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Innaxe

18浏览    4参与
真的沉沁

【异能者世界】FNC的流水账日常

———職業或者種族,Bwipo(元素使)Selfmade(刺客)Nemesis(魅魔)Rekkles(金龍)Hylissang(德魯伊)Mithy(黑暗祭師)


———其實就是沒什麼重點的日常流水帳


  FNC除了幹死G2拿冠軍以外,還有什麼目標呢?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打擊盜獵。


  為什麼呢?理由也還是很簡單,他們的隊長、FNC行走的招牌Rekkles是一隻金光閃閃又值錢,LEC獨一無二的金龍,古今中外屠不了龍試圖擼一塊鱗片的人不在其數,所以FNC歷代隊員除了訓練努力拿冠軍以外,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打擊盜獵、打擊盜採鱗片,否則他們親愛...


———職業或者種族,Bwipo(元素使)Selfmade(刺客)Nemesis(魅魔)Rekkles(金龍)Hylissang(德魯伊)Mithy(黑暗祭師)


———其實就是沒什麼重點的日常流水帳



  FNC除了幹死G2拿冠軍以外,還有什麼目標呢?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打擊盜獵。


  為什麼呢?理由也還是很簡單,他們的隊長、FNC行走的招牌Rekkles是一隻金光閃閃又值錢,LEC獨一無二的金龍,古今中外屠不了龍試圖擼一塊鱗片的人不在其數,所以FNC歷代隊員除了訓練努力拿冠軍以外,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打擊盜獵、打擊盜採鱗片,否則他們親愛的金龍早早就該禿了。


  說到稀有生物嘛,輔助跟中單其實也算,中單是繼Jankos之後LEC第二隻稀有種高等魅魔,輔助是個德魯伊,能變貓的那種,自帶珍稀寵物獨角獸。


  所以嚴打盜獵的FNC的新煩惱,就是S04新抬上來的小AD—屠龍愛好者FORG1VEN親自製作的人造小冰龍Innaxe對他們的輔助似乎有點想法,在FNC眼裡這就是邪惡的FORG1VEN用自己製作的原型可可愛愛的小冰龍勾引他們單純的輔助的陰謀啊。


   每次比賽日總能看到他們毫無危機感(?)的輔助在走廊上或者休息室裡,懷裡抱著那只小冰龍,或者看著Innaxe化為人形逗著獨角獸玩,輔助喜歡能怎麼辦呢?那就只能嚴加戒備以免那個禿頭趁機偷龍(物理)了啊?


  沒有比賽的日子的FNC的某一天,訓練室裡中野黏黏糊糊的在一起說著話,有點感冒的輔助化形成一只白貓在窗台上癱成一塊貓餅,尾巴垂下來晃啊晃的。


  然後又忘了定期補魔的中單魅魔犯起了睏,Selfmade看了看四周,rekkles體貼的揮揮手讓他們兩個進房間去,輕聲喚來曬太陽曬的正開心的貓接手兩個小朋友的排位。


  白貓躍下窗台的同時化回了人形,接過了打野的豬妹,Rekkles接過了中單的沙皇,然後就⋯⋯送了起來。


  這當兩個人送的很開心覺得偶爾換換路也挺好玩的,又開了一盤,選英雄的時候從螢幕的倒影裡看見了手中飄出詭異的黑霧的Mithy。


「⋯⋯」Rekkles反應比較快,鎖上了厄斐琉斯,又趕緊拿過還傻傻的輔助的滑鼠鎖下了布隆,中單厄斐琉斯跟打野布隆的下場當然是被秒掉了。


「希望你們一直都有這種自覺哈?現在拿起布隆跟厄斐琉斯吧。」Mithy手裏的黑霧才散去,當然Mithy的等級也還不到可以壓制龍的大魔法師,是聯盟新出台的教練保護法,專門保護像Grabbz這種在一群異能者裡柔弱受欺壓的(?)教練,修訂以後一刀切的乾脆保護所有教練,嚴禁選手跟教練對拼,無論是魔法攻擊或物理攻擊,無形的聲波攻擊也不行,違反者窮者罰錢、富者禁賽,所以沒勁的輔助沒有豬妹玩了就又化為貓咪型態窩到窗台邊曬太陽了。


(金龍:我覺得有被針對到)


  其實關於FNC這群珍稀生物與他們的保衛隊還有些別的有趣的傳言,比如說Selfmade,一個長得很好看的影刺客,加入FNC之前曾經挑戰了金龍一次,並且成功拔到了脖子上的一片金鱗,就此,傳說中他有著一把功效神奇的抗龍神器匕首,這個傳聞於S04第二輪打FNC上的Innaxe加FORG1VEN的下路組合,結果Innaxe被Selfmade的琪亞娜抓成智障以後,在能力者圈子裡越傳越火熱。


  傳到最後已經變成祖傳泡過上古傳奇大魅魔之血開光以及靠獵殺高等魅魔鮮血養護的神奇匕首,使用者能無傷單刷遠古巨龍(?)兩刀秒殺初生小龍。


  縱然是FORG1VEN也有敵不過好奇心的時候,所以賽後FORG1VEN攔下了在公共區拿甜食吃的Selfmade,附帶一個魅魔。


「你的武器挺不錯的,是在哪裡取的魅魔之血?」→在FORG1VEN溫和的問,不過說話的同時還打量著Nemesis,知道FORG1VEN屠龍狂熱者(想找魅魔之血)的Nemesis一點面子都不給,軟糊糊的趴到Selfmade背上。


「是挺不錯的。」Selfmade嘿嘿一笑,抽出匕首對著那只在他們輔助身邊轉著圈圈的小冰龍揮舞了一下,明顯聽過傳聞外加剛被殺完的小龍崽唧的叫了幾聲,嗖的一下飛回FORG1VEN後頸的衣領上尋求庇護。


「?!」後知後覺才聽進去FORG1VEN的話的Nemesis頗有危機感的抬起頭,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Selfmade,


「魅魔嗎⋯⋯家養的。」Selfmade把毛茸茸的魅魔腦袋按回自己肩膀上笑嘻嘻的說。


「嘖,還真下的了手啊?」FORG1VEN打量著那只毛茸茸的腦袋。


「又不是只能要魅魔的血,傳說中的鍊金術師也不知道嗎?魅魔的真愛也可以開光武器的。」Selfmade急中生智的胡說八道。


「???????」這是剛好過來拿巧克力的Jankos。


「我他媽接受跟這禿頭談戀愛我就轉職輔助專門玩豬妹!」這是沒聽完前言,完全會錯意的Jankos的怒吼


(當晚,Jankos被FORG1VEN火熱撬教練牆角中,還找了同樣跟魅魔是伴侶的Selfmade請教,Jankos不僅答應追求還說好下次轉會做FORG1VEN的輔助的事情就傳遍了整個LEC。)

「你真的長本事了啊?」Pr0lly微笑的走進Jankos房間裡。


「我⋯⋯我我我可以解釋QAQ!」猛往牆角縮的Jankos委屈巴巴的說。


「來不及了。」冷酷的教練走了過來。


  完事以後Pr0lly順手讀了記憶,摟著委屈的魅魔笑到不行,於是決定去一趟S04基地裡嘲笑FORG1VEN,看到了被鍊金術師出產的各種機關跟陷阱整的鬼哭狼嚎的Lurox和Sertuss就一目瞭然了,一切的悲劇就是從Lurox在旁邊聽了一半的一半,秉持著有戲一起看的心態和Sertuss說了,可憐的小朋友們也沒想過這件事短短時間就從Primeleague的人傳遍了LEC還傳到了FORG1VEN耳裡。


  言歸正傳,那只被嚇走的小龍崽在FORG1VEN面前飛來飛去,唧個不停,根據FORG1VEN的解讀就是想知道Selfmade那把武器到底是不是真的。


  FORG1VEN想了想,回憶起打FNC那一場,慎重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一臉超害怕的龍崽差點沒笑出來。


  但Innaxe會這樣放棄他最喜歡的輔助嗎?當然不可能,於是他直球偷家了。


  又是一次的比賽日,Selfmade又逮到了Hylissang身邊轉著圈圈的龍型的Innaxe,一如既往的掏出了匕首一揮,這次小冰龍並沒有像以前那樣立馬逃之夭夭,反而是躲在了Hylissang肩上委屈成一團。


「好啦?別這樣?」Hylissang輕聲制止Selfmade,還一邊溫柔的拍拍瑟瑟發抖的小冰龍,Selfmade萬萬沒想到還有這種結果,頓時語塞的說不出話,只能悄悄對小龍崽釋放殺氣,畢竟明明自家的貓下午還在自己肚皮上跟自己一起選著粉絲P圖,結果卻被一只侏儒龍給登堂入室(?)了


   FNC很氣,直到他們發現P圖大賽得獎者是Innaxe的小號以後差點為了阻止輔助被拐跑而屠龍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畢竟誰讓Innaxe不僅贏走了輔助簽名照還贏走了輔助本人呢?

真的沉沁

【子世代】這個亂七八糟的世界究竟是什麼鬼?

人造小龍崽Innaxe、Pr0llyJankos的崽Inspired(不是CP)各自的故事


兩隻小幼崽的日常/禿頭育兒日記/Inspired尋親記


——————————————————————

以下正文


  2020的春天,知道了FORG1VEN回歸LEC消息的Inspired顯得特別的興奮,訓練起來都更努力了,隊友們都不明究理。


「他怎麼回事?我記得他也不是禿頭的忠實粉絲啊?」Finn吃了一口手裡的蜜瓜說,


「鬼知道呢,反正野爹帶躺舒服就是了。」Larssen伸勺子挖了一口Finn手裡的蜜瓜跟著說到,正想挖第二口,就被毫...


人造小龍崽Innaxe、Pr0llyJankos的崽Inspired(不是CP)各自的故事


兩隻小幼崽的日常/禿頭育兒日記/Inspired尋親記



——————————————————————

以下正文



  2020的春天,知道了FORG1VEN回歸LEC消息的Inspired顯得特別的興奮,訓練起來都更努力了,隊友們都不明究理。



「他怎麼回事?我記得他也不是禿頭的忠實粉絲啊?」Finn吃了一口手裡的蜜瓜說,



「鬼知道呢,反正野爹帶躺舒服就是了。」Larssen伸勺子挖了一口Finn手裡的蜜瓜跟著說到,正想挖第二口,就被毫不留情地拍掉了手。



  只有坐在一邊勉強還有良心的Vander正在糾結自己該不該把真相說出來,事情其實是發生在禿頭剛官宣的時候,Inspired興沖沖的跑進自己房裡連珠砲似的要問FORG1VEN的習慣、的弱點,要狠狠教訓這個生了他不負責任的爸爸,Vander被驚的嘴裡的紅茶都差點噴在手機螢幕上。



  這孩子不知道他的來歷,自己可一清二楚的啊,Vander的記憶回到一年前的冬天,Jankos在波蘭把他約了出來,把懷裡的一小團還不太有明確的實體,但是很明顯是一只不太純粹的初生魅魔的小傢伙交給了他。



「他還太弱了,沒辦法用夢境跳躍把他帶去給Pr0lly,放在G2那裡我怕他還沒長成就被Carlos跟Luka給拆了,所以拜託你?」


  任何人都無法拒絕姣好的魅魔發出的請求的,尤其是為他善後了好幾年的Vander自身,於是Vander把那一小團小傢伙帶回去,用自己的魔力慢慢餵養著,而小傢伙長得很快,短短一年間已經從當初一小團的模樣變成了婷婷玉立(?)的少年,理所當然繼承了親生父母的職業走上了職業選手的道路。



  長成以後的小朋友卻有著讓Vander十分傷腦筋的神邏輯,一根筋的認為自己是FORG1VEN和Jankos相殺相愛所生,看了2016年FORG1VEN的大作文以後更堅定的認為,並且以(在遊戲裡)暴打不負責任的父母為目標,至於小朋友的真正父母⋯⋯估計真忘了他的存在的。



  依據Vander的研究,最初Inspired的被孕育的時候,Pr0lly在Jankos體內的法力波動過於強大,影響到了發育中的魅魔幼苗,導致長成實體以後Inspired似乎沒有魅魔必須吸人的體徵,更像是一個有著魅魔對於精神心靈領域上的能力的死靈法師;這也代表他不必教導自己帶大的孩子如何透過夢境去吸♂人,無非是一件好事,只是這種神邏輯活脫脫就是Jankos親生的,頭痛的Vander至今也沒想出什麼方法,只能兩眼一閉利用拉森的那句野爹帶飛來安慰自己逃避現實,



  Vander還在操心自己養大的孩子的時候,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還有一個生理上的親生兒子的,要是知道那個希臘禿頭這麼大膽的話當年分開前他肯定要讓Freeze把那個禿頭給用尾巴搧飛⋯⋯當然只是想想而已,以Freeze對FORG1VEN的孺慕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總之,在各方親屬懷著不同心思的時候,各隊也漸漸完全收隊準備S10春季賽了,只是這個春季賽很多人的命運即將劇變。



  柏林的一家小咖啡館裡,Innaxe一臉無辜又茫然的看著自己的飼主和景仰的FORG1VEN,但是兩個人都沒理他。



「當初你交給我的那個蛋,就是他。」Sheepy指了指茫然的玩弄著盤裡的蛋糕的Innaxe。



  在偶像一副讓我看看這個實驗材料的目光下,Innaxe即使身為一條人造龍也遭不住,不顧形象的躲到了自己飼主背後。



「好歹是條龍,還是我做的龍,能不能出息一點?」FORG1VEN伸手掐了一下Innaxe嚇到顯形出來的龍尾巴,嗯⋯⋯和Freeze一樣是冰屬性的,尾巴比Freeze的軟一點,果然是半年大的幼崽嗎?



  Innaxe才從兩人的對話中慢慢瞭解到自己是FORG1VEN做出來的混血龍蛋(Innaxe:不准胡亂簡稱)但是FORG1VEN瀕臨兵役的時候他還孵不出來,於是FORG1VEN看Vander也很忙,就把他交給了專門研究花裡胡哨的學者兼法師的Sheepy來孵,因為基因來源者都是AD,Innaxe也走上了AD這條路。



「怎麼?不會說話?」FORG1VEN輕輕戳了戳呆掉了的Innaxe,Innaxe連忙死命地搖頭,禿頭一臉你把我龍養傻了的臉看著Sheepy。



「你用一臉看著實驗材料的臉看著他,他不會害怕才奇怪。」Sheepy忍不住吐槽,不過自己養大的崽兜兜轉轉回歐洲給親生父親養著,還是忍不住多叮囑幾句。



  Innaxe在他面前滿臉寫著我超級乖的模樣總讓FORG1VEN想起了Freeze對他搖尾巴的模樣,於是FORG1VEN的新興趣就是掐掐Innaxe不小心露出來的尾巴。



  今年LEC兩個尋親(尋到親)的小幼崽在一次RGE和S04的訓練賽裡第一次相遇了,然後、Innaxe被揍得很慘,Inspired像是在下路生了根似的,FORG1VEN有時候技能交完了擋也擋死自己了Innaxe最終還是得死,大概第七次的時候Innaxe委屈的尾巴都顯了形,沒有精神的有一搭沒一搭地晃動著,旁邊的Odo立馬回想起H2K時期的陰影,一個反向閃現果斷的被Finn給單殺成功。



  Gilius放棄了滿臉寫著我看到鬼的Odo,和一臉自閉已經人塔合一的Innaxe,去幫了中路的Abbe,Larssen表示我又做錯了什麼呢?我們打野在下路生根發芽、我們輔助也在下路欺負對面、我們上單在獨自美麗表演單殺,於是Larssen果斷TP下路跟著加入恃強凌弱(?)的行列。



  最終Innaxe的第一場一隊訓練賽莫名其妙的就這樣結束了,整個人懨懨的趴在桌上自閉,FORG1VEN輕輕戳戳他的尾巴問他是不是跟Inspired結了什麼仇?比如說排位坑他之類的,Innaxe小聲地說我才沒有,我如果排到他我肯定在對面。



  對面的Vander在訓練賽結束以後把Inspired拎到房間裡,好說歹說才終於讓孩子相信他不是FORG1VEN跟Jankos所生的,



「我知道了。」Inspired一臉認真的說,



「你又知道什麼了?」Vander則是按照往例一臉驚悚的看著彷彿又神邏輯出什麼的Inspired,



「我是你跟FORG1VEN生的對吧,因為是FORG1VEN當年始亂終棄變成你心裡的陰影,不然你大可一開始就告訴我,不必讓我自己猜成FORG1VEN跟Jankos生的。」Inspired認真又嚴肅的說,Vander真的是氣到吐血,多想一個移動陣去G2基地裡拿Freeze砸一砸Jankos的腦門看看裡頭都裝了什麼才能遺傳給孩子。



  於是當晚放棄解釋(畢竟孩子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傻到跑去S04基地找FORG1VEN單挑?)決定打開峽谷還剛好撞上了Jankos在同一邊的Vander不僅拒絕了Jankos的互動申請並選了個亞索輔助快樂了個爽。


Jankos:?

辛辛苦苦帶贏的同邊AD Innaxe:我又做錯了什麼呢?



  這場遊戲是這樣的,紅色方中野Selfmade、Nemesis,藍色方打野Jankos、AD Innaxe、輔助Vander。



  一開始的時候Vander快樂的送了個爽,對面中野雙雙超神,夾縫裡偷發育的Innaxe艱難的苟活了下來滿地圖刷了一圈總算是起來了,對面原本又秀又狠的中野忽然雙雙失智,一個胡亂衝塔、一個自己跟沙兵一塊衝對面的臉然後一起被當兵補了,加上良心發現的Vander,最後Innaxe就這樣懵逼的Carry了起來。



  誰又知道其實中野失智的原因是因為身為魅魔好一陣子沒有好好吸人♂的Nemesis頂著象徵沒被餵飽的稻草頭沒精打采的在打著排位,眼看就要睡過去的時候,好心的下路組把他們兩個趕回房間,接手了他們打到一半僵持住的排位,於是就變成了藍方看到的跟沙兵一起走到對面臉上的沙皇、還有不管不顧看到殘血寧可同歸於盡都要追到底的豬妹。



  Innaxe打完這場排位,渾身無力的往桌上一趴,心態爆炸的人型都不想維持了,變回一隻迷你型的龍,然後拍拍翅膀準備飛去廚房覓食,結果Odo嚇得差點用手裡的麵包把小龍崽給砸下來,小小的冰龍哼唧了一聲毫不留情的叼走了Odo手裡的麵包,差點一頭撞在廚房門上的飛回了自己房間。



  然而叼著麵包沒看路的小龍崽一頭撞在了FORG1VEN身上,FORG1VEN伸手拎過冰藍色的小龍崽,和嚼著麵包的小傢伙大眼瞪小眼了一陣。



「你又送的連跪了?」


「唧——————」嚼著麵包的小龍崽差點氣哭。



  FORG1VEN順手把小傢伙拿近一點,另一手凝聚出檢測魔法觀察著小龍崽身上魔力流動的痕跡,果然沒有自己壓縮體型的痕跡,製作過程裡的基因控制很成功,不出意外的話這只幼崽成年以後最大的原型也只會跟一只成年獨角獸差不多大。



「唧——QAQ」雖然身為龍崽有著高魔抗但是抵抗不了這種單純的探測魔法,誤以為FORG1VEN要把他拿去做實驗的Innaxe委屈的叫了起來,



「安靜點,不然真的把你拆了。」FORG1VEN彈了一下小傢伙的頭頂,繼續做著觀察,心滿意足以後才鬆了手,沒反應過來的小龍崽就這樣砸在地上,疼的唧個不停,一臉控訴FORG1VEN的樣子抬起頭。



「唧唧唧—QAQ」



  FORG1VEN拎起疼的看起來都要哭出來的小龍崽,不太有耐心的連扔了幾個治癒魔法,不疼了的小龍崽順竿子上爬的趴在了FORG1VEN頭頂上,趕不走又怕再摔他一次的FORG1VEN只好就放任著,於是拿著泡麵準備回房的Odo被驚的差點兒又砸了泡麵碗。



“這肯定是假的FORG1VEN⋯⋯”Odo目瞪口呆的捧著泡麵碗想著,



  在FORG1VEN悠閒的養龍生活下,第一輪的身世揭秘很快就到來,這是對戰Rogue的比賽,Inspired宛如又在下路生根發芽了一樣對著FORG1VEN一頓瘋狂照顧,這才明白上次訓練賽這小崽子的目標其實是自己的FORG1VEN果斷的發了個all/?



「誰叫你對Vander始亂終棄?」一句話秀了全場九個人,看到了聊天欄的紛紛一起表演了閃現遷墳原地TP之類的經典名畫;Vander十分慶幸上場前看到第一視角ob他們這場剛好壞掉了正在搶修中,但是他還來不及慶幸完,FORG1VEN反手又丟了一個大新聞,



「你又不是我跟Vander生的那個,死靈法師跟魅魔混血的小崽子。」



「所以你跟Vander有孩子?」這是震驚到跟著打字的Odoamne。



「不告訴你。」這是又開始了的FORG1VEN。



「為什麼Ocelote跟Perkz會把我送給Vander養⋯⋯?」這是世界完全崩壞的Inspired。



「不是這一對,是Jankos跟Pr0lly。」這個則是終於破罐子破摔的Vander。



「Pr0lly是誰⋯⋯?」「以前H2K那位。」



  總之這場比賽在RGE這邊吃瓜吃的自己崩了的情況下,S04摧枯拉朽的贏下了這場比賽,然而從FORG1VEN那句話裡發現不對勁的Vander在後台匆忙的追上了FORG1VEN,並把人拽到了人煙稀少的角落。



「你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Vander問到,



「什麼什麼意思?」FORG1VEN摸不著頭腦的問,



「你說Inspired不是我跟你生的那個,我可不記得我跟你生過孩子?你是不是偷用我的什麼東西做了什麼?」Vander氣急敗壞的質問,



「你的錯覺,這只是英語語法的問題。」FORG1VEN一本正經的試圖掩蓋過去,Vander逼問不出來也只能說服自己只是錯覺,忿忿地回去找隊友了,FORG1VEN則在內心暗自想著親子相認之前最好還是讓小崽子在Vander面前留點好印象吧。





  然後FORG1VEN試探了半天,小崽子最喜歡的歐洲輔助好像其實是那條他想屠想了很久了的龍-當年的甜心rekkles現在的輔助Hylissang,知道這件事的FORG1VEN翻了個白眼,用腳想都知道又是Sheepy的教育出了問題,代替飼主完成感情上的遺憾簡直就像當年服役的時候拿來打發時間的狗血小說那個樣子。



「你為什麼會喜歡FNC輔助那傢伙?」FORG1VEN實在好奇的戳了下被他抓來好好看他補刀別漏刀的小龍崽,小龍崽聽到了關鍵字興奮的唧個不停,根據FORG1VEN的解讀就是好看、溫柔、技術好之類的膚淺的形容詞,



「說真的歐洲要滿足這三個條件的也不只他,你能不那麼膚淺嗎?」FORG1VEN吐槽的看著腿上的小冰龍,



「唧——!!」”Hyli就是最好的!!”



  FORG1VEN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做的兒子⋯⋯龍,大概哪裡沒調好,怎麼蠢的不忍直視呢?明明這個問題不是應該回答Vander才是最好的輔助的嗎?



  於是FORG1VEN決定好好訓練小龍崽的補刀讓他沒空想些有的沒有的,不過有Freeze當年的前車之鑑,FORG1VEN對這只雖然是人造的但也還是只龍的小幼崽的手腕是特別關注著。



「我只讓你小心手腕沒讓你吃成球,再這樣不是小心手腕是小心翅膀了。」FORG1VEN面無表情的沒收了小冰龍面前的零食。



「唧————QAQ!」小冰龍淒慘的叫聲。



「俄羅斯對冰龍太舒服了才讓你吃成個球嗎?」FORG1VEN戳了戳小冰龍的小肚子,沒有零食的小冰龍委屈的真縮成了個球,這會兒龍不像狗了反而像貓。



「這招對我沒用。」這是殘酷無情的FORG1VEN。



「唧——————!」





  另一邊,世界崩壞了好多天來的Inspired終於恢復了過來,又悄悄溜進Vander房間裡,



「這次想問Pr0lly?」



  Inspired乖巧的點點頭並坐了下來一副乖乖聽故事的樣子,Vander把H2K時代的來龍去脈掐頭去尾說重點的簡單概述了一下,把Jankos和教練搞上的原因挑出比較不那麽黃的部分說給Inspired聽。



「所以Jankos把你送出來其實有一方面是為了你好,畢竟鬼知道Carlos和Perkz那兩個不靠譜的會對一個新生的混血魅魔做出什麼。」Vander簡單做了個總結,只見Inspried皺著臉一副低落的樣子,



「怎麼了?」



「那我是不是也要去吸人不然會掛掉⋯⋯可是我根本不會⋯⋯」Inspired滿臉寫著純情處*四個大字,



「根據我的研究,因為Pr0lly太強,他的魔力影響到了本來還在Jankos意識裡成長的你,簡單來說因為這樣你的成分裡不是死靈法師跟魅魔各半、而是魅魔佔小部分,死靈法師佔大部分,你長大到現在,我沒有感覺到你有像Jankos那樣的被動吸魔機制、或者普通魅魔的需求體徵,所以應該是不用。」


  Vander把已經到嘴邊的你不是很愛看小說胡思亂想嗎?怎麼就不會了給吞了回去,盡量排除黃色成分的把Pr0lly在Jankos懷了崽的時候把幼苗做♂異變了的故事去掉顏色的解釋,



  Vander完全沒有料到的是,Pr0lly在開賽幾週後的這天宣佈回歸歐洲、加入G2教練團的消息,當然,這個消息更刺激的應該是Jankos本人,畢竟扣掉談戀愛的因素,Pr0lly可是從古至今唯一一個可以百分之百在教練這個身分上把Jankos管的服服貼貼說一不二的存在。



  更過分的是,Pr0lly加入G2這件事唯一被蒙在鼓裡的只有Jankos,Pr0lly遲了幾週才來是過期的歐洲簽證在臨時促成的決定下也需要時間,把Jankos蒙在鼓裡這件事在Perkz的美化下成了一個驚喜,所以隊裡少數的好人們也配合的瞞下了這個消息。



  Pr0lly來的那天,Jankos還不知死活的和Wunder繼續快樂WoW,也沒注意到Wunder投來的同情的目光,不外乎的沒有多久,Jankos只感覺有人在背後戳了戳自己的肩膀,以為又是Luka的惡作劇,動了動肩膀並沒有回頭的意思,直到自己的耳垂被曖昧的含住,嘴上跑火車實務還是零分的魅魔立馬紅了臉。



  欺負夠了才把面紅耳赤的魅魔放開,Jankos你了個半天說不出話來,指著Pr0lly一副良家婦女被欺負了的樣子,還沒來得及說上什麼,Pr0lly又捏著他的耳朵罵到訓練時間玩別的你又皮在癢了?



「QAQ!」抬眼看到隔壁Wunder正在排隊的屏幕,Jankos才發現自己真的上當了,雖然跟Pr0lly重逢很開心,但是還是會想念作威作福欺負教練的日子的⋯⋯



   不過就算是久別重逢,在訓練與被♂處♂罰的日子中忙碌的Jankos也依然沒有想起自己和Pr0lly有一個孩子寄養在Vander那裡就是後話了,這件事直到Pr0lly來了以後第一個比賽日才在Pr0lly心裏種下了疑惑。



  那只是一個和Inspired在茶水間的偶遇,熟悉的魔力味道勾起了Pr0lly的好奇,順手悄悄放了幾個探測魔法以後果然不出意料的這是一只死靈法師跟魅魔的幼崽,但是這波暗中觀察的操作,或者說探出結果的玩味表情過於明顯,Inspired嚇到把身邊的Finn拉出茶水間偷偷吐槽,G2的新教練好變態呀⋯⋯

(Finn:如果沒記錯這是你親爹)



  但是Pr0lly也還沒有時間探究這件事,今天場上Jankos豬妹瘋狂空大隨便衝塔、宛如Hylissang附體似的亂衝,讓Pr0lly當場氣的把人拖回基地狠狠處罰,對有著熟悉的種族味道的小幼崽,還有在洗手間外邊看見的正在擼一只貓妖養的獨角獸的那只有著Vander和FORG1VEN味道卻又是只龍的小崽子的好奇也被放去了一邊。



「K...KURWA......」這是第二天早上恢復力氣才想起來哪裡不太對的Jankos,去年冬天在波蘭約Vander的那次記憶到昨天握手的時候那熟悉的魔力感⋯⋯這他媽是自己和Pr0lly的親生後代啊?!



  但是自己生了孩子並遺忘了一年還交給緋聞情人(?)養這件事在Pr0lly那裡也不是撒撒嬌就能蒙混過關的⋯⋯Jankos打了個冷顫決定能拖延一時算一時。



  而最後的暴露也完全不是按照他的計畫,完全是一個意外的連鎖反應,是一次歐服排位又炸了的inhouse直播,Finn Jankos Larssen Perkz Vander一邊,對面有Inspired Lider、Innaxe等等新一輩的小朋友,



「這個打野是誰?挺行的?」恰好路過的Pr0lly站在兩人身後看了一會兒,



「RGE的小打野Inspired呀,確實挺行的。」Perkz答到,Pr0lly饒有興致的繼續站在後面看著,而Jankos沒來由的一絲緊張當然沒有被他漏掉,於是Pr0lly的注意力轉移到檢查Jankos的記憶上。



  Jankos被Pr0lly餵♂養了這麼多年,吃了不少的虧,總算也是學會在意識被探查的時候第一時間稍作防禦,而這種心虛的反應讓Pr0lly更加的覺得有問題,等到直播結束就一句話也不多說的把人帶回房裡”詢問”了。



  Jankos滿臉通紅的縮在被子裡,在一陣明白穿幫了以後的長長沈默後,一邊老老實實地解釋,一邊緊張的偷看Pr0lly的表情。



  Pr0lly都已經不知道要生氣Janko連這種事都忘記,還是要氣人瞞著他這件事,不過理理邏輯,忘記所以沒有告訴他,是多麼的有理有據。



  「那作為處罰,就處罰你再生一個吧?」Pr0lly居高臨下地看著扯著被角瑟瑟發抖的Jankos,G2基地裡的眾人熟練的戴上了耳塞。



  親子會面則在下一輪G2和RGE的比賽後,Pr0lly在後台堵到了Inspired,把人拉到了一個人煙稀少的角落裡,Jankos也等在那裡,



  Inspired對Pr0lly的第一印象並不是很好,畢竟那一次在茶水間裡宛如變態科學家的眼神,這次還加上了一個神色莫名慌張的Jankos,內心祈禱Vander趕緊來救他。



  但是Inspired失望了,他等來的是一個禿頭,FORG1VEN悠悠哉哉的晃了過來,



「這小傢伙如果真是我倆的,為什麼血緣感覺不太平均?當然,不要給我某人跟別人生的這種爛答案,他沒這個膽子。」Pr0lly看向那個煉金術師。



「很簡單啊,你的魔力太強在這小鬼還在意識裡成長的時候把人整異變了,所以這小鬼充其量算四分之三的死靈法師跟四分之一的魅魔。」FORG1VEN看在Pr0lly的面子好好的分析。



「這都是假的對不對我是Vander親生的吧QAQ」被兩個人看小白鼠似的眼神嚇得都不好了的Inspired忍不住又開始神邏輯,Jankos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孩子的走過去揉了兩把,換來的是拔腿就逃的Inspired。



「?」這是茫然的Jankos。



「唧——(´・ω・`)」這個是趴在FORG1VEN頭上幸災樂禍地在偷笑的人造小龍崽。



「我當年連Freeze的真實體型我都能修理,你覺得你一條一丁點大的小崽子我修理不了?」Pr0lly邊說,指尖開始浮現魔法陣、顯然FORG1VEN不是一個有良心的飼主,沒有幫擋的意思,嚇得Innaxe跑得像飛一樣⋯⋯喔他本來就可以用飛的,

 


「我走了以後歐洲多了很多很好玩的生物啊?我那天看見你的那只龍在跟UOL那只貓妖養的獨角獸玩?純情處女的人造龍?追不到Vander做出來的?」Pr0lly饒有興致的問,FORG1VEN像被什麼東西噎了一下,



「不是⋯⋯說來話長但是那只是公的⋯⋯」FORG1VEN憋了半天只憋出這麼一句,Jankos在旁邊差點憋不住笑,



「你笑什麼?你以為我回去不修理你了?」Pr0lly立馬變臉的瞪向那只無聲狂笑的魅魔,魅魔立馬換回一副委屈的樣子。



  S04正準備回基地,還不見小龍崽的影子,FORG1VEN要出去找的時候只見Hylissang身邊跟著獨角獸、懷中抱著失蹤的那只小龍崽敲開了休息室的門,FORG1VEN只見小龍崽一副心花怒放的樣子,被放回來之前還不忘用頭蹭蹭Hylissang的手臂,一點也沒有用龍型在基地嚇人、作威作福、偷吃零食的欠揍感,十足十像一只完美的寵物。



  FORG1VEN滿臉不悅的接過了小龍崽,僵硬的給了Hylissang一句謝謝,恨不得回去教訓小傢伙別這麼丟人,你是龍不是狗。



「唧——QAQ」Hylissang剛走,FORG1VEN忍不住一拳敲上了小龍崽的腦袋,小龍崽發出一聲可憐的嚎叫,然後晚上在排位賽裡被心態爆炸的Inspired殺了個爽,氣的小龍崽獎勵自己一把阿卡麗送了個爽。(同邊的受害者Odo:?)



  故事就暫時在S04第二輪積分穩定後,Innaxe獲得了上場打FNC機會的訓練裡,FORG1VEN怒罵他漏刀的聲音裡暫時結束了。




最後小劇場

一場排位裡Jankos補位到了中單,對面的打野是Inspired,Jankos很快體驗到了什麼叫做來自打野全方位的照顧,不到十分鐘奔著超鬼去了。

「弒母犯法啊喂!」這是Jankos在直播裡沒忍住用波蘭語說出來的蠢話。


真的沉沁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All Hylissang)

→我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之邪恶的黑莉中心乱炖意味

→大概都有映射现实,严格意义上不算拉郎

→我的私心所以改了一下世界赛轨迹

→我知道没人看但是还是各种禁


—————————————————————

 跟网路上满天飞的传闻其实不一样,FNC真正的中心,不是Rekkles、也不是刚来的小朋友Nemesis,而是在这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八卦里相较之下不引人注目的,一向很安静能逃的采访能躲的镜头绝不漏掉,推特能转发点赞了事绝对不多写一个字的Hylissang。


 比如说比赛里专门出了两个救赎给洛绕后、*注1)比如说双...

→我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之邪恶的黑莉中心乱炖意味

→大概都有映射现实,严格意义上不算拉郎

→我的私心所以改了一下世界赛轨迹

→我知道没人看但是还是各种禁

 





—————————————————————

 跟网路上满天飞的传闻其实不一样,FNC真正的中心,不是Rekkles、也不是刚来的小朋友Nemesis,而是在这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八卦里相较之下不引人注目的,一向很安静能逃的采访能躲的镜头绝不漏掉,推特能转发点赞了事绝对不多写一个字的Hylissang。

 


 比如说比赛里专门出了两个救赎给洛绕后、*注1)比如说双排里明明是个死歌还得带着一只思想有问题的猫愉快地去一级搞对面,走运成功了还要夸奖是猫打得好,又比如说那个总是在乱七八糟又莫名其妙的八卦里中箭的Rekkles,谁又知道他还曾经去找独角兽元老问过怎么和Hylissang交心呢?(*注2)



  辅助大概是FNC里最像猫咪的那一个,心情不好发起床气等等的时候就一个人蜷在那儿自闭着,心情好的时候会像一只吵着要人陪玩的猫咪一样(注3)顺着他就会开心的笑的露出牙套。


 

 就像此时FNC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地看着挂在Hylissang背上的Wadid,半晌谁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问一句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这里?

 


“输到干不下去了,所以Hyli就把我捡回来啦?”罪魁祸首之一的Wadid一脸无辜地看着FNC众人,Hylissang看起来不太想解释这件事,椅子一转又开了一场单排,选英雄的时候恰好Rogue发出了换首发的公告,其他人自欺欺人地说次级联赛是有挂名一个队上不了场来另一个队待着的例子,再加上Wadid过往的好人缘,所以最终还是没有人质疑Hylissang把人捡回来顺理成章地像在路边捡一只小猫回来一样的操作。

 


 Wadid本人也是很有分寸的,一到训练赛跟训练赛复盘的时候就自动消失,结束以后才会偷偷摸摸的溜回来,也会自告奋勇地承担一些杂事,比如莫甘娜躲Q训练的莫甘娜,或者代替讨厌宝石的Hylissang陪AD玩琴女宝石体系过过瘾,而这个人的存在或许就是神奇的,几天之后FNC众人诧异的发现本来坚决抗拒的Hylissang也开始玩起了这体系,喔,Hylissang玩的是琴女。


 

  自诩为FNC的打杂路人的Wadid在几周的作威作福的快乐生活下慢慢没那么自闭了,跟着FNC去了一趟比赛的场馆,饶有兴致的捧着手里的热可可躲在一旁听墙角,看(*注4)Upset磕磕碰碰的和Hylissang搭话,并且得意地在心里说我想跟Hyli双排才不用这样呢。(在Hylissang答应了双排邀请以后,赛后一时兴奋过度的扑过去抱他,还吓到他的Upset被比赛直播间刷了一大波彩虹脸又是另一回事了。)



  季后赛赛程第一轮开始的那天,FNC的其他人照例纷纷准备打开直播,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回家还留在FNC这里打杂的Wadid小心翼翼的找了个众人摄像头里的死角坐了下来玩手机,顺便抬手接住教练给他扔过来的靠枕当作坐垫。



“SK和SPY谁会赢?SPY。”

“为什么?因为恰起⋯⋯嗯⋯⋯喔还有Xerxe。”

“Selfmade很厉害的,Crownshot也是⋯⋯但我相信恰起。”

*注:这一段真的是当时直播的原话



  Wadid边玩手机边目瞪口呆的听着Hylissang跟聊天室的对话,不管聊天室怎么说,Hylissang一改经典名言是只要我们赢了对面AD就是最好的AD(→注5)那只要评价别人就胡说八道的习惯正经的在第一局恰起Troll了好几次的时候表示因为恰起所以SPY会赢。



   至于恰起本人彷佛在看直播似的,第二局凯南各种天雷降世,电的SK生活不能自理,看着忽然露出了点笑容的Hylissang,目瞪口呆的聊天室不自觉的又刷起了彩虹脸。



  Hylissang这才关上了看着比赛的视窗,接受了Rekkles的双排邀请,云淡风轻的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震惊的Wadid还是记着不能出声,连滚带爬的从桌下钻出了训练室。



  那之后的故事就要延伸到Wadid收到了独角兽(俄罗斯版本)的邀请,而AD的人选是一个保加利亚籍的小朋友Innaxe的时候了。



“他是我最景仰的辅助。”训练室里Innaxe一脸认真的说,Wadid心想果然没错。

*注6




  故事的结尾在独角兽顺利的通关淘汰赛进入S9正赛,分入了C组见(*注7)两个偶像的愿望通通满足。



C组最后一场比赛是FNC对UOL,赛后UOL下路双人组急不可耐的扑过去抱住Hylissang这举动,旁边的Rekkles一脸茫然到底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想抱他的辅助,明明打完他都还没抱到⋯⋯聊天室又开始刷彩虹脸了。



注1:梗来自某次FNC野辅双排,阵容明明没有一个一级能打的,在Hyli要求下硬要去一级团,最后还成功了,Hyli特别得瑟的说这都是因为我聪明。


注2:来自欧成采访,简单来说Hyli很内向很不爱说话,所以欧成真的跑去问UOL元老怎么跟他相处。


注3:可参考FNC的Mic check前段,Hyli特别神烦的要其他人顺着他的话说,但是通常都是老好人打野哄着他,哄不动了才换成真猫爬架ad,


*注4:Upset,一个想跟Hylissang双排连续被拒绝三天,第三天还是因为Hylissang正在跟Innaxe玩的倒霉孩子。


注5:同样来自Hylissang直播的梗,春季常规赛第一次赢G2的时候,聊天室问他你觉得Perkz的AD可以排到第几,他回了句我们能赢的话对面AD都是欧洲最好的AD。

(这个人不情愿答的时候都这样胡说八道)


注6:Innaxe还没去UOL的时候也跟Hylissang直播双排过,当时他的标题是跟世界上最好的辅助双排。


注7:Innaxe本身是狗吹,辅助位最喜欢Hylissang



真的沉沁

Innaxe x Wadid 我想成为你的答案

→半现实向,虚空世界线的UOL Wadid设定,反正根据考古这对是真的差点成的,两个小可爱一起成长的故事,鉴于UOL不太妙,所以我赶出来了,收的很草率我知道,会有番外😭


→红娘黑莉(无误)仙男(划掉)老父亲Hjarnan无所不在。


→搭配BGM:《BEJ48 青春画卷》食用更佳


→虽然没人看,但还是各种禁


夏季转会期的末尾,一个讯息毫无征兆的轰炸了推特和Reddit,那支在联盟化后失去席位的Unicorns of love在CIS赛区重新复活,讨论的余热还没有在社交网络...


 

→半现实向,虚空世界线的UOL Wadid设定,反正根据考古这对是真的差点成的,两个小可爱一起成长的故事,鉴于UOL不太妙,所以我赶出来了,收的很草率我知道,会有番外😭

 

→红娘黑莉(无误)仙男(划掉)老父亲Hjarnan无所不在。

 

→搭配BGM:《BEJ48 青春画卷》食用更佳

 

→虽然没人看,但还是各种禁

 

 

 

夏季转会期的末尾,一个讯息毫无征兆的轰炸了推特和Reddit,那支在联盟化后失去席位的Unicorns of love在CIS赛区重新复活,讨论的余热还没有在社交网络上散去的时候,独角兽打铁趁热的公布了阵容。

 

上中野是来自原本独联体赛区的春冠Vega,下路组的选择倒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名不见经传的小新人,来自Excel UK的Innaxe,以及去年世界赛绽放过光芒却命运多舛,沦落到遭受不少质疑的Wadid。

 

此时人还在韩国的Wadid苦笑着看着推特上一条条熟悉的告别讯息,一边点开了自己未来的AD Innaxe给他发的讯息,内容也很简单,邀请他一起到柏林的独角兽二队基地训练来度过等待俄罗斯签证的日子。

 

Wadid想了下,自己势必得回一趟柏林把留在Rogue基地的行李带走,等待签证的空白时期用来跟新的AD培养一下默契当然不会是坏事,便答应了下来。

 

放下了握在手里的鼠标,Wadid也忽然没有了打排位的意思,在床上翻了几圈之后老老实实的从衣柜里拉出行李箱,收拾着不久之后要带去柏林的行李,刚收了两件衣服,却不自觉地回忆起这段自己都觉得不真实的转会流程。

 

刚回到韩国的时候,其实还是沈浸在最后一周的打击里的,倒时差的直播里面对聊天室里粉丝对于转队的关心,对于未来也还是徬徨的,那天才一下播,那个看似不谙世事却总是消息流通的Hjarnan的通话就发了过来,恰到好处的安慰之下Wadid从W9D2结束以后一直紧绷在心中的情绪终于溃堤,离开保护伞以后的旅程,残酷的让Wadid更加的想念两人搭档的时光,听着耳边熟悉的嗓音,不知不觉的哭得更凶了,狠狠的发泄了一通以后,才慢慢的恢复了精神。

 

接着,就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接触的消息,直到某天,Rogue那边告知,独角兽in CIS对他有兴趣,这才吸引起了Wadid的注意力,这件事原先并不是不知道,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找上自己。

 

在Hjarnan的意见下,Wadid果断的接受了这个试训邀请,从试训到定下来,迷迷糊糊的,却可能比他自去年的光州之后的职业生涯顺利了不知道多少倍。

 

Innaxe,他未来的AD,年纪小、虽然很容易上头但是充满了潜力,在韩服的几次双排对于双方而言都是个舒服的体验,Wadid的心里又悄悄的对着未来的职业生涯燃起了一点希望,毕竟再怎么样也不会比春季赛的结果更糟糕的呢?

 

回过神来以后Wadid继续收拾着行李,又收到了来自Innaxe的讯息,才订下了机票,也约定好了一起去独角兽德国基地的日子。

 

结束了对话,荧幕那端的Innaxe也想到,自己也还没有见过这位将来的辅助,因为在韩国集训的那段时间,明面上自己还是Excel的队员,突然跑去釜山见一个那时候明面上还属于RGE的辅助确实唐突,Wadid和他双排的大部分时候都顺便直播,也不方便开麦,所以Innaxe所有对Wadid的印象,除了双排时认知到的游戏水平,就只有来自于去年世界赛的新闻、纪录片的内容,小朋友的好奇心远不止去年的纪录片可以满足的,理所当然的想法让Innaxe找到了Hjarnan的ins号,然后点开了私聊界面,对于怎么开头却犯了难。

 

「⋯⋯」Innaxe对着荧幕干瞪了十分钟,左思右想想不到任何一个看起来不那么尴尬的开头,脑子里飘过了一个个奇怪的开头,怎么都莫名其妙的觉得象是现任在对前任显摆,可能是他文采不好才显得像现任问候前任,也可能是那两个人的故事太过传奇,他不管说什么都会变成那样的味道。

 

「你现在有空吗?」Innaxe想了想,转头在推特上找了Hylissang,

 

「?」对面很快的甩回来一个干净利落的问号。

 

「我想知道一些关于Wadid的事?」Innaxe在老朋友跟前就很老实,不一会儿对面发来了一条熟悉的链接。

 

「Eyes on我看过啦⋯⋯」

「XD」Hylissang逗了一下Innaxe才好好的为他介绍起了他的未来辅助。

 

「纪录片看过的我就不多说了,他是个热情好相处的孩子,水平当然是有的,能打进四强的不会有弱者,但是很难建立自信很容易自责,尤其春季赛那个结果,对他来说没有严重打击到就见鬼了。」

 

「想帮他找回自信嘛这点我也没办法给你什么建议,你可以去问问Hjarnan,不过这可能是个蠢建议。」Hylissang看着沈默了一会儿的消息面板补了一句。

 

正中红心。

不只是个蠢建议,他还差点真的做了。

 

一周的时间不长,Innaxe很快就见到了他的辅助,第一眼的印象——一个精瘦的韩国男孩,可能也是因为又一次的初来乍到,笑容里还带着明显的腼腆。

 

「Innaxe。」感受到打量的目光,迎上前的Innaxe主动伸出了手,伸出的手也很快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回握住。

「Wadid。」

这是他们的真正意义的第一次见面。

 

在一个晚上的倒时差,恢复精神以后的Wadid就没有一开始的那么拘谨腼腆了,吃过午餐以后就主动的拉着Innaxe双排。

 

Wadid看着Innaxe亮的霞,鼠标在锤石和洛上转了几趟,最后老老实实的锁下了洛,下一轮Innaxe也顺利的选到了霞。

 

「你想玩锤石?」Innaxe换皮肤的时候顺口问了一句,

 

「啊?霞配洛比较适合吧,我只是习惯的点一下?」

 

两人之间忽然陷入一阵莫名的沈默,Innaxe痛恨自己一时嘴快,Wadid喜欢锤石这不是废话吗?并想起前一阵子在Ins上鬼使神差的Follow了Wadid的前任AD发的粉丝问答。

 

“当你在打排位的时候,最喜欢被什么英雄辅助?”

“锤石”

 

幸好不一会儿游戏的载入画面里,对面Upset+Hylissang的下路组合转移了Wadid的注意力,也拯救了后悔不已的Innaxe。

 

这一局的下路对线,AD杀的你来我往,辅助却表情与鬼畜横飞,Wadid被Hylissang派克一勾勾死以后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转头问Innaxe。

 

「那你跟Hyli是怎么认识的呀?」

 

「唔,因为都是保加利亚来的,加上高端局来来去去就是那些人吧?刚好就认识啦?」Innaxe下意识的把那句是我很崇拜的辅助选手给吞了回去,并且决定把真相烂在心里打死都不说,

 

这一局游戏以Innaxe和Wadid的胜利告终,第二盘也很快的排进去,不过Wadid补位到了中单,Innaxe看着Wadid一脸纠结的把刀妹、阿卡丽、塞拉斯给点了一遍,最后在莫甘娜上停下了动作,正想开口劝想玩就选的时候Wadid已经点了锁定。

(当然,Innaxe会不会因为这个想法后悔,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这一次拿了新号开始打的,为了一个好的开始,两人都卯足了劲,分是蹭蹭蹭的往上涨,在临近大师晋级赛的时候停了下来决定休息,Innaxe正想提议出去走走的时候也猛然想眼前这个韩国辅助对于柏林估计还比自己熟悉,英语能力也用不着自己的帮助,有点沮丧地把话吞了回去。

 

「一起去吃饭?」去楼下转了一圈又回来的Wadid把头伸进房间问,Innaxe站起来的时候都差点撂倒椅子,拿了钱包就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跟上Wadid,Wadid只当这是小朋友的莽撞,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晚饭的过程,大多都是Wadid说着Innaxe听着,Innaxe并不确定去年的世界赛在冬转的闹剧之后对于Wadid是否还是个美好的回忆,所以不如不问,只混水摸鱼的问起了Wadid当初选择来欧洲的原因。

 

「唔,是前辈指的一条路吧,我也很庆幸当初选择来了欧洲,遇到了贵人,也才会有现在的我,虽然⋯⋯」Wadid手里的汤匙顿了一下,轻声说到,但声音却是越来越小,最后模模糊糊地被连着喝到一半的汤一起吞了下去。

 

Innaxe正在想着Wadid所指的前辈与贵人,被忽然低落下去的Wadid吓的一愣一愣的,想说些什么,却也不知道他的立场能够说出什么鼓励的话。

 

「但是我不会拿那种锤石troll你的!」沈默了喝两勺汤的时间,Wadid忽然抬起头认真的说,Innaxe自然不会不知道那种锤石指的是什么。

 

「嗯,我相信你啊!我知道你很厉害的!」Innaxe也跟着正经的给了他回答,Wadid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两人的默契随着时间不停的增长,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双双收到了俄罗斯的签证,所迎接他们的第一个挑战其实不是不久将到来的LCL Open Cup,而是俄语。

 

Innaxe十分惊讶的发现Wadid的语言天赋是真的异禀,身为韩国人,俄语学得比他这个欧洲人来的好,也又挫折了一下Innaxe在等签证时的相处中莫名被激发出来的——对Wadid莫名的保护欲。

 

开始正规的训练赛以后Wadid比起在德国的基地自主训练的时候紧绷了不少,但不管是Innaxe还是教练Sheepy都(从Hylissang那里)明白这是春季赛留下来的阴影,好在LCL正赛要到七月底才开始,首先开始的Open Cup有足够和缓的赛程作为复健。

 

但是他们的第一场Open Cup就是四个大字,出师不利,即使是个无关积分的杯赛还是让Wadid回到了春季赛的恶梦里,下场后独自一人坐在休息室的一角,把脑袋埋在膝盖上缩成一团。

 

三个俄罗斯人队友苦于英语程度可能不足以安慰他,而Innaxe则是知道太多故事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作为一个第一次打顶级联赛的新人、一个世界赛四强选手的新搭档,怎么感觉都不会有资格插嘴那些故事的。

 

第二局,在Innaxe的坚持下,下路选出了德莱文+猫的组合,打野还没来帮下Innaxe就直接发力的打成了下路碾压局,九分钟下路直接吃一血塔,德莱文直接解放了。

 

「杀人书吧?」一波线收完,德莱文带着猫咪回家,看着猫咪做了圣杯以后Innaxe脱口而出。

 

「可是⋯⋯这是比赛呀这么快就杀人书不好吧?」Wadid愣了一下,但是手里买装备的动作是真的停了下来。

 

「相信我。」Innaxe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好理由,Wadid想了一秒,队友都顺风,德莱文也起飞了,大不了之后出事卖掉,照着Innaxe的意思买了杀人书。

 

Innaxe也说到做到的杀疯了,从下路杀到上路,十六分钟的时候猫不在身上就能在对面高地塔下点死对面的希维尔,不需要Innaxe再提,Wadid自然的买了大棒,这个大棒又给Innaxe涨了一波士气,带着猫咪回下路带线的时候一波一打三,在猫咪实时的加血和控制下全杀了,最终UOL仅仅二十分钟,都没用到大龙,就拆了水晶。

 

「谢谢你,相信我。」水晶爆炸的那一刻,Innaxe回头看着欣喜的Wadid,伸出了手。

 

「那是必然的?辅助就是要相信自己的AD?」Wadid笑的眼睛都瞇起来了,回握住Innaxe的手,即使是个没有积分的杯赛,好久好久没有尝过胜利的滋味了。

 

杯赛的连续胜利,让Wadid的比赛里的水平也逐渐回升到了本身该有的水平,虽然最后决赛被Gambit教育了并且输掉了,这一次的失败比起杯赛第一次输给EPO时,Wadid的失落与自责就减少了许多,也轻松了许多。

 

紧锣密鼓地训练之中,LCL夏季赛正赛也揭开了序幕,揭幕战是UOL对战知名女队,Sheepy也就放任他们拿了自己想玩的。

 

这一次猫被对面拿走了,洛被ban了,经过上次在锤石上的尴尬后,尽管锤石搭配德莱文是个好组合,Wadid还是选择了拉克丝,上线一分钟以后一波换血之中准确的Q中了对面的希维尔,Innaxe和AhahaCik补足了伤害,Innaxe的德莱文拿下一血,吃了一层多的镀层以后下路组才回城,而也从此,这把游戏成了德莱文的个人秀了。

 

但是波折也来的特别早,第一周第二场面对DA时就体验到了第一把苦战,前期的失误频频使得对面上单俄洛伊成为了一个可怕的存在,历经二十多分钟的苦战,双方才重回均势,最终在吸血鬼后期的无敌输出之下艰难取胜,回到后台Wadid怪叫了一声往沙发一摊,Innaxe忽然大着胆子过去揉了揉Wadid在沙发上蹭乱的头发,小声地说了一句辛苦了,得到了一个笑容作为回应。

 

独角兽在LCL的征程或可说是顺利,和GMB一起领跑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积分榜,不过第一轮面对Gmb的时候还是吞下了首败,下路组被Diamondprox安排的明明白白,面对GMB的猛烈攻势,UOL也顽强的抵抗着,成型的飞机依然敌不过势不可挡的霞,最终遗憾落败。

 

也不是没有输过,只是从出道以来虽然队友配置经常不太稳定,依然罕有直接炸线崩掉整局的经验的Innaxe下台后难得的沈默了,本来是被安慰的对象的Wadid反倒心情轻松得多,从包里拿出巧克力棒往Innaxe脸上戳,Innaxe接过巧克力棒以后愣愣的看着他。

 

「别露出这个表情嘛?输掉又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有句话说,没炸过线的AD不是一个合格的AD?」Wadid轻轻拍了拍Innaxe的肩,Innaxe被这句歪理逗得苦笑出声,心情也是浅浅的放松了一些。

 

不过当晚Innaxe又受到了一次小小的(?)打击,事情是这样的——洗了澡又回到训练室的Innaxe好奇的看着缩在椅子上憋笑的Wadid,视线不自觉的落在荧幕上,荧幕上是shotcaller的新采访,对象是他也很熟悉的Hjarnan,完全没有发现他进来的Wadid是公放着声音的。

 

「I did it for Wadid .」

 

「I did it for you.」

 

「ForWadid」

 

Innaxe好死不死刚好听到了最后一段的ForWadid,以及Darius的那一句希望有一天能再欧洲再看到你们,Hjarnan应了一句Me too,并且这个片段疑似是被Wadid本人反覆播放了好几遍,Innaxe心里有点莫名的、复杂的感觉,默默地坐下来点开了排位,刚好也没有看到注意到他的Wadid急急忙忙地把Youtube切掉的动作。

 

Innaxe自己都觉得这样较劲的心理太幼稚了,只看采访和纪录片都能够明白Hjarnan和Wadid之间的情谊,以及Hjarnan对Wadid的重要性,从一起接受采访时Hjarnan眼里对于兴奋的抢话的Wadid的纵容,到一次次Wadid毫不犹豫的表示Hjarnan是最好的ADC;但是Innaxe知道明白是一回事,却还是想要被Wadid认同是另外一回事,再想想自己今天被GMB打炸了的卡莎⋯⋯

 

带着憋屈的心理,Innaxe一口气蹭蹭蹭拿卡莎上了一百来分,带着十连MVP才满足的下了线,偷偷瞄向隔壁座的Wadid时也只见他正眉飞色舞的和人在推特聊天。

 

“不愧是Hjarnan吧⋯⋯”Innaxe酸溜溜的这么想着。

 

不过因为被GMB教育以后,自主加重了的训练也没有空让Innaxe继续酸溜溜的想些什么,排除掉那个Shotcaller,炸线本身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加上那莫名的不甘心,结果就是Innaxe过上了好一阵子天天被Sheepy逮去睡觉的日子,当然,陪着他一起天天被逮去睡觉的肯定也有Wadid。

 

拼命加练自然也是有成果的,又一个比赛日很快又到了,推下水晶后下路组默契的击掌庆祝,再一次赢下Rox后,他们从败给GMB至今获得了两周的全胜,也成功复仇了Gambit。

 

两人倒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以直播来作为一波连胜的放松时光,没有预告也没有推特通知的直播其实人也不多,Innaxe便懒得开摄像头,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正在调整摄像头打算做个露手直播的Wadid,完全分心的下场就是等到他被Wadid的提醒惊的回神的时候,孤伶伶的停留在泉水里的德莱文身边布满了来自队友的问号。

 

「你怎么发呆呢?」Wadid搞定了设备探头看向明明开局了却在发呆的Innaxe。

 

「没⋯⋯没事⋯⋯」Innaxe赶紧买上了初始装备交了传送上线去了,Wadid狐疑但是也没多问,只专注在自己的直播上。

 

化尴尬为力量的Innaxe为了挽回面子,杀的对面心态爆炸放弃治疗让他们中推,聊天室一大串的pog之中,倒霉的Wadid被秒了两局依然没有排进去。

 

「我们双排吗?」Wadid撅着嘴想了想看向Innaxe,Innaxe哪里会拒绝呢?于是两人换上刚上大师的小号双排。

 

「俄语学的怎么样⋯⋯?嗯⋯⋯挺难的,不过可以说点简单的日常对话了,读还是有一点难。」

 

「跟辅助的配合?很好啊?我们配合得很好,成绩可以说明一切嘛?」

 

「春天0⋯⋯」当然,只要直播肯定是逃不过恶意chat的,Innaxe眼神一暗把唸到嘴边的chat打住了,劈里啪啦的一顿打字。

 

“shut the f**k up ,我的辅助好不好我说的算,觉得不对的话S9的名额还没落定,打个四强再来说话。”

 

「为什么不开摄像头呀?因为突然想到开播,就有点懒得调设备⋯⋯不然这样吧?」Innaxe收拾好心情读了下一条chat,调皮的笑了一下打开了一个档案夹,本该出现摄像头的那块地方就出现了Uzi的照片,还是精心剪裁过的版本,看着聊天室一大串XD心情变好了的Innaxe配合着聊天室演了起来,也没有注意到旁边的Wadid一边偷笑一边悄悄改了直播的标题——和Uzi双排(伪)。

 

结束了一天轻松愉快的直播,然而命运似乎也还是不想让他们就这样继续顺遂下去,第五周末尾时意外的输给了EPO,同分加赛又一次的输给了GMB,虽然依然是以常规赛第二的身分走进了季后赛,但是Innaxe似乎走进了死胡同里绕不出来了。

 

一次是放了奇亚娜被杀穿了,一次是选择了蔚却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由于他们一直以来的体系,打野崩了上中会跟着炸,在资源同样倾向给中野的时候,一旦炸穿,AD是很难有什么起死回生的能力的。

 

但是排位里一串一串的中娅接女妖的辛德拉成为了年轻的AD一头撞进瓶颈期开始怀疑自己的证明,只是虽然是版本强势的玩法,Innaxe本质还是一个AD玩家,就算在这么保命的装备下打出好看的数据背后,控蓝、连招其实都一塌糊涂——就是本着射手的玩法去玩的法师下路。

 

即使训练赛中回归普通的AD英雄,Innaxe也异于以往的风格,开始变得求稳怕死,这对AD位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就算是那个传说中不爱玩AD的AD,也基本不会是把怕死二字光明正大的写在脸上的。

 

又是一个深夜,Wadid和Innaxe继续双排,看着一个个的中娅秒表,Wadid几次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也不自觉的把Innaxe的轨迹套进了过去的自己身上,也又想起了自己写过的分别感言,曾经稚嫩的自己有人保护着、引领着,现在或许是该学着给年轻的小朋友当起保护伞了,就像当时所接受到的温柔一样。

 

「放轻松,有我陪你?」Wadid伸手握住Innaxe握着鼠标的手,那不管说英语或韩语都软绵绵的语调声音很轻,语调很温柔,像羽毛一样搔进了Innaxe心里,从第二次被GMB打炸后就一直惴惴不安的心,不知不觉的稍微安了下来。

 

于是半决赛里,UOL以压倒性的绝对优势完胜了EPO,三场Innaxe都是拿着普通射手,下路也是确确实实打出优势的,给了Innaxe填补上了不少的信心,第三局推下水晶以后,Innaxe呆楞的接住了笑的瞇着眼朝他扑过来的Wadid,两人相拥的时候,Innaxe心里暖暖的,不自觉的伸手轻轻揉了一下Wadid头顶翘起来的一小撮头发,才一起转向队友。

 

在VEG爆冷击败了GMB后,只差一步就能走进世界赛的舞台成为一个既期待又有压力的事实,之于Innaxe——这是他第一个顶级联赛的赛季,之于Wadid——在去年之后的波折之后,需要一个真正证明自己的机会。

 

只是艰难击败VEG的过程中,作为招牌英雄却被针对的十分凄惨的霞,又再一次把Innaxe困进了瓶颈中,在决胜局里向Sheepy提出了拿辛德拉的意愿。

 

「拿吧,我相信你。」Wadid的游标不假思索的在锁定的按键上转啊转的,Sheepy看了两人一眼也答应了下来。

 

这一局比起前几局可以说是顺遂了许多,Innaxe的辛德拉即使还不甚熟练但是在Wadid泰坦的超常发挥之下依然是平稳的度过了对线期,上高地之前表演了一波传统艺能也不影响成形的阵容摧枯拉朽的拿下了VEG的水晶,美中不足的还是Innaxe装备栏之中那对Wadid来说有点刺眼的女妖。

 

LCL决赛以后是短暂的假期,Wadid回绝了要帮他们订机票的经理,打算在基地赖到集训当天再往柏林飞,毕竟两三天的假期身为一个韩国人哪里可能回家,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Innaxe主动的邀请打消了。

 

「如果你不出去的话要不要陪我回伦敦?」Innaxe一边收东西一边看着捧着零食吃个不停的Wadid,

 

「你不是要回家吗?」Wadid下意识的想拒绝,毕竟本质是个韩国人,对于做客礼节的认知不太允许突然上门这种事,但最终还是在Innaxe有意无意的撒娇加上散心准备世界赛为名的煽动之下回头找了经理订了往伦敦的机票。

 

这趟伦敦行在即将到来的世界赛带来的压力里显得平淡,即使是活泼话痨的Wadid也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安静了许多。

 

「那个⋯⋯」Innaxe坐在Wadid对面搅拌着面前的汤,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看到Wadid忽然兴奋地朝玻璃窗外招手,随着他的动作走近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AD——Hjarnan,想到自己还没说出口的话,Innaxe复杂的撇了撇嘴。

 

「不会打扰到你们?」低沉的嗓音传进Innaxe耳里,原来在他恍神的短短时间内Hjarnan被Wadid招呼着进了店,坐到了Wadid身边。

 

Innaxe偷偷地打量着正在看菜单的Hjarnan,看着忽然又亢奋起来的Wadid吃味的抿了抿嘴。

 

「恭喜你们?」Hjarnan的声音带着笑意,Innaxe压下心里的不甘心,乖巧的道了谢,说起世界赛,Hjarnan和Wadid拥有更多的话题是真的,Innaxe只能听着,并拿水杯里的薄荷叶撒气。

 

「对了,你放假了吗?」Wadid忽然像想到什么一样双手一拍,

「放了,我正打算过两天回去呢?」Hjarnan疑惑的看向Wadid,

「大头史诗级加强,法师下路也很可以,他想练,既然你有空了,来帮帮我们?」Wadid笑嘻嘻的晃着Hjarnan的胳膊,明显的撒娇意味,

 

Innaxe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但是还是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抱怨吞回去了,现在处于转型与否的犹豫的瓶颈期,眼前这个人俗称除了正规射手什么鬼东西都能拿来走下路,还都能赢,于公于私都轮不到他有意见。

 

伦敦之行在Innaxe喜提天降的内心中的假想敌之下恍恍惚惚的过去了,当天行动力很高效率的Wadid就联络了经理,于是三天后的柏林行从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

 

Innaxe眼角余光偷瞄着自己的辅助和前搭档的互动,自己只能假装刷推特掩饰莫名其妙的吃味感,忽然,一只手揉上自己的头顶,Innaxe一回头就看到笑的很开心的Wadid正垫着脚尖揉揉他的头顶。

 

抵达了柏林的训练基地以后,紧凑的日程又让Innaxe开始无暇顾及对Hjarnan那莫名其妙的假想敌设定,也在一次一次的对练里开始去了解到Hjarnan独特的理解,吃味的感觉逐渐变成了少许的“难怪Wadid会这么喜欢他”的感觉给取代。

 

而且各种意义来说,Hjarnan混进了教练团里,更加促进了Innaxe与Wadid这对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在跌跌撞撞的一起成长的搭档的配合,Hjarnan比Innaxe更了解Wadid,也比Wadid了解年轻AD的很多通病。

 

在一次与FNC的训练赛后,Hylissang的讯息从Wadid的号里冒了出来。

 

「看你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当初我推荐你的决定,再正确不过了呢?虽然迟了点但是恭喜进世界赛?」

 

「你也是啊?不过我也忽然了解到,陪着一个有意思的新人一起成长,真的很有成就感呢?」

 

「你也比他大两岁而已说的跟你很老了一样是怎么回事?」

 

Wadid窝在电竞椅上和Hylissang一来一往的发着消息,后面的两个AD开了自定义在玩大头1v1,这是世界赛的压力下小小的休闲,很快的入围赛率先开打。

 

UOL的第一天是一胜一负作收,胜的那盘是AD大头,而负的那盘是拿的卡莎,在比季后赛更为强大的压力之下,年轻的AD心态很快的又再次崩盘,看着下台到回酒店一言不发的Innaxe,Wadid很是担心,却又不知道能够做些什么。

 

不过这一次让Sheepy不仅庆幸Wadid找了Hjarnan来,甚至还想给他发工资,他们从加赛输给GMB就无法解决的AD的瓶颈期在Hjarnan打辅助带着Innaxe的一局引导似的排位里,似乎得到了一些化解。

 

看着第二盘训练赛里Innaxe犹豫了一下子,最终没有选择女妖的辛德拉,Sheepy有些诧异的瞄了站在一旁跟着看的Hjarnan,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毕竟这个看似不靠谱的人带来的奇迹也不是第一次了,每个辅助都能爱他,能感化一个小AD的瓶颈期又算什么呢?

 

在UOL顺利复仇MMM,又击败CG,以头名出线的那场比赛,水晶还有一半的血,Innaxe已经克制不住的扔开了鼠标紧紧抱着了Wadid,几乎是把Wadid从椅子里抱了出来,从二败GMB,到艰难的决赛后开始怀疑自己、二败MMM的反覆不自信,到今天所有的波折划下了一个好的句点,在成长的画卷里一起以青春涂上了颜色,有过波澜有过曲折,但填上最后一笔之后,得到的就是一幅美好的童话,作为一个外卡赛区新人走进了正赛,无论最终走到哪里,已会是一个美好的结局。

 

对于Wadid又何尝不是呢?从巅峰到转会波折的低谷,再重新的顶着质疑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从而又一次走进了正赛,也实现了当时的分别诺言,带领新的AD成长,一如当年被Hjarnan引领的那样。

 

从如梦似幻的欣喜里回神,Innaxe想起了那天在伦敦没有说出口的话,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让他轻轻拽着Wadid的手把人从Hjarnan身边带开,一路急匆匆地走到了酒店的阳台。

 

「怎么了呀,这么急?」Wadid瞇着眼看着一脸正经的Innaxe。

 

「你跟Hjarnan⋯⋯是情侣吗?」Innaxe涨红着脸半天憋出了一句。

 

「不是呀,不过他是很重要的人,很重要的朋友。」Wadid笑了出声。

 

「那我想⋯⋯想不只是你的搭档,你的朋友,想要是⋯⋯」Innaxe的话还没说完就被Wadid打断。

 

「我以为这些你会想跟Hyli说?你最仰慕的辅助不是他吗?」

 

「⋯⋯我⋯⋯???」Innaxe被噎的说不出话,更不知道自己哪里露了馅。

 

「开玩笑的,你的心意我收到了,我的答案是⋯⋯」Wadid的话音没落成一个印在Innaxe唇上的吻。

 

重要的人、重要的一天、重要的一步,曾经并肩让不可能变成可能,沿途相伴着成长茁壮,无惧风雨变幻,让属于我们的传奇绽放在未来。

 

最后的最后,UOL没有去成想要的B组,去了可以一次满足两个愿望的C组,被FNC双杀之后与中韩打出了惊人的1-1,虽然最终与出线无缘,但是属于UOL的传奇已经在S9的过程中写下了一笔,他们的未来,也还继续谱写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