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ink demon

2227浏览    133参与
Lost路牌(iCi)

p1小班鸟(什)

p2刚上次发的那个小班一样但原型不确定(滩)  

p1小班鸟(什)

p2刚上次发的那个小班一样但原型不确定(滩)  

Lost路牌(iCi)

p1 2为同一张有些画不下去了可能永远都是半成品了(大悲咒)

剩下的都是期间画出的屑摸鱼

  

  

(p1 2图中地板上的字是#@::6是个小彩蛋)

p1 2为同一张有些画不下去了可能永远都是半成品了(大悲咒)

剩下的都是期间画出的屑摸鱼

  

  

(p1 2图中地板上的字是#@::6是个小彩蛋)

Lost路牌(iCi)

p1到p3是补发上回没发出来的

剩下都是最近画的

p6 7是两只尾巴不同的兔班

p8松鼠班

p9 10是关于我奇怪的断肢xp(也是一个墨水流下效果的练习)

p1到p3是补发上回没发出来的

剩下都是最近画的

p6 7是两只尾巴不同的兔班

p8松鼠班

p9 10是关于我奇怪的断肢xp(也是一个墨水流下效果的练习)

Lost路牌(iCi)

最近攒的图有些没发的下次会发出来

不知道说什么了就这样了

最近攒的图有些没发的下次会发出来

不知道说什么了就这样了

Samien Hill

圣诞贺图【迟到版】


突然想到可以在这发一下hhh

迟到了好久,,,救命

圣诞贺图【迟到版】


突然想到可以在这发一下hhh

迟到了好久,,,救命

Lost路牌(iCi)

我来了嗷这几天没啥动力就浅摸了几张最近在尝试新笔刷已经有点用上瘾了(

  

前几天发烧脑子没被烧坏,就是昨天听见了一段非常刺耳的音乐想录下来的结果视频并没有那个刺耳的音乐,操,灵异事件,一拳把楼层干穿

我来了嗷这几天没啥动力就浅摸了几张最近在尝试新笔刷已经有点用上瘾了(

  

前几天发烧脑子没被烧坏,就是昨天听见了一段非常刺耳的音乐想录下来的结果视频并没有那个刺耳的音乐,操,灵异事件,一拳把楼层干穿

Powderblue
感谢@班迪粉丝 提供的点子!感...

感谢@班迪粉丝 提供的点子!感觉很可爱就画了www

还有,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感谢@班迪粉丝 提供的点子!感觉很可爱就画了www

还有,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沙雕画渣qwq
 “这里,真的能看见希望吗…或...

 “这里,真的能看见希望吗…或者,我们早已放弃了希望…” 

 “这里,真的能看见希望吗…或者,我们早已放弃了希望…” 

Powderblue

Geminate flower|双生花(8)

⚠️双班文注意

*私设墨水恶魔和Bendy


在另一处空空荡荡的房间里,蛛网般的墨水图纹侵占了大半空间,墨水渗透进每一寸腐朽的木板。Inky从墨水中现身,身上融化的墨水顺着他的躯干不断流淌,每次迈出沉重的步伐都会留下漆黑的脚印。


恶魔环顾四周,空无一物的房间里依旧没有那个活泼可爱的身影,他倍显失落得垂下了头,头上半融化的犄角也跟着软踏踏的耷拉了下去。


这是他找过的不知道第几个房间了,但他始终都没能找到Bendy。有时候他感觉自己已经能很接近的听到小恶魔“哒哒哒”的脚步声,但之后声音会突然消失,再去四处寻找时却已经跟丢了他。


这一次Bendy是真的生气了,不想让自己找到他...

⚠️双班文注意

*私设墨水恶魔和Bendy


在另一处空空荡荡的房间里,蛛网般的墨水图纹侵占了大半空间,墨水渗透进每一寸腐朽的木板。Inky从墨水中现身,身上融化的墨水顺着他的躯干不断流淌,每次迈出沉重的步伐都会留下漆黑的脚印。


恶魔环顾四周,空无一物的房间里依旧没有那个活泼可爱的身影,他倍显失落得垂下了头,头上半融化的犄角也跟着软踏踏的耷拉了下去。


这是他找过的不知道第几个房间了,但他始终都没能找到Bendy。有时候他感觉自己已经能很接近的听到小恶魔“哒哒哒”的脚步声,但之后声音会突然消失,再去四处寻找时却已经跟丢了他。


这一次Bendy是真的生气了,不想让自己找到他。


Inky一边不知疲倦的追寻着小恶魔的踪迹,一边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他最后对自己的那声怒吼以及那满是泪痕的面庞。叫人怜惜,也让他感到深深地愧疚。


自那场躲猫猫游戏后,Inky便再也没有见过Bendy哭泣的模样,小恶魔永远都是一副天乐派的欢乐模样,仿佛永远都能找到乐子一般,自己的身边总是洋溢着他的欢笑声。而现在又回归成一开始的冷寂。


他不知道自己再看见Bendy时该如何向他道歉。自诞生起,从来没有人教过他该如何与别人相处,而他也没有机会和别人接触。但这些对他而言并不重要,他现在只在担心着Bendy的安危,希望小家伙能早点消气,然后回到自己的身边。


我真的不想再孤身一人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念想。


心下想着,抬头的间隙他看见了远处熟悉的身影。娇小的身形,圆润的脑袋和小小的犄角——是Bendy!但旁边又多了一个极其眼熟的家伙……


在看清楚对方容貌后,墨水恶魔恶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后槽牙,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动静。一时间怒火冲昏了他头脑,脚下的墨影向他们袭去,而他自己也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如同发了疯一般的追逐着他们的背影。


不要跟他走Bendy!不要和Boris他离开!!


快回来!快给我回来,不要——


“Bendy——!!!!!”


怒吼声响彻整栋楼层,但依旧也没能赶上,Inky眼睁睁地看着电梯向下一层移动离开。


他无言的低下头看着揽绳,笑容依旧不变,但喉咙里却挤出低沉的呜咽声和沉闷的墨水沸腾的声音。


“这么愿意跟他走的话,那以后也别再回来了!!”


怒吼之后是一片死寂,Inky拖着有点跛的左脚缓缓地往回走。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身躯,突然变得非常疲惫,如同负重千斤重的船锚前行一般,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涩感冲上心头,让他心乱如麻。这种前所未有的情感让他开始变得烦躁。


为什么感觉脑子里好乱……究竟怎么了,我不应该会这么生气的啊……


他暴躁地抓了一下自己的领结,忽然他透过附近的带有法阵的班迪纸板看见了数只墨水怪物,它们发出吵闹的声响,蜂蛹上一位深陷困境的迷失者,将他的身体破坏成四分五裂的墨水尸块。


本就烦躁的墨水恶魔,在听见它们极其吵闹的厮杀声后,透过法阵用墨水杀死了在场的全部墨水生物,一阵阵凄惨的哀嚎声后,空间里再一次归为了寂静。


尽管借着杀死墨水怪物的机会发泄了一下,但他依旧感觉那股莫名而来的烦躁感,并没有因此而消散。


“啧,该死!果然还是得把那匹狼给杀了,凭什么他能跟Bendy在一块!!”恶魔不满地咂了下舌,话语里满是嫉妒和醋意——当然他是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在嫉妒就是了。


但是这样是不行的,本来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不理的自己,如果这次又将那个卡通狼杀掉,Bendy可能永远都不会再理我了……


“暂时留你一命。”说着他便通过墨水穿过了墙壁,通往另一个地方去寻找小恶魔了。


Inky一路向下走,但过了许久还是没有见到Bendy的踪迹,这让他开始有些焦虑了起来。


该不会他们现在已经向上去找出口了吧。


想到这里,Inky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通过墨水穿越障碍,在各个空间里传送,直奔向上的出口,去寻找Bendy的踪迹。


Bendy、Bendy……


他开始疯了一样的去任何Bendy可能会藏匿起来的地方,装满杂物的木箱后面、陈列着滞销玩具的仓库和甚至打不开的隐藏房屋……Inky一边迫切地去寻找,一边粗暴地将自己的墨水渗透进路过的每一面墙上。墨水将所到之处,都染成了属于墨水恶魔的颜色。


突然,转角处出现了一块Bendy纸板,它的旁边摆满了燃烧着的白色蜡烛和供奉用的祭品,后面的墙壁上画着魔法阵,幽幽的火光越发衬得这小小的祭坛很冷清诡异。Inky停下脚步,静静地盯着纸板上卡通Bendy的笑容,思绪不知道飘向了何方,脸上流露出黯然销魂的悲伤神情。尽管他的嘴角一直定格在微笑。


孤独与焦虑随着思绪的浪潮,将Inky的情绪不断击溃,本就不健康的下肢也开始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会崩塌一样。


此刻Inky好想再一次拥抱他的小恶魔,想要在那小小的、温暖的怀抱里逃避现实。


每次他感觉到孤独的时候都会待在Bendy的身边,被对方轻抚从没有人触碰过的额头和脸颊,依偎在他的身旁看他做其他的事情——Bendy他可以看出自己的其他情绪,仿佛双生兄弟一样,懂得自己所想。只要待在他的身旁,自己便会感到格外的放松。


但自己在Bendy身边除了当个保镖以外,便再无事可做。自己只是赖在对方身边,擅长自娱自乐的小恶魔就算周围没有其他人,也不会感到孤单的吧……


本来他也可以自己一个人的,两个人的相遇也是因为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展开的。


恶魔跪在纸板面前,双手抱在纸板的边缘,身上的墨水将上面的卡通图画染黑,但爪子却没有将纸板破坏半点分毫,反而犹如对待圣物一样,用手仔仔细细的抚摸着纸板的表面,听着指尖和纸张相互摩挲产生的沙沙声。仿佛此刻他正在与卡通Bendy相拥,但反馈而来的只有纸板的触感和自己身上流淌下来的那冷冰冰的墨水。


我可能……本来也不是个会被需要的家伙吧……


自暴自弃的恶魔将头抵在纸板上,墨水在其身下汇聚成一汪墨潭,而这墨水正在逐渐将这里吞噬。



“Inky——!!你在哪里?请你回答我!!是我Bendy!!”


在另一处,同样也在寻找墨水恶魔的Bendy正一边高喊他的名字,一边仔细观察四周的环境,遇到每一潭墨水都会用自己手里的木棍去戳一戳,防止恶魔因为赌气而躲在里面不出来,自己却没有发现他。


但是Bendy找了很久,也没能找到Inky的踪迹,有时候他找到了对方留下的墨迹,但是往往会在各种无法通过的地方断开。墨水恶魔可以利用墨水穿透墙壁,而Bendy只是个普通的卡通小恶魔,自然是无法做到这点。


Inky会不会是在生我的气啊,毕竟这么久没有见他,而且从之前他喊的声音来听,好像很难过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Bendy走了很久很久,在不断地寻找过程中,他开始有点泄气。他大概体会到Inky这几天寻找自己时那种逐渐低落的心情了。


Bendy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更加专注一点,但突然的一声巨响让他打了个激灵。


“发生什么事?”


他随着声音,走到了一处岔路口,巨响接连不断,同时还伴随着东西掉落和怪物咆哮的声音。


环望了一周,Bendy发现右边走廊里有一个拖着没有下半身身体的迷失者,正一面痛苦的哀嚎着,一面费力向前爬行着。他的身体仿佛是被野兽的獠牙撕咬至残破不堪的一般,墨水身体开始濒临崩溃。


Bendy鼓起勇气慢慢向那个已经命不久矣的迷失者靠近,“嘿?我可以问一下路吗?虽然感觉你现在应该状态不太好……”


听到声音的迷失者先是战栗了一下,接着惊慌地转头望向了Bendy,在确认声音的主人后,他拼劲仅剩的一丝力气爬向对方,匍匐在脚边,用颤抖的声音向Bendy祈求道:“Bendy!不、不是……主,救救我,求求您拯救我……”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谁对你做了这样的事?”


看着对方这般悲惨的模样,Bendy从心底由生出怜悯之情,但小恶魔却无法为他做些什么。


“主他……他刚才不知为何失去了理智,于是主他一下子就把我破坏成现在这个样子……”话语戛然而止,迷失者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咽了气。


“很抱歉,没能帮上你……”


小恶魔低下头,为这个不知名的可怜家伙默哀了一下,而此刻咆哮声从走廊深处传来,震耳欲聋,仿佛要将这里的一切都给掀个底朝天。


Inky,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来了。


Bendy再一次循声寻去,所经之处,开始逐渐出现墙壁和物品被破坏后的痕迹,同时四处散落着被破坏掉的木板和被砸得稀烂的东西,以及大片的墨痕,有的水管甚至已经爆裂,大量的墨水从水管里迸溅出,淹没了地板。


“Inky!Inky,你在哪里?”


一次又一次呼唤着对方的名字,但没有一次能得到对方的回应。


而正当班迪心灰意冷的时候,远处的墙壁突然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而崩塌,激扬起来的尘土和木屑后,是一个全身漆黑的、庞大的墨水怪物。


Bendy被吓到说不出话,不禁视线缓缓上移,忽然注意到了这个巨大墨水怪物头上的一对熟悉的长角。


该不会……是他?


“Inky?”


他试探性的向对方呼唤,但是对方并没有听见甚至没有注意到Bendy。


“Inky!!是我——Bendy!!!是你吗?”


Bendy提高了音量,对方终于有了点些反应,怪物扭过头向身后看了一眼,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后却又转回头缓缓远离了他。


无言的离去,让小恶魔瞬间慌了起来,他赶忙跑步追了上去,边跑边高喊着,“我知道是你,不要逃避见我!Inky!!”


仿佛是赌气一样,Inky的速度越来越快,在身后追赶着他的Bendy开始逐渐跟不上对方。


“你等我一下,至少听我说一句!”


Bendy边跑边气喘吁吁地呼喊道。


“我知道你现在正生我的气!但、但是我——”


意外来的突然,Bendy听见自己脚下传来“咔嚓”一声,随后自己下方本就破旧的木板断裂,下坠的失重感让他失去了平衡掉了下去。


“啊啊啊!!Inky!救命!”


Bendy发出一声尖叫,坠落进下一层的一大片墨水湖中,呼救声也随着掉落水中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听见声音的Inky动了动角,心下一惊,立刻转身冲向Bendy掉落的位置。


“Bendy——!!!”


在奔跑的过程,Inky体表的墨水开始融化,重新塑型,在短短的几秒中便变回了原来的瘦高形态,他用墨水穿透了地面,直接来到下一层,与Bendy一齐掉落进漆黑的墨水湖中。


墨水湖中,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但对于墨水恶魔来说反而只是如鱼得水,他可以在墨水中自如的快速移动着,尽管如此漆黑,也能通过墨水在湖中感知到有生命迹象的生物的位置。


在哪?究竟在哪里?!


千万不要有事啊,Bendy……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可以救你了……


他焦急在水中感知着Bendy的存在,过了片刻,终于在湖底深处听见一小串音量逐渐降低的吐气声,以及发现了那一连串气泡旁的那小小的漆黑身形。


太好了,他还在……


Inky伸出手臂,想要将小恶魔拉向自己,但在他抓住对方手臂的那一刻,触摸的实感仿佛抓住手中的鱼变成泡沫从手中溜走了一样,消失殆尽。


无论他尝试触碰多少次,他都再也没有碰到小恶魔的身体第二次,仿佛就像是掉入大海的一滴水,而Bendy就像是掉入墨水湖的一滴墨水一样,融入其中,再也找不见实体了。


“你在哪,求求你回应我!Bendy!!”


为什么事情变成了这样!


原本只是在所在楼层里,四处找东西宣泄自己情绪而已,没想到Bendy竟然找到了自己,更没想到木板破裂导致他掉进了下一层的墨水湖里。


Inky随着墨水湖中流动的墨水游动,漆黑冰冷的湖底里,偶尔会身旁游窜过去几条鱼儿,但没有第二个心脏跳动的恶魔在他的感知范围内。寻找,逃避,又再一次的寻找,但一次又一次的希望无果后,让他开始心灰意冷了起来。


Inky爬出了墨水湖,坐在墨水湖岸边的码头处,墨水顺着面庞看着平静的湖面发呆发愣。


小恶魔就这样从自己的手里消失了,仿佛很久又仿佛是一瞬间的事。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因为嫉妒的心态跑去发脾气,而是继续找Bendy的话,那么就可以提前跟小恶魔汇合,而Bendy他也就不会掉入了墨水河中消失了。


带着温度的液体随着脸上的墨水,划过面庞,Inky掩面痛哭,身体因为过度悲伤而不断的颤抖着。


“我错了,我不该耍性子,我不该逃避问题……如果……如果我还有什么过错的话请惩罚我,不要带走Bendy……呜呜呜……”


现在再说这些,也为时已晚了。


作为墨水恶魔,他是这个墨水空间的主宰,拥有无穷的力量,但现在却连一个卡通小恶魔的性命都无法挽救回来。


Inky突然站了起来,对着空无一人的墨水湖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夺走我唯一一样珍贵的东西!!神,如果献出一切,包括我自己的灵魂就能换回来Bendy的话,我愿——”


“我同意了!但是灵魂什么就不用了!!”


从墨水湖的另一边传来了回应,惊得Inky差点掉进水里,他迅速稳住脚下,抬头瞭望,发现从墨水湖的另一端,慢慢悠悠地漂来一个木质的大盆。


“给我巧克力的话,我没准会酌情原谅你一下。”木盆中弹出一个圆圆小脑袋,带着弧度的犄角,让他的头看起来像月亮。


“Bendy!!!”


“Inky!!我可还活着呢,不要这么早就为我哭鼻子哦!”


盆中的小恶魔在远处奋力地冲他招手,“我刚才被一只大手救了,它直接从湖底伸出来,把我给丢进到远处的这个木盆中,于是我就这么顺着湖水漂过来了!”


见到小恶魔安然无恙,Inky喜出望外。而坐在木盆中向他漂流而来的Bendy则看了看漆黑的湖水,又看了看岸上的Inky,脸上露出几些无奈。


“那个,能不能把我救过去啊,光这么飘过去的话好像有点慢。”


几乎是同一时刻Inky跳进了墨水湖里,并以极快的速度游到Bendy身旁,他的犄角和大半张脸慢慢从水里冒了出来。Bendy看不清他的表情,刚想伸手去摸摸对方的头,却被躲开了。


“你真的不生我的气吗,Bendy……”Inky怯怯地问道,他的声音在水下显得有些沉闷。


“我当然生气啦,不过我也是有错的……”


Bendy别捏地把头转过去。


“那……之后你还会离开我吗?因为我总惹你生气……”说完这句话,Inky几乎快要把自己沉进墨水湖中,看起来十分的落寞。


“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呢?我最喜欢Inky了,我是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Bendy揪着Inky的一只角,把他的头从墨水中拉出水面,“这点我是跟你保证过的,你忘了吗?”


“真的吗?”


小恶魔保持好平衡,站在了木盆里,用拳碰了碰自己的胸口,“那是当然啦!Inky,你这块笨蛋小饼干!我除了玩游戏出老千,什么时候骗过你!”


“呜呜呜……Bendy——!!!”


Inky突然从墨水中一跃而起,扑向了盆里的Bendy,导致对方差点没有站稳,又一次掉进湖中。


“好啦好啦——我们先上去吧,Inky。”


“好的!”


回到岸上后,Bendy和Inky又一次向上走去。这点是Bendy主动向Inky提出来,并是两个恶魔一起去看出口究竟是什么样子,但并不会现在就离开这里——


如果可以离开的话,直到Inky自己想要离开,才会再离开工作室。


这是小恶魔对他承诺。


终于,俩个恶魔来到最上一层,与工作室地下的各种离奇设施相比,最上面的这个楼层的事物就明显显得正常了许多。


“Inky!你快来看!!”


Bendy兴奋地指着一扇门,门上标着安全出口的牌子,而类似入口的两侧墙壁上贴着工作室的海报。


Inky和Bendy来到出口的大门前,两个恶魔相视点头,Bendy慢慢将手伸向门的把手,并缓缓转动。门开了。


小恶魔将门推开,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有些错愕。出口的对面并不是外面的世界,而是漆黑而深邃的墨水通道,通过了墨水通道,他们则又回到了工作室的入口位置。


到了这里两个恶魔才发现,他们现在所处的空间仿佛是一个无法逃离出去的循环空间。


“Bendy?你没事吧……”


Inky低头小心翼翼地轻唤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小恶魔。Bendy轻轻呼出一口气,抬起头,冲着Inky,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也是呢,我应该早就想到这是不可能的,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迷失的灵魂在地下游荡,甚至有些人已经疯了……”


Bendy其实内心备受打击,但是他还是没有气馁,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在心底为自己默默打了气。


一定会有其他方法的,一定的!!


“Inky,我们先回去吧,回去后我要吃巧克力三明治!”


“这么吃东西,小心你的牙会痛哦。”


“哼,才不会呢!如果能出去了,我还要喝用巧克力做的培根汤!!”


一路上Bendy一直和Inky讨论着如果能出去后的幻想,大恶魔只是在一旁安静的倾听着小恶魔的兴奋的描述和展望。


大恶魔这个时候已经觉得无所谓了,只要能够和Bendy在一起,无论是在哪里,他都不会在意。


两个恶魔就这样又回到了曾经的生活,他们互相依靠、互相陪伴着对方了很久很久,出口什么的,似乎已经不再有多重要了。


只要和对方在一起,仿佛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尽管周身仍被黑暗笼罩,但彼此的存在又成为对方生存下去的那一束光明,就像黑夜中交错着、相伴向前飞行的两只萤火虫。黑夜里走夜路,也不在会感到孤单了。


然而,他们还有件不知道的事情……


·

·

·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的时间段,这层空无一人的工作室门口,终于迎来了第一位客人,沉寂已久的工作室大门被再一次推开。


——“好吧,乔伊,我在这里。看看我们是否能够找到你想给我看的东西。”



                                                   【完?】

Lost路牌(iCi)

我还是没加同好群操,下午睡迷糊了以为已经大半夜了还想着再睡会(

  

全是刚画的开摆了(不是

我还是没加同好群操,下午睡迷糊了以为已经大半夜了还想着再睡会(

  

全是刚画的开摆了(不是

Lost路牌(iCi)

最近画的(第一张用的是很久没画的简笔画风格,后面两张是炸毛大猫)提前放假了期末不考了这是好消息,但是把一堆书一路抱回来硬生生把手臂整废了这是坏消息(

  

为了进同好群已经快做了一个月心理准备了,明天肯定加不加我不是人

  


  

(标题的俄语是我自由了的意思()

最近画的(第一张用的是很久没画的简笔画风格,后面两张是炸毛大猫)提前放假了期末不考了这是好消息,但是把一堆书一路抱回来硬生生把手臂整废了这是坏消息(

  

为了进同好群已经快做了一个月心理准备了,明天肯定加不加我不是人

  


  

(标题的俄语是我自由了的意思()

Powderblue

Geminate flower|双生花(7)

⚠️双班文注意

*私设墨水恶魔和Bendy


“啪嗒、啪嗒——”


Bendy被滴落在脸上的墨水弄醒,他揉了揉眼睛,伸手抹去墨水,从一堆玩偶中爬了出来。


距离离开Inky已经过去了快五天左右的时间了——工作室的地下没有窗户,唯一可以计算时间的工具就是那个能够随着指针声来规律摆动双手和双脚的Bendy闹钟——前提是它的时间是准确的。


他跑到屋子内的架子前,之前收集的培根汤罐头都已经吃完了,而Bendy他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食了。必须要出去收集食物了。


没有了墨水恶魔的庇护,其他墨水怪物则愈发地对Bendy不客气了起来,于是小恶魔便经常遭到别的怪物的袭击,有时候他...

⚠️双班文注意

*私设墨水恶魔和Bendy


“啪嗒、啪嗒——”


Bendy被滴落在脸上的墨水弄醒,他揉了揉眼睛,伸手抹去墨水,从一堆玩偶中爬了出来。


距离离开Inky已经过去了快五天左右的时间了——工作室的地下没有窗户,唯一可以计算时间的工具就是那个能够随着指针声来规律摆动双手和双脚的Bendy闹钟——前提是它的时间是准确的。


他跑到屋子内的架子前,之前收集的培根汤罐头都已经吃完了,而Bendy他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食了。必须要出去收集食物了。


没有了墨水恶魔的庇护,其他墨水怪物则愈发地对Bendy不客气了起来,于是小恶魔便经常遭到别的怪物的袭击,有时候他甚至会被数只墨水怪物一起追逐,直到跑进它们都钻不进来的地方才肯罢休。


“咕咕咕——”


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Bendy拿起那把自己之前用过的斧头,蹑手蹑脚的离开了自己的临时住所,开始了心惊胆战的探索。


在以往搜刮食物的过程中,Bendy有时候会看见在另一处路过的Inky所展开的墨水领域,每当心跳声接近时他就会四处找地方躲起来不让他发现自己。直到墨痕和心跳声全部消失,他才会出来,并且以与Inky相反的方向离开。


Bendy不知道要不要现在和Inky见面,虽然说出了——“我只不过恰好变成了你喜欢的卡通[Bendy]的样子罢了!!你也只是喜欢我的样子不是吗?”这样子的话。仿佛要和他绝交了一样。


但Bendy又仔细回顾了以往与他一起度过的日子,墨水恶魔相较一开始已经变得温和了许多,而且会一直安静地待在自己的身边倾听自己停不下来的倾诉。脸上看着毫无波澜但实际上是个很怕孤独的大家伙,会讨厌别人弄坏Bendy纸板,也害怕自己会离开他。但Bendy心里又不能接受他毫不犹豫的杀死了Alice的这个事实。


突然Bendy想起之前Alice死掉时的惨状,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又无奈的给叹了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饥饿感让小恶魔四肢开始脱力,斧头也逐渐变成了一个沉重的负担,他开始饿得头晕眼花,因饥饿而抽搐紧缩的胃袋让他整个人都很不好受。

“好饿……”


他开始有一点怀念以前和Inky待在一起的时光,至少他不会挨饿,也不会有危险。


“不行,只是因为饥饿就回去,那Bendy你也太没用了!但是真的好饿啊,这附近又没有食物……”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嘴里小声的告诫着自己不要去想其他的东西。


忽然Bendy听到了很多东西叮呤当啷掉落在地上的动静,他被吓得一激灵,立刻逃窜到旁边的班迪纸板后面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不久,他听见一串脚步声从声音的方向传来,脚步声的主人路过了班迪纸片,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躲在纸板后面的Bendy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直到声音渐行渐远后他才敢从立牌后面探出头来。


必须赶紧离开这里,要是被发现了就太糟糕了。


Bendy刚打算离开这里,一个起身就双腿发软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不行……”


Bendy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脑袋却开始变得昏昏沉沉,连四肢也是绵软无力,使不上力气。


正当他想要扶着墙站起来时,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他顺着影子往上抬头看去——打上补丁的背带裤、高挑的身形、和他一样的卡通画风的黑狼。是Boris,动画里他的朋友。


“……Boris?”Bendy试探性发出来疑问。


被叫到名字的对方则在小恶魔旁侧蹲下,好奇的观察着他,怀里还抱着一些零件和工具。


两个卡通生物相互对视的一会儿,正当Bendy思绪万千,想着怎么开口打破沉默的时候,突然光线暗了下来,漆黑的墨水从天花板的一侧迅速蔓延了过来。是Inky在附近。


像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Boris立刻抱起腿软的Bendy沿着走廊跑了出去,身后是向他们快速移动的黑影和墨水网——墨水恶魔出现在Boris的身后,尽管左脚有些跛,但完全不妨碍他展开墨水领域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去追杀卡通狼。


Bendy被Boris抗在肩上,强烈地颠簸让他的胃有些难受,他捂住嘴,极力忍住卡在喉咙处的、上涌来的胃酸。


在逃离的过程中,Bendy听见了Inky低沉至极点的怒吼和压迫感十足的脚步声正在逐渐逼近他们。但Boris仿佛轻车熟路般,他熟练的用各种障碍和岔路与Inky拉开了距离,最终成功躲进了电梯,离开了他们所在的楼层。


“Bendy——!!!!”


头顶传来墨水恶魔的吼叫声,电梯仿佛感受到威胁一般,整个电梯间都剧烈地晃动了一阵。但不知为何,Bendy在这声嘶吼里听出了一丝嘶声力竭的悲伤感。


总于有了短暂的喘息时间,Bendy被Boris从肩上放了下来,经过一路的逃亡和颠簸,他还有点晕晕乎乎的。


“谢谢你,Boris。”Bendy怯生生地答谢道。


“Boris现在是一个人吗?”他率先问出来,但Boris却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并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用两根手指比出了“X”的样子。


“哦不,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不能说话。”


Boris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他并没有介意。Bendy握了握对方的手,是和自己一样戴着白色的卡通手套,但比自己的手掌要大很多。不知道为什么他又突然想起了Inky的左手,巨大而宽厚,比Boris的手整整大了两圈,但是却沾满了杀死其他墨水生物后遗留下来的油墨血液。


“我们之后去哪里呀?是Boris住的地方吗?”Bendy摇了摇头,强迫让自己尽量不去想和Inky有关的事情。


Boris点头回应了他,随后电梯在某一楼层停了下来,他牵起Bendy的手,带他来到了自己的安全屋。Bendy在门口好奇的向里面探头看去,小小的房间里工具齐全,甚至还有烧火做菜的炉灶,里面的东西几乎一应俱全。


Boris走到角落,拿起一罐还未打开的培根汤罐头送给了Bendy。


“谢谢你,鲍里斯!”说着,Bendy毫不客气的开始大块硕朵,饥饿的小家伙进食时的样子极其疯狂,几次差点噎到自己。很快他便解决掉一罐,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唇。


这时,Bendy突然想起Inky在他们逃离后的那声怒吼,心底有几些不安和担忧,他有点担心那个大家伙会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抛弃了他吧。


其实到了现在,Bendy对Inky更多地是在赌气,并没有一开始那么愤怒了,只是心里对于Alice的死去依旧有点耿耿于怀。


他知道对方当时只想着保护自己,Inky一直以来都把自己看得很重要,如果就这么离开他,他将又会变回曾经那个一无所有的恶魔。


想到这里,班迪开始慢慢理解了,Inky对于其他人这般态度的原因。


“鲍里斯,你觉得已经被伤害太深的人还会再接纳除自己以外的人吗?”


Bendy突然发问,而鲍里斯也从整理工具到静静地坐在一旁倾听他的话语。


“很难是吧……就是,我有一个朋友。我不希望他伤害别人,而且他总是孑然一身,我不想见到他这样。但是他又杀掉了我刚认识的朋友,我知道他只是完全不信任其他的人。”


Bendy低下头,不安地捏了捏自己手里的罐头,指尖在罐头边缘摩擦着。


“我是个很自私的恶魔,我也是怕自己落单才会一直交朋友的。我现在将他抛之脑后,不去理他,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话越说着,Bendy越把自己的头深深地低了下去,最后一脸郁闷地,看着自己手里已经喝干净的培根汤罐头的图案,泪水湿润了眼眶。


Boris在小恶魔跟前俯下身子,摇了摇头,并伸手抚摸着他的面庞,这让Bendy的情绪没有绷住,潸然泪下,声音也开始哽咽了起来。


“但是、但是我……”


这时候,Boris翻出了纸和笔,在纸上沙沙地书写了一行字,并将纸张递给了Bendy。上面写着——


“谁都可能会犯错,很多事情都不会可以一直顺顺利利下去的。作为朋友,如果你不想让悲剧进一步发生,你需要在他的身边随时提醒他、帮助他,纠正他的错误,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理解你的。”


面对对方的给出的建议,Bendy擦掉眼角的泪水,尽管声音里依旧还带着一些呜咽。


“是的,Boris你说的对,我不应该在他犯错后就离开他,作为朋友我应该去帮助他,不让他一直错下去。谢谢你,Boris!”


Boris欣慰地对Bendy笑了一下,翻出一台录音机,播放了里面的爵士乐,尽管里面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但音乐的魅力依旧是无法替代的。


他用手指在桌子上敲打着桌面,跟着节奏打着节拍,而Bendy则也开始跟着节奏哼唱了起来,双腿前后晃动着。安全屋里在这一刻充满了快乐的气息。


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小恶魔享受着音乐带来的美妙时刻,在感受的期间,脑海里开始浮想联翩起一副童话般的画面——一副他向往着的、生活的画面。可以不用担惊受怕的度过每一天,每天早上可以喝到一杯牛奶,吃着培根三明治。然后可以和Inky以及其他的朋友一起玩耍,大家手牵着手围成一个圈,在篝火旁欢快地唱歌和跳舞,晚上睡觉前可以听着睡前故事,并得到一个晚安吻而睡去,做着有趣的梦。


对啊,我一直是想要和Inky一起过这样的生活。可以远离这里的一切,远离黑暗,在阳光下感受着温暖。


突然Bendy从座位上跳了下来,转头对Boris说道:“我很对不起,Boris。我现在需要去找我那个朋友,暂时不能和你在一起行动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把我的朋友介绍给你,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Boris只是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但并没有制止他,只是笑眯眯的冲Bendy点了点头,并对他挥手告别。


“谢谢你Boris,我们后会有期!”Bendy也向Boris道别,随后便轻快地离开了Boris的安全屋。


我要去找他,我必须要找到他,我不想抛弃他自己独活!!


说是对方需要自己的帮助,但实际上自己才是那个离不开对方的人啊。


小恶魔一路往回走,刚刚恢复完体力的他脚下的步伐也是越来越快,现在他迫切的想要看见那个令他安心的、高大的身影。


我想要和Inky永远在一起,直到能够一起见到光明的那天!!



Lost路牌(iCi)

p2原图是去外边吃席的时候看见的,只能说艺术可以送给大家但不能送走大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玩意的第一眼莫名联想到了吾主(混乱)(感觉有种神的感觉另外画成萨米也豪无违和感()

  

  

p3是脑子短路了莫名画出来的就是想看带假翅膀的墨水恶魔没其他意义如有雷同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求生欲逃亡)

p2原图是去外边吃席的时候看见的,只能说艺术可以送给大家但不能送走大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玩意的第一眼莫名联想到了吾主(混乱)(感觉有种神的感觉另外画成萨米也豪无违和感()

  

  

p3是脑子短路了莫名画出来的就是想看带假翅膀的墨水恶魔没其他意义如有雷同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求生欲逃亡)

第十代の火焰(接笔绘稿,但限制部分角色)

  画了,累了,脖子抽筋了……!

  但是班迪很可爱!!

  画了,累了,脖子抽筋了……!

  但是班迪很可爱!!

Lost路牌(iCi)

就发五张了攒不动了,先跑去阴间完成作文了


话有没有QQ同好群要孤寡死了,现实中也没有什么有共同语言的人(德清孤寡一牌子)

就发五张了攒不动了,先跑去阴间完成作文了


话有没有QQ同好群要孤寡死了,现实中也没有什么有共同语言的人(德清孤寡一牌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