的不舒服我会立刻去找欧音,”比尔博道,“不会像某个傻瓜一样硬扛着。”


索林无言地瞪着他。比尔博咧嘴笑起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半身人,”国王面露愠色,“为何在此处?希望你有个好理由。”


比尔博支吾着。索林一旦执着于什么就很难蒙混过关,但坦白也不是个好主意。


“就是……不愉快的梦……之类,对,没错。”比尔博耸耸肩做了个鬼脸,拿眼角瞟着索林。


“噩梦?当真?”索林哼哼,似乎联想到某件趣事,“又梦见萨克维尔·巴金斯家那位厉害的女士了?”矮人的眼神几乎称得上戏谑,“要我看,你不是烦透了她就是喜欢她。”


远征途中某次闲聊让索林知道了萝贝莉亚。之后有一回她面目狰狞地出现在比尔博梦里,让后者叫嚷着吵醒了半个远征队。这事被波佛添油加醋广为传播,成了哈比人的一个著名笑柄。


“即便全中土只剩下我和她两个人我也不会喜欢她!”比尔博气冲冲翻了个白眼,“忘了她吧,看在你们的马哈尔份上!山下国王何时变得这么八卦?”


“一向畅所欲言的飞贼老爷又何时变得这么吞吞吐吐?”笑意消失了,索林审视着他,重新露出国王的表情,“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令你如此烦恼,无心睡眠?”


忆及梦的内容,比尔博胃里一阵翻腾。国王密切留意着他的表情变化。


“只是失眠。”比尔博道,怯怯地撇开目光。


“多久了?”索林追问。比尔博拼命回忆最近几次见到国王时自己的状态和表现,辩驳的话到了嘴边,看见索林的脸色,又咽了回去。


“有……一阵子了。”他咕哝。


“一直没法入睡?”


“也不完全是……”


“欧音有些特制的药,对失眠很有效,”索林犹豫了片刻提议道,“但仅作为非常手段使用。”


“听起来你用过,”比尔博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些,明白国王是在表达关心,“如果它能让人不做梦的话我可一定要试试。对了,需要国王的许可吗?”


”所以,真的是噩梦。“索林盯住他,目光变得锐利。


比尔博的微笑僵在脸上。


“我直到现在也常会做噩梦,”国王转向窗外,半晌静静开口,“梦见龙火,惨叫,倾倒的城池,烧焦的尸体。”


比尔博屏住了呼吸,心脏揪紧。矮人的侧脸线条坚毅,看不出任何情绪。


“时间无法倒退重来,回忆或将伴随我直至最后一息。囿于痛苦并无意义,这是我所要背负之物,我为之而活,并且终究回到了这里。”


比尔博凝视矮人疲惫庄严的身影,描摹着自己穷尽一生都无法想象和体会的东西。索林低沉的音色如同夜幕中深不见底的河流,冰凉而宁静,抚慰了他的心。


索林回过身,眼神变得温和,继而转为担忧。


“是什么在困扰你?”他轻轻捏住哈比人的肩膀,“面对半兽人或更凶恶的敌人时你也不曾像这样恐惧。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


恐惧。比尔博听着索林给盘踞在他体内的怪物命名。而索林的温情,比尔博在明白它有多么罕见和珍贵的同时,也明白它会怎样地影响自己的判断力。他摇摇头,忍住一吐为快的欲望。


“我没法为你分忧吗?”索林叹息,失望溢于言表。


“不,”比尔博迅速但微弱地否定,“不是的。”


索林沉默地放开手。哈比人暗自松了口气,内心又因国王显而易见的失落而刺痛。就在这时索林的表情痛苦地扭曲了。


“……和我有关吗?”他恍然大悟地轻声道,眼神却以不同寻常的力道紧抓住比尔博,在他身上飞速游曳。


“什么?”比尔博心头一跳。


“你的噩梦,”索林缓缓重复,“和我有关吗?”


“我……”


“还怕我吗?”他小声问,却似乎并不希求答案。”你还怕我吗,比尔博?”


“不不我没有……你到底在说什么,索林?”比尔博惶然无助,对索林情绪的剧变完全没有头绪。而国王双唇紧闭,拳头在身侧握紧。


“是梦见那天在大门上的事了吗?”他最终说道,后退了半步。


比尔博呆立着,散乱的点终于联系到一起。索林越发僵硬,在国王陷入更糟的念头以前,哈比人一把抓住了他的外套前襟。


“你到底在想什么?”比尔博的嗓音因为难以置信和恼火而拔尖,空旷的走廊隐约传来回音。他立刻噤声,四下张望了一阵,确认没人经过才压低嗓门开口,”我以为我们达成了共识,我早就原谅了你而且那事过去了,不是吗?”


“那不是什么能轻易忘怀的经历,”索林执拗地低吼,“你很仁慈,比尔博,一直都是。”


“你该相信我,索林,”比尔博嘶声道,拉住国王的衣领往下扯,好在更近的距离把他要说的话敲进索林脑子里,“没错我当时是害怕但那是本能反应,半兽人朝我挥剑时我也会害怕,好吗?这类比可能不太恰当但你知道我的意思,那时候的你不是你而我知道真正的你该是什么样,我从没为这事恨过你以后也不会,永远不会,明白吗?”比尔博松开手滑到下面一些的位置,有些气喘吁吁,但他朝索林露出今晚以来第一个真正的微笑,“而且我现在很好,也很高兴能继续像这样和你交谈。”


比尔博知道国王的疑心不会轻易消散——毕竟矮人以固执闻名而索林堪称典范。但最终哈比人的坚持占了上风,索林眨着眼,肩膀垮下来。


“你总是这么……出人意料。”国王喃喃,而比尔博已经能够明白那是个称赞。


“如你所见,我只是个寻常哈比人。”他耸耸肩,把手从国王外套上移开。


“看来我有必要重新了解‘寻常’的含义,”国王若有所思地看着比尔博,突然抓住他一边胳膊。“那么,”矮人目光炯炯,语调却是谨慎的,“确实和我有关。”


好吧,他的确没有否认而且索林还该死地留意到了。比尔博半是气恼于矮人的傲慢,半是为挣不开矮人的力量而心烦意乱。


“我没有……”


索林缓缓摇头。比尔博知道他逃不掉了。


“告诉我,”国王用身形笼住哈比人,耐心地逼问道。手臂上传来的暖意令人软弱,比尔博的心在动摇,像个混乱的钟摆,而索林正朝他抛出诱惑的绳索。“如果与我有关,我想我有权了解。”


“与任何人都无关,”比尔博强调,尽管他没法好好看着索林削弱了这话的说服力,“无论我梦见……梦见什么那都是我自己的事。”


索林眯起眼,脸色阴晴不定,一种全新的沉重降临在他身上。比尔博几乎能看见矮人思绪的流向。


“好吧,好吧!”他赶紧在对方再度陷入错误认知前投降,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和索林对视。


“先声明,那只是个梦,虽然确实发生过可并不代表……”他吸吸鼻子,决定还是一鼓作气说出来,”好吧,我梦见那天,在渡鸦岭,你……你在冰原上……”


他只敢吐露最低限度的部分。索林瞪大眼睛,从茫然到领悟,最后变成不解。


“我差点死掉的那时候吗?”国王直白的问法让比尔博发起抖来,“为什么?”


如同被按下了开关。梦中的景象像水一样浮上来,淹没了他。比尔博想要说话却出不了声,他感到眩晕,心在胸口狂跳,四肢动弹不得。


“比尔博,”索林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遥远,“比尔博,你过度呼吸了。”


他惊恐地睁着眼。那画面一再放大重叠,扭曲成个笼子罩住他。风声尖利呼啸,巨鹰在头顶盘旋落下庞大的黑色阴影,索林在冰面上僵冷破碎,只有不停流出的血鲜红滚烫。索林在对他说话,但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哪一边才是真实的?


“比尔博?比尔博?……”


他撞上了一堵热乎乎的墙,一股坚定的力量围裹住他,把他拉出水面。粗壮的手臂圈住他的腰,大手按在后颈,把他的脸压进宽阔肩膀上浓密的黑发里。岩石,金属,雨水,干净柴火的气息。温暖得难以置信。比尔博在空白中搜寻着相关的记忆,索林。比起卡洛克岩上第一次拥抱的肯定热烈,这一次更柔和也更久,矮人轻拍他的背,以一种和国王或战士全不相符的、笨拙犹疑的节奏,好像不确定是否该这么做。这很新鲜,在别的情况下或许会引来比尔博的大笑,但此刻他只能叹息着闭起眼睛,摸索回抱住那活生生血肉之躯的脉动。


心跳和呼吸渐渐平复。索林松开哈比人,后退了些好查看他的脸。“好些了吗?”


比尔博点点头,眼神慢慢聚焦,在心里酝酿一句合适的道歉或感谢。索林拧着眉毛,一脸惊讶和困惑。


“类似情况我妹妹也发生过,”国王说道,“最初是在莫瑞亚失去我们的祖父和父亲之后。她清醒时看起来很平静,但会在睡梦里尖叫,抽搐,甚至休克。有一段时间我不得不整晚守着她。”


“最初?”注意到索林的措辞,比尔博忍不住发问。


“我们在蓝山安顿下来后情况有所好转,”矮人停下来,轻微地吞咽,“但后来,菲力和奇力的父亲去世了。”


“……我很抱歉。”比尔博轻声道。


“我不明白,”索林窥探哈比人的脸,眼中闪着怪异的光芒,“你……你不希望我死。”


“什么?”比尔博怀疑自己的耳朵,那听上去就像索林一直认为比尔博希望他——“你到底在说什么?”不必听他也知道自己语气不善。


矮人迅速闭嘴,眼神开始躲闪。比尔博不打算放过他,如果不是他刚缓过来还有点儿手脚发软的话会立马跳起来揍他。他就该把这白痴矮人的脑壳掰开来瞧瞧,他究竟是怎么理解比尔博对大门上那件事的看法以及比尔博这个人的?


“到底我为什么会想要你——我什么时候说的什么话做的什么事让你伟大的国王头脑产生这种奇思妙想了?矮人的逻辑究竟——你这——你怎么能——在所有人之中怎么能是你——”


他停下来呼吸,在盛怒中哆嗦,脑子里嗡嗡作响。有个硬块哽住喉咙,又酸又热。他抬起一只手捂住脸。


“比尔博,比尔博。”


索林试图拉开他的手,比尔博反抗着。


“对不起,比尔博,我真的很抱歉。但听我说。”比尔博不想听,但矮人的急切和不安让他没法置之不理。“自从那疯病之后我就一直……不太能够信任自己,我一直明白你是比我自身更值得信任的人而且你……如此珍贵,我没法原谅自己那时的所作所为,我不敢奢望也自认为配不上你的宽恕,你为我们、为我做了那么多可我……虽然你的态度并未改变,但我说服自己相信你期待过我的死亡因为这才是最合乎情理的推测,尽管这想法令我倍受折磨,痛苦不已。”


比尔博浑然不觉周遭,只是沉浸在索林的剖白之中。国王的想法令他震惊,又全然合乎他对这个矮人的了解。他早该料到的,不是吗?


“你是个傻瓜,”比尔博不住地摇头叹息,“令人难以置信的傻瓜。”


“对不起。”索林垂下眼,又忍不住瞥向比尔博,令哈比人错觉窥见了国王年轻时的影子。他又想叹气了,他拿这矮人毫无办法。


“首先你得明白,会这么想就证明你已经摆脱那疯病了,不是吗?尽管方向大错特错。”比尔博指出,努力整合起思绪,“然后,对,我……我或许不完全了解你的想法,我们跨越大半个中洲长途跋涉,你一直守望这座山而我们……大多数人或许都像我一样,除了一纸合约以及对那个家的憧憬之外仅仅是……守望着你。而我从不怀疑你一直都该在那里,带领支持我们所有人,就好比……船和锚那样。你是一切的意义,即便在你龙病发作后这想法也未曾真正动摇。而你最终证明了它。”


索林的气息变化了。比尔博装作没有注意到,继续说下去。


“可我忽略了龙病对你自身的影响,”他扯动嘴角闪过一个微笑,话音却染上了悲痛的色彩而变得紧绷,“而我早该注意到,鉴于我确实对你那洁癖式的荣誉感略知一二……”他吸吸鼻子,“我向你保证,如果你在最后的时刻萌生过放弃的念头哪怕一秒钟,我们也不会原谅你。我不怪你差点把我丢下城墙,因为就那时的情形来说我的确……背叛了你,”仅此一次比尔博低下头去,那词语在他舌尖比想象中更苦涩,同时也让他清晰地记起在城墙上,索林眼中除了暴怒之外闪动着的、不会被错认的其他东西。一如啊,比尔博提醒自己,或许那时我辜负的比我一直以为的要多。


“不,比尔博……”


“——但我希望你明白,如果你为了不完全是你的过错放弃自己的命,我绝不原谅你。”


他一口气说完,极力控制住颤抖。渡鸦岭的寒风仍在他体内呼啸,但遥远了一些。向索林坦白并不容易,比尔博非常高兴自己做了。


索林只是安静地听着,久久地沉默,带着惊奇而敬畏的表情,就像哈比人在所有人放弃希望后现身说出“如果可以,我会帮你们夺回家园”时,带着密林监狱的钥匙突然出现时,在长湖镇镇民和所有矮人的沉默中站出来说“我为他担保”时,以及城墙事件后仍赶到渡鸦岭,捎来敌人进攻的消息时……索林的样子。好像这是什么奇迹。好像他不能理解比尔博是何造物,如何思考和运转,又为何存在于此。


“我会记住这个。”矮人最终开口道,“……尽管我不确定我是否值得你这么做。”


索林迟疑地低头,夜色中这幅画面击中了比尔博。他被恼火和意料之中两种情绪拉扯着,在那之上,是由于索林从不曝露的软弱而突如其来的,在肋骨下翻滚的近似柔情的痛楚。


“总有一天我会被矮人的顽固给气死,雅梵娜啊。”比尔博念叨着,将手放在矮人国王一边脸颊上。那里有一道尚未消褪的伤口,泛着白色,比尔博用掌心轻柔地覆盖住它,仿佛几个月之后它还会痛似地。索林被吓到了一般迅速抬头,随即为不知在比尔博脸上看到的什么表情屏住了呼吸。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你别再自责,我想要你宽恕你自己。为这事,为所有事。你知道看到你活着我有多高兴吗?”


比尔博想起索林醒来之前的那些日子,他整天在山中游荡,感受不到脚下的土地和日夜变化。而今索林就在面前,他胸口的空洞却并未被填满或消失。


“我发誓我愿意做任何事来换取这个,”比尔博停顿了一下,直视矮人国王饱经磨难的、被辛劳和伤痛反复雕琢的面容,觉得自己摇摇欲坠,心脏咚咚跳着,因倾吐的渴望颤抖发疼,“我……我想要看到你安好。我想要看到你……快乐。”


这不是像往常那样,经过筛选和量度之后抛出的言语。不是说比尔博和索林之间没有过坦诚相对的时刻——通常那涉及到家,亲人,或是更多的,关于索林的领导能力以及过强的自尊心。但这类探讨从未深入更私人的领域,当某段对话或气氛变得尴尬,比尔博很乐意用一个离开的借口或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解救索林,解救他们俩。


这也不是他一直以来所做的,比如在索林昏头的时候敲打他的脑袋。这仅仅是……模糊的尚未成型的某种东西,蛰伏在最底层的荒原中,比尔博察觉到但从不靠近,直到一秒钟以前他抓起它丢给索林——鲁莽地,一厢情愿地,把心拖出来赤裸裸地展示。


而国王,正如他预料的那样,彻彻底底地愣住了。几秒钟的寂静有永远那么长。比尔博头脑中发出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他跳起来,慌张地后退。


“抱歉,我……”


他以为自己要摔倒了。但不知怎的索林拉住了他,把他拽往反方向,他差点一头撞进矮人胸口,一双大手握住他的肩膀扶稳他。比尔博还没能理清状况,便立即意识到国王弯下腰在他身前,蓝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索林轻声问道,好像他相信自己正身处梦境当中。“……别对我撒谎。”他放慢语速让哈比人听清。这是个命令,听起来却像恳求。


如同把心脏架在火上。但比尔博设法承受住了。“是的,”他听到自己回答,“每一个字都是。”


索林颤巍巍地呼出一口气,比尔博的脸颊和耳朵被粗糙又温暖的大手包裹住了。国王倾身贴上哈比人的前额,黑发帘幕般垂落,索林的脸近在咫尺,空气突然变得稀薄。


“我失去过太多东西,以至于我的一生总在渴望中度过。”索林喃喃,嗓音中蕴含的沉重分量冲击着比尔博的心房,“我竭力摆脱家族血液中流淌的癫狂,摆脱对宝藏的痴迷,却还是……希求着无法得到的宝物。”他承认,有点儿绝望,“我一直在说服自己放弃,可或许贪婪才是我的本性。”


矮人稍稍拉开了距离,当被索林的蓝眼睛专注热烈地凝视时比尔博没法保持冷静。他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


“比尔博,”索林用气声道。比尔博被某种预感攫住,双脚钉住了似地无法动弹,心快要跳出胸腔。索林松开他,一只手摸索到他的后颈,拨开卷发,轻轻握住那里脆弱赤裸的皮肤。比尔博对将要发生的事有些概念,但那感觉上……十分荒谬,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国王慢慢靠近了他。距离消失了。索林的鼻尖擦过他的,比尔博发出一个惊讶的小声响,但国王很快偏过头,覆上了他微张的嘴唇。


后续走链接:

AO3     

随缘 

袋底洞 






Masam

巴德和瑟兰迪尔在危机面前截然不同的反应!图1 巴德救大王,图二大王救巴德!巴德果然很珍惜瑟兰迪尔,而大王的表现……只能说大王v5!乐死我了!转自: tumblr

巴德和瑟兰迪尔在危机面前截然不同的反应!图1 巴德救大王,图二大王救巴德!巴德果然很珍惜瑟兰迪尔,而大王的表现……只能说大王v5!乐死我了!转自: tumblr

桃花粥
#Legolas# #莱戈拉斯...

#Legolas# #莱戈拉斯#

之前线稿上了个色…………

另外一张瑟爹画了两三天画崩了Orz

得重新打稿ing

我这是图啥哟,泪奔

去画张小黄图安慰下自己【。

#Legolas# #莱戈拉斯#

之前线稿上了个色…………

另外一张瑟爹画了两三天画崩了Orz

得重新打稿ing

我这是图啥哟,泪奔

去画张小黄图安慰下自己【。

STAR影法师

魔戒同人手帐②号预定开始!

淘宝

原作:魔戒

作者:STAR影法师

规格:封皮人造革105mm×148mm、内页84mm×122mm/ 96P全彩/ 120g双胶纸

价格:65元/本(只含手帐本体&内页)

预计11月中旬开始发货!

魔戒同人手帐②号预定开始!

淘宝

原作:魔戒

作者:STAR影法师

规格:封皮人造革105mm×148mm、内页84mm×122mm/ 96P全彩/ 120g双胶纸

价格:65元/本(只含手帐本体&内页)

预计11月中旬开始发货!

爱克斯馒头

Q版 一些精灵家和矮人家的故事

Q版 一些精灵家和矮人家的故事

八号机
比尔博·巴金斯:...

比尔博·巴金斯:橡(zao)木(xin)之旅。(又名:索林大舅进化史)

OS:索林兽超进化!

比尔博·巴金斯:橡(zao)木(xin)之旅。(又名:索林大舅进化史)

OS:索林兽超进化!

八号机

土气有病的AU。。杂货店的阿金&打铁匠阿盾的前世今生02。

【今天大舅穿了人字拖、带了拖油瓶 。。

【脑子里全是酱油我要吐了。。

土气有病的AU。。杂货店的阿金&打铁匠阿盾的前世今生02。

【今天大舅穿了人字拖、带了拖油瓶 。。

【脑子里全是酱油我要吐了。。

décadence 喪鴉

瑟爸與他的鹿。

-

第一格那位是Oropher

哈比人3關於鹿的劇透有

應該是Elk不是deer,我懶得改了(被鹿踩

無視了鹿鹿的年齡限制

-

瑟爸與他的鹿。

-

第一格那位是Oropher

哈比人3關於鹿的劇透有

應該是Elk不是deer,我懶得改了(被鹿踩

無視了鹿鹿的年齡限制

-

阿樂樂一樂
挖阿阿本來想雕去年想好但是沒畫...

挖阿阿本來想雕去年想好但是沒畫完的古劍51肉包版結果還是先產密林父子版年賀!QVQ 新年快樂阿阿阿我真得很想說沒有鹿好不習慣(((???等等

感覺可以印無料送送> <

挖阿阿本來想雕去年想好但是沒畫完的古劍51肉包版結果還是先產密林父子版年賀!QVQ 新年快樂阿阿阿我真得很想說沒有鹿好不習慣(((???等等

感覺可以印無料送送> <

light
我如此疯狂的撸了全员≧﹏≦啊啊...

我如此疯狂的撸了全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谢你们喜欢我关注我,真的谢谢≧﹏≦
嗯嘛这里再次感谢叶砸的支持⊙﹏⊙

我如此疯狂的撸了全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谢你们喜欢我关注我,真的谢谢≧﹏≦
嗯嘛这里再次感谢叶砸的支持⊙﹏⊙

yufy_fantasy
发现发多图会被叠起来,重新发

发现发多图会被叠起来,重新发

发现发多图会被叠起来,重新发

桃花粥
嘿~ 叶子:ada我们一起去打...

嘿~

叶子:ada我们一起去打大蜘蛛吧!

嘿~

叶子:ada我们一起去打大蜘蛛吧!

Norloth
我翻译的《神话与魔法》已经可以...

我翻译的《神话与魔法》已经可以在John Howe的画展和明天开幕的上海书展上买到了~ 

我翻译的《神话与魔法》已经可以在John Howe的画展和明天开幕的上海书展上买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