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hxh

17.2万浏览    9843参与
-谷屋きなど-
  很粗糙的亲友稿   动作参...

  很粗糙的亲友稿

  动作参考了速写班长

  不要问为什么四只耳朵 问就是后来长得(

  很粗糙的亲友稿

  动作参考了速写班长

  不要问为什么四只耳朵 问就是后来长得(

哈噜三四三

[库帕无差]环形岔路

Summary:萨拉萨没死,库洛洛十六岁那年没成立旅团而是考上了巴佛大学,在派对上遇到交际花学长帕里斯通。

CP:库洛洛/帕里斯通(无差)

9.5k一发完,注意避雷!


1.

“哇!这是什么?”

“是信吧,从外面寄过来的。”

“我都不知道这里还能通邮政。”

“我也不知道,今天第一次见。”

“是给谁的?”

“库洛洛。”

“库洛洛?喂,库洛洛,有你的信!”

个头最大的窝金攥着那张小小的信封,米白色的纸几乎淹没在他的拳头里。他挥了几下手,但他喊的那个人沉浸在书本的世界中,并未听到。忽然有一只手从他身后抽出了书,这时库洛洛才“诶?”了一声抬起头来,看到侠客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Summary:萨拉萨没死,库洛洛十六岁那年没成立旅团而是考上了巴佛大学,在派对上遇到交际花学长帕里斯通。

CP:库洛洛/帕里斯通(无差)

9.5k一发完,注意避雷!



1.

“哇!这是什么?”

“是信吧,从外面寄过来的。”

“我都不知道这里还能通邮政。”

“我也不知道,今天第一次见。”

“是给谁的?”

“库洛洛。”

“库洛洛?喂,库洛洛,有你的信!”

个头最大的窝金攥着那张小小的信封,米白色的纸几乎淹没在他的拳头里。他挥了几下手,但他喊的那个人沉浸在书本的世界中,并未听到。忽然有一只手从他身后抽出了书,这时库洛洛才“诶?”了一声抬起头来,看到侠客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同伴儿时那头凌乱的金发此时竟然已经这么长了,差点扎进库洛洛的眼睛里。

“侠客?怎么了?”

“真是的,团长,我们刚才说的话你都没听到吗?流星街可是发生了大新闻。”

“大新闻?”库洛洛的神情微微有些紧绷,眼神晦暗,“又是‘那些人’吗?”

流星街总有儿童失踪。几年前,萨拉萨也差点落入那伙人手中。如果不是那天练习结束后库洛洛心里实在不安,叫上芬克斯几人去找她,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库洛洛、芬克斯和飞坦赶到的时候,萨拉萨正在翻找录像带,完全没注意到从她身后悄悄接近的黑衣人。库洛洛急中生智,在对方出手前站出来喊住了萨拉萨。对方显然没料到会忽然又蹦出一个小孩,先是在原地愣了愣,但很快就露出了一个令人反胃的笑容,就像是看到了新的猎物。

库洛洛拉住萨拉萨的手向后退,同时紧张地盯着面前的男性。他们每后退一步,男人就往前一步,不徐不疾,仿佛在充分享受狩猎的过程。

熟悉流星街的人都知道,这些被堆起来的空心山体是极不稳定的结构。库洛洛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他引诱猎手一点一点跟上自己,直到飞坦和芬克斯抽走了一块关键的支撑,整座大山轰然倒塌。

男人被垃圾堆掩埋,巨大的声响却惊动了他的同伴。其中一人如惊弓之鸟般开始胡乱开枪,流弹射中了库洛洛的手臂。

“那里!有四只!”另一人喊道,“快追!”

他说,四只。

流星街的小孩对他们而言并非人类,而是动物。

是可以肆意捕猎、伤害、消费的物品。

在那一个瞬间,虽然伤口在流血,整个手臂都火辣辣地疼,库洛洛却奇异地没有感觉。

相反,他心底只觉得冰冷。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面对枪械,手无寸铁的孩童不可能正面迎击。四人在并不熟悉的垃圾堆中逃窜,就快要被追上的时候,窝金出现了。

窝金把其中一个人揍倒在地,芬克斯也趁机拿着棒球棍冲了上去,然而这时,一直躲在车里的人再次射击。

两人中弹,倒地。

“不是都说了吗?”唯一站着的黑衣人也伤痕累累,冲车子喊,“要抓完好的啊!你丫开什么枪啊!”

“我不开枪,你就死了,上车。”对方说,“老板说今天收工了。”

“嘁,没劲,还想着最后一只能好好玩玩呢。”

那辆黑色的吉普车甚至连车牌号都没有,凶手的身份也无从查起。被他们丢下的同伴压死在了垃圾山下,唯一的线索就是他们受雇于人。

窝金、芬克斯和库洛洛都受了伤,萨拉萨很久都没有说话,飞坦也一脸阴沉。

回来后,库洛洛问窝金为什么会跟来,窝金说:“我以为你们不好好练台词,要去偷懒。”

自那之后,和“那些人”周旋就变成了他们每日必修的功课。“那些人”在流星街的行动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阻碍,变得越发猖獗狂暴。萨拉萨活下来了,但还有其他孩子死去,死相也越发凄惨。玛奇去和师父学习了念力,窝金执着于把自己的拳头变得比枪械更强。

在库洛洛的带领下,他们取得胜利的次数越来越多。

但,光是这样并不够。

“团长真是的,又跑神啦?”侠客在他面前挥了挥手,“所以说了,大新闻是——信啊!流星街居然收到了外面寄来的信,寄给你的哦。”

“寄给我的?”库洛洛问,他看向自己笑呵呵的同伴,又说,“侠客,不要叫我团长。”

“我们的某某旅团没有你可走不到今天,你不是团长谁是团长?”

库洛洛没有说话,接过了窝金递来的信,拆开。

“诶——这是?”

是一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库洛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为什么……?”

“是我帮你申请了哦!”一个少女的声音喊道。是萨拉萨。“嘿嘿,我从长老那里听说,库洛洛偷偷参加了考试,拿到了高分,如果就这么浪费掉就太可惜了!”

“这个巴佛大学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窝金问。

“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大学呢。”侠客说,“真好啊,团长要去上大学了!以后团长就是流星街学历最高的人了。”

旁边一直沉默的飞坦冷笑了一声:“你这么想去,要不跟着一起去得了。”

库洛洛看了看侠客,然后转向萨拉萨,露出了一个微笑。

“谢谢你,萨拉萨。”他说着,把录取通知书叠了起来,“但是,我不会去的。”

“诶?为什么!”萨拉萨失望地喊道。

库洛洛平静地说:“玛奇和希拉都不在,我现在不能离开。”

“不行!”萨拉萨说,“你必须去!”

“就是的,库洛洛,你去呗?这里还有我们呢。”窝金说。

“如果只是对付那伙人,有我们几个就足够了。”飞坦说。

“是呀是呀,”侠客说,“现在有一种叫‘手机’的东西,诺其亚公司制造的,我一直很想要个新款,库洛洛你去帮我弄一个,然后我们就可以随时通信了!有什么需要就随时联系嘛!”

库洛洛坐在一旁听他们七嘴八舌,一句话都插不上,心里十分无奈。

“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派克也走了过来,缓缓开口道,“这是一次机会。”

“一次从正面了解‘他们’的机会……”

她直视着他,好像在那双黑色的眼中看到了静静燃烧的火焰。

2.

这是一栋新艺术风格的建筑。焦糖色的外墙,大而明亮的法式落地窗对称排列,露台上,洁白的铁线莲攀着栏杆,被屋内透出的灯光照亮。

现在是晚上七点半,太阳刚从西边的地平线沉下去,初春的街道上还留着些冷意。

很难想象,面前这栋豪华的住所属于一个学生。

“是不是很厉害?”韦西·考迈克人笑着问旁边的人,“所以我说,你应该多出来走走的!你今天跟我算是来对了。希尔学长的派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库洛洛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但是余晖照得他的面庞线条柔和,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他是这个学期入学的新生,平时很少说话,也几乎不参加校园活动。这样的新生在巴佛大学并不少,但不知道为什么,库洛洛·鲁西鲁就是让人格外在意。他身上有一种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割裂感,当他安静地看过来时,你会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这一点让人格外厌恶。

“嗯,谢谢你带我来。”库洛洛微笑道。

和库洛洛同行前来的韦西也是大一新生,不同的是,他出身显赫,为人高调,也很受瞩目。即便是在巴佛大学这样到处都是权贵的学校,他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不知道库洛洛的出身,但多半和其他默默无名的学生一样,是来自中产或者更底层的家庭。他带库洛洛来,是想让他见见世面,顺便卖个人情。和这样的人交朋友,显得自己心怀宽阔。听说希尔学长在为学校里的弱势群体争取权力,每年都会吸纳一些普通家庭出身的人进自己的小群体。这样能留下好印象。

但是库洛洛平淡的反应让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于是他也敷衍地回答道:“嗯,那走吧。”两人站在门口,沉默片刻后,他故意使坏地问,“你不按门铃吗?”

库洛洛转头看他,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映出他的身影,却让他莫名觉得有些心虚。就在这时,库洛洛笑了下,说:“好。”

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库洛洛说出那句话之后他才终于再次开始呼吸。但是那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在听到库洛洛的下一句话之后消失殆尽,刚刚呼出来的气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库洛洛问他:“门铃怎么按?”

3.

干净的街道,阔叶树林,衣着体面的人们行色匆匆。如果对上了目光,他们会点头致意,回一个微笑,人们被某种无形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包裹在一张名为社会的网中。

路边有移动图书馆,可以随意取阅。橱窗里摆着最新的电视机,广告里的人露出最吸引人的微笑宣传商品。有专门的巴士联通学校与宿舍,每一个店铺里都能看见学生的身影,他们或是讨论课程,生活,或是聊起历史、文化,社会形势,仿佛话题永远不会枯竭。

这里的电子设备都是好的,全新的。微波炉不会转到一半忽然卡主,洗衣机也可以连下水管道。

库洛洛带着新奇的眼光看着这些,心底却有种他自己都无法洞察的了然。越是了解,那种感觉就沉得越深,坠在他身上,把他向下拉扯。

这只是些稀松平常的东西,人们是这样表现的,他也是这样接受的。

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就完全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所以他不是没有见过门铃,他只是忽然想捉弄一下旁边的那个人。

4.

开门的人有一头金发,褐色的西服外套没系扣子,见到门外的两人,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说:“欢迎。”

他大概就是派对的主人,库洛洛看过去,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但那双笑眼只是短暂地停留了一下,就热情地将两人迎进屋里。

库洛洛看得出来,身边的同学很想认识这位派对的主人。然而还不待他攀谈,帕里斯通·希尔就被另外几人喊走了。

派对上的人比想象中还要多,嘈杂的背景音里还能听到爵士乐的旋律。普通的学生聚会当然不会这么大手笔,请乐队来现场演奏。但这不是普通的聚会。希尔家族是有名的财阀,帕里斯通被巴佛大学录取的时候,家人直接在学校附近给他买下了这栋房子。

全校人都想认识他,想和他成为朋友。这句话说得一点也不夸张,和库洛洛同来的那个人显然也是如此。

这么说起来,他去哪里了?

库洛洛张望了一下,邀请他来参加聚会的同学早就消失在了人群中。壁炉边上围了许多人,在音乐和酒精的助兴下聊得热火朝天。一会儿说起政治局势,一会儿又谈起先锋艺术,话题的转换速度比鼓点的节奏还要快。其中一个人说起了贫困的问题,他说贫困的现状是无法通过结构性改变扭转的,你们要想想怎么改变贫困的人,改变他们的思维方式。另一个人说不对,身在贫困陷阱中的人怎么可能自发地改变?你的这个说法一点也不现实,如果我们不去帮助他们,他们怎么可能自己变好?两个人吵得越来越凶,后来第三个人加入,说你们都忽视了一件事。那两个人看向第三人,问,是什么?剥削,是剥削。第三个人说。本该属于他们的财富流向了你们,所以才会陷入贫困。你们以为自己的吃穿用度从哪里来?甚至这所学校也是为你们这样的人,为了制造更多维护你们利益的人而产生的。

听罢,第一个人冷笑道:那你怎么还在这里读书?怎么不去退学?另一个人说,同学,你的想法已经落后时代很久了。把一切贫困的问题都归结于资本对剩余价值的榨取,已经是上个世纪的说法了。工人革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关键其实是达成一个能让人们满意的分配方式。

三个人谁也不让谁,终于把矛头转向了无辜的旁观者。他们问站在边上发呆的库洛洛,说:“你怎么看?”

“什么?”

“贫困。怎么解决贫困的问题?”

库洛洛缓缓地眨了眨眼睛,说:“我不知道。”

“什么嘛,你不要太拘谨,这里大家都畅所欲言。你有什么想法就明明白白说出来。”

但是库洛洛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们。旁边还有不少人在听他们聊天,此时都转头看向了库洛洛。库洛洛回望着他们。

一时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种异样的寂静。库洛洛漆黑的眼中映出壁炉的火苗,跃动的火苗好像会传染,让对视的人像怕被烫伤一样缩回目光。

1989年,优路比安大陆东部发生政治巨变,某座颇具象征意义的墙倒了下去。世界上出现了第一款文字处理器软件,现代互联网初具雏形,一切都充满了勃勃生机。就像这些学生。

有一个地方却像是钻进了世界的阴影里,那里生活的人并不存在,声音自然也就传不出来。如果有求救的声音传出来会怎么样?也许有人会像刚才说的那样,伸出援手。有人会想要去改变“结构”。也许,成立援助项目?然后又会用怎样崭新的方式藏污纳垢?

他们聊一个“问题”,好像只是在聊那个概念。一会儿说起这个定义,一会儿借用那个理论。问题。现象。概念。理论。都是在隔靴搔痒。

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所有人都变得越来越尴尬。

爵士乐声聒噪起来。

终于,那第三个人说话了,他说:其实,我已经办好了。

沉默被打破,大家都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问他,什么办好了?

退学手续。他说。我办好了退学手续。

5.

“看来你找到了我最喜欢的地方。”

聚会的主人手里拿着两只玻璃杯走了过来,把一只杯子递给了坐在角落里的库洛洛·鲁西鲁。

“放心,是果汁。”帕里斯通说着,坐在了库洛洛的旁边,“我一直很喜欢这个位置,从这里能看到所有人。”

他们坐在二楼的平台上,底下的景象一览无余。乐队在演奏,有人在聊天,有人以为自己藏在暗处,偷偷和心上人亲热。

“鲁派·海兰特。”帕里斯通用那只拿着杯子的手指向下面一个人。库洛洛顺着看过去,那个人有着黑色的皮肤,戴着一副金属矿眼镜,短发,穿高领毛衣。他就是刚才说自己办了退学手续的人。“考古系,大三。家境中产,有两个妹妹。他一直暗恋旁边那个不说话的姑娘,上个月告白失败了,发现对方早就和卢克索·纽托有一腿。”

那只手又指向了鲁派旁边一个金发碧眼的男性。是那个说要改变人们思维方式的学生。

“卢克索·纽托,国际关系,大二。纽托家的次子,大哥即将继承家族企业,二哥是职业猎人,铁拉丁·纽托。同时和三个不同学院的女生在交往,无口妹妹甚至不算其中之一。根据家里的安排,他以后会走上仕途,不出意外的话是做外交相关。”派对的主人微微一笑,又指向了那个带库洛洛来这里的同学,此时他正努力想要融入周围一圈正在聊天的小群体。“韦西·考迈克,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其实出身的家庭属于某强势黑帮的旁系。也许他的叔叔舅舅能在十长老的桌旁拥有一席之地,但他却只能在一旁看着,就像现在。”帕里斯通那双棕色的眼睛看向面前的人,露出一丝好奇而探究的神色,“而你……”

“库洛洛·鲁西鲁。”库洛洛举着果汁歪了歪头,似乎是在思考如何自我介绍,最后只是轻轻笑了一下,说,“拿奖学金的特困生。”

帕里斯通静静地看着库洛洛,仿佛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个黑发少年的身份是假的,或者至少也是凭空出现的。无论通过哪种途径都无法找到有关他的记录,他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最后,他只是露出了礼节性的笑容,伸出手道:“真抱歉,我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我是——”

“帕里斯通·希尔。”库洛洛友善地接道,“谢谢你组织了这么棒的派对。”

然后握上了那只伸出来的手。

6.

和在流星街的日子不同,学校生活的时间过得飞快。日复一日,上课、下课,树叶就在这样重复的日子中逐渐飘落、抽芽,再次变黄,完成一次生命的轮回。

有一段时间库洛洛总去图书馆,他不停地阅读,仿佛能从中找到某种答案。课上老师讲的内容,学生们讨论的问题让他困惑。他们尝试用语言去解读世界,去总结、归纳和阐释,但那些字词都轻飘飘的没有重量,就像挂在枝头摇摇欲坠的落叶,只要风轻轻一吹就会失去根基。

偶尔,流星街的伙伴们也会来消息。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觉得再次和世界产生了链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在学校没能和他人建立起联系。一年过去,韦西·考迈克已经完全把库洛洛当成了心腹好友。这是一种单方面的依赖关系,韦西总会在苦恼的时候来找他,库洛洛则会放下手头的书本安静听他说话。韦西什么都说,小到学校的课业、人际关系,大到家族内部的矛盾、黑帮各势力之间的斗争。有一次,韦西愁眉苦脸地来找他,倒完一通苦水之后,库洛洛送他离开,这时屋内那个坏心眼的人才走出来,一脸打趣地说:“库洛洛,我觉得你是故意的。”

“嗯?”库洛洛回头,看到了说话的人。他难得脱下了西装,衬衫凌乱,有些懒散地倚在门框边,用眼神示意韦西离开的方向,说:“你是故意接近他的,你早就知道他是谁。”

库洛洛笑道:“他只是我大一时候的室友。”

帕里斯通眯起眼睛,审视着面前这个神秘的黑发同学。

“你能提前知道韦西的底细,伪造学校都查不出破绽的身份,”他悠悠开口道,“有的时候我都觉得,你也是故意接近我的。”

库洛洛煞有其事地点头:“确实。”

非要说的话,其实是帕里斯通先找上他的。那天派对之后不久,库洛洛就收到了下次小聚的邀请。当时韦西还很不喜欢库洛洛,见到库洛洛受到了邀请而他没有更是气得不行。然而,得知库洛洛拒绝了邀请之后,韦西更是震惊不已,痛心疾首地说他怎么能浪费这样大好的机会。“你不想我去,我拒绝了,你又说不去可惜。”库洛洛当时无奈地说,“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你是讨厌我还是喜欢我。”韦西听闻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硬是憋了半天没憋出一句话来。

但是现在,库洛洛顺着帕里斯通的话说了下去。“我确实是故意接近你的。”他坦诚道。

“故意接近我的人有很多。”帕里斯通说着,抓住了库洛洛的衣领,忽然间凑得很近,连呼吸都能听到。“但是,你可以再近一点。”

他小声在库洛洛耳旁说,让我们继续刚才没办完的事情。库洛洛先是有些意外,但很快恢复了常态,顺从地跟着学长走进了卧室。

7.

侠客和萨拉萨来了。

库洛洛在学校门口迎接他们,侠客夸张地说这里简直太奢侈了,是不是都是贵族住的地方?萨拉萨也兴奋地说这里好漂亮,简直就像电视剧里拍的一样。

侠客说,那当然了,电视剧就是在这里拍的。

三人去学校旁边的冰激凌店吃甜品,萨拉萨第一次进这样的地方,进门说要一个冰激凌,店员问她要什么口味?

口味?冰激凌还有很多种口味吗?萨拉萨反问道。店员指着身后的板子,说,我们这里有三十六种口味的冰激凌哦。

萨拉萨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但是又有些尴尬地小声说,可是我不认识你们的文字诶……

侠客笑着说,早知道库洛洛说要教你通用语的时候,你就应该好好学!

萨拉萨吐了吐舌头说,不要!我才不要学习呢!我又不是希拉。

库洛洛感兴趣地问道,希拉最近怎么样?

侠客和萨拉萨安静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侠客眯起绿色的眼睛笑着说:“希拉也走啦。”

“诶?”

“你们这些会学习的人都要离开的。”萨拉萨说,“哼!我才不羡慕呢。”

“胡说,你每天都在念叨库洛洛今天又在做什么。”侠客笑道,“她羡慕得要死!”

“啊啊啊!你不要乱说!”萨拉萨忙去捂住侠客的嘴。

“唔唔唔——”侠客说道。

冰激凌来了,萨拉萨松开了侠客,投入了冰激凌的怀抱。

“快来说说,名校生活都有什么好玩的事情,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侠客用勺子指着库洛洛说。

库洛洛摇摇头:“其实没什么好玩的。”

“怎么可能!”萨拉萨喊道,“每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冰激凌,骗人是不好的。”

“我没有骗人。”库洛洛委屈地说,“但是,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留在这边。”

“诶?”萨拉萨吃冰激凌的动作停住了。

“我租的房间还有地方,你可以搬过来。”库洛洛说着,眼睛却看向了侠客,对上了那双绿色的眼睛。

侠客罕见地没有笑,像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

“不是挺好的吗?萨拉萨,你就留在这边吧?”他说。

“我……”萨拉萨有些犹豫地说,“我不要。”

她没有说为什么,话题没有再往这个方向进行下去。三人继续吃着冰激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流星街的事情。库洛洛指责侠客说,明明当初说了要经常联系他,但是为什么忽然就不再来信了?

侠客只是哈哈笑着说,忙的又不只是团长你一个人,我们大家也有很多要忙的事情呀。忙起来就忘了嘛,下次一定联系,一定。

库洛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侠客,你们为什么来?”

“什么为什么,我们来看看你都不行吗?团长好小气啊。”

“来吃冰激凌!”萨拉萨举手道。

“是呢,我带萨拉萨来见识一下城里人的生活。”侠客自满道。

萨拉萨冲他做了个鬼脸:“少臭屁了!谁要你带着来啊!”

“是谁在来之前怕得不敢上车,我就不说了。”侠客反击道。

离开之前,库洛洛又带着两人在学校里转了转。萨拉萨看什么都好奇,东窜西跳玩得不亦乐乎。侠客和萨拉萨两人一唱一和,有的时候库洛洛都插不上嘴。但仅仅是这样跟在他们身边,就让他有种久违的,踩在坚实大地上的感觉。

道别的时候,他长久地看着那两人的背影消失的方向,看着落叶被风垂落,再次卷入飘忽不定的气流中。

8.

自从侠客来找他之后,库洛洛总也无法忽视心中的那种焦躁。

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希拉离开了流星街。侠客和萨拉萨突然来访。还有侠客说的那些话……在他脑海中徘徊不去。他在课上走神,开始丧失耐心。但是他告诉自己这样是不行的。

他开始彻夜调查,关于流星街最近发生的一切。

虽然消息掩盖得很好,但他还是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侠客当时对他说“那些人”已经不成问题了。

因为现在有了新的问题。

9.

韦西家里是做军火生意的。他们一直想要拓宽市场,但到头来还是只能和贫穷落后的小国做做生意。韦西的父亲满足于此,他自己却不这么想。“人不往上爬就会被别人踩在脚下。”他是这么对库洛洛说的。“必须要做得正轨,不能只在地下流通。最好能让V5直接出手。”他说,“你觉得呢,库洛洛。”

库洛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喂……库洛洛,你怎么了?”韦西忽然有些不确定地说,“你别那么看着我,怪吓人的。”

“你父亲在研发新产品。”半晌,库洛洛终于开口道。

韦西松了一口气,说:“可不是吗,早该这么做了。多亏了司法那边的审批,之前好久都没批下来,最近终于,多亏了路德法官帮忙牵线……呃,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库洛洛轻描淡写道:“测试地选在哪里?”

“不知道,哪个无人区吧。”韦西不太在意的样子。

“这样啊。”库洛洛平静地说。

韦西觉得今天的库洛洛很奇怪,但是他说不上来具体是哪里怪。那双黑色的眼睛变得格外犀利,让他一时间有些无措。

“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好吗?”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好。”

见库洛洛答应,他心口的石头终于落地,想着,也许只是他多虑了。

10.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库洛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帕里斯通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这位金发学长很少这么悠闲地来他家做客,也许是因为他临近毕业,总有许多事情要忙。但今天他却意外来访,仿佛预知到了即将发生什么一样。

帕里斯通放下书,抬头看着库洛洛。

“说起来,最近怎么都不见韦西了?”他状似随意地问道。

“是吗?”库洛洛说,“我没注意到。”

“真是坏孩子……”帕里斯通眼角弯出一个没有温度的微笑,“他家人找他可急了,你忍心看着他们无头苍蝇一样乱转吗?”

库洛洛静静地看着帕里斯通。

“你要告诉他们吗?”

“告诉他们什么?韦西再也不会回来这件事吗?”他说着眨了眨眼,“还是,他的失踪与他最好的朋友有关这件事?”

库洛洛没有说话。

“来自流星街的库洛洛·鲁西鲁。”帕里斯通笑了起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那个法官,三年前错判过一个冤案。某个流浪汉因杀人被捕,奇异的是,那个人没有任何身份证明,于是被当作了替罪羊。但是这件事情很快就要真相大白了,不枉我搜集了这么久的证据,真凶很快就会出来自报身份了吧。”

“拿奖学金的特困生,你还没有告诉过我,你为什么要来?”帕里斯通问,“来到一个不属于你的地方?”

为什么?

一瞬间,库洛洛也有些恍惚。过去的景象浮现在眼前,他的伙伴们,他曾经生活的土地,他们一同度过的时光,还有那个瞬间。

11.

韦西·考迈克死了。

他残破的肢体被发现的时候,早就已经腐败不堪。警方花了一些时间才辨认出他的身份。

因为严重的腐败,法医花了很久才确定死因。但这个死因实在奇怪,考迈克的尸体明显受到了爆炸的冲击,但没有任何火药的痕迹,就好像是他自己突然炸开了一样。

但是没过多久,类似的死亡事件就出现了数起。三十一个人被炸得稀烂,残破的肢体旁留下的信息是“我等不拒绝一切,故不要从我等手上夺走任何东西。”经调查,这三十一人都与三年前的某次冤案有关。当时的法官、警官、目击证人、陪审团……无一幸免。来自流星街的人不知用什么方法对他们进行了自杀式的报复袭击。为了不引起恐慌,媒体称是使用了人肉炸弹。

同时,考迈克一家离奇死亡。很少有人把考迈克一家的死与流星街的人肉炸弹联系起来,只有少数人知道,两者间确有关联。

作为军火商的考迈克正在研发一种新型炸弹,是基于原本“贫者的蔷薇”的改良版。考迈克与V5签订了协议,如果研发成功V5就会购入这项技术。炸弹的研发实验地则是拥有八百万人口,实际上却并不存在的“国家”——流星街。

蔷薇在流星街的土壤上绽放后,活跃的放射性物质让人们不得不穿上了防护服。许多人离开了流星街,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希拉就是众多离去者中的一位。

如果他们幸运的话,就能遇到更多精彩的世界,见到更多美丽的风景。

不幸的话,就会像那个三年前被捕入狱的流浪汉,在狱中结束短暂的一生。

库洛洛离开的时候,东边的朝阳正要升起。

寒风吹来,卷走了他手中的碎纸。

假的身份,学校的居所,这座被“文明”围困的牢笼都随风而去。

帕里斯通说得没错,这个地方并不适合他。

12.

帕里斯通·希尔未能完成学业。

大四,临近毕业的时候,他忽然宣布退学。

13.

同年,幻影旅团成立。


Gojiberry
  这是我搞过最冷的男人......

  这是我搞过最冷的男人....

  这是我搞过最冷的男人....

烛雾wuwu5
  有参考(不满意成图所以放个...

  有参考(不满意成图所以放个过程

  有参考(不满意成图所以放个过程

MIdori✅绿

大家元宵节快乐~

玩玩看,你都猜对了吗😆

◀️上篇 

大家元宵节快乐~

玩玩看,你都猜对了吗😆

◀️上篇 

MIdori✅绿

大家元宵节快乐~

玩玩看,你都猜对了吗😆

▶️下篇 

大家元宵节快乐~

玩玩看,你都猜对了吗😆

▶️下篇 

沉默冰淇淋˗ˋˏ♡ˎˊ˗

Your eyes like the sea

本文CP杰·富力士x奇犽·揍敌客

时间线为小杰奇犽二人重逢后,二人在鲸鱼岛生活

小甜饼一篇,放心食用

本文清水文,攻受不分,杰奇,奇杰都可

人物ooc

本文主旨

你的眼睛,是我永生不会再遇的海。

Your eyes are the sea I will never meet again.


小杰自从二人重逢后就不太对劲,经常躲着奇犽,两人以前天天溺在一起,重逢后,反倒生疏了,每次奇犽出现,小杰就会躲起来,这让奇犽觉得心烦

想着想着就下了楼,而小杰看到奇......

本文CP杰·富力士x奇犽·揍敌客

时间线为小杰奇犽二人重逢后,二人在鲸鱼岛生活

小甜饼一篇,放心食用

本文清水文,攻受不分,杰奇,奇杰都可

人物ooc

本文主旨

你的眼睛,是我永生不会再遇的海。

Your eyes are the sea I will never meet again.


小杰自从二人重逢后就不太对劲,经常躲着奇犽,两人以前天天溺在一起,重逢后,反倒生疏了,每次奇犽出现,小杰就会躲起来,这让奇犽觉得心烦

想着想着就下了楼,而小杰看到奇犽下来了,就立刻跑上了楼

(这小子,我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吗?天天躲着我)

这个早饭吃的奇犽是心烦意乱,而在厨房里洗碗的米特也察觉到了奇犽的情绪不太对劲,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坐在奇犽身边询问道

“怎么了,你和小杰闹矛盾了吗”

“不知道,自从我和小杰再次见面之后,他就和躲瘟神一样躲着我”

“小杰是讨厌我了吗?”

以米特对小杰的了解,讨厌奇犽是绝对不可能的,应该只是闹变扭而已

“你们两个几年没见了,应该只是不太习惯,不过,最好还是去问一下小杰自己吧”

“嗯”

听完米特的安慰,奇犽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可是他的心里还是不安的,要是小杰真的讨厌自己了怎么办,真的是不习惯吗,小杰明明是刻意躲着自己,这些想法在奇犽心中不断升腾,扩大,他还是对自己在小杰心里的地位感到不自信,在经过思考后,奇犽还是选择在睌上睡觉的时候问问小杰吧

到了半夜,奇犽还是没有看到小杰的影子

“这小子不会为了躲我,连家都不回了吧?”

但是鲸鱼岛这么大一个地方,奇犽几年没来,对这里的地形也不熟悉,只好待在家里守株待兔了

到了天完全黑了的时候,小杰终于回来了

“咔嚓”

门被打开了

小杰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确认没人之后才在客厅里坐了下来

而此时使用隐的奇犽,也解开了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奇犽?!”

“嘘”

“其他人都睡觉了”

“奇犽,你还没睡啊?”

说完这句话的小杰刚想跑,却发现跟本跑不了,小杰用凝看了眼自己身上,才发现奇犽的念能力已经把自己绑在了椅子上

“怎么,想跑啊?”

被拆穿的小杰,嘴硬的说了句

“才没有”

“笨蛋,你知不知道你很不会撒谎”

“放心,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

而此刻的小杰已经放弃抵抗了,只好听奇犽的话

“你最近为什么躲着我?”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你最近躲着我干什么去了”

“是我太烦了吗?”

到了最后,奇犽声音有些发哑

一连串的问题,让小杰开不了口

“我不是故意躲着奇犽的,我才不讨厌奇犽哦,我喜欢奇犽,很喜欢奇犽”

奇犽听到小杰的回答,把头抬了起来,这时的小杰发现奇犽的眼角亮晶晶的

“奇犽,你哭了?”

小杰没有见过奇犽哭泣,一时有些慌乱

此时小杰身边念能力解除了,立马走到奇犽身边,帮奇犽拂去了眼角的泪珠

“如果奇犽不喜欢我也没关系的……”

“唔”

小杰话还没说完,奇犽已经吻了上去

“笨蛋,现在还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你吗?”

小杰当然知道,他很开心

“奇犽,我带你去个地方”

“嗯”

小杰拉着奇犽跑到一片蓝湖边

“奇犽,这片湖可神奇了,会一直保持这种海蓝色,很像奇犽的眼睛哦”

奇犽微笑着看向小杰

“确实很像”

“难道这些天躲着我,是因为这个?”

“算是吧”

小杰说完,奇犽就给了小杰一个暴扣

“奇犽,你打我干嘛?!很痛诶꒦ິ^꒦ິ”

“哼,喜欢别人就直接说嘛,搞得我以为是被讨厌了”

“我不是怕奇犽之后讨厌我嘛……”

(这家伙……)

其实奇犽·揍敌客的心早就已经摆在了杰·富力士面前,毫无防备,因为奇犽·揍敌客爱杰·富力士,宁愿一死,也丝毫不悔

————————END————————

你的眼睛,是我永生不会再遇的海。


Your eyes are the sea I will never meet again.

k.

  还是和搭档,呜呜呜我配的好拉,我对不起小杰呜呜呜(杂音因为手机问题www)

  还是和搭档,呜呜呜我配的好拉,我对不起小杰呜呜呜(杂音因为手机问题www)

刀

昨天茶绘的奇怪东西

昨天茶绘的奇怪东西

勇敢的小鸡酱!

打扰大家啦!我朋友的三美团子二月五号要开售喽!超级可爱!喜欢的宝子可以去咸鱼蹲蹲!咸鱼ID東兑!

打扰大家啦!我朋友的三美团子二月五号要开售喽!超级可爱!喜欢的宝子可以去咸鱼蹲蹲!咸鱼ID東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