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orror

68134浏览    1304参与
冥子咕咕咕咕叫

p2如果有查拉……
p34沙雕。爱他就请抱走他哈哈哈哈哈

p2如果有查拉……
p34沙雕。爱他就请抱走他哈哈哈哈哈

冥子咕咕咕咕叫

都是沙雕。

p1摇花手
p2快乐舞蹈
p3抖肩舞[自己脑补动图]
p4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表情包

对不起但是真的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是沙雕。

p1摇花手
p2快乐舞蹈
p3抖肩舞[自己脑补动图]
p4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表情包

对不起但是真的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霍尔斯

来,点文(爆肝)

在评论区说出你想要吃的男友文(可包含内容,本人会在下方选取三四个,第二天一起发出来 。

卡文太难受了我要点文爽爽。

限时24小时(敲碗)

来,点文(爆肝)

在评论区说出你想要吃的男友文(可包含内容,本人会在下方选取三四个,第二天一起发出来 。

卡文太难受了我要点文爽爽。

限时24小时(敲碗)

秦厘清喔。

【UNDERTALE/AU】不怎么愉快的会面

邪骨团预警

Murder初来乍到(?)

Horror为手持斧头的二设

理想中的邪骨相处模式(x)

流下了不知道Error人设的泪水

说话大喘气的Horror居然有些可爱


“那,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你是否觉得即使是最坏的人也能改变?”

“还是说……”

“最好的人也同样如此?”


“罢了。”

“反正我再说下去你也永远不会懂。”

“结局永远是一样的。”


Murder把头上的兜帽边沿往下拽了拽。


长着四根恶心触手全身黑不溜秋的家伙突然造访了他的时间线,向他发出了看上去...

邪骨团预警

Murder初来乍到(?)

Horror为手持斧头的二设

理想中的邪骨相处模式(x)

流下了不知道Error人设的泪水

说话大喘气的Horror居然有些可爱









“那,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你是否觉得即使是最坏的人也能改变?”

“还是说……”

“最好的人也同样如此?”




“罢了。”

“反正我再说下去你也永远不会懂。”

“结局永远是一样的。”















Murder把头上的兜帽边沿往下拽了拽。


长着四根恶心触手全身黑不溜秋的家伙突然造访了他的时间线,向他发出了看上去就相当不真诚的邀请。


“算了吧,伙计。感谢你的邀请。”

他摆摆手,缓缓迈开了没系鞋带的蓝色运动鞋。他对什么组织并不感冒,他的目标只是杀死人类,获得更高等级的LV去杀死人类,一遍遍的杀死人类以满足他杀戮成瘾的欲望和念想——


“我说。”


Nightmare站在原地没有挪动,背后的触手却相当兴奋。其中一根缓缓伸长逐渐逼近即将远去的兄弟杀手,在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悄然凝滞。

“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走,buddy。你就会见到更多人类,会有更多EXP在等着你。”


Murder在迈出第三步时停下了。他不得不承认,Nightmare口中诱人的待遇确实让他很是心动。

“你难道不想提升你的等级,杀死那个把你逼成这副模样的怪胎吗?”


摧毁人类决心,获得这个肮脏世界里那所谓的Level Of ViolencE。

这是Murder一生的愿望。


“wow。你成功的引诱住我了,pal。”

他回身,盯着对方收回去的墨黑色触手轻蔑一笑。他不知道那只挂着恶劣笑容的四爪章鱼经历了什么,他也不想知道在那家伙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带着那抹轻蔑缓步走到那家伙面前,左眼红蓝相衬下的紫色光芒若隐若现。

“我改变主意了,我想我无法拒绝这个相当美妙的机会。”


听到这句话,Nightmare的恶劣笑容更甚,细看来似乎充斥了一丝兴奋,这让Murder很是恶心。他想,或许他的加入只是给那个墨水章鱼有可能存在的某个计划添了一个垫脚石,失去了用处便会相当随便的扔到哪个地方不再理会。

所以他自有打算。


“放心,朋友。”

邀请者用一种很轻柔的方式揽住了Murder的右肩,后者下意识往旁边缩了缩。身上都是怪物的尘埃,他可不想把这东西弄到别人的身上,这可是自己每次获得战利品时候的总是会有的附加件啊。


“欢迎你加入我们。”

“来认识下其他的同僚吧。”

“你会喜欢他们的。”





heh。

只是相互利用罢了。





当他站定,Murder这才意识到他究竟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空旷,无边,这就是初来乍到者对这里的全部看法,只有十几绺蓝色的细线在高处静静地悬挂着,有的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已经胡乱绕成了一个死结。他四下张望,除了他和Nightmare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


Murder不禁嗤笑。

“鬼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该死。”Nightmare低低地骂了一句,“你听好了……你只要敢笑一声,我就会让你的灵魂受尽折磨,你的尘埃会连渣都不剩喔。”

“那我可真的好害怕啊。”


Murder耸肩,这种威胁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害怕的必要。他往下拉了拉兜帽沿径直离开了有些生气的墨水章鱼的身边,试图找一个舒适的地方小憩一会——过于冷清而导致精神上的无聊。


“哦呦。是新伙伴啊。你带过来的吗,黑水章鱼?”

“闭嘴,你个乱码近视眼。”


循着声响,Murder抬起了头。白茫茫的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像是时空门的东西,他从来没见过。时空门外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那东西脸上有几道相当显眼的蓝色线路,和挂在天上的那几根很像。

不过……

“hey。他怎么这么黑。”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那个家伙的怒点。

那家伙笑着用手扯出了脸上的蓝色线路后看上去很是随意地甩了下去,但那蓝线却像是赋予了生命一般径直朝着Murder的手臂缠绕而去。Murder没有行动,他只是注意到那家伙的瞳孔一直在颤动着。

他好像很痛。

Murder的右手隐隐约约有了魔法波动。

我要不要用骨刺戳他一下让他更痛。


“伙计,冷静。”

Nightmare身后的两根触手突然窜出截断了疯狂飞舞的蓝色线路。

“他就是嘴毒,你大可不必在意。”


“嘴毒??每次有其他家伙被你带过来你可是都说他嘴毒让我不必在意啊你个章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糊弄我。”

那家伙似乎很暴躁,从时空门上刚刚跳下来便大步冲来用手扯住Nightmare满是黑色物质的衣领。戴着兜帽的骷髅这才能够仔仔细细地打量他——骨架并非全身都是黑色,也有红色的部分,黑蓝色的衣服上有许多修补过的痕迹,一条蓝色围巾无风自动;有些特别的是,在他身上布满了“ERROR”字样的白色乱码。

而且他说话似乎自带特效。


那家伙似乎是注意到了Murder的目光。

“小子,叫我error,那个家伙是nightmare。记住,不许碰我的任何东西。然后,带你来的那个家伙是个傻x。”

一直带着恶劣微笑的Nightmare终于忍受不住在一旁准备对Error动手,Murder却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个自带全损音质的说话特效真的让他无法憋住笑意。


“别笑,pal。你会习惯它的。”

Error似乎对他说话自带的特效并不很在意。


于是Murder远离了两个黑不溜秋家伙之间的口水战争,他想清静一下。

这可真的太有冲击性了,不是吗?一天内见到了这么多和自己长的极为相似的家伙,而且可是一个比一个恶劣,一个比一个更加互看不顺眼。他又看了看远处两个似乎已经和好但好像还在针锋相对的的两个和自己很像就是颜色不对的家伙。Murder突然想起了些什么,扭头望向了右边的天空。


“papy,我想我有点喜欢这里。”

“是吗,你也喜欢啊。”

“heh。你喜欢的话,那我也喜欢。”


Murder对着他右边的空气微微地笑了笑,左眼眼底一抹紫光悄然而逝。





他们似乎争了很长时间了。

Murder从看上去并不很脏的白色上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刚想起身去看看那边的嘴皮子大战进展如何,迎面被一个灰蓝色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Murder并不震撼于这个有些带有血迹的灰蓝色的身影,相反他很欣赏这一点。但看透了腥风血雨的他震撼于对方骷髅头上的偌大空洞。


“heya。”

“nightmare给我说过了。你是,新朋友。”

“他们,都称呼我为horror。”

“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Horror狞笑的嘴角都快扯到耳根了,虽然骷髅并没有什么耳朵。红色的左眼闪烁着奇特的血腥光芒,他缓缓伸出他那不带手套的左手,笑着问Murder“要不要来一个免费又好吃的头狗”。

Murder头一次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他站起身,谨慎地往后退了一步。兜帽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倒是衬托着那只被污染的审判眼熠熠生辉。对方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收回了左手后表示自己没有什么恶意。

你要没有恶意就怪了。Murder白了对方一眼。

“头狗”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不想去过问;但看到对方右手拖着的巨大斧头,他瞬间明白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友好的玩意。虽然他现在足足有杀戮等级为十九的所有能力,能被那只黑水章鱼拉过来的人,想必都不是什么好家伙。


“你看起来,很讨厌我。”

“我为我刚刚的行为,向你道歉。”


这个脑洞大开的家伙居然有一点点可爱。

Murder心中出现了这么一个他从来就没有过的想法。他把他谨慎往后退的那一步悄悄地补了回来,站在了Horror的面前,上下打量着他的红蓝审判眼逐渐流露出一丝戏谑。


“你好哇。”

“恕我冒昧问一句……你都经历了些什么。”


Horror一愣,即将扯裂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抓着斧头柄的右手紧了一紧,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逐渐累积的杀意——

“这都,拜那个混账,咸鱼王后,所赐。”

“为了报复她,我让我的朋友们,把所有掉下来的人类,全部吃掉,不给那个王后送过去。但是,我觉得恶心。所以我,从来没有吃过。”


Murder挑了挑眉骨。

吃人?这可真他妈是个好主意,他怎么没有想过。于是他学着Nightmare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这是个很疯狂的做法,bro。你介意我去你们的世界里,一起分享人类的美味吗?”

Horror略微一愣,随后有些惊喜地向主动参与猎杀人类的家伙作了个天使笑。

“当然,不介意。相反,我很欢迎你。旁边那些家伙,都不喜欢,我的头狗,你是第一个。如果你真的愿意来,我会让papy,做意面招待你。”


papy。

他还是拥有兄弟的。


Murder的笑容消失了。

无论何时何地,身边又有谁陪着,过去发生了什么将来又会发生什么,papy永远是他最大的伤疤。如果不是那第八个掉入地底的该死的人类一直重复那该死的屠杀,他就能够安安稳稳地生活在地底,就能继续讲他的冷笑话,就能研究他破破烂烂的时光机和量子物理学,就能在Grillby的酒吧里呆上一整天或者是休上四份的假期,就能和papy一起做他似乎永远做不完的工作,就能……

但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

是那个混蛋,是那个混蛋让我——


“bro,你怎么了,还好吗?”

Horror有些沙哑的的嗓音成功将他即将崩溃的理智拉了回来。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十分兴奋,向远处招呼着什么东西过来。

“看得出来,你的兄弟,应该和旁边那个家伙一样,被你杀害了吧。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会有,很多共同话题。”


Horror拖着他的斧头走远了,代替他的是和Murder自己相似度很高的骷髅。他感叹,终于有一个家伙不是黑色又或者是脑袋破个大洞的了。

但是这个家伙也让他很恶心。

他恶心那家伙眼睛里流出来的东西,以及胸口前颤抖着的红色靶型灵魂,红得像那人类的决心一样。


“hey,看来也是肮脏的兄弟杀手哇。”

沉默许久。终于对方先发话了,同样也是即将撕裂嘴角的微笑。


“我的名字是killer。你应该明白,这很骨如其名,不是吗?”

“horror他告诉我,你的名字是murder。这也很骨如其名啊,my pal。”

“来互相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吧,如何?”



故事?

heh,我能有什么故事?无尽的屠杀罢了。

不过最后我厌倦了,我觉得我应该提前阻止那个该死的怪胎了。于是我开始动手,我要变得比人类更强,我要获得比人类更多的力量,我要拥有人类所没有的东西。

终于我拥有了一切。我用我所拥有的一切蹂躏着人类,让那家伙失去决心,让这个决心属于我,我就可以重置回去了。

但是我总是觉得我失去了什么东西……

失去什么?哦,别开玩笑了。

我什么都没有失去,我还有我的papy陪我。

对吧,papy,我亲爱的兄弟?

……

我的话说完了,你的呢?


天哪,伙计,你真可悲。

获得了那么多的exp,到后来只落得孤身一人的下场啊。

我和你一样,我也是受够了屠杀的折磨。

不过你知道吗?那人类居然向我发起了屠杀的邀请。

后来我答应了那人类。反正可以重置,不是吗?那些家伙的存在只是我阻止屠杀的绊脚石而已,所以我把那些朋友都杀掉了。

天哪,dude。如果你不去尝试一下,你就永远不知道那人类口中所说的屠杀是多么美妙啊。获得力量感觉很赞,这个我承认,这和你的感觉是完全相同的。

我和那人类一道走了无数遍屠杀。

同样,我也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力量。

但我却变成现在这样子……



“你居然和那人类联手?”


Murder低声一笑,一只硕大的龙骨炮骤然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它的左眼闪烁着与待着兜帽的骷髅眼中相同的颜色。龙骨炮的主人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根锐利的骨刺,那骨刺直指那讲述了与罪恶人类联手故事的家伙。


“你居然和那种混账东西联手?!”


看得出来Murder相当痛恨人类。

“嘿,伙计,放轻松,我话还没说完呢。”

Killer并不在乎Murder的死亡挑衅,只是他那空洞的右眼中缓缓浮现了一只灰白色的眼睛,已经有黑色的决心物质悄悄滴落在了白色的地板上,即是很远也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那几个黑点。

“如果那人类到了现在还活着的话,我还会安安稳稳地站在这里吗?”


散发着绚丽紫色的龙骨炮消失了。

Murder将手中的骨刺狠狠地插在地上看着它化为灰烬四散而去,对于面前的这个和自己一样屠了整个地底却又和那该死人类联手最后还把那人类杀掉了的家伙,他感到一丝复杂。


“我们都是屠杀的终产物,不是吗?”

“我们也曾经想方设法让人类走上正道。”

“可是我们获得了什么?”

“我们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人类明白——”

“到底谁做了正确的事,谁走了正确的路。”


Murder沉默了。


他把名为Killer的骷髅晾在了一边,一个骨缓缓远离了骨群。事实上他有些累,他今天这一天接受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聪明如Sans也无法一瞬间消化吸收现阶段所有的爆炸性信息。papy还在他一旁盘旋围绕着试图去安抚他,他也不想再去听。

他只想好好地休息一下。

他缓慢地坐了下来。偌大的兜帽盖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怎么样啊。朋友交的如何?”

他抬头——是那个带他来到这个混乱时空的家伙。Nightmare看了他一眼,随后同样坐在了他的旁边。


“哦呦,跟那个叫error的家伙闹完了?”

“……你嘴可真毒。”

“多谢夸奖。”


Nightmare一时语塞。他换了一个话题。

“error这家伙的空间是没有白天黑夜的。”

“heh,看得出来。”


Murder出奇的没有再接着回答他,这不禁让Nightmare很是惊奇。他明白刚刚跟Killer那个疯子交流过的Murder并不很想搭理他。于是他低低一笑,将身后的触手收了起来。


“除去那个我不知身世的乱码近视眼吧。聚集在这个空间里的朋友们无论是经历还是内在,都很可悲啊,不是吗?”

Nightmare笑容里的恶劣减去了几分,取代它的是Murder从来没有见过的痛苦与前所未有的愤恨。他不禁好奇,这个全身上下黑漆漆粘糊糊的家伙有些什么值得分享的故事。


“人类,heh。一种自以为是的生物。”


很明显,Nightmare并不想分享他的故事。

不过Murder却笑了。看得出来这个黑水章鱼也是愤恨人类的一份子 。


“所以你穿越了时间线,把我们叫到这种破地方,为的就是向人类复仇吗?”

如果真是这样,会不会太干瘪了一些。


“并不。”

“我有一个更加宏大的计划。”

“但是这个计划,有一丝隐藏的可能性。”

“一丝可以摧毁所谓世界的可能性。”


果然还是被当成垫脚石了。


Murder轻笑。他从地上站起身来斜眼望着刚刚还和他谈心的家伙。


“我不管你有什么远大的计划。”

“记住,我还有我自己的事情。”

“我们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记得带我过去,我要我的exp。”



















fin.

小果丁

p1Mr家的SIRI!我超喜欢(我馋他身子)

剩下的是摸的鱼

p1Mr家的SIRI!我超喜欢(我馋他身子)

剩下的是摸的鱼

魉瑆

剩下的两个ask画完啦~

@危险人物

@billbill虚拟vup凯撒喵

ask吼吼玩~还有没有小可爱来ask哇~ask点这里~

剩下的两个ask画完啦~

@危险人物

@billbill虚拟vup凯撒喵

ask吼吼玩~还有没有小可爱来ask哇~ask点这里~

三岁酱
跟风玩一下梗~ 沙雕向:) 标...

跟风玩一下梗~


沙雕向:)

标准结局不能少:D


跟风玩一下梗~


沙雕向:)

标准结局不能少:D


地上冰河
表情包意思一下我还没有死掉

表情包意思一下我还没有死掉

表情包意思一下我还没有死掉

铁龙\lorn dragon

(underWW)horrorxAliza 第一章

horror是一个邪狼团的一员,胃口非常的大,受伤的左耳和右眼是因为一次打架弄成的,总是能凭空拿出斧子,最喜欢的东西就是肉,而且horror总是说Aliza备用食材和murder是室友,总是打架

Aliza是horror意外带回来的小灰狼,现在住在小破屋,以前总是吃horror悄悄的带过来的食物,胃口很小只要吃一两个面包就行了,但是现在已经被发现在白狼小学上课,但是Aliza喜欢住在小破屋里,最喜欢就是躺在小破屋里面的破沙发,而且已经习惯被叫备用食材

----------------------

在一个森林里有一阵阵的哭声,随着哭声过去在小溪旁边一个穿着紫色破衣裙的小灰狼不停地哭着,随着...

horror是一个邪狼团的一员,胃口非常的大,受伤的左耳和右眼是因为一次打架弄成的,总是能凭空拿出斧子,最喜欢的东西就是肉,而且horror总是说Aliza备用食材和murder是室友,总是打架

Aliza是horror意外带回来的小灰狼,现在住在小破屋,以前总是吃horror悄悄的带过来的食物,胃口很小只要吃一两个面包就行了,但是现在已经被发现在白狼小学上课,但是Aliza喜欢住在小破屋里,最喜欢就是躺在小破屋里面的破沙发,而且已经习惯被叫备用食材

----------------------

在一个森林里有一阵阵的哭声,随着哭声过去在小溪旁边一个穿着紫色破衣裙的小灰狼不停地哭着,随着一个触碰那个小灰狼的时候horror从床上坐起来“f**k怎么又做了那个梦?”看了一下附近“看来murder他去看他的小灰狼了”其实邪狼团在一次学校旅游意外的得到了几个小灰狼,刚好邪狼团的每个狼都有一只小灰狼,除了error没有,同时和他兄弟刚好一对(murder的papyrus是幽灵不是幻想出来的,除了murder和那只小灰狼以外的其他狼是看不见的)horror从宿舍房间里出来到面包店买了面包后来到了破屋子里“Aliza过来吃面包”horror必须要这样子说的不然的话Aliza就不会过来,而Aliza听到声音的后就跑到了horror面前,horror把面包给Aliza之Aliza就小心的吃了起来,没过多久Aliza把面包吃完了,horror看见Aliza吃完后就Aliza带去白狼小学门口,到了白狼小学门口后,白狼小学保安就带着Aliza进学校,horror有点担心的看着一会后就回到了白狼中学

时间到了放学的时候,horror就很不情愿的收拾书包去接,但是等到白狼小学的时候白狼小学的保安说Aliza自己走开了,horror听了之后好像是被雷劈了一下就跑开了,而Aliza扶着墙慢慢的行走,行走的过程中一直不停地大口的喘气脸上还有一些红身上还散发着很香的香味,而且样子好像很虚弱,不过Aliza不知道走到了黑城里面了,Aliza身上的气味结果吸引了一些不良少狼,被Aliza身上的香气吸引过来的不良少狼将Aliza围成了圈“哟哟哟,这不是一个小灰狼吗?”“身上的气味真的好香”“嗯,好香的想要咬死”Aliza就突然蹲了下来好像走不动了“喂,陪我们好好玩玩吧”一只不良少狼说完后就抓起的手,没想到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斧子将那一只不良少狼的手砍下来了,不良少狼大叫的一声,然后退后了几步,所有的不良少狼一看发现是horror,然后就害怕的都跑开了,只剩下昏过去的Aliza和砍断的手,horror小心的将Aliza抱起来,但是因为Aliza身上的气味让horror失去了理智,horror将Aliza的衣服拉了下来一点,然后将头埋在了Aliza毛里仔细的闻着Aliza身上的气味,就在horror打算伸出舌头的时候horrot突然恢复了理智停止了“必须要快点带回到破房子里”horror说完就忍着Aliza身上散发的气味快速的跑回破屋子里,Aliza将放在了破沙发上,然后horror将用其他布缝起来的被子盖在身上,然后horror到面包店买了一两个面包放在袋子里,然后回到破屋子里,horror将有面包的袋子放在了破沙发旁边,然后horror因为受不了Aliza身上的香味,horror就快速的跑回宿舍房间里躺在床上一直回忆着Aliza身上的气味,后来没过多久就睡着了,过了几分钟murder回来了而且在跟幽灵papyrus吵架“哥哥告诉我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pap你不能知道”“又来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pap够了让我冷静冷静吗!”幽灵papyrus听了之后就闭嘴了“horror哎,那混蛋难道还没回来?”这时papyrus听到horror的呼噜声“哥哥,horror他睡着了”“没想到这次这家伙这么早睡,不过我们也睡觉吧”murder说完幽灵papryus飞向murder床边的小篮子里睡着了,murder而将灯光关掉就上床睡觉了

这时gaster在神庙外面等着,随着长着翅膀的一只白狼从天空下降落的时候,gaster就生气的说:“lron dragon买个蛋糕你怎么这么久!”“对不起gaster,就是回来的路上我闻到了发情散发的香味,我想可能有一只狼发情了”“嗯...你知道是哪只狼发情吗?”“不知道,但是我总感觉明天会有好戏看,不过先把这些放在一边,我们快点进去吃蛋糕吧”lron dragon说完就和gaster一起走进了神庙里面吃蛋糕

星辰.不归(新年快乐)

我吹爆恐惧衫qwq

我恨这个画质和清晰度

我吹爆恐惧衫qwq

我恨这个画质和清晰度

恰瓜能手爱丽酱

无脑脑洞,好像我们群里有人说想看各邪骨谈论自己女友(?)


(dust找不到合适的福所以不带他玩)玩不起?


内有sf、sa(horroraliza)、sc(killer和猹)注意避雷


我爱沙雕(校园pa私设注意)

无脑脑洞,好像我们群里有人说想看各邪骨谈论自己女友(?)



(dust找不到合适的福所以不带他玩)玩不起?



内有sf、sa(horroraliza)、sc(killer和猹)注意避雷


我爱沙雕(校园pa私设注意)

汀兰
明天考试今天水一下 ( ^_^...

明天考试今天水一下

( ^_^)/试试画了邪骨


明天考试今天水一下

( ^_^)/试试画了邪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