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hyunmin

714浏览    6参与
galaxy的妮

感冒可以通过啵啵传染吗🙌

娜娜呢录那个语音的时候不是感冒了嘛,在玹今天电台也感冒了。

哎,这对也太冷了吧😭哭唧唧😭真的没有粮吗

娜娜呢录那个语音的时候不是感冒了嘛,在玹今天电台也感冒了。








哎,这对也太冷了吧😭哭唧唧😭真的没有粮吗

墨与烟

また明日【铉民/短完】

<また明日>

—铉民—

 *或许是个友情向


*

李泰民生了颗阻生智齿,前面原本整齐的牙被顶得有些变形。

好在发现的早,公司果断的让李泰民去拔了智齿,戴上矫正器。现役组合艺人当然不能箍着一口钢牙,于是整一盒隐形矫正器被送到了公司。

当然不能送到李泰民家里,会丢。


隐形矫正好是好,有拍摄工作的时候取下来,平时外出就算戴着也看不出来。

可这直接就杜绝了李泰民吃零食和外出觅食的可能性。在家吃完饭马上去刷牙、戴矫正器,拌饭汤饭拉面来来回回吃了几轮,简直要疯。


偏偏队内有...

<また明日>

—铉民—

 *或许是个友情向

 

 

 

 

*

李泰民生了颗阻生智齿,前面原本整齐的牙被顶得有些变形。

好在发现的早,公司果断的让李泰民去拔了智齿,戴上矫正器。现役组合艺人当然不能箍着一口钢牙,于是整一盒隐形矫正器被送到了公司。

当然不能送到李泰民家里,会丢。

 

隐形矫正好是好,有拍摄工作的时候取下来,平时外出就算戴着也看不出来。

可这直接就杜绝了李泰民吃零食和外出觅食的可能性。在家吃完饭马上去刷牙、戴矫正器,拌饭汤饭拉面来来回回吃了几轮,简直要疯。

 

偏偏队内有金起范这么号人物,出没于各种网红美食店,拍照还特好看。

李泰民看着KKT聊天群里金起范上传的一批又一批美食照片,舔着嘴里的矫正器,愤怒的选择了关机。

 

 

 

 

 

*

牙齿矫正真是个难受的事。整口牙全天候无间断的隐隐作痛。

痛觉让人十分焦躁,李泰民半夜失眠猛地掀了被子,表示自己想上街打人。

 

这事儿能找谁说说呢?

这个点,朋友们要么就是在夜店蹦跶得high,要么就是塞着耳塞睡美容觉。

 

李泰民不用翻通讯录都知道,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人。

 

金钟铉接起电话的时候,声音柔得很。

柔得李泰民瞬间觉得自己的抱怨根本说不出口,强行把一肚子话咽回去开始尬聊。

 

金钟铉在作新歌,创作过程不太顺,但是马上又对李泰民说没什么关系。

李泰民话全部乱了,一会儿夸金钟铉作的歌自己超级喜欢,一会儿说伟大的创作者也总是难免不顺,一会儿又安慰说好事多磨这样作出来的曲子一定特别棒。

最后李泰民终于认清了自己根本就不会说话这个事实,憋着嘴没了声音。

 

倒是那头金钟铉突然笑了,一个气声从听筒钻出来砸进李泰民耳朵里。

-泰民你是不是牙疼?

 

李泰民盯着窗外暗灰色的天幕,突然眼眶发酸。

他突然觉得,电话那头那个人,就算是睡觉睡到一半估计也会爬起来听自己发牢骚。

 

牙齿好像没那么疼了。

 

 

 

 

 

*

金钟铉的穿衣风格嘛,鸭舌帽,长到大腿一半的宽松卫衣,盖过脚腕的靴子。

一米七的人非要把自己穿成一米三的样子。

 

李泰民打开门看见穿成这样的金钟铉,毫不客气的说了句哥你为什么总是和自己的身高过不去。

气得金钟铉抡起手里一盒打包好的猪蹄砸了过去。

 

两个人的晚餐,肉却被金钟铉放在最靠李泰民的那边。欢快的吃到一半的李泰民终于发觉有些什么不对,夹起满满一筷子肉蘸了酱放到金钟铉碗里。

吃着泡菜的金钟铉愣了好久,才说,哎呀我们泰米尼真是长大了。

 

嘴角向上翘着,眼角笑得细长。

 

没有上妆的金钟铉一恍惚让李泰民想起了十几岁刚出道的时候。

 

那时候金钟铉还拽拽的,和自信完全融为一体的样子丝毫不做作,让人觉得既可爱又有趣。

李泰民正好是队里最无趣那个,习惯了在节目上看着金钟铉耍宝,坐在一旁笑得眼睛弯弯。

 

于是每次演唱会上去逗哭得停不下来的金钟铉成了李泰民最大的乐趣。

指着金钟铉的哭脸大笑或者把话筒凑过去让整个场馆响彻金钟铉的哭声。

他不是不感动,只是他实在不知道在这种场景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感动,只好通过逗金钟铉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生气就说出来,感动就哭出来。

感情的表达在金钟铉这里总是水到渠成,自然而充满吸引力。

李泰民羡慕,也喜欢。

 

后来,金钟铉突然变得很温柔。

李珍基也温柔,但是不一样。

 

李泰民觉得,金钟铉缺了点什么。

是什么呢?

 

李泰民想起昨天夜里的电话,想起刚才金钟铉的表情。

刚刚说出自己遇到难题,马上又接了句没事。

愣住之后笑得十分好看,夸李泰民长大了。

 

人类有那么多种情绪和情感,心理学家给出了多维度的分类,一项项组合起来,复杂得让人根本数不清。

 

金钟铉难过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李泰民在大脑中尝试搜索,无果。

 

不难过的人,或许是最难过的人。

 

李泰民顿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迟钝了,要是有那种一眼看穿人心的本领该多好。

 

李泰民放下筷子,呆呆的看着金钟铉。

金钟铉把碗里的肉塞进嘴里,又添了一块泡菜,抬起头的时候这才发现对面的人在发呆。

嘴里被填满的金钟铉还来不及说什么,李泰民先开口了。

 

他说,哥,你知道我嘴笨,不会讲话也不懂安慰人。

——但是我希望你开心。

 

 

 

 

 

*

有些话,说出来的时候特别懊悔,觉得怎么能迟到这么多。

 

不知道听到的人是不是会想——总算听到了。

 

 

 

 

 

*

难过的人,最怕来自亲密的人的安慰。

那一刻,准备了再充分的平静,铺垫了再厚重的坚强,都不管用了。

 

李泰民抱着金钟铉,一手搭着肩一手拦着腰。

身板不够金钟铉宽厚,手臂不够环过金钟铉的肩膀,就在背后一下一下的拍。

 

金钟铉语无伦次的说了些什么。

说自己都明白,说自己无法明白。

 

从小,金钟铉就宠李泰民。

生气的时候哄,难过的时候逗,开心的时候一起闹。

 

可是这样的角色好像没办法反过来。

李泰民偶尔有点傻,但是他不蠢。

他明白哄和逗,开玩笑或者灌鸡汤,现在都行不通。

 

今年首尔的冬天有点冷。

窗外飘起了不知第几场雪。

 

李泰民说,快过年了,能听着哥的新专辑开启新的一年,我真的特别开心。

不知道怎么让你开心,所以只好先从表达自己的开心开始。

 

金钟铉把纸巾贴在脸上,仰头长出一口气。

他开口,声音没刚才那么低沉了,说:泰民啊,如果我觉得走得太快太累怎么办。

 

-那就放慢来,先休息一下。

-不行,这条路不是只有我……

-可以。

 

李泰民打断了金钟铉的话,他又重复了一次:可以的。

 

-……真的可以吗?

-恩,可以的。

 

好像一瞬间,周遭的氧气都集中到自己身边,钻进鼻腔,渗透四肢百骸。

金钟铉猛的吸了一口气。

当然不会瞬间痊愈,但是慢慢来吧。

 

金钟铉抬手拍了拍李泰民头顶的呆毛。

-哥走啦。

 

李泰民送金钟铉到玄关,问,哥明天还来吗?

 

-你小子就是想吃免费外卖呗。

-嘿嘿~

 

-哥。

-嗯?

-我在呢。

-……

-我们都在呢。

-恩。

 

-哥。

-又怎么了?走到电梯的金钟铉回头看了眼探出半个身子的李泰民。

-那明天见~

金钟铉笑着招招手示意李泰民赶快回屋。

-行,明天见。

 

 

—Fin.—

 


2018/02/21

墨与烟

于广州

墨与烟

你是我的【铉民/HE/钟铉生贺】P2.舍友

<你是我的>

—HyunMin—


❤0408金钟铉生日快乐❤


P2.舍友


金钟铉对李泰民的态度,一个“宠”字可以概括。


真要追溯起来,李泰民几乎是从刚进公司当练习生开始,就一直被金钟铉宠着。

宠到有时候李泰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特异体质,能让金钟铉这样的人浑身散发着母性光辉。


那时候李泰民还比金钟铉矮上一截,被金钟铉随手揽着肩膀揉揉头发是家常便饭。


舞蹈课中途休息的时间,小孩坐在练习室没有镜子的墙角,累得额头贴着膝盖。

金钟铉自己也累得不行,还是拿着毛巾走过去,摁在李泰民头上一通乱揉,说...

<你是我的>

—HyunMin—


❤0408金钟铉生日快乐❤


P2.舍友

 

金钟铉对李泰民的态度,一个“宠”字可以概括。

 

真要追溯起来,李泰民几乎是从刚进公司当练习生开始,就一直被金钟铉宠着。

宠到有时候李泰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特异体质,能让金钟铉这样的人浑身散发着母性光辉。

 

那时候李泰民还比金钟铉矮上一截,被金钟铉随手揽着肩膀揉揉头发是家常便饭。

 

舞蹈课中途休息的时间,小孩坐在练习室没有镜子的墙角,累得额头贴着膝盖。

金钟铉自己也累得不行,还是拿着毛巾走过去,摁在李泰民头上一通乱揉,说着把汗擦干,要不然会感冒。

 

声乐课上的金钟铉简直是上帝的宠儿,极具天赋的多变嗓音让其他练习生难以望其项背。

在周遭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眼光里,躲在人群外围的李泰民听着自己还未褪去稚气的奶音,把不安藏在眼底。

然后一下课,金钟铉就会穿过人群拉着李泰民的手陪他去地下练习室,说,泰民不要担心,你还小,没过变声期。

 

朋友开玩笑说,李泰民你这样被宠习惯了可不是好事。

 

年纪轻轻的少年李泰民认认真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觉得“习惯被宠着”的状态可能确实会不利于自己的成长。

于是暗自在内心发誓要好好改变现状,不再让别人为自己操心。

 

结果呢,该丢的继续丢,该忘的还是忘。

 

可是,等李泰民从金基范手里接过自己忘在宿舍的练功服,吃着李珍基给自己打包的炸鸡,看着崔珉豪放下游戏手柄为自己找手机的时候,他被突然袭来的陌生感震惊了。

 

躺在宿舍的单人床上,李泰民迎来了数不清是第几次的失眠。

队里的哥哥对自己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和自己之前的生活状态也并没有太大差别。

可是为什么会不习惯呢?

想不通。李泰民揉乱了头发,滚来滚去用被单把自己裹成一只春卷。

 

“泰民?”光线昏暗得模模糊糊的宿舍里,响起了金钟铉迷迷糊糊的声音,“睡不着吗?”

“把哥吵醒了吗?对不起……”

 

金钟铉打开床头柜上放着的小夜灯,揉揉眼。李泰民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僵住不动。

“噗嗤——”金钟铉被眼前顶着爆炸头被单裹了一身的李泰民逗笑,掀开被子走下床去。

 

“你是不是又在想网上那些评论?别乱想,我们泰民肯定可以做到的,以后我教你唱歌。”

他在李泰民的床沿坐下,半睁着带着困意的双眼,伸手为李泰民理顺头发。

“有哥在啊。”

 

夜灯的光线很暗,也足以让李泰民看清此刻金钟铉的眉眼。

宽大的手掌很暖,顺着看上去,肌肉紧实的手臂,锋利的下颌线,和那人上扬的嘴角,一同驱散了春寒。

 

听着金钟铉哄小孩一般的语气,李泰民心里的结忽然就解开了。

他看得真真切切,眼前这个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带着和别人都不一样的温柔。

 

原来,自己习惯的不是被宠着,而是被金钟铉宠着。

所有那些“陌生感”,只是因为做那些事情的人不是金钟铉而已。

 

 

 

 

李泰民从认清到接受自己喜欢金钟铉这件事,并没有费太多的时间。

怎么说也是喜欢上了自己同队的哥哥,这句话里的每个字眼抠出来都绝不寻常。

 

可是那又能怎样?

喜欢上就喜欢上了呗。

喜欢的人离自己这么近还能苛求什么?大不了平时忍着,继续像之前那样过日子也没什么不好。

 

在脑子里不断这么告诫自己的李泰民,在黑暗里靠着墙在床上坐了一夜。直到眼前的景象逐渐在晨光下变得清晰,卧室里另一张床上的人的睡颜映在眼底。

最近加大了健身强度的金钟铉睡得安稳,似乎没有被光亮干扰,身形随着平稳的呼吸一起一伏。

 

操。

李泰民咬着牙,在心里来了一声国骂。

这样下去真的要疯了。

李泰民你已经疯了。

 

“哥,我今天开始想回家住,可以吗?”

早餐饭桌上,李珍基刚把一片吐司塞进嘴里,就被忙内一句话噎住。

“突然间怎么……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们讲啊泰民。”

 

“就是啊,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要是觉得有室友休息不好,你到我房间住两天?”崔珉豪放下餐具,指腹压着李泰民的眼睑看了看小孩越来越重的黑眼圈。

 

“我没事,只是宿舍住家里人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反正家住得也近,训练和日程我不会落下的,哥哥放心。”

李泰民眯眼笑着,看着眼前稍稍松了口气的队长和四哥。

“这样啊,那我和经纪人说一声,你放心回家吧。”

 

“好,谢谢哥。”

余光里,金钟铉手上的早餐再也没有动过。

要不要看?

通宵没睡本来就不太安分的心脏,现在更加猛烈地跳动起来,连耳膜都传来动脉泵过血液的声音。

豁出去了,看一眼吧。

 

“钟铉哥可以住几天单间了呢。”李泰民故作镇定的开口。

坐在对面的金钟铉没有回话,睁大一双好看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慌张的别开视线,装作喝牛奶的样子,李泰民不自觉咽了口口水。

 

知道你眼睛好看,也别这么看着我啊,我会受不住的。

 

 

 

 

惹不起至少躲得起。

这是两个人的未来,甚至整个团队的未来,可不是儿戏。

多少带着点“现实生活哪能事事顺意”的怨念,日子还是在继续。

 

李泰民看着男厕所镜子里的自己,扯了扯新接上的棕色长发。

这种走错洗手间的强烈违和感简直让人无语。

 

门外传来渐近的脚步声,李泰民赶忙擦干手,扒乱了额前的刘海想让自己看起来阳刚一点。

被误会成专门跑错厕所的变态可不好玩。要不再压低声音干咳两声?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李泰民也抬起手了握着空心拳放在嘴边。

 

要咳的人没咳出来,推开门的人也没走进来。

李泰民以这个极其诡异的姿势僵持着,看着眼前的人不知作何反应。

 

“钟铉哥,额……好久不见?”

不是,不就没在宿舍住也还是天天见面啊,李泰民你就不能沉着一点吗真是没出息。

 

慌乱的李泰民把金钟铉逗笑了,走上前来帮李泰民理顺刘海,一切自然得不能再自然。

“Cody姐姐叫我赶快回去绑头发,哥我先走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就此打住吧。

逃开的时候,李泰民心里想。

 

时间没过两个小时,李泰民先生以身试则验证了一条铁的不能再铁的道理:FLAG不能乱立,立FLAG是要出事的。

 

被安排坐在金钟铉身边本来就坐立难安的李泰民,被MC点名的那一刻,心里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泰民君,你往钟铉那边靠一靠。”

“……这样吗?”

李泰民硬着头皮把椅子转向右边,把脸往金钟铉身边靠的时候装作看监视器的样子避开了金钟铉的视线。

然后,在监视器屏幕里看见金钟铉写满笑意向自己贴近的脸。

 

 

 

 

“泰民,你最近是不是和钟铉哥闹矛盾了?”

“啊?没,没有的事。”

“那你怎么躲着他。”金基范放下手里的啤酒罐,说得斩钉截铁。

 

“……”李泰民不语,夺过金基范手里的酒,仰头一口闷了下去。

“喂小屁孩你成年了吗?!”

“过了20。”

“那就能抢哥哥的酒了?”

 

还没习惯喝酒的李泰民被酒气冲着,不太舒服地皱了皱眉头。

“我喜欢钟铉哥。”

刚才还在教训儿子的金基范停下了动作。

“哥你就当我喝醉了吧。”

 

“额……你钟铉哥不是对你很好嘛,连崔珉豪都在说最近钟铉哥好像越来越喜欢泰民了。”

 

趁金基范组织语言的空档,李泰民又给自己灌下一罐啤酒。

 

“是因为我像女生吧……”

拉环被扔回易拉罐里,发出空荡荡的响声。

 

“哈?”

“自从公司让我接了长发,钟铉哥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如果是因为我像女生才有的好感我才不要。”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鬼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金基范拍着大腿笑得差点滚到地上。

“那天你和钟铉哥不在一个化妆间你是不知道,cody姐姐说‘要给泰民接长发’的时候,他还生了一会儿气来着。”

 

“……为什么?”

“他说,太阴柔的造型,我们泰民会不喜欢。”

 

 

 

 

金钟铉推开房门的时候,意外地发现消失已久的舍友正抱着枕头窝在床边。

还打着酒嗝。

 

“泰民?你要搬回宿舍住了吗?”

李泰民没说话,扔开被揉成一团的枕头,把自己砸在金钟铉身上。

 

金钟铉不明所以地接住了胡乱扒在自己身上的软绵绵生物,像是抱着一颗灌了酒心的糯米团子。

 

“哥,我想你了。”

“恩。”金钟铉笑着应了一声,安慰似的拍着李泰民的后背。

李泰民把下巴搁在金钟铉肩头,不敢看他,也不敢让他看到此刻自己的脸。

“我喜欢你。”

 

搭在后背的手突然没了动静,李泰民慌了。

他没有喝醉,只是觉得装成喝醉的样子,这话才说得出口。

 

“你可以不喜欢我不接受我但是你别疏远我,我——”李泰民急忙站直身子,退后一步乖乖站着。

看着金钟铉一脸震惊的表情,李泰民却一瞬间冷静下来了。

 

这样就,完了吧。

恩,也没什么不好的。不管今天说不说出来,都没可能回到从前了。

 

李泰民轻轻叹了口气。

“我回家去住,钟铉哥晚安。”

 

李泰民侧过身子迈开脚步,手腕却被擒住。

 

“我……”

 

“我以为你是看出来我喜欢你才躲开我回家住的啊……”

 

“……?”李泰民没喝醉,他清醒得很,但是依旧费了一番心力才理解金钟铉的话。

 

等等,网上是哪些粉丝说金钟铉oppa“强势”“直率”“敢爱敢恨”“爱上一定会像霸道总裁一样强势告白”?

 

什么鬼霸道总裁,假的,都是假的。

金钟铉这人隐忍起来你们才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连我都骗过去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想等你长大点……”

 

“……金钟铉你是不是嫌我小?”

李泰民你的重点错了喂,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被喜欢的人搂在怀里,听着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对方的强烈心跳声,少年难解心头之忿,借着酒劲,一口咬在金钟铉肩上。

 

“李泰民你属狗吗?”这么说着,金钟铉也没有要松开手的意思。

 

“切。”


2017/04/08

墨与烟

于广州

墨与烟

你是我的【铉民/HE/钟铉生贺】P1.蓝色之夜

<你是我的>

—HyunMin—


❤0408金钟铉生日快乐❤


P1.蓝色之夜


李泰民对于金钟铉的电台工作多少是有些不满的。


虽然都说,SHINee身为长寿爱豆组合的原因就是成员非常尊重彼此的个人活动。

今天在镜头前夸两句金基范的演技,明天去崔珉豪的电影首映仪式。

去听李珍基的音乐剧,去看金钟铉的个人演唱会,又或者是在李泰民的个人舞台下面挂着一脸姨母微笑一边拼命鼓掌。


这是大家都习以为常的状态,李泰民也从来没有过什么意见。

甚至当金钟铉确定要solo出道的时候,他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满。...


<你是我的>

—HyunMin—


❤0408金钟铉生日快乐❤



P1.蓝色之夜

 

李泰民对于金钟铉的电台工作多少是有些不满的。

 

虽然都说,SHINee身为长寿爱豆组合的原因就是成员非常尊重彼此的个人活动。

今天在镜头前夸两句金基范的演技,明天去崔珉豪的电影首映仪式。

去听李珍基的音乐剧,去看金钟铉的个人演唱会,又或者是在李泰民的个人舞台下面挂着一脸姨母微笑一边拼命鼓掌。

 

这是大家都习以为常的状态,李泰民也从来没有过什么意见。

甚至当金钟铉确定要solo出道的时候,他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满。

 

那天,李泰民得意洋洋地看着紧张到不行的金钟铉,交叠着双臂摆出一副前辈的姿态说,是谁当初笑我出道六年不该再这么紧张的?

 

金钟铉直接炸毛。

“我那哪里是嘲笑你?我那是担心,担心你懂吗!”

 

 

 

 

要说起来,公司确定要让李泰民出个人专辑的时候,金钟铉的反应一点也不比李泰民小。

 

“造型一定要好好弄!你最近有什么喜欢的发色吗?”

“那你可要开始身材管理了,明天开始跟着哥健身去。”

“啧啧,我都能想象到主打曲的编舞一定很帅!”

“曲子选好了吗泰民啊我写了首歌感觉很适合你的……”

 

说完,金钟铉转身趴在电脑前面开始找音轨文件。

换来金基范一个翻出宇宙的白眼。

 

“这已经不是后援会长的程度了吧?”金基范抬着单边的嘴角,“怎么看都像是私生饭。”

“能和爱豆同睡一屋的私生饭也是很成功了。”崔珉豪搭话。

 

没有了成员的陪伴,李泰民独自一人飞到美国学习编舞,和好友敲定了合作舞台。

MV拍摄的时候一支高强度舞蹈反反复复跳了简直上百次,累到导演一声“cut”之后直接瘫倒在地上。

 

那时候李泰民用手臂挡着眼睛想,原来solo这么累。

原来身边没有哥哥们帮自己分担会这么累。

恍惚间他甚至质疑起来,自己是不是真的能撑起一个舞台。

 

大脑疲惫的时候容易乱想。

这个道理李泰民懂。

 

他胡乱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拍摄结束也懒得理会妆面会不会花。衣服被汗水浸透,冷冰冰地贴在身上,难受的不行。

李泰民拖着步子走回化妆间换回私服,从桌面一堆化妆品里面找出自己的手机。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

 

「金钟铉:

听经纪人说拍摄结束啦,辛苦了我们妖精大人~

很累吧?回家好好休息。」

 

李泰民本来喘着气,这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手机顶端显示的时间早就过了“深夜”能涵盖的范围,这人还真一直守着消息。

 

回程的车上,李泰民找经纪人借来手机打开推特,翻到金钟铉前几日发的那条“妖精王子大人”。

眼底的光荡开,比天边夏季的晨光还有柔和。

他累得打字都不利索了还是给金钟铉回了信。

 

「累。

好在哥一直带我健身,所以撑住了。」

 

很久以后,金钟铉看着综艺节目剪辑的片段里李泰民全身被汗湿透跳舞跳到腿抽筋的样子,跑到李泰民身边揉了揉他的头发。

李珍基也转过头来感慨,塞着满嘴炸鸡口齿不清地说:“我们忙内真是出色的男人。”

 

“我那个时候真的累到神志离家出走了。”

“怎么,又胡思乱想了?”

“当时在想‘搞不好我没这个能力完成solo’,现在再看真是——不像我会想的事。”

 

“哈哈哈你不是累,就是太紧张了。”金钟铉笑着,手就没从李泰民的头顶拿开过。

“紧张也是在所难免,怎么说都是从忙内变成了solo前辈啊。”李珍基帮腔。

 

“就是,怎么说金钟铉xi都算是我一个声乐导师,还专门为我写了歌——我可不能给金钟铉xi丢脸不是?”

扬起头,金钟铉的手滑到额前,李泰民蹭了蹭。

像只小猫。

 

 

 

 

 

 

算起来,李泰民和金钟铉认识的早。

正是青春期的小孩,来到公司做练习生和家里多出了距离,在学校又没有朋友。

一时间,同龄人、朋友,甚至家人的角色,金钟铉都一人担了起来。

 

青春期的少年总是格外敏感的。

金钟铉自己在学校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可是他足够强势,也敢于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虽然过得不尽开心,可是在处理人际关系上总归是比李泰民要得心应手一些。

他原本可以仗着自己年长三岁,拿各种大道理说教一通。可是等他真正面对李泰民的时候,自己什么道理都讲不出。

 

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在学校受了欺负,来到公司面对各种前辈长辈也只能乖乖的。

用金基范的话来说就是,真的不明白那么小年纪的李泰民到底经历了什么,脸上写满了沧桑。

 

刚认识不久的金钟铉以为,这样的孩子在自己面前多少是该有点脾气,甚至都做好了李泰民要耍小性子胡闹的准备。

 

可是两人每次接上视线,李泰民都是眉眼一弯,圆圆的眼睛笑成月牙。

笑得太漂亮,漂亮到金钟铉心里疼。

 

出道几年之后,有次五人在宿舍夜聊。

金基范醉醺醺地问金钟铉:“我说,刚认识的时候泰民多听话啊,那时候觉得没有比他再可爱的弟弟了……结果现在,根本就是一个小团霸。你难道不觉得从前那个李泰民比较可爱吗?”

 

李泰民刚过二十岁不久,酒量差到不行,只是被哥哥们逗着喝了两杯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新染的金色头发在月光下被映成了冷色,落在金钟铉视线里的只剩下他迎着光的侧颜。

孩子似乎睡的很香,嘴唇嘟着,身形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金钟铉脑海中不知怎么的又浮现了十三时岁李泰民的笑颜。

“不会啊,”他说,“我觉得现在这样比较好。”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一个人从格外听话成长到敢于表达自己真实的情绪,需要体会到足够的安全感和爱。

可以说,李泰民多亏了有队内四个哥哥宠着。

 

所以就算李泰民渐渐变得不那么“乖”,慢慢从可爱的弟弟变成团霸,也从来没人反对什么。

 

唯一让李泰民苦恼的是,自己的小心思再也逃不过哥哥们的眼睛。

这个小心思自然包括自己对金钟铉接下电台工作的不满。

 

“该不会是觉得没了室友深夜自己一个人睡不着吧?”

——队长李珍基一脸深情地看着忙内,狭长的凤眼写满了关怀。

 

“哥你觉得我平时不在宿舍睡都是回家要和爸爸妈妈睡在一起吗?”

 

“我看是以后钟铉哥和别的女艺人合作变多这小孩吃醋了。”

——金基范托着腮叹口气,现在的小年轻独占欲可是不得了。

 

“哥你见过我招惹过哪个已经和钟铉哥合作过的女艺人?”

 

“是不是觉得和钟铉哥相处时间少了不开心,没事你还有哥哥我。”

——四哥崔珉豪一双大眼睛仿佛blingbling闪着光。

 

李泰民直接学金基范翻了个白眼。

 

客厅里三个根本也没长多大的哥哥各执一词争论不休,李泰民没再理会,抱着电脑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打开社交平台的网站,熟练地在搜索栏敲下“蓝色之夜金钟铉”。

 

「深夜电台太棒了!以后每天能听着男朋友的声音入睡简直幸福。」

「oppa竟然会有这么细腻的一面!」

「从来没有听过钟铉oppa这么温柔的语气,心都要化了T T」

 

合上笔记本电脑,戴上耳机。

 

粉丝口中“温柔细腻”的声线瞬间弥漫了整个黑夜。

李泰民把脸埋进枕头里。

 

你们当然没有听过金钟铉这样温柔细腻的语气。

可是他对我说话一直是这样的。

金钟铉对我一直这么温柔。

他只对我这么温柔。

 

这样的金钟铉,才不想别人看见。


S•Leiii
曾经耀眼的我俩 已经成为彼此的...

曾经耀眼的我俩  

已经成为彼此的别人 

在我怀里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似的

那样轻狂的日子现在再见了

等待着不会来的你 我曾经幸福过


[SUPER JUNIOR 圭贤// 晟敏]  


禁止二改,轉載請註明出处。


曾经耀眼的我俩  

已经成为彼此的别人 

在我怀里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似的

那样轻狂的日子现在再见了

等待着不会来的你 我曾经幸福过


[SUPER JUNIOR 圭贤// 晟敏]  


禁止二改,轉載請註明出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