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orror sans

12583浏览    284参与
悠言落末酱

摸完了,自认为良好

摸完了,自认为良好

kisama

160粉贺电,来点图吧ヾ(≧O≦)〃

160粉贺电,来点图吧ヾ(≧O≦)〃

沉迷二次元的跳跳糖

当horrortale 和 undertale人类互换

“听上去像是从这附近传来的声音……我想我应该去看看……”好像有个空灵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哦不!你掉下来了,对吧……哦不,你还好吗?对了,我想我不应该烦你的,大家现在看起来都很苦恼,哦不……你一定也很苦恼……,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顺便打个招呼,哦不……………………”那个声音听起来很苦恼,越来越小声。

“好吧,我想我应该回家了……你看起来没事……要是……你想来的话,我的家就在上面,想一起“来”的话就尽管来吧……如果你很忙的话……比如忙着睡觉……我也能理解,那没关系的……别在意我………”那个声音渐渐远去了。

“……”frisk没有说话,但多亏了那个声音,他渐渐清醒过来了。

这里是垃圾场,上...

“听上去像是从这附近传来的声音……我想我应该去看看……”好像有个空灵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哦不!你掉下来了,对吧……哦不,你还好吗?对了,我想我不应该烦你的,大家现在看起来都很苦恼,哦不……你一定也很苦恼……,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顺便打个招呼,哦不……………………”那个声音听起来很苦恼,越来越小声。

“好吧,我想我应该回家了……你看起来没事……要是……你想来的话,我的家就在上面,想一起“来”的话就尽管来吧……如果你很忙的话……比如忙着睡觉……我也能理解,那没关系的……别在意我………”那个声音渐渐远去了。

“……”frisk没有说话,但多亏了那个声音,他渐渐清醒过来了。

这里是垃圾场,上面的水流留下来,冲走了一些垃圾。

“看来水流把我带到这里来了,这条路我知道。”frisk躺在花圃上,默默思考。

被水流打湿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脚上的伤口被水冲开了,血从伤口上流下来,渐渐渗到身下的花丛里,frisk感觉越来越冷了。

“还是站起来吧,前面恰好有个存档点。”frisk动用四肢,艰难地爬了起来,骨头拐杖被刚刚的水流冲走了,没有它的支撑,frisk走的更加困难了。

“啊!”噗通一声,frisk摔进了水里。

“还好这里的水流不深……”frisk从水里撑起身子,努力半走半爬靠近下一个台子。

终于,够到了。熟悉的光芒笼罩了frisk,hp完全回复了。

“脚伤终于没那么碍事了。”chara对刚刚的失误很在意,她觉得一定是脚伤影响他正常发挥。

“嗯……”frisk没有在意,他觉得身边少了什么。

“对了!temmie!temmie去哪了?”frisk知道了什么不见了。

frisk观察四周,发现一个大垃圾堆上有个白色小肚皮在起伏着,找到temmie了。

“temmie,没事吧?”frisk从垃圾堆上面抱下temmie,把他揽在怀里。

“咳咳,噗……t…em再也……不想学游泳了!”temmie吐了一大口水,奄奄一息地耷拉着头。

“呵呵”frisk看向chara,chara干笑两声,有些小尴尬。

“走了。”frisk抖抖头发上的水,觉得再不离开水域就要被冷死了。

垃圾场的垃圾由水流带着杂乱地堆在一起,没有一条好走的路径,看起来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

回到没有水的地面,连空气都暖和了不少,frisk感觉舒服多了。

前面有三条岔路口,要去哪一条呢?

frisk走到第一条,这里是通向undyne的家的方向。她现在应该不在家,要不要去看看呢?

“别去了吧,frisk,我们直接走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chara提议。

“嗯……”

“泥怎么啦,偶们快点走吧,tem还想带你去看看偶的家呢!”temmie也开口让frisk离开这。

“……好吧。”frisk走到下一个路口,“等等,刚刚我掉下来的时候,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叫我。听起来像是Napstablook(小幽灵)?”

“我们去看看他吧,很快的,我不会耽搁太久。他的声音听起来又自卑又害怕,我不放心他,我要去看看。”frisk下定决心。

“好吧。”chara扶额。

“嚎!”temmie大声回应。

走到小幽灵的家,四周静悄悄的,以前那些很吵的蜗牛也没了声音,以前他们蜗牛蜗牛的叫声可是很大的,可以从农场很深处传来。但是这次,整个农场鸦雀无声,感觉不到任何活物的存在。





“alphys,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里?我想我该回去找我的兄弟了。”papyrus跟在alphys后面,被她带领着走入实验室里一道黑漆漆的小门。

“哦,papyrus,不用担心,我只是带你去看一些东西,很快就结束的。”alphys并没有看papyrus,只是埋头输着密码。

很快,门开了。alphys拉着papyrus把他带进电梯,papyrus有些不安,但还是笑着和alphys搭话。

“a…lphys,我觉得以后再看也挺好的,undyne,undyne一定在找我们了。对了,你想吃我做的意面吗?雪镇的大家都说很好吃哦!”papyrus笑得傻傻的,露出带血的牙齿。

“……papyrus,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我没告诉undyne,我只是不想她知道,她应该只信任我一个人,我才应该是她最重要的事物。”alphys低下头,依旧没看papyrus。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我应该知道吗?”papyrus疑惑地说。

“不……没什么,我想你很快就知道我的意思了!”电梯门打开了,alphys率先走出去,脸上瞳孔睁大着,带着莫名的笑容。

这间实验室的灯开着,却一点都不亮,阴影密布着,空气中散发霉菌的味道,潮湿又阴暗。

“alphys,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papyrus就算再怎么不敏锐,也发觉到了这个黑暗的房间里,从角落传来了类似野兽凄厉的嚎叫。

“没什么,那只是我们的朋友,安心点,papyrus,我想你也应该认识他们,要不要去见见他们啊?”alphys笑着,眼睛里散发着诡异的光。

“什么……我……”papyrus不明白alphys在说什么。

“我……想我应该回去找sans了!”但本能的,他不想接触那些声音的源头。

“哦,papyrus,你不想让我和undyne失望对吗,这是训练哦,过来,不会有事的。”alphys劝说papyrus让他过来一道铁门门前。

“真的不会……发生什么?”papyrus察觉到了什么,但还是没有警觉起来。他一步一步靠近了那道铁门。

“对,就是这样,我打开它。然后……”alphys一把拉住了papyrus的手臂,打开铁门把他甩进去,然后迅速地关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好骗,这下你那个自大的兄弟得伤心了。不管怎么样,undyne都只能信任我一个人,我能做好一切的!”alphys笑了起来,她看起来非常疯狂。她凝神听了一会里面的动静,就走开了。



作者小记:怎么样(^~^),这章够长了吧(骄傲抬头JPG)

鸮

cp练习

其实就是名正言顺的交党费

cp练习

其实就是名正言顺的交党费

沉迷二次元的跳跳糖

当horrortale 和 undertale人类互换

“啊,嚎开森,Tem终于吃到东西了!”Temmie吃完意面,翻身把白色肚皮朝上躺着,满足地用爪子拍拍肚子。

“Temmie,你还好吗?”frisk用手戳戳temmie的肚皮,它看起来鼓了一点。

“你吼,我素提米,蟹蟹泥帮助了我。作为报答,我想你赢改康康tem的家!”temmie想邀请frisk到提米村庄做客。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得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frisk提出了他的疑问。

“tem……在这哩……,对了!temmie是来寻求帮助的!球球泥,球球泥,救救tem的盆友!”temmie猛地跳起来扒拉frisk的裤脚,想要推着他往前走。

“什么?”frisk感到疑惑。

“tem...

“啊,嚎开森,Tem终于吃到东西了!”Temmie吃完意面,翻身把白色肚皮朝上躺着,满足地用爪子拍拍肚子。

“Temmie,你还好吗?”frisk用手戳戳temmie的肚皮,它看起来鼓了一点。

“你吼,我素提米,蟹蟹泥帮助了我。作为报答,我想你赢改康康tem的家!”temmie想邀请frisk到提米村庄做客。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得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frisk提出了他的疑问。

“tem……在这哩……,对了!temmie是来寻求帮助的!球球泥,球球泥,救救tem的盆友!”temmie猛地跳起来扒拉frisk的裤脚,想要推着他往前走。

“什么?”frisk感到疑惑。

“tem的盆友们都快饿死了,已经嚎久没有怪物们来提米村庄乐,大家都快不行了!呜呜呜……”temmie用小白爪捂着脸,很伤心的样子。“所以球球泥,帮帮我们,tem不想失去tem的盆友!”

“temmie,没事的,别伤心好吗?”frisk拍拍temmie的头对他说:“我会帮你的。”

“……”chara不想说话。

“但是tem,刚刚给你吃的意面已经是最后一份了,没有其他的了。”frisk告诉temmie他已经没有多余的食物了。

“啊!那tem的盆友们没有吃的了,tem应该留一点给他们的,tem太笨了,呜呜呜……”temmie后悔吃掉所有的意面了,他绕着吃剩的盘子转着,无可奈何地在盘子周围跺着脚。

“temmie,要不你跟着我来alphys的实验室吧,既然undyne是女王的话,那她应该会有一些吃的,到时候你再带一些给你的朋友们吃。”frisk思考了一会,提出了解决办法。

“真的嘛?”temmie抬起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向frisk。

frisk感觉自己被可爱击中了,重重地点了几下头。

“那tem就跟着泥,窝们一起出发吧!”temmie爬上frisk的肩膀,有了temmie的同行,虽然身上有点痒,但frisk感觉充满了掘森。


“chara!!!这样过去真的没问题吗?”frisk大声冲chara叫着。

“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这里变成这个样子了!”chara也提高了音量。

“你说什么?这里的水声太大了!”

“我说!我不知道……唉,我说,我们先离这里远一点!”chara叹了口气,用最大的音量喊出声。

“好!”frisk这次听见了,也大声回应着。

“偶们过不去了吗?tem来之前好像没有这么大的水……”tem趴在frisk的肩膀上,看着前方快速流动的水流。

frisk他们走了一会,就看见前方原本的道路上裂开一条大大的缝隙,瀑布的水流被引导着从这里经过,汹涌又湍急。

“可是……这里是必经之路。”frisk感到事情有些棘手了。

“要不我们跳过去吧!”chara丈量了一下距离,觉得可行。

“你可以吗,chara?”frisk虽然觉得过不去,但还是选择相信chara。

“嗯!”chara肯定的回答。

“……汪?”temmie觉得听不懂frisk的话了,为什么要一个人自言自语。

“好吧,走,我们上!”chara代替了frisk,开始充满决心的一跳。

“额……好痛!哇…………!”

“tem要被冲走了!咕噜咕噜噜……”chara显然忘记了frisk还拄着骨头拐杖,脚踝剧痛后,他们和temmie一起摔进了小河流里。

作者小记:提米的语言成功让我失去了掘森(x_x;)

看好苏苏的曹作

只是自习时无聊的摸鱼产物

疯子衫巨头,草稿风注意

只是自习时无聊的摸鱼产物

疯子衫巨头,草稿风注意

沉迷二次元的跳跳糖

当horrortale 和 undertale人类互换

“呼……,嘶……”frisk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直到他抓住了旁边horror留下来的骨头,用它当做拐杖站了起来,才勉强稳住了身体。

“哇哦,你成功了!说实在的,我还在想很快你就会哭着求我出来为你报仇呢。”chara飘在一旁,似乎很惊讶似的,绕着frisk飞来飞去。

“……”frisk没有说话,只是扶着墙把插在地里的骨头用力拔起来,frisk获得了骨头拐杖……

“好吧好吧,你不想理我,但你还是需要我来指路对吗?我保留我之前说的话,这样子我们能重归于好了吗?”chara背对frisk,一边频繁地悄悄偏过头看frisk的脸色,但他完全看不出来frisk在想什么。

“我……chara,我...

“呼……,嘶……”frisk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直到他抓住了旁边horror留下来的骨头,用它当做拐杖站了起来,才勉强稳住了身体。

“哇哦,你成功了!说实在的,我还在想很快你就会哭着求我出来为你报仇呢。”chara飘在一旁,似乎很惊讶似的,绕着frisk飞来飞去。

“……”frisk没有说话,只是扶着墙把插在地里的骨头用力拔起来,frisk获得了骨头拐杖……

“好吧好吧,你不想理我,但你还是需要我来指路对吗?我保留我之前说的话,这样子我们能重归于好了吗?”chara背对frisk,一边频繁地悄悄偏过头看frisk的脸色,但他完全看不出来frisk在想什么。

“我……chara,我没有怪过你,我只是有些累,我只是需要休息一下,我……所以,你没有做错什么。事实上,我在想我这么做是对的吗?我有帮助到他吗?额……我好像情绪有些激动,总的来说,让我们继续前进吧。”frisk看起来是有些疲惫,无关身体,这种疲惫感是从灵魂散发出来的。

“……好……好的。”chara有些不知所措,“frisk,你要是感到累了就休息一下,我会帮你看着周围的。”

“谢谢你的关心,chara,我没事,存档会将我的状态回复到最好的样子,记得吗?多亏了这个,我现在还一点都不饿,我只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我的世界里的朋友一定也在等着我回去。”frisk撑着身子,拄着他的新骨头拐杖慢慢往前挪动。

“frisk,你的腿……你为什么不回去再存一次档呢?”chara担心地看向frisk受伤的脚踝。

“刚刚horror去了那边,而且那些军队也在到处寻找我,我想我不应该再回去那里,那太冒险了。”frisk考虑了很多事情。

“那好吧,我知道了,那到了下一个存档点,你要记得再存一次档,这样你的腿应该就会变好了。”chara看起来依旧很担心,但经过frisk的说服,也同意了他的说法。

frisk虽然受了伤,但依旧对回家充满了决心。他拄着骨头拐杖,往瀑布方向走去。


没有人,没有怪物,什么都没有。整个瀑布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出现,只有回音花的窃窃私语声和潺潺的流水声回荡着,给这片寂静增添了更多萧瑟感。

“他们去哪了?瀑布的怪物们都不在了吗?”frisk有很多想要知道的事,但这些事情都不能阻挡他回去的脚步,所以他只是看了几眼,继续往前走。

“Tem不饿……tem要寻求帮助!t…tem要加油……”有什么微小的声音响起,吸引了frisk的注意。

“那是什么声音?”frisk凝神听了一会,问着。

“不知道,应该是回音花的声音吧。”chara觉得和这个声音有关的事情无关紧要。

“我要找一下这个声音的来源!”frisk想了一会,还是阻止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下定了主意。

“什么!frisk,我们还在被那些守卫追杀记得吗?不要再去管一些闲事了!”chara觉得不应该浪费时间去做其他事情。

“我想去找。”frisk露出坚定的决心脸。

“哦不!唉……well,好吧,你要去找就找吧,我已经提醒过你了,要是遇到什么麻烦我可不管!”chara见阻止不了,只好无可奈何地回到frisk身体里。

“chara,谢谢你的理解。”frisk回复完chara,就来到路边的回音花丛里,里面还有一些发光的蘑菇,但这些光亮已经很弱了。

拨开花丛,那个微小的声音很近了,就在……这……里!frisk找到了他,是一只Temmie,他毛绒绒的白色毛发已经失去了光泽,头无力地耷拉在地上,看起来又小又瘦,嘴里发出刚刚frisk听到的那些声音。

frisk把他抱了起来,揽在怀里。他已经晕过去了,呼吸很微弱。

“Temmie!”frisk拍拍他的头,轻声叫着。

“tem……嚎饿,t…tem没力气了……”temmie好像醒了,但是眼睛没有完全睁开,身体冰凉,看起来奄奄一息。

“你很饿?我看看我能帮你什么?”frisk打开手机的物品栏,里面东西快空了,只剩下一些杂物,吃的东西只有papyrus的意面。

“我……觉得,喂他这个有点不太好……”frisk有些犹豫,但temmie看起来已经快不行了。

“好吧……temmie,吃点这个,这样你就有力气了。”frisk拿出意面递到提米面前,提米鼻子动了动,眼睛还未全睁开就半闭着往意面靠近。

“哇,嚎吃,嚎吃!tem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呜呜呜,tem终于不饿了!”temmie看起来很开心地吃着意面。

“temmei,你还好吗?别吃那么快,会噎到的。”frisk拍拍temmei的背,让他慢点进食,他看起来吃的太快了。

悠言落末酱
....我...把horror...

....我...把horror画崩啦!!土拔鼠尖叫!!!果然不适合在手机上画画..

....我...把horror画崩啦!!土拔鼠尖叫!!!果然不适合在手机上画画..

沉迷二次元的跳跳糖

当horrortale 和 undertale人类互换

“aliza?a……li……za……,aliza!喂喂喂!快醒过来,听见没有!我快没时间了,你个大懒虫!”flowey原本拍着床板的藤蔓开始缠住aliza的手臂,开始死命晃动她。

“额……我醒了妈妈,不要再摇了。”aliza被摇醒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在嘴里嘟囔着。

“谁是你妈妈,拜托好好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flowey用藤蔓扶着额头,似乎有些不忍直视。

“听好了,我是你最好的朋友……”flowey挺起花盘,正准备说话。

“那是谁啊?我不知道……啊,flowey!”aliza一把抱住了flowey。

“名叫flowey的小花……what,这什么情况?你认识我?哦,当然!我是说你还记得...

“aliza?a……li……za……,aliza!喂喂喂!快醒过来,听见没有!我快没时间了,你个大懒虫!”flowey原本拍着床板的藤蔓开始缠住aliza的手臂,开始死命晃动她。

“额……我醒了妈妈,不要再摇了。”aliza被摇醒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在嘴里嘟囔着。

“谁是你妈妈,拜托好好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flowey用藤蔓扶着额头,似乎有些不忍直视。

“听好了,我是你最好的朋友……”flowey挺起花盘,正准备说话。

“那是谁啊?我不知道……啊,flowey!”aliza一把抱住了flowey。

“名叫flowey的小花……what,这什么情况?你认识我?哦,当然!我是说你还记得我啊,对,我就是你aliza最好的朋友,小花flowey!”小花被突然的怀抱吓到了,反应过来后就开始亲密地拍拍aliza的肩,用自来熟的语调对她温柔地讲话。

“flowey……呜呜呜呜,你还活着,太好了……呜呜呜呜……”aliza抱着flowey就开始哭。

“我当然还活着,你在说什么……诶诶诶!别哭啊,你把鼻涕蹭到我身上了!这真是太恶心了。好了够了,把我放开!”flowey用藤蔓推开了aliza,把她推到一边,然后用藤蔓卷起桌上的抽纸抛给她。

“呜呜呜,对不起,flowey,我只是见到你太开心了。”aliza用纸巾擦擦眼泪,红着鼻头对flowey说话。

“呼,你看起来冷静一点了,终于。你看起来真是个小屁孩!好了,我没时间了,我们赶紧进入正题。”flowey也拿了纸巾在自己身上抹了抹,然后看向aliza。

“flowey,你要说什么?”aliza刚刚停止了哭泣,声音有些沙哑。

“你喜欢这里吗?aliza,就是你这几天待的地方。”flowey开始问aliza问题。

“喜欢,这里的大家都对我很好,我交到了新的朋友,吃到很多很多好吃的!”aliza看起来很喜欢这个话题。

“那你想回去你原来的地方吗?嘻嘻,我在问什么啊,让我猜猜,你不想是吧?”flowey开心地凑近aliza。

“我……”aliza看起来很犹豫。

“哦,别害羞嘛,aliza,好孩子,把你的真实想法说起来,你的好朋友flowey我会帮你实现的。”flowey笑着拍拍aliza的肩膀。

“不,我不想。”aliza对flowey说想要回去原来的世界。

“你想回去是吧,我们可以……什么?你竟然不想留在这里?”flowey震惊了。

“这里很好,我喜欢这里,我并不是不想和他们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要回去?”flowey回过神来开始继续实现自己的目的。

“我原来待的地方确实有点危险,还有一点恐怖……但是我经过这几天和他们的相处,我知道了,这里的他们对我的好并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frisk,那个和我一样的人类,我不能独享这份大家的爱,没有他,这里的怪物们肯定会伤心的。”aliza握着被角看向窗外,外面天气正晴,阳光斜照着树尖上的雪,亮晶晶的。

“你喜欢这里,为什么还要回去?”flowey不能理解。

“我要回去,一方面是因为frisk,另一方面,是这个世界并没有我的家人,我的家人……他们还在那边的地上等着我呢!”aliza转会看向窗外的视线,对着flowey露出了一个笑容,笑容里似乎充满了决心的力量。

“什么鬼!你竟然这么想。我的计划……不,等等,我可不能让我的计划落空,这样的乐趣我可不能放弃。”flowey被打击到了,但他又有了新的主意。

“aliza,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嘻嘻!”flowey不怀好意地笑了。

就是个憨憨

这是一只horror

这是什么表情呢?

这是一只horror

这是什么表情呢?

沉迷二次元的跳跳糖

当horrortale 和 undertale人类互换

“那个人类没事真是太好啦!sans,我差一点以为我杀了一个人类,担心死我了。”papyrus很开心地对sans说着。

“你说得对,兄弟。”sans随意的符合着,像往常一样心不在焉。

“那个人类真的太瘦弱了,frisk比她强壮多了。至少undyne的训练frisk每次都撑过去了。我想aliza也该成为一个强壮的健康人类,不用担心,我会用我好吃的意面来帮助她的。”papyrus扬起锅铲自信地说。

“是啊,papyrus。你总是能做的很好,我为你骄傲。”sans温柔地看着他的兄弟。

“我的兄弟很酷吧?”“是啊,papyrus最酷了!”又有声音从脑海响起,sans刚扬起的微笑又消失了。

“papyrus...

“那个人类没事真是太好啦!sans,我差一点以为我杀了一个人类,担心死我了。”papyrus很开心地对sans说着。

“你说得对,兄弟。”sans随意的符合着,像往常一样心不在焉。

“那个人类真的太瘦弱了,frisk比她强壮多了。至少undyne的训练frisk每次都撑过去了。我想aliza也该成为一个强壮的健康人类,不用担心,我会用我好吃的意面来帮助她的。”papyrus扬起锅铲自信地说。

“是啊,papyrus。你总是能做的很好,我为你骄傲。”sans温柔地看着他的兄弟。

“我的兄弟很酷吧?”“是啊,papyrus最酷了!”又有声音从脑海响起,sans刚扬起的微笑又消失了。

“papyrus?”sans想了一会,叫住了papyrus。

“什么事,sans?”papyrus听到sans的叫声,偏过头回答他。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可以吗?”sans有些犹豫。

“你当然可以问了,伟大的papyrus会解答兄弟所有的疑问的。”papyrus停下操作,专心倾听着。

“呼……”sans呼出一口气:“我想问的是,我有个朋友,他一直担心着一件事。他的身边有一个人,他曾经伤害过他的家人朋友以及所有他最重要的事物,现在我……我是说他有个机会,他能让那个人永远的消失,他该怎么办?”

“嗯……”papyrus思考了一会,然后说:“sans,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朋友身边的那个人是怎么样的。但我觉得你的朋友应该再给他一个机会,每个人都会做错事,但不是会一直错下去,所以还是让你的朋友好好和他谈谈吧,这样才会更好地解决问题。”papyrus和往常一样充满了阳光地笑了。

“可是pap,那个人伤害了他的家人,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来一次,在我……他的面前!”sans激动地反驳。

“sans?为什么你要这么激动?”papyrus被sans突然激动的情绪吓到了。

“哦,没什么……”sans顿了一下,重新坐回沙发上。

“我知道了!”papyrus扬起手臂放在胸前。

“什……什么!?”sans有些心虚。

“你太担心你的朋友了,sans,冷静下来。如果你的朋友没办法解决的话,把那个人带到我的面前,伟大的papyrus会负责把他纠正过来,这样你和你的朋友就不用再烦恼了,捏嘿嘿!”papyrus自信地扬起披风。

“paps,hahaha,我知道了。”sans开心的笑了。

“我会让他把事情交给你解决的,哦,你总是这么酷,兄弟。”

“那当然!”papyrus自信地抬起下巴。

“最后一个问题,”sans说:“papyrus,你想frisk了吗?”

“我当然想他,说真的,我感觉他已经旅行好久了,虽然实际上才过了几天,不过我真的很想他。sans,我想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联系他?”papyrus露出期待的表情。

“哦,我亲爱的兄弟,别担心,他会回来的。或许在我忙完那些骨事之后?”(眨眼笑)

“sans!刚和你正经说几句话,你又这样!我不管你了,我要继续去做饭了。”papyrus气哼哼地走了。




见大家都走了,horror停止了笑声,一个人默默进了屋子。走进房子,客厅的灯还亮着,horror挥手想把灯灭了,但看着这些灯光,还是放弃了。

他走到papyrus的房间,看着床头,上面贴着橙蓝两色的贴纸。上面写着:

“如果看见我要吃什么的时候就狠狠打我的脑袋吧。”这是蓝色的纸条。

“意面要加sans给的小礼物,这样大家都会喜欢吃!”这是橙色的纸条。

“记得让大家破坏那些监控摄像头。”

“我要照顾好大家,不然他们会杀掉他们自己的。”

“设置的谜题要再去检查一下,最近好像有些破旧老化了。”

“不可以让undyne知道,我们做的这些事,这是我们雪镇村民之间的秘密。”

“意面材料里面的骨头要剁碎,不然很硬!”

每一张贴纸上都写满了字体,有些凌乱,但horror似乎看得很清楚,他一遍又一遍的翻看着,摩挲着纸条上的字体。

“这些……东西。”horror开口说话了。

“我的兄弟papyrus,我应该可以照顾好你的……我可以!我可以是吧?我可以的!!所以不用怕,我来找你了!至于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会,处理好一切!”horror脸上挂着狰狞的笑,用指尖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床板。







鸮

来试试不一样的画风?

噢我的九尾狐奶奶啊,瞧瞧这是什么烂不垃圾的画。

来试试不一样的画风?

噢我的九尾狐奶奶啊,瞧瞧这是什么烂不垃圾的画。

kisama

钓horror第二弹

p2是想告诉您们,不要对我说任何猜猜肯定话语,我对此很敏感,并且很想骂人。我不是特喜欢被人猜

钓horror第二弹

p2是想告诉您们,不要对我说任何猜猜肯定话语,我对此很敏感,并且很想骂人。我不是特喜欢被人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