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nfp

69.1万浏览    15589参与
海蜘蛛芝士挞

家人们我想问一下…

不是一般都说intp智性恋且慕强嘛(本人刚入坑对面包体了解不深可能一定程度上带点刻板印象)

但是我本人其实很笨 非常感性极度敏感 也经常作让她手足无措(dbq我是非常不成熟的infp)

尽管这样她还是非常爱我 会说图上这种非常浪漫的话 总是包容我的脆弱和任性

想问问各位可爱的intp 一般这样例外的情况 是因为什么呢(就,有什么想法之类的)


家人们我想问一下…

不是一般都说intp智性恋且慕强嘛(本人刚入坑对面包体了解不深可能一定程度上带点刻板印象)

但是我本人其实很笨 非常感性极度敏感 也经常作让她手足无措(dbq我是非常不成熟的infp)

尽管这样她还是非常爱我 会说图上这种非常浪漫的话 总是包容我的脆弱和任性

想问问各位可爱的intp 一般这样例外的情况 是因为什么呢(就,有什么想法之类的)


小柒(自我封闭限定版,7月结束)
闺蜜的安慰,嘎嘎管用(竖大拇指...

闺蜜的安慰,嘎嘎管用(竖大拇指)

闺蜜的安慰,嘎嘎管用(竖大拇指)

歪掉了的橙汁

突发的世界观脑洞,一下画了好多

在游戏副本做亏本买卖的配套图

如果想了解更多:

文请走➡️点我 

突发的世界观脑洞,一下画了好多

在游戏副本做亏本买卖的配套图

如果想了解更多:

文请走➡️点我 

野生响子
换个画风 懒得上色(눈‸눈)

换个画风

懒得上色(눈‸눈)

换个画风

懒得上色(눈‸눈)

星子又叫星璇子
放到这个合集里了! mbti衍...

放到这个合集里了!

mbti衍生oc,虽然看起来真的不像infp(

放到这个合集里了!

mbti衍生oc,虽然看起来真的不像infp(

这大冷天的哪还有向日葵

画了点脑海中的银河组

。。。勾完线后发现崩没了

画了点脑海中的银河组

。。。勾完线后发现崩没了

歪掉了的橙汁

【思维组】在游戏副本做亏本买卖(一)

*标题和内容关系并不大🙏

*配套画指路➡️点我 

*脑抽风了写写看

*ooc我的,前期比较针锋相对预警⚠️情感线有点点慢热


1.

刚认识infp的时候,他刚从一个巨坑无比的副本爬出来,没错,是真的字面意义上的“爬”出来。


那双绿色的眼睛看着他的表情里充满了惊恐,甚至忍不住的向后退,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然后从眼角划过,低落到地上后便立刻消失不见。


“嗨。”


他趴在地上抬起手,给女孩打了个招呼。


“啊—————”


女孩把脸埋进腿间,哭的更大声了。


好吧好吧,他自认刚刚的笑容还挺到位的。吸了口气,又问:


“呃,你哭什么?”...


*标题和内容关系并不大🙏

*配套画指路➡️点我 

*脑抽风了写写看

*ooc我的,前期比较针锋相对预警⚠️情感线有点点慢热


1.

刚认识infp的时候,他刚从一个巨坑无比的副本爬出来,没错,是真的字面意义上的“爬”出来。


那双绿色的眼睛看着他的表情里充满了惊恐,甚至忍不住的向后退,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然后从眼角划过,低落到地上后便立刻消失不见。


“嗨。”


他趴在地上抬起手,给女孩打了个招呼。


“啊—————”


女孩把脸埋进腿间,哭的更大声了。


好吧好吧,他自认刚刚的笑容还挺到位的。吸了口气,又问:


“呃,你哭什么?”


他刚刚在副本里断了两条双腿,现在趴在地上正等着系统自带的回复机制给他的腿再生——从断骨处长出新肉芽,然后是肌腱,肌肉,外皮,一点点将最先生成的骨头包裹,缠绕,最后变得和原先一模一样。


他一边趴着一边想,这地板还他妈挺舒服,一点也不凉;生成过程也很人性化,不疼,只是有点痒。


“我…我…”


女孩将头抬起一个小小的幅度,倒是确认对方无害了,吸了吸鼻子,费了很大的劲才平静了下来——


“我…我又杀人了。”


2.


“哦。”


他撑着下巴,应了一声。


他看见女孩愣了愣,冲着他慌乱的做着手势:


“我…我杀人了,我又杀人了…”


他无奈的打断了对方的话:


“我刚刚在游戏里直接和间接杀了得有七个人左右,那我是不是要坐你旁边和你一起掉眼泪?不过呢,我现在觉得清点下游戏奖励比较有吸引力点。”


他的腿完全的好了,稍微晃了下后,便坐到了女孩身边—


“你继续,我不打扰你。”他冲着女孩灿烂的一笑,然后打开了物品栏,开始浏览一件件新物品的功效。


他感受到旁边的哭声逐渐的平息,然后带着温度的热源贴近了一些。


“想开了?”


他分不清绿色眸子里的是什么,可能是厌恶,可能是对于未知的恐惧,也可能是对他行为的不理解,当然,还可能是抓住一个引路人的迫切,不过这些他都不关心——


他依旧挂着笑容:


“从里面出来后,是不是获得了技能?”


对方点了点头,但随后又小心翼翼的挪远了一些,像竖起警戒的小动物,拎着一碰就碎的防线把自己蜷缩起来。


他装作伤心的叹气:


“我们都是杀人犯,算得上是同类啊。”


听到杀人犯这个词,对方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


“如果有冒犯,我很抱歉,”他张开双手,话语听不出歉意,始终笑着,凑近了对方的耳侧,循循善诱着,将那层防线一点点的挤开——


“我们做个交易?一个你怎么都不会亏的交易。”



3.


当然了,确定交易后,entp发现,这笔交易infp确实没亏,亏成狗的大怨种反而是他。


这个游戏本身就吸引了一批带着“不切实际的愿望”的人进来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人类的历史上对于游戏的开端并没有记载,而教科书上给出的官方原因是太过久远以至于没有确切记载。但他在那个时候就会想,这段历史是否被什么东西刻意抹除掉了。


他小的时候,就能透过窗户看到城市中央醒目的、由无数金属片和畸形的凸起组成的“尖塔”,从地面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高空。


每到招募拥有“不切实际的愿望”的人的时候,尖塔会欢迎每一位认为自己符合人进入,越是愿望强烈的,被留下来的可能性便越大。


当然,收益总伴随着风险。


他听说过患有先天绝症的人进去后,完全康复的从中出来;也听说过渴望金钱的人,带着富可敌国的存款从中走出。


他也听说过“M man”,通常是一些愿望与非自己生命挂钩的人;最离谱的是一个想复活自己宠物的79岁老太太,当时这事还上了新闻,当大家猜测这位老人可能永远都不可能出来的时候,这位老太太却在某一天奇迹般地回到了她生活的地方,而调查却表示这位老太太的宠物根本没死,没有就医记录,没有病史,一直是个健健康康的活蹦乱跳的宠物,仿佛一切都是老太太像疯子一样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成功从塔里出来的人永远失去了塔里的记忆,不论是催眠还是电击,那段记忆都从未成功唤醒过。而没能从塔里出来的人,并占据大多数,他们的亲朋好友究其一生都没能等到。


M man,mad man。他笑了笑,人们总喜欢将奉献利他性的行为的人群戏称为疯子,不过在这点上,他赞同的不得了。


“你是个小疯子。”


他含着棒棒糖,这可是他花了两积分兑换出来的。


“你稍微省点啊。”


infp就在旁边,小声的说着。


“你也不想想刚刚在里面是谁掉了半个手臂…上帝啊,你是奴隶主吗?”


他不自觉地带上了夸张且具有表演性语气,笑着走着,出于玩乐的心态,伸出手想去搂infp的肩膀,然后近距离观看她愧疚的复杂表情。


但infp躲开了,动作很利索。


他浮在空中的手倒是显得尴尬,收回后,耸了耸肩。


只见infp低着头,身体又有点微微的抖动。


“生气了?”他好笑的弯腰,把棒棒糖伸过去,“剩的给你?2积分呢,别浪费。”


“谁要吃你吃过的!!”


或许是这一句话打开了infp的话匣子,她开始冲着entp大声的喊:


“凭什么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


女孩说着说着又掉下了眼泪,虽然可能这并不是她的本意,而是控制不住的生理反应。


“但都是我的错…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但那一瞬间我又好怕…”


“好怕你死在我眼前…”


他沉默了一会,也不知道说什么,他的交易很简单,女孩将技能告诉他,并将进来后完成的第一场游戏得到的积分给他,他就带着infp一起完成下一场游戏。


其实这里有很多这样欺骗新手的人,听着互惠互利,而大部分被第一场游戏吓坏的新手也别无更好的选择,毕竟只是告知技能,而且第一场游戏得到的积分也绝对不超过4分——也就是说,他刚刚买的棒棒糖已经占了1/2了。


但老手通常会在下一场游戏里将新手作为替死鬼,在新手死掉后,顺手拿走爆出的来自第一场游戏的奖励装备,通常品质不错,属于新手唯一一次福利。至此,老手利用完新人的技能,生命,还可以拿走积分,以及一套保命装备,稳赚不赔的买卖。


话是这么说,但他可算是亏大了。


他想起了刚刚带infp过的逃离医院游戏,属于初级游戏本,死亡率并不高,但这小疯子—-他看了看infp,在爬安全绳逃离太平间的时候,愣是不愿意割掉绳索,非要等所有玩家爬上来。


“你tm想和怪物舌吻别带上我!”


为了节省没必要的积分花费,他当时狠戾果断的踹碎了玻璃,拿着玻璃片将绳子一下割断,随后是人类的惨叫和坠落的声音,然后是肉体撕裂的滋啦声,最后只能听到长舌怪物咀嚼声音。


呃,或许应该是在生气这个吧。


他眨了眨眼。


后面医院院长决定封闭医院,炸掉一切,和怪物一起长眠。他当时在用技能减缓身上长满眼球的怪物的接近,于是稍微慢了一些,没能在封闭前走出那扇近在咫尺远在天边的玻璃门。


他记得infp站在门外不停的敲打,本就没停过的眼泪更加汹涌了。


他只想笑,本是替死鬼的角色,竟然还在为一个死骗子掉眼泪。不过既然她逃出去了,那就是她的运气。


他冲着infp挥挥手,身后是两个他高的一群怪物,湿漉漉的眼球眼看着就要碰到他的身体,将他腐化吞噬,也变成怪物身上的一颗紫色的眼球——他一把拿出商城兑换的电锯,最普通的那种,1个积分就能兑换到,然后拉响锯齿,在血液和血肉撕拉声中将左手手臂切断。


他当然不是要和眼球怪物肉搏,而是用得到力量的右手将玻璃门和外面的隔断膜破坏出一个人类可以通过的最小的创口,然后逃出生天。


等他和infp开着车逃离医院后,坐他旁边的infp一边哭一边想给他包扎止血,但只弄的车里还有她自己身上到处都是血。


他当然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值和体力值都快见底了,视线模糊的同时还得一只手开车,他要保证离开医院一定的距离,这样游戏才会判定他们闯关成功。


就在他整个人都趴在方向盘上的时候,infp一边哭一边磕磕巴巴的说她隐瞒了一件事,系统奖励了她终极技能,是复活,让entp别担心。


而他在心底笑出声———


妈的,这小替死鬼还藏着心眼。


在生命值为2,陷入强制昏迷的前一秒,他终于听到了系统的那一声欢快的提示音——


【游戏通关,进入结算界面】



4.


“我这不是活着吗?”


他接着笑,重新把糖塞回嘴里,infp很嫌弃,好事,这根棒棒糖是他一个人的了。


女孩看起来冷静下来了。


“我明白,但另一件事,“她吸了吸通红的鼻尖,眼神飘向entp的左臂,刚长出来,还泛着肉色,能清晰的看到血液从跳动的血管回流到上面完整的地方,“我明白你的做法,但是万一再多一会呢?再多给他们一段时间呢?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他们就不会…”


不会死亡,还死的那么难看。


说着说着她停了下来,眼神又挪开,有些发空的盯着什么都没有的地面。


entp将糖拿在手里,回应道:


“道理很简单,我需要把所有危险的可能性掐灭在源头里,而不是留空间让那些可能性发酵成可以威胁到我的程度,要不然处理起来可比一开始全部掐灭要麻烦的多。“


“麻烦?? 那可是人命…”


infp还没说完,就看见紫色的眼眸扫了过来,糖在他口里一口咬碎,虽然笑容没变,但她还是敏锐的感知到了对方腾起的情绪——


不耐烦。


她闭嘴了,她环抱住了自己,游戏的外场休息室温度永远正常,但她却觉得冷到发抖的程度。


“走吗?下一场?不走的话也可以,随便你。”


她又吸了吸鼻子,她告诉自己不能哭,也知道怎么选择生存几率更大,尤其在对方知道自己技能后。


于是她又站了起来,看起来一吹就倒,但走的步子却极快,路过entp的时候,她咬着牙,带着哭腔丢下一句:


“你自己也请不要再做危险的事情了!!”


对方笑了,前仰后合的,没有一点形象。


她听着笑声,没来由的有些恼火,下一秒却是搭在肩膀上的手臂,另一只手还捏上了她的脸颊,紫色眼瞳里全是笑意,分不清好坏:


“先管好你自己吧,嗯?”


“小疯子?”


tbc.




守那个岁
你在干什么啊……广告!!(无能...

你在干什么啊……广告!!(无能狂怒)

你在干什么啊……广告!!(无能狂怒)

m氧
我流童话组,含私设

我流童话组,含私设

我流童话组,含私设

露特是谁呀
不知道说什么 就祝大家睡得开心...

不知道说什么 就祝大家睡得开心吧

不知道说什么 就祝大家睡得开心吧

你罔两爷爷
我真的会笑死 和朋友的私设注意

我真的会笑死

和朋友的私设注意

我真的会笑死

和朋友的私设注意

企鹅迂回

这是infp,infp在精神崩溃的情况下也依旧来安慰你!

你知道怎么让她破防吗?

这是infp,infp在精神崩溃的情况下也依旧来安慰你!

你知道怎么让她破防吗?

云梦.

“我来救你了,小蝴蝶🦋”

“我来救你了,小蝴蝶🦋”

安念不会取名字

芜湖!是和父母的MBTI!

是enfp爹和esfj妈加上infp我(指指自己

(后来抓姐姐测发现姐姐是enfj)

从全家e人中脱颖而出的i人

芜湖!是和父母的MBTI!

是enfp爹和esfj妈加上infp我(指指自己

(后来抓姐姐测发现姐姐是enfj)

从全家e人中脱颖而出的i人

intp卖外敷药

一些情报组日常(但是是线稿),关于enfp直接瞬移过来给infp拍照这回事

一些情报组日常(但是是线稿),关于enfp直接瞬移过来给infp拍照这回事

波霸奶茶三分甜✨

“INFP!看这里——”

是之前点图的童话组!私心再加了点公路成分ww女生出去玩是抓拍,男生出去玩是抓住你(?

“INFP!看这里——”

是之前点图的童话组!私心再加了点公路成分ww女生出去玩是抓拍,男生出去玩是抓住你(?

穎程

本intj與朋友們的短對話

​與infp的場合


infp:好想做愛阿....

intj  :...你跟我說是想幹什麼?!

infp:哈哈哈哈哈!!! 


與estj(表弟)的場合


estj :拿去(送珍奶)

intj :(被塞)

estj :給你(遞鬆餅)

intj :(被塞)

estj :坐好(拍拍自行車後坐)

intj :(被載ing)


明明年紀比我小被投餵的卻是我。

霸道總裁,大男人主義(×)

年下總攻,estj主義(o)


與infj......



​與infp的場合


infp:好想做愛阿....

intj  :...你跟我說是想幹什麼?!

infp:哈哈哈哈哈!!! 





與estj(表弟)的場合


estj :拿去(送珍奶)

intj :(被塞)

estj :給你(遞鬆餅)

intj :(被塞)

estj :坐好(拍拍自行車後坐)

intj :(被載ing)


明明年紀比我小被投餵的卻是我。

霸道總裁,大男人主義(×)

年下總攻,estj主義(o)






與infj的場合


infj :喵~喵喵~intj~喵~

intj :.......喵..

infj :xD


擁有奇怪電波






與entp(兄)的場合


entp :(在intj耳邊說範建悄悄話)

intj :我糙你他媽!

entp :我媽就是你媽阿!(瘋狂跑走)

intj :(瘋狂追趕)






與enfj的場合


intj :你可能過去有不好的經歷,但我個人覺得你當

           頭或許會是合適的

enfj:我...或許可以試試?但我現在比較想當給頭意

           見的那個大臣😎

intj :.....別跟我搶






與istj場合


(經過一間叫金鍋的火鍋店)

istj :...金鍋bell (jingle bell)

intj :....噗..


平時三好學生,但偶爾腦袋會放電






與isfj的場合


isfj :教授blabla 實習blabla 植物blabla (一些生活

           小事情)

intj: (很少注意到生活上的細節,雖然感覺沒什

          麼討論度,但還是蠻有趣的,日常吸引isfj)






與intj-1的場合


intj :(看了intj-1的報告)

intj-1:如何?

intj :做的這麼好怎麼才系3阿?你們系1系2是誰

           阿?瘋了吧?

intj-1:...系1閉嘴


系2是infj






與enfp的場合


enfp :簡直相見恨晚!你怎麼能夠很少講話但是講

              出來的東西這麼好笑哈哈哈(不斷貼近)

intj : 是這樣嗎? (故作穩定,其實超害怕又開心)

            (怎麼辦...心臟爆擊...enfp越靠越近..要死了)


可愛大狗狗真的不是說假的






與entj場合


entj:我以後要開業當成功的老闆

intj:以統計來說約有93%的店面最終以收店收場,

          你怎麼會知道你是那7%

entj:我就是有自信!


真•自信狗






intp有點過長,會放下篇



kap

(思维组)陪你

我流infp x entp


数学补课班永远来不齐人,所以就算名义上是一个补课班,infp也仅仅在远处瞅到过几眼entp的身影,所以能在同一堂课上见到infp也不免有些惊讶。


那天来的人不多,所以不可避免的infp和entp说上了话,但聊天内容也仅仅限于考题的吐槽,分数线的升高,谈不上尴尬也不能说是愉快,


认真学习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月色渐渐笼罩上infp的脸庞,她看着面前那堪比四人游戏场景的黑暗走廊,心里的小鹿早已哐哐撞响警钟,


以后再也不上晚课了!


要不然试试聊天?infp毫不犹豫的打开QQ,为什么偏偏这时候没人回复我,


十分钟后,......

我流infp x entp



数学补课班永远来不齐人,所以就算名义上是一个补课班,infp也仅仅在远处瞅到过几眼entp的身影,所以能在同一堂课上见到infp也不免有些惊讶。


那天来的人不多,所以不可避免的infp和entp说上了话,但聊天内容也仅仅限于考题的吐槽,分数线的升高,谈不上尴尬也不能说是愉快,


认真学习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月色渐渐笼罩上infp的脸庞,她看着面前那堪比四人游戏场景的黑暗走廊,心里的小鹿早已哐哐撞响警钟,


以后再也不上晚课了!


要不然试试聊天?infp毫不犹豫的打开QQ,为什么偏偏这时候没人回复我,


十分钟后,entp走过来时就看到infp垂头丧气的在大厅里蹲着有点像没找到食物的兔子。


“你不舒服?”


infp闻言摇摇头,“没有,就是比我想的更黑点”


entp挑起眉头问“一起走?”


infp瞬间来了精神,坐起身跟着entp向前走去


哇真的越看越像恐怖游戏,还好和entp一起走了


“你很怕黑?”entp问


“也不是,之前看过类似的恐怖片”


说着说着entp忽然不出声了,infp有点不知所措,


然后就进入了,难道我说错话了?还是和我聊天很无趣的死循环,


“哇!”entp突然回头,


infp是真的被吓到了,没发出声音,眼睛就先红了


“你神经太紧绷啦,现在有没有好一点”entp自顾自的说到,等了一会才等来infp一个带着哭腔的嗯,


啊完了惹她哭了,他赶紧回头“对不起,刚刚是我有点过分了”此时已经眼睛已经渐渐适应了黑暗,反而能看清infp的表情,她扯出一个难看的笑说,没事


entp抿了抿嘴唇,最后也只是向前走去


infp进到电梯里面,疑惑的看向外面的entp


“你不进来吗?”infp问


“不了,我还要等人”


“谢谢你啦,再见”infp挥挥手说


“哦,byebye”


电梯门关上数字开始向下跳动,entp驻足了一会儿,叹口气又走回了大厅

人类类类类类☄️
发现自己不会画画打击太大了 画...

发现自己不会画画打击太大了  画风都变了(?

发现自己不会画画打击太大了  画风都变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